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6
6 文 / P.D.詹姆斯 更新时间:2011-12-11 15:46:52
 
拉斐尔·阿巴斯诺特走进来站在那里等着,和平时一样泰然自若。他黑色的教士衣有一排暗扣,跟其他学生的不一样,看起来是新裁的,优雅合体;教士衣冷峻的黑色与拉斐尔苍白的脸色和闪亮的头发组合在一起,让人产生一个似乎有些矛盾的印象:既有僧侣的质朴刻板,又略带戏剧性。塞巴斯蒂安牧师和他单独相处的时候总是感到有点不舒服。他本人也很英俊,而且也一直很看重——有时候过分看重了——其他男性的英俊和女性的美丽。他只是没有用这样的标准来衡量他妻子。可他也发现男人太漂亮了是令人不安的,甚至有点令人讨厌。年轻的男人,尤其是年轻的英格兰男人,不应该看起来像个有些放荡风流的希腊神。这并不是说拉斐尔的长相有双性的特征,塞巴斯蒂安牧师知道这种漂亮对男人比对女人更有吸引力——即使这并没有让他自己动心。
塞巴斯蒂安牧师心头再次涌起了那些挥之不去的忧虑。和拉斐尔在一起,很难不回想起过去。让他做教士是否是个合理的选择?他生长于此,一直是这里的一员,学院是否还应该同意他在这里做教士候选人?他妈妈,最后一位姓阿巴斯诺特的人,在二十五年前——当时他才两个星期大——将他遗弃在学院,他是多余的私生子。从那时起,圣安塞尔斯就是他唯一的家。是不是鼓励他去别的什么地方,比如卡德斯顿或者牛津的圣斯蒂芬学院申请才更明智和谨慎呢?拉斐尔一直坚持在圣安塞尔斯接受培训,可他的话语里是否已经间接传达出威胁,就是他要么不在这儿做,要么就不做神职候选人?也许学院一直对他过于热情了,以至于这阿巴斯诺特家族最后的血脉只能选择奉献给教堂。这种关于拉斐尔的没完没了的忧虑时不时会冒出来,对那些虽然琐碎但迫在眉睫的日常工作构成了打扰,这使塞巴斯蒂安牧师很恼火,他坚决地把拉斐尔的事放在一边,让自己集中精力处理学院的事情。
“有些小事情,拉斐尔,我想在学院前面停车的学生应该把车停得更有序些。你知道,我希望汽车和摩托车都能停在学校主楼的左侧。如果他们一定要停在院子里,那就更要小心。这是特别令佩里格林牧师恼怒的事情。另外请学生们记得不要在晚祷结束之后再使用洗衣机,佩里格林牧师觉得那噪声让他难以集中精神。门罗女士已经不在了,床单和被套现在每两个星期换一次,它们放在杂物室,学生们自己去拿了自己换好。我们已经登了广告招人,但要过一阵子才能找到。”
“是,牧师,我会跟他们说的。”
“还有两件更重要的事。这个星期苏格兰场的达格利什警长要到我们这里来。很显然阿尔弗雷德·特里夫斯不满意罗纳德案件的审讯结果,找来警察局进行进一步调查。我不知道他要在我们这里待多久,也许只是一个周末。我们自然要全力配合他,就是说我们要充分和诚实地回答他的问题,而不要贸然发表意见。”
“但是罗纳德已经下葬了,牧师。达格利什警长还希望证明些什么呢?他显然无法推翻上次审讯的内容。”
“我想是的。我觉得这更像是为了让阿尔弗雷德爵士满意而采取的一种做法,他希望对他儿子的死做更详尽的调查。”
“但是这很荒谬,牧师。萨福克警方已经查得很仔细了。现在警察局想发现些什么呢?”
“我觉得很难。但不管怎样,达格利什要来,我安排他住在杰罗姆。除了埃玛·拉文汉姆,我们还有另外三名访客。耶伍德探员要来这里度假恢复心情。他需要安静和休息,我想他有时候可能需要在房间里用餐。斯坦纳德先生要回来了,继续他在图书馆的研究。他周六来,计划在星期日早餐后就离开。我已经邀请他在星期六的晚祷时吹奏。这会是个小型的圣会,但是也没有办法。”
拉斐尔说:“如果知道这些,牧师,我可能就不会来了。”
“我知道。我希望你能作为高年级学生至少留到晚祷之后。而且要对他表现出你对一位访客、一位长者和一位牧师应有的尊重和礼貌。”
“前两个人我没有问题。第三个人让我觉得如鲠在喉,做了那些事之后,他将如何面对我们、面对约翰牧师?”
“我想,像我们其他人一样,如果他相信自己在那个时候做了他认为正确的事情,他就能获得自我安慰。”
拉斐尔的脸激动得发红。他叫起来:“他怎么能认为自己是对的?一位牧师把另一位牧师送进了监狱!无论是谁这么做都太可耻了。这件事由他引起,这太令人讨厌了。约翰牧师是最优雅、最好的人。”
“你忘了,拉斐尔。约翰牧师在审判中认罪了。”
“他承认对那两个男孩子有不当的行为。但他没有强奸他们,没有引诱他们,也没有对他们有身体上的伤害。是的,他是认罪了,但如果克拉普顿没有多管闲事地去揭发过去的事情,他不至于进监狱。挖出那另外三个男孩,说服他们去作证,这究竟跟他有什么关系?”
“他认为这是他的职责。别忘了约翰牧师也对其他更严重的指控认了罪。”
“他当然那么做了。他认罪是因为他有负罪感。他觉得还活着就是一种犯罪。他不想让那些孩子去证人席上作伪证。他不能承受的是对那些孩子的伤害——他们在法庭上作伪证对他们自己造成的伤害。他希望用自己进监狱为代价来宽恕他们。使他们免于受害。”
塞巴斯蒂安牧师针锋相对地说:“他是这样告诉你的吗?你真的跟他讨论过这件事吗?”
“没有,不是直说的。但这是真的,我知道这是真的。”
塞巴斯蒂安牧师感到很不安。这很可能是事实。他自己也这样想过。但是这种微妙的、心理层面的感受对于他这样一名牧师来说是自然的。而这出自一个学生之口就让他感觉很惶恐了。他说:“你说得不对,拉斐尔,你不能去跟约翰牧师谈这件事。他已经服过刑,目前在我们这里工作。过去的已经过去了。他还要面对执行长,这很遗憾。但如果你试图插手这件事的话没有什么好处。我们每个人自身都有阴暗面。约翰牧师的事只有他和上帝才知道,或者在他和听他忏悔的牧师之间交流。你从中干预就太妄自尊大了。”
拉斐尔好像很难听得进去。他说:“我们知道克拉普顿要来了,是吗?来刺探我们,来找到不利于我们学院的新证据。他想看着我们关门。只要主教任命他做托管人,他马上就会明目张胆地这么做。”
“如果他没有受到礼遇,他就得到了他需要的证据。我让圣安塞尔斯继续下去的办法是平静地做好我的工作,而不是同强大的敌人对抗。学院正处在艰难的时刻,罗纳德·特里夫斯的死更是雪上加霜。”他停顿了一下,然后问了一个他至今也没有开口问过的问题,他说:“你们一定已经讨论过他的死了,你们这些学生对此有什么看法?”
他意识到这个问题并不受欢迎。拉斐尔回答之前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我想,牧师,普遍的看法是罗纳德是自杀的。”
“但他为什么自杀呢?你有什么看法吗?”
这一次沉默的时间更长了。接下来拉斐尔说:“没有,牧师,我们没有别的看法。”
塞巴斯蒂安牧师走回他的桌前,拿起一沓纸看着。语调里带着一丝尖刻。“我看到学院里这个周末没什么人,只有你们四个人在。你告诉我,为什么那么多人都走了,学期刚开始啊。”
“有三个学生去教区实习,牧师。鲁珀特被叫到圣玛格丽特吹奏,我想还有两个学生跟去听了。理查德的妈妈五十岁生日,同时也是结婚二十五周年纪念日,他请假走了。还有你知道托比·威廉在进行他的第一次实习,很多人去为他鼓劲。这里就剩下亨利、斯蒂芬、彼得和我。我本来打算在晚祷之后离开。我不想错过托比的第一次教区弥撒。”
塞巴斯蒂安牧师仍然在看着那些纸。“是的,这样算起来人数差不多。你可以在听完执事长的布道之后离开。但是你不在星期日的弥撒之后上格列高利先生的希腊语课吗?”
“我约过了,牧师。他周一可以给我上课。”
“好,那么我想这个星期就这些了。拉斐尔,你还要拿上你的论文,在桌上呢。伊夫林·沃①在他的一本游记中说,他视神学为一种把事物简化的科学,通过这种简化,模糊和令人费解的想法变得容易理解而且更加准确。而在你的论文中,这二者都没有。你还错用了‘赶超’这个词,这并不是‘模仿’的同义词。”
①伊夫林·沃(Evelyn Waugh,1903—1966),英国小说家,一九三○年转信罗马天主教,作品深受其影响。
“当然不是,对不起,牧师。我可以模仿你但是我不能指望赶超你。”
塞巴斯蒂安牧师转过身去,不想让拉斐尔看到他在笑。他说:“我强烈建议你两样都不要做。”
拉斐尔关门出去了,笑容还在塞巴斯蒂安牧师脸上停留着;之后他才想起他并没有得到拉斐尔会好好表现的承诺。如果他承诺了,他就会遵守,但是他没有。这会是一个很麻烦的周末。
 
上篇:5 返回目录 下篇:7
点击人数(5027)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