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人在职场 > 7.初到美国那些事儿
7.初到美国那些事儿 文 / 孟悟 更新时间:2011-12-19 10:13:38
 

她那个住在北卡州的亲戚,奶奶的侄女,是她表姑。罗霄跟表姑在国内只见过一次面,那时罗霄还小,也就七八岁的样子,表姑回老家看亲人,修祖坟,还送给了罗霄一个红发夹。表姑看罗霄长得甜美可爱,便顺口说了句:“好好学本领,以后来美国找表姑。”小罗霄记住了这句话。

十多年后,表姑显然忘了当初顺口的承诺,但是侄女已经费力找到她的电话和地址,她只好说:

“你先过来再说吧。”

罗霄已经踏上美国的土地,她必须帮忙。表姑没有食言,帮罗霄在一家野鸡大学注了册,学英语,每学期两千美元的学费。表姑说,学校给你换学生签证,你就可以维持在美的身份,然后半天打工,半天读书,语言过了关,就去选一个就业好的专业,会计也好,护士也好,总有一天也会实现自己的美国梦。表姑又看着她的脸笑道:

“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在美国根本不用愁,华人圈里面男多女少,肯定有不少人会主动进攻,但你自己眼睛要亮,不要找错了人。”

按理说,表姑一家在美国已经安定了,丰衣足食了,罗霄住在表姑家应该没有问题。可是罗霄偏偏来得不巧,表姑的儿子打橄榄球摔坏了腿,住在医院,表姑天天都往医院跑。然后是表姑的女儿也不听话,高中还没毕业就跟一群不三不四的人裹在一起,半夜两三点钟还不回家,一回家就带着满身的酒味烟味海洛因味。表姑满含歉意对罗霄说:

“你刚来美国,我应该好好帮帮你的,可是你看看我家出的这些状况,我心头那个焦啊。”

罗霄是个知足感恩的人,她对表姑说:“您已经帮我扶上了马,指明了方向,剩下来的就是该我自己去奋斗了。”

此时江都的一切离她远去,那座长江边的城市已从她生命的风景里褪色了,渐渐淡成了黑白。她开始了在美国半工半读的生活,一种全新的生活,辛苦是辛苦,但是能感觉希望和温暖,温暖的明天和前途,她相信自己!

罗霄所在的这个城市位于美国的南方,离海不远,大西洋吹来的风温暖湿润,城市四季都是青绿的,没有漫长严寒的冬天,只是偶尔也会下一场雪。如果买了车,往西开上两小时后,就会进入美国有名的阿巴拉切亚山系,随便选一个高地看风景,没有尽头的,青幽的群山,像起伏的海波,一直扑向蓝澄澄的天际。

罗霄总是在想象,或许有一天,这座城市会成为自己的第二故乡。三十多万人口,不大不小的一座城。地处北卡南部,最美的是春天。早春的风一吹,百花便醒了,揉了揉眼睛,咕噜咕噜地开个不停,红的桃花,粉的樱花,高高的玉兰花树,一树比一树的热闹,色彩的浪漫和狂欢。罗霄驾车慢行在大街小巷,好比泛舟游过花海。一阵风吹过,花瓣儿如雨,红的白的金黄的,扑簌簌地直往下落,乱花迷了眼,她只好打开雨刷。花粉儿更是铺天盖地,随风四处弥漫。

罗霄喜欢这花光明媚的春天,但是韩薇不喜欢。韩薇是罗霄在美国的第一个朋友,当地的留学生。韩薇对花粉过敏,每年春天开花,她脸上也跟着开花,一串串的红疙瘩花儿。那些日子,她头晕眼花,浑身无力,喷嚏和眼泪没完没了,常常要躺在床上好几天。

罗霄说:“真可怜。”

韩薇说:“你也会可怜的,你才刚来美国,头一年不过敏,过上个两三年状况就跳出来了。”

罗霄笑道:“我肯定不会过敏,我老家的小城春天时也开很多的花,我弟弟和妈妈每年都过敏,痛苦不堪,但是我不过敏。后来找了个老中医给了个方子,我弟和我妈不再过敏了。”

韩薇便问:“他们吃了什么好中药?人在美国就是不方便,好中药不好找。”

罗霄说:“没什么中药,就是挖新鲜的蒲公英叶子熬汤,什么都不放,熬好后味道挺苦的。”

韩薇立刻说:“我不怕苦,我也要去试试。”

韩薇这一试居然试好了,感谢伟大的中医。她说:“人健康了的感觉真好,天也蓝了,花也香了,先前都是昏天黑地在过日子。”

罗霄笑道:“我如今也是昏天黑地在过日子,不知道前途在哪儿,你好歹也是美国的研究生。”

罗霄不能同韩薇比。韩薇是以正规的方式漂洋过海的,罗霄是逃跑的,逾期不归的,其实就是偷渡;韩薇名正言顺,来去自由,但是罗霄哪儿都不敢乱跑,为自己的非法行为买了单。

出国之前,她已经有了计划,用自己的积蓄换了一万多美元,都是她在国内走穴串场的血汗钱。一万美元似乎听起来不算少,但是一到美国,为了身份,为了把非法转换成合法,她只有给律师贡献银子。等她基本上安定下来的时候,口袋里已经没有几个铜板了,她只有去打工。

她第一次打工的店,是在黑人区,被中国人称之为“黑店”,很多黑人吃饭不给小费,罗霄累得半死也挣不了几个钱。因为当招待,老板给的底薪很少,主要是靠小费。

罗霄对韩薇说:“身体倒不是很累,主要是心累。我在国内好好的跳舞,有好好的工作,没想到跑过来侍候这些烂人。”

韩薇安慰她:“别急,别急,你人都在美国了,找一个好餐馆还不容易吗?”

韩薇课余打工的餐馆就是好餐馆,那是一家香港人开的餐馆。开在高档的白人区,四周林影沉荫,玫瑰盛开,来的客人都是彬彬有礼,有良好的教养,说话客气温和,给的小费也很大方,韩薇打一个晚上的工,就可以得到一百多美元的小费。

韩薇说话算话,把罗霄介绍到那家餐馆。罗霄刚去的时候,菜单一点不熟,动作当然慢。老板娘是个肥婆,摇着肥如母牛的身子,一路追着她,从大厅骂到厨房。一会儿是客人的茶喝完了,你怎么没去添?一会儿是客人点的红葡萄酒,怎么拿成了白葡萄酒?一会儿是厨房的菜都好了,你鬼影子又到哪儿晃去了——她其实正忙着给另外一桌客人添酒换餐。

“拜托你脚步快点快点,你当你在跳孔雀舞啊?”

罗霄口干舌燥,脸一阵红一阵白,心一紧张,账又算错了,用计算器都算错了。肥婆趁机冷笑道:“你在大陆念过书吗?怎么连加减法都不会?”

罗霄又累又饿,端着托盘的手发抖,恨不得抓过一碗汤,劈天盖地,朝那张肥脸泼去。

 

8.陆飞洋:我帮你缴学费

“别理那头母猪,今晚我送你回家。”

温暖有力的声音,男性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她转过头,对他笑了笑。她知道他,他叫陆飞洋,跟韩薇一个学校,他正在读博士,机械工程专业,拿不错的科研资助(RA),只有周末来打工。

陆飞洋喜欢帮她,比如做沙拉,拖地,开罐头,洗酱油瓶子,还有大桶的冰茶,加完了糖,把它们从厨房搬到大厅。他为什么不帮韩薇?韩薇也是单身女孩,在商学院读财务,韩薇人家还是自己考托福,考GRE,考出来的研究生,毕业出来肯定有好工作。韩薇有读书的脑袋,但脸和身段实在生得太平凡,像树叶子里的树叶子,一点特色都找不出来。

她知道他为什么帮她,因为她生得漂亮。

肥婆对韩薇倒是笑脸,却总对罗霄装怪,怪她做的甜茶不甜,怪她切的西瓜太薄。罗霄记得很清楚,上次肥婆骂她,西瓜切得太厚,上不了几桌客人,很快就用光了,怎么这次又变薄了?她气得说不出话。陆飞洋把托盘朝案台一撂,直冲肥婆吼:

“不干了!把我们的工资结了!”

满大厅的客人齐唰唰地看他,陆飞洋着实帮她出了口恶气。

罗霄第一次感觉到有男人为你撑腰的感觉真是爽。她上了他的车,第一次去了他的家。

陆飞洋的家在学校的研究生宿舍。罗霄记得那时已是秋天,树叶儿仿佛约好似的,一块儿涂脂抹粉,一块儿招摇妖艳,又各自憋了一口气,纷纷亮出最狠的招。那颜色是自淡而浓,自千红到万紫,倒入水中,揉碎了半潭秋水,在明净的阳光下,一层层,一片片的涟漪,幻成五光十色的秋梦。学校研究生宿舍,就坐落在这块地方。风光虽然美,房子却老朽了,七老八十的高龄,内部设施早该退休。蟑螂蚂蚁,三五成群同来串门。自打学校新建了几栋高档公寓,美国学生就跟老宿舍扬手拜拜,于是老宿舍便成了中国人和印度人的天下。

那天,陆飞洋亲自下厨。她看他手忙脚乱的样子,便知道厨房不是属于他的地方。陆飞洋在国内时是独子,从小聪明成绩好,父母极宠爱,他很少做家务,厨房里的酱油和醋都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到了美国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好愁眉苦脸挥勺上阵。因为人饿了总得吃东西。他是在不得已的状态下学会了番茄炒鸡蛋,然后是鸡腿蔬菜汤,先把鸡腿放进水里煮,差不多的时候再加点叶子菜,最后把鸡腿和菜蘸上酱油吃,反正营养够了就成,不能讲究味道。就这样两个单调简朴的菜,他也吃了几个学期。他之所以去餐馆打工,一是可以找点小碎钱,二是可以休息休息脑筋,还有个最大的理由就是可以改善伙食,中餐馆给员工开的伙食有鱼有肉,从来没差过。

罗霄看陆飞洋在厨房忙上忙下又没有条理的样子,知道他心头紧张,想拿出像样的菜招待贵客,可惜又没有冲锋的本领,对他笑道:

“要不我来做吧,你帮我打打下手。”

她让他把鸡腿砍成碎块,然后用酱油料酒,码味腌好,再开大火,先用姜葱蒜爆炒,最后小火慢烧细煨。一阵锅碗瓢盆响,罗霄又炒了个韭菜鸡蛋,烧了个排骨粉丝汤,她一边烧汤一边跟陆飞洋谈笑风生。这下两个人都深有体会,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干活就是不累。

然后两人很自然地聊到肥婆,罗霄说:“肥婆是很万恶,你可以跟她拉翻了脸吵,因为你是博士生,导师给你那么多的资助,但是我要缴学费,我要维持身份,所以我还得回去。”

“不要回去了,我帮你缴学费!”他忽然大声说,“看这样肥婆作践你,我真的心痛。”

他定定地看她,带着灼灼的烫,烫到她的眼底。霎时间寂静无声,窗外的橡树和月亮在风中私语,两个人都懂。她愣了,不知道怎样开口,他忽然把搂她入怀中,急促而动情地说:“和我在一起行吗?和我在一起就不用出来受这样的罪。老板下学期又要给我加工资了。”

她倚靠在他的怀里,像一片轻柔的叶子,她本能想挣扎出他的怀抱,但是身子没有动。

“罗……霄。”他轻声唤她,她抬起头来,看见他的眼神很温柔。

陆飞洋个子倒是高大,可那张脸实在是太普通了,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难看。鼻子不高不低,眉毛不浓不淡,单眼皮的眼睛呢,不大不小,眼角微微朝上吊,如果换成女人,便有几分狐狸精的眼,但是安在男人的脸上,确实有点伤心,罗霄觉得他的眼睛要是大一点,亮一点就好了。虽然男人不靠脸蛋吃饭,但是长得光明些,在视觉上就能让女人感到温暖。她知道自己并不爱他,他不是她想要的爱人,至少在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她没有一点眼热心跳的感觉,他就是人群中普普通通的一个人。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成为她的丈夫,他们会牵手走完后面的人生……

她叹了一声气,还是把头靠在了他的肩头,答应了他的要求。颠簸的日子长了,她需要港湾。

他的话总是那么动人,他说第一次见她,就喜欢上了她,他没有想到现实生活中也有这么漂亮的女孩,活生生地站在他的身边,他总以为她是挂历里的人,要不就是某个电影里的大明星。他还告诉她,他其实早就烦肥婆了,早就没有打工的心情了,但是因为有罗霄,世界就不一样了,有肥婆的地方也有鸟语花香,他每个周末去打工也是为了看她,看她脸上带笑时,就觉得特别开心。他怎么能够看她受气受委屈,所以面对肥婆的无理挑剔,他无法克制地爆发了。他说:“那个烂肥婆,我看她欺负你,就是在欺负我。”

陆飞洋那些温柔的话语,芳馨动人,带着花香和花蜜落在罗霄的耳边,让她心摇神驰。有人爱,有人宠,有人欣赏,试问天下哪个女孩不会动心?陆飞洋有情有义,还特别细心,总是想方设法让她高兴。她说她还没有看过大海,他说我们这个周末就出发,不仅可以欣赏美丽的大西洋,还可以去海湾钓螃蟹。

他的车往南开了三个小时,那儿有个著名的螃蟹湾。海湾里的螃蟹多得像打群架,特别是清晨的涨潮和黄昏的落潮,螃蟹蜂拥而聚。

他用线拴住肉骨头,然后朝水里一抛。

她问:“螃蟹有这么笨,一根肉骨头就把它们骗得出水面?”

他气定神闲地说:“你往下看看。”

就转身抬头的功夫,螃蟹已经呼地抱住肉骨头不放,慌切切的急样子,还当抱住了一个金元宝,金元宝转眼就把它们骗上了岸,它们转眼也就成了盘中的美味,一块块壳凸红脂。

罗霄仔细看了看,烧红的螃蟹壳抹着一分浅蓝。

他说:“这是大西洋的蓝螃蟹,肉质特别香嫩。”

两个人配合默契,在厨房忙了一阵,端上桌来的螃蟹,有夹葱擂姜清蒸的,有辣椒豆瓣爆炒的,她还炖了一大锅冬瓜螃蟹汤,鲜得唇齿生香。

他拉着她的手说:“和你在一起的日子真是幸福开心啊。”

 

 

 
上篇:北卡罗那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862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