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人在职场 > 第三章 偷偷报考
第三章 偷偷报考 文 / 刘胜财 更新时间:2012-3-9 10:01:18
 

选择职位不要人云亦云,盲目跟风,热的不见得真好,冷的也不见得真差,适合自己才是王道。

——贺青松语

在苏昌工作的女友夏雪到江阳来了。贺青松把她带回了家。这是贺青松第一次带夏雪跟自己爸妈见面,以往,他都是让夏雪住学校的。他这样做,是希望仍沉浸在悲痛中的爸妈看到未来的儿媳妇能够高兴一些。如贺青松预料的那样,夏雪的到来,让久未露过笑脸的爸妈均开心地笑了。

贺青松觉得这是个跟爸妈袒露心迹的机会,当一家人正在享用丰盛晚餐的时候,贺青松把自己要考公务员的想法说了出来。

一听贺青松要考公务员,他爸妈的脸色马上就变了。他爸爸把盛好饭的碗往桌上一掷,说:“不许考!”

“小宝,我们可就只有你一个儿子了,好好教你的书,别去考什么公务员了。”贺青松妈妈哭着说道。

“当老师不好吗?现在老师的待遇不比公务员差,前几天我在报上还看到一条新闻,说江阳市的教师工资不得低于当地公务员。你别像你哥那样,这山望着那山高,放着好好的工作不要,偏要去考什么公务员,结果把命也搭进去了。”贺青松爸爸说道。

“爸,我又没说要辞掉现在的工作,我只是试试看嘛,又不影响工作。”

“试也不行!以后在家里不许再提‘公务员’这三个字。我跟你妈是不会同意你参加公务员考试的,除非我跟你妈都死了。”贺青松爸爸黑着脸扔下这句话就出了家门。

“你看你,今天小雪来了我们本来挺高兴的,被你这么一闹,心情又不好了,害得你爸饭都没吃饱。”贺青松妈妈给夏雪夹了条鱼,说道,“小雪,你给劝劝青松。”

爸妈不同意,贺青松是有心理准备的,但他没想到爸妈的反应会如此强烈。

“贺青松,你要考公务员,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

“我想等我跟爸妈说好后再跟你说的,可因为我哥的死,我爸妈一直很伤心。今天你来了,我看他们挺高兴的,就想趁这个机会跟他们商量商量,没想到他们的态度这么坚决。”

“你不觉得你除了要征求你爸妈的意见外,还要征求我的意见吗?”

“我知道你会全力支持我的,所以迟点早点跟你说都是一样的啊。”贺青松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做父母的思想工作,完全没有注意到夏雪的不悦。

“我不支持。”

这完全出乎贺青松的预料,他一直以为,无论他做什么,夏雪都会支持他,考公务员也一样。

“为什么?”

贺青松正想问夏雪,他爸妈走了进来。他爸爸走在前面,背着手,板着脸,可见他还在生儿子的气。

“爸。”

“要考公务员就别叫我爸。”

“那我不叫爸,改叫爹。”

贺青松的嬉皮笑脸并未引得他爸爸笑逐颜开。

“别跟我嘻嘻哈哈,你就死了考公务员的心吧。”

“小宝,听你爸的,别考了。”贺青松妈妈也劝道。

“好好好,我听你们的,不考了。”贺青松说完气呼呼地回到房间。夏雪跟了进去,问道:“青松,你真不打算考了?”

“真不考了。”贺青松说道。

“不考最好,你要真考,不仅你爸你妈会跟你翻脸,就是我,也会跟你翻脸。”

“小雪,你为什么就不能支持我一把呢?你知道吗,这个时候,我最需要的,就是你的支持。”

夏雪抱着贺青松,说道:“我不是反对你考公务员,如果你要考苏昌的公务员,我双手双脚赞成。”

“我不会考其他地方的。”

因为二人的意见始终不能达成一致,一连几天,夏雪跟贺青松的关系都很冷淡。这让贺青松极为痛苦,但是,公考的念头,始终没有变。

听说江阳市招录公务员的公告马上就要公布了,所以几天来,贺青松一直密切关注着招录公务员的相关资讯,又是上江阳市人事网,又是买报看报,好像稍不留意就会错过似的。

为了不让身边的同事知道他要报考公务员,每次看这些信息,贺青松都是背着同事的。为什么要背着同事呢?贺青松有两种担心,一是担心到时没考上,会成为同事们的笑柄,说他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二是担心工作会有变故。上班的第一天校长跟他说过这么一句话:不是谁都能到江阳实验小学任教的,既然来了,就要对江阳实验小学忠诚,而不能三心二意,这山望着那山高,一天到晚想着跳槽。这话似是好意提醒,但却含着几分威胁。贺青松非常清楚,一旦报考公务员的事情传到了校领导耳朵里,学校很可能会解聘他。这样的结果可不是贺青松想要的。

贺青松父母以前都是土里刨食的农民,家里的一切开支全靠地里种点东西和父亲给人打点小工。贺青松上大学那年,家里的那三亩八分地被当地政府搞开发征用了,父母亲就用补偿款开了间杂货店用以维持生计和供养贺青松三兄妹上学。贺青松和他哥哥参加工作后,供养妹妹上学的重任就落到了他们兄弟俩的头上。每个月领到工资后,贺青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学校对面的工商银行往家里汇钱。每月一千,不多汇一分,也不少汇一分。现在哥哥不在了,小店也不开了,他的工资成了家里所有开支的唯一来源,一旦他丢了这份工作,那家里又将重返过去那种拮据的局面。就在前几天,贺青松还接到妹妹打来的电话,说打算参加一个声乐培训班,但手头钱不够。贺青松正打算着这两天给妹妹汇点钱过去呢。所以,在考上公务员之前,贺青松还是很需要目前这份工作的。

那天中午贺青松趁办公室没人的时候,登上江阳人事考试网,一进入网站马上便出来一个有关公务员考试的弹窗,刚点开还没来得及看,苏小末走

了进来,把贺青松吓了一大跳。

“贺青松,在忙什么呢?”

贺青松一边关网页一边答道:“闲着没事,上网看看新闻。”

苏小末走近看了看,说:“怎么我一来你全关了啊?”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着贺青松,笑着说道,“贺青松,你该不会是在浏览少儿不宜的东西吧?”

“不是不是,我为人师表,怎么会看这种低级趣味的东西呢。”贺青松否认道。

苏小末还是一脸坏笑,说:“那难说,你们男人都一样。”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没看。”贺青松去开抽屉,拿了本官场小说,准备回宿舍。

“贺青松,我跟你开个玩笑,你不会生气了吧?”苏小末看贺青松不说话,说道。

“你多想了,我才没这么小气呢。”贺青松说道,“我回宿舍了,下午见。”

“等一下。”

“什么事?”贺青松停下脚步站在门口。

苏小末把贺青松拉进办公室,说:“进来说。”

贺青松见苏小末神秘兮兮的,问道:“什么事情搞得这么诡秘?”

“坐下说坐下说。”苏小末做了个手势,“贺青松,你有朋友考过公务员吗?”

贺青松不知道苏小末突然问这个干什么,而且搞得这么神秘,说:“小末,你怎么突然问起公务员考试这事来了?”

“这个你就先别问,你告诉我有没有就可以了。”

“有,有一个,是我的一个朋友,参加过很多次公务员考试。”贺青松想到了苏海涛。

“是本市的吗?”

“嗯。”

“那太好了。”苏小末好像捡到宝一样高兴地说道,“那你介绍我认识

认识吧,少不了给你好处的。”

贺青松更觉得奇怪了,问道:“小末,你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好好的你怎么想认识考公务员的人呢?”

苏小末说别问这么多,总之到时有你好处就是。

“什么好处?”贺青松作出一副要趁机敲竹杠的样子。

苏小末瞪了瞪贺青松,说:“就知道你想趁机敲我,吃大餐、喝咖啡、喝茶、打保龄球,随你选一项。”

“喝咖啡吧,和小末美女一起坐在咖啡厅品着咖啡,听着曼妙的音乐,那可是一件非常美妙非常浪漫的事情。”

苏小末说:“好吧,就依了你,不过说好了,可不能点太贵的。”贺青松正想回话,苏小末又说话了,“贺青松,要不你把那位朋友一起叫来好了,让我跟他见个面。”

“没问题。不过,这与答谢我的那次是分开的吧?”

苏小末说算一起的。

“小气鬼。”贺青松说,“等我约好了他再跟你联系。”

苏小末做了个OK的手势。

贺青松还想问问苏小末这样做有何目的,但这时另一个同事周勇进来了,苏小末跟周勇打了个招呼,转身走了。

“贺青松,在跟小末聊什么呢?”周勇问。

贺青松觉得这事不说为好,就说:“也没聊什么,她说这个周末想搞个聚会,问我有没有兴趣参加呢。”

“你小子好福气。有这样的好事她也不叫我参加,看着让人眼红啊。”

周勇比贺青松大三岁,也是单身一个。

“你就别拿我开涮了。周老师,我回宿舍去了。”

到了宿舍,苏小末又过来了。

“贺青松,刚才周勇没问你什么吧?”

“问了,他问我们在聊什么呢。不过我没告诉他。”

“那就好那就好。”说完便走了。过了一会儿,贺青松又收到一条苏小

末发来的短信,大意是说周勇喜欢搬弄是非,让他防着点。

贺青松看完短信,也没回,直接把短信删了。

这天下班后,贺青松没像往常一样待在宿舍看书,而是去了周至高那里,要周至高借点钱给他买电脑。本来,买电脑这点钱贺青松还是有的,可买了电脑就没钱汇给妹妹了。他知道周至高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银行里还存了那么几千块,所以一下班就跑来申援了。既是同学,又是兄弟,要借钱当然是没有二话,只是周至高弄不明白,声称三年之内不添电脑的贺青松怎么突然之间又叫嚷着要买电脑了呢。毕业的时候,贺青松把淘来的一台二手电脑卖给了一个收破烂的,并郑重地发表声明说三年之内都不买电脑了,要省吃俭用赚钱养家买房。

贺青松便把中午在办公室看网页被人撞见的事情说了。

“你这也太危险了,如果被校领导知道了,你的工作就没了。”周至高说。

“我也是这样想的。我们校长特别反感教师一边教着书,一边却在打着别的算盘。”

“如果我是校长,我也不会允许这类事情发生的,拿着公家的钱却干着私人的事,这叫什么事啊。不过你不一样,呵呵,你是‘不蒸馒头争口气’,我支持你这么干。”

“其实我买电脑也不完全是为了瞒着学校领导,主要还是自己有了电脑更为方便,查个资料什么的,也不用跑办公室了。”

“有道理。”周至高说,“把大鹏也叫上吧,电脑这方面,他比我们懂,让他给你参谋参谋。”

贺青松便给赵大鹏打了电话,把事情跟赵大鹏说了,并约好在电脑城的东门见面。

进了电脑城,看着各种款式的电脑贺青松犯难了,该买什么配置的电脑?是买台式机还是买笔记本?是买三星还是买联想还是买惠普?三个人,就三种意见,在电脑城转了一圈,试了好几台电脑,还是没有决定下来。当三人再次回到第一家店铺时,周至高问是不是还要再转一圈,贺青松说不转了,

指着一台刚才试过的笔记本说:“就买它了。”定好后,赵大鹏重新检查了一遍机子,又试了十几分钟机,确定没问题后才付款。

买完电脑后,贺青松做东请赵大鹏、周至高吃了顿丰盛的晚饭后就直接回学校了。学校给每个教师宿舍都装好了宽带,贺青松的电脑一提回去,马上就派上用场了。

进入江阳市人事考试网,贺青松很快就看到了一条招录公务员的公告。他一边看一边把公告当中的一些内容摘抄在笔记本上。看完了,也抄完了,仍不放心,又从头到尾重新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后才关掉去看职位表。

县、乡一级的贺青松是看也不看的,他只想留在江阳市,所以,他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市一级的单位上。不过略为遗憾的是,很多职位都要求有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验,像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市纪委这些单位,都是要求有相关工作经验的。贺青松找了找,找到了这么几个职位既符合条件又让他心动的:江阳市共青团委员会的组宣部工作科员、市物价局的科员、市人口计生委的法制科员、市史志办的文字工作科员及市卫生局的科员。抄下这五个职位的相关信息后,贺青松开始寻思着报哪个职位好,想来想去,仍难以取舍。贺青松觉得周至高对机关这些东西比他要懂,于是就拨通了周至高的手机,可连拨三次都是无人接听只好作罢。

“贺青松,你找我?”大概半个小时后,周至高回了电话。

“嗯。是找你。你小子在干什么坏事呢,连我的电话都不接。”

“坏事倒没干,只是和大鹏、朱琳他们在KTV。里面太吵,听不到你电话,要不是上卫生间我还不知道你打了我电话呢。”

“靠,你们还真是会找乐子,隔三差五地跑去K歌。”贺青松也喜欢唱KTV,不过自从下定决心考公务员后就没再去唱过了。当然,周至高、赵大鹏他们知道他要备考,也从来没有叫过他。

“青松,今天朱琳叫了几个美女过来,那长相、气质绝对属于你喜欢的类型,要不要一起来啊?若来的话我叫阿牛去接你。”

阿牛是这些在江阳工作的同学当中唯一的有车一族,大学毕业三个月后,就自己买了辆车。不过,买车的钱是向家里拿的,他只要挣钱供车就可以了。

伍一、朱丹这两个高收入的家伙,也早就买得起车了,只是还没有拿到驾照,所以一直没买。估计过不了几个月,他们也该有自己的车了。

被周至高这么一诱惑,贺青松还真有些心动了,但一想到离考试只剩下一个多月了,就又犹豫不定。

“至高,明天起江阳市的公务员考试开始接受报名了,笔试时间是在10月12日,只剩下一两个月备考了,压力大着呢,哪有心思去唱歌啊。”

“压力大更要出来放松放松,要不然你人在宿舍,心在我们这,看也是白看。对了,都有些什么职位?有你合适的吗?”

贺青松就把那几个职位说了,周至高就说那你快过来吧,好让大家都帮你参谋参谋。贺青松觉得周至高的话有理,就说那我在校门口等着,你让阿牛快点过来。

在校门口等了十几分钟左右,阿牛就过来了。

贺青松推开包厢门的时候,发现里面光线挺暗的,还有些闪眼,音乐声更是大得震耳欲聋,原来,凌峰波他们在蹦迪呢。

“贺青松,过来,一起跳。”朱琳过来拉贺青松。

贺青松在班里也算得上是蹦迪高手,从进门一听到这音乐,一看到这场面起浑身的细胞就沸腾了,朱琳一发话,他马上就投入其中舞了起来。

跳够了,舞够了,大家就又重新归位,开始点歌唱歌。

“贺青松,来来来,我来把几个美女介绍你认识认识。”周至高自告奋勇。

“去,一边待着去。”朱琳把周至高推到一边,说,“她们是我的朋友,还是我来介绍吧。”然后就逐个地向贺青松介绍了她带来的那三个女孩。

“贺青松,跟美女来个对唱吧。”赵大鹏提议道。

“不了,下次吧。现在你们还是帮我想想这次公务员考试报什么职位吧。”贺青松说。

“好啊,跟我们说说,都有些什么职位可供选择?”赵大鹏说。

阿牛在唱歌,声音有些大,把说话声音本来就小的赵大鹏的声音给盖住了,以致贺青松一点也没听清。

“我是说你把可供选择的职位说给我们听,我们好帮你分析。”赵大鹏

又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贺青松听清了,为了让赵大鹏他们能听清他说的话,贺青松让还在鬼哭狼嚎的阿牛暂停。

大家的意见很不一致。朱琳和朱丹建议贺青松报考共青团委员会的组宣部,赵大鹏和阿牛建议他报市物价局的职位,伍一建议贺青松考虑一下市史志办,周至高最后发言,他说像贺青松这样的人报考公务员,其目的就不仅仅是要找个铁饭碗、银饭碗,也不是想多拿些工资,谋些福利,而是为了寻求一个发展空间。因此,他建议贺青松报考江阳市共青团委员会或者卫生局的科员。他认为,这两个单位,不仅福利、待遇不错,更重要的是都能够让贺青松尽快转换角色,发挥其文字功底的特长,在最短的时间内干出成绩得到提拔重用。

“贺青松,你是怎么想的?”周至高说完后问道。

“我本来是想报市委办公室或者市政府办公室的科员的,但要求有两年以上基层工作经验,我只是个教师,而且还不满一年,不符合条件的。对这五个职位,除史志办我不是很想去外,其他几个我都觉得还不错,具体报哪个职位一下子还真拿不了主意。”

“贺青松,我觉得吧,共青团、物价局、计生委、卫生局这几个单位的职位报的人肯定多,尤其是物价局和卫生局,都是市政部门里比较好的单位。”赵大鹏说道。

“大鹏说得有道理,好单位好职位竞争往往都很激烈。这还不算,像这些热门的职位,不少有关系的、有钱的人都在想尽办法往里钻呢,暗箱操作的可能性特别大,不好考呢。”朱丹说。

连同朱琳的朋友在内,在场的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但贺青松听了这么多,还是没有拿定主意。

“反正有几天的报名时间,贺青松,你先别急着报名,这几天先了解一下这几个职位的报考情况,那时再决定,这样更有把握一些。”周至高说。

“也只有这样了。”贺青松说。

大家又开始唱歌,一直唱到十二点半才散场。阿牛把贺青松送回宿舍后

没有回住处,说今晚就和贺青松挤一晚上。洗完澡,阿牛却不急着睡觉,趁贺青松洗澡的时候安装了QQ游戏,玩起了斗地主,害得贺青松下载模拟试卷的计划又落了空。

第二天上班时,苏小末找到贺青松,问他和朋友约好了没有,贺青松这才记起苏小末托他办的事,抱歉地说:“你看我这记性,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

“贺青松,你……”

贺青松打断道:“你别生气,我马上就给我朋友打电话。”

说着贺青松就给苏海涛打了电话,说要介绍个美女给他认识,问他什么时候有空。苏海涛以为贺青松是在戏耍他,有些不信,在贺青松一再解释下方才信了,说他今天要陪领导下县检查工作,估计要吃了中饭才能回来,问贺青松能不能约在晚上。贺青松征求了一下苏小末的意见,说晚上就晚上吧,六点钟八一路上岛咖啡不见不散。

“事情办妥了。”贺青松说。

“办妥就好,没办妥小心我打爆你的头。要不是我催着,还不被你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苏小末说完就上课去了。

贺青松上午没课,他决定利用上午的时间把网上报名的一些准备工作做好:拍二寸免冠照、办银行卡、开通网上银行,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再去书店逛逛,买一些模拟试卷。

拍照倒是挺快的,稍微梳理一下发型,摆好姿势,“咔嚓”一下就拍好了。再让摄影师传到QQ邮箱里,相片的事情就算搞定了。办银行卡稍显麻烦一些,不是别的,主要是到银行办理业务的人太多了。贺青松取了号后就坐到一旁看报纸去了。等了差不多四十多分钟终于轮到自己了。银行的那位MM办事挺麻利的,五分钟不到就给贺青松办好了。然后,贺青松就到大厅的网上银行专区登录银行网站进行激活并修改了原始的登录密码。走出银行的时候,十点还差五分。贺青松就又去了书店。

回到学校时刚好下第四节课,贺青松手上提了公务员考试的模拟试卷,怕被别人看到,进了学校大门后就去了宿舍。在宿舍楼下,贺青松遇到了周

勇,周勇看着贺青松提的印有新华书店的袋子,满腹狐疑地看了半天说:“贺青松,去逛书店了?买了些什么书呢?”贺青松也不停下脚步,说没买书,买了些学生的模拟试卷参考参考。周勇也就没再问,“咚咚”地下楼去了。快到宿舍的时候,贺青松又遇到了苏小末。

“贺青松,买的什么呢?看着感觉挺沉的。”

贺青松说买的学生试卷。

“那给我看看,正好这几天我也打算去书店呢。”说着就把手伸了过来,贺青松赶紧换了只手,说:“没什么好看的,题型太一般了,还不如自己出的好。”

“那你还买?”

“大老远跑去不买点东西又觉得不划算,所以就随便拿了几份。”

“那还是给我看看吧。”

贺青松不让,边上楼边说道:“别看了,到饭点了,还是去吃饭吧。”

苏小末骂了声:“小气!”

贺青松没理苏小末,快走几步去开门。

苏小末跟了进去。

“贺青松,你买电脑了?”

“嗯,昨天晚上买的。”

“哈哈,以后有福气了,我可以天天来你这上网了。”

“办公室可以上,学校机房也可以上,用得着到我这来上吗?”

“怎么?贺青松你还不乐意啊?我告诉你,一般的男教师宿舍我还不去呢,又脏又乱又臭。我来你这上网,那是看得起你,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苏小末笑嘻嘻地说道。

“是,非常荣幸。苏小姐亲临寒舍,让我这小屋蓬荜生辉了。荣幸,实在是荣幸之至。”贺青松也笑着说道。

“贺青松,你在看《申论》?”没等贺青松答话,又说,“还有《行政职业能力测试》,贺青松,你不会是打算考公务员吧?”

贺青松赶紧把写字台上和床上的书和试卷收起来,扔到一个柜子里,说:

“不是,是一个朋友放在我这的。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朋友,上次他来我这忘记带走了。”

苏小末半信半疑,眼睛又往贺青松刚刚提回来的那袋试卷瞄去。贺青松怕苏小末会去动那袋子,忙把那袋子也扔进了柜子里。

“贺青松,我听说今年江阳市的公务员考试今天开始报名了。昨天晚上我在网上看了下,还真有几个岗位挺适合你的,比如市物价局的科员、市卫生局的科员、江阳市共青团委员会的组宣部工作科员,这几个职位都要求本科学历、中文专业,挺适合你的。”

贺青松没想到苏小末这么快就知道了公务员招考的事,为了表示自己不关心这事,淡淡地说道:“我对现在的工作、生活挺满意的,才不稀罕当什么公务员呢。”

“说的是不是真的啊?原来也有几个男教师是这么说的,不过背地里都偷偷摸摸地去考,直到录取的时候才通知学校。”

“哦。”贺青松装作不太感兴趣的样子说,“校长不是挺反对老师报考公务员吗?他们也太大胆了吧。”

“都是偷偷摸摸的,学校也不知道。等到学校发现时,录取工作都结束了。考上的倒没什么,反正是要走的人了,学校也不会为难他。倒霉的就是那些没考上的,校领导欣赏的扣个半年奖金也就算了,平常校领导就看不顺眼的就只有卷起铺盖走人了。”

“唉,这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啊?反正我们又不考公务员,走,吃饭去。”贺青松说。

“吃饭吃饭,饿死了。”苏小末也说。

贺青松锁好门,跟苏小末一起到食堂吃饭去了。

苏小末见了苏海涛,就像一个好学的学生遇到了老师一样,不停地问问题。贺青松觉得很奇怪,苏小末问苏海涛的问题,基本上都是与公务员考试有关的,比如备考的方式方法,面试的注意事项等等。苏海涛呢,也像个循循善诱的老师,有问必答。

公务员考试的话题,贺青松当然感兴趣,他听了十几分钟,也插了几回话,可苏小末和苏海涛就是不理他。又听了十几分钟,他终于按捺不住了,说:“你们两个也别光聊天啊,光喝咖啡,肚子都‘咕噜咕噜’地开始反抗了。”

被贺青松这么一说,苏小末不好意思了,说:“苏主任,您看,我们光顾着说话,都忘了点吃的了。苏主任,您先点吧。”

苏海涛拿着菜单翻了翻,说:“我吃不惯西餐,就来份中式套餐吧,梅菜狮子头饭。”

“你呢?”苏小末问贺青松。

“我也不喜欢吃西餐,来份老干妈排骨饭吧。”

“你们都吃中餐啊?那我也点份得了。”苏小末说,“红烧鸡块煲饭。”

点完了,苏小末又和苏海涛聊了起来,聊的话题还是关于公务员考试的,两人还是把一旁的贺青松当成了空气。直到吃的上来了,两人才停下来。

“小末,你对公务员考试这么感兴趣,该不会也想参加这次考试吧?”贺青松问。

“哪里,是一个朋友要考,让我帮她请教一下高人呢。”

“高人我可不敢当,若是高人,也就不会四次都没考上了。”苏海涛说。

“其中两次你不是笔试过了吗?那就说明你还是挺有实力的,至于面试被刷,原因是多方面的,问题不见得出在你身上。”苏小末说。

“嗯,小末这话挺有道理的。我听说公务员考试黑就黑在面试这一块,很多人笔试成绩挺好的,面试表现也不错,可到最后就是没被录取。”贺青松说道。

苏海涛点点头,说:“是这么回事。地方性的公务员考试,公平、公正性还不够,监督有待加强。”

“苏主任,听说今年的招考公告已经出来了,你看了没有,打算报什么职位呢?”贺青松问道。

“你呢?”苏海涛反问。

“他也考公务员?”苏小末吃惊地问苏海涛。

“对啊,他也打算考呢。怎么,他没跟你说过吗?”苏海涛说。

贺青松当即后悔自己问了这个问题,也后悔来之前没跟苏海涛预先打招呼。他见苏小末瞪着两个大眼像看外星人似的看着自己,说道:“我那天跟海涛也就是随口一说,考不考还没定呢。”

“哼哼。”苏小末说。

“贺青松,你不会是打退堂鼓了吧?”苏海涛说。

贺青松说不是打退堂鼓,是家里不太同意他这么干。他这话可是说给苏小末听的,因为他实在摸不清苏小末的底。

“这次公务员考试的公告我看了,有几个职位挺适合你的,我建议你试试。”苏海涛说,“我自己呢,综合考虑了下,决定报市委办的办事员,在这个岗位,提拔的机会应该比较多一些吧。”

“挺不错的,只要考上了,一下就跨入市委大院了。”说完,贺青松笑了笑。

“你以为这么好考啊,这个职位,抢的人多着呢。”苏海涛说。

“只要是公务员考试,不管哪个职位,都挺难的,要不怎么叫天下第一考呢。”苏小末吃着东西,说道。

用完餐后,三人又聊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

在回学校的路上,苏小末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一句话也不说。贺青松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有说有笑的苏小末这会儿怎么换了张脸,却又不敢问。他知道,女孩子心情不好的时候心中往往装满了怒火,谁惹喷谁。

公交站到学校还有一段路要步行。下了车,苏小末还是不说话,贺青松吞了几下口水,说:“小末,一路上怎么不说话呢?”

“你不够朋友。”

“我不够朋友?我哪里不够朋友了?”贺青松有些莫名其妙。

“你打算考公务员为什么瞒着我?是不是怕我到校长那打小报告啊?我告诉你,我苏某可不是那样的小人,还说那两本书是苏主任的呢,明摆着是在骗我。”

面对苏小末的诘责,贺青松不愠不怒,说:“你不也打算报考吗?你也没跟我说啊。我们扯平了。”

“我可没说我要报考。”

“你以为我真是傻子啊,你让我介绍苏海涛给你认识,不就是想多了解一下公务员考试吗?见了苏海涛问个没完,要是帮别人问,不至于这么上心吧?”

“我说不过你,懒得跟你说。”苏小末说完加快脚步,把贺青松甩在了身后。

贺青松小跑追上去,说:“其实我们可以结成同盟,成为战友的。”

“什么战友?”

“考公务员的战友啊,一起备战,这样备战的路上就不会孤独了,而且效果也更好。”

“谁要考公务员啊?”

谁也没注意到周勇突然窜了出来。

“没谁要考,只是刚才在公交车上听到几个人在议论今年的公务员考试,觉得挺新鲜的,就跟小末探讨一下。”贺青松答道。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们谁要考公务员呢。江阳今年的公务员考试又要开始了,你们可以到网上看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职务,有的话可以一试的。不过,别到处跟人说就是了。”周勇说道。

“周老师也可以试一试的,周老师去考的话,肯定是十拿九稳的。”贺青松说道。

“我天生就是教书的命。我爸是老师,我妈是老师,我姐也是老师,改行的事想都没想过。再说我这人很怪,对官场天生排斥。”

苏小末听了笑笑,没说话。

待周勇走远后,贺青松问苏小末笑什么,苏小末说周勇一家都是老师不假,不过周勇并不是没想过改行,也不是什么天生排斥,而是他考公务员根本就没戏。周勇一连参加了两次市里的公务员考试,成绩都超烂,后来可能觉得自己不是那块料就没再报考了。贺青松觉得有些奇怪,既然周勇考公务员的事情人尽皆知,怎么没被学校开除呢?苏小末说周勇跟校长沾了点亲戚,所以只是扣点奖金没有深究。

回到宿舍后贺青松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报名。

在选择职位的时候,贺青松在共青团委员会和卫生局两者间犯难了。这两个职位哪个更适合自己,贺青松拿不准。他打电话问赵大鹏,赵大鹏说这两个都不错,你报一个就是了,反正考上哪个,身份都是公务员。贺青松却觉得不能这么随意,这就跟高考填报志愿一样,要结合自身的实际去填报,而不能认为能录取是名牌是重点就行。贺青松有些高中同学,就是因为填志愿时没有考虑,过于草率,结果导致就业困难或者发展受阻。他记得有一个同学非常有语言天赋,不仅英语好,还自学日语,可在报考时却填报了理工大学,学的专业是财会,使其在语言上的天赋白白浪费掉了。

想了许久,还是没有拿定主意。贺青松就登上QQ,看看有没哪个同学在线帮他出出主意。一上线,还真有一个同学在线。贺青松就把心中的矛盾跟那同学说了,两人就这个话题讨论了一番,最后贺青松作出一个决定——报卫生局的科员。

贺青松和他的同学一致认为,选择职位不要人云亦云,盲目跟风,热的不见得真好,冷得也不见得真差,适合自己才是王道。

按照提示,填完表格,传好照片,报名就算完成了。接下来所要做的就是等待审核通过,待通过之后,再确认缴费。再接下来,就是紧张备考。

 
上篇:第二章 积极准备 返回目录 下篇:第四章 拜师学艺
点击人数(414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