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十章 生死虫影
第十章 生死虫影 文 / 三天四夜 更新时间:2012-3-1 9:25:42
 

 

 

 

 

四面飞鹰金牌,唯有“金一神捕”司马天南一人领受,皆余三面牌子,听福伯道言:“紫衣人”啸阴天王二十年前一夜间下落无踪,如今亦都不知是生是死,“黑木道人”佘楠子却在那晚真死了,“铁手算盘”王涟,便是王铁匠,上月则丧在了藏尸洞。

朱慈烨暗叹一声,这些人自不全是尽因他而遭难,但却很难讲,与他丝毫没有联系。逝者虽逝,而活着的人,就该要好好活着。此时,不禁有些后悔,这玉椅子实是不该贸然落座。

忽听“啊”地一声惊叫,只见柳三娘一张脸惊讶不已,双目怔怔瞪着阶下。

朱慈烨齐看过去,顿也惊愕不已。门衍、曾老头等人正将银牌鹰翅割向左手腕,鹰翅扁平,虽比不得刀锋刃利,但割在手上,也是极其厉害,鲜血立时迸出,滴在地下。不消片刻,众人身前地面俱都染红了大片,血还仍不断从体内流出,他们仍就无事一般,好似流出的并不是血,抑或就是血,那也不是他们的,都靠在梨木椅上,不加止歇。再一瞧司马天南,脚下也是鲜血淋淋。

柳三娘喃道:“这些人是不是疯了?”

她一开口,朱慈烨忙想起阻止道:“你们这是做什么?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割开手,任血白流?”

曾老头回应道:“明王有所不知,这才是我们真正的祭牌大典,放掉身体里的旧血,生出新鲜的血,以此昭示我们对你的衷心。”

朱慈烨忙摆手道:“不要了不要了,我知道你们都对我很好,你们还是赶紧把血止了,流了那么多血,不害身子才怪。”

曾老头道:“流得越多,就显出我们越是忠诚,这是我们凤凰落历来的规矩。”

朱慈烨道:“这是什么规矩,你们怎会有这样害己的规矩?”

司马天南忽道:“明王这样劝诫,难道是不相信我们?”

朱慈烨道:“不……没有,我只是担心你们的身子,断无其他的意思。”

司马天南道:“不用担心,我等还要辅佐明王建功立业,自当有数。”

朱慈烨道:“哦。”生怕他们真的误会,也就不好再劝。

约摸过去半刻时间,曾老头等人手腕处的血终不再流出,显是伤口时间一长,血痂凝合的缘故。他们各拿出一块相同颜色的红长巾,随便往上一裹,打了一个结,算已包扎过了。

忽闻得一阵快疾的脚步声,众人一惊,遂目转向石室那边的石门,这般隐秘之地,会是谁私闯了进来?

脚步声来到石门前面,突然停了下来,曾老头喝问道:“谁,这般鬼鬼祟祟,来了就给我出来。”

喝声方歇,一个素衣老太太身影一现,竟是曾老夫人。

曾老头一愕,道:“夫人,你来做什么?”

曾老夫人走上来几步,待要开口,背后又闪出来一人,曾老头又是一愕,道:“习老板,你怎也来了?”

习娇娇镇定慌色,道:“我来看看老朱。”

曾老夫人回首轻声道:“要你回头,你还出来做什么?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习娇娇声音也很轻道:“我始终放心不下,还是陪着你的好。”

曾老夫人道:“那你跟着我,不要乱讲话。”回眼看向曾老头道,“你们都准备好了?下一步要做什么?”

曾老头道:“夫人来了也好,张兄弟现已是明王,不日之下,这里可能就要废弃了。不过夫人不用担心,我已叫人在江南给你和习老板寻得一处好地方,你们……明天就走吧!”

曾老夫人道:“这么急?”转望向朱慈烨,道,“胆儿,你真要和朝廷造反?”

活眼神算厉声一叱,道:“什么造反,江山本来就是朱家的。”

曾老夫人道:“可现在的江山是康熙满鞑子的,如今天下安定,四方太平,满廷的根已扎深扎稳。此时要想撼动,无疑是要把我的胆儿往绝路上推,断送朱家仅剩的一条血脉,这个我老太婆决计不会同意。”

此言出来,全场皆愕,曾老头不解道:“夫人,你不是一直都不曾反对,如今怎却要相阻?”

曾老夫人道:“情非往昔,以前我赞成,是因我也想成就小姐的遗志,要胆儿给他父母报仇。而今我只要胆儿平平安安,和普通人一样,快快乐乐地生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才好。”

活眼神算冷哼一声,道:“你以为你是谁?此等事情岂是你能管得了的。”

曾老夫人道:“不错,我确只是乳他母亲成长,楚家一名低贱的下人。但在楚家时,我从没感觉自己就是一个下人,楚家待我胜过亲人,为了报答他们,我就应当要出来阻止。”

曾老头脸色极其难看道:“夫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

曾老夫人凛凛道:“我不是你夫人,二十年来,我知道你这人挺好,待我也不错,但我们终究不是夫妻,话既讲开了,也无需再行遮隐。”

曾老头沉默,虽说他们确不是夫妻,可二十年来,他已习惯了叫她夫人,这便挑破了,反觉甚有失落。

习娇娇侧过脑袋,喊道:“张兄弟,你还坐那做什么?还不赶快下来。”

朱慈烨忽听说干娘和曾兄实不是夫妻,顿然惊措,心中感慨万千,对于习娇娇喊话,一时没听清楚,只好像她似在叫自己,便回神问道:“习老板叫我什么?”

习娇娇正将开口,不觉曾老夫人暗扯了扯她一角襟衣,当即心下会意,封口不言。

朱慈烨追问:“习老板刚才说的什么?”

曾老夫人接上道:“她是说——胆儿你已经大了,很多事情可以自己做主,干娘极力不赞成你们这样做,是不愿亲眼看见你有事,可能你还不清楚,朱家最大的一支力量——台湾郑家自郑克塽剃发降清后,遍布各地的天地会,及福建、台湾等东南沿海一带不愿投降的郑家军余烈,均已给朝廷屠杀得廖剩无几了。此时清廷余威尚盛,这时反清,不等于引火自焚么?”

朱慈烨小时就常听说,郑王爷一族当年在台湾是何其威武,又距隔有海峡天险,但最终还不是给康熙打败了。当然,此也因国姓爷的子孙不甚争气,为争权夺位,不惜手足相残,才给了清廷以可乘之机。但干娘的担忧也不是全无道理,若凭着他们这几人,确无疑是以卵击石。

正不知所答,只听活眼神算道:“你们两个来就是要蛊惑人心,乱明王生怯的么?倘真那样,就莫怪得瞎子不念往日情分。”

曾老夫人不惧道:“要说神算也算得一世英雄,怎就这般地不讲道理,你这样的人,我不和你说。曾天寿,你想着怎样?”

曾老头当然也知道,此事确有商榷之处。想当年吴三桂精兵数万,俱不可敌康熙,便这区区几人,就算打开了紫檀木匣,联络起了所有人,怕也难敌朝廷之锋芒一二。可是当初他们曾有先言,祭牌之日,反清之始,虽此次祭牌多半是迫于无奈,可反清之志焉能却去,但——

忽然,他似想起了什么来,心一宽,道:“明王,祭牌之后,该是把月前交于你的紫檀木匣拿出来了,里头有一封信,当此正是拆阅之时。”

朱慈烨暗呼一声不好,这几日搞来搞去,竟把这事都给忘了,歉色道:“曾……天寿,那日你交我的木匣子,我……不小心给弄掉了。”

“什么?”曾老头惊讶道,“这么重要东西,明王怎就这般不小心。”

朱慈烨道:“我……”

司马天南道:“如今紫檀木匣已是不见,就是我等祭了鹰牌,又做何用?”

习娇娇偷扫一眼大家,暗自庆幸那日多亏了她把匣子从张大胆身上巧手盗走。看来今日一趟,她和曾老夫人原可以不必来的,因为没了紫檀木匣,他们也做不了什么。

忽听活眼神算厉叱一声,道:“习老板,你还不快将木匣交出,难道还要瞎子向你讨要不成?”

习娇娇一惊,心道:“他怎么知道木匣在我这里,莫非想唬我?”思考时,凛然道:“什么木匣,我见都没见过,叫我怎么给你?”

活眼神算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当日你在凤凰落遭袭,我就已经猜到,好好的你上那做什么?”

习娇娇道:“那天我……我想小姐了,去看看她不行么?”

活眼神算喝道:“休要狡辩,别以为我们都是傻子,我问你,你把匣子藏于何处了?”

习娇娇不甘示弱道:“你怎知道我上凤凰落是去匿藏匣子,莫不是你一直跟着我看见了不成?哦,你是瞎子,该是看不见的噢!难不成是你叫人跟着我看到了?”

活眼神算一怔,道:“我叫人跟你干什么?我当然是猜的。”

习娇娇淡淡一笑,道:“神算既是猜测,那还敢这般断言。”

活眼神算暗中气极,心道:“这女人……”

忽听得“五门善人”门衍惊疑一声,诧道:“朱老板动了。”

门衍这一声言,犹如千钧之力,洪如巨雷,引得众眼都刷刷落向老朱身上。

曾老头道:“门兄,你刚才说什么?”

门衍直勾勾着双目,眨也不眨道:“我方看见朱老板的手指动了。”

曾老头疑惑着看过去,见老朱半只左掌裸在布外,想是福伯和朱慈烨抬时不小心晃移出来所致。他看了一会儿,哪见手指有动,便道:“门兄,你定是瞧花了眼,人都死了,哪还有再动的道理?”

门衍却一番肯定道:“我不会眼花,我的眼力,你们还不相信?”

曾老头正色道:“那我上前瞧瞧。”起身走去,蹲在尸人头顶小心掀开布头。

老朱仍合双目,皮面僵硬泛黑,不见半点活过来的迹象,与沈珂雪早晨送来时一般无异。曾老头回望向门衍,道:“门兄眼力是佳,但这次定是漏眼,呵呵……”

门衍坐着仍瞧不停,确无活转的迹样,不觉暗道:“果是我眼花了?”

曾老头回首垂目,再看了看老朱,喃叹道:“朱兄,本来你不该去的,要死的人应当是我,而你却要代我一走,这让兄弟心中至生都留下了歉憾。不过朱兄放心,你那未了的志愿,就让兄弟来替你完了。”又是一叹,才缓轻重新将布遮上。

待要起身,却听活眼神算道:“等等。”

曾老头道:“瞎子有甚事情?”

活眼神算侧过耳道:“大家都别动,也别出声。”片刻之后,问道,“曾兄有没听到什么?”

曾老头秉耳听了下,道:“未有闻见。”

活眼神算道:“不对。”忽脸一变,大声道,“不好,曾兄快走。”未落音话,听得“噗”的一声,老朱直挺挺竖了起来,如竹竿一样,遮盖身上的白布亦滑落到脚下。

众皆脸变,朱慈烨惊声道:“呀,又尸变了。”

老朱立身起来,双目已是睁开着,赤红赤红的,眼珠骨碌转了一转,不晓是看得见看不见,回身一跳,逮上近前的曾老头,俯腰一指戳向过去。

曾老头本已惊愕,见老朱戳来,一时反应不及,情急下只得脖子一缩,斜地一滚,如瓜一样撞在梨木椅脚上,也不见疼痛,立弹身跳起,虽模样不甚雅观,幸是避开了。

老朱却不追赶,身子向后一仰,蹦跳着往石阶上去。

朱慈烨一惊,道:“朱老板,你可不要上来,我可常去你那喝茶的。”

老朱一蹦丈高丈远,一跳就上三台阶,着实厉害,三下就到了阶顶。

朱慈烨哪还坐得住,近来老遇上这等事,慌忙起身躲避。

身旁柳三娘抽开双刀,道:“傻小子怕什么?有我呢!”趟地一滚,双刀直砍老朱小腿。

刀锋寒利,三娘身手迅敏,蓦然一击,竟实实中的,哪知心喜未盛,却发现双刀于老朱竟拿捏不下。她不禁呆了一呆,要知手上双刀虽不至削铁如泥,可砍瓜剁骨尚还是小菜一碟,但此刻却只砍破老朱两只裤管,皮肉仍完好无损。

老朱不理会三娘,直鼓鼓的双眼直盯向朱慈烨,纵起一跳,脚掌踢上了三娘尚未及时撤回的刀面,三娘本自愕神,一不留心,手中双刀竟一时把持不住,脱飞了出去。

只见两柄双刀在空中翻打了几滚,齐齐撞向不远的石壁上,竟反弹了回来,一柄“叮”地一下,回打在玉座背面,掉了下去,另柄则连旋几个跟头,一头栽在朱慈烨脚前地下,火星飞溅,在石玉地上抠出一道深裂的印痕。

这时,老朱已跳到朱慈烨面前。朱慈烨暗呼一声不好,这几日尽遭这样的事情,先是过老大,后是历家四小姐,现在老朱又来了,怎么就没个完了。虽说经历这段时期的磨练,胆量确长上不少,但想起昨晚给历小姐摔打过的身体,到今还疼痛非常,眼下,未免胆就怯了些许,再则已领教过僵尸的厉害,常人实难与之对付。便就要躲闪,却已是不及。

老朱双臂戳来,抓起朱慈烨左肩右膀,生生提起,如沙包般狠狠摔向地上。

管家福伯嘶嚷一声,猛扑上去,老朱臂膀一挥,福伯便如瓜一样直滚下阶底,嘤嘤哼哼着半晌爬动不起。

朱慈烨看见,怒从心生,也就顾不得怯与不怯,只觉胸中气火升腾,大叫一声:“我和你拼了。”抓起身边的刀,骨碌爬起,挥舞翻飞,在老朱脸上猛是一阵狂砍。

可又哪里砍得进去,老朱一把将其捉住,俯嘴咬来。

朱慈烨双臂被抓牢,手抬动不起,掌一松,刀“咣当”掉在了地上。情急当中,只好用脚乱踢。

老朱连刀都不惧,哪会理你几下踢打。眼看这一咬下去,保不准小命要报销。

恰这时刻,柳三娘临危飞身,扑到老朱背上,双腿一夹,盘住其腰,右手顺脖斜插进其颌下,左手则扳住额头,用尽全力往上一拗。

老朱受到制约,昂叫一声,狠狠抛下朱慈烨,空出手来,对付三娘。

柳三娘眼见危急,朱慈烨急中生智,拦腿抱住老朱,使力向上一提。

老朱脚下失去平衡,背后又吊着一个柳三娘,顿仰翻摔倒下去。

柳三娘“嗯”地一下,直压得眼冒金星,双手顿然松开,直捂腰道:“傻小子,你想摔死我呀!”

朱慈烨抱歉道:“柳老板,压着你啦!我是想帮你一把,不是想压到你……”“的”字未出,老朱蓦然起立,虎视眈眈地过来。

柳三娘提点道:“傻小子还不赶快跑了,尸人刀枪不怕,太厉害了。”

朱慈烨暗道:“跑,不跑也无妨,躲一躲就是。”忽想起石室里不是有人会伏鬼降妖吗?便就胆色一壮,也就不再很怕,边躲闪边道,“神算,该是你大显身手的时候啦!快些把朱老板给制服贴了。”

哪知,连呼数下,活眼神算不仅未显身手,连个屁也不曾吭得一声。朱慈烨大是惊讶,循目望去,只见活眼神算等人神色虽一片焦急,却是坐在椅子上,毫不动弹。正自奇怪,忽闻曾老夫人慌声道:“胆儿小心。”

回眼一瞧,老朱已是在面前,正要对付他。

朱慈烨神情一变,慌乱下身子往右一斜,绕行了开去。

老朱一跳转身,十指削长。

朱慈烨脖颈一缩,用肩直顶向老朱胸口。

老朱一个仰身,倒退了两步,接又逼上。

朱慈烨躲避着道:“朱老板,小弟与你无仇无冤,你这老盯着我不放,也让我喘口气好不好。”口上这样说着,脚下片刻不敢懈怠,瞅得时机,一溜滑向阶下奔去。

曾老夫人招呼道:“胆儿快来,跟着干娘逃出石室去。”

习娇娇跟着也道:“快点呀!千万别给朱老板捉了住。”

朱慈烨听见她二人叫喊,反却停了下来,思道:“我不能下去,更不能和干娘自顾自逃了,那样曾兄他们怎么办,留下他们,不是白白给朱老板捡了个无力反抗?他们应是流的血太多,一时身子太过虚弱,说不定等下就好了。”想到这些,便有了与老朱周旋到底的心念,叫道:“干娘你们先走,快离开这里,把进口给关闭了,可不能让尸人跑出外面害人。”话刚言毕,觉得后背一紧,老朱已是抓住了他。朱慈烨灵机一动,腹肚一收,身体前倾,屁股高高翘了起来,正好顶着老朱的肚子。这样,便就把脖子等脆弱处、尸人专爱撕咬的要害地方下倾得远远的。

殊料,老朱亦跟着俯身下来,幸好老朱是僵尸,身子骨没人这般灵韧,弯下小半,就再也下不去了。

朱慈烨把脑袋压得低低的,几乎就要碰到了脚板面,不忍自我暗道:“我的腰既有这么软,从前怎么就没发觉,要早知道,就不做屠夫,改唱戏了。”他或许没想过,人在危急时刻,自我的潜能总是要比平时发挥得更好一些。

老朱一时咬不着朱慈烨,却又不肯罢休,只好拼命要弯下去,不想这样一来,双脚竟一下翘了起来,待到最后,整个人竟悬平了一线。

 

 
上篇:第九章 号令十八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840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