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四章 爱若桃花,灼灼其华
第四章 爱若桃花,灼灼其华 文 / 一寸秋波 更新时间:2011-6-15 10:28:24
 
5月的最后一个周六,房地产公司在怀柔的一个别墅小区开盘,地产公司的老总邀我去看看。天气已经有点热了,室外活动很舒适,我决定带陈沫一起去。一早去接她,到了那个别墅小区直接进小区会馆,我们先进办理手续的大厅转悠,真可谓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和潘家园似的热闹。陈沫冲我做了个鬼脸,悄声说道:“这是买房子吗?我怎么看像不要钱送房子似的。” “你要吗?我送你一套?”我搂一下她的腰,“不过我不是凭空赠与,你自己看着办。” 她挣脱我的手:“我有房子住,吴总的好心坚决不受。” “就你那小鸽子窝还算房子?”我抢白她一句。 她瞪了我一眼:“我将来有钱自己买房子。” “你两个月的工资买不了一平米,做梦吧?” 陈沫的反击直中要害:“是啊,像您这样巴黎订衣服、佛罗伦萨订鞋的人当然看不上我的鸽子窝,那您以后少去我的鸽子窝好了。” “那好啊,鸽子搬到我那里我就不去。”我立刻盛情相邀。 “你才是做梦。” 我凑到她耳边:“我最近经常做春梦,可惜就是春梦了无痕。” 陈沫躲开我向另一边走去。大厅里个个都忙碌着,没人注意我们,我只好过去拉着她一起去找地产公司的老总和副总。 “吴总,陈秘书,你们能来真是太好了。我们中午有个自助餐形式的招待酒会,无论买房与否,只要是来宾都招待。” 我笑笑:“我今天也没什么事,看看再走。” 地产公司的老总道:“吴总,你去那边签字厅了吗?” “去看过了,挺热闹的,不是你在造势吧?” “没有,我们的价位今天有优惠,购者踊跃。” 大家说说笑笑走到窗前,看着会馆前不远处,绿树成荫的地方已经摆好了食品饮料的用餐区,我看看陈沫:“小沫,你想去外面吃吗?” 陈沫异样地看了我一眼:“吴总,我听您的吩咐。” 房地产公司老总是个聪明人:“吴总,外面人多,还有点热,我们已经单独安排了一桌,你和陈秘书还是在室内享用吧。”我意识到在外人面前叫她小沫有点突兀。 “好,我们在室内吃,你们几个不许灌我酒啊。”我笑笑。 “不会,您肯定开车来的,我们绝对不敢。” 午餐是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和副总陪着我和陈沫吃的,不豪华却很丰盛的午餐。 “多吃点菜,陈秘书,你有点偏瘦,虽然女孩子都喜欢骨感美。”地产公司的王总道。 我扫了一眼陈沫,她今天穿了一条很淑女的纯白连衣裙,那衣服的样式虽然不是很时尚,但是被她熨烫得很平整,小V领,露出修长光洁的脖子,干干净净的样子像个清纯的高中生,她飘然下楼的那一刻让我怦然心动。 “我没特意减过肥。”陈沫有点不好意思,“我吃什么都不胖,也不知道为什么。” “年轻嘛,女人一过了三十就不一样了,我老婆现在天天虐待自己,吃饭喂猫似的,还总和自己较劲,一上秤就说自己胖了,后来我只好说亲爱的一定是咱家秤坏了。” 大家都笑了,陈沫也笑了:“王总,您真逗。” 吃完饭后,大家又坐在一块喝了会儿茶聊了下天,我看了下手表:“王总,我还有点事儿,就先告辞了。今天不来实在说不过去,多少次你请我都没时间。” “那好,吴总,我们也不留您了,知道您忙。”他们送我们上车。 “吴总,您今天开的阿斯顿•马丁啊?平时很少看您开。”副总一声惊呼,那是台敞篷跑车,我把车停得很远。 “这车有点妖,平时开太招摇。”我对他笑笑,平时在市区我基本就开奔驰。 地产公司老总拍拍我的车身:“限量版的,现在有钱人都凑趣买兰博基尼,吴总偏买阿斯顿•马丁,哪天我勾女的时候吴总借我开开,太拉风了。” “你开劳斯莱斯多拉风!”我逗他,“我可以借你。” “那是老头子们喜欢的车,还得有司机,不方便,碍事儿。” “我是老头子吗?你不怕你老婆剥了你的皮,结了婚还惦记勾女?”我替陈沫拉开车门,让她上车。 “哎,我就是过过嘴瘾。”这地产公司老总还比我大几岁,但是我们之间相当熟稔,公司里谁都知道他们伉俪情深,是模范夫妻。 回去的路上,陈沫埋怨道:“你怎么在外人面前叫我小沫,一点都不注意。” “怎么了?死罪吗?”我根本不在乎,“叫都叫了,没法收回去了。” 她看着外面不说话,好久才说道:“那要是我当外人叫你老公,你是什么感觉?” “求之不得啊。”我哈哈大笑,她明白自己挖坑掉进去了,红着脸低下头。前面有段弯路,我使坏来个急转,陈沫没系安全带,猛地倾斜一下倒在我身上。她赶紧坐直了,嗔怨道:“你怎么这样坏,故意晃我。” “哎,陈秘书,你光天化日之下主动投怀送抱勾引我,竟然还反咬一口,我冤枉啊。” 她想动手打我。 “别动手,已经提速了,安全第一。”我抓住她的手吻了一下,“小沫,你今天穿这条裙子真漂亮。” “你是说裙子漂亮还是我漂亮?”她调皮起来。 “裙子当然没有人漂亮,为什么你穿什么都这样好看?”我微笑起来,“像个洋娃娃似的。” 我突然理解为什么我妈说生臭小子没意思了,女孩子就是这点讨巧,可以尽情打扮。 “这是我刚上大学时我爸给我买的,四年了还能穿,不到一百块钱。”她笑着说。 “你真对不起你吃的粮食,四年都没长肉。”我不免惊叹。 “是啊,谁像你胡吃海喝的,天上飞的除了飞机你不吃,什么都吃,快成北极熊了。” 她说这个是因为她发现我爱吃野味,有次带她去一家俱乐部吃饭,有道猫头鹰汤,开始我告诉她是鸡汤,她喝了听说是猫头鹰汤后,立刻跑到卫生间去吐。之后和我理论,说我不爱惜野生动物,吃养殖的珍稀动物也就罢了,竟然吃野味。为了表示我和她一样很有爱心,那以后和她吃饭我也就不再点市面上不常见的东西了,犯不上每吃一次饭,让她不高兴还让我被教育。陈沫极鄙视我的这种行为:“蛮荒时代人类没办法,吃野生动物,但是后来也尽量驯化养殖家禽家畜,你可倒好,要返祖了,你们这些有钱人就不怕把食物链吃乱了,吃出什么怪病来。”后来非典出现,真应了她的话,在非典蔓延的日子,我也下决心戒掉了吃野味的爱好。 “北极熊可是会吃人的。”我扫了她一眼,不出乎我的意料,她脸红了。 “想什么呢?”我问她,她看着车外的景色一语不发。 “你说我是不是你老公?小沫?”我逗她。 陈沫张张嘴,想说什么又咽回去。 “不想承认?我们可都肌肤相亲了。这要是在旧社会,你就是我的人了,你再跟别的男人绝对不算从一而终。”我一脸坏笑,这方面逗她,她总是笨嘴拙舌的,我喜欢看着这个单纯的傻丫头在我布置的“爱的罗网”里挣扎的样子。 我殷切地劝降她:“你就从了我吧,要是把我熬出毛病你忍心啊。” “你有什么病?你还会有病?”她终于反驳一句。 “我从去年年底就开始素着,你一点也不心疼我?” “你也不是不在外面应酬。”陈沫做出一副你还能闲着的极其鄙视的模样。 “看看,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再惹我,我今天就霸王硬上弓。” 我停车一把抓过她:“小刺猬,我是个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男人,你不人道,对我相当的不人道,知道吗?” 我的唇落在她的唇上,她不挣扎,慢慢回应我。不时有车从我们身边经过,还有口哨声,管他呢,这样的天大家都比较喜欢敞开车窗,呼吸郊外新鲜的空气,看到我们热吻表示一下也正常。我们吻了好久,后来我把她搂在胸前。 “天怎么阴了?”陈沫看着窗外说道,我也反应过来,天的确阴下来了。 车往前开了一会儿,天空竟然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后来越下越大,能见度也越变越差。 “今天也没预报有雨啊,见鬼!”我牢骚了一句。 陈沫捡到机会了:“吴总,你的爱车今天可要遭殃了。” 我在她额头上轻敲了一下:“你这人,心里阴暗,看我笑话。” “嗯,我还没看过吴总的笑话,难得。”她呵呵地笑起来。 我突然想起这附近我有间别墅,便提议先到那里去待会儿,等雨小些再走,雨太大能见度差,开车很容易出事故。陈沫想了想后,同意了。 下车时,雨更大了,我们冲进别墅时都被淋湿了。这间别墅我很少来,只放了几件夏秋季的衣物,我找到一件衬衫,递给陈沫:“你赶紧去换换,别感冒了。” 卫生间有太阳能淋浴器和燃气热水器。我忙着上楼打开关,清洗浴缸,再给浴缸放水,自己又找了一套干净衣服换上。下楼时,我发现她还穿着那身湿衣服站在一楼客厅。 “你怎么不去换衣服?”我问她。 “你的衣服太大了。”她脸红着,“我没法穿。” 也是,我一米八五的身高,她顶多一米六二,套上估计和裙袍差不多了。 “小姐呀,我这里就这条件,没女人的用品,您老人家将就将就,把湿衣服脱下来洗洗,这里有电暖气和熨斗,一会儿就能干。”她这才顺从地拿着衣服进了卫生间。 她换了我的衬衫出来,的确宽大很多,盖过臀部很长,露出细长的腿,光着脚,有点滑稽,好像一个大布袋里装个小人偶在地上拖曳。 “拖鞋在那边。”我指指门口的鞋柜,“你去楼上卫生间的浴缸洗吧,我在下面洗淋浴。”她乖乖地上楼了。 我洗完半天,她才下来,然后走过来拿起我扔在沙发上的湿衣物。一低头,她衬衫里的一切一目了然,我喉咙有点发干。 “我没看见插孔。”她在卫生间里面喊。我只好过去,电插座在沐浴房的旁边,不熟悉是不太好找。 我蹲下弄好洗衣机电源,她把衣服扔进洗衣机里。一转身,我们彼此对视,闻着她身上独有的芳香,看着她沐浴后白皙光洁的脸和脖子,我忍不住拥住了她,我的吻毫不犹豫地落在她的额头、眼角、腮边、唇上,她的身体也禁不住轻轻颤动。我的双唇用力吸住她的舌尖吮吸,放开,舌头在她的口腔里搅动,她的气息是那么清新。我们的体温都在升高,我的身体也有些战栗,我滑下她身上宽大的衬衫,衣服缓缓落地。只穿着胸罩和内裤的她暴露在我面前,那青春的身体,那耀眼的皮肤,让我胀痛酸楚。这个女孩好像是我内心的一个痛点,我想温暖这处痛点,让自己不再疼痛,给她快乐。 我抱起她,卫生间旁边不远处就是一间卧室。掀开床罩,我把她轻轻放上去,她坐起来:“别这样。”她想下床,我不说话,用身体覆盖住她的身体,窗帘是闭合的,室内的光线并不是太暗。她继续挣脱着:“别这样,别这样。” “小沫,我爱你。”我含住她的耳垂,舔吻她的耳后,双手在她凝脂般的肌肤上游走,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压抑许久的欲望。她完全暴露在我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甜美,让我在这一刻想完全拥有她、融入她。我脱下自己的衣裤扔到地上,又看着她的眼睛:“给我吧,小沫。”我的胸膛禁锢着她的身体,轻轻褪去她身上最后的衣裳后,又用大腿分开她的双腿。 “诚,别这样。”她还是挣扎着。 我不说话,一点点吻遍她全身,尽力让她放松,在她耳边一直说“我爱你”。 “你不爱我吗?小沫?” “我害怕。”她在我怀里低声说着。 “别怕,我会轻轻的。” 她终于张开自己的怀抱,可还像只被猎人抓住的小鹿,眼睛里有本能的紧张。 “啊!”一声悠长的哀叫后,我看见她一脸的痛楚和泪水。我停下来,不敢再深入。 “很疼吗?小沫?” 她已经说不出话了,哽咽着,在我身下啜泣,显得那么无助,我吻着她的泪水不敢再动作。她在我的怀里阵阵战栗,额头渗出汗水,泪水不停地溢出,顺着眼角滑落下去,她的指甲都快掐进我的腰部肌肉里,怎么会这样?我用手抚摸她的额头和头发,想让她放松。 “小沫。”我在她耳边轻轻地唤着,“我爱你。” “诚,诚,”陈沫浑身发抖,“不要了,求你了。”我看着她那含泪的眼睛:“我没想要伤害你,我只是想好好爱你啊。第一次是会疼的,以后就不会了,相信我,小沫。” 我再次搂紧她,真的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了,我已经隐忍太久。她搂住我的腰,还是不自觉地颤抖:“我疼。” “乖,对不起。”看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她,我不免犹豫起来,看得出她异常痛楚,“怎么会疼成这样?小沫?” 她不说话,咬住自己的嘴唇,我吻她的脸:“别咬自己,咬我。”她真的张开嘴,一下咬住我的肩膀。 “你这样痛苦,我一个人快乐有什么意思?”我咬咬牙,搂紧她。 陈沫含着泪说:“我就是天生痛感低。” “那你忍忍,乖,一会儿就不会疼了。” 我慢慢分开她的腿,再次覆盖下去,一只臂膀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她的眼睛近在咫尺,身体贴紧我的身体:“我爱你,小沫。” 理智在爱欲中消失,我只想深入她的体内,去感知从没人征服的领地。 “你真美,小沫。”我不稳的声音在房间里回旋,“我们现在是一个人,我带你去天堂。” 她还是那么紧致柔软,令我欲罢不能。我攻城略地,她呜咽着,眼泪打湿床单。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如此失控,如此忘形,经历的女人很多,她不是我经历的第一个处女,但只有与她的融合最特别,令我得到快乐的满足。她不知道搂抱我,我告诉她:“搂着我,宝贝。”我们的身体因此结合得更紧密。她不知道用腿缠住我的腰,我告诉她,她抗拒道:“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柔软得像一团铺开的棉朵,我卧在棉朵之上,温暖惬意。 天色慢慢暗下来,她还在我的怀里,我问她:“还疼吗?”她无力地点头。 “我抱你去洗洗好不好?也许会缓解一些。”我悄声地征求她的意见。 “不要,我想睡会儿,浑身都疼。”她整个人都瘫软在我怀里。 “洗洗再睡,乖。” 我上楼再次给浴缸放水,她洗过澡把卫生间收拾得很干净,细心的女孩。微笑着下楼,她用被裹住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不让我碰:“我不去,疼。” 我哄她:“乖,就是因为疼才要去洗洗。”我拿下她身上的被子,用带下来的大浴巾裹住她抱起来。 “你答应我,今天再也不欺负我了。”她眼里含泪。 “我答应,我答应。”我热切地保证,就差与她歃血为盟。 我没给女人洗过澡,把她放进浴缸发现一个难题,浴缸很大,我一只手得抓着她,另一只手忙乎,真费事,只好自己也跨进浴缸。“你要干什么?”她一声惊呼,我坐下来搂住她,她的后背贴着我的胸膛,这感觉真好,我的保证一下子飞到九霄云外。她无力地靠在我怀里,嘤嘤哭泣:“别这样,诚,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了。” 不敢再逼她,一下午我要了她不止一次,我一贯自诩怜香惜玉,毕竟是她的第一次。我慢慢给她洗去身上的汗液和体液,捧起她的脸想吻她,她却低着头,把脸偎依在我的肩上:“不要。” “你看你看,你咬得我肩膀伤痕累累,你藏獒转世啊?” 我指指自己一侧的肩膀,那是她本能的反应。咬在我的左肩,咬痕深紫,她咬上半天不松嘴。她又哭起来,万分委屈,我一点点吻干她的泪:“逗你呢,怎么又哭了?” 洗完后,我抱她出浴,二楼也有卧室,我把她放到床上,盖好被。我问她渴不渴,陈沫无力地点头,我想用手掌将瓶身暖热,但没什么效果,于是我扔了几瓶到热水里,温好后给她喝。陈沫连晚饭都没吃,就昏昏睡去。 黎明很快来临,我醒来的时候,她还在沉睡,微皱着眉,瓷娃娃般的皮肤上布满了我的吻痕。快7点了,我得去弄点吃的,冰箱里没什么东西,附近的饭店也不会开业这么早,我只好开车去标有农家乐的院子敲门。有起早做饭的人家,我要他们炒了一盘柴鸡蛋,又买了点粥、贴饼子和一些小菜带回来。 她抱着腿靠在床头发愣,见我进来,惊喜不已:“你去哪了?也不告诉我一声。”她带着哭音质问我。 “我挑水打柴生火,为您的早膳奔波忙碌,格格大人。” “我还以为你走了。”她可怜巴巴地说。 我失声笑起来:“走?去哪儿?全国都解放了,傅作义同意和平解放北京你不知道啊,我哪能抛下自己的女人自己进城呢,我得带你进城享福去,你说咱买两亩地、一头牛成不?” 陈沫也和我调侃起来:“你再买个丫头,就可以尽享齐人之福了。” 我问她饿不饿,她看着我手里拎的早餐:“我现在能吃下一头大象。” 吃过早饭,我又不老实地去抱她:“生命在于运动,小沫,我还想运动。” “你答应不再欺负我了。” “我只保证昨天,今天我保证了吗?我向马克思发誓,我没说过。” “真的太疼了,诚,昨天疼得眼睛都看不清你。”我一阵心疼和内疚。过了一会儿,她低低地说:“我还出血。” “什么?”我吓了一跳,不应该啊,“我看看。” “不行。”她像被烫了似的下床站在地上。 她不会骗我,这是怎么回事,我从没遇到过:“你怎么处理的?” 她指指床头的面巾纸盒,一脸羞涩地看着我:“我没什么东西。” “我带你去医院。” “不去,我不去。”陈沫不同意。 “必须去,我有个表姐是协和妇产科北医大博士。”我一边下楼找手机,一边想,又得让巧稚林痛骂一顿了,可是没办法。我在楼下拨通了巧稚林的电话。 “小诚,找我肯定没好事,你个小混蛋。”不等我开口,表姐就电闪雷鸣般地吼我,声音不大,却威力十足。 “姐,我这次真干坏事了,你得帮我。”我赶紧示弱又示好。 巧稚林一点不客气:“你干过什么好事?” 我问表姐是否在医院,她语气透着相当的不耐烦:“在医院,有事滚过来,今儿白班,过时不候。” 太好了,我拿起昨晚陈沫睡后我熨过的衣物上楼:“小沫,咱们走。” “我不想去医院。”陈沫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 我只好哄她:“乖,一定得去,是我不好。” 我真是后悔,昨天下午她一直说疼,我是混蛋,巧稚林骂得对。一路上,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我把车开得飞快,可一进市区就开堵,北京的交通真没辙。她安慰我:“没事,我没事。”到协和下车,她还是浑身无力的样子,我抱起她,她很听话地靠在我身上。这医院我比较熟悉,便直奔妇产科。 我刚把陈沫放在病床上,巧稚林就走过来冷冷地看着我:“怎么回事?”我想拉她去走廊说,她根本不动:“病不讳医,说!”我只好趴在她耳边小声汇报。 “你给我出去,该挂号挂号,去交费。”她听了我的低语爆发了。 “是是,姐,你要打要杀冲我来,别吓着她。”我对巧稚林的脾气早有领教。 “你还知道心疼?”巧稚林看一眼陈沫,“你就是一祸害,就差我爸一枪崩了你。” 我出去关上门,看着门外的其他病人,我赔着笑脸说:“不好意思啊,我老婆有流产迹象,耽误各位了。”她们默默坐着根本不理会我,对看病加塞似乎熟视无睹。我靠在门口,听见巧稚林温柔的声音:“姑娘,你别紧张,放松,让我看看。”我放心了,赶紧服从命令去挂号。 其实,巧稚林既不姓林也不叫巧稚,她是我三舅舅的女儿,上初中时看过林巧稚的事迹后下决心向她学习,要救广大受苦受难的女同胞于水火之中,立志当妇产科医生。后来她报考北医大,也就是现在的北大医学部,头悬梁锥刺股,一直读到博士。去协和后,她又努力钻研,精进业务,很快就提为副教授,不久又破格提为教授。巧稚林才比我大3岁而已,但在协和人才济济的妇产科已是响当当的人物。即使当了教授,她也认真出门诊,查病房,拒腐蚀,不沾红包和礼钱,所以我给她起了个别名巧稚林,她欣然接受。小时候,姥爷也特别喜欢她,经常带着我和她外出玩,我们关系一直很好。不过,从我25岁以后,她就对我不大待见,因为我的每个同居伙伴都会送到她这里检查,例如性病、AIDS等。她对这项“工作”厌恶至极,却不能推脱,因为她的姑妈也就是我老妈老是求她:“孩子,你就当可怜姑妈,我生小诚这个孩子真是操碎了心。” 我挂号回来,巧稚林已经为陈沫检查过了。 “病本。”她还是没好声气。 “还用写病历吗?”我赔着笑脸。 “少废话。”她低着头一边写一边说道,“谢谢你让我看见不容易看见的病例。” 我一声不吭。 “我处理过了,没太大问题,是摩擦伤,没有撕裂,不用缝合,但是10天之内你不能再碰她。另外,我开了点药,你一会儿去取。” 我接过病本,虽然脸皮算厚,但还是有点汗颜。 她回头看看陈沫:“姑娘,你最好离我家花心大少远点,我是为你好,有一天你哭都来不及。”陈沫惨白着脸,低下头不做声。 “行了,姐,你吓坏她了,我是认真的。”我去抱陈沫。 “但愿你是认真的,挺好的女孩子。”巧稚林在我身后叹息一声。 我抱着陈沫走出诊室,她跟到走廊,走了一段,离病人远了,她才站住。 “小诚。”巧稚林看着我,“对她好点,她和那些女人不一样,你能不能别玩了,让姑妈和我都省省心。” 我看着她,认真地说:“姐,我这回不是玩儿,是真的。” 送陈沫回家的路上,我很不安,不敢看她。她却反倒安慰起我来,告诉我她已经不是很疼了,让我放心。我握了握她的手,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天晚上我没走,就在陈沫家陪她。午饭和晚饭都是开车出去买的外卖,我还让她请了一周的假在家养着,她想上班我坚决不让。她那个羸弱的身体,我太了解了。
 
上篇:第三章 百转千回,只为佳人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7407)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