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23.叶钧、卓纪衡两人终于爆发了
23.叶钧、卓纪衡两人终于爆发了 文 / 弥生夏草 更新时间:2013-6-19 12:28:51
 

23.叶钧、卓纪衡两人终于爆发了

 

也许是当晚丁宁宁心中有事没有睡好,所以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很不幸地感冒发烧了。下午还没到下班时间,丁宁宁就跟叶钧请假回家。叶钧不放心,坚持要送她回去。丁宁宁随便扯了个理由拒绝。如果让叶钧看到她家那些属于卓纪衡的私人物品,可就得给自己准备一下跑路避难场所了。可是,那么执着的男人如果就这么轻易地被她拒绝,那他就不是叶钧了。

丁宁宁浑身酸痛地被叶钧丢进车里送回家。家门口,她拿出钥匙慢吞吞地开门,对叶钧笑了笑:“我都到家了,您老就回去吧。”

“你怎么老爱用肺说话,净说废话!我是你舅舅,你生病了我还能不管你?”叶钧抢了钥匙开门,“开个门都这么磨磨蹭蹭的,要是没有我,恐怕你连家门还没进就晕倒了。”

进了门,叶钧穿了摆在门口的男士拖鞋,随口问道:“你这里什么时候有男人的拖鞋了?”

丁宁宁一噎,说:“那个,上回逛超市的时候顺便给你买的。”

叶钧又看到餐桌上成对的杯子以及洗手间里成对的牙刷、毛巾,于是睨了过来,似笑非笑地问了句:“你跟谁一起住呢?”

丁宁宁又是一噎,故作淡定地说:“吴淑女啊,你见过的嘛。淑女有时候会跟我一起住几天。”

叶钧笑了笑,摸摸她的头,“家里还有退烧片吗?”

“有的。”

“嗯,行了,你上床躺着吧,一会儿拿药给你吃。”

叶钧伺候丁宁宁吃完药就离开了,丁宁宁好不容易能舒舒服服地休息一会儿,谁知电话又响了。

“打你公司电话不接,在哪了?”是卓纪衡。

“我在家。”

“出什么事了?”卓纪衡柔声问。

丁宁宁鼻子酸涩,往年一个人在外,生病不舒服的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而现在,不仅叶钧在身边,就连卓纪衡也关心自己。她忽然觉得这种感觉很好,于是瓮声瓮气地哼哼:“我生病了,好难受。”

果然,卓纪衡紧张了起来:“哪里不舒服?严重吗?”

“不严重,就是有点发烧,吃了药睡下了。”

卓纪衡松了口气,“多喝点热水,睡一觉,我现在就回来。”

“不……”丁宁宁话还没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丁宁宁睡得迷迷糊糊的,总感觉有个人在温柔地抚摸她的脸颊,暖暖的。随后,一个温热的东西碰了碰她的额头。她被那人抚摸得很舒服,嘟囔了一声,翻了个身,就掉进了某人的怀里。

她醒了,缓缓睁开眼睛来,便看见卓纪衡一瞬不瞬地望着她。他笑了笑,“是我。”小声地说,“继续睡吧,睡饱了我就给你煮粥。”

丁宁宁“嗯”了一声,往他怀里缩了缩,闭上眼睛继续睡觉。她好像做了什么梦,感觉自己被丢进了大海,动不了,窒息得快要无法呼吸。她挣扎着,想摆脱,却又好像被一个人紧紧抱住动弹不了。她越来越热,最后出了一身汗,才舒服了不少。可是,在海水里怎么会有汗呢?

丁宁宁被热醒了,原来是个梦。

“醒了?”卓纪衡低头碰了碰她的额头,“终于退烧了。”然后拿了温热的毛巾伸进她的衣服里,帮她抹掉一身黏腻的汗液,下床说:“再躺一会儿,我去给你煮粥。”

丁宁宁一把拉住他的衣角:“卓纪衡,你……谢谢你。”

“我想听的不是这三个字。”

“哦,我知道,你想听的是我爱你嘛。”丁宁宁病好了,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卓纪衡扬眉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丁宁宁抿了抿唇,不敢看他,躲进被子里哼哼:“好饿啊。”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丁宁宁闻到了食物的香味,胃部顿时从沉睡中苏醒。她吞了吞口水,想问什么时候能吃饭。忽然门铃声响了,她听见卓纪衡去开门。可是时间过去了一阵子还是什么动静也没有,她有种不好的预感,于是穿了件外套赶紧下床出去看看。

果然,门外忽然传来“轰隆”一声,丁宁宁推门出去,便看见卓纪衡跌倒在地,以及一旁被带倒的椅子和砸碎的碗碟。丁宁宁吓了一跳,正要过去扶他,便被卓纪衡喊住了:“别过来,地上有玻璃碴。”

丁宁宁并不理会,只是微微顿了一下。谁知门口冷着脸的叶钧语气更差地对她喊:“丁宁宁!给我站着别动!”

叶钧的脸色犹如一潭死水。丁宁宁知道他已在爆发的边缘,不敢再轻举妄动怕惹怒他,所以站着没动,对他说:“叶钧,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先回去好不好?我们明天再谈。”

叶钧根本不理她,盯着卓纪衡问:“你碰过她没有?”

卓纪衡从地上站起来,抹掉嘴边的血渍,冷笑了一声,“你说呢?”

叶钧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丁宁宁知道,他在刻意压制着怒气。叶钧的视线扫到丁宁宁的脸上,一字一句冷冷地问道:“说!他有没有碰过你?”

丁宁宁心里一沉,捏着衣角抿唇不说话,不自在地移开目光:“小舅舅……”她默认了。

叶钧一个箭步冲上去,揪住卓纪衡一拳一拳地砸了下来,“你他妈的敢碰我外甥女?!老子揍不死你!”叶钧被怒气冲昏了脑子,每一拳都往死里砸。卓纪衡不但没有反抗,反而任由叶钧将他揍得连连往后退。

丁宁宁吓傻了,冲上去拉架,却被卓纪衡一手推开:“别过来!”

叶钧又是狠狠地一拳将卓纪衡揍倒在沙发旁,喘着粗气:“你跟谁说话?你也配跟宁宁说话?!你这种混蛋竟然敢碰宁宁!”

卓纪衡吐掉嘴里的血水,他的眼角肿得老高,脸上青青紫紫,应该很疼。他笑了起来,斜睨着叶钧说:“打够了没有?叶钧,我卓纪衡自认不欠你什么了。”

说完,他扶着沙发站起来走向丁宁宁,平静地对吓得有些发抖的丁宁宁说:“宁宁,粥都摔了,你把衣服穿好,我带你出去吃。”

他这一句温柔的话对叶钧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叶钧一步上前挡在丁宁宁前面,一脚踹向卓纪衡,却不想刚好踢到了他的胃部。卓纪衡按住胃部脸上发白,只是微微调整了下呼吸,就忽然上前掐住叶钧的脖子将他抵在墙上,一拳一拳往他肚子上打。

两个大男人就这么扭打在一起,他们撞到了茶几,杯具噼里啪啦地掉在地上碎了一地。丁宁宁急得都快哭了,扑上去拼命拉开他们:“别打了!都给我住手!”

叶钧却像一只发怒的狮子,将卓纪衡按在地上猛揍。卓纪衡躲开他,还手顾及着丁宁宁,下手都很轻。

“不是不欠我了吗?为什么不还手?!有种你揍我啊!”叶钧揪住卓纪衡把他往墙上撞,却不小心掀倒丁宁宁,害她被划伤了手。

卓纪衡怒了,眼睛赤红着要迸裂似的。他将叶钧掀翻,掐着他的脖子往死里揍他,嘴里怒吼着:“你他妈的打架不会看着点儿啊?你把她弄伤了,今天我非得揍死你!我跟她上床了你能拿我怎么样?我还要跟她结婚!你管得着吗?!”

“你看我管不管得了!宁宁不会跟你在一起!我说到做到!”

两个人厮打着,撞倒了桌椅,发出一阵阵轰轰的巨响。丁宁宁终于被这俩人激烈地打斗吓得哭了起来,眼泪止不住地掉,手腕还在流血。她心里一阵阵地发疼,只觉得自己很没用,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相互伤害。她看着没完没了打作一团的两个人,声嘶力竭地大叫了一声:“我跟谁交往是我的自由!你们谁也管不着!全都给我滚出去!”

两个野兽般的男人骤然停止,气喘吁吁地保持着扭打的姿势,谁也没再动手,但都不肯放手。他们僵持着,一秒,两秒……屋子里最终只剩下两个沉重的呼吸声。

丁宁宁打破沉寂,冷了声音说:“滚出去。”

叶钧先松了手,盯着丁宁宁,“你怎么跟我保证的?你说你跟他没有关系!你为什么不乖?你知不知道他是杀人犯?他怎么会对你真心?宁宁,听我的话,别再跟他来往了。”

“这是我的自由,跟谁都没关系。我就是要跟他在一起,说什么都没用。你走,我不想看到你!”丁宁宁赌气说。

叶钧二话不说拖着丁宁宁往外走。丁宁宁对他又踹又咬:“你放开!叶钧你放开!”

卓纪衡冲上去拉住她的另一只手:“听到没有?放开她。”

叶钧冷冷地盯着他们。丁宁宁抬头无力地对叶钧说:“小舅舅,你走吧。”

叶钧扯了扯嘴,“宁宁,以后被他欺负,记得千万别来找我哭。”

 

叶钧走后,屋子里又是静悄悄的一片。卓纪衡拉起她的手查看伤口。丁宁宁抽出手腕轻声说:“你也走。”

“宁宁。”

“走!”丁宁宁嘶哑地喊了一声。

卓纪衡顿了顿,最终还是离开了。

一室安静,丁宁宁收拾了残局,抱着腿坐在沙发上发呆。方才的剧烈打斗让现在的安静显得格外不真实。她的肚子叫了两声才意识到饿,一看钟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了。她想了想,还是决定下楼买点儿吃的,可没想到,一打开门,就看到坐在门边的男人身子滑倒在地上了。

卓纪衡醒了,抬头看着丁宁宁,哑声说:“我给你买了粥。”

毫无征兆地,丁宁宁的眼泪就掉了下来,“你一直没走?”她蹲下去握了握他的手,简直凉到了极点。他的脸上红肿着,青紫伤痕布满嘴角、眼角,干涸的血渍黏在脸上,一副惨烈不堪的样子。

卓纪衡笑了笑,伸手抹掉她脸上的泪水:“傻瓜,哭什么啊,我又没死。”

丁宁宁拍掉他的手,嗔怒道:“不准乱说!”

卓纪衡只是笑,笑得丁宁宁心里暖暖的。

“进来吧,给你处理下伤口。”她说。

“嘶——”卓纪衡被她弄痛了,向后让了让。

丁宁宁白了他一眼:“现在知道疼了?下次看你还打不打架!”

他笑,笑得傻乎乎的。

“你干吗笑成这样。”

卓纪衡摇头,“没什么。”他只是忽然觉得,挨打也挺值得的。听到丁宁宁那一句“我就是要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觉得什么都值了。

伤口处理完,丁宁宁把粥热了一下,两个人把粥喝掉。卓纪衡正准备脱衣服洗澡,丁宁宁却说:“你还是回去吧。”

卓纪衡顿住,丁宁宁又说:“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下。”

丁宁宁见他一脸受挫,于心不忍,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抚慰说:“就一个晚上。你明天要来,我绝不赶你走。”

卓纪衡的脸色好了些,说:“好,我明天再来。”

 

丁宁宁疲倦地躺在床上,眼泪一颗一颗地滴在枕头上,心里非常烦躁。

她肯让卓纪衡住在这里,就猜到会有这一天。但她还是选择继续跟卓纪衡在一起,原因是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打成那样,伤的都不轻,她心疼,可是不知道为谁。她越来越害怕,忽然觉得自己太天真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她想的那样简单。

起初叶钧不让她跟卓纪衡来往,她只当耳旁风,只当是叶钧单纯看不惯卓纪衡。可是以今天的情况来看,叶钧与卓纪衡之间的矛盾必然不是像之前文景江告诉她的这么简单,一定是有着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发生过。

她若是跟卓纪衡在一起,叶钧首当其冲会反对,并且还会跟她老妈报告卓纪衡有前科的事情。到时候一定会乱作一团,那时她要怎么样?怎么解决?

她若不跟卓纪衡在一起,他们已经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了。卓纪衡那样的人,肯定不会轻易地就放她走。

他从前是个杀人犯,她会怕吗?

先撇开所有的一切,就她自己而言,在这段错综复杂的感情里,投入的,究竟是不是真心?

 
上篇:22.卓纪衡赖进门要同居 返回目录 下篇:24.丁宁宁和叶钧进入冷战
点击人数(3763)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