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四、进入苏联外交部
四、进入苏联外交部 文 / 顾达寿(俄)口述 郑少锋执笔 更新时间:2011-7-19 16:09:53
 
进入苏联外交部 从铁道部到外交部(1953—1954) 1953年3月,我回国后在苏联铁道部翻译处任主管处长。在我们处工作的都是外语翻译,包括汉语、英语、法语、德语和东欧国家的语种。因为苏联和中国是两个社会主义大国,那时候苏中两国的友好关系正处在历史上的最好时期。顺利完成长春铁路局归还中国的交接工作、培训中方派遣到苏联学习的技术人员以及后续工程的收尾善后工作,是当年苏联铁道部的一项重要任务。我们的领导也许是基于这方面的考虑,将翻译处的业务交我负责。当年与我一道在长春铁路局当中文翻译的同学,其中两位即瓦西科夫和基洛夫回国后也被分配到铁道部,又成了我的同事。在翻译处,我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安排收集到的外文资料的编译、存档,并且指导翻译有关中文资料,同时负责处理与中国方面(包括长春铁路局)的业务联络、通讯函电。有时候,我也作为翻译陪同铁道部的领导与来访的中国人会晤。 1953年7月,我在莫斯科与我最好的中国朋友董力又见面了。他是应苏联铁道部的邀请参加中国铁道部代表团来苏联访问。我们都没有想到我离开哈尔滨仅仅半年,这么快又在莫斯科重逢。我带他和其他中国同志参观了莫斯科的红场、克里姆林宫,乘船游览莫斯科河,然后我们从莫斯科乘直达特快列车到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领略了俄罗斯的风景名胜。我请他们品尝了俄罗斯菜肴和伏特加酒。 那几天我同董力朝夕相处,彼此感觉都很愉快。中国代表团起程回国时,我送他们到莫斯科雅罗斯拉夫火车站。我与董力紧紧地拥抱。看见他的眼眶里涌出了泪水,我又想起了在哈尔滨与他的深厚友情、我难以忘怀的中国情结。我对他说:“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也许不久我又将去中国,我一定去哈尔滨看你。” 果然这以后不久,又过了半年,我真的再次赴中国工作,又圆了我的中国梦。然而,我却没有机会再去哈尔滨。那次在莫斯科雅罗斯拉夫火车站的送别,竟成了我们最后的告别。 1953年3月,苏联最高领导人斯大林在莫斯科病逝。斯大林去世后不久,苏联政府和苏共中央最高权力的继承人曾经发生了变更。但是,我们国内和党内的形势很快趋于安定。应该说,斯大林之后的苏联新领导人,不论是马林科夫还是赫鲁晓夫,都十分重视继续巩固、发展苏联与中国之间的友好关系。 1954年1月,苏联铁道部接到了苏联外交部的公文函,商调我去外交部工作。据悉,该公文函称,由于苏联对华外交工作的需要,经领导研究决定调我到外交部分配工作。铁道部征求了我本人的意见,同意我立即去外交部报到。听到这个消息,我欣喜若狂。我真没有想到,在铁道部工作还不到一年,我的工作又有了新的变动。 当时,我还不清楚外交部的领导从何处知道我的情况。因为我只不过是一名很普通的国家干部。后来我了解到,是苏联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多巴申同志向部长推荐了我。多巴申是我在哈尔滨的老朋友,曾任苏联驻哈尔滨的总领事。据说,为了让我能顺利调入外交部,他又与时任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克拉舍尼科夫同志联名举荐,终于促成此事。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急需在战争的废墟上恢复经济建设,但当时中国尚缺少掌握先进科学技术的人才。为此,苏联派遣了大批专家和技术人员赴中国各地工作。为适应这个形势,那时候苏联外交部和驻华使领馆急需会中文的外交官和翻译人员。也许是这个形势就是天赐予我的良机。那次外交部从铁道部只抽调了我一人,这使我感到很荣幸。享此殊荣,我在铁道部的同学和同事很羡慕我。我也没有想到好运来得这么快,这么突然。我很感谢我在哈尔滨结识的两位好朋友。因为他们的极力引荐,使我得以非常顺利地调进了苏联外交部。这次工作调动使我个人的前途和命运又有了新的转折。我终于实现了当一名外交官的梦想。 苏联驻天津总领事馆(1954—1955) 1954年2月,苏联外交部决定派我到苏联驻中国天津总领事馆任翻译兼秘书长。天津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之一,是中国北方的纺织工业中心,还是重要的港口。我知道,周恩来曾经在这里的著名学府南开大学求学,同时在天津开始投身革命。新中国成立之前的天津就已经是中国的一座繁华都市。如同当年的上海、广州那样,在天津也曾经有外国人的租界。那时候,在天津有许多俄罗斯人长期居住。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旅居天津的俄罗斯人多达三千余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很早以前就从俄国来到中国定居。后来又有一些苏联人迁居到天津。新中国建立后,苏联也派遣了许多专家和技术人员到天津工作。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苏联是世界上第一个发表声明,宣布承认新中国主权地位的国家,也是第一个与新中国建立大使级外交关系的国家。除了在中国首都北京设立苏联大使馆,苏联外交部又先后在哈尔滨、天津、上海、广州等大城市设立总领事馆。同样,新中国建国后派驻国外的第一个外交机构是设立在莫斯科的中国大使馆。毛泽东主席第一次出访的国家就是中国的友好邻邦苏联。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到达莫斯科,开始了第一次对苏联的访问,并且在莫斯科逗留了两个月。1950年2月14日,毛泽东与斯大林在莫斯科出席《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及有关协定的签字仪式。从此,苏联与中国结成互为友好的国家,共同掀开了两国关系史上的崭新一页。 毛泽东最后一次访问苏联是1957年11月2至21日。他亲率中国党政代表团再次访问苏联。他在莫斯科参加了苏联建国40周年庆典,并且出席了世界共产党和工人党会议。从此这位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再没有出访过任何国家,包括其他亚洲和欧洲的与中国友好的社会主义国家。由此可见,当年苏联和中国的友好关系是两国外交史上的黄金时期。 我正是在苏中友好的黄金时期再次受命远赴中国,来到了天津。对我来说这真是又一次天赐良机。我那时候的感受和心情真有如我读过的一句中国古诗“春风得意马蹄疾”。因为从那时候起,我已经成为苏联的一名外交官,而且是在中国从事外交工作。 我到天津时适逢中国的春节。我在大街上看见市民喜庆节日的欢乐情景。那时候我还未满25周岁,真的还很年轻。尽管那年我身为一名很普通的苏联外交官,而且是初出茅庐。可是我那时却分明感觉自己正在成长成熟,而且将要成为一名苏中友好的使者。我要努力为两国人民的永久友好做出不平凡的贡献。 苏联驻天津总领事馆的主要工作区域是天津市和港口及周边地区。在总领事馆,我开始学习和掌握外交工作的专业知识。因为那时候在天津有许多旅居和定居的苏联人,所以我们领事馆的工作量也不小。同时,中国从天津选派赴苏联留学、进修的人员,天津市政府组团赴苏联访问、考察,这些外交事务首先都必须经过我们领事馆办理有关手续。我在领事馆忙于这些事务性的工作,又接触了不少中国人。然而,我在天津却大不同于在哈尔滨。这是因为领事馆是外交机构,有严格的外交纪律。我们不能单独随意外出,外出必须经过领导批准与同事同行。因此,我知道自己的身份和职责,必须约束自己遵守纪律。 我记得1954年至1955年间,即我在天津工作的整整一年里,我们的总领事马特维也夫一直住在莫斯科,实际管理总领事馆的是副领事查尔科夫•瓦季姆•阿列克谢也维奇。他是我的上级,但我感觉他更像是我的老师。因为他对我要求很严格,要求我的工作不许出任何差错。然而,他平时待人却很温和,很平易近人。他比我年长,从事外交工作多年,而且工作经验很丰富。他毫无保留地将他的工作经验教给我,指导我如何提高办事效率。我在他的言传身教中很快熟悉了外交知识和业务。他对我的中文水平和工作能力表示满意。 我们总领事馆与天津市政府领导之间的关系很好。中共天津市委第一书记黄火青和市长吴德与查尔科夫定期会晤,了解我们在天津工作和生活有什么需要帮助解决的问题。20世纪50年代是苏中友好的顶峰时期,天津市的领导干部将促进两国人民的友谊纳入市政府工作的一项主要任务。天津市中苏友好协会执行主席方吉、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主任张文金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当年在天津市每逢节日和重要的喜庆活动,市政府领导总是特别邀请我们领事馆的官员和在天津工作的苏联专家参加。 我记得1954年10月1日是新中国诞生五周年的国庆节。天津市政府特别邀请我们领事馆的官员出席检阅天津市民的庆祝游行活动和国庆招待会。上午,吴德市长邀请查尔科夫登上检阅台,让他与黄火青书记坐在一起。我也被作为贵宾邀请入座。我看到应邀出席检阅的外宾中只有我们苏联人。应该说这是中国人对苏联人的最高礼遇。 那年的中国国庆节,中国的首都北京迎来了苏共中央总书记赫鲁晓夫率领的苏联政府代表团。这是自新中国诞生后,苏联首脑对中国的首次国事访问。毛泽东与赫鲁晓夫的第一次握手,联结了两个大国人民的友谊。我在天津对此也感同身受。 那天上午,天津城里的国庆游行非常壮观。首先是天津驻军组成的军乐队和方队,接着是举着彩旗和抬着巨幅标语牌的工人、农民、大中学生的队伍依次通过,然后是系着红领巾的少先队、穿着白衣裙的女医生和女护士挥舞着鲜花和彩球,迈着整齐有序的步伐缓缓行进。人们身穿鲜艳的民族服装,载歌载舞,高呼“毛主席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中华人民共和国万岁!”等口号。整个游行持续良久,欢声雷动。我是第一次在中国亲眼见到如此欢乐的喜庆节日的景象。 当天下午,我陪同查尔科夫又出席了由天津市政府外事办公室举行的国庆招待会。应邀出席招待会的苏联人还有我们领事馆的其他官员和在天津的援华专家代表。此外还邀请了东欧社会主义国家、朝鲜、越南、蒙古人民共和国的外交官员和在天津的留学生代表参加。在招待会上,吴德市长首先致欢迎词,天津市中苏友好协会主席方吉和查尔科夫以及其他外宾也相继发表了简短的讲话。我们和中国朋友们欢聚一堂,畅叙友情。 晚上,应中国人邀请,我们在一家大剧院观看了精彩的文艺晚会。吴德专门安排查尔科夫和我同他坐在前排。开演之前,我同吴德谈起我曾经在哈尔滨看过的京剧。他说天津京剧团在中国很有名气,建议我不妨去看看。我表示当然求之不得,只是我在领事馆不能独自外出。他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他说他将专门邀请查尔科夫和我去看天津的京剧。 吴德是知识分子出身的干部,举止谈吐很有教养。我在天津领事馆任职期间,因为工作关系与他多有交往。他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是他的精干的领导才能。在中共地方领导干部群中,他不失为优秀的代表。 这以后不久,吴德果然没有忘记专门邀请查尔科夫和我观看了一场京剧,戏名叫《打渔杀家》。我觉得天津的京剧表演艺术果然比哈尔滨的京剧演员高出一筹。 我在陪同查尔科夫出席这些活动时,自然便与天津市政府的官员有更多的接触。也许因为我是翻译,他们对我表现得更为亲切。这是由于我们之间有共同的语言。我说的比较流利的中国北方话,更便于同中国人的交流。 当中国人听说我们苏联人的主食是面包,喜欢吃香肠,市领导便亲自过问,指示市粮食局立即给予我们领事馆保证足够特殊供应的待遇。有一次,吴德市长听我说起在哈尔滨有制作我们苏联人爱吃的“列巴”(面包)的面包坊,便派人专程从天津去哈尔滨,采购“列巴”送到我们领事馆。这件事情使我很感动。因为那时候,中国公民的粮食和副食品都是按人按月按定量实行计划供应。在当年国民经济并不发达的中国,天津市政府对我们苏联人的关心和优待真的是热情周到,无微不至。 我在天津领事馆工作期间很少外出,也不能常同中国的普通百姓交往。我常想起在哈尔滨的中国朋友。但是因为我所从事的外交工作的纪律,我不能自由地与他们通电话。我记得那年的秋天,有一次查尔科夫派我和一位同事出公差去一趟青岛。那是我到天津领事馆以后的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到外地出差。
 
上篇:三、在长春铁路局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092)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