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人在职场 > 第八章 新工作
第八章 新工作 文 / 刘胜财 更新时间:2012-3-9 10:03:22
 

目标的实现就好比是一场马拉松,沿途的一切都只是风景。一个合格的运动员,没有可能因为沿途风景的美丽而停下脚步。

——贺青松语

贺青松正式上班了。当天就从周至高那搬了出来。去上班的那个早上,周至高和赵大鹏把阿牛也叫来了,说要用阿牛的车子把贺青松送到邵氏学校去。贺青松觉得太麻烦周至高他们了,有些过意不去。你猜周至高怎么说,他说贺青松,你别弄错了,我们现在拍的不是你贺老师的马屁,我们拍的是未来贺县长贺市长贺书记的马屁。

“对对对,至高说得在理。等你当县长市长了,让阿牛给你当司机,我给你当秘书。”赵大鹏说。

周至高一听没他的份,不同意了,说:“那我当什么啊?”

赵大鹏打量了下周至高,说:“你长得这么彪悍,给贺青松当保镖吧。”

阿牛和贺青松当即大笑,都说赵大鹏这个安排真可以说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挺合理的,我们表决通过。

三比一,通过。贺青松、赵大鹏、阿牛三票赞成,只有周至高自己投了反对票。

“哼,保镖就保镖,反正是贴身保镖,没我的准许,你们两个谁都近不了贺青松的身。”周至高说道,“留着寸头,戴着墨镜,穿着西装,藏着手枪,挺有派头的。”

“靠,你还真当自己是根葱,把自己当中南海保镖了。”赵大鹏说。

说一会儿,笑一会儿,骂一会儿,很快就到了邵氏学校。

进了校园,周至高、赵大鹏、阿牛他们由衷地赞叹邵氏学校的大、美,称贺青松是有福之人,被迫辞职也能找到这么好的学校。周至高说着大话,说等他有钱了,也建一所学校,叫至高学校,意为“至高无上”,规模比邵氏学校还大,校园比邵氏学校还美,学生比邵氏学校还多,总之,一切都比邵氏学校要好。贺青松说:“你跟邵先生有仇啊,什么都要跟人家比。”

赵大鹏、周至高、阿牛他们把贺青松送到学校后,在贺青松宿舍坐了半个多小时就回去了。

今天学校没安排贺青松的课,说是要他先熟悉熟悉学校的环境。

贺青松应聘的中学部,他所在的语文教研究组在行政楼四楼,有七八个办公室。因为不熟,贺青松不敢到处乱串,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又去校园转了一圈。校园很美,绿树成荫,花卉飘香。值得一提的是,校园里种了很多其他学校所没有的植物。据说,这些植物,有很多是邵先生派人从台湾引进过来的。校园虽美,不过此时的贺青松却无心观赏这些,想到夏雪最近的冷漠,再美的风景也形成不了诱惑。

转啊转,转到了宿舍楼。宿舍有电视,有空调,有宽带,有卫生间,非常地人性化。在这样的学校工作,曾经是贺青松班上每个同学的梦想,只可惜,没有一个人进得了这所学校。贺青松自己做梦也没想到,毕业一年多后,他成了全班幸运第一人。有了这么好的工作,有没有必要再去考公务员?

想到这些,夏雪、周至高、赵大鹏他们的话又在耳边响了起来。贺青松有些心烦意乱,打开电脑,放了首DJ,伴着音乐的节奏,身体慢慢地摇了起来。

“贺老师,在慢摇呢?”那天那个女面试官路过贺青松宿舍门口,见贺青松的宿舍门没关就往里望了望,见贺青松一副陶醉的样子,觉得挺有意思,就停下脚步叫了声。

这名女面试官名叫江晓琴,今年35岁,是中学部语文教研组的组长。

贺青松完全沉浸在了音乐当中,没有听到。

江晓琴敲了敲门,又叫了一声。这次贺青松听到了,忙把音乐关掉,说:“江组长,你怎么来了?”

“路过这。你刚才在蹦迪呢?”

“有些困,就摇两下放松一下。”贺青松说,“你刚才叫我贺老师是吧?”

江晓琴说:“是啊,怎么啦?”

“你还是叫我贺青松吧,你叫我贺老师我都不知道你在叫谁呢。”贺青松笑道。

“好,听你的。”江晓琴说,“困就睡会儿吧,反正没什么事。听音乐的话放小点声,别影响了别人。”

江晓琴走了。

贺青松关了门,把音乐又开了起来,这一次,没有放刚才那么大声。摇了几分钟后,贺青松觉得没什么意思,便把音乐关了,躺在床上睡起了大觉。

电话搅醒了贺青松的清梦。

响第一次的时候,贺青松没接。第二次,贺青松也没接。到第三次的时候,贺青松火了,说哪个龟孙子闲着没事打电话,拿起手机一看,是他爸爸打来的。

“在哪瞎混呢?给我赶紧回来!”父亲的声音好像非常愤怒。

“爸,我在上班呢。出什么事了,谁把你气成这样啊?”

“上班,上个屁班,工作都没了,你这是上的哪门子班,赶紧给我回来。”父亲摞下这句话就挂了电话。

贺青松气啊,他辞职的事没几个人知道,他爸爸是怎么知道的呢?一想,肯定是夏雪说的,但再一想,不对啊,夏雪已经知道他到邵氏学校上班来了,不可能这个时候跟他爸爸说辞职的事啊。那会是谁说的呢?

一路上,贺青松都在想这个问题。

贺青松爸是怎么知道贺青松辞职的事的呢?事情是这样的,今天上午贺青松舅舅带着读高中的表弟去贺青松家了,贺青松那表弟嚷着要去实验小学看看贺青松这个表哥老师。贺青松爸正好也好久没去儿子单位了,就带他们去了。到了实验小学找了半天也没找着贺青松,还以为贺青松上课去了,就在操场上等。一直等到下第三节课,还是没有见着贺青松。后来一个见过贺青松爸的老师路过,就问贺青松爸是不是来找儿子的。贺青松爸说是啊,等了一上午了。那老师就把贺青松因为考公务员被辞退的事说了。贺青松爸觉得在小舅子面前丢了面子,很不高兴,回到家抽了半袋旱烟后就给贺青松打了那个电话。

贺青松舅舅在家门口的路上迎贺青松。一见贺青松,就说:“你爸和你妈都很生气,你到家后有话好好跟他们说,千万别上火。”贺青松应着,跟

在舅舅后面。

到家时,贺青松爸正在“吧嗒吧嗒”地抽着烟,烟雾弥漫,把贺青松爸那张苍老的脸都挡住了。贺青松妈则坐在靠大门的一条凳子上,不断地抹着眼泪。

“爸,妈,我回来了。”

贺青松妈先说话,她拉着贺青松的衣服,说:“小宝,你就可怜可怜爸妈吧,别再去考公务员了。”

贺青松爸敲了敲烟斗,大声说道:“你个不孝子,给我面对祖宗跪下。”

客厅的正中央摆放着几个灵位,上面的人贺青松一个都不认识,但从小到大,爸妈就告诉他,那是祖宗的牌位,每每逢年过节,杀鸡宰羊,都要先供奉祖宗方可吃饭。

“爸,我没犯什么错,好好的跪什么祖宗啊?我看还是别惊动这些老人家了。”贺青松不跪。

贺青松舅舅被贺青松逗乐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不是跟你说了不许再考公务员了吗?你为什么不听?还把工作给辞了!你是不是不想让你妹妹继续上学啊?”贺青松父亲没笑,而是一脸严肃。

“爸,你听谁说的,我哪有考公务员啊?”

“听谁说的,我跟你舅舅都去了你们单位了,等了你一上午也见不着你的人影。后来一个好心的老师跟我说,你因为偷偷报考公务员被学校辞退了。人家亲口说的,难道这还有假吗?”

老爸去了学校,再瞒是瞒不了了。

“爸,我是辞职了。不过我辞职不是因为考公务员,而是想换一份更好的工作,挣更多的钱,好早点在市区买房,让你们住到市区去。”

“少在这忽悠你老子!”贺青松爸见贺青松还不说实话,更生气了。

贺青松妈说道:“小宝,你就实话跟我们说了吧,这次公务员考试你报没报考?被实验小学辞退是不是跟这次的公务员考试有关?”

“妈,我都说了,我辞职是想找份更好的工作。”

“找更好的工作,实验小学的工作还不够好?别这山望着那山高,做人

还要学会知足。”贺青松爸说。

贺青松舅舅说:“你爸说得对,要知足,实验小学多好啊,全市都有名的学校。”

贺青松就把自己到邵氏学校上班的事说了,他爸妈都不相信,以为儿子是糊弄他们,非要贺青松带他们到学校走一遭。贺青松拿爸妈没办法,只好带他们去了邵氏学校。他舅舅和表弟也都对邵氏学校闻名许久,也跟着去了。

贺青松带着爸妈和老舅、表弟在邵氏学校的校园里转了一圈,然后又带他们去了漂亮的教工宿舍。贺青松爸进宿舍时还挺高兴的,可一看床上放着一本《申论》,脸色马上变了,问:“有这么好的工作还打算考公务员?”

贺青松说这书不是他的,是一个同事放在他这里的,从老爸手里“抢”过书就往抽屉里一塞。

“小宝,你可不能再考什么公务员了,好好地在这教书。你哥的事就是个教训,知道吗,你要记住,公务员考试不是我们平头百姓可以考的。”

“平头百姓就不能考公务员吗?”贺青松问。

“考是可以考,但你考不上不是白考了吗?你哥这么优秀,怎么就考不上呢?一些一向都比不上你哥的怎么反而考上了呢?这里的文章大着呢。”贺青松爸说。

这个贺青松知道,他哥有几个同学,从小学到中学到大学,成绩都不如他哥,但一起考务员,这些人都考上了。说来也巧,这几个同学不是有钱就是爸妈或者亲戚有那么点官方身份,不过都只是小吏而非大官。

贺青松知道这只是巧合,他非常清楚,公务员考试并不是学习好就一定能考上的,它是一项综合性非常强的考试。他哥哥理科好,但文科差,几次考试都是申论拖了后腿。

“去吃饭吧。”贺青松看已到午饭时间,说道,“去吃食堂怎么样?”

贺青松爸妈他们都想看看有名的邵氏学校的食堂是什么样子,说行行行。贺青松就带他们去了教工食堂,炒了几个菜。

吃完饭,贺青松爸妈他们就回去了。走时嘱咐贺青松要知足,千万别步他哥的后尘。

苏小末晚上去找贺青松,被门卫拦着不让进,打电话让贺青松过去接她。

“麻烦!以后来找你是不是都得你来接才让进啊?”苏小末嘟着小嘴说道。

“这是寄宿制学校嘛,管理严些。多来几次保安认识你了就会放你进了。”

“我看不见得。那两个保安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要他们放我进估计挺悬的。”

邵氏学校进出的车辆人员管理确实严格,刚才贺青松过去后跟保安亮明了身份后还是不让苏小末进,非要苏小末出示身份证登记,由贺青松签名后方可。

“那你就多跟那两个保安套近乎。”

“怎么个套法?”

“都是要考公务员的人了,跟人打交道总得学着灵活些吧。你每次来的时候给他们递根烟什么的,跟他们说说话,你是美女,估计他们会乐于接受的。”

“切,才不相信你呢,就是给他们烟,我看他们也不敢抽。”

“为什么?”

“怕我的烟有问题,比如放麻醉剂什么的。”

“你新闻看多了吧,满脑子尽是这个。”

苏小末在看了贺青松的宿舍后大为惊叹,说他是在享受校领导的待遇。在实验小学,只有校领导的宿舍有独立卫生间,有空调。

“贺青松,下次学校招老师的时候你跟我说下,我也来应聘。”

“你不是准备考公务员了吗?”

“一颗红心两手准备嘛。”苏小末说,“如果我在这上班,就不考公务员了。”

“怎么你也有这想法?”

“还有谁有这想法?”

“周至高他们啊。他们说如果他们是我,也不会考公务员了。”

“你不一样的,你是为了了却你哥的遗愿,所以,即便有再好的工作,你也不会放弃公务员考试的。换作是我,我也不会放弃。”

这话让贺青松感动,他没想到,苏小末会懂得他的心。他在想,要是夏雪也能像苏小末这般理解他多好。

“既然目标已定,那我就要朝着目标奋进。其实,目标的实现就好比是一场马拉松,沿途的一切都只是风景。一个合格的运动员,没有可能因为沿途风景的美丽而停下脚步。”贺青松握紧拳头,做了个加油的动作,说,“加油!”

“加油!一起加油!”

油加过了,苏小末从包里抱出一本书,就是上次在贺青松那借的那本《公务员考试实战攻略》。

“这书挺不错的,概括得挺精要,你好好看看。”说着又拿出一些试卷,说这些都是历年来公务员考试的真题,又说做真题比做模拟题的效果更好,要贺青松抓紧时间多做做。

“你把试卷给了我,你自己不做吗?”

“呵呵,我打印了两套,一套给我,一套用来孝敬师父您的。”苏小末嘻嘻地笑着。

“怎么反过来了?你才是我的师父啊。”

“从你到邵氏学校面试成功那刻起,你就是我师父了。我跟你说过了,你忘记了?”

贺青松摇头说不记得了。

“真是贵人多忘事。不管你记不记得吧,反正你都是我的师父。”

“行,美女开了口,我就勉为其难收你为徒吧。”

“一边去,还勉为其难呢。我还不知道你,有我这么个清纯可爱、美丽大方的女生认你师父,心里肯定都乐开花了。”

“别自作多情,看书看书。没多少时间复习了。”

苏小末说:“不看书,我们一起来做真题。”

做试卷做到晚上十点多,两人都有些困了。苏小末说要回去,贺青松听

到外面“噼里啪啦”的下雨声,感觉这场雨下得挺大,就打开门往外看了看,说雨太大,等会儿再走吧。到了十一点的时候,雨还没有要小的迹象,苏小末坐不住了,说很晚了,下雨也要走。太晚了,贺青松也不好挽留,怕同事看到说闲话,就打了伞送苏小末。走到校门口时,两人的鞋子和裤脚都湿了,贺青松说打车吧,我送你回去。苏小末却说不打车,就这样走走挺舒服的。女孩子要走,贺青松也就只有陪着。

雨大,平时热热闹闹的大街显得有些冷清。下雨,走得也就不快,贺青松和苏小末就边聊边走。

贺青松又想起了夏雪。和夏雪刚开始谈恋爱的时候,遇到下雨,夏雪也宁愿走路不愿打车。刚开始还以为夏雪是为了省钱,后来才知道,夏雪是喜欢和他雨中共伞、携手同行的那份情调。

把苏小末送到实验小学校门口,贺青松就和苏小末分了手。往回走了一段路后,一辆的士在他身边停了下来,问他去哪里,打不打车,贺青松看已经深夜了,孤身一人走在大街上不太安全,就上了车。

因为明天要上课,贺青松回去后又备了一个多小时的课方才洗漱睡觉。睡前打了个电话给夏雪,夏雪没有再提不让他考公务员的事,也没再提要他去苏昌的事。两个人也没有吵架,只是,彼此之间,问候少了,冰冷多了。

 

 
上篇:第七章 亲历面试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822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