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7
7 文 / P.D.詹姆斯 更新时间:2011-12-11 15:47:06
 
达格利什黎明前就离开了他在昆赛德那间能够俯瞰泰晤士河的公寓。这座建筑曾经是一个仓库,现在被改造成了一个金融机构的办公大楼。仓库里残留的香料味道还在这套铺着木地板、没什么家具、宽敞的顶层公寓里残存着,就像人的记忆,模糊不清。这所房子要被卖掉的时候,他很坚决地抵制开发商要买断他的长期租约的要求,最终也没有接受开发商出的高价。他们最后只好作出让步,把最顶层原样留给了他。这家金融机构出钱给达格利什在楼侧面的不显眼处加了一道门,还有一部通向他公寓的私人安全电梯。这样,租金提高了,但租期延长了。他觉察到整座建筑里面空间太多了,这家金融机构根本无法把它占满。而且——虽然没有任何实际的作用——有一名高级警官住在顶层会让这里的保安觉得很踏实。达格利什保住了这房子所有让他看重的价值:私人空间、夜里楼下的安静——即使白天也不是很吵,还有它宽阔的视野——泰晤士河就在脚下流过,它的潮汐里涌动着生机。
他开车向东穿过城市,经过白教堂区到A12公路。即使在早上七点钟,街上也并不空廖,已经有人出现在地铁口。伦敦城从来不会完全入睡,他很享受这早上的安宁,看着第一批赶去上班的人出现在街上——几小时之内这里就会变得非常喧嚣,体会着在不塞车的街道上开车的那种放松的感觉。他到达了A12公路,伊斯顿大街被甩在身后。第一缕粉红色的霞光在黑暗的黎明里扩散开来,直到天色完全变白。田野和灌木丛也被笼罩上了一层明亮的灰色晨光,树木在这晨光里呈现出日本水彩画似的朦胧和精致。轮廓也逐渐清晰起来,呈现出它们在初秋里丰富和饱满的色彩。虽然春天时树木会更加欣欣向荣,但他仍觉得此时是年终看树的好季节。现在树叶还没有完全掉光,随着树叶上绿色、黄色和红色的渐渐退去,树枝和树干越来越清晰了。
开车的时候他在思索此行的目的,分析了他介入这事的原因——当然是不太名正言顺,一个不知名的男孩死去了,已经进行过死亡调查和尸体检验。在火把尸体变成骨灰的时候,这个案子在法律意义上就已经结束了。他同意接手这桩调查并不是一时冲动:他职业生涯里很少有这样的经历。调查这事不完全是为了应付阿尔弗雷德爵士,让他不要总是来警局骚扰——尽管没人愿意看到他。他又一次感到困惑,这个人对他表面上根本不爱的养子的死似乎很关心。达格利什觉得也许他自己的判断太过武断了,阿尔弗雷德毕竟不是一个完全没有情感的人,也许他比表现出来的更爱这个儿子。也许他就是太渴望知道事实的真相了,不管调查会有多困难、知道真相后又可能带来多少不快。如果他是这样想的,达格利什觉得倒是值得理解和同情的。
他开得很快,不到三个小时就到了洛斯托夫特。他有很多年没有在这里开过车了,上次来的时候就震惊于这里堕落和贫穷的气息。面向大海的旅馆,在景气的时候可以吸引中产阶级来度假。那时候以赌博活动出名。很多商店都关闭了,人们面色晦暗、神情沮丧地在街上走着。现在看起来这里有一些复苏的迹象,他觉得自己走在一个依然对未来怀有信心的地方。他很熟悉前往码头的那座桥,开过去的时候心里很是忐忑。少年时代他经常在这条街上游逛,去码头买鲱鱼。他还可以回忆起他们把鳞光闪闪的鱼从桶里拿出来放进帆布包里时的气味。这些鱼是他送给牧师们的,骑车回去的时候,背包沉沉地压在肩上。他又闻到了熟悉的水和焦油的气味,带着愉快的记忆看着码头里的渔船,想着是不是还能在码头上买到鱼。即使可以,他也再不可能有那种在少年时代将礼物带回圣安塞尔斯时的兴奋和成就感了。
他更希望警察局还是他少年时的那个样子——经过改造作为警用的单独或者联排的房子,标志就是添加上那些固定在灯柱上的蓝色的灯。可现在他看到了一座现代化的低层楼房,楼的正面嵌着一排暗色的窗户,立在房顶的无线电杆非常显眼,入口处的旗杆上飘着一面警察局的旗。
他们准备好了迎接他的到来。前台小姐用她充满魅力的萨福克口音对他表示欢迎,好像迎接他的到来是她这天唯一的工作。
“琼斯警员在等您,先生。我给他打电话,他马上来。”
艾弗顿·琼斯警员又黑又瘦,面如土色,没怎么经过风吹日晒的皮肤跟几乎是黑色的头发形成很大反差。他一开口达格利什就听出了他是哪里人。
“是达格利什先生吧?我正在等您。威廉姆斯先生说我们可以用他的办公室,请到这边来吧。不能等您来他很抱歉,负责人现在都在伦敦参加高级警官协会的会议。请在这里登记,长官。”
达格利什跟着他进入不透明的玻璃边门,然后走在一条很窄的走廊上,他说:“你老家离这儿很远啊,警官。”
“是很远,达格利什先生。确切地说,有四百英里。我和一位姓洛斯托夫特的女孩结了婚,她是独生女,她妈妈身体不太好,所以珍妮必须住在离家近的地方。我找了个机会从高尔调过来。这里很适合我,我只要在海边就行。”
“很不一样的海。”
“很不一样的海,但它们同样危险,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我们这儿人死得多。那个可怜的家伙是三年半以来这里第一个死于事故的。峭壁附近都有危险警示标识,而且这里的人都知道那儿不安全,至少现在他们该知道了。这片海滩太荒凉了,周围人烟稀少,所以很少出事。在这里,先生,威廉姆斯先生已经把桌子收拾干净了。您一定觉得这儿没什么重要的证据给您看吧,您要咖啡吗?看,打开开关就有了。”
托盘上有两个杯子,杯把整齐地朝着一个方向。还有咖啡过滤器、一个贴有“咖啡”标签的罐子。一壶牛奶和一个电水壶。虽然显得有点忙乱,琼斯警员还是很快煮好了咖啡。咖啡非常棒。他们在窗前的两把办公椅上落座。
达格利什说:“我想你们是接到电话后到海滩上去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不是第一个到现场的。第一个到的是年轻的布莱恩·迈尔斯,他是当地的区警。塞巴斯蒂安牧师从学校打电话来,布莱恩没用多长时间——最多不超过半小时——就到了那里。他到的时候只有塞巴斯蒂安牧师和马丁牧师两个人在尸体旁边,谁都看得出来那个可怜的男孩已经死了。他是一名不错的警察,我是说布莱恩,他觉得这事让他有些不自在,不太正常。我不是在说他认为罗纳德的死很可疑,但是不能否认这事很奇怪。我是他的上级,所以他向我报告了。我在差不多三点时接到电话,然后就赶了过去,我们警局的外科医生莫利森博士正好也在,我们就一起去了现场。”
达格利什说:“救护车也去了?”
“没有。那时候没有。我相信在伦敦,验尸官自己有救护车,在这里我们搬运尸体的时候也用民用救护车。当时救护车正在执行任务,所以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才把他移走。我们把他送到停尸房后,跟验尸部门的负责人谈了一下,他说几乎可以肯定验尸官会申请做法医病理检验。验尸官是梅利什先生,一个非常小心仔细的人。从那个时候起罗纳德的死就被列为谋杀案进行调查了。”
“你们在现场到底发现了什么?”
“嗯,他死了,达格利什先生。莫利森医生立刻做出了判断,其实这并不需要医生来告诉你。莫利森医生认为他已经死了五到六个小时。我们到那儿的时候尸体还基本上被埋在沙子里,格列高利先生和门罗女士已经把尸体挖开了一部分,但还看不到他的头,手和脸。塞巴斯蒂安牧师和马丁牧师在现场。他们什么都做不了,但是塞巴斯蒂安牧师坚持等我们把尸体都挖出来才离开。我觉得他想在那里为他祈祷。我们把那个可怜的男孩挖出来,翻过身,放到担架上,莫利森先生从近处进行了勘察,看不到什么特别的东西。他身上裹着沙子,已经死了。这就是全部的情况。”
“有没有什么能看到的伤痕?”
“没有,我们没发现,达格利什先生。当然,如果被叫去调查一起这样的案件您一定会多想一些的,不是吗?你会进行分析和推理,但是莫利森医生没有发现任何暴力的痕迹,头后部没有裂缝或者类似的伤痕。当然,他并不知道地区法院的病理学专家斯卡格尔医生做尸体解剖时得出的结论。莫利森医生说他除了判断死亡时间外什么都做不了,我们必须等验尸结果。并不是我们觉得他的死有什么可疑,当时事情十分简单明了。他在悬空伸出的崖壁的下面,崖壁松动了,石头和沙子掉下来把他埋在了底下——看起来就是这样的,也是他们在审讯时得到的结论。
“有没有什么奇怪或者可疑的事情引起了你的注意?”
“嗯。奇怪,但不算可疑。他倒下的位置很奇怪——头朝下,就像是一只兔子或者狗栽下了峭壁。”
“尸体旁边什么都没有发现吗?”
“有他的衣服,他的棕色斗篷,还有带扣子的黑色长外套,叫法衣,是吧?非常整齐。”
“没有能作为武器的东西吗?”
“只有一根木棍。我们在挖出他的时候发现的。在离他右手很近的地方。我想最好把它带回警局,万一这很重要呢,但没人重视它,不过我还是把它拿回来了——如果你想看看,先生。我觉得审讯以后似乎没有保留它的必要,上面什么都没有,没有指纹,没有血迹。”
他走到屋子尽头的橱柜那里,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用塑料布包着的物件。那是一根长约两英尺半的浅色木棍。达格利什拿近看了看,可以看到一些少量的、好像是蓝油漆的印记。
琼斯警官说:“它不是在水里的,反正我没见它在水里。也许那个男孩在沙滩上发现了它,然后捡起来,不意味着什么特别的事,很多人走在在沙滩上都会随手捡东西。塞巴斯蒂安牧师认为这是学院废弃的更衣室里的。很显然塞巴斯蒂安牧师认为那种白蓝相间的条纹有些碍眼,还是简单质朴的木头更好,于是他们就重建了更衣室。更衣室还用于储藏救生设备。旧的更衣室也快散架了,但那些木头没有被全部移走,还有一些腐烂了的木板堆在那里。但是我打赌,它们现在已经被搬走了。”
“有没有脚印?”
“嗯,找脚印是我们做的第一件事。那男孩被埋在沙子里面,我们发现了一行顺着海滩走的脚印。那是他的,您看我们有他的鞋。但是到那里的人大都会这样沿着鹅卵石散步。现场的沙滩已经被踩乱了,你无法指责格列高利先生和门罗女士没有小心地注意不要留下脚印。”
“你对陪审团的裁决感到意外吗?”
“我得说是的。判死因不明可能是更合逻辑的。梅利什先生和陪审团坐在一起,通常如果案子比较复杂或者比较受公众关注的话,他都会去。陪审团的八个人意见非常一致。但不可否认的是,死因不明也是不能令人满意的——圣安塞尔斯在我们这里非常受尊重。
“虽然我不否认他们与世隔绝,但是他们那里的年轻人在附近的教堂里吹奏,在社区里做了很多好事。我不是说陪审团的判断是错的。无论如何,他们认为这是对的。”
达格利什说:“阿尔弗雷德爵士无法抱怨你们办案的认真程度,我看不出你们有什么疏漏。”
“我也看不出,达格利什先生,验尸官也是这么说的。”
看起来没有什么需要再了解的了。谢过了琼斯警员和他的咖啡,达格利什便离开了。那根有蓝色印记的木棍又被包起来贴上了标签。达格利什拿上了它,这是因为他觉得琼斯警官希望他拿走,而不是因为他认为它会有用。
在停车场的尽头,一个男子正在把纸板箱放到路虎车的后座上。他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达格利什正在走近一辆捷豹汽车,他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像是忽然做了一个决定,走了过来。达格利什看到了一张因为睡眠不足或是内心痛苦而未老先衰的脸,脸上生了很多皱纹。这种面容他见得太多了。
“你一定是亚当·达格利什警长。泰德·威廉姆斯说你会来。我是罗杰·耶伍德调查员。我正在休病假,来拿点东西。我想说你会在圣安塞尔斯看到我。牧师不时会接纳我去住住,那里比旅馆便宜,周围的人也比精神病院的好多了,不过有时候精神病院也是一个选择。哦,还有,吃的也更好。”
这些话说出来就像事先排演过一样流利,他深色的眼睛显得有些咄咄逼人,但又有些害羞。不知为什么,达格利什觉得这不是个好消息,他认为自己应该是唯一的访客。
可能是看出了他的反应,耶伍德说:“别担心,我不会在晚祷后找你喝酒的。我才不想聊警察那些事儿呢,我敢说你也是。”
握手之后达格利什还没想好要说什么,耶伍德就飞快地点了一下头,转过身迅速走回了自己的车里。
 
上篇:6 返回目录 下篇:8
点击人数(519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