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5
5 文 / 小丑鱼 更新时间:2011-3-24 13:07:56
 
五一和王皓坐火车去了河北邢台。其实去之前我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但看到他家那摇摇欲坠的瓦房,心里还是郁闷了大半天。 王皓在火车上就给我说了,他妈听说我要来,高兴得不得了,他这辈子就没见过他妈这么高兴过,为了能让他妈更高兴,我进门的时候,能不能别叫阿姨,直接叫妈? 我说好咧,没问题,放心吧。可进门后,看到一张陌生的脸,上下嘴唇还是分不开,于是就那样抿着,也不叫。 王皓掐了掐我,我终于狠下心来叫了一声妈。 叫完以后,我心里有些别扭,脑子里乱糟糟的,我想这就叫了啊,这算哪门子的认亲啊,史燕结婚的时候叫刘光天他娘一声妈,还收了两千块的改口费,我这倒贴来叫别人妈,要是让我二姑知道,不挖苦死我算我命大。 王皓又拉我到厨房,他爸正在往盆子里盛菜,他捅捅我说,快叫。 我出声,那个,爸,我们回来了。 王皓他爸直起腰,脸上带着诧异和惊喜,他说,真是,你看,我刚才在厨房里装菜,也没听到你们回来了,耳朵又有点不好使,你看,真是…… 这个年迈的老人脸上有岁月车轮碾过的痕迹,一道一道,沟壑纵生。王皓给我说过,他爸在快四十岁的时候才有的他,老来得子,疼他疼得不得了。 王皓他爸盛完了菜,走出来,满脸是盛开的笑容。他说,我这马上去学校,卖完了盒饭就回来,咱们今天下馆子。 我心里突然轻松了许多。刚才在来的路上,王皓说他每次回来,都吃他爸卖剩的盒饭。我想吃吃盒饭就吃盒饭呗,人家那些中学生都能吃的,我也能吃下去。但刚才在厨房里看到他爸装菜的盆子,和我家的洗脚盆没两样,胃里就开始冒酸水。我想,那些学生真是勇士啊,真的勇士,敢于直视洗脚盆里的菜,换成我宁愿吃饼干也不吃这盒饭。其实我这人没洁癖,就是有点心理阴影而已。 王皓说,爸,我跟你一起去吧,两个人麻利。 我笑嘻嘻的说,我也去。 王皓说,你在家里陪妈唠唠嗑,去了反而碍手碍脚的,你们大城市来的人,会干什么活啊。 我撇撇嘴,然后拉过一张板凳。正准备坐下的时候,看到板凳上全是灰尘,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凳子放回原处,在床边坐下了。 王皓他妈一直盯着我看,看得我怪不好意思的,于是我从袋子里拿出一个苹果,说,我给您削个苹果吧。 在找水果刀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他妈的目光在我背后,跟扫描仪似的来回扫视。最后找到了水果刀,不知道他家是不是从来不洗,上面全是残渍,用卫生纸一擦,纸上的东西我都不敢看。 削完了,递给他妈,他妈说,你也吃呀。 我说我不吃。 他妈不依了,说,你削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然后叉上牙签,这样好吃一些。 我就硬着头皮去厨房找了个盘子,然后把苹果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盘子里,端到他妈面前。 这个动作在他妈看来很自然,跟新媳妇敬茶一样理所当然,可我心里却顿时泪牛满面。我终于理解了王皓那句话,那句话就是:我对我妈都没这么好过。 我当时就下定决心,回家了一定要给我娘削一堆苹果,然后再这样削成一小块一小块的,用漂亮的水果叉叉上喂她吃,她不吃我就在地上打滚,直到她吃为止。 在等王皓回来的期间,他妈有一句没一句的问我家庭情况,在哪儿上班,工资开多少,家里有没有房子,父母是干嘛的,听说北京人几乎都是两套房子,一套自己住,一套出租,一个月光是收房租都收到手软。 我有些尴尬,如实告诉她,我爹娘都是工薪阶层,家里只有一套房子,我在一家公司做会计,一个月六千多。 哎哟,六千多,不得了啊,做会计的每天都在办公室里,北京的办公室都有空调吧,他爸每天卖盒饭,风吹日晒的,也不过挣一两千块钱糊口,一大半都给我买药了。他妈说,我家儿子真是有福气。 我有点郁闷。其实我是刚从出纳转成会计的,之前在另一家单位做出纳的时候,每个月只有两三千,一样是风吹日晒的去交税,存款,满城跑,每天就算天上下刀子了也必须去银行存现,沙尘暴来的那几天,我回家就能抖个撒哈拉出来。两三千在北京能干什么啊,半年去淘一次动物园都算奢侈的行为。 他妈说,王皓一个月的钱还没你多呢,北京的房价特别贵啊,我听说一个平方要一万多,王皓的工资不够他在北京买房子的,只有你给他帮补帮补了,我听说房产证上写男人的名字,房贷的条件就会放宽些,以后房贷就写王皓的你看咋样? 我听着这话特别不是味道。我和王皓只是男女朋友,还没把结婚放上日程,怎么就谈到买房子的事儿了?还有什么叫帮补,帮补的意思就是房子写他儿子一人的名字,我只是个帮忙出钱的? 中午一点多的时候,王皓和他爸回来了。我想终于能吃饭了,欢呼,撒花。王皓说,今天剩了这么多菜,咱们凑合着吃了吧,要不多浪费。 我看着脸盆里的那些菜,全是残羹冷汤,王皓还把菜都扒拉进一个盆子里,我当即就控制不住大叫,你都扒拉到一块了,怎么吃呀? 王皓疑惑的说,我打小就这么吃的,有什么问题吗? 我指着菠菜和豆腐,很认真的说,菠菜和豆腐不能一起吃,会长结石。 王皓说,那你就吃菠菜,我吃你豆腐。 换成平时,我一定要打他,然后娇羞万分的说,你可真坏。可现在,我看着盆子里的菜,怎么也笑不出来。 吃饭的时候,王皓他妈说,闺女,今天晚上你挨我睡,家里还有一张床,让王皓和你爸挤挤睡小床。 我啊了一声。我看了看那床,被单都成灰色的了。我就想起临走前老刁说的,他妈不管怎么刁难你,你都别爆发,那是考验,懂吗?考验! 可凭什么就我要被考验,史燕第一次去刘光天家的时候,他妈差点没带她去人民大会堂吃国宴来着,人家睡的是刘光天家里的单间,还埋怨被子不够暖和,我现在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真窝囊! 我不好意思说我一定要出去住,只能憋着不吭声。 吃了一碗饭,王皓他爸不顾我的哀求,又给我弄了一碗,我吃着大杂烩,心里默念着,这是考验这是考验。 到了晚上,我哭丧着脸和王皓他妈睡在了一起。尽管穿着睡衣睡裤,但枕巾的那味道还是直朝我鼻子里钻。从小我就不喜欢闻别人的被子味道,跟条狗似的,还认味儿。 那天晚上我一直没睡着,翻来覆去的安慰自己说,还有三个晚上,三个晚上就解放了。 那几天,我过得是异常的压抑,回到家的时候,乌黑的眼圈把我妈给吓了一跳。 我回到家后,想了很久才给老刁打电话。刁媛媛是个标准的女权主义者,感情上的事听她的,有害也有利。按照我的经验,一般来说,弊大于利。 这次我是真拿不了主意了,只能打电话给她。 我就一五一十的告诉她,我在王皓家里很压抑,一点也不开心,想到以后逢年过节就得跟他回家,简直是堪比下地狱。 刁媛媛没经历过婚姻,但她在这方面的道理一套是一套的。她说,你以后是和王皓一起生活,北京和他们住的地方老远的,一年也来不了几次,所以他妈再怎么不识大体不会说话,也碍不着你们什么,当然,前提是王皓有基本辨别是非的能力,不是愚孝。 我说,可我想分手,我现在一看到他就想起那四天地狱一样的生活,吃的是他爸卖盒饭卖剩的,他妈还跟审犯人一样审问我,王皓他丫的一句委屈你了都没讲,我就…… 刁媛媛说,那你都有分手这念头了,还来找我干嘛,亏老娘还给你讲那么多道理。分就分呗,又不是找不到第二个了,谈恋爱,又不是一定要结婚,你们俩还没那啥啥过,分得更利索。看来他就是愚孝,凭什么你去他家就是剩菜剩饭,他来你家的时候就是大鱼大肉?不就为了省那几个臭钱吗,他少了这一两百块钱就买不起安全套了?分手,分! 我说,你别激我,我可真分了? 老刁说,你这人真是婆婆妈妈的,分手就是要快刀斩乱麻,别拖泥带水的。既然你觉得他不适合你,那就分手。 不适合,这是一个强大的万能理由。分手的时候,十个人就有九个的理由是“我们不适合”,想不到今天我也用上了。 我说,说实话,我真想不通,为什么史燕嫁给刘光天是风风光光的,我就跟上西天取西经似的受尽考验,史燕收了改口费才叫的妈,我一分钱没收,史燕第一次去刘光天家就收了两千块红包,我还吃剩饭剩菜,史燕…… 刁媛媛打断我,你为什么老跟史燕比?别告诉我你垂涎刘光天二十多年了啊。那行啊,你赶紧分手去,刘光天这种劈腿男一抓一大把,等着您呐。 你大爷的,我垂涎楼下卖报的大爷也不会垂涎刘光天! 我睡觉前想了很久,其实我喜欢王皓是真的,虽然还谈不上有多爱,但能给我安全感的,他是第一个。 第二天,王皓在网上问我晚上怎么安排的时候,我就回复他,我们分手吧。 王皓说,好! 我就关了MSN,然后暗自神伤。我又回到事儿妈+剩女的年代了。 正难过着,王皓就打电话来,问我怎么不吭声就下线了,到底今天晚上咱俩去哪儿约会。 他当我是开玩笑。在办公室里,我不好直说,说了那些事儿妈一定如潮水一般涌来,面带遗憾的说怎么回事啊,其实心里在很阴暗的猜测分手原因,就差没开盘赌一手了。 上次我们财务部一女的离婚,赶上销售部淡季,在大家都在纷纷猜测的时候,销售部的头儿竟然坐庄,让我们财务部和销售部的押离婚原因,大家纷纷下注,婚外恋一赔二,婆媳原因一赔三,夫妻生活不和谐一赔四,最后由于押婚外恋的太多,婚外恋改为一赔一,于是大家大呼“不民主”“不公平”“有黑幕”“一点也不和谐”云云。第二天买了一赔四的人鼓起勇气问了当事人离婚原因,才知道销售部头儿是大赢家,人家离婚是为了买房子,房子买了就复婚。 于是这件事让我彻底落下了心理阴影,打死也不在公司公布自己的私生活。 我只能随便说了一个地方,然后打算今天晚上就面对面的分手。 晚上我们在一咖啡馆里碰头,王皓坐下后,还直埋怨为什么来这么贵这么小资的一地儿,当真是工资翻了一番了,钱在口袋里烧得慌。 我说,今天我是有话要对你说。 他漫不经心的问,什么事? 我说,我们还是分手吧。 他还是没相信,说,分手也得吃分手饭啊,这咖啡能填饱肚子吗?扯淡,走,哥带你去吃白米饭。 我看着他的眼睛,很诚恳的说,我说的是真的。 真的? 真的。 他就不吭声了。过了一会儿,他问我,为什么? 我就搬出那个万能理由来,我们不适合。 他又不吭声了。又是过了一会儿,他说,你刚和我回来,就提分手,傻子都知道你是嫌我家穷,分就分吧,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说,我和你分手,并不是因为你家穷,是因为我发现我们的生活背景确实有差别。 他冷笑一声,你以为你家是什么殷实家庭,除了富人就是穷人,我们的生活背景有什么差别?说到底你还是嫌我家穷。 我张了张嘴,发现自己表达不出内心的想法,为了避免越描越黑,我只好拿起包,对服务员招手,买单。 服务员跑来,看到我们桌子上什么都没有,小心翼翼的问,请问你们有单吗? 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还没来得及点东西,就分道扬镳了。 很多时候,我们所想象的爱情不是纯正的,掺杂了太多的因素,比如生存的压力,攀比,舆论,等等。任何一个都可以了结我们私以为强大无比的爱情。最后毁掉爱情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 这个时候,我多想活得简单一些。
 
上篇:4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620)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