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21.浪漫的温泉之行
21.浪漫的温泉之行 文 / 弥生夏草 更新时间:2013-6-19 12:25:32
 

21.浪漫的温泉之行

 

卓纪衡此次参加的会议,实际上是邀请钱氏注资入股。AG的订单已经全部投入生产了,不久将可以全部完成交货。只要这一单从生产到投放市场都赢得成功,再加上国明有了钱氏这一大股东的鼎力支持,那么并购AGPC业务也就指日可待了。

会议进行了整整一个下午,卓纪衡基本算成功说服钱氏注资,就差合同的拟定和签署了。会议结束,钱老邀请卓纪衡共进晚餐,而此时,钱氏千金也非常适时地出现。钱小姐巧笑嫣然地挽住钱老的胳膊:“爷爷,你们怎么现在才结束,我都快饿死了。”

钱老宠溺地拍了拍孙女的手,对卓纪衡说:“一起吧?”

卓纪衡歉意一笑:“谢谢钱老美意,不过我约了我太太吃晚饭,抱歉。”

钱老微微吃惊,没听说卓纪衡结婚了啊,难不成是手下人调查有误?钱老旁边的乖孙女按捺不住了,正要开口挽留,就被钱老给制止了。钱老笑道:“那好,不打扰你们夫妻约会了,不过明天中午的午宴,可要记得把你太太带着一同出席啊。”

“一定。”

 

卓纪衡回到房间的时候,丁宁宁不在,打她电话却发现这女人竟然电话没带就出去了。他在房间等了一会儿,无所事事就开始整理她的行李,发现她的钱包也没带出去。他等的有些胃痛了,一天没吃东西,饿得冷汗直冒。于是,卓纪衡终于忍不住了出门去找她。她的随身物品都没带,应该走不远,估计也就在酒店里面。

卓纪衡是在酒店的花园里找到她的。丁宁宁正笑眯眯地蹲在地上调戏一个四岁左右的小正太。卓纪衡走过去蹲在她身边,叹息道:“丁宁宁,你居然连小孩都不放过。”

丁宁宁被他吓了一跳,这人走路怎么没声音的!她捂着胸口,瞪他:“你才连小孩都不放过呢!”

谁知卓纪衡点了点头,目光在她的胸部徘徊了几下,说:“确实是个小孩子。”

丁宁宁马上就脸红了,一拳挥过去却被卓纪衡逮个正着,一下就握住了。他把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笑得极其猥琐。丁宁宁被他笑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想把手抽回来。可是他握的大力,她不但没抽回来,还把自己搭了进去,一不小心倒进了他怀里。于是,卓纪衡笑得更欢快了。

他们面前的小正太嘴角抽了抽,一脸嫌弃地说了句“好恶心啊”,捂着脸尿遁了。

居然被一个小孩子嘲笑恶心?丁宁宁愤恨不已,都怪卓纪衡莫名其妙地跟过来跟她打情骂俏!她狠狠撞了他一下,却不想撞到了他的胃。

卓纪衡“嘶”了一声,跌坐在地上,怨恨地看着丁宁宁。

丁宁宁站起来:“少跟我装可怜,我根本就没用力。”

卓纪衡捂着胃,叹气:“我一天没吃东西了。”

丁宁宁这才恍然大悟,他本就有胃病,哪还经得起饿。恐怕刚刚来找她的时候就已经胃疼了吧?她有些愧疚了,伸手拉他起来:“那就去吃饭,我也饿了。”

卓纪衡也不再闹了,起身拍了拍裤子,问道:“中午没吃饭?”

“随便吃了点儿。我一个人,好无聊啊。”丁宁宁抱怨。骗她来泡温泉,结果一整天都是她一个人,明天都要回去了,这不等于白来一趟。

卓纪衡揉了揉她的脑袋:“晚上带你去泡温泉。走吧,先吃饭。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两个人在酒店吃了顿丰盛的自助晚餐,丁宁宁摸着肚子满足地长叹一声,“小桌子,陪哀家散散步吧,太饱了,不适宜泡温泉。”丁宁宁优雅地跷起兰花指,手臂一抬,美眸流转,红唇微启:“小桌子,摆驾。”

卓纪衡看了看周围,发现不少人看向他们捂着嘴笑。他哭笑不得,看了眼丁宁宁,给了她一记爆栗,笑骂:“你吃饱了撑着啊。”便阔步朝餐厅外走去。

丁宁宁“哎哟”一声摸摸脑门,又好气又好笑地追了上去,挽了他的胳膊,说:“我下午把这酒店走了三遍,花园最漂亮,咱们就去那儿吧。”

酒店花园虽不大,但足够雅致,用来谈情说爱却是很不错。花园里也有几对情侣或夫妻,同他们一样手牵手的漫步。其中一对竟是昨天夜里他们遇到的那一对很有意思的男女。比起昨夜女人的胡搅蛮缠和男人无可奈何,今晚他们显然和谐得多。此时,他们正站在花丛角落里拥吻着,原来那男人比较喜欢偷偷摸摸。

还是卓纪衡好,正大光明,喜欢就喜欢,亲就亲,从来都是实实在在告诉她的,没让她猜过。她脑子不怎么好使,让她猜,很容易闹笑话的。

卓纪衡的这一优点,她很喜欢,比起文景瑜好上太多了。跟文景瑜在一起的时候她总要猜他在想什么,他有没有生气,是不是不喜欢她了。她其实很累的,可最后到底也没猜透他为什么跟她分手。

也许,跟卓纪衡这样的人在一起会更好。她不会累,他的直白让她觉得安稳,他偶尔的无理取闹让她觉得开心。只是他来势汹汹的爱意,她承受不住。她还没完全忘掉文景瑜,她也怕再承受一次爱的人不要她的痛苦。

“跟我散步就这么没劲儿?你已经叹气三次了。”卓纪衡不满道。

“哪里是叹气,我不过就是吃太饱,太满足了嘛。”丁宁宁狡辩。她忽然想起来吴淑女交代她的事情,于是问他:“对了,文景江今年几岁?”

“三十一。”

那跟叶钧一样大嘛,丁宁宁又问:“他有没有女朋友?曾经有过几个?他家是干什么的?他父母喜欢什么样的儿媳妇?”

卓纪衡斜睨着她,脸色不太好看,“你、喜欢文景江?”

“哈?”丁宁宁一脸不可名状,“他那么老,我为什么要喜欢他?他跟我舅舅一样大,我都能叫他舅了好不!”

“哦。”那就好,卓纪衡舒了口气,好笑地摇头,自己也太沉不住气了吧。不过对于丁宁宁这种不按常理出牌,他想正常一点儿也正常不起来。

“哦什么哦,快回答我的问题。”

“你打听他干什么?”

“肯定是有必要才打听的,你说就是了。”

“他交过的女朋友他自己都数不清了,我怎么知道。从小到大他的女朋友就没断过,最短期限是一个小时,最长的……大概半年吧。”卓纪衡承认自己有点添油加醋抹黑了文景江。谁让文景瑜是他的堂弟,谁让他堂弟偷走了丁宁宁的心还不好好对她让她伤心。他们文家没一个好鸟,文景江确实是挺风流的,这一点是事实。

丁宁宁哀叹一声,“你不用说了。哎,吴淑女是个猪脑子吧,怎么就看上这种男人了呢。”

卓纪衡笑了笑,这丫头敢情学人当红娘啊。“走吧,麻烦精,我们去泡温泉。”

 

这家酒店以温泉著名,来此的游客大部分都是度蜜月的新婚夫妻,所以酒店特设有不少鸳鸯浴场。卓纪衡也定了一间鸳鸯浴池,丁宁宁并不知道。她以为酒店可以提供泳衣,游客只需撒脚丫子跳进大池子里,跟大家一起玩水。所以当她站在只能容得下三四个人的池子边,手里只有一条浴巾的时候,有点茫然。难道她要光着身子跳下去?还是,围着遮住上面就遮不住下面的浴巾,光着半个身子跳下去?

丁宁宁还在发愣,卓纪衡已经脱了衣服光着身子下水了,一块小小的浴巾盖住重点部位,抬头看她:“不下来?”

丁宁宁撅嘴:“有换衣服的地方吗?”

“没有。不用换了,没衣服给你换,脱了就下来吧,又不是没看过。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怕什么?”卓纪衡靠着池子,双臂撑在池边。氤氲的雾气蒸腾着,到处都温暖的气息,他那样直勾勾地看着她,让她有些燥热。

说是这么说,虽然他们关系是已经很亲密了,可也就那么一次啊,而且还是在喝醉的情况下。一般来说情侣度假住一间房,都会很自然地发生那种事情吧?只是她还没准备好啊。

丁宁宁迟疑的举动,让卓纪衡的脸色变得不太好。她撇撇嘴,只好背对着他,慢慢脱自己的衣服。衣服脱到一半,只听见“哗啦”水声逼近。她一惊,正要回头,就已经被身后的人一把抱起来丢进了池子里。丁宁宁尖叫一声,在水里扑腾了几下,冒出个脑袋吐出几口水,抓狂:“卓纪衡,你有病啊!”

她抹了抹脸上的水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某男的重点部位。她“啊”的一声捂住眼睛在水里又扑腾了几下:“变态!暴露狂!不要脸!”

又是“哗啦”一声,卓纪衡跳进池子里,坐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丁宁宁手舞足蹈地扑腾着。丁宁宁叫唤了几声就消停了,拿开手看见卓纪衡嘴角含笑,眼睛里映着她衣裳不整的影子。丁宁宁内里的衬衫脱了一半,刚刚折腾了这一下,半个肩膀已经露了出来,香艳无比;加上她似水的眸子瞪着他,简直比光着身子还诱人。

卓纪衡的目光沉了沉,丁宁宁赶紧躲进池子里捂住胸口说:“我还没准备好!”

卓纪衡移开目光,低低地说:“什么时候才准备好?”

他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失望。丁宁宁忽然觉得心脏抽了一下,朝他游过去,抱着他的腰,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给我点儿时间好吗?”

卓纪衡扯唇苦笑了一下,随后托住了她的下巴,问:“那亲一下总可以吧?”

丁宁宁闭上眼睛,一副壮士赴死的样子笑着说:“亲吧!”

卓纪衡在她下巴上重重地咬了一下,痛得丁宁宁哀叫一声:“哎!你属猪的啊!”

“你听说过猪会咬人吗?骂人都不会,笨!”卓纪衡轻声骂了她一句,语气里充满了笑意宠溺。他不给她辩驳的机会,再次吻上她笨笨的嘴巴,一下又一下轻轻柔柔地,手掌贴着她的背脊,将她慢慢抱紧。

丁宁宁就这么傻傻地睁着眼睛,看着他温柔地轻吻着自己,眼睛忽然有些湿。她感觉自己像一件人间珍宝,被他捧在手心疼惜。这种感觉让她的心脏酸胀不已,有些发疼。她似乎……找到了救赎;似乎,就快从没有文景瑜那暗无天日的惨淡时光里走出来了。这一瞬间,她感到了久违的幸福,真好啊。

两个人舒服地泡在池子里,丁宁宁一边玩水一边跟卓纪衡聊天。

他忽然问:“昨天晚上跟你一起的男人是谁?”

丁宁宁想都没想就说:“你啊。”

“来C市之前,你家楼下跟你一起的男人是谁?”卓纪衡又问了一遍。

丁宁宁脑子短路了一阵才想起来,说:“是叶钧啊。”

卓纪衡显然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丁宁宁笑了一下,把脸靠在他胸膛里,抬头看着他说:“小气鬼,昨天那个真的是叶钧,骗你我就是小猪。”

所以说昨晚卓纪衡那么晚才出现,还喝了酒,就是因为这件事情?这男人还真是小心眼儿啊,不过却可爱得要死。

卓纪衡不安了一天的心终于落回了肚子里,捏了捏她的鼻尖,笑了起来:“小猪。”

 

第二天,丁宁宁被手机欢快的铃声吵醒。

“喂……”丁宁宁没力地哼了一声,稍微一动,浑身就酸痛的厉害。

电话那边那洪亮的声音骂道:“睡睡睡!就知道睡!都中午了还睡!在哪啊你?打你座机怎么不接?你不在家到底在哪儿?”

丁宁宁一个激灵坐了起来,清了清嗓子说:“妈妈,我在外地旅游呢。”

“跟谁?”

“淑……女。”

“哦,叫淑女接电话。”

“……”

那边冷笑:“多大点儿年纪还敢骗你妈!快说,跟谁在一起?”

丁宁宁抽了口气:“卓……卓纪衡。”

丁妈妈“哦哟”一声:“那敢情好啊,咱们宁宁终于想通了是不是?妈妈真为你感到高兴!”

丁宁宁无语当中,老妈你就不担心女儿被拐走了?

忽然,卓纪衡翻了个身似乎醒了,伸手碰了碰她,“跟谁在说话呢?”

丁宁宁大惊,捂着电话跳到了地上,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丁妈妈听到卓纪衡的声音。她大气不敢喘,好一会儿,才试探地叫了声:“妈妈?”

丁妈妈沉吟:“叫他接电话。”

“……”丁宁宁觉得老妈的声音冷得吓人,只好抬脚把卓纪衡踹醒,把电话递给他小声说:“我妈妈。”

卓纪衡足足愣了十秒,忽然从床上滚下来站直,接了电话说:“阿姨好。”他那样子,简直都可以立正稍息起步跑了。

丁宁宁紧张地凑过去偷听,却被卓纪衡一只手抵着额头推开。丁宁宁只能听到她老妈叽里呱啦地说不停,而卓纪衡却表情严肃地点头,嘴里发出“我知道”“您放心”“我是真心的”“我会好好爱护她”“结婚?随时都可以”。

……于是乎,丁宁宁听懂了个大概,渐渐涨红了脸。在心里埋怨她老妈,搞什么嘛,她又不是嫁不出去!

后来不知道丁妈妈跟卓纪衡说了什么,他的表情有点怪,他“嗯”了几声就挂了电话。

“我妈跟你说什么了?骂你了还是逼你了?你别理她,她刀子嘴豆腐心,不会把你灭口的!”丁宁宁睁大眼睛跟他保证。

卓纪衡好笑地弹了下她的脑门,说:“准备下,我们去吃午饭。”

丁宁宁摸摸脑门:“到底跟你说什么了?”

卓纪衡说:“阿姨让你给叶钧打个电话,她说今天是叶钧女朋友的忌日。他情绪可能会不太好,让我们关心一下他。”

丁宁宁摸摸下巴,长长地“啊”了一声,嘀咕:“他什么时候死了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她转头问卓纪衡:“你知道吗?”

卓纪衡扯了扯唇:“不太清楚。”

丁宁宁乖乖听妈妈的话给叶钧去了个慰问电话,可是叶钧却始终关机。丁宁宁挂了机撇撇嘴:“什么嘛,装情圣独自哀伤啊。”她忽然想起叶钧来找她的那天情绪似乎就已经不太对劲了,那时她只想着卓纪衡,以至于忽略了叶钧。现在回想起,她感到有些内疚,作为叶钧的家人,着实对他的关心少了些。

 

此时A市的回然园里,叶钧捧着一束洁白的百合,在毛毛细雨里缓缓朝那墓碑丛中走去。空旷的墓园只有他一个人,寂静一片。他挺拔的背影在阴雨之下似乎落了一层颓败,孤独得仿佛整个世界只剩下他。

他来到墓前,却发现墓边不知何时已经摆放了一束新鲜的白玫瑰。他皱起眉头蹲下去捻起一朵花放在鼻端,双眸微阖。那神秘的香味让他心神一紧,悲痛且愤怒的情绪从心底倏地溢出,冲向全身。他站起来,凛冽的目光朝周围巡视了一圈,却一个人影也没有。但是他知道,一定是卓纪衡。除了他不会再有人记得她的忌日,也不会特意来拜祭。内疚吗?卓纪衡也知道内疚?

叶钧内心深处的怒气渐浓。他深深地呼吸,尽力将那股嗜血的杀人之心压了下去。他再一次告诉自己,他不会放过卓纪衡,四年的牢狱生活根本不足以弥补她年仅二十二岁的性命!他一定会让她死得瞑目,让他血债血偿!

 

卓纪衡在等着丁宁宁换衣服的时候,来到了阳台上眺望远方。今天是宁乐的忌日。宁乐虽不是他杀的,但如此年轻的生命在他眼前消逝的时候,他却没有及时救她,他还是很遗憾、很愧疚的。

宁乐是他的大学同学,关系非常不错。那个时候校园里经常传出他们的绯闻,而温婉的宁乐只是笑笑,并不辩解。宁乐的乖巧很招男生喜欢,包括叶钧。

宁乐是通过卓纪衡才认识了叶钧,爱上叶钧的。他在想,如果他没有介绍宁乐给叶钧认识,那么四年前宁乐就不会跟叶钧一起参加他们朋友间的聚会,也不会因此丢了性命。

卓纪衡闭上眼睛,眼前出现的幻影是那一天宁乐与凶手搏斗的场面:她紧紧抓住凶手,却被凶手反手从三楼推了下去。三楼的高度并不一定致人死亡,可法医说她的死因是头部撞到花盆,当场死亡。

他还记得,那时候他由于醉酒,脑袋一直昏昏沉沉的,后半夜醒来就在洗手间里一直狂吐。吐完他想去花园吹吹风散散酒气,却没想到一推门便看见宁乐从楼上摔下来,顿时血流不止。那潺潺的鲜血像一条溪流,在她的身下铺成妖冶的花。他当时以为自己酒没醒看错了。可是当他看到凶手身手矫捷地从楼上爬下来逃走,他才神经一紧,匆忙追了出去,追到一半才想起救人要紧。可是等他停下来准备打急救电话的时候,却被身后追来的叶钧二话不说按住就狂揍。卓纪衡蒙了,想让叶钧停下来,于是反抗着同叶钧扭打成一团,直到警察来将他们一同带走。直到叶钧亲自作证指证他杀人,直到他蒙冤入狱,他都没有机会跟叶钧说上一句话。

宁乐,你知不知道,出狱以后我一直在调查事情真相。我想还自己一个清白,更希望你死得瞑目。可是,你知道这有多难吗?根本毫无头绪。

 

丁宁宁从洗手间出来走到身边,拍了一下表情肃穆的他,笑道:“你也装情圣独自哀伤啊?怎么不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呢?”

卓纪衡扯了个笑,揉了揉她的头发:“走吧,去吃饭。”

丁宁宁直到被他伺候着入座,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不是一顿普通的午饭,而是一个隆重的午宴。一个圆桌上坐着的几乎都是青年才俊、窈窕淑女。丁宁宁猜测这些人都是参加会议的集团高层,因为她看见韩京了。

韩京依旧是那副冰冷的模样,不过今天倒是稀奇地对丁宁宁微微笑了一下。丁宁宁受宠若惊地对她点点头。结果人家看都没看她,抿了口茶跟身边的女人讲话。谁知那女人在听完韩京的话之后似笑非笑地看了眼丁宁宁。

丁宁宁背后一寒,有种不祥之感。她扯了扯卓纪衡的衣袖,小声问他韩京身边的女人是谁。卓纪衡说是合作公司董事长的孙女。

果然,那女人看她的眼神根本就是要把她生吞活吃了。丁宁宁哀愁:“我可能要被人暗杀了。”

“什么?”卓纪衡没听懂。

“千金小姐对你有意思啊,你没见她看我那眼神,寒箭一根接着一根刷刷地朝我射过来。再瞧瞧她看你那眼神,简直就是爱中带恨,肝肠寸断,念念不舍啊。”

卓纪衡笑起来,偏头对她说:“那没办法,你坚持一下吧。或者你拿出你的看家本领吓跑敌方,爷给你赏钱。”

卓纪衡刚说完,钱小姐就忽然对丁宁宁举杯,笑说:“卓太太,久仰,我敬你一杯。百闻不如一见,卓太太果然是个大美人。怪不得卓总出个差,都舍不得放你一个人独守空房呢。”

丁宁宁讶然,指了指自己,张口说不出话了。她转头看向卓纪衡,吐出几个字:“卓太太?”

卓纪衡在桌子底下捏了捏她的手,凑近了小声说:“卓太太,助人为乐是传统美德。你不觉得这女人很讨厌吗,我帮你解决掉怎么样?”

靠,到底是谁帮谁啊!

“帮你行啊,给点好处呗!”此时不精明何时精明?丁宁宁暗笑,趁机敲诈才是传统美德!

卓纪衡吸气,吐出俩字:“你说。”

丁宁宁眼珠子转了一圈,说:“暂时没想好,这样吧,我有需要的时候你帮我一把就成。”

“成交。”

丁宁宁闻言满意地扬起笑脸,但不是对着卓纪衡,而是对着钱小姐。

她掩唇故作羞涩,美眸看了看卓纪衡,对钱小姐说:“不是我自夸,我们家阿衡确实很爱我呢。”

突然间,所有声音戛然而止,几秒之后才重新拾起筷子继续吃菜。那位钱小姐的笑容终于消失殆尽,不屑地飞了丁宁宁一眼便低头吃菜不再说话。她身边的韩京似乎嘴角抽了抽,抿唇放下筷子好像瞬间没了胃口。只有卓纪衡最正常,嘴角含笑,大概还在回味刚刚那句话。丁宁宁转头问他:“他们怎么了?”

卓纪衡满面春风地说:“大概被恶心到了吧。”

丁宁宁撇撇嘴“切”了一声,嘀咕:“没人觉得很有爱吗?你明明就表现得很爱我嘛,真是的……”

一顿饭只有丁宁宁和卓纪衡没心没地无视他人的存在,在那儿相亲相爱地吃饭。其余的人不是被恶心得吃不下,就是被气得吃不下饭。

C市的短暂旅行以午宴的结束完满地落下了帷幕。

 

 
上篇:20.苦逼的温泉之旅前夕 返回目录 下篇:22.卓纪衡赖进门要同居
点击人数(3186)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