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20.苦逼的温泉之旅前夕
20.苦逼的温泉之旅前夕 文 / 弥生夏草 更新时间:2013-6-19 11:11:49
 

20.苦逼的温泉之旅前夕

 

两个人约好周五下了班就出发去C市,丁宁宁先回家收拾东西,卓纪衡开车过来接她。本来一切都是计划妥当的,可谁知丁宁宁提了包正要走的时候,叶钧忽然从天而降。要知道,他今天可是一整天都没出现在公司,鬼知道他去哪儿了。

丁宁宁开了门让他进来,焦急起来。卓纪衡该不会已经来了吧,也不知道他们刚刚有没有碰到。叶钧看起来这么平静,应该没有吧?不过难保待会儿碰不到,万一卓纪衡等不及上来找她怎么办?

叶钧看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问:“你要回家?”

“不啊,我约了朋友去玩,泡温泉。”

“……”叶钧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怕他不信,丁宁宁又说:“就是吴淑女啊,我姐们儿,跟她一起。”

叶钧沉默了一下,说:“我跟你们一起去,反正周末我没事干。”

丁宁宁抓狂:“不行!”

“没良心的东西……”

“我们俩女人撒丫子欢腾,你凑什么热闹啊。你去找你身边那些个莺莺燕燕呗,少来我这儿装可怜。旷了一天工你还好意思说我没良心,你是总裁了不起啊!”丁宁宁心里急得要死,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自己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你舅舅我心里难受。”叶钧瘫在她的沙发上,眼睛确实微红着,怔怔地发呆。

丁宁宁哪里注意到,只是一个劲儿地说:“叶总,舅舅,大爷,我求你了,你回你自己家吧,啊?我来不及了,跟人家约好了时间,求你了!”

叶钧觉得没趣,站起来理了理衣服,拍了拍她的脑袋,叹气,扯了个不能算是笑容的表情:“傻丫头,走吧,舅舅送你。”

能不能不要你送啊……丁宁宁撇嘴,暗自神伤。

到了楼下,丁宁宁偷偷巡视了一番,果然就看见空场上停着卓纪衡的车。她神经一紧,拉住叶钧:“啊,舅舅啊,我自己去行了。你回家吧,看你精神也不怎么好,你早点回家该干吗干吗吧。”

“你这丫头怎么了?平时不是最喜欢占我便宜吗?今天我不跟你计较给你便宜占,你这是唱的哪出?做亏心事了?”

丁宁宁欲哭无泪:“我这不是担心你嘛。”

叶钧笑:“你几时这么懂事了?就骗人吧。放心,我就是送一送你,不会把你朋友怎么样的。我再饥不择食,也不会动你的朋友。反正跟你差不多,脑子少根筋,我没兴趣。”

“……”丁宁宁黑了脸,打发不了叶钧那就只好打发卓纪衡了。“好吧好吧,那快一点儿。”她挽了叶钧的胳膊往他停车的地方走,还刻意用身子挡住叶钧的视线,让他看不到卓纪衡的车子。

那边,卓纪衡刚刚下车,就看见丁宁宁挽着一个陌生男人兴高采烈地离开了。她挡住了那个男人,以至于没看清那人的相貌,否则挖地三尺他也要把那男人找出来灭了。敢动他的女人,活得不耐烦了?

丁宁宁坐着那辆车离开以后,很快卓纪衡就收到了她的信息:我有点事情,你不用来接我了,我们长途车站见吧。

卓纪衡皱了皱眉,原来除了他,她还有别的男人。他不但比不上那个文景瑜,连她身边任何一个男人他都比不上。丁宁宁,我在你心里究竟有没有位置?

丁宁宁没有收到卓纪衡的回复,有点儿不安。叶钧把她送到以后,她就把人给赶走了。顺便把叶钧的行踪告诉了陈婉蓉,好让叶钧被缠住,免得他忽然又回头来找她。搞定以后她就给卓纪衡打了个电话,可是电话那边却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也许他忘了开机?等等吧,卓纪衡接不到她,肯定会给她打电话的。丁宁宁站在客运站的门口等了一会儿,依然等不到卓纪衡的回电。她忽然想起来刚刚跟叶钧扯的那谎话,赶紧给吴淑女拨了电话报备一下。

“你不会是跟卓纪衡去二人世界吧?”吴淑女在电话那边慢悠悠地说。

“是啊是啊。”

“哦,怎么,叶钧不同意你们?没道理啊,难道就是因为卓纪衡坐过牢,所以不同意外甥女跟这种人在一起?还是说,叶钧其实看上了卓纪衡。他这么多年不找女人,就是因为他喜欢男人!”

丁宁宁现在哪还有精力跟她扯这些,“吴淑女,你到底是帮还是不帮?”

“我为什么要帮你?”

“淑女……”

“那你也帮我件事儿。”

丁宁宁瞬间就想到了陈婉蓉,怎么都这样。她抚额,“成交,你说!”

“帮我探清楚文景江的底细。”

“靠,你们……”

“一句话,买卖成不成?”

“成!”

搞定了吴淑女,天色已经全然暗了下来,客运站的人也渐渐稀少了。她站的有些累,客运站里虽然有座位,但她怕进去了卓纪衡找不到她,所以干脆坐在门口的台阶上等他。

也不知等了多久,初秋的夜晚渐渐起了风,吹得丁宁宁直打寒战。她没吃晚饭,又不敢走开买东西吃,又冷又饿的,顿时觉得好委屈。于是又给卓纪衡打了个电话,可还是关机。

她开始怀疑,刚刚在她家楼下她看错了,卓纪衡根本就没来。还是,他在过来的路上出事了?想到这里,她背后一僵,心里不安起来了,开始反复地给卓纪衡打电话,急得在原地打转:“开机啊,开机啊,卓纪衡……”

忽然——

“丁宁宁。”有人叫她。

丁宁宁猛然回头,心里那根弦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她舒了口气,委屈也没了,拽住他的衣角,问:“怎么现在才来?等你好久了。”

卓纪衡不说话,丁宁宁忽然闻到他身上飘来的酒气,火气又上来了:“我在这里等你等的都快饿死了,你居然跑去喝酒?!”

卓纪衡始终都是那副面无表情,要死不死的样子,直直盯着她看。半晌,在丁宁宁失去耐心转身就走的时候,他忽然拉住她的胳膊,冷笑:“你是谁?你以为你是谁?你他妈的以为你多了不起?我有让你在这里等吗?你饿了不会吃东西?冷了不会回家?谁让你在这里等了!”

“我……”丁宁宁张口欲言却被打断。

“丁宁宁,”卓纪衡的手腕猛然一用力就把她拉进了怀里,沉声说,“我胃疼。”

哈?丁宁宁的火气被他莫名其妙的举动消了大半,戳了下他:“醉了?”

“嗯。”他很用力地勒着她,但她却不觉得疼或者难受,反而觉得很温暖,刚刚被风吹冷了的身体逐渐回暖。

“这样啊,那不去了吧。”

卓纪衡闻言忽然起身,在她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不行,得去!走吧,先给你买吃的。”

丁宁宁就这样被他带去肯德基买了份套餐带上了大巴。车在夜色中行驶,丁宁宁吃了一半的汉堡生生被卓纪衡抢了过去:“我也没吃饭。”

丁宁宁无语:“那你刚才不会多买一份啊?”

“忘了。”

“……”

吃完晚饭,卓纪衡就困了,歪靠在丁宁宁的肩膀上睡着了。丁宁宁小心翼翼地从包里掏出围巾给他披上,窗子上映着他们的身影,模模糊糊的两个人挨靠在一起,丁宁宁的手被他紧紧握着。

她放松了身体,看着窗外的夜色,不禁失笑。架没吵成,他也不像喝醉了,胡言乱语一番还跟她撒娇。算了,就当他是小孩子吧,没事儿让他闹两下,她这个当奶妈的也没有太吃亏不是吗?

 

一路颠簸了四个多小时后,车顺利抵达C市。大巴缓缓停下,丁宁宁感觉有人在抚摸她的脸,耳边是温柔的细语:“宁宁,醒一醒,我们到了,待会儿回酒店再睡,嗯?”

丁宁宁睁开眼睛,就看见卓纪衡的下巴。他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撩开挡住她脸蛋的碎头发,对她笑了笑。丁宁宁意识还很混沌,只觉得被他弄得很是舒服,满足地“嗯”了一声,直起身子舒展了一下僵硬的背脊。

下了车,不知道大巴停在哪里了,四处杳无人迹。半夜两三点,除了刚刚同他们一起下车的几个人,空旷的马路上,只剩下冷风在徘徊。两个人站在马路上吹着风,冷得直哆嗦。

卓纪衡开始后悔自己晚上醉酒的幼稚举动。如果他没有迟到那么久,他们也不会这么晚才抵达C市,以至于打不到车,去不了酒店。他本来应该跟同事一起,昨天就坐专车前往C市开会的。可是他为了把丁宁宁带去,不但推迟了会议,还特意没有自己开车,拉着她去坐大巴,就为了能够跟她多待一会儿。可惜在大巴上的四个小时连他都睡过去了,根本就没享受到跟丁宁宁在一起的二人时光。不仅这样,现在还连累丁宁宁跟他在这里吹冷风。

丁宁宁鼻头都冻红了,也没发脾气,只是躲在他身后避风,偶尔发出吸鼻子的声音,乖顺得很。卓纪衡知道,她只是还没睡醒,否则肯定叽叽喳喳地跟他吵架了。他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解开自己外套扣子,对着她把衣服敞开。

丁宁宁不为所动,好像在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半晌,丁宁宁眨眨眼睛说:“你不脱吗?不脱我怎么穿?”

语毕,卓纪衡愣了愣,一脸哭笑不得的样子。丁宁宁疑惑了,难道这家伙只是热了,并不是要把衣服脱下来给自己穿?咦,真不绅士啊,这种时候男人应该自觉一点照顾女人才对嘛……

就听卓纪衡叹了口气:“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解风情的女人。”然后就把一脸茫然的丁宁宁拉到跟前,用衣服将她裹紧在怀里,抱紧了她。

丁宁宁贴着他温热的胸膛很不好意思,原来他是这个意思……不过,要不要这么煽情啊,人家都看着呢。丁宁宁挣扎了一下,却被卓纪衡抱得更紧了,“别动,冷的话……”他捉住她一只冰冷的小手,把它塞进衣服里,用皮肤的温度帮她捂着,“好点吗?”

丁宁宁不自在地僵了僵,不过她没把手抽出来。因为真的很暖和,很舒服啊。渐渐,她放松了身体靠在他怀里,又把另一只手伸了进去,两只手就这么贴着他腰背上的皮肤取暖。这是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身上暖热的气息包围着她,将她熏得昏昏沉沉,从身体到心脏都无比暖和,说不出的安定与放松。

以前跟文景瑜在一起的时候,天气冷,他也只是脱掉自己的大衣给她穿,然后捧着她的小手不停地搓揉,呵气。从不会像卓纪衡这样,用这么直接、有效的方法给她取暖,好像……两个人的心都贴近了一般。她的心里泛起一丝甜蜜,雀跃起来。丁宁宁感觉到他有点快的心跳,嘴角含笑,问:“你很紧张吗?”

“有点儿,怕你踹我一脚,骂我耍流氓。”

丁宁宁闷笑起来,难道不是吗?

旁边有对情侣似乎吵起来了,丁宁宁就听到女人说:“你看看人家对女朋友多好,给抱着取暖呢!你呢?你呢?给我件衣服就不管我了!”

男人无奈:“衣服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啊,要不最后一件也给你,我光着身子?”

女人无理取闹:“不要,我要你抱抱!”

男人更无奈:“乖啊,咱们不学人家,光天化日之下卿卿我我,多伤风化啊……”

女人不依不饶:“我不管,我就是要你抱。再说现在是晚上,不是光天化日!”

男人幽怨地瞪了眼边上抱成一团腻歪的俩人:“那抱吧……”

丁宁宁听着都快笑岔气了,抬头对卓纪衡说:“怎么办,我们好像恶心到别人了。”

卓纪衡勾唇,“我不介意再恶心一点儿。”他低下头,吻住了她含笑的嘴唇。

丁宁宁闭上眼睛,脑子更加昏沉了,只能从他嘴巴里得到些许稀薄的空气,本能地仰头回应他,想要得到更多。

而那边,那个女人“啊”地叫了一声:“你看人家都亲上了,我也要啦!”

男人怒了:“闭嘴,再啰唆我们就回家,别想泡温泉了!”

女人:“呜呜……”

很久很久之后,丁宁宁再跟吴淑女说起这件事的时候心里都是快乐的。吴淑女却极其鄙视地说:“鸟不拉屎的地方居然也不能阻止你们谈情说爱,丁宁宁你就承认吧,你这个色女其实早就爱上卓纪衡了吧?”丁宁宁摸摸下巴说:“可能,那个时候就挺喜欢了吧?”

吴淑女问:“那个时候你有想起来文景瑜吗?”

丁宁宁说:“有,不过很短暂,而且之后的那几天眼睛里、脑子里全是卓纪衡,景瑜基本上、差不多被他挤掉了,只是我自己那个时候还没意识到。嗯,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如果不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喜欢上了你,也就不会发生后来那些事情。我很后悔没有早早地认清自己的心,不然,你也不会受那么多苦,而我,甚至差点儿就错过了你。

……

 

直到凌晨四点他们才抵达酒店,没想到卓纪衡只定了一间房。丁宁宁已经累得不行了,没再跟他计较房间的问题,匆匆洗了下澡倒床就睡。一觉睡醒到听见有人不厌其烦地敲门。

丁宁宁睡得天昏地暗,不知今夕是何夕,此处是何处。她甩开腰上那只结实的手臂,迷迷糊糊地下床去开门。等看清楚门外的人,她也醒了大半,有些尴尬地喊了句:“韩秘书。”

韩京也是颇为惊讶,不过很快便被她冷到完美的表情掩盖了过去。她没什么表情,对丁宁宁说:“丁小姐,麻烦转告卓总,会议半个小时之后开始,请他快一点,我就在这里等他。”

丁宁宁连着说了三个“好”,也不尴尬了,因为韩京强大的女王气场已经化解掉这一个神奇的开场。

“卓纪衡,起床!”丁宁宁对着他的屁股踹了一脚。

“唔……”卓纪衡翻了个身继续睡。

丁宁宁爬到他身边使劲摇他:“起床起床起床啊!韩秘书门口等着呢!你要去开会了,大懒虫!起……啊!”

卓纪衡将她拦腰扑倒,按在怀里,嘟囔了一句:“宁宁,你好吵。”

丁宁宁怒了,硬的不行是吧?那她就来软的!丁宁宁捏住他的鼻子不让他喘气,细声软语地说:“乖啊,别睡了。”

果然有效,卓纪衡哼哼唧唧了两声,慢慢睁开眼睛看着笑眯眯的丁宁宁。还以为自己在做梦,于是凑近亲了她一下,嗯,甜的;又亲了一下,嗯,热的;不是做梦啊……

丁宁宁被他傻乎乎的举动逗笑了,拽着他的耳朵摇着他的脑袋说:“快点起床去开会啦!”

卓纪衡坐起身揉了揉她的头发,咧嘴笑了笑:“你再睡会儿,我很快就回来。”

 

 
上篇:19.她的前男友要回来了 返回目录 下篇:21.浪漫的温泉之行
点击人数(3181)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