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12
12 文 / P.D.詹姆斯 更新时间:2011-12-11 15:48:19
 
达格利什在大厅里等马丁牧师回办公室取他的黑色斗篷。他来的时候,达格利什说:“我们能不能尽量把车开到离现场近一点的地方?”他其实更想步行过去,但他知道对于陪他去的马丁牧师来说,走在那片海滩上不论在体力和精神上都是件很辛苦的事。
马丁牧师显然松了口气,接受了这个提议。到现场之前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海岸公路向西和洛斯托夫特路交会了。达格利什平稳地将捷豹停在路边,侧过身来帮马丁牧师解开安全带,然后下车帮他打开车门。他们向海滩走去。
前面已经没有路了,他们走在沙滩上一条窄窄的小径上,两侧是高及腰际的欧洲蕨和乱蓬蓬的矮树丛,脚下的杂草早已被踩平了。有一段,矮树丛的枝叶拱悬在小径上,他们仿佛走进了昏暗的隧道中,波涛汹涌的大海只剩下从远处传来的有节奏的低声呻吟。欧洲蕨刚开始干枯,呈现出金黄的颜色,走在松软沙土上的每一步都散发着秋天里痛苦衰败的气息。他们从昏暗中走出来,岬角便铺展在他们眼前了。这是一段险恶的平坦地带,向前再经过五十码左右的鹅卵石路,就是白浪翻滚的大海了。达格利什觉得,这里像史前纪念碑一样守卫着池塘的黑色木桩比以前少了。他试图寻找那艘失事船的残骸遗迹,但只有一根鲨鱼翅形状的黑色木棍戳在平坦的沙滩上。
这里到海滩上去的路很简陋,就是六级表面满是沙子的木头台阶,装在一侧的扶手似乎完全没有必要。台阶顶端的凹洞里有一座没刷漆的长方形橡木屋。它比普通的海滨更衣室大一些,旁边是用防水油布盖着的一堆木头,达格利什掀起油布的一角,看到里面摆放得整整齐齐的木板和断裂的板材,一半被漆成了蓝色。
马丁牧师说:“这里过去是更衣室。它看起来更像是索斯沃德①海滩上的,塞巴斯蒂安牧师觉得它很不协调。它已经破败了,看起来很丑,所以我们找了个机会把它废弃不用了。塞巴斯蒂安牧师觉得一个不刷漆的、简单的小木屋会看起来更好。这片海滩人迹罕至,我们来游泳的时候也几乎不用它洗澡,但无论如何我们也得有个换衣服的地方。我们不想让人觉得我们很古怪。更衣室里还有救生船。在这里游泳是十分危险的。”
①索斯沃德(Southwold),萨福克郡北部的一个海边小镇。
达格利什没有把那段木头带来,也没有必要。他确定它是来自更衣室。罗纳德·特里夫斯是不是偶然地捡到它——就像人们在海滩上发现一根木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想用力地把它扔进海里?他是在这里发现这根棍子的还是沿着鹅卵石的路走了更远才发现的?他是不是想用它去戳从头顶上伸出的沙质岩壁?或者还有另外一个人拿着那根断了的木棍?但是罗纳德·特里夫斯是那么年轻,应该是健康和强壮的。他怎么会被人强行埋在令人窒息的沙子里,尸体上却没有留下任何搏斗的痕迹呢?
潮水正在退去,他们踏着细浪,沿着海边狭长潮湿的沙路走着,爬上两座防波堤。很显然它们是新造的,他记忆中的那两道防波堤在它们中间,只剩下几根顶部是正方形的柱子深陷在沙子里,由腐烂了的木板连接着。
马丁牧师拉起斗篷,爬上长满苔藓的防波堤,说:“欧洲委员会捐助了这些防波堤。它们是海防工程的一部分,改变了很多地方海岸原来的面貌。我想这里比你记忆中的沙子更多了。”
他们走了大约两百码,马丁牧师轻声说:“这就是那个地方。”然后开始向悬崖的方向走。达格利什看到一个由两段紧紧绑在一起的浮木做成的十字架,沾在沙子上。
马丁牧师说:“发现罗纳德·特里夫斯的第二天我们便把这个十字架放在这里。现在它还在这儿。也许是从这里经过的人都不愿去弄乱它。我觉得它保存不了多久了,冬天暴风来了会把它刮走。”
十字架上面的沙质峭壁是深棕橙色的,像被用铁锹铲成了薄片。一簇从峭壁边缘伸出的草在微风中摇晃着。左右各有几处峭壁的表面已经松动了,在伸出的崖壁下面留下很深的裂缝。他想,如果有人把头伸进这样的崖壁下方,再用棍子向上戳,那么他被半吨重的沙子压下来是太有可能的事了。但是那意味着一个人需要具有超乎寻常的意志或者绝望。他想不出什么比这更可怕的死法。如果罗纳德·特里夫斯想自杀的话,游进海里让寒冷和精疲力竭淹没他岂不是更仁慈的选择?到现在为止,他和马丁牧师还没有谈到“自杀”这个词,但是他觉得必须说一下了。
“牧师,他的死更像是自杀而不是事故。但是如果罗纳德·特里夫斯确实想自杀,他为什么不选择投海呢?”
“罗纳德肯定不会那样做的。他非常怕海。他也不会游泳。其他人常到这儿游泳,而他连个澡都没在这儿洗过,我从来没见过他在海滩上走过。这也是我对他选择圣安塞尔斯而不是去申请其他神学院感到吃惊的原因之一。”他停顿了一下,“恐怕你会觉得自杀的可能性比事故大。这种可能性让我们感到非常痛苦。如果罗纳德自杀了而我们根本不知道他有那么不开心,那么我们真是不可原谅。我真的不能相信他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走向坟墓。”
达格利什说:“他脱掉斗篷和法衣,并把它们整整齐齐地叠好。如果他是上来攀登峭壁的,会这样做吗?”
“他可能这样做。那两件衣服无论穿着哪一件都很难攀爬。这两件衣服特别令人痛苦。他把它们叠得太好了,袖子朝里,就像把它们打包要出门旅行。他是个很细心的男孩儿。”
达格利什想,那为什么要往峭壁上爬?如果他是来找什么东西的话,会是什么呢?峭壁是沙质的,很容易松动,上面也只有很薄的一层石头,是个很难藏东西的地方。他知道这里偶尔会有些有趣的发现:几块琥珀或者是从现在已经沉入大海的墓地中被冲刷出的人骨。但是如果特里夫斯发现了这些物件,那么它现在哪里?他的尸体旁边除了那根木棍什么东西都没有。
他们沉默着从海滩走回来,马丁牧师走得不太稳,达格利什为了迁就他也放慢了步伐。这位年老的牧师在风中低着头把他的黑色斗篷紧紧地裹在身上,对达格利什来说就像和死人一起走一样。
他们回到车上后,达格利什说:“我想跟那位发现门罗夫人尸体的职员聊聊——皮尔比姆夫人,对吗?而且如果我可以跟那位医生谈谈的话也会有帮助,虽然还很难有说得出口的正当的理由。我不想无中生有地怀疑。她的死已经够让人伤心的了。”
马丁牧师说:“梅特卡夫大夫应该下午来学院。我们的一名学生,彼得·巴克赫斯特,得了腮腺炎正在恢复。上个学期就开始了。他的父母在国外工作,所以放假的时候我们让他留在这儿,确保他能得到必要的照顾和护理。他有需要的时候,格利高利·梅特卡夫就会过来,如果距离他的下一个患者预约有半小时左右的时间的话,他也经常用这个机会来遛狗,我们可能会遇到他。”
他们很幸运。穿过塔楼到达庭院的时候,他们看到一辆陆虎停在主楼前面。达格利什和马丁牧师下车的时候,梅特卡夫大夫正提着箱子走下台阶,回头和什么人说再见。医生个子很高,看起来像是饱经风霜。达格利什想他一定快退休了。他走向那辆陆虎,打开车门,里面传来很响的狗叫声——两条达尔马提亚狗从里面冲出来,祈求般地叫着。医生拿出两只大碗和一个塑料瓶,马上就传来了狗在啜食的声音,粗壮的白色尾巴摆得更厉害了。
达格利什和马丁牧师走近的时候,他大声地打招呼:“下午好,牧师。彼得恢复得很好,不用再担心了。他应该多一些户外的活动。少点神学,多一点新鲜空气。我带阿杰克斯和贾斯帕去岬角转转,您一切都好吧?”
“非常好,谢谢你。乔治,这是从伦敦来的亚当·达格利什。他要在我们这里待一两天。”
医生转过头来看着达格利什,握手的时候,他满意地点了点头,像是对方通过了体格检查那样。
达格利什说:“我本想来到这儿之后先见一下门罗女士,但是我来晚了。我不知道她病得这么厉害。但是据马丁牧师说,她的死并不是很突然。”
医生脱掉了外套,从车里拽出一件厚运动衫,把皮鞋换成了方便步行的靴子。他说:“死亡仍然让我觉得吃惊。你觉得一个病人活不到一个星期了,具有讽刺性的是,他们起来了,而且一年以后还活着。之后你觉得他们至少还能再活六个月,可当晚再被找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走了。这是为什么我从来不给患者一个还能活多久的预期。但是门罗夫人知道她心脏的状况很糟——毕竟她是一名护士——她的去世当然没有让我觉得吃惊。她可能在任何时候走。她和我都知道这一点。”
达格利什说:“这就意味着学院可以躲过一劫,不用在刚有人死去并做过尸检后再经历这种事。”
“上帝,是的!谁都不该死。我定期来看她;她死的前一天我还给她打过电话。你们怀念她,我也很难过。她是你的老朋友吗?她知道你要来访吗?”
“不,”达格利什说,“她不知道。”
“真遗憾。如果她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事也许可以再坚持些时候。你们不懂心脏病患者。你们不懂任何病人。他们往往就是这样。”
他点了点头算作告别,然后大步流星地走了,两条狗在他身边蹦蹦跳跳,一路小跑。
马丁牧师说:“我们现在可以去木屋找皮尔比姆夫人了。我带你进门介绍一下,然后你们单独谈。”
 
上篇:11 返回目录 下篇:13
点击人数(337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