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社会纪实 > > D1 5月29日
D1 5月29日 文 / 八千里路 更新时间:2014-6-9 13:34:16
 

D1  5月29 

 

   掀开帐篷,天已经大亮,折腾了一宿,严重的没睡好。又重新拉好帐篷,在里面翻来翻去不想起来。其实也睡不着,就是觉得昨晚没睡好,现在躺在帐篷里无论睡没睡着,都算是对昨晚的补偿。

   

 

 

 

   手机坏了,又不想打开平板,码表摸半天也没摸着,不知道几点。当我看到西边的山上出现了一点类似阳光的东西时,觉得该起来了。穿好衣服再次拉开帐篷时,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十几只藏羚羊正屁股朝着我,专心致致的啃着草,离我只有二三十米远。我从帐篷的角落里拿出相机包,相机都还没掏出来,这些精灵就发现了身后有动静。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它们以腾空而起的架势向坡下冲去,眨眼功夫就变成了一个个黑点。我相信它们是得到了同类发出的某种信号,所以才不约而同的向它们认为安全的地方跑去。神奇的小动物。

   

   昨夜到达这里已经很晚,所以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一下地形,确认今天要走的方向。远远的看见我的正北方向隐约也有一条路。两条路,当然就要选择其中一条,我决定去那条路上看看。

   

   我拎着工兵铲,踏着布满小石头的草地,漫不经心往那条路上走去。

   

   随时随地拎着工兵铲,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也许拎着铲子会有安全感。它除了是一样工具之外,在危急时刻也可成为武器,一件隐蔽性很强的武器。

   

   看起来很近的一个地方,结果来回走了二十几分钟,走到那条路上一看,路上的车辙都很旧,估计是以前的老路。路的东头好像也和我昨晚走的路重合。这样一来,我就没有什么好选择的了。

   

   回到帐篷才发现天气异常的冷,比拉萨冷得多的多。取温度计一测,零下十四度,这是我感觉到最冷的一个早上。

   

   点上汽油炉,开始做早饭。做饭前得知道自己想吃什么,问了自己好几遍,得到的答案是什么都不想吃。那也得吃,吃饱了才好赶路,先烧上水吧。几分钟工夫水就烧开了,还是什么也不想吃,烧的水就当开水喝吧。吃了几片饼干,喝了些开水,收拾行头准备上路。

   

 

 

   刚把车推到路上,就听到后面有汽车在按喇叭,我回头的时候一辆丰田4500就开到了跟前,开车的是一个长得黑黑的藏族司机,副驾驶上坐着一个皮肤白皙的年青人,长得像个文弱的书生,后排坐着一个和司机一样的人,黝黑的脸庞。

   

   年青人关切的问我:你去哪里?我说去新疆。年青人小心翼翼的说:你是不是迷路了?去新疆的路在那边,那边才是219国道。他指着西边国道的方向。我说我要从这进去,翻越克里雅山口去新疆。年青人惊愕的看着我,愣了一会儿说:你可别开玩笑,这里面可是无人区,你一个人还是算了吧。我知道他是为我好,所以我也不强调我一定要走这条路。我说:我先走走看吧,实在不行就退回来。年青人忧心忡忡的说:那你可一定要注意安全,不行就马上撤回来。尽管年青人说的,不是我想要听的,但还是有些感动。

   

   此时此地,一句关心的话语,哪怕不是发自内心,它都让人倍感温暖。因为马上就要进入无人区。

   

   年青人让我上车,他带我一段,他们到五十公里处的一个矿区。我婉言谢绝了年青人的邀请,我实在不想进来的第一天就搭车,搭车在这时对我还不具诱惑力。原来无人区也可以搭车,真不可思议。动不动就搭车,的确有悖于骑行的精神?

 

   前行一公里,便是一段小上坡。这段小上坡走得特别费劲,也许因为昨天到现在都没怎么吃东西。另外加上这里的海拔已经5100多米,严重缺氧。上到坡顶,顺着一条长长的下坡往下看,是新藏线上有名的龙木错。

   

   今天天气不好,到处一片灰暗,湖面像多云的天空一样若隐若现。这样的天气,估计龙木错它自己也很郁闷,心情肯定也不比我好。

   

   天刮起了大风,风从东边来,标准的逆风。太阳被从北边涌过来的云裹得严严实实,龙木错的湖面腾起一股股寒气,我不由的跟着打颤。我站在坡顶,心情沉重的望着这条长长的下坡。

   

   冲下这条坡,毫无疑问的,下坡的尽头还有一个上坡在等着我。现在找不出一个恰当的词语来概括当时的心情,换作平时的精神状态,这个坡根本不足挂齿。

 

   郁闷的下到坡底,走了一段约一公里的平路,接着就是起伏的上坡。今天的状态确实不好,也许和昨晚没睡好没有太大关系,可能因为还暂时不能适应这种海拔高度。加上负重又逆风,一点上坡都要下来推车,推车推得着实很窝火。

   

   大概十一点,经过那个传说中的羊圈。羊圈里神奇地探出四个脑袋,都一致木然的望着我。可能到了放牧的季节,牧民们都回来了,可是我没跟他们打招呼,第一没心情,第二,确实也没精神。

   

   羊圈过去是一段下坡,我一点刹车也没带,一路狂飙,我想早点远离那个羊圈,莫名其妙地,却不知道是为什么。下坡总能给人带来愉悦,但那时没有半点享受的心情。低落的情绪,看来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调整。

   

   下完坡,是一段平路,沙子很软,车骑起来很费劲。我回头看了看,那四个脑袋还一动不动的朝着我的方向。呵,至于如此好奇吗?在这里骑自行车,想不让人好奇都难呐。

   

   好不容易路上的沙子硬一点了,但又立马变成搓板路,反正这条路就是用来折磨人的。几乎每走一公里,都要下车在路边躺一会儿。脑袋重的抬不起来,腿也跟灌了铅似的,我望着天空纳闷地想:今天怎么会出现这种状况?

   

 

 

   看看码表:13点正,18公里。TMD,一上午就走了这么点路。这样的行进速度不如不走,状态好的时候一个小时也能走18公里。我莫名的想骂人。懊恼得很,不走了不走了,今天就至此为止!

 

   随便找了个地方,胡乱的撑开帐篷。卸下行李放帐篷里,然后自己钻进帐篷衣服没脱就睡下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醒了。太阳不知几时钻出了云层,穿透帐篷直接晒到了脸上。估计这帐篷只防可见光,而不防紫外线。想必透过帐篷的全是紫外线,所以才感觉到那么灼人的疼痛。

   

   我侧过身,脱下衣服盖在脸上。嗯,脸是不疼了,可是背上又晒得火烤一样。帐篷里的温度也在不断的升高,我只好爬起来坐到帐篷外面。码表上的时间显示,现在才三点钟,当地时间的正午时分,也是太阳最火辣的时候,难怪阳光可以这么凶猛。

   

   我穿着棉袄,呆呆的坐在地上,望着远处悠闲的藏羚羊,心无所思。起伏的草地尽头是一座座并不巍峨的雪山,雪山在太阳下也没有光芒四射,但也显得格外明亮。这一切,让人心生惆怅。

   

   不知道坐了多久,忽然觉得有些冷,又回到帐篷。这时我听有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拉开帐篷循声望去,一辆匹卡已经飞驰而去,只看到冒着黑烟的车屁股。刚躺下,又听见汽车的声音,而且动静像是大型汽车。再拉开帐篷探出头去,一辆装载机正晃晃悠悠的朝我这边开过来,像一只奔跑的鸭子。

   

   我木然的望着装载机,就像上午那四个脑袋望木然的望着我一样。我心里暗暗的想,如果这辆装载机停下来,司机说:走吧,我带上你!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跳上这辆装载机,跟他去任何地方。

   

   这才一上午,我对汽车的态度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想要坐车的念头显得那样的自然而然,连弱弱的鄙视一下自己都没来得及。

   

   人在逆境下,都会潜意识的选择“捷径”。或许这是一种自我保护。

   

   装载机没有停下来,而且司机连看我一眼都没有,摇摇晃晃的开走了!我失落的仿佛丢了一个硕大的钱包。生气的拉上帐篷,睡觉!

   

   忽然怀念早上遇见的“书生”……

   

   只躺了十分钟,热得实在受不了,又钻了出来。TMD,我要疯了!

   

   与其这样煎熬不如慢慢往前走吧,于是又收起帐篷继续前进。走前硬逼着自己吃了几块饼干和一根火腿肠,必须要补充体力。吃进去的东西久久的塞在喉管里下不去,感觉非常难受。也许就是因为哽不下去,所以无法产生食欲。

   

   这是这次行程中唯一一天搭两次帐篷的特例。当时感觉特别无奈,但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这是件特别有意思的事。

   

   前进两公里,前面就是一条干涸的河床,十分宽阔,顺着河床往下看,河床的另一头通往龙木错。就在这时发现河床的下游有一辆白色的丰田正急速往上开,忍不住地心里又一阵欢喜,也许这回可以坐车了!

   

   吉普径直朝我开了过来,在我前面两三米的地方停下来。车窗摇下来,呵呵,正是早上出门碰到的那辆车。

   年轻人问我:一上午就走到这?我点了点头。也许我这速度让他很意外。他又关切的问:你病了?我又摇了摇头。年轻人看我没精打采的,建议让我跟他一起回去。我说还是算了吧,我就是有点没精神,别的没什么,我再往前走走,实在不行了就回来,反正这也没多远。最终我还是拒绝了年轻人的好意。

   

   吉普走了,走了一百多米又停下来,年青人把头伸出车窗大声的说:注意安全!

   

   一天两次遇到年轻人,我们算是很有缘分的了。再次遇到他,我们有重逢的感觉。然而,几分钟后,我们又再次离别。现在我仍然记得他白皙的面孔,关切的目光。

   

   睡了两个小时,精神好了很多。上了两个小山包后,道路渐渐变得平坦,再也不用一公里下车在地上躺一回了。看上去并不辽阔的一块平地,走到尽头已经快七点钟。路在一条宽阔的河边消失,然后出现在河的对岸,意思就是说我必须要趟过这条河。我下车去探路,看有没有地方可以不踩水过得去。但侦察结果令人失望,是的,我必须下水才能过河。

   

   尽管下午出了太阳,但河水还是冰冷刺骨。河边的冰都还没完全融化,而且这水也是因冰雪消融产生,它的冰冷程度可想而知。没有别的办法,只能脱了鞋踩着过去。过到河对岸,上岸后才觉得脚掐一样的疼。脚上有水,不能马上穿鞋,不得不晾晾。这个过程那才叫一个难受。

   

   这是第一次过河,比起后来在水里一天从早踩到晚,这根本算不了什么。

 

 

   过完河,一段小上坡,翻过一座小山包,看样子要进入一片谷地。小山包下面,就是刚才那条河的上游。仅仅一两公里之隔,这里的河里全是冰,也许是冰河,也有可能是冰湖。

 

   (并没有过跨越这个湖)

 

 

   

   几百米下坡后就又是一段上坡,远远的看见开过来一辆双桥大卡车,我好不容易才把车挪到路边的坡上,走近一看,原来是一辆挂着青海牌,装着一个大油灌的卡车,想必是刚从某个矿上出来。

   

   司机是个典型的西北汉子,长得十分粗犷。司机停下车,并且关掉了发动机,探出头来。嗯,路上碰到的人们,都必须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劝我不要进去。当然,青海司机也不例外,他让我坐他的车,带我去新疆。

   

   这当然不可能。

   

   但我还是对司机表示了很真心的感谢,毕竟,这是别人对一个陌生人的一番好意。只不过没想到几天后,我又碰到这个司机,而且和他一起呆了很长时间,简直不可思议。不过这是后话。

   

   让我想起了什么?缘分。凡能在这种人迹罕至的荒原两次相遇的人,都是有缘人,前世修来的缘分。

   

   拒绝了西北汉子一番好意之后,他发动车子,大卡车鸣了一声喇叭后,轰鸣着卷起漫天尘土,像一头发狂的野牦牛,眨眼工夫就过了小河,消失在地平线上。

   

   从山谷方向飘来一片不祥的云,云的下方有雾一样灰蒙蒙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很难说,反正肯定不能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此云决非祥云。

   

   果然被我批中,真是不祥之云。云还没到,冰雹先到了,迫使我不得不就地扎营。

   

   找来找去,也找不到一块十分平坦的地方。后来只好在一处相对平顺的小斜坡上搭起帐篷。睡袋在夜里不停的往低的方向滑,害得我要不断的往回挪。

   

   搭好帐篷,这回不忘打地钉。雪里夹杂着冰雹,还在不停的下。于是决定先在帐篷里躺下,至于吃什么,一会儿等风雪小点了再说。

   

   本来时间还很早,才八点多,这里要十点钟天才完全黑下来。只是没想到,就这么一躺,时间就直接奔到了第二天。然而,我居然忘记了吃饭这回事。

   

 

 

 
上篇:很长的序 返回目录 下篇:D2 5月30日
点击人数(4560) | 推荐本文(17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