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15
15 文 / P.D.詹姆斯 更新时间:2011-12-11 15:49:05
 
还有个地方要去。达格利什先回了一下自己的房间,然后穿过安布罗斯和教堂石墙之间的铁门,沿着八十码长的小道走向圣约翰木屋。已经接近傍晚了,西边的天空出现一抹俗丽的粉色。小路边上高高的、修剪整齐的草丛在微风里颤抖着,接着又被突如其来的一阵狂风打倒了。在他的身后,圣安塞尔斯向西的那面还在光亮里,三座有人住的木屋像是被困堡垒的前哨,映衬出圣安塞尔斯黑暗的轮廓。
随着光亮的退去,海浪的声音渐渐地变强了,那有节奏的柔弱呻吟变成了低哑的怒号。他想起年少时来这里的时候,每天傍晚最后的光亮退去,就是这眼前大海在汹涌冲击的景象,仿佛夜晚和黑暗是它天然的盟友。他可以坐在杰罗姆的窗前,由逐渐变暗的灌木丛看出去,想象着海滩上曾经争夺战斗过的那些用沙子堆起的城堡最终被冲毁的情景,孩子们的喊声和笑声都沉寂了,躺椅被折起来收走了,大海回复了它本来的面目,卷走那些失事船舶残骸附近的水手的尸骨。
圣约翰的门开着,光线洒在通向便门的小路上。他还能清楚地看到猪舍右侧的木墙,听到低沉的鼻息和磨擦。他能闻到动物的味道,但既不强烈也不令人讨厌。猪舍的前面可以看到园子。一排排整齐的田垄里种着他不认识的蔬菜。更高的长茎上是很多红花菜豆。在花园的尽头,一个小的花房反射着微光。
听到他的脚步声,埃里克·瑟蒂斯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看起来很犹豫,默默地站在一边,做了一个僵硬的手势请他进来。达格利什知道塞巴斯蒂安牧师已经告诉这个员工他要来,虽然他不太确定牧师是否详细解释过他来的原因。他感觉这个人在等着他来,但显然不太欢迎他。
他说:“瑟蒂斯先生,我是大都会警局的达格利什警长,我想塞巴斯蒂安牧师跟你解释过我要来问些关于罗纳德·特里夫斯死因的问题。审讯的时候他父亲不在英国,他自然希望尽可能多地知道关于他儿子死亡的情况。如果方便的话我想跟你谈几分钟。”
瑟蒂斯点了点头。“好的。你介意来这边吗?”
达格利什跟他走进了过道右侧的一个房间。和皮尔比姆夫人舒适的、生活化的布置比起来,这个木屋显得非常不同。虽然屋子中间有一张木桌,还有四把椅子,但家具让这间屋子显得像个车间。门对面的墙上是一些铁架子,上面挂着一排整洁干净的园艺工具:铁锹、耙子、锄头,还有大剪刀和锯子。下面是一堆木箱,里面放着工具盒和较小的用具。窗户前面有一张工作台,上面有盏荧光灯。朝向厨房的门开着,从里面飘出一股强烈而难闻的味道。瑟蒂斯在给他的猪煮食。
瑟蒂斯从桌子下拉出椅子,在石板地上磨出刺耳的声音,然后说道:“你先在这儿等一会儿,我去洗洗,刚才在猪舍的。”
通过开着的门,达格利什可以看到他在水池边,把水洒在头上和脸上很痛快地洗着,不像只是表面沾了尘土和污物。他回来时脖子上还搭着一条毛巾,笔直呆板地坐在达格利什对面,紧张地张望着,就像是囚犯被审讯一样。忽然,他出人意料地大声问道:“你想喝茶吗?”
想到准备茶可能让他放松一些,达格利什说:“如果不太麻烦的话。”
“不麻烦,我用茶包沏,加牛奶和糖吗?”
“只要牛奶就行。”
几分钟后他回来了,将两个又大又重的杯子放在桌子上。茶又浓又烫。他们谁也没有喝。达格利什很少见到看起来这么心虚的人。他有什么好心虚的呢?想象这个羞怯的男子——比男孩子要稍大些——会杀掉任何活物实在是件非常荒谬的事情。即使他的猪也是在清洁的、管理严格的、经过授权的屠宰场宰杀的。达格利什看得出瑟蒂斯体能上并没有什么欠缺。他的格子短袖衬衫下面露出成块的肌肉。他的手大而粗糙,跟身体的其他部位相比很不协调,就像后接上去的一样。一张精致的脸经过风吹日晒变成了褐色,但是从粗糙的棉衬衣敞开的领口可以看到里面的皮肤像孩子一样雪白柔软。
达格利什端起杯子,问道:“你一直养猪,还是到这里来工作以后开始养的?那有四年了,是吗?”
“是从我来这里以后。我一直喜欢猪。我得到这份工作的时候塞巴斯蒂安牧师说我可以养几头——如果它们不吵、也没有味道的话。它们是非常干净的动物。人们觉得它们有味是十分错误的。”
“你在造猪舍?我很奇怪你用了木头,我想猪会破坏所有的东西。”
“是的,它们确实会。只是在外侧用了木头。塞巴斯蒂安牧师坚持要这样,他痛恨水泥。我在接缝处用了焦砟石。”
瑟蒂斯一直等到达格利什开始喝茶,才拿起自己的杯子。达格利什吃惊地看到他是那样津津有味地喝着茶。他说:“我不大懂猪,但据说它们很聪明,是好伙伴。”
瑟蒂斯很显然放松下来。“是的,是这样的。它们是最聪明的动物之一。我一直很喜欢它们。”
“这是圣安塞尔斯的幸运。这意味着这里的人吃的熏肉不会含有那种化学制品,也不会散发那种令人倒胃口的、很臭的液体的味道。而且猪都是用正确的方式杀死的。”
“我并不是为了学院养猪的。我养它们——是为了做伴儿。当然,它们最终会被杀掉,但现在不是问题。欧盟有许多关于屠宰的规定,而且必须有一名兽医在场,所以人们通常不愿意接受屠宰很少几只动物。再有就是运输的问题。附近有个农场,就在布莱斯堡郊外,哈里森先生可以帮忙。我把我的猪和他的一起送到屠宰场去。他杀猪后常常留一些肉自己吃,所以我也可以偶尔给牧师们供应一些相当好的猪肉。他们不怎么吃猪肉,但是喜欢熏肉。塞巴斯蒂安牧师坚持要付钱,我觉得应该是免费的。”
达格利什和以前一样好奇,一个人真心喜欢他们所养的动物,真诚地为它们的安康考虑,投入地照顾着它们的需要,而同时又可以那么容易地接受它们被宰杀。现在他进入了来访的正题。
他说:“你知道罗纳德·特里夫斯吗——你和他认识,对吗?”
“不能这么说。我知道他是这里的圣职候选人,我在这里见过他,但我们没有说过话。我想他有点孤独——我的意思是,我在这儿看到他的时候,他经常是一个人。”
“他死的那天发生了什么?你在这里吗?”
“我和我妹妹在这里。那是个周末,她来看我。我们周六没有见过罗纳德。我们知道他失踪了是因为皮尔比姆夫人来问他是不是在这里。我们说他没来过。后来我再没有听说过什么,到五点左右我出去扫回廊和院子里的落叶,清洗石凳。前一天一直在下雨,回廊上有点泥。我一般在礼拜仪式之后去清扫和冲洗,但是塞巴斯蒂安牧师让我在弥撒以后、晚祷之前做。我干活的时候皮尔比姆夫人告诉我他们发现了罗纳德·特里夫斯的尸体。晚祷之前,塞巴斯蒂安牧师把我们都叫到图书馆,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都觉得很震惊。”
瑟蒂斯朝下看着他的手,手指紧扣放在桌子上,又突然像个犯了错误的小孩一样把手缩回去,身体前倾,用很低的声音说:“是的,震惊。就是这样的,不是吗?”
“你是圣安塞尔斯唯一的园丁。你种的东西归自己,还是归学院?”
“实际上大部分蔬菜是为自己和需要的人种的。我种的菜不足以供应学院,尤其是所有的圣职候选人都在的时候。我想我可以扩大园子,但那要花太多的时间。虽然离海这么近,但这里的土是很不错的。我妹妹来的时候常常带些菜回伦敦去,贝特顿小姐也很喜欢,她给自己和约翰牧师做饭。皮尔比姆夫人也是,她和皮尔比姆先生吃。”
达格利什说:“门罗夫人留下了一本日记。她提到你在十月十一日那天好心地送给了她一些青蒜,就是她死的前一天。你记得这事吗?”
瑟蒂斯停顿了一下,说:“是的,我想是。也许吧,我不记得了。”
达格利什轻声地说:“那不是很长时间以前的事,对吗?只是一个星期前,你确定你不记得了吗?”
“我现在想起来了。我是在晚上给她送的青蒜。门罗夫人说过她晚上喜欢吃青蒜加干酪酱,所以我送去了些到圣马太。”
“然后发生了什么?”
他向上看着,很迷惑。“没有,什么也没有发生。我的意思是,她说了谢谢,然后就拿进去了。”
“你进去了吗?”
“没有,她没有请我进去。我也不想进去。我的意思是,凯伦在这里,我想快点回来。她会在这里待到周二上午。我也是碰一下运气。我想门罗夫人可能跟皮尔比姆夫人在一起。如果她不在,我就把青蒜放在她门口。”
“但是她在家。你确信她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发生?你把青蒜交到她手上的?”
他点了点头。“我交给她就离开了。”
达格利什听到有车开过来的声音。瑟蒂斯应该同时也听到了。他把椅子向后拉,看起来情绪明显放松了,说:“应该是凯伦。她是我妹妹,来过周末。”
车停下了。瑟蒂斯赶紧出去。达格利什感觉他急于单独和他妹妹说话,也许是要警告她他在这里。他静静地跟着瑟蒂斯走出去,站在大门口。
一个女人从车里走出来。现在,她和她哥哥站在一起,面对着达格利什。她没有说话,转过去开始从车上拽下一个大的帆布包和一堆装着各种东西的塑料袋,然后关上了车门。他们拖着大包小包走过通道。
瑟蒂斯说:“凯伦。这是达格利什警官,从苏格兰场来。他问了些关于罗纳德的问题。”
她没有戴帽子,深色的头发被剪得很短,耳朵上的金色耳环让她精致骨感的脸显得更加苍白。拱形的细眉下面是窄窄的眼睛,虹膜颜色很深,闪闪发亮。她涂着很重的红色唇膏,脸上就像黑白红三色图案的色板。起初,她瞥向达格利什的目光是怀着敌意的,是一种对待不期而至和不受欢迎的访客的目光。当他们的眼光触碰到一起时,它又变得试探和机警。
他们一起走到工作间。凯伦·瑟蒂斯把她的一袋子东西倒在桌子上,朝达格利什点了点头,对哥哥说:“最好把这些准备好的食物直接放进冰箱。车上还有一箱酒。”
瑟蒂斯看了看他们两个,然后出去了。凯伦开始从帆布包里拽出一堆衣服,还有罐装食品。
达格利什说:“显然这个时候你并不欢迎访客,可是我已经在这儿了,我会节省时间的——如果你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的话。”
“问吧。我是凯伦·瑟蒂斯,顺便说一下,是埃里克同父异母的妹妹。你的工作有点滞后了,不是吗?现在问关于罗纳德·特里夫斯的事没什么用了。审讯已经进行完毕,是意外死亡。甚至没有尸体可以挖掘,他父亲已经把他在伦敦火化了。这些他们没有告诉你吗?不管怎么说,我不知道大都会警方现在还能做些什么。我的意思是,这不是萨福克警方的事吗?”
“本来是的。但是阿尔弗雷德爵士想知道他儿子是怎么死的。我正好来这里,所以让我来看看能发现些什么。”
“如果他真的想知道他儿子是怎么死的,他就应该去聆听审讯。我想他有负罪感,想证明自己是个负责任的父亲。他到底在担心什么呢?他不会认为罗纳德·特里夫斯是被谋杀的吧?”
听到她随口就说出这么多牢骚话,达格利什感觉很奇怪。“不,我不认为他是那样想的。”
“嗯,我没法帮他。我只在这里见过他儿子一两次,他在外面走的时候,我们说过‘早上好’或者‘日安’之类,都是些没用的客套话。”
“你们不是朋友?”
“我不是这里任何一个学生的朋友——如果是指你所说的意义上的朋友。我来这里是为了换换环境和探望我哥哥,不是来勾搭圣职候选人的!倒不是说这对他们会有什么伤害,我对他们没兴趣。”
“罗纳德·特里夫斯死的那个周末你在这里?”
“是的。我周五晚上来的。跟今天的时间差不多。”
“周末你见过他吗?”
“我们俩都没见过。我们知道他失踪是因为皮尔比姆来问他有没有来过这里。我们说他没来过,这就是全部情况。如果你还想知道什么,可以明天再说吗?我想安顿一下,把东西放好,喝杯茶,你知道我的意思吗?从伦敦出来的路是地狱。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今天就到这里吧,倒不是说我还有什么要说的。据我所知他只是这里的一名学生。”
“但是你们肯定对他的死有自己的看法,你们俩都是。你们一定谈过这事。”
瑟蒂斯把东西收拾好,从厨房回来了。凯伦看着达格利什,说:“我们当然谈过这事,整个学院都谈过。如果你想知道,我觉得他可能是自杀的。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不关我的事。我说过,我根本就谈不上认识他,但如果说这是个事故好像又很奇怪。他应该知道悬崖上面很危险。我们都知道,那里有足够的警示牌。他到海滩上到底干什么去了呢?”
达格利什说:“这确实是个问题。”
他谢过了他们,转身正要走的时候又忽然想起一件事。他问瑟蒂斯:“你送给门罗夫人的青蒜,有包装吗?你还记不记得,是放在一个袋子里,还是你没有包装直接拿去的?”
瑟蒂斯困惑不解。“我不记得了,我想是用报纸包的。我常用报纸包蔬菜,当然是那种大的报纸。”
“你还记得你用的是什么报纸吗?我知道这不容易。”还没等瑟蒂斯回答,他又加了一句,“是那种大幅的报章还是小报?你用的是哪张报纸?”
最后是凯伦回答了问题:“是一份《海湾周报》,我是一名记者,对报纸比较敏感。”
“你当时在厨房里吗?”
“应该是的,难道不对吗?总之,我看到了埃里克包青蒜。他说他要给门罗夫人送去。”
“你不记得报纸的日期了吧?”
“不记得,我记得那张报纸是因为,我说过我留意报纸。埃里克从中间打开时我看到了上面有一个当地农民葬礼的图片。他希望他最喜欢的小母牛能够参加,所以他们把牛带到了他的墓穴旁边,并在它的角和脖子上都系上了黑色的丝带。我不觉得他们会真的允许牛进入教堂。这张照片被刊登只是因为编辑们喜欢有冲击力的照片罢了。”
达格利什转向瑟蒂斯。“《海湾周报》哪天出版?”
“每周二。我一般到周末才看。”
“所以你用的那张报纸可能是上个星期的。”他转向凯伦说:“谢谢,你帮了很大忙。”他又看到了她充满警觉的眼睛。
他们跟他走到门口。回头的时候他看到他们站在一起,看着他走。好像在确保他真的已经离开了。他们转过去的同时,门在他后面关上了。
 
上篇:14 返回目录 下篇:16
点击人数(364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