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玄幻武侠 > > Chapter 9 黑猫旅馆
Chapter 9 黑猫旅馆 文 / 步非烟 更新时间:2011-12-21 10:49:51
 

两人一边吵架,一边走。从三年前的不辞而别,一直到七岁时在草坪上争夺一只泰迪熊。走不动了,便一起坐在路边休息。然后继续搀扶着,走在空寂的高速公路上。
继续吵架。
直到东方微微现出一缕青色。
终于从荒无人烟的田野,走到了近郊。
这里,是重型货车进入城市的必经之地,许多长途卡车司机都在附近中途休息,从而形成了一处小小的商业圈。路旁罗列着一栋栋廉价汽车旅馆,在曙色中闪着俗艳的霓虹灯。
入城的哨卡设在正前方,几辆大货车正在卸货接受安检。
秋璇和卓王孙坐在路旁的一块石头上。清晨的风有些凉,她轻轻靠在他肩上,一如相恋多年的情侣。不远处的哨卡旁,一队警察正详细盘查出城的车辆。远远望过去,出城方向的车辆似乎排起了长队,看来检查十分严格琐碎。
不必说,这是大公之子失踪带来的连锁反应。
好在晨光未曙,认真检查城内车辆的警察们并没有注意他们。
突然,秋璇拉起卓王孙的手,向一家名为“Black Cat”的汽车旅馆走去。

旅馆看上去破旧且肮脏,铁制的吊灯已经多年没有擦拭,多半的灯泡已经报销,灯光显得昏黄不明。屋子并不大,一张板式的吧台占据了二分之一的位置,狭窄局促。不知是否顾客多是卡车司机的缘故,吧台上累积了一层厚厚的机油。登记簿更是破得可怕,封皮破开一条裂口,透出几个粗鲁的签名。登记簿旁边,贴着一张手写的彩色招贴,大意是旅馆正开展情侣特惠,有八折优惠云云。
吧台后,老板正打着哈欠,心不在焉地看着报纸。不远处,一个小伙计正埋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打扫着房间。看来这个旅馆缺少人手,除了老板外,就只有这个伙计。所以平时保洁、保安、服务都是伙计一人担当。当伙计扫地时,老板不得不兼做前台接待了。
秋璇松开卓王孙的手,走到前台:“还有空房吗?”
老板抬起头,看了看秋璇,又看了看一旁的卓王孙,脸上一片惊诧:“你们……你们要住在这里?”
秋璇微笑:“一小会儿就好。不用多长时间。”
老板惊喜若狂,连忙招呼一旁的伙计:“快,快,有客人了!”
伙计似乎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抬头看了秋璇一眼,手里的扫帚顿时掉到了地上。
老板狠狠踢了他一下:“傻看什么,赶紧把两位客人带到205房间。”
伙计如梦初醒,答应了一声,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道:“可是老板,前一对205的客人刚走,我还没有打扫……”
还不待他说完,老板又是一脚:“就知道偷懒!”
伙计痛得咧嘴,老板把他拉到身前,低声叮嘱道:“就去205,205看得比较清楚……”
他突然抬头,见秋璇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赶紧解释:“我是说……205看外面的风景,看得比较清楚。”
秋璇摆了摆手,懒懒地道:“无所谓了,钥匙?”
老板赶紧拿出一把钥匙,递给秋璇:“上楼左拐第一间就是。”
秋璇拿起钥匙,拉着卓王孙上了二楼。

他们身后,老板欣喜若狂:“这一对可真是极品,真没想到,我们这样的小旅店也能碰上。”
他把登记簿往伙计怀里一塞:“这里交给你了,我要回房去看好戏。对了,205的监控器你确信已经换成高清的了吗?”
“按您的吩咐,昨天刚换的。”
“太好了,我还要录下来,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
“老板……我能不能也去看看。”
“休想。你也不在,再来别的客人怎么办?快去干活,一会儿记得给我送啤酒进来!”

秋璇推开门。
这是一间很狭窄的房间,除了一张陈旧的木制双人床外,几乎难以插足。床头上同样贴着情侣特价的手写招贴。
房间并没有打扫,被子已从白色变成了淡黄,极为凌乱地掀起,露出下面同样暗迹斑驳的床单。枕头被扔到床的正中间,上面布满了一道道污痕。床前的地毯脏得几乎已看不出本色,上面随手扔弃着一大堆揉成团的废纸巾。室内的灯光十分昏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暧昧难言的气息。
卓王孙眉头紧皱,小心地站在门口,似乎不愿踏足其中。
秋璇却嫣然一笑,将他拉进屋内,回身关上了门。
卓王孙将目光挪向窗外,看也不愿意看这房间一眼。
秋璇却对四周的环境视若无睹,上前几步,随手将拎包扔到了床上,回头道:“你不过来?”
卓王孙没有回头:“你借洗手间,我过去做什么?”
秋璇在那张凌乱的床上坐下:“谁说我来借洗手间?”
卓王孙皱起眉,不知道她又在搞什么鬼。
秋璇微笑着看着他,眸子缓缓凝成一线:“我决定,在这里付账。”
“这里?”卓王孙一怔。
秋璇的语气十分肯定:“你选时间,我选地点。就这里。”
卓王孙不禁变色:“这里怎么可以?”
秋璇扬起头:“有什么不可以?”
卓王孙看着她天真无辜的眼神,一时无言以对。
窗外,灯光闪烁,不时有警笛声传来。
秋璇展颜微笑:“天就快亮了,这里随时会受到盘查……”
“——让我们速战速决吧。”她说着,轻轻伸手拉开了衣领。
维多利亚式的蕾丝胸衣顿时欲隐欲现。
卓王孙怔了片刻。
突然,他用力握住她的双手,将她按倒在床上。秋璇故作惊讶地笑道:“原来你这么急啊?”
卓王孙一言不发,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她刚要挣扎,他猛然将她的双手拉过头顶,在床头重重一扣。
她忍不住痛呼出声,白皙的手指立刻起了一片红痕。
卓王孙并不理睬,只将她一双手腕交到右手,腾出一手抓住她胸前半解的领口,久久不动。
秋璇皱起眉头,有些责备地看着他:“不能温柔一点?”
卓王孙脸色阴沉,一字字道:“你疯了吗?”
“我正想问你同样的话。”
卓王孙:“你知不知道这是在哪里?”
秋璇顾左右而言他:“路边旅店。桃色交易圣地,对了,这几天还有情侣折扣,很划算。”
卓王孙怒道:“很划算?肮脏的床单、鬼鬼祟祟的老板、一地令人作呕的废纸巾……还有天花板上那些遮掩,分明藏着针孔摄像头。你想二十四小时后,我们的视频成为全世界各媒体头条吗?”
秋璇满不在乎:“没有这个视频,你一样是明天的头条。说不定,这样还能让你逃婚事件少受些舆论压力。这叫什么?转移公众视线,公爵们最善长的……”
“给我住嘴!”他在她耳边低吼,正想要起身,却想起了身后的摄像头,又狠狠压了上去。
他的动作是如此的暴虐,秋璇忍不住轻哼了一声。
破旧的木床发出哀怨的响声。
监视器的那头,啤酒打翻,薯条掉了一地。
卓王孙用身体遮挡住镜头,尽量将她隐埋在自己的影子中。
秋璇放弃了抵抗,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他咬了咬牙,双手依旧握住她的衣领,将它们重新拉在一起,指节都因用力而苍白。
这一刻,她离他那么近,就在他身下静静地仰头看着他,樱红的嘴唇,几乎就要触到他的脸。满头长发散开,如黑色的水藻铺了一枕。蕾丝胸衣上刺绣着玫瑰的图案,一道粉色丝带来回穿织,被绷到极紧,勾勒出诱人的曲线。仿佛只要轻轻一拉,就会完全崩散。
随着她的呼吸,淡淡的温软从他指尖传来。
他深吸一口气,终于将她敞开的扣子一颗颗扣上。
小小的扣子,却仿佛花了他极大的力气。
秋璇慵懒地躺在床上,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你在发抖?”
卓王孙不理她,缓缓扣上最后一颗扣子,又认真整理了一下她的衣领,而后一把将她拉起来:“起来!”
秋璇坐在床边,双手向后撑起身体,纤长的小腿在床沿上轻晃,笑容有些狡黠:“你的账呢?不付了吗?”
卓王孙一脸阴沉:“不必了。”
秋璇眨了眨眼:“是你说不付哦,不关我的事。”
她从床上拾起拎包,起身:“再见。”大摇大摆地向门外走去。
“站住!”
她回过头,此刻脸上的笑容,就像一只抓到了猎物的小狐狸:“大少爷,你改变主意了?”
卓王孙:“你想这样走掉?”
秋璇指了指被晨曦映得发白的窗户:“真遗憾,‘今晚’过去了,后悔也来不及。”
卓王孙打断她:“像三年前那样走掉?”
本已拉开的房门,又被她轻轻关上。那一瞬,秋璇脸上有些怅然,但当她回头,却又已是俏皮的微笑:
“不可以吗,大少爷?”
“当然可以。”
卓王孙脸色阴沉,一步步向她走来:“你还可以逃到另一个城市,也可以扔掉那部手机,你可以再这样消失三年、五年,甚至一辈子。”
秋璇倚在门上,抬起头,无可奈何地看着他:“然后呢?”
“要走,我们一起走。”
秋璇看着窗外。迷茫的晨雾中,尖锐的警笛响起,一队特警正逐户搜查四周的旅店。不远处,直升飞机的马达声轰鸣,探照灯宛如一柄利剑,在迷雾中来回切割,激起一片凌乱的碎尘。
近郊尚且如此,城中的情况可想而知。
她的声音有些伤感:“你知道我们逃不掉的——狂欢之夜结束了。你必须回你的婚典去,有六十亿人在等你。”
“要回,我们一起回去。”他深深注视着她,“既然六十亿人都在期待这场婚典,我就要当众告诉全世界,我要娶的那个人是谁。”
秋璇摇了摇头:“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孩子气……”
卓王孙脸色沉了下来:“现在由不得你。”
他轻轻抬起左手。蕾丝袖口退开,手腕上是一条精致的复古银链,银链盘绕成龙形,首尾交缠。龙首处镶嵌的不是宝石,却是一块荧绿色的液晶屏。
“手镯不错,小公主送的定情信物?”秋璇仍然在调侃,脸色却已有些不自然。
卓王孙嘴角浮起一缕冷笑:“我只要按一个键,半分钟内,至少有二十名特警会冲进这所房间;再过十五分钟,我的家臣就会赶到。”
“——你是自己跟我去婚典现场呢,还是让上百人护送你去?”
秋璇怔了怔。
卓王孙的神色有些得意,轻轻俯下身,在她耳边柔声道:
“你放心,路上我会让他们买好婚纱的。”
“——我知道你的尺寸。”
秋璇慌乱了一刹那,斜瞥他一眼:“你想让明天新闻头条是‘大公之子逃婚,与身份不明女子栖身情侣旅馆’?
“这标题不错。
“那么这条怎样?‘堂堂大公之子强抢民女’?”
“只要这位‘民女’在婚典现场一露面,无论是十二位公爵,还是六十亿人民,都会觉得这是一个惊天的好消息。”
他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长:“连Queen也会这样认为的,不是吗?”
秋璇的脸色一冷:“你要暴露我的身份?”
卓王孙抬起她的下颚,有几分戏谑地凝视着她:“因为我觉得你以前的身份比较可爱,正如我还是喜欢你蓝色的眼睛。”
秋璇挣开他,春水般的眸子中满是怒意:“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
“三年前,你已经决定过我的人生。现在,轮到我了。”
秋璇:“强人所难,你会开心吗?”
卓王孙脸色沉了沉:“我只知道,如果我现在放你走,一定不会开心。”
秋璇不再说话,转身要走。
卓王孙一把捉住她的手腕,猛地将她拖入怀中:
“告诉我,三年前,为什么要逃走?三年后,又为什么要隐姓埋名、涉身险境去挣那些该死的委托金?到底为什么?”
秋璇抬起头,冷冷看着他:“你永远不会明白,因为你永远都是这样自以为是、蛮横无礼……”
还没有说完,她的话、她的动作、她的呼吸,都已被他狂乱的吻打断。
卓王孙握住她的手腕,用力将她推到门上,恣意亲吻着她的唇。
温暖的战栗,从她樱红的唇间传来,与其说是抗拒,不如说是迎合。他尽情地感受着她唇齿间的每一缕温度,仿佛要报复这多年的刻骨相思。纠缠、逃避、沉沦,
这一吻,就如天长地久。
突然,她细长的眸子睁开一线,透露出狡黠的笑。
随即一阵刺痛从他的唇间溅开。
她咬得很重,一定是出血了。
卓王孙不仅没有放手,反而用力将她抱紧,更深地吻了下去。他的怀抱是如此之紧,故意要让她痛、要她窒息、要她无法逃避。
这才公平。
挣扎中,她的头撞到木门上,禁不住一声轻哼,然后更重地咬了下去。
片刻间,两人口中都有淡淡的腥咸。
却谁也不肯放手。

终于,秋璇轻轻推开他:“够了。”
卓王孙放开手,任她从自己怀中挣开,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一缕殷红的血迹从他嘴角滑落。他却一动不动,保持着刚刚放手的姿态。
秋璇将目光移向别处,轻声道:“我该走了。”
卓王孙看着她转身,缓缓抬起衣袖,将脸上的血迹拭去。
“等等。”
秋璇止步。
他的声音平静而冷漠:“不想听听我的case吗?”
“case?”
“既然你执意要做一个平民,就让我们用平民的方式谈生意,如何?我会以一个委托人的身份,来与弦月事务所交涉。”
秋璇并不理会他的讥诮:“大少爷,我不是所有case都接。”
“这桩委托想必你会感兴趣。”
他轻松地说:“委托期只有三个月。在此时间内,你不必查案,不必涉险,你要做的一切,就是在我指定的时间,准时到我指定的地点,做我的情妇。”
秋璇的脸色微微一沉。
他冷冷道:“其他的时候,你可以经营你的事务所,做任何你喜欢的事情。而我也可以回去和克丽丝塔结婚。我们,只是恩主与情妇的关系。这样,你、我、国家、民众,所有人都会满意了,不是吗?”
秋璇默然片刻。
卓王孙冷冷看着她,似乎要从她的脸上捕捉到愤怒、羞辱、委屈。
这样才能报复她给他的痛。
但秋璇的沉默不过是片刻之间的事,随即又笑了起来:“原来,你想包养我?”
“是的。”他依然注视着她的神色,“三个月后,我就会再给你同样的委托。这样一直委托下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
秋璇笑着打断他:“够了,再算下去我都变成老太婆了。”
“不够。还有四十年、五十年……”
“到什么时候为止?”
“直到有一天,你老得无法从我身边逃走。”
秋璇有些默然,片刻才轻声道:“大少爷,玩笑开够了。”
他淡淡道:“我在等你答复。”
秋璇看着他,渐渐地,脸上凝起一个灿然微笑:“那我决定回绝你的委托——因为你的出价太低。”说罢转身要走。
她怕自己再不转身,会没有离开的勇气。
他没有阻拦她,而是继续平静地算账:“我记得,你的委托金是每笔1000万。平均而言,每个月超过300万——多么昂贵的情妇。”
她在门口止步,轻声道:“你一定要羞辱我吗?”
“对于以前我认识的那个人而言,哪怕把全世界摆在她面前,都是一种羞辱。然而……”他的声音变得异常冷漠,“对于一个愿意来这种地方做交易的女人,这些,已经很多了,不是吗?”
秋璇一时默然。
卓王孙逼近一步:“我记得,你身上还有我的支票,就算是首期?”
秋璇突然回头,冷冷看着他。
她手中拿着的,正是那张支票。她眸中的神色是那么冷,卓王孙也禁不住止步。
轻轻地,她将支票撕成碎片,抛洒在两人之间。
纸屑纷纷扬扬,宛如下了一场雪。
她逆着他的目光,一字字道:“这一次,我不会逃走。我会留在这里,替委托人找出凶手——有没有别人的帮助都一样。”
卓王孙没有回答。
秋璇退了一步,向他行屈膝礼:“抱歉打扰了您,未来的公爵大人。”
她转身向门外走去,再不回头。

这一次,卓王孙没有拦住她。
只因他相信,这一次她真的不会离开。
她会留下来,完成她的目标。从童年时代开始,他就知道,她身上有一种执著。一种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阻止的执著。
而只要她还在这座城市,他随时都能找到她。

卓王孙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黑暗中,才回到床边重新坐下,久久无语。
门外,警笛声、脚步声越来越近。似乎已有几个特警到了楼下,正在盘查这间Black Cat旅店的老板。
整个上海势必已被搜了个底朝天,婚典现场想必更已是一团混乱。世界各地的政要名流想必还没有离开这座城市,正议论纷纷,不知该去该留。至于他的祖父,更是强压怒火,与Queen一起商讨应急之策。
至于克丽丝塔……她还太小,应该不会有什么感觉。
他望着窗外,轻轻叹息。
这个属于他和她的节日之夜,终已破晓。

 
上篇:Chapter 8 幻影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2072)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