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10
10 文 / P.D.詹姆斯 更新时间:2011-12-11 15:47:52
 

四套客房被阿巴斯诺特小姐用天主教的四名学者的名字来命名,分别叫格列高利、奥古斯丁、杰罗姆和安布罗斯。还是基于这个神学上的意义,四座为员工准备的木屋分别被命名为圣马太、圣马可、圣路加和圣约翰。很显然是因为没有那么多灵感了,所以南北回廊上学生宿舍的命名就没那么有想象力了,只用了数字门牌,但这样也更容易辨认。
马丁牧师说:“你小的时候是住在杰罗姆的。也许你还记得。现在它是一个双人房了,床应该很舒服。从教堂那边数过来是第二间。恐怕没有房间钥匙可以给你。我们的客人房从来不上锁的。这里很安全。如果你有什么需要锁起来的文件,拉姆齐小姐会保管它们。早上九点钟她会在这里。我希望你觉得舒适,亚当。你看得出来吧,这里是重新粉刷过的。”
房间确实重新整修过。以前起居室的前面是一个很挤的小贮藏室,里面放着一些看起来好像是在教区义卖上无人问津的多余家具,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块有用的地方,完全可以作为书房。这里没有多余的东西。窗子旁放着一张带抽屉的桌子,也可以写字用,窗外向西可以望见灌木丛。两把椅子放在取暖器的两边;还有一张矮桌,一个书柜。取暖器的右边是一个放食物的柜橱。福米卡贴面上放着一个电水壶、一个茶壶还有两个杯子和碟子。
马丁牧师说:“食橱里有一个小冰箱。皮尔比姆夫人每天会放一品脱牛奶在这里。你到楼上就会看到我们在卧室里装了一个淋浴。你还记得吗?以前你来的时候需要穿过回廊到主楼的洗澡间去洗澡。”
达格利什当然记得。住在这里的时候,他很喜欢穿着衬衣在早上的空气中走出去,把毛巾搭在肩上,或者去盥洗室,或者走上半英里去洗澡间。这个现代化的淋浴可不是什么好的替代品。
马丁牧师说:“如果可以的话,你收拾东西的时候我想待在这儿。我想让你看两样东西。”
卧室的家具和楼下一样简单。木质的双人床旁边有床头桌和床头灯,一个尺寸刚好合适的食橱,还有一个书架和一把安乐椅。达格利什把旅行袋的拉链拉开,拿出一套西装挂起来,他觉得有必要带着。简单梳洗了一下后他又回到房间里,马丁牧师正在窗前望着岬角的方向。达格利什进来的时候,他从法衣的口袋里拿出了一张折着的纸。
他说:“我这里留着一张你十四岁的时候忘在这里的东西。我没有寄给你因为我不确定你是否高兴我看到了它。但我确实看到了,而且一直保存着,也许你现在想把它要回去。这是一首四行诗。我想你可以把它叫做诗。”
达格利什觉得那不能叫做诗。他压抑住自己的叹息,伸手拿过了那张纸。是什么样的感受从过去的岁月里露出头来,让他觉得这么不舒服?是少年的草率、困窘,还是矫揉造作?眼前的字迹,既熟悉又陌生,尽管写得小心翼翼,但还很幼稚、没有定型。它比一张旧照片更能让他回忆起以前的那些岁月,因为这是太私人的东西。很难相信在这片纸上写字的少年的手就是此刻拿着它的手。
他默默地读着。
丧失

“又是可爱的新一天”,在远逝的过去你曾这样说,
那么无聊的声音。没人注意到你在街上走。
你没有说,“请用你的夹克把我包裹”,
不是在阳光下,而是在风雪中。

这勾起了他另一段回忆。这在他童年的记忆里是很平常的事:他爸爸主持一个葬礼,在鲜绿的人造草坪旁边有厚厚的土堆,还有几个花圈。他父亲的白色法衣在大风中翻动着,还有鲜花的味道。他记得那几行诗是在参加一个独子的葬礼后写的。他还记得,他为最后一行的用词伤透了脑筋,他觉得两个元音太接近了,但又找不出合适的可以替代的词。
马丁牧师说:“我想对于一个十四岁的孩子来说是写得相当不错的。除非你想要回去,否则我想继续保留它。”
达格利什点了点头,把那张纸递过去。马丁牧师带着一种孩子似的满足感把它折起来放进了口袋里。
达格利什说:“一定还有什么其他的东西给我看吧。”
“是的,也许我们可以坐下来看。”
马丁牧师又一次把手伸进很深的法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本卷着的类似学生作业本的东西,上面还套着橡皮筋。他把它在大腿上展平,双手交叉放在上面,就像是在保护它。他说:“在你去海滩前我想让你读一下这个。这是一份自白。那女人最后一次写完后,当天晚上死于心脏病。这对罗纳德·特里夫斯的死可能并不重要。我把它给塞巴斯蒂安牧师看过,这是他的观点。他认为这完全可以被忽略。它可能说明不了任何事,但是我很忧虑。我想最好让你在这里看一下,在这里我们可以不被打扰。我想让你看最开始和最后的两段。”
他把本子递了过来,等着达格利什把它看完。达格利什说:“您是怎么拿到的,牧师?”
“我去找,然后果然发现了。玛格丽特·门罗是十月十三号星期五在她的木屋里被皮尔比姆夫人发现的。当时她正往学院走,发现圣马太那么早就亮着灯,觉得很奇怪。梅特卡夫医生——他是圣安塞尔斯的全科医生——看过后,尸体就被搬走了。是我建议玛格丽特写下她发现罗纳德·特里夫斯的过程,想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写了。我是在她屋里小木桌的抽屉里一沓纸下面发现的。她并没有刻意想将它藏起来。”
“就您所知没有人知道这本日记的存在吗?”
“没有。除了塞巴斯蒂安牧师。我想玛格丽特甚至不会相信皮尔比姆夫人,虽然她是在员工中跟她走得最近的一个。她的木屋不像是被人翻过。我被叫去的时候,她坐在椅子上织毛线,看起来很安详。”
“你知道她具体指的是什么吗?”
“不知道。她肯定是在罗纳德死的那天看到或是听到了什么,还有埃里克·瑟蒂斯送给她的青蒜勾起了她的记忆。他是这里的杂工,帮雷格·皮尔比姆干活儿。这些你在日记里也看到了。我想不出那会是怎么回事。”
“她的死很意外吗?”
“不。她的心脏很不好已经好多年了。梅特卡夫医生和她在伊普斯威奇①咨询的专家都跟她讨论过建议她做心脏移植手术,但她很强硬地回绝了,她不想做任何手术。她认为有限的资源应当用于年轻人或者是正在哺育孩子的父母。我觉得她儿子死后她已经不大在乎自己是活着还是死去了。她的态度并不病态,只是对生命没有那么依恋,不愿意再抗争了。”
①伊普斯威奇(Ipswich),萨福克郡首府。
达格利什说:“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留着这本日记。塞巴斯蒂安牧师也许是对的,这可能根本没用,但这对分析罗纳德·特里夫斯之死的背景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参考。”
他把本子装进了公文包,然后关上并设定密码锁。他们坐在那里沉默了半分钟。达格利什觉得有一股隐隐的恐惧袭扰着他们,除了一些可疑之处外,还有挥之不去的不安。罗纳德·特里夫斯很离奇地死去了,一个星期后发现尸体的女人,也就是之后发现了一个她觉得是重要秘密的人,也死了。这可能不只是巧合。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这是谋杀。他猜想马丁牧师和他一样,也不想把这些话说出来。
达格利什说:“您对审判结果觉得很惊讶吗?”
“有点儿。我以为会判死因不明。认为罗纳德是自杀的想法,还有那种骇人听闻的表达方式,都是我们很难接受的。”
“他是个什么样的男孩?他在这里开心吗?”
“我并不觉得他很开心。但是我觉得没有其他神学院比这里更合适他了。他很聪明,也很努力,只是缺少魅力,可怜的孩子。在年轻人里面他显得很有主意。我说过,他非常自大但又显得缺乏安全感。他没有特别的朋友——我们倒不鼓励那种特别的友谊——我想他一直很孤独。但他在这里的学业和生活都不会让他感到绝望或者试图自杀。当然如果他确实是自杀的,那么某种程度上我们必须受到谴责。那样的话我们应当看得出他很不愉快,但一点迹象也没有。”
“你们对他的学业满意吗?”
马丁牧师考虑了一下才回答说:“塞巴斯蒂安牧师觉得还满意,但我想他也许没有考虑到他的学习成绩。他没有自己以为的那么聪明,但他确实很聪明。在我看来,罗纳德非常渴望讨好他父亲。很明显,以他父亲的标准来看他还差得太远,于是他选择了一个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的职业。作为一名教士,尤其是天主教教士,有种令人感到诱惑的权威。一旦得到任命,他就拿到了赦免牌。这至少是他父亲不会做的事。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些想法,也可能我想得不对。我觉得接受他的入学申请有些困难。对于一位院长来说,前任还在学院工作对他而言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认为这件事上我不应该反对塞巴斯蒂安牧师。”
如果说有某种不必要的不安在弥漫的话,那么在达格利什听到马丁牧师说“现在我想你希望看看他死的地方了”时,这种不安感更强烈了。

 
上篇:9 返回目录 下篇:11
点击人数(4721)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