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人在职场 > 第七章 亲历面试
第七章 亲历面试 文 / 刘胜财 更新时间:2012-3-9 10:03:02
 

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往往会设很多陷阱让考生往下跳,而考生要做的,就是找出陷阱所在,别让他牵着鼻子走。

——贺青松语

今天是江阳实验小学发工资的日子,但这个月,贺青松已经没有工资可领了。

早上起来后贺青松摸了摸口袋,发现身上只剩下一百多块现金了,便打算上午在参加完人才招聘会之后去趟银行。

来参加招聘会的人挺多的,每一个招聘单位展位前都围满了众多的求职者。当然了,这次招聘会提供的职位也很多,据举办方称,此次招聘会为求职者提供了3000多个工作岗位。然而,这么多的职位,符合贺青松条件的却很少。其中有几个招聘教师的学校,却要求有三年以上的相关工作经历。贺青松的工作经验不到一年,却打算试上一试,无奈被对方识破拒绝。在里面转了一圈,总算找到一个学校对工作经验不作要求的,而且,这是所在江阳非常有名的私立学校,教师的薪资待遇比实验小学的还高一大截。贺青松一阵欢喜,赶紧前往排队应聘。

一阵攀谈之后,负责招聘的两位学校领导对贺青松很是满意,当场给贺青松开具了一份复试单,要他明天上午到学校面试。

对这次应聘,贺青松非常地有信心,拿到复试单之后也就不再去别家应聘了,准备去银行取钱回家跟周至高好好庆祝一下,对了,还有赵大鹏、苏小末,也要一同叫来庆祝。

在银行取完钱出来,江阳实验小学的出纳给贺青松打来电话,说他还有半个多月的工资没有结算,问他是到学校去领还是把钱打到他账户上。贺青松这才记起上次离开学校时因为出纳请假,有半个多月的工资没有结算。想到刚才应聘得这么顺利,应该马上就能拥有一份新的工作了,便想回学校到周勇这个小人面前炫耀炫耀,于是就跟出纳说不用打账户上了,他过去领。

“贺青松,现在哪高就啊?”贺青松进实验小学后,直接就去了行政楼,

当时正值课间十分钟休息,不少老师站在走廊里聊天,他们一见到贺青松,就都过来跟贺青松打招呼。有人问贺青松现在在哪高就,贺青松看周勇站在不远处,就大声说工作难找啊,从辞职到现在鞋都磨破了好几双,就差流浪街头了。那些老师就以为贺青松没找到工作,说他当时太冲动了,不该为了公务员考试牺牲工作。

“是啊,当时太冲动了,害得我后悔了好一阵子。”贺青松说话的时候留意到周勇一脸幸灾乐祸的样子,继续说,“不过现在好了,终于脱离苦海了,重新找到了工作。”

“什么工作?”好几个同事同时发问。

贺青松故意把声音提高了些,说:“邵氏学校。”

一听是邵氏学校,原来的同事就都十分地艳羡,周勇也走过来祝贺贺青松找到这么好的工作。

江阳市邵氏学校由江阳籍台商邵先生出资创建于2003年6月,学校位于江阳市南大门新区内,一校四部:幼儿部、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是一所十二年一贯制的高标准寄宿制民办学校,是江阳市迄今最大的民办学校,学校现有专职教师223人,管理人员27名,后勤服务人员246名,有85个教学班,在校生4800余人。该校自成立以来,为清华、北大、复旦这些国内知名大学输送了大量的优秀学生。规模大、师资强、质量高,因此,邵氏学校又被誉为江阳市民办教育的“航空母舰”。

“这多亏了周兄帮忙啊,要不是周兄把我逼上绝境,我哪能置之死地而后生呢。”

“贺青松,那事你别见怪,我也是被你那一砸气晕了,为此我很后悔呢。现在好了,你找到新工作了,而且比原来的工作还好,这样我就心安了些。”

苏小末闻声也过来了,得知贺青松找到工作后非常高兴,缠着贺青松请客庆祝。贺青松说:“先别说庆祝的事,先跟我去财务部领了工资再说。”

“我还要去上课,下班去找你。中午你请我吃饭,庆祝你找到新工作。”

贺青松小声说那份工作明天还要进行复试,最终能不能录用还是未知数呢。苏小末一惊,说:“那你刚才还在那嚷嚷。”贺青松说:“我就要嚷嚷,

气死周勇。”苏小末责怪贺青松太鲁莽了,万一最后没有应聘上,面子可就丢大了。贺青松不以为然,说大不了以后不再踏足实验小学就是了,江阳这么大,谁也见不着谁。

中午贺青松请客,除苏小末外,贺青松还邀了周至高、赵大鹏。苏小末下午没课,周至高、赵大鹏下午也都没什么事,大家就开怀畅饮,十分痛快。喝完酒怎么回去的,贺青松已经记不清了,醒来的时候,看到苏小末就睡在他身边,着实吓了他一大跳。虽说他和苏小末都穿了衣服,但苏小末穿的衣服薄如蝉翼,从外面清晰可见她红色的文胸。

贺青松小心地从苏小末身上跨过来到房外给周至高打电话,问是不是他和赵大鹏搞的鬼。周至高说他和赵大鹏看他们喝醉了,就好心扶到床上休息一下而已,其他的什么都没做。

“好在是我先醒,要是她先醒还指不定认为我对她做了什么呢。”

“你们又没脱衣服,床那么大,怕什么。忘了跟你说,我们怕你越界,在你和苏小末之间放了一只米老鼠,你醒来的时候那只米老鼠还在中间吧?”

米老鼠?贺青松醒来的时候,确实看到了一只米老鼠,不过不是放在他和苏小末中间,而是被苏小末抓在手里。

怕周至高误会,贺青松说在的在的,醒来的时候米老鼠还老老实实地待在中间呢。

返回房间时,苏小末已经起来了。

“我是不是喝醉了啊?”苏小末问。

“是啊,喝得差点没发酒疯呢。”

苏小末在回想自己是不是真如贺青松说的那样,想了会儿,说:“我好像只是头有些晕,话有些多,并没你说得那么严重吧?倒是你,我们还没喝完你就趴在桌上睡得跟个死猪一样。”

“有吗?想蒙我,我清醒得很呢,我记得我喝得是有些昏昏沉沉的,也趴着睡了一会儿,但结账的时候我就醒了,还是我扶你回来的呢。”贺青松编瞎话骗苏小末。

苏小末喝到最后确实醉了,贺青松说的这些话她不怎么相信但又无法驳

斥,说:“那你回来后在干什么?没有休息一下吗?”

贺青松知道苏小末这样问就是想证实一下他是不是也在床上睡了,忙说:“休息了一下,喏,床被你占了,我就只能靠在椅子上眯一会儿了。后来实在睡不着,就看书。”

苏小末拿起书翻看起来,说:“《公务员考试实战攻略》?这书你什么时候买的,怎么没跟我说。”

“前几天买的,还没来得及跟师父您汇报呢。”

“我看看。行政职业能力测试答题五大法宝:先易后难,学会舍弃;压缩内容,去伪存真;抓住核心,对比排除;掌握法则,一锤定音;发挥想象,合理假设。”苏小末一边看一边念。

“觉得怎么样?”

“讲得还不错,比较精炼易懂。贺青松,这里面有讲到和差倍问题、行程问题这类题型的解答方法吗?”

“应该有,你找找看。”

苏小末找了半天,没找着,说:“借我看几天吧,我帮你把重点划出来,你复习起来也就容易了。”

“师父开了口,哪有不借的道理呢,你拿去吧,尽快还我就是。”

贺青松把去邵氏学校的复试当成公务员考试的一次演练。

在衣着上,贺青松也动了一番脑筋:上身,纯米白色短袖衬衫;下身,黑色西裤,脚套白色棉袜穿黑色皮鞋。

除了衣着,贺青松还特意去理发店把自己的短碎发修剪了一下,鬓角、胡须也都作了清理,使自己显得更为阳光、清爽一些。出门前,用温水洗了头,然后再用吹风机吹干,不打摩丝,也没喷啫喱水,就让头发散出淡淡的洗发水的味道。因为贺青松知道,很多人非常反感摩丝和啫喱水的香味。

周至高见贺青松收拾了半天还没出门,就笑他把一个面试搞得太当回事了,好像要面见国家领导人一样,讲究起来比女人还女人。

贺青松没理他,带着早准备好的资料出了门。

去学校的路上,贺青松给夏雪发了条短信,说他今天要去复试,他以为夏雪会问他去哪里复试,有没有把握,但夏雪就回了一个字:哦。

想到夏雪还在生自己的气,贺青松没了出门时的那份轻松。看着车窗外一幢幢的高楼,他不禁想起去年夏雪生日时的情景。当时他们在江阳大酒店18层的一个套房过生日,夏雪抱着他,凝望着窗外的高楼,许下一个愿望,说希望有一天也能在这些高楼中安一个家。晴天,看繁星皓月;雨夜,听雨点敲窗。贺青松说:“你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只要我们努力,就能实现的。”现如今,为了考公务员,一切似乎都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遥远了。

前来复试的大概有七八个人,大家都被安排在一个会客室里等。有些人大概是同学或者朋友,总之认识的,旁若无人地聊着。贺青松也不认识谁,干坐了一会儿之后就主动地去和坐在他旁边的一名男子搭讪,问他哪个大学毕业的,原来在哪工作,只可惜人家把他当对手,反应冷淡。

上午安排的是试讲。贺青松落落大方,讲课生动有趣,安排合理,得到了考官的一致认可,顺利地进入了下一轮考试:面试。

下午面试也比较顺利。贺青松进去之后,先给5位面试官鞠了个躬,再给每位面试官派发一份简历,然后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

“请坐吧。”一位面试官说道。

“刚才你说你有个外号叫‘贺考考’,这个外号蛮有意思的,说说你这个外号的由来吧,是不是因为你每次考试都特别厉害而获得此称号的?”坐在中间的面试官面带微笑地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其他4位面试官也都面带笑容地看着贺青松。

“获得如此殊荣,并不是因为我考试厉害,而是因为我大学期间见什么考什么,入学一年就拿了好几个证书,所以同学们就赐了这么个外号给我。”

贺青松把这一外号称之为殊荣,让在座的面试官都觉得挺有趣,笑得比刚才更灿烂了。不过,只灿烂了那么一会儿,他们就收起了笑容。

“那么,贺先生,现在不少学生喜欢给同学甚至老师起外号,这样做,很可能会伤害到同学、师生间的感情,作为老师,你怎么看待这种现象?”坐在中间的一个女面试官发问道。

贺青松在心里笑了下,真是没想到啊,面试的第二个问题居然是和外号有关的。他稍稍组织了一下语言,说:“起外号这种事情不仅在学生中存在,就是在成人之间,在同事之间也是存在的,这似乎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对于学生给同学给老师起外号,我认为,明令禁止是行不通的,也是毫无必要的,只要教育、引导得当,它不仅不会伤害同学感情、师生感情,反而会拉近彼此的距离,促进彼此的感情。比如,某个学生作文好,同学们给他起外号叫‘才子’,再比如,某个学生数学好,同学们叫他‘华罗庚’,再比如某个学生爱说笑话,同学们叫他‘笑星’,这样的外号都不错,被起外号的人也接受得了。反过来,以人家的缺陷和不良习惯作为外号名称这种做法就不可取了,如长得胖叫‘胖子’、‘胖墩’甚至叫人家‘肥猪’,长得矮叫人家‘土行孙’,女教师因为严肃就起外号‘巫婆’,对于这些行为,作为老师一定要对起外号的学生提出严肃的批评,并令其向当事人道歉。总之,要教育学生不要总看到同学的缺点,而要多发现同学身上的优点,就是起外号,也要在外号中体现出对同学的一种肯定、赞美和鼓励。”

五位面试官都露出了赞许的神情。

贺青松对自己的回答打了9分。

“贺先生,对这次招聘的老师,我们有半年的试用期,如果试用期结束我们告诉你你不适合这份工作时,你会怎么办?”一位年纪略大点的男子问道。

贺青松又在心里笑了下,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自己不久前复习过的一道题。其实这也不奇怪,这样的问题放在哪个行业作为面试题都合适,公务员面试可以用,学校招老师可以用,企业招员工也可以用。

“首先,我会非常感谢贵校领导给了我在贵校工作六个月的宝贵机会,这六个月,让我认识了很多学生,结识了很多同事、朋友,让我度过了很多愉快的时光;其次,我会要求贵校把我的缺点和不足一一指出来,这样我就能够改正缺点,弥补不足,使自己以后找到了新工作不至于再次丢掉饭碗;最后,我会提出辞职。再补充一点,如果贵校说我不适合当老师,那以后再找工作也不会找老师这类工作而是选择改行,做自己适合做的事情。”

“为什么?”

“既然不适合,那不管到哪,教什么学生都是误人子弟,何必去害人呢?”

“呵呵,答得好。”提问的那名男子说道。

10分,贺青松给自己这一轮表现打了满分。

“贺先生,今年江阳市的公务员考试又开始报名了,很多老师在一边做着本职工作的同时,一边准备着公务员考试,作着随时跳槽的准备。问题一,如果你是校长,你会怎么办?问题二,如果我们录用了你,你会不会也去报考公务员?毕竟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无论是从年龄、学历还是可塑性上,都非常适合当公务员的。”

坐在左侧最边上的一位面试官提了这么一个问题。这个问题有些毒,一旦答不好,很可能就要前功尽弃。作为校长,如果说严厉禁止,那不仅缺乏新意,而且会被认为冷血、苛刻。万一这五个考官之中就有人在偷偷报考国家公务员呢?说明令禁止岂不把这个考官给得罪了;如果说允许老师们去报考,又会说缺乏原则,管理不力。后一个问题,说忠心学校,坚决不报公务员,又会给考官留下拍马迎合和缺乏志气干大事业的印象;说考吧,考官会认为你前来应聘只是临时找个工作干干,根本无心长久。

难啊,这题,说白了,就是设了个套让你往里钻。

贺青松看了看五双盯着自己的眼睛,很轻松地笑了笑,说:“如果我是校长的话,我不会三令五申设法杜绝老师背地报考公务员的行为,事实上,也没法杜绝,总不能天天到教师宿舍和家里去查吧。但是,对员工八小时之内讨论公务员考试、复习公务员考试的行为,我会严惩不贷。我的原则就是,你是学校老师,拿学校工资,八小时之内你就要做好你的本职工作,至于八小时外你干什么,就不是我一个校长所能管得了的了。”

“那你会报考吗?”

“如果有合适的职位,或许会报考,但我会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的前提下报考和备考。”贺青松本想说“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但一想,这样说肯定会让考官产生误会,所以说的时候把这句话吞了回去。

这一轮,贺青松给自己打了8分。

“今年准备考吗?我了解了一下,今年还是有好几个职位挺适合你的,比如江阳市共青团委员会的组宣部工作科员、市物价局的科员,这几个职位你去考的话,希望挺大。”中间那位面试官说道。

又是一个陷阱。

“不打算考。”贺青松答得很干脆。他不得不撒谎,如果他说他已经报考了的话,虽够坦白,但肯定要与这份工作无缘的。

“但我们听说你已经报考了,你从实验小学辞职,就是因为你报考公务员的事被学校领导知道了,是这样吗?”坐中间的那位面试官说道。

该死,是哪个挨千刀的告密告到这来了?贺青松马上想到了周勇,对,肯定是周勇。

贺青松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镇定,千万别慌了神。

“是报考了,不过我已经打算不考了。”贺青松心想,既然有人告密了,如果他还硬撑着说没报考,显然不好。

“为什么放弃了呢?是因为报考的人多,没了自信吗?”

“不是没了自信,是因为女朋友不让我考,她说官场如战场,像我这种直来直去的性格不适合在官场拼杀,怕我一不小心当了别人的炮灰,所以要我做个简简单单的老师,仅此而已。”说完,贺青松自嘲地笑了下。

“好了,贺先生,面试到此结束,请到外面等待结果。”

贺青松站起来,把凳子回归原位,对面试官微微一笑,说了声“谢谢”,然后深深地一鞠躬,转身出去了。他之所以没去跟面试官握手,是因为他看过一篇文章,说面试完后不要主动去跟面试官握手。

之后又有好几个人分别进去面试,待所有人都面试完后,结果也出来了。宣布结果的是那位女面试官。每说一个名字,她都笑着跟录用者握手祝贺,当她向贺青松道贺时,说了这么一句话:你很优秀,期待与你共事愉快。

贺青松找到了工作,周至高、赵大鹏、苏小末他们都替他高兴,尤其是苏小末,高兴得好像是她找到了这么好的工作似的,在电话里笑个不停。唯独夏雪反应冷淡,她要贺青松好好珍惜这份新工作,不要再去考公务员,以

免再次失业。夏雪这样的态度、这样的口气激怒了贺青松。

“我找到了工作,你就不能高兴点吗?”

“我高兴不起来,因为我不知道你这份工作能做多久。如果哪天学校知道你欺骗了他们,你怎么办?又辞职吗?然后又重新找工作吗?”

“说来说去,你就是反对我考公务员。既然反对,为什么以前还说全力支持我的话?什么夫贵妇荣,原来都是假的。”

“我不是反对你考公务员,如果反对的话,你辞职的事我就不会替你瞒着你爸妈了,我会让他们去找你,给你施压让你放弃,我没这样做。但你被迫辞职的事,让我想明白了一件事,目前你考公务员是极不合适的。第一,你考公务员的动机是什么?要达到什么目的?仅仅是为了实现你哥的一个遗愿吗?还是希望考上公务员之后,能在仕途上有所作为,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如果仅仅是为了实现你哥的遗愿,你觉得有必要放弃现在的工作削尖脑袋往里钻吗?第二,冲动有余,准备不足。我们从认识到现在也有好几年了吧,你从来就没跟我说过要考公务员的事,你也从来没想过自己将来有一天要涉足官场。你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找一所不错的学校当老师。后来你实现了,你如愿去了实验小学。对那份工作,你也非常地满足。现在呢,你却突然要抛开这一切去考公务员,你不觉得过于冲动了吗?就算要考,你也不觉得有些操之过急了吗?别人考公务员,花上半年甚至一年的时间复习,你呢,只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对这次考试,你自己又有几分的把握?我们都还这么年轻,要考公务员有的是机会,为什么就不能缓一缓呢?”

夏雪的话,句句在理,让贺青松无话反驳。

“不管你怎么说吧,反正这次我既然已经报考了,就绝对不会半途而废。”

“随你吧。”夏雪说完便把电话挂了。

周至高看贺青松拿着电话高高兴兴地出去,垂头丧气地进来,问:“又吵架了?”

“没事,最近都这样。”贺青松拿起一套行政职业能力测试真题卷看了起来,“我面试上邵氏学校了,她非但不祝贺我,反而说东说西。”

“她都说些什么?”

“啰里啰唆一大堆,就一个意思,叫我不要考公务员。”

周至高起身去倒了杯水,继续玩游戏,说:“我觉得夏雪是对的。邵氏学校挺不错的,很多人想去都去不了,是安心在邵氏学校,还是继续考公务员,你还真得好好掂量掂量。”

中午赵大鹏过来找贺青松和周至高,三个人又谈起这事,赵大鹏也劝贺青松要三思而后行,不要到时东窗事发又把工作丢了。

贺青松没想到赵大鹏、周至高他们和夏雪会是一个曲调,说:“白当你们是兄弟了,都不懂我。”

赵大鹏拍了拍贺青松的肩,说:“兄弟啊,不是我们不懂你,我们是担心你啊。”

“担心什么?担心我失业?”

“失业是小事,大不了重新找一份工作,说不定比邵氏学校还好呢。我们是担心你再这样一意孤行的话,你和夏雪的感情会进一步恶化,弄不好,到时不仅要失业还要失恋。”赵大鹏说。

失业,贺青松是有心理准备的,但失恋,他还真没有准备。去年春节时他就和夏雪说好了,今年春节要带夏雪回家过年,夏雪也答应了。按照贺青松那里的风俗,带女朋友回家过年意味着两人已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所以,贺青松一直很慎重,在提出要带夏雪回家过年的请求时,他先把这个风俗告诉了夏雪,意思明白得很,如果去了,那两人在他爸妈、亲戚眼中就是夫妻了。夏雪说知道知道,不就是嫁给他吗,她应下了。说得很坚定,还跟贺青松说不管什么时候,不管怎么吵架,谁也不能随随便便说“分手”这两个字。

夏雪会因为他坚持考公务员而提出分手吗?贺青松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贺青松,我觉得苏小末对你好像有那么点意思,一有空就来缠着你不放,你现在跟夏雪的恋情告急,可以考虑让她当个替补。”周至高笑着说道,笑得有些淫荡。

“别在这乱说,你这不是在教贺青松犯错误吗,要让夏雪知道了准打爆你的头。依我看,只要贺青松对夏雪好,这个替补估计一辈子都没上场的机

会。”赵大鹏说。

“那就把苏小末介绍给我好了,我正到处寻找目标呢,她到我这可以当主力。”周至高说。

“就你那熊样,估计苏小末对你不来电,要不然天天来看贺青松,怎么没见人家对你多看几眼啊。只怕人家心甘情愿一辈子给贺青松当替补也不愿当你的主力呢。”赵大鹏不屑地说道。

“你们说够了没?你一言我一语的烦死了,想看会儿书都不行。”贺青松把书重重一摔,说道。

赵大鹏和周至高互看了一眼,赵大鹏说他现在犯神经病,不理他,我们玩游戏。两人就开始玩游戏。

这天晚上苏小末有事没来找贺青松,约贺青松晚上八点到网上聊他面试的感受。贺青松把面试的整个过程跟苏小末说了。苏小末听后大赞贺青松厉害,这么刁的问题也能答得这么好,问贺青松有什么秘笈没。贺青松说了这么一句话:面试的时候,面试官往往会设很多陷阱让考生往下跳,而考生要做的,就是找出陷阱所在,别让他牵着鼻子走,要不然就真的掉到里面去了。

“精辟,实在是精辟,以后我叫你师父吧。”苏小末说。

 
上篇:第六章 公考培训班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八章 新工作
点击人数(610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