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Chapter 7 在意
Chapter 7 在意 文 / 竹心醉 更新时间:2012-2-17 9:08:05
 

Chapter 7 在意

  -----------他对她的在意,因为曾经的爱恋;而她对他的在意,是想要他得到幸福。

    

夜很深,病房里安静得仿佛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林默从噩梦中惊醒,挣扎着坐起来,不停地深呼吸。

  她又梦到了,那个令人心碎的白天,那个狂风暴雨的夜晚。

  白日,伤心至绝望的眼眸,她听见他口口声声说不会再爱上别人,然后踉跄着转身,却摔倒在地。他的背影跌跌撞撞地在她眼前消失,她几乎认为那便是永别。

  夜晚,大雨倾盆,掩盖了她的哭声和他的呐喊。白炽灯的灯光划破黑暗,向她直射过来,让她误以为那便是通往天堂的道路。

  一个白天一个夜晚,她失去了她生命中最爱的两个人,她失去了她的所有,她从她自认为的天堂掉进无法救赎的地狱。

  她活着,苟延残喘,也许只是为了痛苦,为了用痛苦去磨灭满身的罪孽。

  口很渴,高烧让她嗓子干涩,全身无力。她拼命摇晃着脑袋,想将噩梦从脑海里挥散,然后下床倒杯水喝下,继续做那个冷漠到无所畏惧的林默。

  还能做回来吗?她有一丝怀疑,仿佛越来越多的牵绊不停地撕扯着她,让她越来越疲惫,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最好能撑到完成自己对橙星的承诺。

  杯子和水壶在病床对面的桌子上,林默吃力地下床,却在脚踏出第一步时摔倒了。她从没想过自己的身体竟然会变得这么弱,一次高烧便能将她所有的力气抽光。

  她趴在地上,费尽心思想怎么让自己重新回到病床上,没留意一个黑影正从旁边的沙发上站起来,慢慢地走到她的身边。

  “你没事吧!对不起,我不小心睡着了。”

  林默猛地抬头,又是一阵头晕目眩,根本没有看清楚是谁,可他的声音解开了疑惑。

  柏雨泽?

  “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照顾你。”柏雨泽的声音很小,语气中透着浓浓的歉意。其实他是等众人离开后又偷偷地折回来的,本来只是想跟医生打听一下林默的具体情况,却发现并没有人留下来照顾她,于是他很自然地就留了下来。

  他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着她,一边想关于她的一切,竟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他靠着沙发熟睡,并没有不舒服,反而是自受伤以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他甚至梦到自己站在舞台上,欢快地唱歌,激情地舞蹈,优雅地演奏钢琴,并引来阵阵喝彩。

  如果不是林默跌倒的声音惊动了他,他想他会一觉睡到大天亮。

  林默努力撑了撑身体,想要坐起来。

  这小孩儿到底怎么回事?大半夜的不在家里休息,留在她的病房做什么?难道他忘了自己也是个需要人照顾的病号?

  真是胡闹!

  借着清冷的月光,柏雨泽看出林默正在生气。他以为是周刊的事情让她的气还没有消,内心又是一阵愧疚。

  这件事,公司并不知道,张茹做主将事情压了下来,所有知道内幕的人全部缄口不言。张茹很认真地找他谈了一次,告诉他很多自己并不知道的关于娱乐圈内的事。

  在那一刻,他是有些失望的。这个圈子并不像他想象中那样,只要有才华,就能在舞台上绽放,只要有梦想再加上努力,就能得到所有人的喜爱。

  事实上,在这个圈子里的每个人都如履薄冰,稍微一个不注意便会毁掉辛苦得来的成绩。更别说是像他们这样的新人,一个不利的新闻便能给他们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师姐苏楠说得并没有错,这个圈子容不下真实,更不可以肆意妄为。他要长久地在这个圈子待下去,要实现自己的梦想,那么必定要放弃一些自我。

  他忘不了张茹在谈话结束后说的那句话:“你还太年轻,在这个圈子里还要继续磨炼。但你很幸运,因为你们的助理是林默,她很会保护你们。”

  是啊,她保护了他,她保护了Secret。而她自己却生病了,病得甚至跌倒了都没办法自己爬起来。

  柏雨泽吃力地将半个身子依靠在拐杖上,弯下腰,费力地扯住林默的胳膊试图将她拉起来。

  可受了伤打着石膏的腿根本不听他的使唤,自己一个不当心,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向林默身上倒去……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停止了。

  林默平躺在地上,而柏雨泽正好压在她身上。

  她错愕地看着眼前的男孩,大脑嗡地一下失去了思考,紧接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钻入她的鼻孔,她如同遭到雷击一般愣在那里。

  这个味道……这个味道……

  “对不起,我……我只是想拉你起来。”柏雨泽在跌下去的那一瞬也如同林默那样失去了思考,可感觉到林默的身子一僵让他迅速地回到了现实。他惊慌失措地爬起来,跌坐在一边,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集中在头上,脸烫得吓人。

  他知道自己无力帮助林默,只好按铃叫来护士。

  身强力壮的护士将林默抱起来,放在床上,量体温,测血压,确定她暂时没事这才放心地离开。

  而尚处于震惊中的林默任由他人摆布而不自知,完全陷入了那股熟悉的味道中。

  为什么他身上会有这种味道?

  她瞪着站在一旁依旧不知所措的柏雨泽,眼睛一眨不眨。

  柏雨泽在这样的注视下,一阵心虚,完全没想到会发生刚才那么尴尬的事情。仓惶间,他说:“你……你好好休息,我……我先走了,要骂我等你好了再说。”

  病房的门再次轻轻地被合上。柏雨泽刚转身想离开,却听见病房内传出压抑的哭声。

  这个轻微的哭声在寂静的夜晚尤为突出。他慢慢地将身子靠在门上,默默地承受那每一声哭泣砸在心上的刺痛。

  她到底怎么了?

  随后几天,林默的烧迟迟不退,可她并不想一直住在医院。

  她想回家休养的决定被所有人否决,苏楠自告奋勇地说要利用两天的休假陪着她,直到退烧了才可以回家。

  “小默,要不要吃苹果,我削苹果给你吃。”苏楠拿了一个苹果在她眼前晃了晃。

  “好。”

  林默总觉得苏楠今天和平常有些不一样,陪着她并不多话,安安静静的,甚至有时不知道想什么想得出神。

  “最近有什么不顺利吗?是工作,还是感情?”

  苏楠拿刀的手一顿,马上笑着回答:“哪有不顺,为什么这么问?”

  “你有心事。”

  “没有啦,我有什么心事都会告诉你。”

  林默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喃喃自语:“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秘密告诉别人就不是秘密了。”

  这句感慨听在苏楠耳朵里变成了另外一种意思,她以为林默在怪自己不把她当朋友,慌忙放下削了一半的苹果。

  “没有啦,其实,我也弄不清自己的感觉,就是……就是会一直想,一直想。”苏楠突然将椅子拉近病床,趴在病床上凑近林默,问:“小默,我可不可以喜欢一个人?”

  林默愣了一下,这还是她们第一次谈及有关感情方面的事情,以往苏楠交男朋友,她总是象征性地提醒一句,就再也不干涉,更没有像现在这样坐在一起,聊聊女儿家的心事。

  她想起前阵子苏楠的那番肺腑之言,不自然地笑了:“我什么时候反对你交男朋友了吗?虽然公司不赞成你曝光恋情,但是低调一点也不会反对的。”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可以喜欢他吗?我该喜欢他吗?”苏楠的表情带着一丝娇羞,这是很难在她脸上看到的表情。因为她总是大大咧咧,勇往直前,喜欢就是喜欢,喜欢了就会跑去大声告白,不像现在这样扭扭捏捏。

  她喜欢上谁了?

  林默想了一下,一定不是圈外人,因为她的行程满得几乎没有时间让她另外结交朋友。而最近大部分时间她都在拍戏,拍戏的对象是江睿。

  难道是江睿?

  苏楠没留意到林默脸上复杂的神情,捧着削了一半的苹果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继续叙说自己的心情。

  “当初看这个剧本的时候,我就在想,暗恋一个人的感觉究竟是怎样的,会不会觉得很苦涩,还是甜甜的酸酸的。可是,当我亲身体会到的时候,却发现,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像汽水不断上涌的气泡,无时无刻不在想念,哪怕见到他也是一样的想念。小默,我觉得我好像是真的喜欢上他了。”她和江睿主演的戏剧讲述的就是一个有关暗恋的故事。

  苏楠不好意思的微笑狠狠地刺痛了林默,掩盖在被子下的手紧紧地抓住床单。

  “那就去喜欢吧,处理妥当就好。”她平淡地说着,每说一个字仿佛内心都会进行一番拉扯。

  “真的?你同意了?”苏楠兴奋得就快跳起来喊万岁了。

  林默又笑了,紧抓床单的手慢慢地放松,精神也慢慢松懈下来。

  也许,他跟苏楠真的会是很好的一对,他的内敛配上苏楠的开朗,互补之下应该会得到幸福吧!

  “苏楠小姐,这句话是不是问你的那个他比较妥当?作为好姐妹,我当然会祝福你。”

  “可是,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我呀,目前为止只是我单方面的感觉。”

  “那为什么想得到我的同意?”

  “因为,他好像对你……我不太确定你是不是也……”亲眼见到江睿对林默的紧张,苏楠原本那股冲动的勇气突然就泄了气。

  “你是想说江睿把我当成他的初恋女友,所以有时候对我的感觉很复杂,情不自禁对我多关注一点,同时你不确定我是不是也同样对他有感觉?”

  苏楠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吃惊的模样。“你怎么知道是江睿?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

  “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瓜,还是旁观者清。”林默费力地从苏楠手中将那只可怜的苹果解救出来,否则,定会更加惨不忍睹。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柳云逸带笑的声音传了进来:“什么旁观者清啊?你们在聊什么?”

  苏楠像是触电般慌忙从椅子上跳起来,瞪着陆续走进来的Secret三个人紧张兮兮地问:“你们什么时候来的?在外面多久了?”

  柳云逸觉得好玩,凑近她,不怀好意地打趣:“哦,师姐一定是有什么秘密,所以害怕我们听了去。林默,爆个料啦,我们可爱的师姐有什么不能让我们或者我们中间某一个人知道的秘密?”

  林默没有去看江睿,也不想去看他,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苏楠,发现在柳云逸说话的时候,她已经偷瞄过江睿好几次了。这样不懂掩饰,大概过不了多久公司上下都会一清二楚了吧!

  “你们自己问她吧,最好带她去餐厅一边吃饭一边慢慢拷问,我想睡一下。”她下了逐客令,不想过多地纠结这件事情。

  柏雨泽看了林默一眼,说:“你们去吧,今天走了那么久,腿好像有点疼,我在这里休息一下。”

  “不行,谁知道你又会怎么气小默,要不是你,小默怎么会……”

  “阿楠,这件事过去了。”林默打断还在对柏雨泽生气的苏楠,不想又挑起什么纷争。

  而柏雨泽也没有再为自己争辩,反倒讨好着苏楠:“师姐,是我错了好不好,下次再也不敢了,你饶我这一次吧!”

  “哼。”

  “好了,好了,我们走吧,林默,你好好休息。雨泽,有什么事通知我们。”柳云逸出来打圆场,催促着大家出了门。

  原本很热闹的病房一下子安静下来。

  林默没有闭上眼休息,反倒是看着柏雨泽,却不说话,目光从冷漠的冰化成一滩柔和温暖的水。

  “你可以坐过来吗?”她指了指床前的椅子。

  “哦,好。”柏雨泽走得很慢。

  仔细分辨,那股熟悉的味道再一次袭来,林默这才确定那天晚上的感觉没有错,柏雨泽的身上确实有那种香水的味道,今天似乎比那天更浓烈一些。

  “你用的是不是卡地亚已经停产的古董香水?”

  林默问得很唐突,柏雨泽有些莫名其妙,但他没有多想,点了点头。这瓶香水是他妈妈的收藏之一,因为喜欢这特别的味道,所以经常用。

  他看着林默,等待她接下来的话,却发现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再也没有什么表情。

  “对……”他刚想出声打破病房里令他坐立不安的沉默,林默这才开了口:“不要说对不起了,你没有任何对不起别人的地方。但我想问你,你现在是谁?Secret的柏雨泽,还是音乐学院的学生雨泽?”

  “有区别吗?这两个都是我啊!”

  “当然有区别,雨泽可以随心所欲,柏雨泽却要受种种制约;雨泽可以率真地表达自己,柏雨泽说的每一句话都要经过深思熟虑,甚至言不由衷;很多雨泽可以做的事情,柏雨泽都不可以做;雨泽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而柏雨泽将是娱乐圈一颗闪亮的新星。”

  林默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他说这些,但是心里就是忍不住想让他明白。她知道张茹已经跟他交流过了,那样官方的说法不知道他是否能听得进去。

  “闪亮的新星?呵呵,你见过瘸了的新星吗?”

  柏雨泽想笑,可抑制不住痛苦的情绪。自受伤的那天开始,他身边的人总会自觉地回避关于他未来前程的话题,父母不说,团员们不说,就连公司都只是让他多休息,勤复健,所有的工作都处于半暂停的状态。

  上午开工作会议的时候,张茹说下一波的唱片宣传要前往其他的省市,而他却被排除在外。

  他们是新人团体,第一次外出宣传就要三缺一,相信整个娱乐圈都找不出几例这么离谱的事。而他,在梦想刚刚开始的时刻已经被淘汰出局。

  要他怎么甘心。

  “我不甘心,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我的路才刚刚起步就要跌在起跑线上?为什么?”他真的哭了,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他将头埋在手臂里尽情地发泄,这是他这些天来第一次肆无忌惮地哭泣。不知道为什么,他好像对林默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感觉,在她面前痛哭,仿佛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你觉得你已经失败了?”林默的声音依旧冷清,此刻听在柏雨泽的耳朵里却无比温暖。

  她的确是特别的,没有像其他人那样小心翼翼地安慰,她的每一句话都直切他的内心,让他无法回避,只好迎头面对。

  “我的确失败了。”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他的梦想已经被搁浅了。

  “我记得第一次看你的资料,你说你最大的梦想是能够站在舞台上唱自己的歌。你的嗓子坏了吗?你没办法再唱了吗?据我所知,你的膝盖也只不过是动了个手术暂时需要休息而已,但你却要把自己的心给废掉。没想到,你这么脆弱。”

  柏雨泽停止哭泣,抬起头,明亮的眼眸闪着诧异的光芒。

  他的梦想,难道不是放声歌唱吗?他从小就喜欢音乐,发誓永远不放弃这个梦想,没想到只不过一个小小的打击就让他丧失信心,甚至自以为是地认为一切都结束了。

  他是不是太愚蠢了?

  “怎么,发现自己错在哪里了吗?不过,别高兴得那么早,你这个梦想很好,但是你在这个圈子里并不是最优秀的,Secret也不是光以音乐为主的团体,所以,说句不好听的话,在圈内,唱歌是你们的弱项。”

  柏雨泽刚刚从心里升起的希望瞬间被林默一盆冷水浇灭。他引以为傲的歌声,他最热爱的音乐难道也不能将他从打击中拯救出来吗?

  他忍不住抬头,愣愣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林默,泪光盈盈的眼睛迷茫得像个迷失方向的小孩。

  林默的心再次柔软起来。

  “可能我也没办法跟他们去外地了,这段时间,如果你相信我,如果你愿意,让我来帮你。”

  ……

  载着Secret的飞机从虹桥机场起飞,目的地北京。

  第一次去上海以外的地方工作,大家都很兴奋。听完张茹关于工作上的交代,柳云逸转头对江睿说:“好可惜啊,雨泽不能来。唉,也不知道他又会跑去哪里玩自闭。”

  “怕什么,有林默在,他不会有事。”张茹整理着手中的行程表,云淡风轻地回答。她在心里想,有林默在的地方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了。

  听到她的话,江睿正往嘴里送蛋糕的手顿了一下,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话题没有继续下去,随行的工作人员不是戴着眼罩补眠,就是听音乐看电影,张茹坐在柳云逸的前座,正在做自己的事。

  柳云逸偏头侧向江睿,轻声问:“老实说,你对林默是不是……”他没有说完整,相信江睿能够懂那些省略了的意思。

  江睿吞下最后一口蛋糕,假装不明就里地问:“什么?”

  “喂,没必要跟我装吧?我就不相信你听不懂我的意思。”

  “不懂。”江睿的声音闷闷的,有点烦柳云逸的鸡婆。

  可柳云逸明明听出他话里的情绪,依旧不打算放过他:“不懂?那我问你,林默晕倒那天,你为什么跑那么快?林默住院这几天,你为什么总是心不在焉?我们每次去看林默,大家都很随意地跟她说笑,为什么你一直在沉默?还有今天早上……”

  “别说了。”江睿的眉头皱了起来。

  他想起今天早上到公司集合时的情景,心里隐隐有些透不过气来。

  本来柏雨泽不去外地,而公司也明确放他假,他是不用到公司报到的。但是他来了,而且跟林默一起。

  听他说,林默今天出院,他们是一起从医院过来的。

  什么时候,他和林默的关系那么密切了?江睿站在所有人后面,盯着被大家包围住说笑的柏雨泽和林默,一股怒气直冲心头。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这么特别的女孩子,被吸引也是理所当然。你看出雨泽今天有什么不同了吗?自从他受伤以来,我还没见他笑得这么开心过。那你呢?你对林默是什么感觉?前女友的替身?”

  “别瞎说,我不会把她当做替身。”

  “那,你是想把她当做新的开始?”

  “我不知道。”

  他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对林默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每次想要靠近就会觉得很害怕,每次想要疏离却又不甘心。他明知道是因为钟雅慧的原因,可有时又觉得不是,很多理不清整还乱的情绪在脑子里乱如麻,害得他的偏头痛最近频繁发作了好几次。

  这次随行工作人员中没有林默的名字,他松了口气,可在临行前看到那样的画面,心里又很期盼林默能主动要求跟他们去外地。

  他发现,只要涉及林默,他就越来越不了解自己了。

  柳云逸看着江睿的脸色,叹了口气,本不想太打击他,可这些话不说,他又觉得自己这个做兄弟的没有尽到责任。

  陷入感情中的人都很盲目,视线变得狭窄,还是林默说得对,旁观者清啊!

  “如果你喜欢林默,那就把前女友彻底从记忆里拔除,否则……毕竟没有哪个女人会希望当某人的替身,更别说对方心里有另一个人的存在。不过,你也要有心理准备,像她这样特别的女人,也许根本就不会给自己陷入这种两难境地的机会。所以,你喜欢她,会很辛苦。”

  江睿低着头没有说话,像是在沉思。良久,他转头直视柳云逸的眼睛,问:“你是不是觉得雨泽也喜欢她?”

  柳云逸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也”字上,马上明了他是真的喜欢上林默了,又在心里叹了口气。

  “至于雨泽,他如果喜欢林默,跟你一样会很坎坷,不说其他的,就是他们之间6岁的差距,也是一条不那么容易逾越的鸿沟啊!”

  

 
上篇:Chapter 6 风暴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60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