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22.卓纪衡赖进门要同居
22.卓纪衡赖进门要同居 文 / 弥生夏草 更新时间:2013-6-19 12:28:05
 

22.卓纪衡赖进门要同居

 

丁宁宁回到A市之后,才又重新体会到工作的压力,尤其是对着脾气越来越差、脸色越来越黑的叶钧总裁。丁宁宁懒得跟他计较。他绝对是因为思卿过度导致内分泌失调,以至于情绪间歇性抽风,危及他人性命。丁宁宁没有问起他那过世的女朋友,怕提起他的伤心事,被他一悲之下打成内伤。而是非常聪明地选择了忙里偷闲给陈婉蓉透露点叶钧私人信息,撮合撮合他们两个人。

现在丁宁宁的闲暇时光不再是跟办公室的小姑娘们闲聊了,而是钻进叶钧的办公室,跟叶钧吹捧陈婉蓉多么多么美丽,多么多么温婉,典型的入得厅堂、上得了床的超级大美女。她其实说得不太多,可是叶钧听了三次之后就怒了,斜睨着她,说:“你最近是不是生活挺和谐,当起红娘管起别人的私生活了吗?”

丁宁宁被噎住,翻了个大白眼。

这时,叶钧桌上的座机响起。他按下接听键,是前台小助理的声音:“叶总,国明的韩秘书来访。”

叶钧顿了下,说:“请她进来。”

韩京进来后,丁宁宁非常友好地对她笑了笑。因为卓纪衡的关系,她对韩京好像越来越有好感了。然而韩京只是看了她一眼,扯了扯唇算是做了回应。丁宁宁关门出去备茶,纳闷,韩京对她为何总有敌意呢。

丁宁宁泡了杯热乎乎的红茶端进去时,听到叶钧不耐烦地对韩京说:“国明的总经理不用干事吗?你让他自己来跟我谈,不然就别谈。”

然后,丁宁宁就看到韩京从容不迫地从鼻腔里发出一声短促的轻笑,随即优雅地站起来,拿起桌上的文件,居高临下地对叶钧对视了片刻,缓缓地吐出几个字:“你的……门没关好。”

韩京转身便离开,叶钧的不给情面丝毫没有影响到她的女王气质。而叶钧,却是一脸隐忍的愤怒与尴尬。丁宁宁很茫然,随后便听见静悄悄的办公室里传来一声突兀地拉拉链声。丁宁宁愣了一下,明白过来之后捂着肚子蹲下来狂笑,上接不接下气地说:“叶……叶钧……哈哈哈哈,你居然被美女看到没拉裤链……哈哈哈,好丢脸,啊哈哈哈哈!”

叶钧黑了脸:“丁宁宁你笑够没?还想不想要下个月的零花钱了?”

丁宁宁抹抹笑出来的眼泪,说:“被女王气一气,是不是精神都好了很多呢?这就对了嘛,不要总是死气沉沉的想着过去的事情。未来多么美好,你却如此念旧,这样不好不好啊。”

叶钧愣了愣,看着她脸色晦暗不明。半晌,他才说:“你呢?你自己不一样藏在过去走不出来,还好意思说我。”

丁宁宁哑然失声,张了张唇,最后什么也没说,一脸受伤地推门出去了。

叶钧久久才叹了口气:“……一家人都傻,傻丫头。”

 

翌日,卓纪衡果然亲自来见叶钧。两个人在办公室不知道叽里呱啦地说什么,丁宁宁既好奇又紧张,好奇他们俩说的,又紧张俩人一言不合打起来。于是,她借着端茶倒水,多次进入办公室察言观色。最后,叶钧终于受不了了,冷眸飘向丁宁宁,说:“丁秘书,你的任务已完成,可以出去待着了。没叫你就不用进来,听不听得懂?”

丁宁宁吸口气,点头:“懂。”

离开时,她撞上卓纪衡投过来蕴涵深意的眼神,心脏狂跳了。生怕被叶钧发现什么,她假装没看见,匆匆关了门出去。

没过多久,办公室里又传来争执声。两个人不知道为了什么吵了起来,但绝对不是工作上的,大约是私人恩怨。丁宁宁听的不真切,只隐约听到“墓地”“乐乐”“承认”等几个词。

忽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卓纪衡走了出来。叶钧冷冷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送客。”

丁宁宁屁颠屁颠地站起来准备去送人,经过办公室门口时叶钧忽然叫住她:“丁宁宁不准去。”然后便叫了另一个助理送客。

丁宁宁只得站住,看着那个新来的助理对着卓纪衡温婉一笑,请他进电梯。卓纪衡在走进电梯的一瞬间,回头看了丁宁宁一眼,依然是暗含深意,嘴角含笑的。

丁宁宁不懂他什么意思,后半天她都在琢磨卓纪衡的意思以及他跟叶钧究竟为了什么事情闹不和,以至于次次都要针锋相对。她非常烦恼,不过好在下了班,回到家门口时,才终于弄明白了其中一件事情。

“你什么意思?”丁宁宁看着提着行李,靠在她家门口的卓纪衡,非常奇怪。

卓纪衡浅笑,说:“我来投靠你。”

丁宁宁奇怪地打量着他,今天在他们公司他老是看她就因为这个?

“为什么?”丁宁宁问,“明明你家比我家更大更舒服。”

“你会去我家住吗?”

“当然不会!”

“所以,我就只能住你家了。”卓纪衡说得理所当然。

“你什么逻辑啊!”丁宁宁说,“我一单身女子,被人家看到家里多了个男人进进出出的,影响多不好!偶尔收留你一个晚上还能考虑考虑,常住是绝对不可能的。”其实丁宁宁是害怕被叶钧撞见。她就是个贪生怕死的姑娘,可不想在自己家里出现血雨腥风的画面。

谁知卓纪衡说:“那也行,今晚你就暂时收留我。”说完夺了丁宁宁的钥匙就开门。

“哎,不行不行!”丁宁宁拽着他抢钥匙。卓纪衡笑着举得老高,“你自己刚刚说的,一个晚上可以。”

“我只说可以考虑,还没有答应呢!钥匙还……”丁宁宁还没说完,卓纪衡开了门大摇大摆地拿了行李就进去了。

“卓纪衡,你这个无赖!”

换了鞋,脱了外套,卓纪衡问她:“有吃的吗?我还没吃晚饭。”

“只有面条。我一个人都是随便吃的,你不介意吧?”

卓纪衡从行李里找出衣服进了卫生间,“我什么都行。你慢慢煮面,我先洗个澡。”

丁宁宁暗暗腹诽,可真自来熟,还真当自己家啊!

丁宁宁的面条煮到一半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一接起来,丁妈妈劈头盖脸就问:“叶钧最近在干什么?打他电话怎么又关机?上次让你关心他一下,你关心了没有?他还好吧?”

丁宁宁想了想说:“一切安好,您老放心,他就是最近比较忙。妈,舅舅什么时候死了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那都好几年的事情了,你还小,知道那些干什么?”

丁宁宁一时好奇心起,忘了厨房还在煮面这回事,追着老妈问:“那你跟我说说呗,我那过世的准小舅妈到底是怎么死的?”

丁妈妈说:“具体我也不清楚,反正是被杀的,还是你舅舅亲眼看到的。后来你舅舅亲自指证了凶手,最后坏人就依法办了呗。哎,当初你舅舅准备跟那丫头一起去英国的。那丫头刚大学毕业想出国深造,你舅舅就想结了婚一起出国。最后没想到出了那么个事情,他都准备放弃出国了,还是我跟你大姨他们赶他出国的。不然老在国内想着死去的未婚妻,别说干事业了,人都要变废物了。”

丁宁宁唏嘘不已,真看不出来她的小舅舅还是个这么深情的男人。她错怪他了,她可是一直都以为叶钧是那种风流韵事不断的男人。

丁宁宁跟妈妈聊得正起劲儿,没发现卓纪衡什么时候已经洗完澡,站在厨房门口神色莫测地看着她。丁宁宁一愣,突然想起没关火,对他喊:“哎呀,面条!你快去把火关了!”

“已经关了。”

“哦……”丁宁宁一颗心才放下来,电话那边的老妈就问:“你跟谁在一起?”

“……”可以不说吗?

就算丁宁宁不说话,丁妈妈还是猜到了:“是小卓?哎哟,你们两个感情挺好吧?妈妈对小卓很放心,你好好跟他处对象。过年的时候最好能带他回来,让你大姨她们见见,羡慕死她们!”

“……”

“把电话给小卓,我跟他说两句。”丁妈妈越说越起劲儿。

丁宁宁哪敢让他们通电话,这两个人指不定背着她商量什么拿下她的大计呢!她随口扯了个理由糊弄下她妈就赶紧挂了电话,看着卓纪衡摇头:“啧啧,你这个祸害,老少通吃啊!我妈怎么就这么喜欢你?你干脆当她亲儿子算了!”

卓纪衡淡淡笑了笑:“我更想当她女婿。”

丁宁宁假装没听见,岔开话题:“那什么,面条糊掉了吧?”

两个人吃完饭,卓纪衡非常自觉地收拾桌子,洗了碗筷。丁宁宁躺在沙发上腆着肚子正看电视,就看见卓纪衡端了盘水果过来放到茶几上,然后把丁宁宁从沙发上拎了起来。丁宁宁坐直了几分钟又倒了下去,一边吃水果一边呵呵笑着看电视,别提有多享受了。

“你怎么懒成这样,刚吃完饭哪能躺着,起来吃水果。”卓纪衡伸手拉她起来。

丁宁宁往后缩了缩:“你烦死了,吵死了,我看电视呢,你能安静点儿不?我一直就这样,看不惯你就别住我这里。”

卓纪衡看着她抿唇沉默了,神色不太好。丁宁宁也知道自己态度不好,用脚戳了戳他:“生气了?”

卓纪衡依然不说话。

丁宁宁撇撇嘴:“真小气!好啦好啦,我坐起来就是了,跟个管家婆似的……”

卓纪衡似乎叹了声气,揉了揉她的脑袋,俯身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便到一旁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而丁宁宁电视看得也不安稳,家里好端端地多了个男人,想不注意都难。电视里放广告的时候,她就抽空看卓纪衡两眼,发现他捧着电脑非常认真地在工作。偶尔到阳台上打个电话,期间他还会时不时地给丁宁宁换杯热水。每次端到她面前,她都会打趣地说一句“辛苦了”;而他,会淡淡一笑地低头亲一亲她。

丁宁宁忽然觉得,今晚的气氛非常温馨。温馨到两个人好似结婚多年的夫妻,不用多说什么,和谐地相处着。他偶尔啰唆,却是关心她的;她虽然嫌烦,但也会时不时观察他在干什么。

两集电视剧播完,丁宁宁哈欠连连。她拿了衣服去洗澡,再出来时卓纪衡已经舒舒服服地躺在她的被窝里了。

丁宁宁踹了一下他,说:“你去睡沙发!”

卓纪衡掀起被子坐起来,忽然一伸手把她拉到床上塞进被窝里,然后替她掖好被角,摸了摸她的脸,关了灯,也躺了进去,抱住她,说:“睡觉吧。”

丁宁宁又在被子里踹了他一脚。

卓纪衡捉住她的脚放在手心揉了揉。她只觉得一阵酥麻的电流直钻心房,于是防备地看着他。

他亲了亲她的额头,笑:“放心,我什么都不会做,我就是想抱着你睡觉。”

丁宁宁稍稍放心,又听他说:“我要是真做什么,你也拦不住。再说,我们该做的不都做了吗,你还怕什么?”

丁宁宁警惕地看着他,他却埋在她的颈部闷笑:“小笨蛋。”

丁宁宁就知道他没这么好对付,说是只住一晚,可是接下来的几天,卓纪衡以各种理由无赖地留宿她家。由于她容易心软,还很不幸地在这几天之内被他吃了两次。没错,他要真想做什么,她根本就拦不住。不过好在卓纪衡够自觉,每天买菜做饭不说,家务他基本也做。丁宁宁原本乱糟糟的小屋子终于干净了很多,同时也更加温馨舒适了。

丁宁宁虽然猜不透卓纪衡的意图,但也能感觉得到,卓纪衡尽量在讨好她。说不感动是假的,卓纪衡的体贴与细心无微不至。他自己本来就很忙,每天还抽空为她做这些。她心里有些酸胀,说不清是幸福多一点儿还是苦涩多一点儿,更不知道是喜欢多一点儿还是讨厌多一点儿。他对她越好,她就越来越害怕。她一直在纠结,也一直在逃避,她想要管住自己的心。可她却不知道,卓纪衡是多么想要得到她的心。

 

这一晚卓纪衡似乎提早完成了带回来的工作,就打了盆热水给丁宁宁泡脚。他握着她的脚腕,轻轻地揉捏着她白嫩的小脚。丁宁宁舒服地轻哼,心里满胀着滚烫的液体,一种难以名状的感受无处可发。她伸手揉了揉他的脸,又扯了几下,低头亲了一口,说:“手法这么熟练,说,以前还给谁洗过小脚?”

“我爸爸。”

“没了?”

“还有你。”卓纪衡笑,眼角有细细的纹路,眼睛里有她刻意回避的情感。

丁宁宁受不了这么煽情的气氛,换了话题说:“你好像很忙嘛。”

“最近是有点儿忙,钱氏刚刚入股,很多事情都要解决。”

“钱氏?你很缺钱吗?”丁宁宁随口问了一句。

“对,很缺钱。公司准备并购AGPC业务。”卓纪衡说。

丁宁宁怔住了,国明居然存着这么大的野心!可是,卓纪衡为什么要跟她说这个,就不怕她告诉叶钧?

“你不怕我……”

“我知道你不会。”卓纪衡知道她想说什么,想也没想就回答了。

丁宁宁有片刻的怔忡,我知道你不会……

“你就这么信任我?”

卓纪衡给丁宁宁把脚擦干套上棉拖鞋,说:“这不是信不信任的问题。我只是知道,你肯定不会。”

丁宁宁心里一紧,他说这同信任无关,他只是知道她,了解她,懂得她。

卓纪衡望着发愣的丁宁宁,忽然说:“丁宁宁,我们试着在一起这么久了,你喜欢上我了吗?你,准备好了吗?”准备好再去爱一个人了吗?

他很怕叶钧跟她说了什么,更怕文景瑜回来之后他们旧情复燃。他只能抓紧一切时间跟她在一起,先赢得她的心。

丁宁宁一阵心慌,皱了皱眉:“我觉得现在很好,我不想改变什么,你别逼我。”

卓纪衡去握她的手,却被她躲开了。他一怔,有些慌,跪在地上揽住了她的腰肢紧紧抱着:“好好,我什么都不说,你想怎样就怎样……”

丁宁宁忽然觉得自己很卑鄙,凭什么心安理得地享受他所给予的一切之后,还这样对他。她心里酸涩不已,张口想说一声对不起,可话到嘴边却终于变成了“你给我点时间,我想清楚再说”。

卓纪衡将她抱得更紧了,这句话对他来说无疑比得到钱氏的注资还要值得高兴。

“好,我等你。”声音竟有些喜悦,有着不敢相信的小心翼翼。

 
上篇:21.浪漫的温泉之行 返回目录 下篇:23.叶钧、卓纪衡两人终于爆发了
点击人数(3464)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