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10.靠,真是阴魂不散啊
10.靠,真是阴魂不散啊 文 / 弥生夏草 更新时间:2013-6-19 11:06:21
 

 

这次丁妈妈来得很不是时候,叶钧这几日忙得跟个陀螺似的,开会、讨论、推翻,再开会,再讨论,连同丁宁宁都被迫忙得不亦乐乎。除了能陪丁妈妈吃个晚饭,这女儿、弟弟都是整日在公司待着。与国明的合作案在即,合同细节很重要。

晚上,丁宁宁在床上放着音乐做瑜伽,接到了卓纪衡的电话。

电话响个不停,丁宁宁只好接起来了,懒洋洋地问:“干吗?”

“明天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妈妈吃顿饭。”

丁宁宁愣了愣,请妈妈吃饭?他们很熟吗?

“不用,她明天就走了。”丁宁宁拒绝。

电话那边沉默了。

丁宁宁也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冷漠,于是坐直了身子,好声好气地说:“真的,我没骗你。不信你自己查,明天上午十点的飞机,叶惠红女士。”她一说完,卓纪衡就“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这孩子真没礼貌啊,丁宁宁撇嘴嘀咕着。

第二天一早,丁宁宁一边拖着老妈的行李往楼下走,一边听她老妈不满地唠叨叶钧来了怎么还不上楼来接她。然后,到楼下的时候丁宁宁就傻眼了。叶钧跟卓纪衡正对立而站,叶钧抱着手臂,卓纪衡双手插在裤兜里,两人脸色都不大好。

丁妈妈却很高兴:“小卓,你怎么也来了?”

卓纪衡弯唇笑了一下:“宁宁告诉我您今天要走。”

刷刷刷三道目光齐齐射向丁宁宁。她欲哭无泪:“呃……我就是随便提了一下,呵呵呵……”

卓纪衡主动接过行李,对丁宁宁笑了一下。丁宁宁怎么都感觉他笑得不怀好意!

叶钧冷下脸,挡住了卓纪衡,似笑非笑地说:“是我家宁宁不好,她可能忘记跟你说我会来送她们。那就不麻烦卓总了,您请便吧。”

有两秒钟的窒息沉默,忽然一道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这可怕的气氛。叶钧走到一旁接电话,低声说了几句就挂断了,回过头对丁妈妈说:“姐,公司有急事,我得回去一趟。”然后黑着脸看向卓纪衡,一字一顿地说:“麻烦您了。”

卓纪衡抿唇微笑:“不客气。”

 

把丁妈妈送上飞机之后,丁宁宁失落了一会儿。妈妈来的时候就嫌她烦,走了她又舍不得,心里一阵一阵的难受,一想到以后又要一个人生活就觉得辛酸。眼看着丁宁宁快要哭了,卓纪衡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对她笑了笑:“不难过,哥哥疼你。”

丁宁宁本来快要掉下来的眼泪硬是被逼了回去,他那笑意吟吟的样子让她想骂又想笑。最后丁宁宁白了他一眼,哼哼说:“送我回家。”

“好。”倒是难得的听话。

楼下,卓纪衡把她堵在楼梯口不让她上去,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不请我上去坐坐吗?”

丁宁宁果断地摇头:“我家没地方给你坐,你快回去吧。”

卓纪衡扬眉,也不生气,只说:“不急,迟早有一天会上去的。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辈子。”

一辈子……丁宁宁光是想一想就全身发憷。又听他说:“丁宁宁,你欠我那钱,准备什么时候还?”

“下个月!我一拿工资就还你行不?我跑不掉的,你不用跟看犯人似的看着我。”丁宁宁说。

卓纪衡轻笑,略微点头,伸手揉乱了她的头发才满意地离开。丁宁宁望着他那车尾,咬牙切齿。对啊,她还欠他钱呢,怎么给忘了呢!

 

丁宁宁在家昏睡了一天,翌日,便是她每周固定去健身房学瑜伽的日子。而她最要好的死党,吴淑女童鞋也出差归来了。丁宁宁在A市一直没什么朋友,唯一的就是不打不相识,同校同系的吴淑女。

名不如其人,吴淑女其实一点也不淑女,甚至很强悍。她跟丁宁宁认识是因为帮一个姐们儿出气。姐们儿傲娇地指着丁宁宁说“就是这个贱人抢了我男朋友”,于是吴淑女二话不说上前就甩了丁宁宁一巴掌。丁宁宁被打懵三秒之后迅速回敬吴淑女一巴掌,然后两个姑娘就在大庭广众之下扭打起来。打完了才知道,吴淑女打错了人,姐们儿指的根本就是丁宁宁旁边的那个美女。

事后吴淑女跟丁宁宁再三道歉,请吃饭又请唱歌。丁宁宁为人一向大度,根本就没放在心上。来来回回相处了几次,两人发现她们根本是志同道合、相见恨晚,扼腕得紧哪。吴淑女童鞋后来回想那件事,纳闷地说:“我当时怎么就以为是你呢?瞧你这傻样,这姿色,怎么看怎么都不像个小三哪。”

再后来,吴淑女得知她那位姐们儿根本就是利用她对付情敌,气愤不已。丁宁宁知道以后帮她出气,半夜把那姐们儿拖出来暴打,又把那女的一头飘逸长发剪得参差不齐。

从此以后,丁宁宁和吴淑女就成了大学里有名的双雌霸王花。两个人一拍即合,勾搭至今。

尽管吴淑女不淑女,但是丁妈妈却很喜欢她,常常在丁宁宁面前夸奖她。在丁宁宁看来,丁妈妈就是被吴淑女那张能说会道的甜嘴给迷惑住了。吴淑女常说:“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丁宁宁嗤之以鼻,吴淑女不以为然。时至今日丁宁宁再想起这句话来,才惊觉吴淑女当真比她成熟,比她懂事。

丁宁宁曾经问过丁妈妈为什么喜欢吴淑女。丁妈妈说:“因为淑女是你真正的朋友。她有没有赞美过你?有没有挑过你的毛病?有没有把你气到火冒三丈但你都没想过跟她绝交?失意的时候夸你几句,得意的时候骂你几句,这才是真的朋友。”

丁宁宁爱惨了这位真朋友,约上她,俩姑娘高高兴兴地去做瑜伽。一节课下来差点没扭成麻花,不过大汗淋漓,倒是很痛快。

吴淑女撩了一下额前的刘海,色迷迷地盯着丁宁宁胸部瞄来瞄去,最后啧啧摇头:“宁宁,几天不见,有长进啊。”

丁宁宁的脸霎时红了半边,赶紧捂住她的嘴:“小点声,死女人!公共场合注意点形象!瞧你那什么眼神啊!”

吴淑女是知道丁宁宁跟卓纪衡酒后乱性那档子事情的,当时丁宁宁事后恐慌又迷茫,就打给远在天边出差的吴淑女倾诉心事。原本指望她安慰一下自己,结果这货不但没有安慰,反一声尖叫兴高采烈地喊:“丁宁宁,恭喜你终于不是老处女了!”

好吧,其实吴淑女早就对丁宁宁保守的思想忍无可忍了。她笑话够了丁宁宁才一本正经地说:“宁宁,这是个好的开始,你守身如玉为谁啊?那个一声不吭抛弃你消失的文景瑜?忘记他重新开始,这个时代是不是处女已经没那么重要。男女在一起,最重要的是感觉!再说了,男女平等,凭什么男人要求女人婚前一定是完璧之身,自己却没要求?你能找出一堆还没结婚的处女,但绝对找不出还没结婚的处男!”

“……”丁宁宁无语地看着她,觉得自己跟她完全不是一个水平线上的。她二十五的年纪还处在少女时期幻想爱情的智商,而吴淑女已经是二十五的年纪三十五的心,自称把男人看透了。

丁宁宁自从上次后再没跟她提过卓纪衡,谁知这女人今天抽什么风提起那档子事儿。

“你们没再联系过了?”吴淑女笑,话是这么问,心里却是心知肚明,不联系?怎么可能嘛!瞧丁宁宁近日满面春光的样子就知道!

丁宁宁白了她一眼:“你那什么表情,有联系怎么了?我不还欠他钱吗?”丁宁宁没敢把卓纪衡杀过人这事儿告诉吴淑女。有一句话叫作,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她就觉得自己离死不远了,因为她刚说完这话,就瞥见卓纪衡从前面那台跑步机上跳下来,一边擦汗一边向她走过来。

靠,真是阴魂不散啊!

吴淑女还在说话,就觉得丁宁宁的眼神不对,跟活见鬼似的,于是顺着她的目光往后一看,两眼就定住了。卓纪衡此时汗湿的衣服紧紧黏在身上,他本就身姿挺拔,一米八几的个头儿加上若隐若现的完美肌肉线条,让他看起来更加完美。

她激动地拍了拍丁宁宁:“哇哦,快看快看,那帅哥看我们呢!哎哎,走过来了!天啊!”

丁宁宁抚额,隐忍地说:“吴淑女,你给我闭嘴。”

“不对啊,那男人怎么一直盯着你,是不是认识你啊……丁宁宁!快说!他是谁?”

丁宁宁无奈,在她耳边小声道:“就那个啊……419嘛……你懂的。”

吴淑女惊得捂胸,感叹道:“宁宁,你太幸福了,这男人极品啊。”

极品男人卓纪衡走到她们面前,扬眉:“真巧。”

巧个大头鬼,他一定是偷看了她钱包里有这家健身房的会员卡才跟过来的。

吴淑女对卓纪衡嫣然一笑:“你好,我叫吴淑女,宁宁的好朋友,你是……”

“卓纪衡。”他绅士地笑了一下,“不介意的话一起吃晚饭?”

吴淑女狂点头,被丁宁宁一道寒冷的目光扫了过去。她的意思是:少多事,赶紧走人。奈何吴淑女却理解成了:你快走,不要当电灯泡。

于是乎,吴淑女自认为很识相地一溜烟小跑尿遁了。

丁宁宁吸了一口气,谁来告诉她,她们练了六七年之久的默契技能去哪儿了?!

卓纪衡看了眼傻愣的丁宁宁,弯起唇:“去换衣服吧,我在门口等你。”

丁宁宁换了衣服出来,原本挽着的头发也散开了,发尾微卷,垂在身后,别有一番动人。丁宁宁刚想说不去,就被卓纪衡牵住了手往街头走去:“前面有一家烤鱼店不错,挺辣的,想不想试一下?”

丁宁宁准备拒绝,可抬头一看到卓纪衡春风含笑的眼睛,一下子懵了,鬼使神差地微微点头。原来她也吃美男计这一套啊。丁宁宁不自在地挣脱了一下,却被卓纪衡握得更紧了。他手心烫得吓人,真不知道他是热呢还是紧张。当然,她更加不知道刚才卓纪衡在瑜伽室的门边站了很久,只是为了偷偷看她。

 

 
上篇:9.他装醉破坏她的相亲 返回目录 下篇:11.吃辣有风险
点击人数(3137)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