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一章 组团(1)
第一章 组团(1) 文 / 白一骢 著 叶天爱 改编 更新时间:2014-8-12 14:59:29
 

第一章 组团

一个人自己觉得最有把握的事,往往是知道得最少的事,因为太有把握了,所以就不会再去思索。不加思索去做一件事,不加思索做一个选择,除了笃信自己,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没有更好的出路。

 

 

“当我看到你时,我毫不犹豫地就报名来参加这个节目,因为我发现这近三十年来我一直要等待的人就是你!”

电视上在播一档约会节目,一位气质粗糙的男嘉宾正深情告白。

肤白貌美、腿细臀圆、气质冷艳的被告白者面无表情,轻抬玉指,按下了面前的按钮,把男嘉宾的灯灭了。

拿着柠檬水从厨房走出来的柳林,正看到电视上这一幕,看着屏幕上秀色可餐的自己,柳林拱拱鼻子,关掉了电视机,然后以最舒服的姿势,将自己扔到了遍布过期零食和杂志画稿的沙发上。

柳林是一个模特,年少成名,一举蹿红的那种。每当被提起,总是被男人仰慕,女人嫉恨——“是能挣很多钱的那种名模吧?”

悲剧的是这都是过去式了,在事业的上升期,柳林选择出国深造服装设计,一心要做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新女性,可是等她回国后,迎接她的除了模特生涯的终结,还有找不上工作的双重打击。

所以,回国后,柳林就一直生活在动荡中,转眼晃到了二十八岁,想想人生的结局要么转行,要么继续动荡。

直到几个月前参加了那档相亲节目,柳林才再度有了点人气。就在刚才,还有人打电话找她拍泳衣广告,本来是不想接的,但电脑上的银行网页跳出来一串余额显示:一万八千六,醒目地提醒她:姑娘,先吃面包要紧。

第二天,为了面包,柳林早早去到拍摄场地,抱着早死早超生的态度配合拍摄,在拍摄结束后,导演竟满意地冲她扬了扬大拇指,“很好,没问题了!”

柳林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看来,面包是有着落了。

导演把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递到柳林面前,笑着打量她,“片场这边不好打车,要不要顺路送你?”

柳林微微错愕,这似乎有些不合规矩,却又不好拒绝,只能笑笑说:“谢谢杨导。”

十分钟后,杨导开着车在夜色下的街道驶过,不时侧目打量着副驾驶上的柳林,“一个姑娘独自在这儿打拼,不容易吧?”

柳林淡淡一笑,“还好。”

“不容易,肯定不容易!对了,下个月我这儿还有几条广告呢,我正在考虑,是不是也让你来……”

“那您费心了。”

“说这些干嘛啊?多见外……我啊,是真心地想帮帮你,你一个女孩独自奋斗,得有人好好照顾照顾你才是……”

暧昧?勾引?潜规则?

柳林闻出了荷尔蒙的腥味,她扭头看向车窗外,并未答话。

挑逗者再接再厉:“我呢,能给你很多帮助……咱们找个地方聊聊?”

真是忍不下去了。

柳林莞尔,“麻烦您,便利店门口停一下。”

“是要买,得用啊……这怎么好意思让你一个姑娘家去买呢,我去,我去。”简直是猥琐到极致的饥渴像。

“这条路根本不是去我家的,你是想带我去你家,还是酒店?”柳林冷声道。

“我……”

“您想的事,我和您一样清楚,而我清楚您还没清楚的是,用这个招数,您一点儿机会都没有!”柳林指了指车副驾驶门上的储物隔,“这里面放了一副墨镜,女朋友?还是太太?”

“那是……”

明显不是一个等量级的,柳林继续沉稳出击,“那一定不是你的,我猜是你太太,因为在你的车里,我闻到了一种香味,不是香水,我很熟悉这个味道,因为我很喜欢用它来涂手,是婴用润肤露。”柳林指向车后座,“我猜你的车上装有儿童安全座椅,现在应该被你放到后备箱里了。可惜你应该把后座安全带上那个卡通的护肩也一起摘下来,它在那儿显得很唐突。”

“我……我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

“当然没关系了,是你想跟我发生关系,但不好意思,我可一点儿都不想和你有任何关系!”

杨导有些恼怒地看着柳林,“你行……一个小模特,你不想在圈里混了啊?”

“您高估自己了,这个圈不是您一个人的。再者,我拍广告只不过是玩玩而已,根本没打算在模特圈里混,您忘了一件事,其实我是个设计师!”柳林独立自主的新女性特质瞬间迸发光芒。

杨导好像被拎上岸的鱼,缺氧性喘息个不停。

柳林不想纠缠了,她笑道:“没人这么让你没面子吧?那是你遇到我之前,现在是不是很有挫败感?”

“你信不信我现在也能换人重拍广告!我把你拍得都洗了!”杨导恼羞成怒,愤恨咆哮。

柳林回头看向他,“你当然能,反正损失也是你的。您把我洗了吧,顺便……再洗洗车。”

说罢,手一斜,之前杨导献殷勤的那杯咖啡,一滴不剩全洒在中控台和副驾驶上,那色泽,又恶心又过瘾。

“你,你……”杨导要背过气去了。

“不好意思,您跟太太解释的时候,就说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小模特,失手把咖啡洒到您的车上了吧!” 柳林说罢,径自离去。

抬手拦下一辆出租车,柳林疲惫地闭上眼睛。今天的事太让她糟心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柳林,没有注意到一名男子驾驶着一辆宝马,跟在出租车后面。

出租车到柳林家楼下的时候,宝马车也跟着停了下来,穿着笔挺西装的男子走下车后,先是解下了他的粉红色领带、然后将西装外套一并脱下,扔到车里。随即,他从后备箱翻出一套保洁员的蓝色工作服和工作帽,迅速穿上后,一路尾随着柳林。

看着柳林开门进屋后,男子轻手轻脚地走到垃圾桶前,掀开盖子,将整袋垃圾搬出。

突然,柳林家房门打开,柳林拎着一袋垃圾走了过来,“给你,里面还有几个瓶子呢!”

“哦,谢谢!”男子愣了一下,接过袋子。

幸好把我当成收垃圾的了。男子拍拍“突突”直跳的小心脏,又在垃圾桶里翻了一阵,拎着一大袋垃圾“逃离”了现场。

这么晚还要收垃圾,看来我还不是最惨的。柳林瞬间得到安慰。

刚下楼,男子就接到一个电话,沉吟几秒,他看了一眼手表,坐进车内,“那你去我家吧,我十五分钟后到。”

收垃圾的宝马男,本名浦卞,三十五岁,单身,有房有车,担任公司要职,俗称“钻石王老五”。只不过现在,公司赤字,眼看要黄,他还拖欠着手下员工最后一个月的工资,要解决这些困难,只有得到下一季广告的合约。

他知道广告公司老总江大成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在相亲节目上牵走女神柳林。

为了合同,为了发工资,浦卞拼了,这才不惜上演跟踪戏码,做出偷翻垃圾这样的事情。

浦卞前脚回到公寓里,中介后脚就跟了进来,“不好意思浦总,这么晚还打扰您。”

微微颔首,浦卞示意有事快办。

中介从包里取出几份文件:“过户手续差不多办完了,只是还有几个字您得签一下。”说着将文件和笔递上来。

浦卞龙飞凤舞的签上大名,一旁的中介笑得花枝乱颤,一单大买卖又成了。

“您的东西都收拾好了吧?买家后天就要搬进来了,要是您没时间,我给您帮忙!”中介没有走人的意思。

“没什么收拾的。”

“对对对,您是连家具带装修都一起卖的,真没什么可收拾的……买您房子的那对夫妻说啊,他们不但喜欢房子,更喜欢装修和家具,特别有品位……哦,他们说那个沙发——”中介说着指向屋子里一只粉红色的单人沙发。

浦卞急忙道:“这个沙发是我要带走的!”

中介一拍手,“太巧了!他们就是觉得这个沙发有点儿不协调。”

浦卞没再理会,取出一张粉色的记事卡,递给中介,“卖房子的钱打到这个账户。”

“没问题!”中介继续多嘴多舌,“您卖了房子打算搬哪去啊?”

“滨河路。”

“CBD啊?好地方好地方,那的房子比别墅都贵,浦总真是成功人士,让人羡慕啊……”看到浦卞站在窗户前,用后脑勺对着自己,明显没有聊天的意思,中介嘿嘿笑着站起身,“不打扰浦总了,我明天就抓紧办剩下的手续。”

他说着顺手拿起桌上的垃圾袋,“我帮您扔了。”

他快要走到门口的时候,浦卞突然反应过来,冲了上去,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垃圾袋。

中介不解地看着浦卞,“那……浦总再见……”

关上房门,浦卞看着那只红色的沙发,面带不屑,“不协调?没品位!”

浦卞像拜佛一样看着那袋垃圾,成不成就看这个了。

他将整袋垃圾倒在了桌上,带起橡胶手套,将其摊开,仔细地翻查着有价值的线索。

一张写了几个数字的纸条;

一份一万八千六的银行账户单据;

抄在纸上的一首诗,“山桃红花满上头,蜀江春水拍山流。花红易衰似郎意,水流无限似侬愁。”

翻来覆去,浦卞突然嘴角一咧,他悟到了。

现在万事俱备只欠江大成。

浦卞相信现在自己手中的筹码,足够让江大成买单。收拾好行李,浦卞直奔自己的新住所,新租的房子的确在滨河路,却是淹没在繁华楼群间的一栋老旧居民楼,房间昏暗、狭小、破旧,和之前的公寓反差极大。

人生真是不可理喻,从高富帅成为屌丝,不过就是分分钟的事。

 

第二天一大早,把自己收拾的光鲜水滑的浦卞就到江大成的公司门口堵着去了。

没一会儿,江大成就被两名秘书左右夹击着,走到了电梯旁。

浦卞捧着名片凑了过去,做自我介绍。

江大成瞥了一眼名片,并没有去接,“我们认识?”

“一直没有机会和江总认识,我公司想承接您上半年的广告投放……”

秘书冷冷回应道:“上半年广告投放已经给别的公司了。”

“我知道,我也知道还没正式签约……江总,我希望您能重新考虑一下我们……”

江大成道:“广告方面的事情是集团主管宣传的副总何琴负责的,你可以去和她谈。”

“我想跟江总您亲自沟通,会更有效率一些。” 

“那请你和我的助理先约时间。”江大成不想多纠缠。

浦卞哪能那么容易放过他,“我约过了,可您的时间都排到一个月以后了……”

说话间,电梯门开了,江大成大步踏进电梯里,可没想到电梯门即将关闭时,浦卞硬生生挤了进来,“江总,请您再考虑一下!”

真是没有节操的骚扰,江大成反感地皱了皱眉头,“好,下到一楼之前,你如果有足够打动我的理由,可以考虑。”

电梯显示楼层为“十”。

浦卞急忙道:“我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非常专业,在广告投放和效果监管方面有丰富的经验……”

江大成面无表情。

电梯显示楼层为“七”。

“我们和媒体的关系也非常紧密,同样的成本下,我们可以使投放规模和效率大大地提高!”

电梯显示楼层为“五”。

“还有……”

“还有的你不用说了,你说的这些,跟你的领带比起来毫无新意!”

浦卞取出平板电脑,“我为江总定制一套独有的方案,请您看一看——”

江大成道:“我不喜欢看这些平板。”

电梯显示楼层为“三”。

浦卞急了:“江总不妨先看一眼!”

江大成不屑地笑了笑,“不必了,你已经没时间了。”

电梯停下,门打开,江大成快步走出。浦卞继续追上前去,秘书回身拦住了他,却被他一把推开,冲到江大成面前,“江总,请你看一眼,就看一眼!”

不由分说的将平板塞到江大成眼前,浦卞看到江大成脸上一闪而过的愤怒,瞬间被平板上的内容所化解。

平板电脑上是一个醒目的标题:与柳林牵手的可行性分析及过往二十一期分析。

江大成不由得伸出手,在平板上划动着,越来越惊异。

察言观色专家浦卞抓住机会:“您现在能不能考虑一下贵集团上半年广告投放代理的合约?”

沉默。

浦卞晃晃手里的平板,江大成条件反射般要去拿。

浦卞将平板揽入自己怀里,“江总,您得先打个电话。”

 “打什么电话?”

“告诉何副总,先别签合约!”

江大成看着浦卞,浦卞保持着露出六颗牙齿的标准笑容,他知道这事已经成功了一半。

 

在江大成被浦卞围追堵截的同时,城市的另一座高楼里,何琴正等着丁羽签合同盖章。

丁羽的老板一边给何琴赔笑,一边脑补将丁羽大卸八块的画面。“要不,我们……” 他试探地看向何琴,指了指桌上的合约。

何琴道:“还是等丁羽到了再签吧,一直都是和他对接,他做事我放心。”

老板点头,“对,对!丁羽做事没问题,业务能力好,执行力强,心细……咱们公司广告投放的工作由他来执行,不会有任何问题的!今天迟到是个意外,是……”

秘书急忙附和道:“堵车!”

老板立即点头,“没错,堵车,实在是太堵车了!”

何琴很给面子:“理解,我来的时候,路上也很堵。”

老板尴尬地连连点头,“有朋友刚送的好茶,我亲自给何总泡一杯去!”他说着起身,向外走去。

秘书僵硬地笑着,神情无助地看向何琴,“嗯……何总,丁羽丁总他……应该马上就到了。”

“不急,他是你们的客户总监嘛,肯定忙。”

“是是,丁总确实很忙……”

何琴突然发问:“丁羽他单身多久了?”

秘书一怔,“嗯……好像……好像他从来公司就是单身吧。”

“他在你们公司是不是很受女同事的欢迎?”

“啊?”在签合同这么紧要的关头,为什么要关心合作者的个人问题?秘书一时不明白其中深意。

“帅,有品位,会聊天,又有才,这样的男人,你们不喜欢吗?”

“丁总是总监,怎么会看上我们这些小职员啊。”

“我还以为他女人缘很好呢!”

“嗯……丁总平时除了工作基本不和女同事接触,他……他是个很矜持的人!”

“哦?”

“而且……很绅士。”

何琴饶有兴致地前倾身体,看着秘书,“嗯,这点我是感觉到了,还有呢?”

丁羽快来吧,救命啊,肚里没词了,秘书一边神游呐喊,一边搜肠刮肚地想着,“还有……还有……反正丁总对女生就是很矜持、很绅士、甚至有点儿保守……工作认真,待人真诚,不抽烟,几乎不喝酒,也没什么不良嗜好,我们私下都说,他可是现在少有的好男人了!”

此时,绝世好男人丁羽正在某KTV包间里,和几名嫩得出水的模特喝酒调情。

一个嘟嘟嘴的小模特靠在丁羽胸前撒娇,“丁羽哥,你最喜欢谁啊?” 

另一个屁股翘翘的姑娘也紧随其后,“说啊,到底喜欢我们中的哪一个?”

丁羽抬手去撩着那姑娘的裙角,“都是我最喜欢的……”

姑娘笑着打掉丁羽的手,丁羽毫不介意地搂起身边另一个姑娘,又端起酒,“来,举杯庆祝——庆祝我又要拿下一单!”

这时手机响起,丁羽看去,屏幕上显示来电名:孙子。

走到外面,接起电话,丁羽用娇羞谄媚的口气:“老大……”

“睁大你的狗眼看看现在几点了?两点签约,何总都到四十分钟了……你马上给我死回公司来!那个何琴非要等你到才签字盖章,我可搞不定!”

电话那端地动山摇,如果声音能杀人,丁羽现在早就飞灰湮灭了。

今天?不是明天签约吗?丁羽拍一拍酒精摄入过量的脑袋,管他哪天签约呢,不就是搞定一个大龄剩女客户吗?

百花丛中,丁羽出手,花骨朵都不剩。

拨通何琴的电话,丁羽腻歪叽叽的撒娇:“何总,是我啦,哎呦,人家迟到了啦……”

“好啦好啦,知道你忙……嗯,听你的了……”那边,办公室里的何琴挂了电话,看向对面。在老板和秘书期待的目光中,何琴从包里取出了印章。老板立刻起身,配合着将合同翻到签章页面,秘书也将印盒打开恭敬地递到何琴面前。

印章即将盖下的那一刻,何琴的电话突然响起,她侧目看去,见来电显示是:江总。

何琴立刻将印章放到秘书手捧的印盒上,接起电话,“江总?”

何琴脸色突然变了,“哦?哦……我知道了……”

她放下电话,将印章拿起,看了看二人,“江总说……这份广告投放代理合约,要先放一放。”

老板顿时愣住,呆滞地看着何琴。

何琴走后不多久,丁羽就哼着小曲儿回来了,刚进办公署,就被老板重重地按到了桌上。

丁羽急忙道:“疼,疼——轻点儿,老大你轻点儿!”

老板将丁羽拎到面前,怒目而视,“一个月迟到二十天我忍了,每次公司开会能迟到一个小时我也忍了,可今天是签约,这么重要的事情你居然也能迟到!”

“这不是意外嘛……我记成明天了……你放心,何琴不是问题,大龄剩女款的在我这儿都不是问题……”

老板的脸几乎贴在了丁羽脸上,“那中年男人你也没问题吗?打电话给何琴要她暂停签约的是她集团老板江大成!”

丁羽意外地抬起头,“广告投放这种小事大老板怎么会亲自指示啊?”

“我哪儿知道!要是你规规矩矩来上班,要是你准时到场签约,这单就已经签字敲章成定局了!哪还能节外生枝啊!”老板一把将丁羽甩开,“我告诉你丁羽,这笔生意的重要程度你不是不清楚,要是真丢单了,你就收拾东西滚蛋吧!”

老板怒气冲冲地走出去后,丁羽整着衣衫,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秘书,“亲爱的啊,你怎么就没提醒我一下呢?”

秘书一脸无辜,“我哪儿知道你连签约的日子都能记错啊?”

丁羽无奈地摇摇头,走到秘书面前,拍了拍她的脸,“枉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你怎么能忘了我经常忘记时间这个优点啊?”

丁羽叹了口气,皱着眉头思索着,“都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哪儿出了问题啊?”

江大成的办公室里,抢了丁羽生意的浦卞正对着播放的柳林相亲视频,给自己的财神讲解。

“柳林,杭州籍,在北京就读大学,后到上海发展模特事业,二十二岁成名,之后留学欧洲,读服装设计。”

“三年前回国,目前是自由设计师,偶尔也会接拍一些广告宣传片。五个半月前参加了这档在优酷土豆上点击率非常火爆的相亲约会栏目录制,迅速成为了人气女嘉宾——”

江大成饶有兴致地看着视频。

“她的条件、气质和谈吐都很令江总倾心,所以您也报名参加了节目的录制,并且下周就要去现场了。”浦卞注视着江大成,“可是您并不知道,您是高危人群!”

江大成不解:“什么意思?”

浦卞划动着平板电脑向江大成展示,屏幕上,是各种数字和分析图表。

“柳林已经上了二十一期的节目,被她选择拒绝的全部一百零五人里,三十五岁以上的有十四个,戴眼镜的二十二个,身高在一七五以下的三十六个,偏瘦的十九个,总共是九十一人——”

江大成不由微微蹙眉。

“最好的成绩不过是撑过第一轮,但随后选择时柳林也都把灯灭了,淘汰率是百分之八十六点六!”

浦卞划动屏幕,上面呈现四个大标题:三十五岁,戴眼镜,一米七五,瘦。“江总,这四个关键淘汰因素,您都具备!”

江大成表情一变,“你的意思是我连第一轮都撑不过?”

“柳林能留灯到第二环节以后的人,二十一期里只有十二个,从普遍情况来看,其共同点是——”

浦卞继续划动屏幕,呈现出三个大标题:三十至三十五,不戴眼睛,一七八以上,健壮。

“年龄三十岁以上三十五岁以下,不戴眼镜,身高超过一七八,都不算太瘦!”

江大成问道:“那剩下没有淘汰的人呢?”

“只有两个,难得让柳林留到最后选择阶段——”

屏幕上,出现了两个男子参加节目现场的图片。

“一个三十一岁,一个三十三岁,一个一七九,一个一八一,不戴眼镜,都算是健壮……”

江大成道:“按你这么说……我去了也是被灭?”

浦卞轻轻挥了挥手中的平板电脑,“还好,我为江总准备了胜算——”

屏幕上是柳林的照片,下面陪着一行字醒目的标题:关于柳林二十一期节目资料汇总剖析。

“从普遍角度而言,要接江总公司广告代理的单子,光凭分析是不够的,还有这个——”浦卞划动屏幕,开启了另一份PPT:与柳林牵手的可行性分析。

江大成指着屏幕上柳林的照片,“你以为我会没了解过她吗?”

“您一定没有我了解的清楚!”

“企业广告投放可不是儿戏!”江大成语重心长。

“江总大可相信我公司的专业性,而且,我可以向江总承诺,如果您在节目上没有和柳林牵手,这单业务,您也不用考虑我了。”

浦卞把平板递到江大成面前,“君子协定,您牵得佳人之后,再把合约给我!而在这些天里,我将会全力以赴帮助江总实现差距的缩小。我有信心,希望江总跟我一样有信心。”

江大成翻看着平板上的方案,“你调查得真细。”

“从普遍意义上讲,准备越充分,失败的几率越低。”

江大成指屏幕上一张写着数字纸片,“这是什么?”

“江总有没有发现过,柳林常常在节目里随手做记录?”

江大成点了点头,“这就是她记的内容?是什么意思?”

“分析了好久我才弄懂,她是在计算。”

“计算?”江大成又晕了。

“一个男嘉宾走上台之后,柳林会迅速识别和计算出他服饰、穿戴的价钱,进而推算出这个男嘉宾的收入水平、经济格局和社会地位!”浦卞掰着手指头为江大成解释。

“这么神?”

“她有这个本事,我给她这个本事起了个名字,叫秒估。”

“挺形象嘛!那她也能秒估出我了?”

“一定可以,在柳林的秒估评断中,江总您收入不菲,经济实力雄厚,很有社会地位,但是……品位很差!”

“啊?”江大成一脸受侮辱与被损害的表情。

“从普遍情况来看,大多数有经济实力和社会地位的成功人士,品位都不怎么样,江总大可不必介怀。”这样的安慰不如不要。

“你从哪儿找来的?”江大成不愿意继续品味这个话题。

“垃圾箱。”

“你连垃圾都不放过?”

“因为我不能放过江总您这单生意!”

江大成笑了笑,“幸好你没有想上栏目去找柳林,否则凭你做的这些准备,谁是你的对手啊?”

“所以现在江总您已经没有对手了!”

“真替你竞争对手的广告公司可惜啊!”

浦卞也跟着笑起,忽而,却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想起那家公司里有一个让自己隐隐担忧的人,丁羽。

面临失业危机的丁羽敲开了柳林的门,“上不了网了?”

柳林点了点头,请丁羽进屋。

“路由器呢?”丁羽做出一副专业网络修理工的派头。

柳林指了指吸尘器,“吸尘器旁边就是。”

丁羽不紧不慢地走过去,一边仔细地到处看着。他走到路由器旁,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我得拿您的电脑测试一下。”

柳林把笔记本打开。

丁羽坐到电脑前,装模作样鼓捣,趁柳林不注意,悄悄把U盘插上,把整个文档库拖入拷贝。

他边拷贝边掏出电话,“喂,把XX小区六号楼三单元六零二的网关重启一下。”

外面等候多时的真正修理工接到电话,将被拔出的网线插回接口,将丁羽事先给他的五十元钱装到口袋,功德圆满的走了。

柳林:“哎,有了,有信号了!这是什么原因啊?”

“这……路由器别放在吸尘器旁边,信号都吸没了。” 丁羽把U盘收起,随便诌了个理由。

“啊?”

“放冰箱上面吧,冻一冻信号更稳定。”临出门前,丁羽煞有介事的支招。

柳林张大嘴巴,心里暗叹,不会是个神经病吧!

新一期的相亲节目录制当天,被武装到牙齿的江大成给浦卞打电话:“合约和支票都准备好了,只要我今天能和柳林牵手,这些就都是你公司的了。”

“那我由衷地祝江总今天能一帆风顺!” 挂了电话,浦卞微微叹了口气。

车窗前,柳林提着服装的袋子快步走进了演播厅。

看着她的背影,浦卞有些呆滞。

与此同时,丁羽提着一袋东西,急匆匆地走进演播室。

节目开始。江大成上场,本是漫不经心的柳林忽然一怔。他穿的西装是秋季新款,严谨中带轻松,适合正式又不过于隆重的场合。手表造型严肃但有运动气质,和衣服的搭配简直天衣无缝!鞋子是经典款皮鞋,造型中规中矩,他选了棕色的,整体搭配十分协调。

柳林看向江大成的眼镜,心中叹道:可惜是个戴眼镜的。但是她再一看,这眼镜……这是……八郎谨制!太低调了……

此时,浦卞悄悄混到了观众席,密切关注动向。

屏幕上正在播放短片,穿着简单得看不到任何Logo休闲装的江大成走在街头上,手中提着一只简单的纸袋,纸袋上印有Huntsman的字样。

画面音传来:“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年轻时一心想着要事业,而当那时的理想全都实现,才发现这一路因为走得太快,反而失去了很多,所以,我总想尽可能让自己过得慢一点……”

柳林神情又一变,这是伦敦萨维尔街Huntsman单粒扣定制西装店。

短片还在继续,“因为支持环保,平时我更愿意把购物袋重复使用,喝咖啡也都是拿自带杯……”

屏幕上,江大成坐到街头的露天咖啡厅位置,从纸袋中拿出一只咖啡杯,又取出一本《深河》,正是柳林常看的杂志。

“旅行和看书,是我最喜欢的两件事情,可是我没有旅伴,所以,更多时间,我会坐在阳光下读书……”

屏幕上,江大成从纸袋中拿出了一只布制的极其简易的钱包,打开,取出了一张Centurion黑卡递给前来结账的侍者。

“我希望能遇到同样喜欢旅行的你,这样,我们可以一起去往每一个值得前往的地方。我更希望能遇到同样喜欢读书的你,这样,我们可以一起在阳光下享受阅读的预约,和交流分享的快乐……”

浦卞静静地站在角落,看着台上的柳林和江大成。

此时,后台溜进来一位不速之客。

丁羽正对着镜子使劲把自己往英国绅士范儿打扮,偷拿了化妆台上的假睫毛贴到下巴上,还用发胶给自己固定了一个诡异的发型。

最后,他举起双手,左右开弓甩了自己几个大嘴巴,看着自己红扑扑的小脸,他满意的往眼里滴了几滴眼药水。

Ok。完全是楚楚可怜,让人不能拒绝的模样。

“导演——”

导播间里,现场导演正戴着耳机看监视器,突然一声哀嚎从背后袭来,导演刚回头,丁羽顺势就跪了下去。

“哎,你干嘛啊!”导演茫然极了。

导播间上演悲情哭戏,丁羽给自己定位成痴恋海归男,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给导演灌输心灵鸡汤。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23319) | 推荐本文(2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