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02
02 文 / 苏释 更新时间:2011-8-11 9:19:53
 
02 “想想,十一boss说请咱们去上海玩。” “真的?”陆想想不可置信的看着关燕,boss的慷慨她知道,只是组织旅游还第一次听说。 “这不赶上国庆了嘛,咱们所也得响应一下国家的政策!”关燕答道。 有这种响应法儿?陆想想觉得好笑,不过难得公费旅游她可不会错过。 “有说咱们去几天吗?”陆想想合计着时间充裕顺道回家待几天,算算也有大半年没回去过了,爸妈几次来电话催着,可她真是忙的跑不开。 “这个啊,我不太清楚,估计长不了。你去问问少卿,他可能知道。” 无意提到卫少卿的名字,陆想想总会想起那天办公室里的一席话,一种奇怪的感觉萦绕全身。 正想着,只听关燕突然喊了一句,“哎,少卿,你来得正好。咱们去上海几天啊?” 陆想想回头,两人的视线正好撞上。 冷峻的嘴角不曾松动,卫少卿看着她,缓缓开口,“三天,行程都安排好了。如果有事不去提前和boss说。” 关燕接茬,“去,怎么不去。顺便带上我儿子”,又把话锋一转,“对了想想,你那男朋友也一块儿带来吧,让燕姐瞅瞅。” 又来了,做人一向低调的陆想想怎么也没想过成为大家谈论的对象。照这情形下去,这事儿还没完没了。燕姐也是,别人八卦也就算了,她也跟着瞎掺和。 陆想想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便开口:“燕姐,你别听他们胡说,我哪儿有什么男朋友。”她和林森本来就是……清清白白,更别说带家属这种事了。 “行了行了,这年头你们年轻人都爱搞地下情。不带就不带,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啊,就想藏着掖着自个儿独享。”她关燕可是过来人,看什么都跟明镜似的,陆想想这样子的,那绝对是陷得深了。 陆想想刚要反驳,只听卫少卿的声音冷不丁的响起,“想想,下午别忘了去见委托人。” 幸亏卫少卿的提醒,她差点误了正事,“师兄,咱们是一块儿去吗?” “你自己去,我手头上还有点事要办。不过已经跟那边打好招呼了,没什么问题。”卫少卿这么安排,多半也是想试炼她的能力。毕竟律师是个圆滑的职业,和委托人之间是互惠互利各取所需的关系,而陆想想明显太生嫩,缺乏的就是自信和经验。 卫少卿不在,陆想想总是心里没底。起码他这奴隶主总能镇得住场子,而她自己真的可以吗?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熬了那么多年,等的就是这一刻,她没有理由退缩和放弃。 守时是律师工作的准则,也是对委托人的尊重。这对第一次接case的陆想想来说是件不能怠慢的事。她早早地来到了这家带着江南风格的茶居,红木雕花的桌椅屏风,显得古色古香。空气里弥漫着阵阵茶香,怡神醒脑。 可陆想想无暇欣赏这些,她又一次翻开文件夹看起来。事先跟卫少卿大致谈过这次的case,是个合同纠纷,胜算也很大。陆想想在所里工作期间也遇过这类案件,按原则来说总是很简单,但牵扯到商业利益就变得复杂,告诉到最后往往变成了调解,因为谁也不愿意在承担一大笔违约金的同时还得花大笔诉讼费。有时,她会想,律师这个看似高薪的职业,其实背后也混合了社会加诸的妄断和负担,他们的辛苦是常人所不能体会的。 陆想想坐在包间,看了看表,已经二十分钟了,委托人还没到。她觉得无聊,翻出手机,看到信箱里的未读信息居然是林森的:“还习惯陆律师的身份吗?” 陆想想立刻回了一条:“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顺利……” 这边,林森正和客户洽谈合作事宜,收到短信,知道今天是她的第一件case,看来小妮子是需要人鼓励了。 他走出会议室,拨通了她的电话。 “喂,林森?”陆想想很惊讶,没想到他会打过来,这个时候他应该也在忙吧。 “陆律师,我想咨询个问题。” 还是头回听他公事化的语气,陆想想觉得一阵新奇,“什么事,说吧!不过律师费按秒算。”难得做回资本家,感觉还不错。 林森轻轻地笑了,随即开口问道:“是不是只要双方意思达成一致,即使是口头协议,合同也算成立?” “通常情况是这样的,但排除恶意行为和欺诈。”奇怪了,他莫名其妙的问这个干嘛! “那陆律师下班后能不能赏脸一起吃个饭?” “你这是在给我发要约?”她配合着他的游戏,心情大好,“那我得考虑考虑要不要承诺。” 林森故作无奈,“好吧。但期限是今晚五点之前,否则要约无效。” “成交。”她笑了,挂上电话,这个承诺她会好好考虑的。 此时,服务生站在包厢门口,“先生,这边请。” 陆想想有些紧张,站起来整了整有些褶皱上衣,眼角的余光瞥见了一双黑色皮鞋。 来人倒是先开口,“实在对不起,路上塞车。我是创胜公司的代表,方言。” 那一刻的抬头,陆想想的脑海一片空白。毕竟在同一个城市,她有想过再遇见方言,只是那样的机率是微乎其微。那次婚礼,她已经告别过去,方言仅仅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存在过而已。她想即使见面也可以选择装作不认识或者一声招呼后,云淡风轻的走开。可万万没有预料到他们会在这样的境遇下碰面,真的是天意弄人吧。 “好久不见。”陆想想迅速地换上职业笑容,都到这个节骨眼了,没必要冷眼相对装陌生人,因为他只是委托人,而她是律师。 “想想,怎么是你?”显然方言很惊讶,眼中闪过许多莫名情绪。 “我以为卫律师事先已经交代过了,这次的case由我负责。”陆想想依旧保持冷静。 “可能……没接到通知。”方言看着她,再一次确认眼前站着的人是陆想想。 “是吗。”微微侧脸,她避开他的视线。 对话陷入沉默,他们谁也没有开口,也或许是不知如何开口。 “先生要喝点什么?”服务生的出现适时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方言自知有些失态,清了清嗓子,“普洱。” 轻轻关上木门,服务生离开,独留这小包厢里沉静的两人。 陆想想打破沉默:“什么时候开始喝普洱了?”她依稀记得他不爱喝茶,总认为那是附庸风雅的事情。 “有一阵子了……”方言说着,看到桌上的陶瓷小杯,“你还是白茶?” 他还记得她的嗜好,独独钟爱白茶,即使事隔四年之久。 她状似漫不经心,轻轻抚摩着杯柄,“这里的白茶始终没有江南味道,我这杯只是普通绿茶。” 方言一时语塞,眼前的陆想想一身黑灰色套装,头发微微挽起,全然一副职业女性的模样,才发现她不再是记忆中的她了。 百感交集,他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想想,这几年过的好吗?” 手边的动作停住,她看着他,笑了,“还行吧!你也看到了,我现在是律师了,工作上也算是有点成绩。”方言这是在期待她说什么?说这几年过的很糟,自从你出国之后,我陆想想就活不下去了?如果是那样,那么当初或许他们就不会分开。 “其实我没想过你会选择考研。”方言掏出打火机,“介意抽烟吗?” 她摇头,印象中他从不抽烟。原来四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呢。他们都没有活在过去,这样多好…… 青色的烟雾迷离了视线。方言,已经完全褪去了学生时期的青涩,眼前的只是一个在商海沉浮的男人,熟悉却陌生。 方言似是沉浸在回忆:“难得考研那会儿,你学习的干劲最足。” “是吗?”她还记得分手那天,也是得知研究生录取的消息,原本那张通知书想和他分享,可还是晚了。 “后来我留学……”方言停了下来,神情在青烟中看不真实,“……才发现已经错了。” 错了?她不懂他的意思。留学不是他的选择吗? 方言回过神,发觉那截烟灰已经烧到了尽头,“不好意思,我好像说太多了。” 陆想想笑了笑,“没关系。”毕竟那些事她已不想多做深究,过往仅仅只是过往罢了。 这时,服务生推门而入,雕花托盘上是一杯热气腾腾的普洱茶。 普洱,性温味香,却入口苦涩。陆想想不爱苦涩,即使普洱是茶中盛品,她想保留的仅是一份属于自己的甘甜。犹如和方言的回忆,如今她只想记得他的好,而不是当初的那句对不起。 “国外的生活怎么样?”跳过那些沉重的话题,她试图让语气显得轻松。 “还可以吧。待久了总想着回来。”方言的眼里多了份无奈。 回来,也只是为了结婚吧,而这句话陆想想没有说出口。 “想想,那天你来了……是吗?”他轻轻开口。 一句话,把陆想想彻底打入地狱。 “原本以为你不会来的……”方言沉默了,只是看着她,想着婚礼上的她,孤零零的一个站在角落。即使隔得那么远,他还是能一眼认出她。言犹在耳,他说过他们毕业就结婚,可如今还是变了。除了那句对不起,他什么都不能做。早知当初的决定会酿成今天的错误,他绝对不会离开,也不会放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方言,我们为什么要说这些呢?”陆想想极力克制着翻腾的心绪,拿出手边的文件夹,“是不是应该说说这个?” 她是律师,和委托人也只有利益关系。怎么能把私人情绪带进工作当中?想起卫少卿在处理case时的那份严谨,自己还是望尘莫及。 方言自知尴尬,事分轻重缓急,他明白这不是叙旧的时间,眼下必须解决公司的问题。 “想想,这案子我们胜算大吗?” 陆想想看着合同副本,“现在还不好说,具体情况还得再调查。” 方言神情复杂,“我们早知道GR是这行的顶尖企业,对产品的挑剔之前我们也是略有耳闻。正因为如此才不想随便做出什么次等品给他们。可是样本送过去没几天就被退回来了,说是与合同中的要求完全不符,更声明要立刻终止合约。我们技术部反复检测,还把数据送到美国分公司请专家评估,证明样本根本没有大问题。GR这个时候提出终止研发,对我们的损失不止千万,眼下公司内部已经一团乱了。” 听着方言这么一说,看来事情比预想的复杂,这一接手又是一起涉外纠纷。 “样本送过去之前,你们检测过吗?”陆想想问。 “因为这次做的是芯片与以往的材质不同,公司特地去印度找了技术人员来开发。况且又是大公司的订单,数目不小。我们做出来的样本也反复试验了几次才拿去给他们验收。” “既然如此,怎么还会出这种问题……”陆想想总觉得这不会是单纯的合同纠纷。 方言叹了口气,“后来我跟他们技术部主管做过交涉,自始至终就一口咬定是我们的芯片在程序上与他们的样板机不符。可是样板机完全是他们提供的,我们就按着这个做,误差的计算也只占0.99%,不明白他们是要求过于苛刻还是存心找借口违约。” “那0.99%的误差不能避免吗?”陆想想认为如果这真的是误差问题,那么官司很棘手,切入点就少了,对方绝对会在上面做文章。 “那个误差即使拿去硅谷做评测也是同样结果。我们知道以前有企业也曾经跟GR合作过,误差的存在率比我们高出很多。但即便如此,公司考虑到效益还是把问题减小到最低限度。可没想到GR不满意不说,还提出立刻终止合约,我们想改进也没有办法。” 在笔记本上简单的做了记录,陆想想只觉得兴奋,身体里的血液抑制不住的沸腾,GR的case绝对是一项挑战,她恨不得立刻着手调查。 “想想,我们胜算大吗?”方言最担心的还是这个,他作为研发部的总工程师不能看着自己的成果无故被人贬低,让公司损失惨重。 “目前来说我不能保证,还得进一步调查才行。GR方面有什么动静记得一定要跟我联系。”陆想想大致有了几个方案,想着回去得请教一下卫少卿。 方言点头,“你放心,公司这边会配合你的工作,有情况随时联系。”说完,他拿出自己的名片。 陆想想没细看,便夹在了记事簿里,“那暂时就这样吧!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去哪儿,我送你。”方言跟着起身。 “不用麻烦了。”她不想和他牵扯什么,毕竟他结婚了,而她也有了自己的生活。 “想想……”方言唤住她,事到如今他还能说什么。 陆想想转身,目光却向着那张红木桌,“方言,普洱凉了,便没有味道了。”说完,轻轻颔首,不再停留。 细细咀嚼着她的话,方言拿起那杯不曾喝过一口的普洱茶,嘴角扯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原来真的凉了。 走出茶居,陆想想的伪装终于土崩瓦解,原来她还是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她笑得好累,心里好苦。静怡常说她固执,脾气倔,如果当初方言说要出国留学,她若有一丝争取或表现不舍,那么今天他们还会形同陌路吗? 迎面的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发尖鞭打在脸上是生冷的疼。她索性散开头发,任凭疼痛灌溉全身。这样也好,证明她的意识还很清醒。对方言,就像那杯冷却的普洱,味变了只剩苦涩,然后逐渐沉淀。过程可能会漫长,但是她相信以后总有一个人会帮助她,那个人有着独属于自己的清甜。
 
上篇:Chapter 3 空气里的薄荷香 01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69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