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第六章
第六章 文 / 漠北狼 更新时间:2011-10-14 10:56:24
 

随着最后一支守点分队顺利进驻要点,B师基本完成对江都市要害目标的掌控。电子地图上代表守点分队的红色光点,就如散落夜空的繁星。只要有一个制高点支撑,就可连结光点编织成地面防御与防空单元结合的立体火网。
考虑到此次行动规模相对较大,杨建国把侦察营全部撒了出去,但直至完成部署仍未发现蓝军踪迹。吴大勇和一些师团级军官动用私人关系,给军校同学、老乡打电话,侦察触角延伸到上千公里之外,但各部均在执行一日生活制度,并未进入战备。
到底有没有蓝军?杨建国甚至想到单方面演习的可能,但市区摩肩接踵人头攒动的繁华景象让他惶恐,一颗“航弹”落下就有可能引发城市危机。城市不稳,后方就不稳,后方不稳哪里还有前方?更何况这次演习的胜负关系到群众对部队的信心与信任。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我们挖不出蓝军,只能张网以待。”杨建国说,“防御作战预案不变,但目前我们面临两个问题。第一,必须尽快拿下数码港大厦撑起防空网。第二,网络安全不容忽视,必须尽快弥补这一短板。”
王国栋说:“我们分头行动,3号掌握部队。”
“政委,市政府压力也很大,我们一起去。”杨建国看了眼时间说,“我先去给傅部长助阵。”

国防生C4I技术中队的开训仪式庄重热烈,上级派来直升机、特战分队助阵,傅光明、杨建国代表军方首长前来送行。宏大的场面引来大批新闻媒体,围观学生对国防生羡慕不已,仪式基本达到了展示新时期部队风采、重塑国防生从军信心的目的。
议程即将进行完毕,刘石头、刘杨仍未出现。杨建国皱起眉头,傅光明面露惋惜,庞锐焦躁不安,眼神不时溜向围观人群。
终于,刘杨身穿便衣满头大汗地从人群中挤出来。
杨建国眼睛蓦然一亮:“老傅,那块玉!”
傅光明循着他目光望去,看到刘杨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玉,眼前也是一亮,低声说:“是玉兽!”
刘杨立正大吼:“报告,请求入列!”
庞锐说:“说明你迟到和不按规定着装的原因!”
刘杨说:“我被妈妈非法拘禁,她扣留了我的迷彩服……”
围观学生哄笑起来,庞锐也忍俊不禁,笑着吼了声:“入列!”
庞锐请示是否可以出发,傅光明扭头用目光询问,杨建国放弃看玉兽的想法微微点头。
马达轰鸣,旋翼飞转,渲染出壮士出征的场面,受感染的学生们挥舞手臂与国防生告别。庞锐踏入机舱戴上机内通话耳麦,眼神仍在人群中搜索,飞行员数次请示,他才指指舱顶示意可以起飞。
直升机缓缓拔高,庞锐突然对着耳麦吼:“悬停,打开扬声系统!”
“刘石头,我是庞锐,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扬声器送出滚滚声浪,躲在人群后徘徊的刘石头扭过头来。庞锐接着说,“我和参演分队的同学在等你!”
围观学生自动闪出通道,刘石头犹豫一下,飞奔而来跃入机舱,凑到庞锐耳边大声说:“对不起,我家乡来人阻止我……”
“什么也不用说了!”庞锐用力拍拍刘石头的肩膀说,“你已经用行动做了回答!”
直升机编队很快化做一个黑点消失在天幕。
两名优秀的国防生失而复得,杨建国微微松了口气说:“我看庞锐脸色发青,肯定遇到大事了。”
傅光明称赞说:“大炮变得细心了。”
“庞锐入伍就在B师,他那点儿事儿我还看不透?”
傅光明说:“估计是对刘石头的争夺,引发了他的家庭危机。”
杨建国不无担心地说:“不会离婚吧?当初我就不赞成他与林雪寒结婚,本来就不是一路人……”
“又来了,你先管好自家后院,找机会看一下那块玉。”
杨建国自嘲地笑笑把目光投向4号科教楼,傅光明拒绝说:“我要与递交退队申请的国防生谈心,做最后的争取工作。”
杨建国被人才问题困扰,对这个问题很关心,忍不住问:“C4I技术中队有多少人要求退队?”
“三分之一,大部分是CCNA。”傅光明叹了口气说,“长远看这是大浪淘沙,但看着人才流失还是很心疼。”
“都是些宝贝疙瘩,可惜了!”杨建国叹口气,忿忿地说,“庞锐这种放任自流的工作方式不可取!”
“留人留心!”傅光明不想与杨建国争论,摆摆手离去。
杨建国独自去找傅正,进门就是一通哈哈大笑:“小正啊,杨叔叔又来了。”
傅正哭笑不得:“杨叔叔,我怕了你的粘连战术。”
“怕了吧?怕了就答应杨叔叔。”
傅正答非所问:“这些国防生要参加演习?”
“当然,如果你也参加,他们就是你的部下。”
“庞锐带队?”
“他现在是委培办主任。”杨建国讪讪避开话题说,“我那儿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你需要杨叔叔几顾茅庐?”
柳叶笑着插嘴:“这儿可比茅庐高级多了!”
杨建国说:“所以茅庐中只有一位诸葛亮,而我们这儿有两位。小柳,你也要去杨叔叔的部队当技术顾问。”
“还是那句话,傅导去我就去!”
傅正略一思考说:“杨叔叔,我个人答应你。但课题不能耽误,必须征得课题投资人的同意……”
杨建国脸色一沉。
“当然,我会努力争取,尽量做通工作。”
杨建国转嗔为喜,柳叶却是蓦然一惊。

营区内回荡着开饭号声,王国栋走出作战室,见吴大勇正对杨建国的警卫班发火,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儿。
“1号呢?”王国栋声色俱厉。吴大勇回头说:“2号放心,1号回到师部才与他们分开。”
王国栋吐出一口粗气问:“什么情况?”
班长报告:“回到师部后,1号命令我们来吃饭,他可能回家了。”
吴大勇怒了:“我的命令是什么?”
“寸步不离!”班长低头认错,被吴大勇吼了一嗓子,立刻站得笔直。
杨建国虽认为带着警卫班影响我军形象,但也清楚他的安危关系到演习的胜负和B师的荣誉,形成党委决议后从未给警卫班出过难题。
王国栋奇怪地问:“今天有什么特殊情况?”
班长想了想说:“回来的路上,1号哼歌了。”
吴大勇一怔,除了必须唱歌的场合,他从未听过杨建国哼歌。
班长见吴大勇狐疑,回头向他的兵求证:“你们听到没有?”
“哼的《小白杨》。”
“你们去吃饭,饭后基指待命。”王国栋把吴大勇拉到一边问,“师长在战士面前不唱歌?”
“战士邀请他会唱,但师长唱歌都是吼,我第一次听说他哼歌。”
杨建国情绪不稳,王国栋不禁暗暗担心。B师从未打过这样的仗,空长着一副老虎牙却无处下嘴,从上至下都有些焦躁情绪。大战将至主帅岂能心不稳,王国栋想了想便向生活区走去。
在新建家属楼衬托下,老营职楼更显陈旧,楼道内的墙壁虽粉刷得雪白,但边缘被踩成圆弧状的楼梯台阶,显示出这栋楼房的真实年龄。
王国栋敲开房门忍不住笑起来,杨建国提着擀面杖腰上扎着围裙,胳膊、头发、眉毛上沾了一层面粉。全师都知道杨建国这个习惯,每逢遇到喜事或出色完成重大任务,他都会下厨做顿家乡的手擀面犒劳自己。
王国栋的担忧一扫而光,笑道:“老杨,听说你在家开小灶,我过来蹭饭了。”
厨房内传出沸水溢出锅的“噗噗”声,杨建国跑了进去:“随便坐,桌上有烟,角柜上有水果,自己动手。”
“忙你的,不用管我。”王国栋在沙发上坐下,打量这套只有五十几平米的营职干部房。房间布局不合理狭小如鸽舍,水泥地面已经斑驳,墙壁上涂了一米多高的军绿色油漆算是墙裙。家具摆设都是上个世纪流行的款式,给人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错觉。
“帮忙,帮忙!”杨建国端着两碗面条跑进客厅。王国栋忙把圆桌上的面板拿开说:“以后想吃面就让炊事班给你做,师长自己解决吃饭问题,你也不怕传出去让人笑话B师。”
“他们做不出这个味道。”杨建国稀里呼噜地扒着面条,含糊不清地说,“动筷子啊!尝尝!”
王国栋尝了尝果然别具风味,连声说:“好吃,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手艺。”
杨建国大言不惭:“除了生孩子不会,其他的我都会。”
王国栋大笑,用筷子指指撒得到处都是的面粉说:“就是浪费严重,这桌上、地上的比我们碗里的还多。”
“下次注意,杜绝浪费。”
一通狼吞虎咽,两人结束战斗点上烟,杨建国主动检讨说:“今天我违反纪律,下次生活会一定作检讨。”
“你这是明知故犯。”王国栋笑问,“你有什么喜事,高兴成这样?”
“傅正答应担任技术顾问。”
王国栋闷头抽烟静待下文,杨建国说:“没了!”
王国栋说:“还有!”
“没了!”杨建国忍不住笑起来,压低声音说,“我有儿子了!”
王国栋认真地说:“没有证据不能乱认儿子,小心出乱子。”
杨建国说:“我当年送给刘菲的家传玉兽她还留着,这个玉兽很可能在刘杨身上。”
“你能确定?”
“发现刘杨戴了个玉兽,但没看清。”
王国栋细细想来,感觉刘杨与杨建国长得很像,名字也大有来历,不由欣喜地说:“老杨,刘菲始终留着玉兽说明她旧情未了,你应该主动出击。”
“旧怨未消又添新恨,怎么可能谈感情?”杨建国脸色阴郁,“她现在的样子让我失望。”
“才见过几次面,你怎么知道她的真实想法?”王国栋说,“你应该给自己也给刘菲一个机会,还刘杨一个完整的家。”
王国栋加重语气说:“我建议你从刘杨入手争取他的好感,通过刘杨逐步加深你和刘菲之间的了解,适时发起总攻,我坚信你们会破镜重圆。”
“我也这么想过,能行吗?”杨建国信心不足。王国栋问:“你不再婚,是不是放不下刘菲?”
杨建国不好意思地点头承认。
王国栋说:“那你还犹豫什么,二十年的等待不就是为了破镜重圆吗?当年枪林弹雨都不怕,现在倒是缩手缩脚了。为了幸福冲锋,我支持你!”
“那我试试。”
“必须拿下!”王国栋说,“如果能攻下刘菲这个山头,就能拿下数码港大厦的使用权,这可是公私两便。”
“我才发现,你老王和我是一类人!”杨建国哭笑不得。

    二
傅光明的谈心工作进行了一天,心也沉到了谷底。在这些选择退队的国防生眼中,家国天下浓缩成了一个字:“钱”。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解冻同样需要一个过程,但部队对人才的需求却要求加倍缩短这个过程。
傅光明心事重重地回到家中,一如往常放包、换拖鞋、喊着:“老伴儿,我回来了,吃饭了没有……”
傅正举着一件新衣服在周三妹身上比试,周三妹脸上还挂着慈爱的笑容,两人如同蜡像般注视着傅光明。
“对不起……我忘记了……”傅光明慌得拖鞋也没换就逃出家门,仿佛再多留一秒傅正就会凭空消失。
傅正痛苦地闭上双眼,周三妹哀怨地说:“嫚儿,老头子心里苦,他想你啊,你小时候的照片他揣在怀里不离身……”
“我想吃饺子!”傅正猛地睁开双眼,目光中满是毅然决然。她跑进阳台,“哗!”地一下拉开窗户,探出头去大喊:“爸,我想吃饺子!”
这声久违的呼唤,让傅光明全身战栗,眼睛中涌起浓浓的雾气。
“爸,你听见了吗?我想吃饺子!”傅正还在喊。傅光明连连摆手示意听到,半晌,才擦擦眼角,幸福地笑着说:“爸这就去买肉包饺子。”
傅光明努力压制激动的心情,但脸上那种从心底溢出来的幸福微笑,感染得菜贩都陪着他笑。等他提着韭菜、肉馅儿回到家,母女二人已经摆好“战场”。傅正踌躇一下走到傅光明身边,傅光明慈爱的目光罩住女儿,连连搓手掩饰拘谨。
家庭团聚带来的温馨似乎让周三妹清醒了许多,她低声嗔怪:“老头子,你傻笑什么,没看女儿等着吗?”
傅光明茫然,傅正提醒说:“爸,把外衣脱了舒服些。”
再一次听到女儿的呼唤,傅光明差点落泪,他抽抽鼻子掩饰说:“这两天有点儿感冒,有点儿感冒。”
傅正借挂外衣的机会偷偷抹去泪花,回身说:“爸,茶泡好了。”
傅光明连声答应着,喝了口茶就凑到厨房门口慈祥地看着女儿,嘴上却在问:“老伴儿,我干点儿什么?”
周三妹白了他一眼,对正在洗菜的傅正努嘴。
傅光明颇为不好意思地问:“嫚儿,我干点儿什么好?”
傅正回头灿烂地笑着说:“爸,你先休息,等会儿调馅儿。”
傅光明连声答应,留在门口用目光爱抚女儿。
母女二人切好菜,在客厅的餐桌上擀饺子皮。傅光明独自在厨房中忙碌,边调馅儿边哼起了歌:“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瞧把老头子高兴得,多少年没听他哼哼这首歌了……”周三妹瞧了眼傅正的神色,小心翼翼地问,“嫚儿,我给你留着房间呢,回来住吧?”
“等等吧!”傅正担心周三妹失望,解释说,“我研究的课题到了关键时刻,少不了加班。等忙过这段时间,我就搬回来住。”
周三妹大喜:“那我赶紧给你收拾收拾。”
“来喽!”傅光明端着饺子馅儿走出厨房,卖弄地问,“闻闻,香不香,香不香?”
“香!老头子的手艺那还用说,是不是嫚儿?”
傅正说:“爸爸调的饺子馅儿是我的最爱!”
“那以后咱天天包饺子给嫚儿解馋。”周三妹向傅光明报喜,“嫚儿说忙过这阵子就回家来住。”
傅光明眼睛都亮了,连声说了一串“好”。

华灯初上,食肆密集的琴韵路上人声鼎沸,家家食客爆满。林雪寒跟在服务员身后来到包间,混杂着烟味儿、汗味儿的火锅味道扑面而来,衣着朴素神态拘谨的乡亲们忙站起来迎接。
“林总,快请进!”王强一改绅士做派,敞开衬衣领口挽着袖子,热情地介绍说,“这位就是太平洋公司的林总。”
乡亲们感激地连声问好,林雪寒含笑点头致意,抱歉地说:“路上堵车,我迟到了,叔叔伯伯见谅!”
“没事,没事,堵车没得办法嘛!”
“这城里车真多,我们来也绕了好几个弯弯。”
……
乡亲们七嘴八舌地表示谅解。
等林雪寒落座,王强悄悄解释说:“我担心乡亲们拘谨,所以选了个热闹的火锅店,林总见谅。”
“感觉挺亲切,让我想起刚创业的时候。”林雪寒望着王强笑,“只不过可惜了我心目中的绅士形象啊!”
“用国内的话说,这是和群众打成一片。”
乡亲们神态拘谨,王强频频举杯调节气氛,林雪寒也举杯相邀。几轮过后,随着酒精发挥作用,这顿饭总算吃出了沸腾的火锅一样的气氛。
被叫做秦二爷的老者带领几位长辈端着酒杯走到林雪寒面前:“林总,我们这几个老不死的敬你一杯!”
林雪寒忙不迭站起来说:“秦二爷,我是晚辈,这杯酒我敬你们。”
林雪寒仰头干杯,秦二爷呵呵笑起来:“看得出林总是个耿直人,我有话直说。我们看着石头长大,知道这孩子的秉性,他是个好孩子,绝对不会忘恩负义,我们来就是为了让他跟着林总、王先生干事!”
林雪寒向王强投去感激的一瞥,为秦二爷斟满酒杯说:“我再敬各位长辈一杯!”
这顿饭吃得宾主尽欢,送别乡亲后,林雪寒特意邀请王强散步。
林雪寒说:“刘石头参加集训引起签约选手的躁动,有些公司正在私下与选手协商准备挖人,对此我要承担部分责任。”
“林总是指那封律师函吧?”王强无奈地说,“我公司刚上任的蔡晓明总经理很勤勉,但少谋略遇事慌乱,他不仅给你,还给所有的选手都发了律师函。”
林雪寒说:“不管怎样,刘石头参训是这次事件的诱因,他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
王强笑笑说:“刘石头是国防生必须去参加集训,我们以不变应万变,一切等他回来再说。对于其他公司挖人,林总大可不必担忧,我会用公司的实力打消他们跳槽的想法。”
一场看似凶猛的危机,弹指间被化于无形,林雪寒对王强的镇定、谋略心生钦佩。
“我公司的技术力量基本满足需要,但蔡总愚钝啊!”王强叹口气说,“羊领导猛虎会把猛虎带成羊,我迫切需要一位得力的助手。”
林雪寒略略一想,俏脸挂霜:“你是说庞锐?”
毫不避讳的直呼其名,王强心头一跳,第一波攻势展开的时机果然不对。在他看来,林雪寒遇事果断作风泼辣,在感情上应该迟钝,没想到她的心弦却被轻易拨动。这不是他目前想要的结果,他需要林雪寒协助他把庞锐送入天狼星。
王强认为越是外表坚强的男人内心越脆弱,如果梦想被击碎,再失去家庭和爱人,庞锐会失去激情变成浪迹天涯随遇而安的浪子。但目前王强不需要浪子,他还需要验证庞锐的才干。
王强不动声色地说:“我渴望得到庞先生的帮助。”
林雪寒愤愤地说:“他心中只有军队,你最好放弃。”
“部队即将进行演习,这个时候却把精通计算机、网络技术的庞先生调任委培办主任这个闲职,林总应该察觉到其中的变化。对于军方来说,多一个或少一个庞锐对总体无碍。”
林雪寒问:“庞锐失去了军队的信任?”
“或许吧!我对部队的用人制度有所了解,这种情况俗称‘让位子’,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犯了大错误,放在一个无伤大雅的位置上等待接受处理。”
林雪寒想起庞锐之前说过要投奔她,不禁暗自担心。
王强叹口气,惋惜地说:“我与庞先生谈过,但庞先生说即使转业也会选择加入太平洋公司。”
林雪寒明白庞锐之所以选择太平洋,除了对她心中有爱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庞锐那颗激情澎湃为军队跳动的心将要停止。她对庞锐可能回归感到高兴,但又为丈夫在这种情况下仍与她争夺刘石头感到不解。
林雪寒的表情变化尽入王强眼底,他加重语气说:“庞先生说,他这是在战斗,为部队的未来战斗!”
这句话似乎让林雪寒理解了庞锐,感受到庞锐的苦心,为部队留住一个刘石头,给她一个合格的丈夫。她甚至能想到,庞锐在梦想与现实之间、在军队和她之间艰难抉择,苦苦挣扎。这个男人背负了太多的东西,也许再多上一根稻草就会压断他的脊梁。林雪寒开始为她的不理智和冲动后悔,暗自庆幸没有真的流产。
王强说:“林总,恕我无礼,我认为庞先生需要更广阔的天地施展他的才干,比如正在向市场巅峰冲击的天狼星。请林总转告庞先生,如果他肯加入天狼星,我会毫不犹豫地放弃刘石头。”
林雪寒说:“我明白天狼星更适合我先生,但是他的个性……我很难左右。”
王强微笑起来:“我相信庞先生离开部队后,心中只会有爱。”
这番谈话使林雪寒对王强产生了莫名的信任,有了大哥一样的感觉。但她一直在犹豫,直到要结束散步的时候才问:“王先生在W国H市有没有朋友?”
“我的青年时代在H市度过,华人社区有很多朋友。”
“我有一事相求。”林雪寒交给王强一个U盘说,“能帮我查一下这个女人和这个男孩的关系吗?她应该还叫傅正,十年前去的H市。”
王强沉默片刻,并没有问为什么,点头答应了。

    三
深夜,连续强行军十几个小时的集训队终于到达指定位置,在一个靠近小溪的宽敞山洞中宿营。
吃过饭,烫过脚,疲惫不堪的国防生很快进入梦乡。庞锐查过哨,回到山洞,刘杨闪出来拦住去路,眼睛闪闪发亮但一声不吭。
庞锐笑问:“你在梦游吗?”
刘杨说:“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等你。”
“谈谈?”
刘杨点点头,庞锐说:“我觉得应该再叫上一个人。”
“追逐金钱的动物。”刘杨差点把嘴撇到后脑勺上去。庞锐正色说:“这句话不应该从你嘴里说出来,我一直认为你很成熟。”
刘杨反问:“他是国防生,对不对?”
庞锐摇摇头说:“你不了解刘石头的生存环境,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你的家人天天为果腹而疲于奔命……”
刘石头出现在庞锐身后,刘杨不客气地问:“你在偷听?”
“你觉得有必要吗?我下哨了!”
庞锐邀请说:“那正好,我们一起聊聊!”
刘石头冷漠地说:“聊牛奶面包与玉米糊糊哪个营养价值更高吗?”
刘杨脸色陡变,庞锐呵呵笑起来:“刘石头啊刘石头,你真是块石头,说话都砸得人脑门儿疼。有点儿自信好不好?这一点你要向刘杨学习。”
庞锐打圆场,刘杨却不领情,讥讽说:“刘石头,其实你骨子里嫌贫爱富……”
“你错了!”刘石头打断刘杨说,“不是我嫌贫爱富,是你们这些人看不起山里人。你不是当众嘲笑我不知咖啡的滋味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咖啡的味道很苦,我经常喝一杯提醒自己,这个味道就是山里人的人生。”
刘杨的脸涨得通红:“对不起,那时我刚回国,什么也不懂,我不是故意羞辱你……”
刘石头没想到刘杨会道歉,怔了怔,真诚地说:“当初我骂你是纨绔子弟富二代,最近才知道你也在打工赚钱助学,我也要向你道歉。”
刘石头抬手敬礼,刘杨慌忙还礼。
庞锐笑了:“别互诉衷肠了,走吧,一起去聊聊。”
潺潺溪水边,三人良久无语。庞锐打破沉默:“我们不是来赏景的吧?”
刘石头闷声说:“庞主任,当初我选择加入国防队,只是为了拿到助学金。”
“从你的生活环境出发,这无可厚非。”庞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刘石头看着溪水,幽幽地说:“我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原来只想学有所用报答乡亲的养育之恩。但最近我才顿悟,这身军装上有国家、民族赋予的责任。我想从军报国,但想到家乡父老还要暂时受苦,我的心又在滴血。在大家和小家、大义和亲情之间,我难以取舍。”
庞锐说:“自古忠孝难两全,取大义还是取亲情,你还有一年的时间可以思考。”
刘石头说:“我也想拿得起放得下,但心里有太多的东西。我羡慕过你的家庭,你为理想而战,林总是你的后盾。”
“你有佳儿啊!”庞锐微笑。刘石头说:“佳儿家有钱,但与我无关。”
庞锐呵呵笑起来:“我是说佳儿很支持你。”
“石头一贯这样,我早就对他说过,过分的自尊其实就是自卑。”刘杨向水中丢了几颗石子说,“庞主任,你的家庭一定很幸福。”
“幸福过。”庞锐脸上多了一丝无奈。刘石头敏感地问:“是因为我吗?”
庞锐直言不讳:“你只是诱因,我与爱人走的路完全不同,我担心有一天会背道而驰。”
庞锐作为上级、兄长,在刘杨、刘石头面前剖析自己,他们很感动,但又不知如何劝慰,三人再次沉默下来。
夜色清幽,山风阵阵,溪水在月光下如同流淌的碎银。三人呆坐,各自想着心事。
庞锐活动一下麻木的双腿提议说:“刘杨说说你自己,我一直对你挺好奇。”
刘杨笑问:“是因为我回国读书吧?”
“不值得好奇吗?”
“很多人都问过这个问题,我一直没正面回答。”刘杨看着庞锐和刘石头问,“你们能为我保密吗?”
“当然能。”庞锐点点头。刘石头问:“需要发誓吗?”
“不用,我相信你们!”刘杨沉默一会儿说,“我回国是为了寻找父亲。据说我父亲是一名战斗英雄,这是我加入国防队的原因之一。我曾无数次在心中描绘父亲的样子,有光芒四射的英雄形象也有平常人的模样。也许找到他,我会非常失望,但我还是要去寻找。至少要知道是谁给了我另一半生命,无论从心理还是情感上我都要找到父亲。”
刘杨发冷似的抱紧肩膀问:“你们能理解吗?”
“能理解!”庞锐点点头。刘石头深深地埋下头,声音有些哽咽:“我至今不知道是谁给了我生命。我小时候曾想过这个问题,但现在我不想知道他们在哪里,瘦狗岭的乡亲就是我的爹娘,他们给予了我他们所能给予的一切。”
庞锐岔开越发沉重的话题说:“说说我对你们的感觉如何?”
“好啊!”刘杨与刘石头同时抬起头,眼神灼灼。
“先说刘杨,你干练、果断的性格,优秀的组织能力,使你具备成为指挥员的潜质,经过院校培养和你自身的努力,假以时日我相信你会成为一名优秀的高级指挥员。”
“一定会的,我的梦想是将军。”刘杨激动地说,“我相信我们会成为战友,能为对方挡子弹的战友。”
庞锐眼神惊诧,刘杨解释说:“真诚博得信任,作为部队的一员应该为国家民族而战,也应该为战友的生命而战!”
“你的血管中果然流着军人的血!军人之间,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就是靠这种绝对信任构成的。如果没有信任,我们如何血战沙场?”庞锐对刘石头说,“石头如果决定加入军队,将会成为一名优秀的技术军官。部队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将会有广阔的天地任你驰骋,并会为你构建一个极具高度的平台助你腾飞,也许有一天你的名字会镌刻在解放军的发展史上。”
刘石头惊诧地瞪大眼睛:“我……你是说我吗?”
“没错,就是你。这就是我在你走向商界路上阻击的原因,而且我会一直阻击下去,直到你走入部队。”庞锐盯着刘石头的眼睛,让他感觉到自己的真诚,“我的父辈就是从山沟里走出来的穷孩子,而且我的家乡比瘦狗岭还要贫穷!”
 
上篇:第五章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七章
点击人数(5489)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