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第七章:转折点 英帕尔
第七章:转折点 英帕尔 文 / [英] 朱利安#8226汤普森 更新时间:2011-6-15 9:01:41
 
让我恐惧的是,地上布满了木桩,而木桩上则挂满了带有倒刺的电线。这绝对是难以逾越的。似乎世界上每一架中型机枪都在朝着一处开火。 英帕尔是曼尼坡的首府,1944年的时候,它是印度最东边的一个省。英帕尔位于平原地带,它的四面都是荆棘覆盖的高山。它由几个城镇和一些小村庄组成,面积约为八百平方英里。英帕尔的南面是洛吉塔克湖,这里是一片沼泽地带。湖的面积大约为二百四十平方英里,它的大小随季节的变化而变化。 从1942年撤军缅甸开始,英帕尔就一直是斯康斯中将领导的第4军的供应基地。在接下来的两年多时间里,英帕尔又新建了很多医院、燃料库、弹药库、工厂和飞机场。英帕尔通往外界的公路一共有六条,其中最重要的三条分别是全长为50英里的通往科希马的公路、全长为75英里的通往钦敦江的德穆和锡当的公路以及全长为164英里的通往铁定的公路。第三条公路叫做“铁定公路”,这条公路在到达铁定后又延伸了50英里,通向钦敦江的卡勒瓦。 1944年3月15日战争伊始,英国的第17印度轻型师是最显眼的部队。在1942年撤退时,这支部队靠驴子、小马和吉普车就成功地撤离了,他们的撤离没有用到卡车或者其他交通工具。所以,在撤退后重组时,这支部队的名称中就带了“轻型”二字。第17师的总部在铁定。进出铁定只有一条极其狭窄的公路,这条公路仅容得下一辆载重三吨的卡车通行,在这条公路上很容易设置路障。公路在深山里蜿蜒,很多路段的一侧就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公路经常由于山崩或暴雨而阻塞。第17师的两个旅就部署在最前线,他们可以与日军直接交战。而另外一些英国军队则部署在北部的钦敦江沿岸。这些军队的士兵们都认为,在1943年末和1944年初的对日战争中,他们已经占了上风。因此,当他们得知上级要他们撤到英帕尔平原和日军作战时,他们都深感不甘。斯利姆察觉到士兵的这种想法可能会对士气有所影响,于是就建议斯康斯中将,最好是在十分确定日军要发动攻击的情况下才决定撤退。 听了斯利姆的建议,第17师的撤退时间延后了。这给日军提供了可乘之机,日军窜到17师的后方,并在他们撤退的必经之路上设置了路障。设置路障是日军惯用的伎俩。在1942年撤退时,日军就通过设置路障让英军和印度军队吃了大亏。现在,他们又故技重施。两年以前,英军和印度的军队在锡当桥让日军吃了败仗,现在,日军想全部讨回来。第17师的战士们非常英勇,他们粉碎了日军想拦截他们的企图。他们安全地撤离到了英帕尔平原。 在英帕尔,接下来战斗的关键就是对交通的控制。在英帕尔平原方圆90平方英里的土地上,残酷的战斗一场接着一场。从英帕尔以北十英里的康拉通比,到乌克鲁尔公路沿线的亚因伽波柯皮,到德穆—帕雷尔公路沿线的望京和坦努帕尔,再到洛吉塔克湖南部的宿加卢和铁定公路沿线的拓邦,都有战争发生。 ■钦敦江边一片宁静 藤原齐羽(日本士兵) 温盖特的钦迪特部队的第一次远征彻底地改变了我们的想法。我们原以为缅甸北部的丛林可以很好地阻止英军进入缅甸,但是,现在我们意识到,这简直就是异想天开。 我们没有进攻印度的打算,只是想占领英帕尔和科希马以推进对缅甸的进攻。但是,昌德拉•鲍斯和牟田口廉也想在占领英帕尔之后进攻印度。印度的反英运动高涨,所以我们希望印度国民军能够在孟加拉帮忙镇压这些运动。 我们之所以一直取得胜利,是因为英军总是在公路上或汽车里作战,而我们日本军人却能穿过荆棘,绕到英军的后方进行攻击。英国人太娇生惯养了,我们才是铁血战士。 ■铁定公路,可能是109号墓碑的所在地。1944年3月,在印度第17师撤离的过程中,日军妄图在这里切断他们的后路。 夏万星中尉(印度国民军) 上级告诉我们,就算是从英国人手中夺取武器,我们也要保卫印度。除了我们自己,没有人会保卫印度。我们并不在乎昌德拉•鲍斯是站在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一边。昌德拉•鲍斯说过:“我周游过世界各地,并见过德国的军队,他们一定会获胜的。” 西武星少尉(印度国民军) 当我们在香港被捕时,昌德拉•鲍斯将军和牟田口廉将军告诉我们:“你们必须去为自己的国家而战,你们现在当兵只能挣一点点钱而已,回去为自己的国家战斗吧。” 就这样,我们自愿加入了军队。我对这件事的印象十分深刻,当我在1939年听说昌德拉•鲍斯时,我以为他比甘地还要伟大。 日本人是极其残忍的,他们是最具有民族主义精神的民族。但是,日本人对我们并不残忍,因为我们的领导是昌德拉•鲍斯将军。泰国和日本还有一些很出色的将领,他们带领我们与日军共同作战。 马赫什•夏马中尉(孟加拉布雷工兵部队第70野战连) 我的父亲是印度政府的一名法官。我的叔叔以前是一个独立省的总理,他现在已经退休了。我之所以参军,是因为印度所有的政府职位都是为退伍人员准备的。我以前是大学学生训练军的一名中士,我很想加入孟加拉布雷工兵部队。 掺和政治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所以,我对加入印度国民军并不感兴趣。在完成了学生训练军的六个月的训练任务之后,我又做了两年的公共服务工作,然后,我和另外一名学生士兵在1943年被选入了第70野战连。我是野战连的第一位印度军官,也是第48旅唯一的一名印度军官。所以,我必须为印度人增光,我不能犯一丁点儿错误。我先是待在锡克教徒的排,然后又去了穆斯林的排,最后才去了印度教徒的排。 我第一次面临真刀真枪的战争发生在1943年底,当时,日军向钦丘陵地区发起了进攻。克洛斯•菲尔德上尉领导的一个连奉命进攻一个名叫巴沙东部的地区。我当时是做后援工作,即在我军攻击日军的碉堡后炸掉他们的碉堡,这样它们就不能再被使用了。于是,我们背上炸弹就出发了。 不幸的是,克洛斯•菲尔德上尉和其他六名廓尔喀兵被日军事先埋好的地雷炸死了。连部的副指挥官,一名印度陆军尉官也受了重伤。这使得整个部队的情况很让人担忧。我从一名来自旅部指挥所的军官那里得到了一颗绿色的信号弹,如果我们炸掉了日军的碉堡,那么我就发射出这颗信号弹。但是,日军好像也选择了绿色信号弹作为他们的火力发射信号。 我身上还有一颗炮弹,它是用来炸日军的碉堡的。但是,我们后来却没有成功。克洛斯•菲尔德上尉就死在我的旁边。 我能看见日军的碉堡,然后我就开始慢慢向碉堡靠近。日军已经开始使用迫击炮了,我身边的勤务兵被炸弹炸成了两半。十分钟之后,从旅部指挥所来的那名军官一边跑一边大叫道:“撤,快撤!”于是,我就撤退了。有一名工兵腹部中弹,他第二天早上就去世了。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从未经历过战争的年轻军官究竟会想些什么。 匿名印度国民军上尉 我在新加坡接受了印度国民军的军事教育,比如游泳和怎样绘制地形图等。1943年,我们驻扎在钦敦江,江的一边是日军和印度国民军,另一边是英国的印度军队。从1月到3月,我们小队一直在走访对岸的各个村庄,试图了解英国和印度军队的部署情况。 这个小队大约有三十人,在走访的过程中,我们遇到了敌人的一个连。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和敌人好好的干上一仗。于是,我们分成了四组,从不同方向向敌人进攻,让他们以为我们有很多人。后来,我们冲上前去用刺刀攻击敌人,敌人仓皇逃走,留给我们的是还没煮熟的食物。后来我 们才发现,他们其实是一群工程师。 我们抓住了13名俘虏,并随后把他们押回了我们的大本营。我们没能靠近计划要炸掉的那座桥,因为敌人在桥的四周部署了很多坦克和军队。于是,我们决定弄清楚我们的部队正行进在哪条路上,所以,我们悄悄地摸到了边境右边的一座桥上。在这里,我们遭到了敌人猛烈的火力攻击。我的头部受伤了,我身后的两个士兵也是一死一伤。敌人的攻击十分猛烈,炸弹把我们藏身的竹林全部引燃了,我们不得不赶紧逃跑。 沃拉上尉(第14/13边防步枪军) 我之所以选择参军,是因为在印度独立之前,受过教育的印度人能够从事的职业简直少得可怜。我们最好的工作就是在印度政府工作,然后是参军、从事轨道工作、做警察等。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们都想从事前面提到的某一种职业。我后来加入了大学军官训练团,但是,这个组织的行动对实现印度独立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于是,我们去和印度国民军联系。在港口的一天晚上,我听见接线员在和一名印度国民军交谈。他们调集了一批人来保卫港口。我曾经和一些比较正常的印度国民军士兵交谈过,其中就有一名是受过严格训练的陆军士官长的助理。他们都说日本人告诉他们,他们一定会解放印度。 马赫什•夏马中尉(孟加拉布雷工兵部队第70野战连) 印度国民军被叫做日本的印度军队,我对他们完全没有概念。日本人肯定没有好好地武装他们,或者是他们自身存在什么问题,因为他们很快就投降了。日本的印度士兵严格来说并没有参与任何一次战斗。在战斗开始的时候,有很多士兵便逃跑。廓尔喀兵抓住了一名印度国民军的士兵,并想把他押回四分之一英里之外的旅部指挥所,但是他在途中又企图逃跑,所以,押解他的士兵就把他枪毙了。 皮特•诺克斯中尉(北安普敦军团第1营) 在旅部指挥所的时候,我负责指挥运输排,我的部下是一些廓尔喀兵和旁遮普兵。在我的印象中,乌尔都就是一个不毛之地,而廓尔喀人根本就不存在。但是,在军队发号施令时,比如说“立定”“开火”时还是用英语,所以我们也就慢慢适应了。总督任命的长官是会说英语的。在我的旁遮普排里一共有三个班,一个班全是锡克教徒,另一个班全是旁遮普穆斯林,剩下的一个班则全是道格拉人。而廓尔喀排的所有人都是廓尔喀人。这个排的所有班都是由总督任命的长官指挥。 我们的大部队在1943年圣诞节前夕到达了迪马普尔。当时我的部队已经到达加包河谷了,他们按照命令赶往钦敦江。 在迪马普尔过完圣诞节之后,我们就又把装甲车装上卡车,朝着科希马、英帕尔和加包河谷地区进发。最终,我们到达了加包河谷。紧接着,命令就来了。指挥官说:“把所有的装甲车都放在港口,只留下一小队负责维护工作,其余的人返回自己的部队。”廓尔喀兵和旁遮普兵返回了他们的部队,而我带领我的部队将会步行去钦敦江与其他人会合。 乔治•艾奇逊上尉(第1/4廓尔喀步枪军B连指挥官) 在钦敦江时,我们巡逻的时候有可能会遇到日军。当时,日军第33师的指挥部就在卡里瓦,这是一支很能打的部队。尽管我们只朝他们开过几次枪,并对他们进行了几次突然袭击,但是他们还是很被动。他们的指挥部向钦敦江西部撤了30英里。日军在巡逻的时候通常都乔装成缅甸人的样子,我们才不会上当。他们以为,扮成缅甸人,我们就会认为他们不会伤害我们。 在铁定南部22英里、英帕尔南部162英里处有一个小镇,这个小镇是一处极好的防御点。这个防御点叫做8198点,这也是小镇在地图上的标识,它是印度和缅甸之间的这片地区的最高点,是所有军队都想占领的一个地方。这里可以容下至少一个营的士兵。目前,第1/16旁遮普兵占领着该地区。 258 1943年10月,我带领B连来到了肯尼迪高地,此处距8198点仅有六英里。我们的其他一些部队就驻扎在附近,但是如果想去拜访他们,我们就需要爬坡上坎,走大约十八英里远的路程。有一天,我前往由旁遮普人、锡克教徒和旁遮普穆斯林组成的第1/16军。他们的警觉度很低,哨兵们站在很明显的地方,无论谁都能看见他们。而且他们的外围也没有布置防御工事。我走过去,让士兵们把他们的上校找来,结果上校来的时候居然穿了一件棕色的卡布尼斯衣服,外面还套了一件浆洗过的制服。在这里穿卡布尼斯衣服是很不合适的,他可能觉得自己还是在西北前线。他要求我出示自己的证件,这让我觉得自己在这里并不受欢迎。这里的士兵身上都有一股奢华的气息,而我却是穿着破旧的衣服,因为缺水,我已经很久没有刮过胡子了。我的士兵必须步行很远的距离才能取到水,而他们可以直接从怀特要塞取水。后来,我依旧穿着我那破旧的衣服步行六英里回到了肯尼迪高地。 皮特•诺克斯中尉(北安普敦军团第1营) 我们接到命令,对驻扎在皎乔的日军发起进攻。这里的日军占据着余河地区以及余河与钦敦江的交汇处。我回到了以前待过的步兵连,遵照指挥官的指示,该步兵连的名字由原来的D连改为了第4连。步兵连里有很多军官。我以前的排现在由斯坦利•希克斯指挥。每个连都必须留下一名军官、一些准军官和一些士兵作为后备人员,他们会在部队伤亡惨重的时候再补充上来。我们抛硬币决定谁当后备人员。最后,我留在后面当了一名后备人员。 进攻失败了。斯坦利的右肩受了伤。所以,我以前的连就又由我指挥了。一天,我和一队士兵悄悄到日军的驻地打探消息,我们发现日军在头天晚上似乎已经全部撤走了。于是,我们又往前走了一点,并把日军驻地的电线掐断了。在靠近驻地的碉堡后,我们发现,碉堡里已经空无一人。这里有两个很大的碉堡,当时驻扎在我们右侧的另一个排的指挥官约翰•霍普金斯把其中的一个碉堡叫做“霍皮”,而把另一个叫做“诺基”,这名字取得可真是不怎么样。就这样,我们不费一兵一卒就占领了日军的驻地。 乔治•艾奇逊上尉(第1/4廓尔喀步枪军B连指挥官) 最后,我所带领的所有士兵都在肯尼迪高地会合了,这里是一个很好的防御点。 11月13日凌晨3:00左右,我们被机关枪扫射的声音和迫击炮爆炸的声音惊醒了。原来,日军对第1/16旁遮普军发动了突然袭击。第二天早上,一队残兵来到了我们的驻地外面。他们浑身都湿透了,很多人都衣衫不整,一些人还穿着睡觉时的衣服,还有一些人根本就没带武器。很多锡克人裹头的头巾都掉了,现在,他们的头发就像是一堆杂草。这支被击败了的部队中每一个士兵都对日军心怀怨恨。同时,他们的脸上还有一丝疑惑,因为他们不知道为什么如此轻易的就被日军打败了。这支部队的伤亡很惨重,部队的指挥官和另外四名军官都阵亡了。整支部队已经被打得七零八落了。 皮特•诺克斯中尉(北安普敦军团第1营) 我们接到命令,要在预定的时间内从皎乔撤到加包河谷。当时,第32旅正在德穆。当我回到驻地的时候,我接到召集所有装甲车的命令。于是,我把旁遮普兵、廓尔喀兵和我自己的士兵都召集到了一起。然后,我们向着旅部指挥所进发了。 到达加包河谷后,我们仍然要外出巡逻。加包河谷是很多疾病的高发地:斑疹伤寒症、疟疾、痢疾以及你可以想象出来的任何疾病都会在这里出现。其中,斑疹伤寒症是最大的杀手,幸运的是,我们之前都注射了抗斑疹伤寒症的疫苗。日军有很多人就是死于斑疹伤寒症。 一天,旅长对我说:“我想让你去第100旅的指挥所指挥第2边防军、第4/10廓尔喀兵和第4/13边防部队步兵营。你直接听命于詹姆斯旅长,他觉得自己部队的左翼可能有一些漏洞,需要援助。”于是,沿着唯一的一条泥土 路,我去了第100旅的指挥所。当我见到詹姆斯旅长的时候,他正坐在指挥所里,指挥所的墙壁上贴满了地图。另外,詹姆斯旅长还让自己的廓尔喀士兵在指挥所里建了一个很不错的酒吧。詹姆斯旅长是印度军队里的老兵。当他看到我的时候,他对我说:“诺克斯,在我们开始谈话之前,你先给我来上一杯金酒法威末酒,给你自己也弄一杯吧。”于是,我就照做了。 喝完酒以后,詹姆斯旅长说:“日军现在正在向山谷前进,边防部队的步兵营现在镇守指挥所,边防军正在阻碍日军的前进,他们目前的伤亡很小。现在,日军似乎开始撤退了。我想让你带人去左翼的东部丛林地区,防止日军从那里对我们进行包抄。” 乔治•艾奇逊上尉(第1/4廓尔喀步枪军B连指挥官) 在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一支军队在8198点组织反攻。我们接到命令,即在1943年12月12日,我们营和第1/3营将在一个小时内撤离肯尼迪高地,然后行军六英里到日军的阵地。炮兵营的士兵需要匍匐着穿过敌人的火力线。但是,我们还是遇到了麻烦。由于日军的阵地变小了,所以他们的火力线就拉长了。我们要匍匐穿过火力线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而日军就在对面的掩体里拿枪对着我们。 廓尔喀兵的第3营和第4营并排着朝前行军,第3营在左边,第4营在右边。第3营的先头部队发现在离日军阵地50码远的地方是一道五英尺高、四英尺宽的电网。电网上面满是树叶,所以,我们无法看清前面的情况。第3营的先头部队开始往电网上爬,但是,他们的指挥官死了,其他的士兵也都受了伤。 我们的上校说:“我们从右边走,那边没有丛林。”然后他又大声地说,如果指挥官基布尔少校牺牲了,就由我接替他指挥C连。基布尔少校中弹了,当他在穿越电网的时候,他又中了两枪。几个步兵把他拖了回来,没多久他就死了。 上校在侦察的时候肩膀受了伤,后来他又中了一枪。他受的伤也很严重,根本就不能再前进了。现在的情况是廓尔喀兵第3营的上校死了,而我们的上校也受了伤,我们的前方是无法穿越的电网和日军的枪口。 我们等待着旅部指挥所的命令。但是旅长却在离我们六英里远的肯尼迪高地上。他并不清楚我们这里的具体情况。后来,旅长建议我们在黄昏时分再发起进攻。 两三个小时之后,一名日军军官大声叫喊起来。第3营的士兵认为那可能是日军军官在命令日军进行反攻。直到最后,我们也没能打败那里的日军。我们悄悄地撤退了。虽然与日军激战了24小时,但是我们一无所获。那天,两个营一共损失了两百多名士兵,我在想,这样的代价是否太残酷了些。 里斯•格里菲思下士(边防团第9营) 英帕尔是一片平原,铁定公路就经过这里。你可以看见一些奇怪的卡车在峡谷的底部行驶。一些疯狂的司机有时候就用一只手握方向盘。在去铁定时,你会经过巧克力阶梯,这些都是由推土机推出来的。这里的土就和巧克力的颜色一样,而且十分黏稠。 我再一次加入了驻扎在肯尼迪高地的那个营。我们当时沿着公路走了很久。到达肯尼迪高地的时候,有士兵带领我们去看我们的住处,其实所谓的住处就是一个在地上挖的大洞。洞的顶上先铺上了一层树枝,然后树枝上面又铺了一层泥土。洞里面有很多士兵。放眼望去,那里是一望无际的森林。远方,曼尼坡河的河水正在阳光的照射下闪闪发光。 亚瑟•麦克劳雷斯特中尉(边防团第9营C连第14排指挥官) 当我到达营部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我先是被带到了营部的指挥所,然后,我又被塞进了一辆吉普车,到了C连的指挥所。在这里,军官和普通的士兵并没有什么不同。由于天气寒冷,所以大家都穿着厚厚的大衣。吉普车在公路边停了下来。四周都有一些火堆,士兵们就围坐在火堆旁烤火。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有士兵过来搭讪,他问我是来做什么的,我是谁,等等。从 他厚重的鼻音,我立刻猜到他是个普雷斯顿人。于是,我告诉了他,我很希望他是来自费西格特的。费西格特是普雷斯顿的一条主要街道。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他们给了我一些食物,然后带我去见了指挥官。 这里的很多士兵从1940年起就待在一起了。他们一起受训,然后又一起去了英国和印度。他们彼此都很了解。像我这种突然到来的人是很难在极短的时间内和他们打成一片的。我需要时间来了解他们,但是,时间已经不多了。我的中士名叫比尔•斯多克,他来自纽卡斯尔。我排里的士兵的平均年龄大约是29到30岁。斯多克中士今年31岁了,他是一位很出色的军官,他给人的感觉很可靠。而我只是一个20岁出头的毛头小伙子,不久之前,我刚在肯尼迪高地上过了我21岁生日。我们之间的年龄差距有点大。 里斯•格里菲思下士(边防团第9营) 去巡逻的时候,我们随身带了一些牛肉罐头。在这样寒冷的天气下,罐头里的肥肉都已经变了样子。所以我们可以直接用刺刀把罐头挑开一个小洞,然后把肥肉倒在我们挖的一个小坑里:因为我们不能留下任何痕迹,以免敌人察觉。然后,我们就打开罐头,用勺子舀里面的牛肉吃。
 
上篇:第六章:危机点 科希马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2563)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