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探险推理 > > 3
3 文 / P.D.詹姆斯 更新时间:2011-12-11 15:46:06
 
跟内务部秘书长的谈话纪要已经附上标签,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了。助理的工作总是这样高效。在把这些纸放到文件夹里走下电梯的时候,达格利什的思绪飞到了巴拉德斯梅尔那片暴露在风中的海滩。
他终于又有机会回去了。为什么,他为什么没有早点回去呢?他的姨妈住在英格兰的东部海岸——先是住在木屋里,后来又住在改建过的工具房里。他去看姨妈的时候顺路到圣安塞尔斯看一看其实很方便。是为了避免失望而本能地迟疑,还是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回到自己深爱的地方会愈加忐忑不安?而现在回去,他已经是个陌生人了。上次去的时候马丁牧师还在那里任职,现在应该已经退休很久了,他有八十岁了。他能带回圣安塞尔斯的,只有没人能分享的记忆。就算是事出有因,他也会是作为不受欢迎的警员去重提那件让圣安塞尔斯的人感到沮丧和尴尬、希望彻底忘掉的事。但毕竟他要回去了,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高兴起来。
他一路走着,忘记了百老汇和议会广场之间那半英里路上坐落着的那些平淡乏味的政府建筑,思绪中出现了一幅宁静的、不那么狂乱的景象:悬崖上的沙砾被雨水溅在到处是凹痕的海滩上,橡木的防波堤经过几个世纪的海水浸泡已经损毁了一半,但还是屹立在那里阻挡海水的一次次进攻。那条一英里长的由沙砾铺成的路现在已经很靠近悬崖边缘了。圣安塞尔斯那两座破旧的都铎式塔楼的侧面和前庭相接,包铁的橡木门后面是巨大的砖石结构的维多利亚式主楼。精巧的回廊环绕着西侧庭院,北侧的回廊直通向中世纪的教堂。他看到了他们穿着晚祷时的白色法衣,还有棕色的精纺毛纱的带帽防风斗篷——去海边的时候他们都穿着它;他们现在应该正准备进行晚祷,按部就班地做好了准备,教堂里弥漫着香水的味道。他看到了圣坛,他做牧师的父亲都没想到那里有那么多的蜡烛;圣坛的上方是镶在画框里的韦登①的画《神圣家族》,它还会在那里吗?还有那份诡异的、被别人嫉妒垂涎的圣安塞尔莎草纸,还藏在学院里吗?
①韦登(Rogier Van Der Weyden,1399/1400—1464)。早期尼德兰画家,以宗教画著称。
他只在学校里待过三个夏天。他父亲从一个条件艰苦的内陆城市教区被换来这里,至少是改变了环境。达格利什的父母一向不愿意假期还把他关在大城市里,他被邀请去教区长的管区,和新来的人住在一起。但听说卡斯伯特·辛普森教区长和太太有四个孩子,都不到八岁,其中包括一对七岁大的双胞胎,他就改变了主意。十四岁的他渴望在长假里有自己的空间。所以他接受了圣安塞尔斯院长的邀请,不过他有些不安,因为他知道妈妈以为他会愿意跟那对双胞胎待在一起,照顾他们。
那个时候学校里的人走了一半,只有少数外国学生选择留下来。这些学生和教士花了很多精力来安排他的起居,让他过得高兴。他们在教堂后面的一片精心修剪过的草坪上设了球门,还不辞辛苦地向他扔球。他记得这里的食物比学校里的好吃多了,事实上也比教区长辖区的好;他很喜欢自己的客房,虽然从那里看不到海;他最喜欢的就是一个人散步,朝南往池塘的方向走,或是朝北往洛斯托夫特的方向走;他可以随意进出图书馆,那里很安静却没有压抑的气氛。在那里的每一天,他都有绝对的自主权。
第二次去那里的时候,是八月三号,当时塞迪已经在那里了。
马丁牧师说:“米尔森夫人的孙女要来和她一起住。她和你年龄差不多,亚当,我想她可以和你做伴了。”米尔森夫人一直是那里的厨师,当时已经六十岁了,现在肯定早已退休了。
塞迪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伙伴。她是一个十四岁的瘦弱的小姑娘,栗色的头发从她窄窄的脸庞两边垂下来,小小的深灰色眼睛里还带着绿色,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盯着他看,那目光里充满了幽怨。她似乎很喜欢和他一起散步,她很少说话,偶尔会捡起一块石头猛地掷向海里,或者突然头也不回地向前猛跑,然后转过身来等着他,就像一只小狗在追皮球。
他记得有一天暴风雨过后,天变得晴朗起来,但风还是很大,涌过来的大浪猛烈得像昨夜的暴风雨一样。他们在防波堤的遮蔽下肩并肩地坐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口地喝一瓶柠檬水。他给她写了一首诗,他记得那首诗不仅表达了他真实的感情,而且还模仿了艾略特——近来他最狂热的诗人。她看的时候眉头紧蹙着,小小的眼睛几乎已经看不见了。
“这是你写的?”
“是的,是写给你的,一首诗。”
“不,不是,这根本不押韵。我们班里叫比利·普赖斯的男孩写诗,那些诗都是押韵的。”
他很愤怒地说:“这是不一样的。”
“不,不是。如果是诗的话,每句末尾的字一定要押韵。比利·普赖斯这么说的。”
后来他开始相信那个比利·普赖斯说的还是挺有道理的。他站起来,把那张纸撕碎了扔在沙滩上,看着下一波海浪涌上来把它们卷走,淹没。他煞费苦心地写了这首诗,因为写诗是表达情爱的最好方式。但塞迪是个头脑简单的女孩子,思维方式没有那么细致和深刻。她说:“我打赌你不敢从防波堤的尽头跳下去。”
他想,比利·普赖斯肯定敢从防波堤上跳下去,而且还会写每一行都押韵的诗。他一句话没说,扯掉上衣,只穿着卡其布的短裤。他先设法在防波堤上保持平衡,停顿了一下,就踩在一片光滑的海藻上往防波堤的尽头走,然后头朝下跳入狂暴的海水中。水没有他想象得那么深,浮上来之前他已经感觉到手掌触到了水底的鹅卵石。即使在九月,北海的水也是冷的。被冷水激一下的感觉是短暂的,接下来的是恐惧。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控制着,一双有力的手抓着他的肩膀,把他向后、向水的深处拖去。水花飞溅,他努力想挣脱。但海岸忽然被一堵墙一样高的水淹没了。浪在他头顶掀过,他拼命划向防波堤,但好像每秒钟都在向后退。
他可以看到塞迪在防波堤边沿上站着,挥舞着双臂,头发在风中飞舞。她在大声叫喊着什么,但是他什么也听不见,耳朵里面只有海浪的隆隆声响。他用尽全力,等着大浪把他推向前,然后拼命想抓住机会顺着海浪的推力向前游。待海浪后撤时,积蓄起全部的力量努力少退后几步。他告诉自己不要惊慌,节省体力,抓住每次机会,一步步艰难地向前。他终于到了,气喘吁吁地抓住了防波堤的边缘。之后他就筋疲力尽了,有好几分钟都动不了。是她把手伸下去拉他上来。
他们肩并肩地坐在山脊的圆石上,她默默地把衣服脱下来,帮他擦后背。擦干后,她还是没有说话,把他的衬衣递给他。他现在还记得见到她身体的情景——她小小的胸部,嫩嫩的粉红色的乳头,唤起了他的欲望,他觉得那是因为怜爱而产生的情绪。然后她说:“你想去池塘吗?我知道一个秘密的地方。”
池塘可能还在哪儿,那是一片很暗的水面,通过一条鹅卵石的堤坝与风高浪急的大海相隔。光滑的水面让人觉得湖底深不可测。除非遇到最恶劣的暴风,否则海里的咸水不会越过堤坝进入池塘。风化了的黑色树干立在潮汐的边缘,像记载那些早已逝去的文明的图腾柱。池塘以海鸟们出没闻名,那里还有观鸟的木屋藏在大树和矮木丛中间。但只有最有热情的观鸟人才会经过这段黑暗和险恶的路走过来。
塞迪的秘密地方是海和池塘之间的一小块平地,那里有一艘失事船舶的残骸,船体的一半扎进了沙子里。通过几级被损坏了的台阶可以走进船舱,在那里他们渡过了整个下午和接下来的几天。只有木板的缝隙里才能透出些光亮。他们笑着,看着自己身体上斑驳的影子,还有手指移动映出的线条。他看书、写字,或者安静地靠在被压弯了的船舱壁上;塞迪按照她自己的想法,用别人看起来古怪的方式有条不紊地做着家务。把她祖母准备的野餐精心地摆在光滑的石头上,在她宣布开饭的时候,把食物郑重地递给他吃。果酱瓶里装着池塘里的水,插上从悬崖裂缝里找到的芦苇、杂草还有不知名的、叶片肥厚而富有光泽的植物。他们一起寻找有洞的石头,她用细绳把它们串成链子,沿着船舱的墙面挂起来。
那个夏天以后很多年,那种混杂着海的气息的、腐烂的橡木散发的焦油的味道还会引起他关于性爱的刺激。他想着,塞迪现在在哪里?也许已经结婚,有了几个金色头发的小孩——如果他们的爸爸没有被淹死,或者没有触电而死,或者没有在塞迪起初的选择中被淘汰了的话。失事船舶的残骸已经找不到了。经过几十年的冲刷,这片海滩已经被大海侵蚀了。在最后一块船板被卷走之前很久,那根穿链子的绳子肯定被磨损而最终断掉了,那些小心收集的石头就会掉在船舱底部的沙子上。
 
上篇:2 返回目录 下篇:4
点击人数(5545)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