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励志成功 > > 合伙开店,迈出理想中的第一步
合伙开店,迈出理想中的第一步 文 / 叶万耿 更新时间:2011-9-23 9:16:51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业 
下定决心离开“港城”的时候,我并没有打算再找工作。在外面的这些年,我虽然一直在为别人工作,但并没有忘记自己当初要开店的梦想。而且那时候,我的技术应该是可以了,在“港城”的这一年下来,每天都会有许多顾客排队等我。所以,自从戒掉赌博之后,我就打算自己开店。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我的心里就再也装不下别的事情。每天下班之后,当同事们穿着风衣、夹着包,结伴出去吃夜宵、泡吧、K歌、赌博时,我都不去。任他们怎么招呼,我也不去。 
 “小叶,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趣!”他们看到我一反常态,都感到不可思议。是的,这些事情已经不再吸引我了。他们刚一出门,我也穿着风衣,夹着包,出门了。我到街上找店面去了。
宁波不算小,要想找到合适的店面,走路肯定不行。但是当时我很好面子,觉得人家要么开车,要么打的,所以我也不愿意骑自行车,又舍不得坐出租车,就在路边叫辆三轮车。那段时间,一下班我就出门,每天都是直到街上没人了才回去。这样一天下来,车费都要花去五六十块。 
可即便这样拼命地找,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店面。地段好的,价格贵,我租不起。价格不贵的,地段又不好,我担心影响生意。 
所以一直到了大年三十,我也没有回家,哪里也没有去,还在街上找店面。大年初一,是我的生日,我也没有出去庆祝,一直在找店面。 
 “功夫不负有心人”,正月初七的那天,我终于找到了一家要转让的婚纱影楼。 
说实话,我很看好这间店面。大小适中,长约十米,宽约三米三,连楼上一起算下来,大约六十多平米。而且位置也不错,一边是中国银行,另一边是一家很大的婚纱影楼。 
当天晚上,我就找了一个对宁波很熟悉的朋友,拉他去看店面,我想听听他的意见。 
谁知,朋友一看到店面便说:“小叶,你怎么搞的?这个店面你也敢要?!这里地段不好!开餐馆,餐馆倒闭;开服装店,服装店倒闭;开影楼,影楼倒闭……开什么,什么倒闭……”朋友死也不同意我租下这个店面,他觉得我简直疯了,连这么烂的地段也能看好。 
不过我这个人不相信天,不相信地,只相信我自己。人家开店倒闭,我开不一定倒闭。那些倒闭的店,一定有它倒闭的原因。同样的地段,边上的那家婚纱影楼的生意就不错,而我要租下的这间就要转让,这恐怕不是地段的原因。 
所以尽管朋友极力反对,但我还是看好这个店面,我对它充满信心,我觉得这个店面就是在等我。既然看好了,我就一定要选这家,选别家反而会不舒服。 
第二天是正月初八,我早早起来,去找房东。价格不高,在我预想的范围内。 
但是当时,我身上的钱还远不够付租金。虽然那时,我每个月的收入都在1万块左右,但还完所有的赌债,我身上就只剩了八千多块。没办法,我又把我过去寄给老爸老妈的1万5千块借了过来,总共凑了两万多块。我知道,以自己的资金能力,很难一个人盘下一间店,所以就决定找朋友合伙。 
当时,我找到了我的一个同学,郑小飞。那时,他的爸爸正在杭州做建筑方面的生意,赚了不少钱。平时,小飞就跟着他爸爸跑跑腿,打打下手。但他不喜欢这份工作,一直想自己做生意。 
找到小飞的那天,我们几乎是一拍即合。没费太多的周折,小飞就同意入股。我们约定,每人拿出5万块,各持店内50%的股份。 
找到了合伙人,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算是落地了。但为了筹集剩余的2万多块,我又不得不开始东奔西走。我首先找到了厦门的老朋友李文良,他几乎拿出了全部家当,借给了我6千块。我还找到了从小一起读书的另一个朋友,向他借了2万块。 
就这样七拼八凑,终于凑够了10万块,我和小飞把店面盘了下来。因为资金来得不容易,所以我特别精打细算,一分钱都舍不得多花。装修的时候,为了节省,我没有请专业的设计师,所有的设计全部由我来做。但实际上,我根本不懂装修,所做的一切都是凭经验和感觉。结果,吧台和门头的颜色弄得乱七八糟,地面也铺得很不好看。所以没到一年,就发现店里的装修太土,太难看,就要砸掉重来。 
表面上,我是省了钱,实际上浪费了更多。所以,很多时候,省就是费,费就是省。如果当初请一名专业设计师,也不至于来来回回地重新装修。而许多五星级酒店,十年没有重新装修过,平时只有维护而已。因为他们的大堂都是一平方米几万块装修好的。拿钱砸下去,之后就省了。所以现在,不管是哪家店,在装修的时候我们都会请专业的设计师。许多人说,这是因为我现在有钱了,不缺钱了。其实不对,不是有钱了,是有觉悟了,如果我当初也能像现在这么做,那我发展得更快。 
当时,除了亲自做设计,装修过程中的每一个细节,我都要管。所有的人,所有的事都必须找我。水泥没了,我要亲自去买;地砖没了,我要亲自去买……所有花钱的东西,我都要亲自去买,因为我怕工人从中拿回扣。结果一天下来,我累得小命都要搭上了。 
这时候我也会想,我为什么要这样?小工拿回扣,赚两百、两千,那就让他赚呗,人家辛辛苦苦跑一趟,也需要辛苦费啊。可我的生命就浪费在这两百、两千上了吗?我要把自己活活拴死在这些事情上吗?可是想归想,觉悟归觉悟,我还落实不到实际行动上,依旧把自己累得要死。 
就这样,前前后后忙了一个多月,店面终于装修好了。 
对于一家发廊,起名是很关键的。在厦门打工时,我对“花都”的印象非常好,所以这次就想出了一个和它相似的名字——名都。我征求小飞的意见,小飞也觉得这个名字很好。 
初春的宁波,天蓝地青,树绿花红。3月26日,“名都发廊”正式鸣炮开业! 
一路走来,折腾了四五年,我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店!但我的心里,除了一丝的安慰,更多的是担心。我不知道我的店能经营多久,也不知道我当老板的愿望会不会真正实现。
亚洲发型化妆大赛 
把一家店开起来,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当了老板,之后的经营才是重头戏。当初,“星光发廊”倒闭,一个原因是我技术不行,另一个原因就是我不懂经营。吸取了之前的教训,这次开店,我非常重视经营。 
 “名都发廊”开业后的三个月,店里的经营状况一直比较稳定。每个月的营业额基本能保持住,虽然数目不大,但一个月下来总有盈利。对于一家新开业的店,这样的状况也算可以了。但我知道,要想赚更多的钱,依靠发廊自然发展,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必须想出更多的策略。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每年一届的“亚洲发型化妆大赛”即将在深圳开赛。这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亚洲发型化妆大赛”是亚洲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广泛的赛事。自1976年创办以来,就在行业内具有颇高的影响力。毫无疑问,参加这样的大赛,对提高发廊的知名度有很大好处,于是我便跃跃欲试,准备参加。
小飞知道这个消息后,也很支持我。我们拿出了一个月的营业额,大概三万多块,用来参赛。按照大赛组委会的要求,参赛者的年龄必须在27岁以上,而我那时只有21岁,完全不符合要求。但是我顾不上这些,就是要去,就是要参加。为了这件事,我动起了歪脑筋,虚报了年龄,把自己的身份证从79年改成了70年。 
参加这样的大赛,几乎所有的参赛者都会请大师做赛前指导。我们自然也不例外。当时,我们请的是业界赫赫有名的赖老师。在那之前,我曾多次在现场观看过赖老师的精彩表演,他能将各种普通的美发工具 “玩”得“哗哗”转。尤其是他“玩”吹风机的水平,堪称一绝。每次,他先一手拽住吹风机的电源线,然后再用力把吹风机甩出去。当吹风机快要落地的时候,他就轻轻抖一下手腕,吹风机便奇迹般地回到了他的手上,活像“小李飞刀”一样神奇。可以说,赖老师是那个时代美发界的巨擘。能结识老师是我的荣幸,也正是通过他的介绍,我才能如愿以偿地参加那次“亚赛”。 
大赛前大约一个星期的时间,我还特意请了六名模特,协助练习。那几天,我们几乎每天都要练习到凌晨三四点。有时候,模特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我还跪在地上给她弄头发。白天的时候,只要店里不忙,我也会把模特叫来,继续练习。 
就在我争分夺秒的准备中,“亚赛”如期开幕。那天,在深圳国际展览中心,来自中国、日本、韩国、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美发精英齐聚一堂,现场氛围异常热烈。
比赛开始,欢呼声和掌声在会场内一次又一次地响起。在我登上舞台的那一刻,我仿佛又一次置身于两年前的椒江会场:炫目的灯光,动感的节奏,观众期盼的眼神……过去我做梦都在想的场景,如今真实地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的心里无比激动,觉得一切就像在做梦。现在,我已记不清我到底是如何表演的了,只是觉得整个过程又兴奋又紧张。那天,我和模特配合得很默契,最终获得了 “最佳女子剪吹奖”、“最佳创意奖”和“最佳台风奖”三个奖项。 
这次比赛是我大师梦的一个完美谢幕。在那之后,我把更多的精力放到了经营上,提高美发技术已经不是我工作的重点。虽然这次大赛带给我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是,这期间发生了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直到现在回想起来,我仍会有一份愧疚。 
比赛完之后,我回到宾馆,躺在床上,想好好休息休息。一个多星期下来,我几乎没怎么睡觉,确实累坏了。 
这时,我听见一个模特走了过来,脚步声很急促。 
 “老板,每天都那么辛苦,可不可以多加点钱啊?”我没吭声,干脆假装睡着了。 
 “喂,你怎么这个样子呢?”模特见我装睡,口气变得很气愤, 
 “这么辛苦,一定要加钱的。”可我仍旧不吭声。 
 “你这人怎么这样呢?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起来!”她用手推我,用脚踢我的床。
我听得清清楚楚,内心也非常纠结,但却始终没有睁开眼睛。 
一直等到她气冲冲地离开房间,我才“醒来”。虽然没有加钱,但是不知怎的当时我的心还是像被人抓了一下,很不是滋味。是啊,我何必为了那一点点钱让自己那么不舒服,也让别人那么不舒服? 
直到今天,我都觉得内心这部分的伤痛还没有完全愈合。如果那时我大方一点,给她们加些钱,我也不会有多大损失。她们开心,我也不会那么难过。即使她们不提加钱的事,我也应该主动加的,以示感谢。可是当年的我,确实没有这样的觉悟。 
这段插曲,虽然伤痛,但是却比奖状让我收获更多。这个事情,我一直记到今天,并引以为憾事,就是因为它使我明白小气的人是很难获得成功的。格局太小的人,不能做大事。一个不懂得让自己灵魂安宁的人也永不会成就自己的梦想。
“取经”香港 
参加“亚洲发型化妆大赛”时,我见识到了同行业中的许多精英,他们高超的技术让我赞叹。从和他们的交谈中,我了解到他们许多人都去香港学习过,见识过,这就让我也非常想去那里考察一番。比赛结束后不久,我正好要跟几个朋友去香港的一个美容化妆产品公司进货,便借着这个机会,到那里好好取了一次经。 
之前我虽没去过香港,但也从朋友那听说过关于它的种种描述。但直到我双脚站在这座城市的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它的繁华与时尚。香港不愧为国际大都市,到处都是商业购物中心和高端写字楼,身旁的行人也都穿得很时尚、很前卫。只看马路上的繁华程度,就能感受到这个城市的活力。 
那天上午进完货,我没有跟朋友出去玩,也没有回去休息,而是跟朋友打听:“香港最高档,收费最贵的发廊在哪里?”朋友知道我要去 “取经”,便告诉了我一家顶级发廊。
那家发廊位于香港中环,仅从气派的大门和彬彬有礼的招待人员, 就足以看出它的专业与高档。 
我装作要剪头发的样子,走了进去。 
刚进门的时候我还很镇定,因为我本以为剪头发花不了多少钱。可走到里面,一看到墙上的价格表,我的冷汗就出来了:洗发200块,吹风200块,剪发400块……没想到,在香港剪头发要这么贵!在宁波,再高档的发廊剪头发也不会超过100块,而香港比宁波高了整整4倍!这样的价格,太让我吃惊了!在这么贵的店里,我根本剪不起头发。我身上只剩一千多块了,如果钱都花在这家店,我就再也没有钱去别的店了。所以,我放弃了剪头发的打算,当服务员问我要剪什么发型的时候,我便告诉她,我只洗个头就行。 
洗头工给我洗头发的时候,我就装作无意地问问这,问问那:“小妹,你洗头发的手法真好,从哪里学会的?”“你们店的发型师都是大师吧?他们在国外学习过?”通过这一次洗头,我仔细考察了高端发廊是怎样管理的,怎样装潢的,怎样与顾客沟通的……我把我看到的、听到的每一处细节都记在了心里。 
从发廊出来后,我马上又给朋友打电话:“除了这家发廊,还有哪一家是高档的?”听到朋友的回答,我又打车奔向另一家发廊。 
我把刚刚洗好的头发弄乱,到了第二家店里,先吹了吹风。然后又装作要剪头发的样子,让发型师帮我设计发型。我提出各种问题和要求,让发型师给我解答。高档发廊果然不一样,那位发型师面对我这位难缠的“顾客”,始终面带微笑,耐心解答,还为我设计出了好几套造型方案,问我喜欢哪一个。最后,我问了半个多小时,把想知道的问题问了个遍,然后就走了。因为我要留着钱去下一家。 
就这样,每次都是只吹吹风,或者洗洗头,我总共去了四个地方,把身上的钱花得差不多了,就和朋友一起回到了宁波。
从香港回来之后,我就把学来的东西用到了自己的店上。环境重新布置一下,沟通话术调整一下,员工培训增加一些内容……这样一来,店里的面貌和员工的服务都有了提高,一些顾客也反映我们的店做得越来越好了。 
这更鼓舞了我学习的热情,从那之后,我一有机会就去别人的店里学习和考察,回来就在自己的店里进行改进。通过这件事,我也深刻地体会到:实地考察比学习书本上的知识更有效果,生活是最好的老师,我们想要学习的一切,都能从生活中找到最好的答案。
被迫无奈,分道扬镳 
因为“亚洲发型化妆大赛”的缘故,宁波的一些报纸对我进行了采访,这无形中便提高了“名都”的知名度。事实也是如此,那时候,排队等我的顾客越来越多。 
通过以往的经验,我知道,这些顾客中的许多人都是“回头客”,发廊的绝大部分营业额就是来自他们。而且,店里的许多新顾客,也是通过他们的介绍才来的。因此,如何维护好这些“回头客”就变得非常重要。开了“名都”之后,我针对这个事情作了一些措施。 
早在“港城”的时候,宁波电视台的一些主持人,就是由我来给他们做发型的,他们那时就已经是我的“回头客”了。等到创办“名都”之后,为了维护住这些顾客资源,每星期我都会抽出一两天,主动打车跑到电视台,免费为他们做发型。电视台为了表示感谢,会在字幕中打出:主持人发型由“名都发廊”叶万耿先生设计。 
许多顾客,看到电视上的字幕都会慕名而来,而一些老顾客,得知我一直在为宁波电视台的主持人设计发型,更是“死心塌地”地不断光顾。 
在这样的努力下,“名都”的生意已有了越来越好的势头。 
但创业的过程总是曲折的,当这种势头缓慢地增长了几个月以后,就停止了。 
这时候,已经到了2000年的9月,“名都”开业已整整半年。这半年来,我拼死拼活地干,一天能做两三千块钱的营业额,可我赚的钱,与我在做发型师的时候差不多。按道理讲,我既是发型师,又是发廊的经营者,我所赚的钱应该比过去多才对,可情况恰恰相反。这是因为,店里的客流量有限,所有的顾客来了,都是排队等我,其他发型师只能闲着。可即使这样,他们每个月还有三四千块的保底工资。所以,在这一过程中,我就发现,我自己做发型师的营业额,正好给其他人发工资。 
我想,如果其他的发型师干不出业绩,就靠我一个人牛一样的干,也干不出多少业绩。所以,我打算放下剪刀,让他们干。但是,小飞不同意,他希望我干。就这样,我们的经营思路出现了分歧,我的许多精力还是要花在剪头发上。 
还有更严重的问题,为了提高知名度,增加客流量,我希望能在《宁波晚报》、《宁波日报》上刊登一些“豆腐块”广告。但小飞也不同意,“这样不行啊,做广告要五六千,如果效果收不回来怎么办?” 
小飞有自己的想法,他想等店里的盈利多了之后,再做广告。可我的想法是,如果不做广告,盈利怎么会提升呢? 
还有我的一些其他策略,比如,我打算买几台新机器,放在店门口,多吸引些人;还打算换一个新空调,原来的空调不够凉,顾客总抱怨太热…… 
但不管是什么策略,只要是涉及到投资的,小飞都不同意,我们的想法始终没办法统一。 

 
上篇:做美发行业“状元”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27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