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5.你只欠我六千五了
5.你只欠我六千五了 文 / 弥生夏草 更新时间:2013-6-19 11:03:15
 

 

5.你只欠我六千五了

 

丁宁宁赶在最后一刻打卡进公司上了十八楼,气都还没喘几口就听到岑佳正跟前台小助理聊天,神秘兮兮地说:“你们不知道卓纪衡上个月刚刚出狱?而且据说他是因为杀了人才坐牢的。”

助理小妹一脸震惊,与此同时她身后的丁宁宁也傻掉了,脑子轰然炸开,一脸诧然,错愕的表情丝毫不亚于助理小妹,脸色比丢了几万块现金还要难看。

此时的丁宁宁只感觉背后冷飕飕,身体一阵热一阵凉的。她中六合彩头奖了!居然跟一个杀人犯发生了一夜情!

她的皮肤顿时泛起细密的鸡皮疙瘩,清晨卓纪衡说出那句要不要做他女朋友的时候。她冷笑了一声,并且嘲讽地说了句“你没睡醒吧”。万一当时自己惹怒了他,他会不会一气之下杀她灭口,再分尸掩埋?她还清楚地记得,卓纪衡当时的反应——微微眯起双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简直就是毛骨悚然!

想到这里她心脏狂跳,心悸不已。可是再转念一想,既然岑佳早就知道卓纪衡是杀人犯,还故意让她去接待,摆明了拿她当挡箭牌嘛。亏她之前还觉得岑佳挺好,没想到一切都是伪装,笑面虎才是真的。

丁宁宁在心慌不已之中度过了一星期。令她无比庆幸的是,卓纪衡自那天之后再没找过她。这让她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了警惕,警报已解除,她安全了。关于那一夜的记忆,也只剩下N多言情小说中出现过的“那撕裂般的痛楚”……

 

作为一个十足的宅女,丁宁宁在这个周末过得无比痛苦。因为她所居住的小区,停电了!整整一天,她热得只穿着内衣内裤,呈一个大字形,仰面躺在地板上看杂志,手边的冰汽水流了一地的水,粉色的翻盖手机里边还剩下可怜的一格电量。在天色即将灰暗的时候,丁宁宁做了个决定,觉得此时大概只有她的小舅舅才能够救她于没有电的水深火热之中了。

拨通了叶钧的电话,他好像刚睡醒,声音迷迷糊糊的:“哪位?”

“你二大爷。”

叶钧愣了几秒,沉声说:“丁宁宁,你越来越没大没小了!”

丁宁宁嘿嘿地笑:“小舅舅啊,晚上你有啥活动不?也捎上我?”

“我为什么要带上你这个跟屁虫?”他在那头嫌弃地说,因为只有在丁宁宁有求于他的时候才会叫他“小舅舅”。

丁宁宁惨兮兮地说:“我家停电了,我好可怜的,我又热又饿还很无聊。哎,你说古代人是怎么度过漫漫长夜的?没灯没电视没电脑,无聊死了。”

叶钧好像坐起来讲电话了,声音清晰了一些:“所以古代的男人才那么热衷于造人,妻妾成群,反正孤寂长夜,还能干什么?”

丁宁宁被噎住了,“所以晚上你是要去……嫖妓?”如果真是这样,那她还是躺地板上睡觉算了。

叶钧好脾气的笑了一声:“丁宁宁,你活得不耐烦了?敢这么说你小舅舅!我是这种人吗……”

丁宁宁本想说是,可是叶钧接下来的话让她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也就忘了将他数落一番。

叶钧说:“晚上朋友请吃饭,高级会所那种地方,你可以带上饭盒把你没吃过的菜色打包回家,不过你别说你认识我……”

此话是有典故的,曾几何时,不论叶钧走到哪儿,丁宁宁都是小跟屁虫,好处就是,吃喝不用花钱,去的还是高级地方。所以每次饭局结束的时候,丁宁宁都会让人把没动过的美食打包带回家当夜宵。对于这一点,叶钧非常之鄙视,并且警告她再做这种丢脸的事情就再也不带她出门了。丁宁宁不以为然,而且愈演愈烈地自带饭盒打包,还说,节约粮食是一种美德。叶钧想说,这种大妈式的传统美德,也只有他小气吧啦的三姐,丁宁宁她老妈才能培养得出来!

 

丁宁宁冲了把凉水澡洗掉一身的黏腻。外头闷气十足,她找了件吊带背心裙穿上,头发高高束起,肩头搭了个小包就出门了。

叶钧一见她,啧啧摇头:“我仿佛有种你还在上高中的感觉。”

丁宁宁嘻嘻一笑:“那当然,我是不老童颜。怎么样,青春美丽动人吧?”

到了会所,叶钧和丁宁宁凭借着那张纯金高级会员卡,在服务员的热情指引下进了一间包厢。门一打开,丁宁宁就傻掉了,原来她不是打鸡血了,而是洒狗血了!

包厢里闹哄哄的,男人女人扭作一团,有聊天的,有打麻将的,还有几对腻歪的。丁宁宁此时脑袋瓜子嗡嗡作响,因为她看到牌桌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文景瑜的堂哥文景江,另一个就是她这辈子再也不想见到的卓纪衡。

她是很高兴见到文景江的,因为可以从他口中问点文景瑜现在的情况。可是比起这样的兴奋,另一种剧烈的恐惧直逼她的神经。她想,卓纪衡可能会缠上她。因为他此时的目光,带着点玩味和探究,在她和叶钧两人身上来回飘荡,绝对是不怀好意。

气氛相当诡异。

“叶钧,你太不厚道了啊,来A市这么久了一点儿动静都没有。要是我不联系你,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打算见我们了?”文景江笑眯眯地迎上来,给了叶钧一个大大的拥抱,又狠狠地捶了下他的肩膀。然后他看向丁宁宁,目光顿了一下。丁宁宁以为他认出她来了,免不了有点尴尬。谁知他对叶钧赞赏地说:“啧,终于见你找女人了。”

好吧,看来这里没人知道她和叶钧的关系。她无所谓,不过她比较好奇,为什么叶钧不解释他们的关系;更好奇,叶钧跟文景江以及卓纪衡显然是认识的,为什么没听叶钧提起过。而且她看得出来,叶钧和文景江的关系应当还很不错的。至于卓纪衡,叶钧之前说认识但是不熟。但她肯定,这俩人不是不熟,而是过去一定发生过什么事,不是金钱就是女人,男人之间的矛盾永远只有这两种可能。

叶钧被轰上了牌桌。那里乌烟瘴气,烟雾缭绕的,丁宁宁不愿意跟过去,就自己找了个地方坐着吃东西。反正她很饿,本就是来蹭饭的。

有个男人过来搭讪:“小妹妹,高中毕业了没?小孩子不应该跟坏男人来这种地方的。”

丁宁宁嘴里塞满了食物,瞥了那人一眼。她自认阅人无数,所以还算淡定,于是吞了食物,盈盈一笑:“弟弟,你的小弟弟发育好了没,就敢跟姐姐这样讲话?”

那人一愣,被丁宁宁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没想到现在的小姑娘这么泼辣,他刚想继续调侃丁宁宁几句,就被身后的人拍了一下。

是卓纪衡。

他对那人说:“我不打了,你替我吧。”那人马上就站了起来,丢下丁宁宁跳上了牌桌。

于是,丁宁宁开始紧张了。

卓纪衡一见她那怂样就忍俊不禁,“这位姐姐,不知在下的弟弟发育好了没,有资格跟你聊聊吗?”

“呸,流氓!”丁宁宁啐了一口。

包厢里灯光颇为昏暗,有潺潺的音乐声,男男女女玩得热火朝天,流动着暧昧的气氛。

卓纪衡忽然凑近了一些,神神秘秘地说:“你的内衣丢在我家了。”

丁宁宁顿时咬牙切齿。对,她忘了说,那天清晨她虽然不屑地拒绝了他,但实际上输掉的那个人是她。她几乎是捡起衣服就往身上套,不管穿没穿错,以至于连内衣都忘了穿,拿起东西就落荒而逃。

此刻她忽然明白一件事情,面前的卓纪衡不是好惹的。之前他对她的善意都是假象,把她拐上床才是真的。她败在卓纪衡拥有一张与文景瑜几分相似的脸蛋上,以及他时不时表现出来的独特气质。这些都让她晃神,吸引着她,让她失去了判断,所以才一时没有把持住,上了他……好吧,是被他上了……

丁宁宁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生气,不在意地说:“哦,是吗?没关系,就当送你了。”

“还有你的钱包。”他接着说。

丁宁宁咬牙:“钱包不值钱,里面更没钱,都送你了。”

卓纪衡点头,表示赞同,又说:“不过,钱包里面有你的证件,还有信用卡、美容卡、会员卡……”

他还要说下去,丁宁宁已经打断了:“麻烦你帮我保管,下回我亲自去拿,谢谢!”

卓纪衡发自喉腔的轻笑,似乎很愉悦。他忽然伸出一只手把丁宁宁额边的发丝勾到耳后,用他低沉迷人的声音说:“你今天很漂亮。”

丁宁宁一怔,躲开了那只手,狠狠剜了他一眼。流氓才是这个男人的本质!他看起来根本不像杀人犯,倒是很像猥琐男!

不过丁宁宁本人可能没有意识到,比起开始对他的恐惧,现在她更多的却是脸红心跳。其实她根本就不怕这个顶着杀人罪名的男人,不知为何。

卓纪衡忽然说:“六千五。”

丁宁宁看着他,什么意思?

“你还欠我六千五。”

丁宁宁恍然顿悟,不过很快她就觉得很气愤,原本七千的债务,在跟他睡了一晚之后就变成六千五了?敢情她的初夜是可以卖的?而且只值五百块?丁宁宁一字一顿地回他:“我会给你七千五,就当我嫖了你的费用。”

卓纪衡挑眉,调笑道:“我不介意你给八千,再嫖我一次。”

丁宁宁无语:“我会傻到再花那个冤枉钱找罪受?啧啧,不是我说,你的技术真不怎么样。”

卓纪衡的俊颜再度出现那个表情,微微眯起促狭的眼睛,唇边勾起一抹笑。丁宁宁以为他会生气,谁知道卓纪衡居然笑起来,还是一脸纯真无害的笑容。

丁宁宁震惊了,因为看起来那么阴郁的男人,居然也有纯真的一面,就好像……好像是,没心没肺的傻小子。

丁宁宁又有点恍神了,谁知此刻卓纪衡竟趁了空当,俯身飞快地轻轻啄了一下她的脸,笑眯眯地说:“你是第一次,难免会疼,下次不会了。”

丁宁宁再次震惊,以至于她忘了此时的正确反应,应该是愤怒地甩他一巴掌才对。下次……还有下次?!

“丁宁宁,过来!”叶钧的声音非常适时的响起,冷漠,带着点不耐。丁宁宁就跟抓住了救命稻草,从沙发上跳起来屁颠屁颠地跑到叶钧跟前坐着。

“说什么呢?这么高兴。”叶钧不满道。

丁宁宁感觉到叶钧对卓纪衡充满了敌意,而且直觉告诉她,如果这两个人因为她而引发一轮矛盾,对谁都不好。她白了叶钧一眼:“还不都是你不理我。卓总不是我们客户吗,聊两句怎么了。”

这时有人打趣说:“小桌子那小子,出来这么久就没见他说过这么多话。丁小姐,你真厉害。”

丁宁宁险些喷了,那句“小桌子”成功让卓纪衡神秘地披上萌主的一面。她有点好奇,卓纪衡在坐牢之前,难道是个不可一世的二世祖?她再次看向他,可惜卓纪衡早已恢复到他阴郁冷漠的表情,独自一人坐在那儿,手里夹着根香烟,不知道在想什么。

 

6.第一次对局,叶钧胜

 

几圈麻将下来,丁宁宁也基本填饱肚子了。这个时候文景江看了眼正被女人缠着的卓纪衡,伸了个懒腰,喊:“卓纪衡,替我一下,我去吃点东西。”

卓纪衡不耐烦地推开黏在他身边的女人,替文景江上桌。他的位置刚好在丁宁宁的斜对面,丁宁宁一边看叶钧打牌一边摸着她圆滚滚的胃,颇为惬意,直到卓纪衡出现在她视线里。她下意识地挺直背脊,往叶钧身边挨近了些,呈现出一种防备的姿态。

“去,给我弄点吃的来。”叶钧丢了张牌,对丁宁宁说。

正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丁宁宁不情愿地给叶钧兜了一大碟食物来。谁知叶钧得寸进尺,笑了笑,说:“喂我。”

喂你妹啊,自己没手还是手断了?

一般情况下,丁宁宁肯定会吼出这一句,然后直接无视他。不过谁让今天不一般呢?无可奈何,她插了块咖喱土豆递到他嘴边。

叶钧咬了一口,嚼了几下吞下去,又把剩下的吞进口。这样吃了几种食物之后,叶钧又说:“弄点喝的来。”丁宁宁依言喂他喝了半杯果汁,剩下的半杯被她自己咕咚咕咚倒进肚子。

其实这是丁宁宁和叶钧正常的相处模式,其他人看在眼里也不觉得奇怪,因为在众人眼里,以为他们是情侣。可这一幕落在卓纪衡的眼里,让他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头,又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他们一番,表情变得有点奇怪。

可能是丁宁宁对叶钧百依百顺,对自己却满是防备、全身是刺的差别待遇,他感觉很不舒服。对于这一认知他不知道是好是坏。他承认,对于丁宁宁,开始是好奇,然后是非常感兴趣,紧接着是产生了好感,而现在……可能是有点喜欢了。

他一直没有忘记出狱那天遇到丁宁宁的场景,她烂醉如泥地软瘫在自己怀里,捧着他脸细细亲吻,还用那样让人心疼的神情看着他。这些都非常不巧地戳中他心底最柔软的那部分,尽管当时丁宁宁嘴里念的名字不是他。

“卓少,想什么啊,怎么不出牌?”下家等得有点不耐烦地说。卓纪衡这才回神,他有些不自在,居然在牌桌上想一个女人。

卓纪衡随便出了张牌,一抬眼刚好对上丁宁宁扫过来的目光。四目相交,丁宁宁只觉得他的琥珀色的眸子充满了炽热的火焰,烧得她后背泛起细汗,心跳有点加速。

实话说,她有点心虚,知道卓纪衡跟这些人一样,也误会了她和叶钧的关系,所以她很怕卓纪衡会为了激怒叶钧而将他们俩一夜情的事情告诉叶钧。如果是这样,她敢保证,叶钧会狠狠地扒了她一层皮。叶钧再浪荡不羁,也决不允许她做出这种事情来。说到底,叶钧就是她的奶爸。

有了这一层认识,丁宁宁移开目光站了起来。

“去哪?”叶钧随口问。

“洗手间。”她匆忙地逃开了现场,再也不想跟卓纪衡处在同一场合了!

 

从洗手间出来,丁宁宁在走廊上碰见了正在打电话的文景江。

文景江收了电话,对她笑了笑。与她以前见过他的时候一样,她对文景江很有好感,不仅因为他是景瑜的堂哥,也因为他确实为人很亲切。

丁宁宁也对他笑了一下,谁知文景江下一秒说的话就让她的笑容僵住了。

“我记得你是景瑜的女朋友。”

丁宁宁愣了半天,才自嘲地说:“现在不是了。早就不是了。”

“我对你没什么好感。”文景江很坦白。

作为商人,毫无保留地说出心底话是最忌讳的事情。丁宁宁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有什么目的,所以她选择保持沉默。

果然,文景江见她不开口,接着说:“你现在是叶钧的女人,可我看得出来,你跟卓纪衡也有关系,而且还是实质上的关系。作为他们的朋友,我非常讨厌你这种玩弄感情的女人。”

原来是为朋友打抱不平,丁宁宁想,如果她不否认,可能下一步文景江是不是就要给她一笔钱,然后将她打发走呢?

没等丁宁宁辩解,文景江又说:“坦白说,今天的聚会就是为了缓和他们的关系。你应该也看得出来,这俩人有点矛盾。所以你的存在,只会让他们的矛盾加深。这样吧……”

“等一下。”丁宁宁料到如此,直接打断他,解释道:“文先生,叶钧不是我男朋友,他是我小舅舅。”

文景江的表情有点错愕,丁宁宁觉得他没听懂,又解释:“我是他外甥女,我们是亲戚关系。”

几秒之后文景江反应过来,表情有些难看,丁宁宁将它理解为尴尬。

“不过你没看错我跟卓纪衡,我们确实有点什么。我欠他七千……五百块钱。”丁宁宁聪明地说出了事实的一半,笑了笑,“所以,我能拜托你不要把这件事跟我小舅舅说吗?他要是知道了会骂死我的。”

丁宁宁俏皮的表情逗乐了文景江,他点头:“我没这么无聊。对不起,刚才误会你了,说了难听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

“怎么会。不过我很好奇,你们跟我小舅舅很早就认识吗?我没听他说过你们。”丁宁宁开始八卦了。她深知,要是去问叶钧,他肯定懒得告诉他。不过文景江倒是不错的八卦对象,因为他看起来很亲切,又很有义气。

两个人一边往包厢走,一边聊起兄弟三人过去的事情。

他们三个是在叶钧来A市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叶钧与文景江是校友,在篮球队里认识的,因为志趣相投,很快就成了好兄弟。而卓纪衡比他们小三岁,卓纪衡家与文景江的家族是世交,他便是通过文景江结识了叶钧。三个人的友谊一直不错,直到四年前,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叶钧和卓纪衡的友情出现了裂痕。当然,文景江并没告诉丁宁宁,卓纪衡就是因为这件事进了监狱。他杀了人,杀死的还是叶钧深爱着的,并且准备与之共度余生的女朋友。

 

走到门口,正要推开门的刹那,丁宁宁忽然问:“景瑜他……还好吗?”

文景江有一瞬间的疑惑,说:“我以为你跟他有联系。实话告诉你,我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他,也没跟他联系过了。”

丁宁宁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果然还是失踪了,连同最亲近的堂哥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文景江窥探到她失落的情绪以及泛红的眼睛。不得不说,通过刚刚简单的聊天,他对这个小姑娘感觉还不错,真诚且单纯。文景江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她的头:“等不到的人,还是忘了比较好。”

很快,包厢里剧烈的打斗声打断了他们的交谈。文景江皱起眉头推门进去,还不忘跟丁宁宁交代:“待在门口别进去。”

丁宁宁紧张起来,她不是第一次看见男人打架,但她害怕主角会是叶钧和卓纪衡。

她的预感真是正确。不出所料,混乱的场面中,叶钧和卓纪衡分别被人拉到两边制止住。两个人都是气喘吁吁并且都挂了彩,嘴角流血,一个眼角淤青,一个颧骨淤青。

叶钧似乎还在气头上,挣扎着要揍卓纪衡。丁宁宁顾不了那么多,跑到叶钧身边拽住他,厉声骂道:“你怎么回事?这把年纪还学人打架,丢不丢脸?”

“给我出去!”叶钧看都没看她,呵斥了一句。

“出去什么啊,你脑子被驴踢了吧?是不是还想打?打残了看我妈怎么收拾你!”丁宁宁没好气地使劲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疼得他龇牙咧嘴。

丁宁宁既担心又害怕的表情,落在卓纪衡的眼里。她巴掌大的脸上,小巧的五官都扭在了一起,不知道是生气多一些还是担心多一些。卓纪衡看着对面这一男一女,不由得苦笑了一下,抬手擦掉嘴角的血丝,轻轻推开拉架的人,朝门口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丁宁宁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落寞又孤单。叶钧还挣扎着要追上去,被丁宁宁一句鄙视的“幼稚”打消了念头。丁宁宁都觉得幼稚,那就是真的幼稚了。

文景江看着狼藉的场面,不禁叹气摇头,一场精心安排的聚会,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回去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丁宁宁的屋子大概还没有来电。于是叶钧将她接到自己的公寓,收留了她一晚,条件就是帮他处理伤口,以及不准弄乱他的房子。他有轻微洁癖,而丁宁宁是出了名的宅女。宅女的特点是什么?脏、乱、懒!

丁宁宁给叶钧清理好伤口,问:“你们为什么打架?”

叶钧显然不想谈论这件事情,不耐烦地说:“小孩子问那么多干什么?去睡觉!”

丁宁宁没好气地说:“你把他惹怒了,我看你们怎么谈合作案的事情!”

叶钧一愣,随后沉下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

 

第二天上午,丁宁宁是被叶钧的吼声给吵醒的。她睡眼惺忪地坐起来,看见叶钧指着她说:“是不是你跟你妈说我在这里的?”

“对啊……”丁宁宁没睡醒,声线软软糯糯的。她看着叶钧抓狂的脸,心想,不然呢,不是她说的还有谁?说了又怎样?

“丁宁宁,你妈说,她要来看你……还有我。”

“哦。”

“哦?……”叶钧加高了一个分贝。

丁宁宁感觉叶钧激动得都快要撞墙了,安慰道:“你别怕嘛,你三姐不会吃了你的。她唠叨,你就左耳进右耳出,这个你得学我。难道你不觉得,比起大姨二姨,我妈已经不算唠叨了吗?”

叶钧挑眉,安静了几秒,看样子好像是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他走出房间,过了会儿又走回来,挠挠头说:“记得跟你妈说,来的时候带点腌咸菜。”

丁宁宁一愣,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点头。

丁宁宁又补了一觉才彻底睡够。她从枕头下面拿出手机,剩下的一格电竟然还能支撑到现在。打开手机,有三条未读短信,是个陌生号码。第一条是昨晚十点发来的,写着——你是不是该还我钱了?第二条是半夜两点发来的,写着——还钱!第三条是今天凌晨五点发来的,写着——丁宁宁,为什么不回我短信。

丁宁宁知道他是谁了,却还是一一删除了。

 
上篇:4.成他的生日礼物了 返回目录 下篇:7.哦!原来是外甥女啊
点击人数(3360)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