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05
05 文 / 范潇匀 孙俪洛 更新时间:2011-11-20 18:41:54
 

  洗完澡后,我泡了一杯咖啡,坐在电脑前。这台外表看起来略显笨拙的电脑跟着我去了很多地方,当时买它的时候还是张凯文帮我挑的。我甚至很清晰地记得那天我们一起去买电脑的所有细节,包括他问我介不介意跟他用同一款电脑。是呀,他就是这样一个细心体贴的男人,从不会将他的喜好强加于我。

    

  接下来的日子,我花很多时间在电脑上听音乐,还有就是找工作。Jerry几次软磨硬泡地让我去他公司上班,都被我严词拒绝了。我能想象到他公司后,我的主要工作就是防止他和我磨嘴皮子,防止他用肢体语言骚扰我。这样的气氛肯定会将周围同事的工作热情成功转移到对我们关系的八卦上。而且去他公司上班之后,我每天该怎么面对他呢?当他是死党还是老板?还有欠他这么多的人情我该怎么还?再说我是有信心靠自己的能力找到工作的。

    

  邮箱里有十封未读邮件,醒目的标题把几封来自交友网站的信件刺眼地显示在电脑屏幕上。这么多垃圾邮件,真是让人头疼。我点开了一封刚刚回复的求职邮件。这是一封通知我去面试的信件,里面描述了这家公司的营运实力及目前的状况。邮件里提到这是继四大门户网站之后国内最大的网络公司,可我从来没有相关的工作经验,要是面试上了我胜任不了怎么办?可要是不去试试,让这么好的工作机会白白溜走了又该怎么办?还没有去面试,我竟然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不管怎么样我决定还是试一试,毕竟我不能长期在Jerry这里白吃白住。边做边学总会有收获的,我开始安慰自己。

    我又把邮件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天啊,面试的时间竟然是明天!这家公司不是急缺人手,就是人事部的人不够专业,不然怎么会只提前十几个小时通知我去面试呢?

    我起身走到衣柜前,想找件合适的衣服去参加明天的面试。

    

  衣柜里从家居服到晚礼服一应俱全,Jerry把前女友们留下来的衣物悉数放了进来。这几天我穿的衣服都是在里面找的,大部分还都是我能穿的尺码。我怯怯地想,如果我再晚点来他这里住,可能会找出某高校女生的校服吧,罪孽!罪孽啊!

    

   “你好,我是来参加面试的。”我深呼了一口气站在了这家公司的前台。

    

  “你先填访客登记表吧,一会儿叫你。”前台小姐头也不抬地说道。她顺手递了一张登记表过来,还不到上班时间,登记表上密密麻麻的来访名单已经写到第二张纸上了。看来互联网不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也改变了人们的就业和合作方向。

      我坐到了面试的人群当中,拿出手机一边看新闻一边等着前台的通知。

     “咔嗒……咔嗒……”一双高跟鞋铿锵有力地踏在地板上,自信而有节奏的声音和坐在我身边这群惴惴不安的应聘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不由得循声望过去。

     一个衣着时尚的女人站到了前台。前台的小姑娘忙抬起头,换上了一脸殷勤的笑意:“Tina,早!”

     “这些都是今天来面试的吗?”高跟鞋女人连墨镜都没有摘下,随手指了指我们这群应聘者。

    

  “是的,Tina。一会儿人事部的人就带他们去会议室面试了。”前台的语气很恭敬,面部像只无关节动物一样,蜷缩在一起,堆满了谄媚的笑容。看着这两个女人,我真觉得在公司的微笑程度是与职位或者工作经验成反比的。越是位高权重,越有资格摆出令人生畏的臭脸,让下属们去思量:自己哪里又出了岔子?老板为什么又不满意了?除了少数笑面虎以外,大多数老板永远是面容沉重的。

    高跟鞋女人点了点头:“等下安排好了通知我。”

       

    

  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我开始后悔了。她的脚步声如此强势,在女人中少有,而她苛求完美的着装打扮,又让我嗅出她的严厉和不通人情。无论身份悬殊有多大,天性敏感细腻的女人们都会下意识地视同类为假想敌,而我眼前这个对手的攻击性显然太强。今天我的妆已然很淡,除了薄薄的粉底之外就只有接近唇色的润唇膏,但我还是忍不住从小挎包里掏出了湿纸巾,对着手机的反光处开始擦拭脸上的妆,免得一会儿让她有挑剔的话柄。

     “舒小姐,请你到会议室。”前台小姐冲我喊了一嗓又迅速埋下头去。我起身往会议室走去。

    

  这是一间足够容纳40人的会议室,主席台座位的上方挂着一张老板的照片。作为公司的管理者,这位把自己的写真照摆进会议室的女人,我猜她应该是一个很自我很专权的人。没看错的话,她应该是刚才那个戴墨镜的女人。照片上她浓厚的眼影盖在眼皮上,很难分辨她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红得过火的唇膏满满地铺在略显过厚的嘴唇上,这是今年流行的复古风——烈焰红唇造型吗?照片上的衣着和几年前我出国时流行的那些看起来没什么差别,这张照片应该拍了有些时间了吧,但这样的妆容到现在也不是每个人都有胆量尝试的。倒是她嘴唇上方的一粒黑痣让我想起了以前认识的某个人。

    

  我独自在空旷的会议室等了半小时,才见人事小姐不紧不慢地拿着一杯水和一张面试表格进来:“舒小姐,您应聘的这个职位很重要,是由我们老板亲自面试的,她现在还有个会议没结束,麻烦您再等一下。”

     我冲她点了点头,把目光看向她刚刚放在会议桌上的那张应聘表格,只见在职位一栏写着——初级商务拓展员。

    “嗯,没关系,我接下来也没有其他的事情。”我把头低下来,开始看手机里的新闻。

     “舒爱秦,真的是你啊!”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惊讶地抬起了头。

     “你是……”我很诧异这里居然有人认识我。

      “我是刘丽娜啊!”她提高了声音的分贝。

     “刘丽娜?”

     这个站在我面前的栗色头发、高跟鞋女人竟然是我大学同班同学——刘丽娜!

    

  在大学时我是学生会主席,她是副主席,又和我在同一个班。那时,我一直以为我们配合得很默契,可谁知道她背着我在学生会里拉帮结派,想拉我下马。学校里大大小小的考试,她总是比我差一点,差得也不多,就几分,但为了这几分她总是怀疑老师不公平,从不在自己身上找原因。在我看来她是竞技心态差了点,把结果看得太重,反而不能轻松应对、全力发挥了。看着我一边逍遥地谈恋爱一边还拿着奖学金,她也曾跑到辅导老师那里搞小动作,冤枉我偷考卷作弊、逃课。还好辅导老师做了一些外围调查后,没听信她的一面之词,也没减弱对我的信任。

    

  私底下,刘丽娜也处处(从衣着打扮到兴趣爱好)比照着我。直到后来,我在张凯文那里无意发现了她写给张凯文的情书,才知道原来她也是众多暗恋张凯文的花花草草之一。对待感情我容不得半点瑕疵,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我把她写给张凯文的那些情书统统扔给了她,并狠狠地当众宣布:“以后,如果有人再为了接近张凯文而利用我,我会用我学生会主席的权利把这些情书贴到学校通告栏里,登在校园网站上。”

    为了这件事,刘丽娜整整一个星期没去上课,成天躲在寝室里哭。可是现在,她竟然如此光鲜亮丽地站在我面前。

     “我是来面试的,等会儿找时间我们再聊吧。”想到往日的种种恩怨,我不由得尴尬起来。我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只想尽快把她打发走。

       “我就是来面试你的人啊!”她扬起嘴角,笑着对我说。

    

  怎么会是她?一个闷雷顿时在我头顶上炸开了。还真是出门遇“贵人”啊,我突然觉得耳边有什么在嗡嗡作响。时间可以任由我自由倒带吗?如果可以,用我的右手朝我的天灵盖按下去,就回到昨天晚上吧,在收到面试邮件后,我觉得自己网络知识匮乏,深思熟虑后决定放弃这个机会,那么现在我应该正坐在Jerry家里,忧心忡忡地在网上投出第101份简历……

    

  “哦,几年没见了,大家变化都很大嘛!”我故作轻松。人生就是有这样尴尬的境遇,我情愿有人捅我一刀都比在这里“被应聘”来得痛快。

    

  “事业发展部的总监说有一个从非洲回来的女生要来面试,我就想会不会是你呢?但又不确定,大家都知道你和张凯文去了非洲,谁会想到你会再回来呢?”刘丽娜好像完全忘记了大学里的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我附和着笑了笑,心里却苦涩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大学毕业之后,我和朋友一起开了这家网络公司,主要是和中国电信合作做手机的增值服务。今年刚刚有十个亿的融资进来,我们打算两年后IPO(上市)。唉,现在一大堆人拿着钱要投到我公司来,我不需要啊,我要他们的钱干什么,我现在还不想把我的股份分出去……”刘丽娜轻轻松松地描述着她这家市值起码超过十个亿的公司。

       “光顾着介绍自己了,都忘了问你的近况了。你怎么回来了,张凯文也回来了吗?不过也是哦,非洲那个地方不是长久的安身之所。”她问。

    

  我和刘丽娜没有推心置腹的交情,我也没有义务对她有问必答,何况是我最不愿意谈论的话题。我以一个应聘者的身份问道:“不知道你们看中我什么,为什么会让我来面试?”我要应聘的初级商务拓展员的职位本该由事业发展部总监面试,她越级面试的原因只是为了报当年的一箭之仇吗?

    

  这个问题也是刘丽娜最不想回答的,她总不能说竞争这个岗位的人至少有300个人,选中我的核心原因是看中了我有的互联网商务拓展的经验,以及对互联网用户的了解吧!说实在的我充其量也就只是一个喜欢在网上听听音乐、发发微博的网民而已。

    

  刘丽娜只是刚好找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向她的对手、情敌、仇人展示她的成功,这是一件多么让她舒坦的事情啊!她在社会上摸爬滚打的深层原因之一恐怕也是为了让那些曾经看低过她的人刮目相看。但凡知道我混得还算OK,她应该都不会这样积极地跑来面试我这个低层员工了。

    

  “唉!”刘丽娜叹了口气,“我们大学同窗四年,我不帮你帮谁啊,只要你想来我公司,还用得着面试吗?我一句话,谁会有反对意见呢!这是一个好机会啊,IT行业可是产业新贵,工资高不说,我们马上要融资上市了,每个员工都有期权,做几年后你抛了股票回报就更多了。再说,你对国内市场还不了解,又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好一点的公司都不会用没有经验的人。即使要用也都是找刚毕业的大学生,他们工资要求低,又有激情,肯卖力做事情。”刘丽娜一副珍惜昔日友谊、为好友大开方便之门的崇高姿态,让我产生三秒的错觉,她真的洗心革面了吗?

   “谢谢了,我刚回国,也想再多了解一下国内的情况,你让我再考虑一下。我先走了,有空再联系吧。”我收起了笑容。

    

  刘丽娜在我这里算是有前科的人,我怎么可能帮她这种人工作?她绝对是当面叫你姐姐,背后可以给你一剑的人!而且她属于一饭之恩未必偿,睚眦之仇却必报的人。我又何必自讨苦吃?!

       “什么时候?”刘丽娜问我。

       “什么?”我不解地望着她。

       “你说有空联系,我问你什么时候?你的联系方式是简历上写的吗?”刘丽娜用手敲打着放在桌上的简历,对我不依不饶,俨然一副已经是我老板的嚣张气焰。

       “哦,随时,随时。”我附和着。

       “好吧,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这是我的名片,随时和我联系。”接着她拿起桌上的电话,“让小张五分钟后到楼下等着,我有客人要送。”

    

  “别客气了,我晕车,特别是密封性高的豪华车。”我快步走了出去。我也没有撒谎,我确实晕车,不过这都是小时候的事情。刘丽娜心里想什么我很清楚,无非又是想向我炫耀她今时今日的身份地位,想让我铭记:经过岁月的验证,我被社会淘汰了,而她成为了社会上金字塔尖的佼佼者。今天我来她公司面试一个初级小职员已经说明了一切。

    

    

  阳光从窗外晒进来映在白色的陶瓷花瓶上,泛起星星点点的荧光。我把一杯刚刚煮好的咖啡捧在手心,蜷缩在沙发上发呆。偌大的房子里就只有我一个人,我不知道现在的我是在忍受无助的孤独还是在享受稀罕的自由。我喝了口咖啡,把咖啡杯放在了茶几上,抱着电脑继续找工作。

    

  Jerry从外面回来了,他看起来头发蓬乱,眼神呆滞。看见我在客厅里,居然连调戏我的惯用开场白都没有就匆匆跑进了洗手间。自上次游艇会的Party之后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他了,这会儿他如此反常地出现在我面前,我还真有点搞不清状况了。我跟了过去,站在洗手间门口。

       水龙头开了又关,关了又开,隐约还能听到Jerry在里面发出的惨叫。“完了,完了,死了,这回死定了……”

       “什么死了?你没事吧?”我站在洗手间门口一边敲门一边问他。

       “这次我死定了!那个女孩子把钱包忘在了我车上,里面有她和大伟的照片。” 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失控。

    

  “见一面就能让你把她带去酒店的女生,你以为她能专情到哪里去。你别往心里去了,喜欢你的女生不都从北京排到云南了嘛,你还怕什么呢?”我略带揶揄地安慰他。

       “姐姐,那张照片是她和大伟的半身裸照啊!”Jerry带哭腔地喊着。

       “你们这个圈子还看不透出轨这件事情吗?难道你怕那个叫大伟的人报复你跟他分享同一个女人吗?大伟是黑社会还是太子党啊?”我不停地追问。

       “大伟已经报复我了!!!”Jerry大声喊道。

    

  “圈里人都知道大伟那家伙得了艾滋病,现在躺在医院的传染病区里不死不活的。既然大伟有,那么这个女孩肯定也有。这个女孩有了,那我……死了,死了,这几天都没带杀毒软件!我要去验血。”门终于开了,Jerry裹了条毛巾哆哆嗦嗦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杀毒软件?我一脸疑惑,看来三年的非洲生活使我的母语有待更新升级了。

       “杀毒软件就是避孕套啊!姐姐!我没带避孕套……”

    

  我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下我真的很后悔,后悔那天在游艇上骂他乱性,说了当心得艾滋病这类恶毒的言语。如果Jerry不幸被我言中,我会自责内疚一辈子!

     我抓起一件外套套在身上,跟着他进了他的卧室。

     

  “你跟着我干什么,我现在是要去医院查艾滋病啊,你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家就别跟着我了。你再跟着我,别人会以为你也有问题的。到时候也给你扎一针强行验血,针头干净倒好,针头要是带病毒,你不也完了吗?”Jerry把我从他卧室里推了出来,关在门外。

       “你开开门好吗?”我怕他紧张过头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姐姐,我总不能裹着浴巾去医院验血吧,你给点时间我换衣服行不行?”

       “这么大的事情我当然要跟你去,大不了到了医院我不进去,在外面等你总可以吧,等下我来开车。”没有等他回复,我跑下了楼,拿好车钥匙在门口等他。

       出来混总归是要还的。话虽是这样说的,但是谁都不情愿这么快就还,更何况是还得这么病态。

 
上篇:04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248)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