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3〗
〖3〗 文 / 寒雨吹梦 更新时间:2011-3-22 15:24:42
 
最近W服装公司要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服装发布会,默然首次出任首席设计师自然是很忙的,这个牌子也不是国际大品牌,她倒是有心希望把这个牌子能做大,近来忙着设计稿,与打版师协调,修改样衣忙得不可开交,面料会展就不知道去了多少。 彩玲带着外卖来看她时,她正埋在一堆设计稿纸里出不来,彩玲笑着说:“幸好我没有做这一行。” 默然从稿纸堆里探出头,说:“你的婚纱差不多了,你自己去电脑上看吧,有什么意见一会儿说。” 彩玲伸手抢过她手上的稿纸:“你看看外面,别人都下班了,只有你一个人还在这里。” 默然拆开她带来的外卖,扒了一口鱿鱼拌饭:“没办法,小王明天要这个设计稿打版,服装发布会的主打衣服连稿子都还没有完成。” 彩玲说:“你真是都市女强人,你说你这么强有男人敢要你吗?” 默然笑:“那是他们没福气。” 彩玲也就没说什么了,知道说再多也管不住默然为工作的拼命劲。 默然吃得急,彩玲倒了杯水递给她,突然说:“默然,我看到萧沛然了。” 默然一下子呛着了,彩玲忙帮她顺背,默然咽下喉咙口的饭,才淡淡地说:“我不认识这个人。” 彩玲说:“他去我们杂志社应聘主管了。” 默然一下子又戗着了,勺子拿在手里没有了动作,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他的事与我无关。” 彩玲叹了一口气:“但愿吧。” 彩玲没呆多久就走了,默然留下来继续加班,等到完成手头的工作,看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她一直有戴手表的习惯,上学的时候养成的,那时候争分夺秒地打工上课。 透过落地玻璃往外望去,下面的路灯一排排全亮了,由三盏莲花形的碗盏拼凑,这个城市连路灯都是极尽奢华的,她记得小镇上的路灯是那种昏黄色,那年夏天,他陪她回家,晚饭后他们就在小河边散步,听流水汤汤,晕黄的灯光把他俩的影子拖得长长的,那么的温馨。 这时候的的士不好打,她等了好久也没有招到一辆,正暗自恼怒怎么没有去学开车,等忙过这一阵一定要去报个驾驶班。 一辆黑色的保时捷慢悠悠地停到她的面前,车窗开了,探出一个头:“上车,我送你回家。” 默然愣了愣还有些反应不过来,怎么招出租车就把叶澜的保时捷给招过来了呢! 叶澜打开车门,下了车:“你要是想一直在这里站着,我陪着你。” 默然退后了一步,她记得他们并不熟,怎么会有这么一幕呢! 叶澜看着她后退,眼神微暗:“你不用这么躲我,就当是老同学顺便送你一程也不过分!” 默然有一丝丝的尴尬,当年的事到底谁比谁更不堪,谁比谁更卑劣,大概两个人都说不清。 默然深吸一口气笑着说:“那就麻烦你了。” 默然坐到后面,叶澜从镜子里打量她,服装设计系公认的美女,也是公认最开放的系,她是系花,追的人自然是排成连,却从来没有见过她和哪个男的出上入对,她也是服装设计系公认穿着最保守的,她比上学的时候脱去了稚气,脸庞依旧瘦瘦的,下巴尖尖的,我见犹怜的感觉,穿着牛仔裤搭宽大的T恤,T恤上有亮亮的闪片,是当下最流行的。 叶澜想若是当时不是那样的年少气盛,或许现在就是不一样的吧! 默然说:“碧水花苑。” 默然的公寓在繁华地带,小区的绿化面积很大,也算是闹中取静。 到了繁华的路段依旧是车马川流不息,默然看着窗外的霓虹灯闪烁,想着彩玲的话,萧沛然回来了,他竟然回来了,越想越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萧沛然回来了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 到了小区门口,默然下了车,道了谢,看着叶澜的车子绝尘而去,她觉得今天晚上都是不真实的,先是彩玲告诉她萧沛然回来了,再然后叶澜送她回家的,他们两个怎么凑到一起出现了呢?! 默然所住的大楼到这个时候一般都十分安静,小区里好在有路灯,一束一束温暖的光芒。 等默然拿钥匙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钥匙掉在地上,某人弯腰捡了起来递到她手里,指了指对门:“我住在对面。” 默然觉得大脑死机暂时无法思考,某人的出现方式一下子把她震撼住了,某人唤了一声:“然然。”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这样叫她,一个是奶奶,一个是萧沛然。 默然镇定地拿着钥匙钻进锁眼打开门,然后进去了把门关了起来。 其实她想象过她和萧沛然的重逢,有千百种可能,可能是在异国他乡的街头,她去参加一个时装展,他或许是主办方,她们像合作者一样握手;也可能是在L城,她有了自己的家庭挽着自己的丈夫,幸福的笑着像跟老朋友打招呼一样:“嘿,回家探亲?” 却从来没有想过是这种深夜时分,他似乎就一直等在那里一样,半倚在墙上,眉眼俊朗。 默然开了灯,换下拖鞋,倒了一杯白水咕噜咕噜一气喝了下去,然后去书架上翻那本杂志,虽然已经四年了,但是封面上的人一点没有改变,她不得不承认她当年就被他的成熟魅力所吸引,那是和她同年的大学生不同的。 萧沛然看着她镇定地开了门关了门,动作一气呵成,简直是行云流水,他倚在墙上,四年了,四年那么长,长长四年的等待,他再回来,孑然一身,记得在纽约的办公室里他收到辗转被寄回来的银行卡,他知道她是那么决绝的要和自己撇清关系,他们之间除了记忆便什么都没了。 那时候,他捏着银行卡想,幸好他们还有记忆,至少还有。 他摆脱一切禁锢回到她身边,是四年来从不断息的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多少人给自己设个牢笼再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破除这个牢笼,他却花了四年,这说长却也不短,似乎花尽了他一生气力的四年。 打听到她工作的地点于他很容易,然而当那一天他站在楼下隔着雨看着她出来的时候,却没有勇气踏前一步。 很多时候,他们只差一步,只要他们踏出那一步,他们就不会各安天涯。 他按了按门铃,钢琴欢乐颂就这样传进默然的耳朵里,她坐在地板上抱着茶杯,一动不动,那门铃不依不饶,屋里静悄悄的,默然从来没有觉得欢乐颂如此的刺耳,她捂上耳朵,过了好一会儿,她突然意识到他是有未婚妻的人,她现在这样的表现实在是莫名其妙。 她慢腾腾地爬了起来,去开门,听到外面有人吼:“大半夜的,不睡觉啊!” 开了门,萧沛然手插在兜里,默然说:“有什么事?” 萧沛然伸手抵着门,声音低沉:“然然。” 默然立刻觉得自己就像傻瓜,砰的一声关上门。 由于前一天失眠,默然的精神很不好,不断地打哈欠,小王说:“默姐,你是不是纵欲过度。” 默然一个飞脚过去,踢得小王嗷嗷直叫:“默姐,注意形象,注意形象。” 默然说:“让你胡说八道。” 打杂的小妹小李捧了束花进来,满脸笑意,小王问:“走桃花运了?” 小李指了指默然:“默姐的,也不知道谁送的,这么一大束,蓝色妖姬,看来还不是个俗人哦!” 他们工作室里的人一致把送红玫瑰的叫做俗人,默然接过花,也没有卡片,又递给小李说:“找个东西插起来,就放到大办公室里吧。” 中午的时候默然接到一通电话,电话号码有些久远,有些陌生,一串数字跳进她的脑海里迅速组合,铃声响了很久,小李提醒她:“默姐,电话。”她才摁了接听键,那头没有声音,静静地,她轻轻地“喂”了一声,好像过了许久,那头有人轻轻地唤:“然然。” 她嗯了一声,声音很镇定:“你是谁?” 那头好像怔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出声:“然然,是我。” 默然突然觉得很好笑,难道他回来就是要告诉她这些,难道他不知道,四年的物是人非,她早不是当年的那个她了,她笑了起来,笑声很清脆:“先生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谁。” 说完挂上电话,默然觉得很舒服,就像她看到自己在杂志封面上也一样的光彩照人,他从来不是她的谁,从来不是,她又何苦折磨自己呢!      一天连续收到两束花,一束蓝色妖姬,一束白玫瑰,工作室里的人都在猜测这两个不俗的人到底是谁。白玫瑰里有卡片,签了一个澜字,她想真是有意思,两个人要不出现都不出现,要出现一起现身,她打了个电话让彩玲看了看他们杂志上的小测试,白羊座的是不是最近招桃花。   彩玲在电话里小声地说:“我们主管第一天上任,晚上我带便当给你,再说。”   没有等到彩玲的便当,五点的时候,必胜客的外卖送了三个超大号匹萨,够他们整个工作室的人吃了。彩玲拎着鱼片粥来的时正看到一办公室的人津津有味的吃着匹萨,彩玲对海鲜至尊毫无抵抗力,默然曾鄙视她,这么大的人了还喜欢小孩子吃的垃圾食物。   默然吃着彩玲带过来的鱼片粥,彩玲一人抱着12寸的披萨啃去了,边啃边问:“今天谁请客啊?”   默然从粥里抬起头:“不知道。”   彩玲抽了本杂志,边看边吃:“默然,萧沛然真的做了我们的主管。”   默然手里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嗯”了一声。   彩玲声音还是很冷静:“难道你就不问问,萧氏集团的总裁应聘做我们小杂志社的主管。”   默然淡然地说:“有钱人的想法不是咱们能理解的。”   彩玲叹息道:“嗯,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亏我还在全国八卦的最前端,人家把萧氏总裁职位辞了,和未婚妻解除了婚约,真是牛人啊!”   默然终于不淡定了,过了好长时间才蹦出一个字:“牛!” 赵磊出差去了,彩玲说怀念当年的宿舍生活要去默然家,默然自然是求之不得,两人出了门,黑色保时捷又停在了门口,叶澜斜倚在车上,一身白色笔挺的西装,像是刚从宴会上下来的王子,风流潇洒。 彩玲愣了很长时间才认出来,结结巴巴:“叶……叶学长。” 叶澜很有礼貌的打招呼:“学妹好!” 默然对他的不请自来微微有些不悦,说:“叶学长有什么事吗?” 叶澜倒似没有觉察出她的不悦,极是愉悦的问:“收到花了吗?喜欢吗?” 默然说:“收到了,谢谢,请学长以后不要这样了,容易让人误会。” 她的拒绝倒没有让叶澜不高兴,她真的和大学时代一点没变,连拒绝人都这么直接,叶澜似乎更高兴:“不会让人误会的,我要追求你。” 默然冷笑了两声:“我是什么样的人学长一清二楚,学长是什么样的人我也知道,学长不觉得这件事特别讽刺吗?” 叶澜的脸刷地白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笑了笑:“我只知道我从大学时就爱慕学妹。” 常年招不到的士的地方,这么晚了竟然来了一辆空的士,默然招了招手,的士停了下来,默然说了声:“我们先走了。”拉着彩玲就上了车。 的士里有些闷人,彩玲把窗户打开,风呼呼地就吹了进来,虽然是四五月的天,晚上仍是很凉的,彩玲把窗户摇了上去只露出一条缝,说:“小心感冒,你最近都瘦得不成样子了,要是感冒了怎么办?还不得我来照顾你。” 彩玲侧头看默然,见她一动不动,侧脸在暗处沉沉的,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你和叶学长到底怎么回事?” 默然动了动身子,她和叶澜到底怎么回事?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今天的火发得有些莫名其妙,到底当年他也没有真正伤害她,不过是年少的轻狂,但到底是尴尬的,甚至还有些龌龊,或许是萧沛然和叶澜的同时出现打破了她的平静,从前那些不愿意记起的事情一件件浮现在眼前。 大学时候的默然每天忙着上课,打工,他们专业的课业又特别重,她忙得简直是没日没夜,哪里像别的大学生有大把的时间来化妆谈恋爱,她就像一个陀螺,但是出色的外表还是给她带来了一大批一大批的追求者,只是打工连吃饭都没有时间的默然对追求者一概毫不留情的拒绝,那时叶澜大她两届,是学校里出了名的叶氏小开,叶氏企业全市排名前五,那时真是拽的认不得人。 叶氏小开不知道怎么就看上她了,三天两头地送鲜花加蛋糕,展开了据说是全校前所未有的浪漫追求,她们整栋楼里的姑娘都动心了,但是主角默然愣是连个面都没有露,一天叶澜把她拦在上课的路上,默然以一句我没时间谈恋爱把他打发了。 后来,后来她有些不记得了。她只知道后来奶奶病了,她相依为命的奶奶病了,病得很严重要动手术。那一笔手术费对她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她找了大妈大伯借钱,大妈却说这样的病即便是治也不见得能治好,不过是把钱往水里扔,还不如不治,当时她气得浑身发抖。 在她走投无路的时候,叶澜托人带给她一张字条,只要她愿意做他的女朋友,他可以为她付奶奶的医药费。多么俗套的一个故事,她咬着牙立刻就答应了,但那时毕竟是年少,十七八岁的年纪,正是骄傲压过一切的时候,那样的事情于她是个交易,把感情作为交易,压在心里便是肮脏得受不了。 其实没有这件事,也许就不发生后面的事。 人生真是一环套一环,一个细节也跳不过。 默然说:“彩玲,我不想说,我可以不说吗?” 当年叶澜追默然的事风靡全校,彩玲也是知道的,只是后来就不了了之了,当时学校帖吧上关于他俩能不能成还进行了一场口水战,彩玲想大概这期间发生了什么让两个人都不堪的事情。 那时正是默然的奶奶生病急需大笔钱的时候,默然习惯性地遇事从不会向人求救,她拿着钱送到她面前的时候,默然抱着她痛哭起来,那个从来就是淡淡的有着不符年纪成熟的女孩子在她怀里哭得稀里哗啦,那样委屈。 彩玲握着她的手:“默然,其实我一直希望你能幸福。” 默然心里很感动,靠到她肩上,说:“要不你把赵磊踢了,我们俩做一对。” 彩玲一把推开她,做出很害怕的样子:“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你!” 两人同时笑了起来,司机先生从后视镜里看得莫明其妙,也跟着笑了起来。 到了小区门口下了车,默然下意识地四处看了看,这么晚了要休息的人已经休息了,习惯夜生活的也不会在小区出现,所以基本上看不到什么人,小区里显得十分幽静,家家户户的窗户里透出或黄或白的光。 默然住8楼,电梯里数字屏跳了两下却在三楼的时候停了下,门开了,进来一个人,彩玲嘴张了半天才闭上:“萧总好,萧总怎么会在这里?” 萧沛然看了看默然,见她似乎连招呼也不愿意打,他今天听到彩玲和默然通电话了,是跟着彩玲后面去默然工作的地方,一个人在出租车里坐了很长时间,等到霓虹闪烁,他要等的人还没有下来,却等到了一辆黑色保时捷,那保时捷就停在门口,一看就知道是等人,却不曾想与他等的是同一个人,他看默然并不想与那男人纠缠,便下了车让出租车过去了,她真的拉着彩玲坐着出租车就走了,他打了电话叫了朋友来接,车开得飞了起来才赶上与他们一起乘电梯。 萧沛然说:“我住这里。” 彩玲怔了怔,伸手去按开关又问:“萧总住几楼?” “八楼。” 彩玲的手缩了回来,笑了笑:“真是有缘啊!” 默然从头到尾都没有瞧他一眼,默然知道自己小家子气,只是他凭什么四年之后就来打扰她的生活,她承认她就是生气,还有那些怨恨,那么久远的事了,原来以为已经烟消云散了,却随着他的回来一件件想起来。她怎么能忘,他给了她那样的难堪,他在她青春最高傲的岁月里留给她一片灰暗。 回了家,默然脱了鞋就把自己扔到沙发上了,彩玲也跟了过来:“为什么萧沛然住你的对门。” 默然说:“我哪里知道,他爱住哪儿是他的自由,我哪里管得着。” 彩玲还想问,被默然推了推:“去洗澡,你不洗,我先洗了。” 彩玲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说:“那你帮我把我的睡衣拿过来,我先洗。” 彩玲经常住在这里,所以这里也有她的一应生活用品。 默然洗完澡,穿着小维尼熊印花图案的睡衣擦着头发进了卧室,彩玲坐在书桌前,面前摊着两本杂志,正是她们杂志社出的,默然去找吹风机吹头发,彩玲说:“你就是为了这个才上我们杂志的?这是四年前的期刊了。” 默然顿了顿手里的动作,扯了扯嘴角:“我不就是不服气,你看我也上杂志了,虽然晚是晚了点吧,但也不比他们逊色啊!” 是啊,其实仔细看起来,萧沛然的眼睛是有几分落寞,被那光鲜的外表罩住了,默然呢?彩玲把默然的头像叠在赵彤的头像上,虽然大小不成比例,但是怎么看他们也是般配的一对。 彩玲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可是再怎么样他都有过不良记录,就好比那从监狱里放出来的,虽然政府一直说社会要对他们宽容,要一视同仁,但社会的歧视是必然的。” 默然听她这样自言自语扑哧笑了起来,走过去收了她面前的杂志:“小姐,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彩玲说:“明天休息日。” 默然想了想确实自己把日子都记糊涂了:“但是我明天还是要去W公司,不过大概可以睡个懒觉。”
 
上篇:〖2〗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5936)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