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人在职场 > 第五章 被迫辞职
第五章 被迫辞职 文 / 刘胜财 更新时间:2012-3-9 10:02:06
 

定好了目标,就一定要坚持到底,哪怕撞得头破血流我也决不退缩。

——贺青松语

自从请苏小末吃过拜师饭之后,苏小末到贺青松宿舍的次数就更多了。苏小末也不像过去那样一来就占着电脑不放了,她说要和贺青松一样,先从教材看起。贺青松坐床,苏小末就坐椅子,一人捧着一本书,谁也不打扰谁。

当其中一个人看累了的时候,就会说,我们来讨论一下吧,另一个人马上就会把书放下,说,请出题吧。

俩人就开始讨论。至于讨论多久,就看双方的心情了,心情好,来了兴致,讨论完这个问题马上进入下一个问题的讨论;若双方的心情都一般甚至很糟糕,就会匆匆结束,然后继续看书。

两个人一下班就钻进宿舍不出来,很多同事包括一些学生都认为他们两个在恋爱呢,都在背后偷偷地议论。

贺青松有女朋友,大家是知道的,也都见过。他们就猜测要么贺青松和夏雪分了手,准备和苏小末来一场全新的恋爱,要么就是因为夏雪人在异地,贺青松耐不住寂寞,搞起了劈腿。有些同事就故意在苏小末和贺青松面前说些不痛不痒的话来刺激他们。这些,贺青松和苏小末都不在意,有道是“身正不怕影子歪”,何况一个未嫁,一个未娶,就算是谈恋爱也是正常。

这天上完下午的第四节课后,贺青松像往常一样,准备把教案拿到办公室后就去食堂吃饭。

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周勇正和几个老师聊天,贺青松对着大伙笑了笑,然后去整理东西。

“贺青松,下班后没什么安排吧?”

贺青松不明白周勇怎么突然问这个,说:“能有什么安排?还不是吃了饭后窝在宿舍里上网。”

“别拿上网当幌子了,你宿舍就一台电脑,小末天天往你宿舍钻,总不能一个人上网,另一个人傻傻地坐在旁边看吧。”一个同事说。

“就是,我看上网是假,谈情说爱才是真的。”另一个同事说。

贺青松没答话,准备走人。

“贺青松,没安排的话和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今天我生日,请大家一起吃顿饭。”周勇说。

贺青松不想去,却又不好拒绝,说:“好啊,不过我没准备生日礼物啊。”

“大男人一个了还准备什么生日礼物啊,又不是女孩子生日,非送不可。”周勇说。

“行,那说好了,不送礼物。那我先回宿舍,走的时候你叫我。”贺青松说着就要走,这时苏小末进来了。

“小末,今天我生日,请大家吃顿饭,你也一起去吧,要不然就我们几个男人太单调了。”周勇说。

“贺青松会去吗?”苏小末问。

“会,我刚跟他说了。”周勇说,“我就知道,他如果不去的话,你是不会去的。”

“切,才不会呢,他不去我照样去。你以为我是他的跟屁虫啊,非得粘着他。”苏小末不以为然地说。

“你就是他的跟屁虫,要不然怎么天天往他宿舍里钻不往我们宿舍里钻呢?”一同事说。

“他那里有电脑,我借他电脑查资料。”

“我们宿舍也有电脑啊。”又一同事说。

苏小末被问住了,有些窘,好一会儿,才说:“我宿舍离贺青松宿舍近,离你们远了些,去你那不方便。”

这个理由还真是无懈可击,苏小末住四楼扶梯边,贺青松住五楼扶梯边,两个房间只相隔两个扶梯二十四个台阶。

“没话说了吧?告诉你们,我跟贺青松就是师徒关系,不是你们想的那样。”苏小末说,“不跟你们在这胡扯了,我去贺青松那查点资料,半个小

时后就回来。”

“别走啊,小末。”周勇追出去,但没追上——苏小末已经跑远了。

酒店忙,上菜有些慢,周勇就先把蛋糕切了。吃完蛋糕后,菜也就上得差不多了。周勇叫了一箱啤酒,要大家开怀畅饮。贺青松计划好了晚上要看几节书的,怕喝了酒后又睡着了,就说自己不能喝酒。周勇当然不肯,开了瓶酒就把贺青松和他自己的酒杯倒满,说要先敬贺青松一杯。也不管贺青松是喝还是不喝,自己先把酒给干了。

贺青松看着满满的酒杯,很是为难,他知道,只要喝了这杯酒,那等着他的就会有第二第三杯第四杯,直至倒下。

“贺青松,快把酒干了,今天周勇生日,你可别扫了大家的兴。”同事林岳劝道。

“周勇,要不我喝茶吧,以茶代酒,意思一下。”

周勇站着,一手举着空杯,一手拿着酒瓶,看着贺青松,等着贺青松喝酒。

苏小末见周勇的脸色有些难看,就推了推身边的贺青松,贺青松说道:“推我也没用。我真的不想喝酒,知道要喝酒,我就不来了。”

周勇的脸色就变得更难看了,把酒瓶往桌上一掷,说:“大男人有什么不能喝酒的,又不是女人会来例假不方便。”

这话贺青松听着有些刺耳,但碍于其他同事在场,他没有计较,说:“周勇,酒我真的不能喝,对不住了。”

“算了,不喝就算了。小末,你喝一点吧,我知道你会喝酒。”周勇说。

苏小末面露难色,说:“我也不能喝?”

“为什么?”周勇显然不高兴,他没想到一向喝酒堪称豪爽的苏小末今天也不喝酒。

“大姨妈来了。”苏小末小声说道,“前几天就来了,还没完。”

“那就别喝吧。女孩子嘛,身子要紧。”周勇说,“我们男人就不一样了,喝醉了,大不了睡上一觉,耍点酒疯,于身体无害的,可偏偏男人当中,也有喝酒不洒脱的。唉,没劲。来,林岳、谢波、刘剑,他们不喝酒我们喝,

这杯大家都干了,一滴也不许剩。”

林岳、谢波、刘剑纷纷端起酒杯。

“干了,干了。”

“干!”

贺青松茶端起来,说:“周勇,我就以茶代酒,祝你生日快乐。”

周勇从他的左侧开始,逐一地与林岳、谢波、刘剑、苏小末碰杯,到了贺青松这,他看也不看一眼,端起酒就喝。

贺青松端着茶愣在那,十分难堪。

“周勇,你还没和贺青松碰杯,怎么就把酒喝掉了。”苏小末以为周勇不小心漏了。

“贺青松喝的是茶,碰不碰都一样的。”周勇不以为然地说道。

贺青松知道周勇是在生他的气,说:“是啊,你们喝酒的碰杯就可以了,我喝茶碰不碰都是一回事。”

接下来,不管谁提议碰杯,贺青松都当作没听见,别说碰杯了,连杯子他都懒得端。

周勇指了指谢波的杯子,说:“全喝了,男人就要像个男人的样子。”

贺青松觉得周勇这话是故意说给他听的,有些不悦,说:“周勇,我不喝酒,你也用不着指桑骂槐吧。”

此时的周勇已经有了些醉意,见贺青松挑起话端,说道:“大家都是男子汉大丈夫,你会喝酒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今天我生日,大家就图个高兴,你不喝酒,就是扫兴,就是看不起我周某。”

周勇端着酒杯,摇摇晃晃,杯里的酒不时地洒到桌上。

苏小末最讨厌喝醉酒发酒疯的男人,看周勇开始发酒疯,不禁暗暗叫苦。

“你不就是等下回宿舍还要看书吗?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少看一晚损失不了什么吧?”

贺青松担心周勇会酒后失言,把他考公务员的事情说出来,便打断周勇:“周勇,适可而止啊,否则我饶不了你。”

“你还别吓我,贺青松,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就是胆大。你天天窝在

宿舍不就是为了考公务员吗?你不喝酒不就是怕喝了酒等下不能看书吗?”

“贺青松,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啊,连我们都蒙在鼓里。”刘剑说道,“你放心,兄弟几个会为你保密的,只是到时你当大官了,别忘了我们就行。”

“周勇他喝醉了,你们别听他胡说。”

“是啊是啊,别听周勇的,贺青松天天在陪我玩游戏呢,我从没见他看过什么公务员考试的书。”苏小末担心周勇把她考公务员的事情也揭了出来。她有些纳闷,这个周勇是如何知道贺青松要考公务员的呢?其实,他们的反常行为早引起周勇的注意了,贺青松拜苏小末为师的那次,他突然出现,其实就是去“刺探军情”。这次刺探,印证了他的猜测。

“小末,你就别袒护贺青松了。贺青松这样的人,不值得你袒护,人家有女朋友呢,就是那个叫夏雪的,长得挺漂亮的,每隔那么一段时间会来学校住一个晚上的那个。”周勇继续借着酒意口无遮拦地说着话。

谁也没有注意到,就在周勇说话的时候,贺青松已经从桌子底下抓起了一个空瓶,待周勇一说完,便狠狠地朝周勇头上砸了下去。

周勇的身子晃了几下,慢慢地、慢慢地倒了下去。

“你疯了!”苏小末没想到贺青松会这么冲动,“这下你闯大祸了。”

算周勇的脑袋硬,这一砸,没砸出什么大问题。不过,这一砸,却砸出了周勇的怒火。第二天一上班,周勇就去了校长办公室,把贺青松报考公务员的事情一股脑儿抖了出来。随后,贺青松被叫到校长办公室,被校长当犯人一样审问了一通。校长给贺青松两条路,要么离开学校,要么写下保证书,放弃公务员考试。在协商无望的情况下,贺青松选择了辞职。

从校长办公室出来,迎面遇上了周勇,周勇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站在过道上。

“怎么,准备辞职不干了?”

贺青松没有理他,从周勇身边走了过去。

“贺青松,你可要考虑清楚,现在的形势,找工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别为了考什么公务员,到头来弄得人不是人,鬼不是鬼的。”

贺青松停下脚步,回过头看了眼一脸得意的周勇,说:“校长给我两条路,一条路放弃公务员考试,继续留在学校,一条路是辞职走人,我选择了辞职,你知道为什么吗?”

周勇不明白贺青松干吗这样问,一脸茫然,说:“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呗,你要考公务员,当然只有辞职了。”

“错。”贺青松停顿了下,把语气换重些,说:“我辞职是耻于和你这样的人为伍。至于是不是继续考公务员,那是后话。”

周勇脸上一直挂着的笑容僵住了,他本来是想奚落贺青松的,没想到反被贺青松羞辱了一顿。

贺青松的话,在场的几位老师都听到了,他们均以一种怪异的眼光看着周勇,这让周勇更为难堪。

苏小末气冲冲地走过来,瞪了眼周勇,似乎恨不得一口把周勇吃了。她拉住欲离开的贺青松,说:“贺青松,你先别走,我去跟校长说说。”也不等贺青松答话,就去了校长办公室。

苏小末见了校长,恳求校长看在贺青松平时的表现上给贺青松一个改过的机会,并称她会负责说服贺青松放弃公务员考试的。但被校长一口回绝了。校长并不信任她,认为苏小末和贺青松都是身在曹营心在汉的一丘之貉。虽然周勇并没有说苏小末也报考了公务员,但有人向他反映,苏小末这段时间和贺青松走得很近,这段时间适逢公务员报考,他们突然间走得这么近,实在令人生疑。当然,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还不能拿苏小末怎么样。

校长一点商量的余地都不给,这让苏小末很是气愤,和校长说话的口气变了,说起话来也就不那么讲究了,结果惹恼了校长,两人吵了起来。

贺青松、周勇及其他一些来看热闹的同事站在走廊里,清清楚楚地听到了苏小末和校长的争吵。

“你没资格跟我这样说话,给我滚出去!”

一声怒吼过后,苏小末气呼呼地走了出来。

贺青松走过去,说:“小末,算了,不就是辞职吗?用不着去求他。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现在很多地方都招收教师,我很快就能找到新工作的。”

周勇也走过来,对苏小末说:“小末,辞职的是他又不是你,你跟校长吵什么吵啊?别把校长惹恼了连你也一起炒了。”

“周勇,你这卑鄙小人,怎么不把我也一起告了呢?”

“小末,我维护你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打你小报告呢。”周勇一副极力讨好苏小末的样子。

“哼!”苏小末狠狠地剜了周勇一眼,拉着贺青松在众多同事的注视下离开了行政楼。

收拾东西的时候,苏小末问贺青松去哪里,贺青松想了想,说先去同学那暂住一下吧。

“不回家吗?”

贺青松摇摇头,说:“不回。”

贺青松实在不敢想象,如果爸妈知道他因为考公务员的事情丢了工作,伤心不用说,脾气暴躁的父亲弄不好还会和他脱离父子关系。他想好了,周至高和赵大鹏那里都可以住,等找到了工作,稳定下来了,他再回去。

“还会考公务员吗?”

“会!”贺青松坚定地答道。

这些日子以来,只要一有人提起“公务员”这三个字,贺青松就会想到他的哥哥。他翻看过哥哥的日记,在一篇日记里,他哥哥写了这么一句话:考取公务员只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小目标,在仕途上干出一番大事业才是我人生的追求所在。看到这句话,贺青松突然觉得,他现在所走的路,是他哥哥未走完的路,走在这条路上的,不是他一个人,还有他的哥哥。

“定好了目标,就一定要坚持到底,哪怕撞得头破血流我也决不退缩。”

“你不会头破血流,你会一帆风顺,飞黄腾达。”苏小末知道贺青松因为他哥的死很受伤,也知道贺青松这么执著地考公务员有他哥哥的因素在里面,“贺青松,我和你一样,也会继续考公务员的,我们一起努力。来,击掌加加油!”

两人击完掌,继续收拾东西。收拾好后,贺青松给周至高打了电话,叫

他开车来学校接他。周至高说他没车,贺青松说:“你没车借也给我借一辆过来。”

四十分钟后,周至高过来了,开了辆红色大众Polo。

“你这哪弄来的车?阿牛不是有车吗,怎么没跟他借?”

周至高说阿牛开车去外地办事去了,这车是跟一个美女借的。

“你小子艳福不浅,泡了个有车一族啊。”

“非也非也,这车是朱琳帮忙借的,就是上次一起唱歌的那个长头发女孩的。”

贺青松说没印象,记不起来了。那天他满脑子装着的都是选择职位的事,哪里还会记得什么长头发的美女。

周至高看到贺青松收拾好的东西,问:“贺青松,你这是要干吗啊?”

苏小末就把贺青松辞职的事说了。

周至高叹了口气,说:“早就劝你安心教书的,现在倒好,公务员还没开考,工作就没了。”

“少说这些没用的。我打算先到你那住一些日子,你说行不行吧,不行的话我找大鹏去。”

周至高说没问题,反正他也是单身汉一个,多一个说话的还少了几分孤独。

“贺青松,你不是说保密工作做得不错吗?怎么会被校长知道呢?”

贺青松就把整件事情的过程说了,周至高听了气得紧握拳头,说:“告诉我哪个是周勇,我叫上大鹏扁他一顿。”

“这样的小人是该扁。”苏小末也说。

“随他去吧,他这样的人,即便我们不扁他,也会有别人扁他的。”

“贺青松,我支持你考公务员,好好混,以后当个大官,整死那龟孙子。”

“对,当个大官,把他调到偏远山区去教书。”苏小末说。

 
上篇:第四章 拜师学艺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六章 公考培训班
点击人数(415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