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第二章
第二章 文 / [英]迈克尔·莫波格 更新时间:2012-2-23 15:33:03
 

经过漫长难熬的冬天,进入薄雾弥漫的夏天,我和艾

伯特一起成长着。除了令人尴尬的稚嫩以外,一匹小马驹

和一个乳臭未干的小男孩之间还有更多的共同点。

每当他既不去村里上学,也不和他父亲去农场干活儿

时,他就会带我出去。我们穿过田地,来到托里奇河边的

那块沼泽地,那里地势平坦,满地都是蓟草。就是在这块

农场里唯一的平地上,他开始训练我。最初只让我来回走

走,小步跑跑,后来又让我先朝一个方向往前冲,然后再

朝另一个方向冲。在回农场的路上,他让我自己掌握速度。

我也学会了一听见他吹口哨便跑过来。我这样做并不是出

于顺从,而是因为我总想和他待在一起。他的口哨声模仿

猫头鹰叫,断断续续的,这呼唤我永远不会拒绝,也永远

不会忘记。

10 11

除了艾伯特,老马佐依是我唯一的伙伴。她经常要去

农场犁地、耕地、割草、收庄稼,所以我大多数时间都是

自己待着。夏天时,待在田里还可以忍受,因为我总能听

到她在干活儿,还能时不时地叫叫她。可到了冬天,我就

被孤零零地关在马厩里,一天下来见不着一个人影,也听

不到人说话,除非艾伯特过来看我。

艾伯特很守信用,他照顾我,也尽可能地保护我不受

他父亲的伤害;不过,他父亲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可怕。

他一般不理我,就算来看我,也总是远远地站着。有时候

他甚至可以变得非常友好,但有了我们初次相遇的经验,

我怎么也不能信任他。我根本不让他靠近我,而老是躲到

田地的另一边,让老马佐依把我俩隔开。每到星期二,艾

伯特的父亲喝得醉醺醺地从外面回来时,艾伯特就会找个

借口和我待在一起,确保他父亲不会靠近我。

我来到农场两年后的一个秋天的晚上,艾伯特去村里

的教堂敲钟了。每个星期二晚上,他都把我和佐依关在一

个马厩里,这样保险一些。“你俩在一起会安全些。只要你

俩在一起,我爸就不会进来骚扰你。”他常说。说完他会靠

在马厩门上,给我们讲敲钟的复杂程序,还讲镇里如何安

排他敲响发最低音的那个大钟,因为他们觉得他已经是个

男子汉了,能胜任这项工作。他还说他很快就是村里最大

的男孩了。我的艾伯特为他能敲钟颇感自豪。我和佐依紧

紧依偎在灯光昏暗的马厩里,当教堂的六记钟声越过黄昏

的田野传到我们耳朵里时,我们十分陶醉,此时我们知道

艾伯特有理由感到自豪。这音乐无限神圣,所有人都可以

分享——他们只要聆听就好了。

我肯定是站在那儿睡着了,因为我根本不记得听到有

人走近。突然间,马厩门前闪烁着跳跃的灯笼光,门闩被

拉开了。一开始,我以为是艾伯特,可教堂的钟声仍在响

彻云霄。接着我听出来,毫无疑问,这声音是艾伯特的父

亲发出的,他每星期二晚上从市场回来时都是这种腔调。

他把灯笼举过门,手里拿着根打人的棍子,踉踉跄跄地绕

着马厩朝我走来。

“嘿,你这自高自大的小东西,”他说,毫不掩饰话里

的威胁,“我和人打了个赌,他们说,我不可能在一个星期

之内教会你犁地。在乔治酒店里,伊斯顿和其他几个乡亲

都说我治不了你。我倒要让他们看看。你娇生惯养的日子

到头儿了,该学会自食其力了。今天晚上,我要拿几个马

轭给你试试,找个合适的,明天咱们就开始犁地。来软的

也行,来硬的也行。你要是给我找麻烦,我就拿鞭子抽你,

非把你抽出血来不可。”

老马佐依很了解他的情绪,嘶鸣了一声警告我,然后

12 13

就退到马厩后面的黑影里。不过她没必要警告我,因为我

能明白他的意图。我只要看见举起的棍棒,就吓得心跳加速。

我害怕极了,但我知道不能跑,因为根本无处可逃,所以

我就背对着他,朝他尥蹶子。我感到我的蹄子正中目标,

随即听到一声痛苦的尖叫。我回头一看,他正艰难地拖着

一条腿爬出马厩,嘟囔着要报仇雪恨。

第二天早上,艾伯特和他父亲一起来到马厩。他父亲

走路明显一瘸一拐的。他俩每人手里都拿了个马轭,我能

看出来艾伯特刚哭过,因为他脸色苍白,满脸泪痕。他俩

一起站在马厩门口。让我无比自豪、无比欢欣的是,艾伯

特的个头儿已经超过他父亲。他父亲一脸憔悴,显得十分

痛苦:“艾伯特,要是昨晚没有你妈说情,我当场就把这马

给毙了。它差点儿要了我的命。我现在警告你,要是这马

在一星期内不能把地犁得笔直笔直的,我就卖了它,我说

到做到。全看你的了。你说你能对付它,我就给你一次机会。

再说,它也不让我靠近。这马野性十足,本性恶毒,除非

你能驯服它,一个星期就训练好它,否则它就得离开。听

明白了吗?这马得像其他人一样学会自食其力——我可不

管它有多好看——这马必须学会干活儿。艾伯特,我得跟

你说清楚了,要是我打赌输了的话,它必须走。”他把马轭

扔到地上,转身离去。

“爸,”艾伯特坚定地说,“我会训练好乔伊——我会让

它学会犁地——不过,您必须保证不再打它。不能那么训

练它,爸,我了解它,我特别了解它,它就像我的亲兄弟

一样。”

“艾伯特,你来训练它,你来管它。我不管你怎么做,

我也不想知道。”他父亲不想继续讨论下去,“我不会再靠

近这畜生。我想一枪毙了它。”

这次艾伯特走进马厩后没有像从前那样抚摸我,也没

有对我柔声说话。相反,他径直走过来,表情严肃地盯着

我。“你简直蠢透了。”他厉声说,“你要想活下去,乔伊,

就得学会生存之道。以后你再也不能踢人。爸的话是当真的,

乔伊。要不是妈妈帮忙,他会一枪毙了你。是妈妈救了你。

他不听我的,将来也不会听。所以,乔伊,下次可别这样了。

以后别再这样了。”说到这儿,他的语气发生了变化,变得

更像原来的他,“乔伊,咱们只有一个星期,你得在这几天

里学会犁地。我知道你是良种马,你可能觉得犁地的活儿

根本不配让你干,可是现在你必须得干这活儿。我和老马

佐依,我俩会训练你;这活儿特别累——对你来说尤其累,

因为你不是农用马,也还没有足够的力气干好这活儿。乔伊,

这事完了你会对我有意见。可是我必须得做。我爸爸说到

做到,他是言出必行的人。他一旦下定决心,就没法改变。

14 15

他会把你卖掉,甚至毙了你也不愿意赌输,这是毫无疑问

的。”

就是这个早上,一个马轭松松地套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和亲爱的老马佐依肩并肩,踏着田里弥漫着的薄雾,被

领到一个叫朗克鲁斯的地方,我的农用马训练生涯开始了。

由于我们第一次一起犁地,那马轭擦伤了我的皮,我的双

脚因为太用力而深深陷入松软的土壤里。艾伯特在后面不

停地嚷嚷,我只要一迟疑,或者走歪了,或者他觉得我没

有尽力——他能看出来,他就朝我挥鞭。艾伯特像变了一

个人似的。他以前说的好话和友善的态度荡然无存。他现

在说话严厉、刻薄,决不允许我反抗。老马佐依在我旁边,

她俯身让人套上马轭默默地拉车,低着头,双脚深陷入土壤。

为了佐依,为了我,也为了艾伯特,我也弯腰让人套上马轭,

开始犁地。那一个星期里,我要学会农用马犁地的基本技能。

我一用力,肌肉就生疼;不过,在马厩里好好休息过一晚

之后,第二天早晨,我又精神抖擞地准备开始新的工作了。

随着我每天的进步,慢慢地,我们开始像一个团队了。

艾伯特用鞭子的次数越来越少,而且又开始对我温柔地说

话。一个星期后,我敢肯定自己已重新赢得了他的疼爱。

一天下午,我们把朗克鲁斯附近的一片地犁完之后,他把

犁取下来,伸双臂把我俩搂住。“好了,你们完成任务了,

我的宝贝儿们。你们完成了。”他说,“我没早点儿告诉你们,

因为我不想让你们分心,整个下午,爸爸和伊斯顿一直站

在屋里看着我们呢。”他挠了挠我们的耳朵根,又摸摸我们

的鼻子,“爸爸打赌赢了。他吃早饭的时候告诉我说,要是

今天我们把地犁完了,踢他的事他也就不计较了。还说你

可以留下来,乔伊。你看,你成功了,亲爱的宝贝儿,我

真为你自豪,都想亲你一下,你这个小傻瓜。不过我不会

那样做,只要他们看着咱们,我就不那样做。现在,我爸

会让你留下来,我敢保证他会的。我爸是说话算数的,你

放心吧——他只要没喝醉就一定能言出必行。”

几个月后的一天,我们去大草坪那里割草。回来沿着

低洼地带的小道朝农场走去,一路上浓荫蔽日。这时,艾

伯特第一次谈起战争。他吹着吹着口哨,突然停下来说:“妈

妈说可能要打仗。”他的声音里带着忧伤,“我不知道是因

为什么,好像是有个老公爵在哪里被人枪杀了。真不明白

这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不过妈妈说,我们也会被卷入战

争。不过,这不会影响到我们,不会影响到这里的。我们

还是照原样儿过日子。我才十五岁,不够去打仗的岁数——

妈妈是这样说的。不过我和你说呀,乔伊,要是真打起来,

我也想去。我想我应该能当个好兵,你说呢?穿上军装一

定很神气,对不对?以前我一听到乐队奏乐,就想加入行

16 17

军的队伍。乔伊,你能想象那场景吗?想想看, 要是你跑

步像拉车一样好,你也能成为一匹优秀的战马呢,对不对?

我知道你肯定行。那我们就是一对儿。要是那些德国人和

咱俩打起来,他们就得请上帝帮忙了。”

一个炎热的夏夜,整整一天漫长的、又脏又累的田间

劳动刚刚结束,我正专注地吃着菜泥和燕麦。艾伯特一边

用稻草给我擦身,一边说,冬天的几个月里会储藏大量的

干草,还说这些麦秸秆用处很大,可以用来铺屋顶。突然,

我听见他父亲拖着沉重的脚步穿过院子朝我们走来,边走

边喊“孩子他妈”。“孩子他妈,快出来。”他没有喝醉,是

清醒时的声音,我不害怕。“打仗了,孩子他妈。我刚在

村子里听说。邮递员今天下午带来的消息。鬼子们进军比

利时了。毫无疑问要打仗了。我们昨天十一点宣战了,得

去和德国人打,给他们个教训,叫他们别再欺负人。战争

过几个月就会结束。历来如此。就因为英国雄狮在沉睡,

他们就以为英国人死了。我们要教训他们两下子,孩子他

妈——我们要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一辈子也忘不了。”

艾伯特停下手里的活儿,稻草落在地上。我们朝马厩

门口走了几步。他母亲正站在屋子台阶上。她用手捂着嘴。

“噢,上帝啊。”她轻声说,“噢,上帝啊。”

 
上篇:第一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点击人数(582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