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第七章
第七章 文 / 漠北狼 更新时间:2011-10-14 10:56:56
 

康妮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闭上眼睛,被击昏的那一幕就会在脑海浮现。黎明时分,门被轻轻推开,一位身材魁伟的医生走入病房,康妮闭眼装睡,蓦然觉得不对,印象中医生只在早晚巡诊。
康妮微微睁开双眼,猛然看到医生把一支注射器刺入了输液管。
“救命!”康妮扯下输液器拼命向门口跑去。房门被撞开,梁子冲进来把康妮拽了出去,接着枪声就响了起来:“嗒嗒嗒……”
“手枪,是李军!四组向楼后包抄!”梁子把康妮交给同伴,拔枪冲进病房,“医生”已经跃窗而逃。梁子跟着从三楼飞身而下,指挥侦察员快速压缩包围圈。躲在大树后的“医生”突然对病房窗口扫射,引来一阵惊恐的尖叫,侦察员担心病人安全,攻势一顿,“医生”趁势翻过围墙。
“七组外围包抄,四组跟我来!”梁子喊叫着翻过围墙。一名路人惊恐地指着前方对他说:“那边……我的摩托车……”
这一带小巷密布,小路更是密如蛛网四通八达,即使七组及时驾车赶到,也无法在狭窄的小巷内通行。
“妈的!”梁子懊恼地一拳砸在墙上,鲜血淋淋。

医院乱套了,匆忙赶到的左宵亭和安宁成了众矢之的,医院领导、病人家属把他们团团围住责问。井岗满头大汗地匆匆赶来,自称处理这种事情有经验,带着众人去了会议室。
左宵亭在心中计算了一下时间,关注了一下井岗的鞋子,问安宁:“安排了多少警力搜索?”
安宁说:“有7个小组已经展开,还有两个机动小组在途中,外围由公安各个部门封闭道路辅助搜索,李军这次插翅难逃。”
左宵亭对井岗的背影努努嘴问:“你这个同学怎么样?”
“工作能力没的说,就是对物质上的要求多一些。”安宁笑笑问,“左副厅长,问这些干吗?”
“连续出现凶杀案,公安部门承受着来自媒体、群众和上级的多重压力,我准备报请上级批准与公安部门联合办案。”
安宁问:“你准备抽调井岗?”
“我觉得小伙子不错。”
康妮在四名便衣国安侦察员的护送下准备转移,看到左宵亭眼睛一亮,急急跑到他面前问:“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有人不想让你说话,我可以告诉你,打昏你的人已经被害。”左宵亭问,“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这是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康妮连连摇头,惊恐地请求说,“我……我要求警方保护。”
“我们能保护你一时,不能保护你一世。”左宵亭冷冷地说,“有些话你必须要讲,只有把犯罪分子绳之以法,你才能得到永远的安全。”
康妮低下头,双手撕扯着衣角。
左宵亭说:“你先跟我的同事走,想起什么可以通过他们联系我。”
康妮无声点头,在侦察员的护送下匆匆离去。
梁子走到左宵亭身边低声报告:“现场勘察完毕,有三个发现:一,再次发现大齿鞋印。二,弹头为口径7.92毫米枪械发射,但不是自制弹头。三,注射器上没有提取到指纹,也没有药液,应该是准备推入空气,造成康妮心肌梗塞死亡的假象,手法与王大来一案类似。”
左宵亭叫过安宁说:“嫌疑人可能已经化装逃离,你抽调可靠人员秘密清查,一定要找到他丢弃的衣物,重点是鞋。”

    二
丛林幽静,薄雾徜徉。小溪边,两个大男孩依偎在庞锐身边熟睡,身上盖着哨兵为他们搭上的雨衣。刘杨冷了,呢喃着蜷缩起来,雨衣上凝聚的雾气变成几滴水珠滴落。刘石头睡相凄苦,撇着嘴拉着眼角,睡梦中还在被他心中的负累所折磨。庞锐皱着眉头,剑眉不时抖动一下,也许只有睡眠中的时间才属于他,能思考一下个人的问题。
距离起床还有几分钟,哨兵回宿营地把值班员夏佳儿叫醒,然后到小溪边洗漱。清凉的溪水帮助哨兵挣脱睡眠不足带来的昏沉感,他正要起身突然发现溪水中多了一个人的倒影,惊诧地慢慢回头,一支56式自动步枪冰凉的枪口顶在他的脑门上。
哨兵毫不惊慌,哈哈大笑起来:“太拙劣了,你是教官吧?”
“我是教官的爷爷!”蒙面人掐住哨兵的喉咙把他按进溪水。
“组织部队转移!”庞锐被哨兵打水的声音惊醒,推醒刘杨、刘石头,拔出92式手枪瞄准匪徒大喝:“缴枪不杀!”
匪徒转身举枪,庞锐果断开枪,匪徒胸前爆出两团血花仰面摔倒,污血染红了溪水。
“真的!这是真的!”本来满脸戏谑的刘石头拼命向宿营地跑去。刘杨准备捡枪战斗,庞锐却先他一步抢到自动步枪。
“给我枪!”刘杨大喊。庞锐开枪逼退两名飞奔而来的持枪匪徒,命令道:“你的军事素质不如我,我掩护,你带队转移。准备!”
庞锐开枪掩护,刘杨拉着哨兵向山洞跃进。
激烈的枪声在山谷中回荡,国防生本以为庞锐在玩把戏,笑嘻嘻地涌到洞口看热闹。等刘石头张皇蹿进山洞带来庞锐打死一名匪徒的消息,这才信以为真,想到他们手无寸铁不由惊慌失措。
“不要乱!”刘杨一个箭步蹿进山洞,“庞主任在掩护我们,各分队分头组织转移,冲出包围圈后立刻就近寻求支援,快,大家行动!”
国防生们好一阵忙乱,刚跑出山洞,四五名端枪持刀的匪徒从三面围上来堵住去路。女国防生惊恐尖叫,男国防生勇敢地迎上去搏斗。
刘杨一贯自称骑士此刻却躲在女生身后,夏佳儿鄙夷地问:“需要我保护你吗?”
“需要!”刘杨亮出手中的手机,“你们大声尖叫,掩护我打电话求援。”
夏佳儿捅捅身边的几名女国防生,伸出大小拇指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几个女孩子意会齐声尖叫,淹没了手机的开机音乐声。
“嗒嗒嗒嗒……”女孩子们的尖叫声戛然而止,山洞内瞬间安静下来。刘杨不敢打电话,群发SOS的短信后把手机丢进石缝。
“最后面那个男的,站起来!”刘杨的动作虽然很小,但还是被一名大胡子匪徒发现了,他喊叫着大步蹿过来。
“你想干什么!”夏佳儿勇敢地站起来掩护,被匪徒推了个跟头。
“同学们拼了,不能等死!”刘杨跳起来带领国防生扑向歹徒。
“嗒嗒嗒嗒……”枪声再次响起,子弹打在洞顶上“啾啾”乱飞,碎石“哗哗”地落下来。国防生们一愣,匪徒拳脚并用很快控制住了局面。
大胡子匪徒一枪托砸倒刘石头,侧头躲过刘杨奋力投过来的石块,枪口杵在刘杨脑门上:“你刚才在干什么?说!我数3个数,1……”
刘杨缓缓闭上双眼。
“等等,把他带过来!”
大胡子匪徒把刘杨拖到洞口,那名喊话的矮个匪徒把手枪顶在刘杨的头上,对藏在岩石后的庞锐喊:“给你十秒钟放下武器,不然我打死他!”
一支自动步枪从岩石后丢出来,接着又是一支手枪,庞锐慢慢从岩石后站起来。
“举起手来!”
“我不会这个动作!”庞锐话音未落,那名与他对射的匪徒就从身后扑上来一通拳打脚踢,女国防生再次尖叫起来。
突然,小溪对岸的树林中闪出几名黑衣人。
矮个匪徒立刻大喊:“快把那个当官的押过来,特警追上来了!”
两名匪徒押着庞锐跑进山洞,矮个匪徒用枪指着刘杨的头大喊:“来啊,你们过来啊,我这儿有几十个人质,我们慢慢玩儿!”
特警立刻退回了小树林。

    三
刘杨的求救短信让刘蓓梅张皇失措,之前接到的恐吓短信并不是业主的恶作剧,有人果真对儿子下手了。她想报警又担心匪徒孤注一掷伤害刘杨,无助中她想到了杨建国。
王国栋等杨建国放下电话,开玩笑说:“于公于私这都是个好机会……”
杨建国说:“刘菲很有主见很沉稳,今天竟然语无伦次,肯定有大事发生。”
“那你赶快过去!”王国栋正色说,“战友该说的话,我都说过了。现在我代表党委向你提要求,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能发火。”
“我保证不发火。”
杨建国赶到酒店,见刘蓓梅神色恐慌,脸上似乎还有泪痕,忙关切地问:“出了什么事儿,我能做什么?”
迫切需要关心和帮助的刘蓓梅感到一丝温暖,她把手机交给杨建国说:“刘杨遇到了危险。”
杨建国看过刘杨发来的短信问:“刘杨顽皮吗?”
刘蓓梅说:“顽皮,但从不跟我开这种玩笑。”
杨建国心里“咯噔”一下,但仍微笑着说:“不用担心,集训队有几十号人,即使刘杨遇到危险,他们也不会丢下战友。”
“如果走散了呢?”刘蓓梅兀自不放心。杨建国说:“庞锐带队组训,这小子精明强干,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那刘杨为什么发求救短信?”刘蓓梅已褪去女强人的外表,变成为儿担忧的慈母。
“我问一下傅部长!”杨建国拨通傅光明的电话,听筒中传来发动机隆隆的轰鸣声,他提高嗓门问,“老傅,你在哪儿?”
“正在赶赴22号地区,我们与集训队失去联系,刘杨发来了求救短信。”
“情况怎么样?”
“目前不清楚,集训队由特战分队保护,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有情况我随时通知你。”傅光明挂了电话。杨建国微笑着对刘蓓梅说:“刘杨群发求救短信,老傅已经赶过去了,这小子真聪明!”
刘蓓梅抬头质问:“你就一点儿不担心?”
杨建国心头一喜,直视刘蓓梅说:“我当然担心,我觉得我应该担心。”
刘蓓梅慌忙避开他的目光,包中响起悦耳的音乐声,刘蓓梅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脸色变得苍白。有人竟然把恐吓短信发到她的私人手机上,国内知道这个号码的人少之又少。
杨建国关切地问:“怎么了?”
“没事,没事!”刘蓓梅心绪已乱,唯一的想法就是尽快带着刘杨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她挤出一丝微笑说,“杨师长,如果你们出面迫使刘杨退出国防队,我愿意推迟数码港大厦的交付日期交给你们使用。”
杨建国警觉地说:“如果你觉得我值得信任,有什么困难我帮你解决。”
刘蓓梅眼中有了些许雾气,急切地说:“那请把刘杨还给我。”
杨建国突然意识到数码港大厦的背后可能另有玄机。

特警再也没有露面,既不进攻也不撤退,好像专程赶来看热闹。
太阳冉冉升起,气温逐渐升高,大胡子匪徒看了眼溪水中的尸体,建议说:“老大,我们冲出去吧,有这些当兵的做盾牌,谅警察也不敢动。”
“一窝蜂跑了怎么办?”矮个子匪徒看样子是个头儿,说话很硬气,其他匪徒都不敢吭声了,兔死狐悲地看着溪水中的尸体。大胡子想了想又建议说:“要不我们放走一部分,干扰对面的注意力,剩下的带走做人质。”
“这个办法好!”矮个子戏谑地注视着国防生说,“骂当兵的,骂过的走,不骂的留下做人质。”
国防生一阵躁动。
矮个子哈哈大笑:“你们只是军训的学生,与当兵的没关系,保命要紧,谁先骂?”
国防生相互用目光鼓励着,山洞中反而安静下来。
矮个子阴森森地说:“实话告诉你们,今天不让警察见到血,我们冲不出去。骂不骂?不骂老子开杀戒了!”
匪徒杀气腾腾地围上来,国防生中有人低声抽泣。
夏佳儿慢慢站起来,矮个子匪徒大喜:“好!骂完马上放你走!”
夏佳儿质问:“你有没有兄弟姐妹……”
“你他妈的电影看多了,什么时候了还表演大义凛然!”矮个子命令,“把她拖过来,告诉对面的警察,从现在开始每5分钟我枪毙一名人质,直至他们撤离。”
被绑在石头上堵住嘴的庞锐剧烈挣扎,呜呜喊叫着什么。
刘石头挡在夏佳儿身前:“我代替她……”
“你太丑了博取不了同情心!”匪徒一脚踹倒刘石头。刘杨又站起来挡在夏佳儿的身前:“这种时候还是男士优先比较好。”
匪徒踹倒刘杨,刘石头站起来,踹倒刘石头刘杨又站起来。国防生躁动起来,刘杨大喊:“兄弟们大不了一死,拼了!”
国防生站起来向前拥,矮个子匪徒把枪口对准夏佳儿,冷笑着说:“英雄救美啊,那我就先打死美人!”
“杀啊!”刘杨、刘石头异口同声地呐喊,国防生们勇敢地冲向匪徒。
“嗒嗒嗒嗒!”匪徒开枪扫射,刘石头、刘杨挺胸扑向枪口。国防生的热血被点燃了,嗷嗷呐喊着扑上去。
刘杨、刘石头突然大喊:“停!停!停!我们没事儿,这是演习!”
匪徒们急速退出洞穴,“哈哈”笑着做随时狂奔状,庞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挣脱了束缚,笑吟吟地看着大家。山洞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静得吓人。这一切竟然是庞锐组织的演习,他竟然如此无耻地玩弄别人的感情,国防生怒了,呼吸越来越粗重。
突然,一名女国防生控制不住号啕大哭起来,这一声哭喊,仿佛是点燃炸药包的导火索,爆炸了的国防生不顾一切地扑向庞锐。
扮演匪徒的特种兵慌了神,忙跑过去阻拦,但瞬间就被人潮淹没。几名情绪失控的国防生对庞锐拳打脚踢,部分国防生如同真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失神瘫坐。刘石头扶起夏佳儿,刘杨大声制止殴打庞锐的同学,山洞内乱成一团。
“嗒嗒嗒嗒……”爆豆般的枪声再次响起,山洞内只是一静,国防生们发一声喊齐齐向特种兵们扑去。
“立正!”庞锐爬起来声嘶力竭一声吼,国防生本能地原地站住,他抹去嘴角的鲜血说,“值班员,集合队伍!”
夏佳儿举起左拳,声若蚊鸣:“面向我,成连横队集合!”
庞锐厉声大喝:“大声点!”
夏佳儿还未从巨大的惊恐中挣脱出来,一边流泪一边声嘶力竭地喊:“全体注意,面向我成连横队集合!”
夏佳儿整理好队伍,庞锐一瘸一拐地走到队前说:“为将之道,当先治心。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从现在开始我不希望再看到你们情绪失控。”
部分国防生眼神愤然。
庞锐放缓语气说:“对于今天的非常做法,我请求大家原谅。因为你们将进入这场演习的核心,无论何种情况下都要保守秘密,所以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你们塑造成一名真正的军人。”
庞锐侧目看矮个子,矮个子向前一步报告:“合格率62%。”
“很遗憾,有部分同学将不能参加这次演习。”庞锐目光灼灼地盯着国防生说,“或许你们觉得今天的训练很不人道很残酷,但战争将会比训练更加残酷。觉得自己无法承受这种残酷的同学,现在可以退出。”
国防生无人退出,这场演习已让他们明白什么是残酷、什么是友情、什么是忠诚,人生中最可贵的一面在今天展现得淋漓尽致。
庞锐说:“我很满意,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了部队发展的希望……”
话音未落,直升机马达的轰鸣声骤至,旋翼搅起的狂风吹翻洞口的几座单兵帐篷。几枚哧哧冒烟的催泪弹投入山洞,大片烟雾遮挡了视线,一队全副武装的特战队员冲进来利索地控制住匪徒。国防生用异样的眼神打量庞锐,思考这是不是他的新把戏。
“匪徒”嬉笑着与特战队员打招呼,带队军官恼火地喊叫起来:“没情况发什么报警信号!”
庞锐上前解释,军官扯下喉头送话器和耳机交给他:“傅部长在上面,你跟他解释!”
庞锐叫通傅光明说明情况,傅光明怒气冲冲地吼:“乱弹琴,马上把部队带出来!”
国防生口号雄壮有力,雄赳赳气昂昂地列队走出山洞。
直升机降落,庞锐向傅光明报告:“部长同志,国防队参加集训应到72人实到72人,请指示!”
激昂的士气,威严的神态,短短两天的时间,国防生已经脱胎换骨,傅光明疑惑地问:“你对他们干了些什么?”
庞锐面向国防生大声问:“我们在干什么?”
“训练!”
“用什么标准训练?”
“军人的标准!”
国防生的声音响亮略显虎威,傅光明心头暗喜。但从那些“匪徒”、部分女国防生红肿的眼睛上,他猜到庞锐使用了什么手段,脸色阴沉地喘口粗气,压住心头的怒火对庞锐说:“随后跟你算账,组织部队登机!”
傅光明通过电台向上级做了汇报,然后拨通杨建国的电话说:“集训队安全,庞锐搞被俘训练引起了误会。”
“还是老样子,特立独行。”
“时间紧张,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傅光明准备挂电话,杨建国说:“老傅,我和刘菲在一起。”
“好啊,这是好苗头。”
杨建国把刘蓓梅的要求转告傅光明,然后说:“我感觉她似乎受到了莫名的压力。”
傅光明说:“考虑过你附加的压力没有?”
杨建国说:“不可能,刘蓓梅是个很有主见的人。她能让刘杨回国,肯定已经考虑到我这一方面的问题。”
“那只有来自业主给她的压力和商业信誉上的无形损失。”傅光明想了想说,“但刘蓓梅纵横商海,不应该如此张皇失措。”
“我感觉事情绝不简单。”杨建国问,“我们该怎么办?”
傅光明说:“你是主角,我是配角,再说刘杨与你可能有血缘关系,我不能喧宾夺主。”
“那我建议同意刘蓓梅的要求!”杨建国解释说,“两个目的,第一,我们有可能失去一名优秀的后备干部,换来至关重要的数码港,相对演习的重大意义我认为这是舍车保帅。第二,我相信刘杨能做出正确的抉择,这是对他的考验。”
傅光明说:“我同意,但你破镜重圆的希望可能成为泡影。”
杨建国叹口气说:“我要对得起这身军装。”

    四
国防生集训队乘坐直升机返回西南大学,大批媒体记者像是从地下冒出来一般拥上操场,镜头对准国防生的伤痕、撕破的衣服。庞锐再一次成为媒体的焦点,面前堆满话筒,耳孔里填满记者的询问:
“请问,国防生为何伤痕累累,这就是军方所谓的集训吗?”
“这样的方式,是否适用于国防生?”
“目前国防生还不具备真正的军人素质,为何要进行高强度训练?”
……
现场有些混乱,但国防生的队列丝毫未乱,所有人挺胸抬头目视前方保持着标准的军人站姿。
庞锐大声问:“训练苦不苦?”
“苦!”
庞锐、傅光明一怔,国防生的吼声再次响起来:“但我们不怕苦!”
国防生的吼声就是最好的回答,记者的报道转移了方向,说看到了80后、90后能吃苦的一面,绝不会成为“草莓兵”。
庞锐虽轻松地掌握了媒体导向,但委培办的电话却此起彼伏地响起来,不少国防生家长打来电话质询。也有首长给傅光明打电话,说国防生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但训练方法有失严谨,怎么能搞得满身是伤。
短暂的混乱很快过去,傅光明把审阅过的国防生参演名单交给庞锐。名单上刘杨的名字被画掉了,庞锐一脸的惊愕。
傅光明示意庞锐不用多问:“找个合理的理由让他安心走,宣布名单吧!”
庞锐把名单交给夏佳儿,名单很快宣读完毕,庞锐解散的命令一出口,刘杨就跑来气势汹汹地问:“为什么?”
庞锐拿出一部手机交给刘杨,这是他用来呼救的。
刘杨冷笑:“就因为我破坏你精心策划的忠诚度测试?”
“如果战时被敌方锁定这部手机,我们将会付出血的代价。你应该懂得纪律的重要性和严肃性。”
“死板!呆板!”刘杨愤怒嘶喊引得众人观望。庞锐怒喝:“刘杨,不要让我对你更加失望!”
一辆奔驰轿车滑到刘杨面前,刘蓓梅下车说:“刘杨,陪妈妈回酒店。”
“阴谋,这是个阴谋!”刘杨瞬间明白了一切,愤怒地大喊,“庞锐你出卖了我……”
刘杨撒腿想跑,车上跳下两名保安把他强行拉上车绝尘而去。
庞锐阴沉着脸说:“部长,就为了数码港大厦的使用权?”
傅光明点点头。
庞锐愤慨但又无奈地说:“这是在用部队的未来做交换。”
“我相信刘杨会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这是对他的考验。”
傅光明向他的车走去,庞锐心情郁郁地回到委培办,夏佳儿一头闯进来喊:“主任,刘石头被秦二爷架走了!”
“不要急,慢慢说。”
“石头的奶奶要秦二爷给石头带话,说她现在还能走五六里路去背水,再过两年只能讨水吃。秦二爷还说,石头应该知恩图报,不能做忘恩负义的小人,不能辜负了王……”夏佳儿顿了一下说,“不能辜负我舅舅。他们还说代表乡亲们请求刘石头去签字,刘石头心一软就跟着他们走了。”
事情一环扣一环,幕后显然有人操纵,庞锐感觉不妙忙问:“签什么字?”
“天狼星公司为员工刘石头家乡修建水电站的捐款合同,必须要刘石头签字才能生效。”夏佳儿愤然说,“肯定是我舅舅的主意,这个手段太卑劣了,胜之不武。庞主任,我们必须制止刘石头!”
“走!”
庞锐一路上紧赶慢赶,等赶到会场时签约已经接近尾声。伴着稀稀落落的掌声,秦二爷代表瘦狗岭的乡亲从王强手中接过一张支票,王强笑呵呵地介绍说:“秦二爷,这位解放军就是刘石头的主任。”
秦二爷疾步来到庞锐面前就要叩头,庞锐吓得一把搀住连声说:“老大爷,老大爷,您这是干什么?”
秦二爷拼命挣扎着要磕头,庞锐急出了一脑子门汗,对发愣的夏佳儿吼:“还不来帮忙!”
夏佳儿这才醒过神来与庞锐合力架住秦二爷,庞锐苦苦哀求:“老大爷,您是长辈,有什么话只管说,只要不违反原则我一定答应。”
“孩子,我问你,解放军是不是原来的八路军,是不是咱老百姓的队伍?”
“是,当然是。”
秦二爷拍拍胸膛问:“那我和瘦狗岭的乡亲算不算老百姓?”
“当然是!”
“那好,瘦狗岭的乡亲推举我来向你求情,求你让石头跟着王先生干事。都说人穷志不短,可如今眼看着娃娃们有学上,几亩地能旱涝保收,乡亲觉得日子有盼头了……”秦二爷使劲儿叹了口气说,“山里人不糊涂,明白这些年如果没有解放军周济石头念不成书,我代表瘦狗岭的乡亲给解放军赔罪……”
秦二爷又想磕头,庞锐赶紧搀住说:“大爷,解放军不会强人所难,如果刘石头同学递交退队申请我一定批。”
“谢谢,谢谢解放军!”
庞锐对瘦狗岭的乡亲们说:“各位乡亲父老,请转告乡亲们,解放军是你们的子弟兵,不会做对不起你们的事情。”
“说得好!”王强带头鼓掌。夏佳儿气得柳眉倒竖,气哼哼地向低头不语的刘石头走去,王强慌忙拦住说:“佳儿,不要责怪石头。我认为依靠自己的智慧勤劳改变家乡的面貌,这就是爱家爱国为国奉献!”
这番话无可反驳,刘石头似乎找到了心理平衡点刚刚抬起头,撞上庞锐的目光又垂了下去。
王强鼓励说:“石头,你为家乡人民早日脱贫铺平了道路,你应该骄傲,抬起头来!”
刘石头不敢抬头,走到庞锐面前送上一张光盘,低声说了句对不起,逃也似的转身走了。天狼星公司聘请的律师走上来作了自我介绍,然后说:“刘石头先生已经签署了委托书,委托我处理他退出国防队的一切事务……”
庞锐打断他说:“没这么复杂,我们只需要刘石头的退队申请。”
夏佳儿对这样的结局不满,无精打采地准备返校,王强赶上来拦住去路。
夏佳儿生气地说:“舅舅,我的家乡不需要我去改变面貌。”
王强哈哈大笑:“伶牙俐齿!看看你这个脏样子,我已经给你开好房间,赶紧上去洗澡。”
“装好人!”夏佳儿甩手想走,王强一把拉住她,从她头上摘下两片草叶嗔怪说:“简直就是个小乞丐,你看看!”
夏佳儿这才不再坚持,拿着房卡走了。
王强摇摇头对庞锐说:“现在的女孩子啊,真是……对了,庞先生有时间吗?我们聊聊如何?”
“好啊!”庞锐一口答应。
“庞先生,这边请。”王强把庞锐带到茶室,落座后说,“我听说因你我争夺刘石头,庞先生对林总有一些误会,这次签约是我一人所为,希望庞先生不要责怪林总。”
庞锐微笑着问:“王先生希望我继续责怪林雪寒?”
王强脸皮微微泛红,见庞锐笑得嘲讽,索性破釜沉舟挑衅说:“你爱林总吗?”
庞锐乜眼看着王强,笑得他心里发虚。
王强清清嗓子说:“我的意思是说,一名绅士要敢于为爱人做所能做到的一切。”
庞锐笑问:“那你认为我爱不爱我老婆呢?”
王强沉吟一下说:“林女士是位非常优秀的女人,希望你能珍惜。”
庞锐笑望王强:“送你一句俗话,鞋子合不合适,只有脚知道。”
王强直言:“我欣赏、仰慕林女士,希望她的鞋子很舒服。”
庞锐大笑:“中国有句俗话,媳妇都是人家的好,孩子都是自家的好。看来你们绅士也不落俗套。”
门外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庞锐警觉地扭头张望。王强也察觉到了,不动声色地问:“那庞先生怎么诠释‘爱’呢?”
“父爱母爱友爱都是爱,爱国爱家爱民族也是爱。爱情无价,但只有爱没有情,那只是赤裸裸的性需求。你说呢,王先生?”
王强努力把庞锐引向他的思路:“庞先生听说了些什么?”
“王先生做了什么吗?”
庞锐思维敏锐,王强无力驾驭,已经陷入疲于应付的境地。他缓和一下口气,岔开话题试图挽回主动权:“庞先生,我无意伤害你,相反我对你的人品、才能,尤其是对国家、民族、部队的忠诚深感敬佩。国家、民族的崛起,需要你这样的人,但你的性格却让你陷入被动。”
庞锐戏谑的神色消失了。
王强微笑着说:“和平时期的军队更多地注重秩序与规则,像你这种没有敌人创造敌人,没有目标创造目标,始终把达摩克斯之剑高悬于头顶的军人只能生活在战争年代。你特立独行无羁无绊的冲动性格,注定你在军队的发展崎岖坎坷。你竭尽全力试图完美展示才能,但你的性格却使灾难提前降临,这是你无法摆脱的怪圈。假如不改变生存方式,这个怪圈将会伴你终生。”
王强的分析丝丝入扣不容反驳,庞锐疑惑地望着他。
王强指着自己说:“你我性格上有共通之处,都是争强好胜之人,我们在战争年代可能会叱咤风云,但在和平时期肯定会被同化成碌碌无为的平庸之辈,如果拒绝同化就是你现在的样子。”
庞锐笑问:“王先生,你想说什么?”
“你我这种人在和平时期最好待在两个地方,一个是运动场一个是市场。运动场上的拼搏靠的是年轻和体力,市场的拼搏靠的是机遇和智慧。我今天的成功、林总的成功,是一路刀光剑影换来的,市场其实就是不见硝烟的战场,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庞锐揉揉鼻子,没接招。
王强接着说:“我为你量身订做了一个平台,只要你愿意随时可以站上来,演绎出将军元帅的豪气。一个人的命运很大程度由个性决定,你在军队注定不会成功。与其这样,不如急流勇退。”
“也许吧!”庞锐感觉自己灰溜溜的,但仍坚定地说,“我不会主动离开部队,如果部队不需要我那另当别论,届时我会考虑是跃上你为我搭建的平台,还是加入老婆的阵营。”
“相信这一天会很快到来,我希望你我联手,而不是成为敌人。”
庞锐乜眼鄙视王强:“这么有信心?”
王强点点头说:“其实,你也看到了前方弥漫的浓雾,不是吗?”
“你看那是什么?”庞锐指指窗外的夺目的太阳,昂首阔步地走了。
“再见,期待我们并肩战斗的那一天!”王强望着庞锐的背影一脸意味深长的笑。

 
上篇:第六章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156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