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生活频道 > > 第一章 神啊,请让我显形吧
第一章 神啊,请让我显形吧 文 / 元芳 更新时间:2013-6-17 10:13:28
 

 

一股非洲蛮夷流寇潜入大宋境内刺杀高官,行至中原,夜入开封府,展昭、王朝和马汉等防范不及,均被刺负伤。流寇潜入包大人房间,正欲下手,忽见包大人容颜,慎思良久,道:“恐是自己人,不要妄动,撤!”

 

“公孙先生,我们俩下棋的时候,为什么你就是不肯让本府执黑子?”“因为大人拿黑子的话,我就看不清楚大人下哪里了。”“……”

 

“公孙先生真是学富五车,我听闻您近日在教包大人蛮夷语?”展昭问道。“是的,我们偶尔会遇到域外案件,多学一些总是好的。”公孙策答道。“包大人兴致如何?”“兴致很高,尤其是下课时,简直心花怒放。”“为何?”“因为那时我会跟他说:‘白白。’”

 

狄仁杰和元芳在山顶上搭帐篷露营。
入夜,狄仁杰推醒元芳:“元芳快看,天上有什么?”
元芳:“有一弯明月,大人!”
狄仁杰:“对于这事,元芳,你怎么看?”
元芳思索片刻,回答道:“嗯,只有一轮弯月,一颗星都没有,明天应该是阴天。”
狄仁杰:“你个笨蛋!我们的帐篷被人偷了!”
包拯:“两位莫要惊慌,帐篷还在,是我。”

 

展昭来拉包拯:“大人快来,王朝和马汉一言不合打起来了。包拯闻言立刻前往,了解争执的始末后,他严肃地批评了犯傻的王朝。从此以后,开封府内一旦出现难以调和的矛盾,大家都直接拉包拯来评理。公孙策感慨地得出结论:“不要跟傻冒多废话,直接拉黑就对了。

 

你真的不想再闯荡江湖了?白玉堂问。

“没兴趣了。展昭微笑,“包大人宅心仁厚、爱民如子,展某鞠躬尽瘁,惟愿建立一个人人如他的社会。

“……你是说……黑社会?

 

天寒地冻,开封府被大雪封门数日。

王朝:“冻死了。”

马汉:“如果能生火就好了。”

张龙:“可是我们已经没东西可烧了。”

赵虎:“要是还有煤该多好!”

展昭:“哪里会有煤呢?”

公孙策:“就是啊,哪里有呢?”

包拯:“你们都盯着我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公孙策给小朋友讲故事:有一天包大人邂逅了白雪公主。

“后来呢?”

“后来他们相爱了。”

“再后来呢?”

“再后来……就有了灰姑娘。”

 

白玉堂夜归,忽闻暗处传来一声呼唤:“白五爷留步!吾乃同道,今日落难,特求相助!”“哦?那你的仇家是谁?”“这厮周身漆黑,恶猫傍身,更爱以正义之名多管闲事!”白玉堂闻言笑道:“想来你说的是开封府府尹包黑炭了。”“什么包黑炭?”一只缺耳朵的老鼠从暗处走出,“我说的是黑猫警长。”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包大人。——公孙策

 

中秋之夜,皇帝宴请群臣,却见包拯似乎闷闷不乐,遂问:“今日如此良辰美景,包爱卿为何不悦?”包拯:“我非得眯眼露牙你们才知道我在笑么?”

 

一日,展昭回开封府,一时兴起哼着:“蚂蚁牙黑,蚂蚁牙黑……忽觉一道戾光从背后射来,一回头,只见一轮明月高悬天空。展昭心想,明明刚刚还阳光高照,怎么一下子就到了黑夜?他定定神,等看到所为何物时,心下一惊,只见包拯一脸怒气飘走。公孙策从旁边闪出,拍拍展昭肩膀,贼笑道:“展大人记性怎如此之差,难道不知道在开封府要把黑的说成白的?

 

宋仁宗道:“包拯此人虽然黑了些,但爱民如子、办案缜密,也算难得。”八贤王道:“陛下英明,像他这样一身长处又清廉正直的好官真是不多了。”“所以包拯才是真正的黑长直啊!”

 

金銮殿早朝。包拯叩见宋仁宗:“陛下早安!您哈欠连天,昨晚是否没有休息好?”“其实朕睡得很饱,但一看到你的脸就又困了。”

 

包拯看到有人的签名是:“我们是糖,甜到忧伤。”不禁叹了口气,把自己的签名改为:“本府是炭,黑到忧伤。”

 

熊猫说:“我的梦想是有生之年能够拍一张彩色照片。”包拯叹了口气:“你真贪心,我只希望能够有一张黑白照片。”

 

“大人,待会您就对他说几句狠话威胁威胁,然后我再说点儿好处,这孙子一准招了。”“凭什么每次都是你唱白脸我唱黑脸?”“大人,您看看您自个儿,您唱白脸也不合适呀,是不是?”

 

包大人晚上出门买酒,路遇展昭巡街正向自己迎面走来。包大人:“展护卫,这么晚了……”话还没说完,只见展昭转身便逃,边跑边手舞足蹈地大叫:“哎呀妈呀,谁家的牙成精自个儿飘出来啦!”

 

“包大人断案如神,本王想向你请教一二。”“八贤王您客气了。其实很简单,犯罪者大多心虚,所以一般都是晚上作案。”“那和大人断案有什么关联?”“别的衙门证据不足只好放人,本府只要一句话便能解决。”“愿闻其详。”“本府一般都说:‘大胆犯人,那晚你犯案之时本府就在旁边,亲眼所见,你还敢抵赖?’犯人就都招了。”

 

深夜,展昭、公孙策和包大人一行三人赶夜路。行至半路,展、策二人回头,惊讶地发现包大人不见了。展昭执意要折回去寻找,公孙策拦住了他,淡定地说道:“没用的,还是等天亮后再说吧!”

 

白玉堂对包拯道:“官场昏暗,奸人当道。说实话遇见你之前,我都坚信天下乌鸦一般黑。”“呵呵,那你现在又是怎么想的?”“现在发现就你一个人特别黑。”

 

宋仁宗举行晚宴,邀请了包拯,席间突然有名护卫大喊:“不好,大家快保护皇上。有鬼,你看有双碗筷一直在动可是未见人影。”众人惊慌地朝着有鬼的方向望去,这时包大人起身说道:“何处有鬼?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

 

一日,白玉堂听说辰时会有“天狗吞日的奇景,就领着开封府众人找了个视野极佳的酒楼等候观看。众人正等着,突然眼前一黑,天地瞬间消失,只听展昭大喊一声:“这么快?等到黑色退去,就看见包大人黑着一张脸在靠窗的座位上坐下,“什么这么快?怎么还没开始?

 

公孙策:“大人,近日开封城内来了个算命先生,风水、测字、手相无一不精,百姓甚信,如果任由他妖言惑众,怕生祸端呐!”包大人:“带他前来由我审审。”算命先生至,包大人:“听说先生善看手相,可否为本府看看?”“草民不才,愿为大人一看。”后来,算命先生哭着被关进了监狱。

 

包大人把凶手作案的细节说得清清楚楚,凶手不得已只好招认。画押后,凶手问道:“大人,小人有一事不明,您怎么如此清楚我作案的细节?”“此乃本府亲眼所见,可惜无力阻止。”“大人,那夜月黑风高,四下并无什么人呐?”包拯指了指自己的脸,说道:“你懂的!”

 

开封府组织周末野外烧烤。展昭最积极:“肉我包了。”公孙策自荐: “烤具我包了。”王朝也高兴地说:“蘸料我包了。”包拯兴致勃勃地问:“本府包什么好?”公孙策揶揄道:“当然是包黑炭啊。”

 

“展护卫,你们开封府的装修也太次了,你看看,墙壁上居然破了这么大个窟窿。”“嘘,你小点声,包大人在那想事情呢!”

 

马汉:“公孙先生,我刚才不小心打碎了你的砚台,你今天恐怕无法写公文了。”公孙策:“没关系,包大人刚洗完脸,够我用几天。”

 

金銮殿早朝。宋仁宗威严地扫视群臣,大怒:“包拯怎么又不在?”“回万岁,包拯在这儿啊!”八贤王指着不知所措的包拯道。宋仁宗:“哦,朕看他头像是黑的,还以为他不在。”

 

“包大人,为什么你额头上有半个月亮?”

“因为白天不懂爷的黑。”

 

包拯急急忙忙来找公孙策:“公孙先生,你快帮我看看,本府新买的手机怎么就黑屏了呢?”公孙策接过,揣摩片刻,说道:“大人,您又用自己的大头照当桌面了吧?”

 

公孙策听说展昭最近在学习画画,就想去指点一下,于是去找正在房中苦练的展昭。他看到展昭正立于桌前凝视着眼前的宣纸,便走上前去。只见宣纸上一团乌黑,尽是涂改的痕迹,于是问道:“展护卫,这张画作废了?”“不是,我正在画包大人。”

 

仁宗皇帝早上做了一个梦,梦见给包拯介绍认识一位到宋朝参观的洋大人(非洲的)。包拯见到洋官儿吃了一惊:“居然还有这么黑的洋人!”洋官儿见到包拯也大吃一惊:“居然还有这么黑的中国人!”仁宗皇帝醒来后想:“包拯的反应应该是:‘这位洋大人好生眼熟,竟似在哪里见过一般。’”

 

八贤王对宋仁宗道:“要变天了,陛下招待外宾在御花园赏月的计划恐怕要泡汤。”宋仁宗沉吟片刻,道:“赶紧宣包拯入宫。”“为何?”“将他吊起来。”“为满足外宾的赏月需求,包拯居然被吊起来代替月亮。皇上,请您三思,包拯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八贤王求情,“况且,赏月应当赏满月,包拯额前不过是一弯新月。”“爱卿有理。”宋仁宗点头,“来人,快把包拯放下来。”“陛下英明!”“把他的脸打肿一点再吊上去。”

 

“你知道暗夜精灵吗?他们拥有公正的品质,具备犀利善辨的双眼与敏捷智慧的头脑。他们善于利用夜色隐蔽自己,让别人很难发现他们,并且他们身上带有明显的月亮标识,手下还有骁勇的战士。”“哦,原来你说的是包青天包大人啊!”

 

公孙策舞文弄墨之后,总会习惯性地舔舔笔头,嘴唇难免沾墨发黑。

展昭第一次看见时,神色古怪,问道:“公孙先生,展某有一疑惑不知当不当问?”
公孙策:“展护卫但说无妨。”
展昭:“您刚才是不是亲了包大人?”
公孙策:“……”

 

展昭对马汉讲自己的英勇事迹:“那天我打探逍遥楼,获知重要情报,却误中机关,身受重伤。我强提一口真气,勉强支撑到开封府,突然眼前一黑……”马汉关切地问:“你昏倒了?”展昭:“不是,是包大人出来了。”

 

展昭追上刺客几招将其擒服,这才赶回开封府。公孙策见到展昭回来便说:“展护卫,你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计。方才你去追捕刺客的时候,埋伏在屋顶的另一名刺客就马上杀入了包大人的房间。”展昭心下大惊:“包大人没事吧?”公孙策指了指天,说:“幸好大人急中生智把衣服全脱了,刺客以为他不在就离开了。”

 

夜色深沉。展昭换上一袭黑衣,正要离开开封府,忽听暗中传来一声:“展护卫上哪儿去?”展昭定睛细看方才发现包拯的双眼与额上弯月,“属下正准备外出打探情报,不知大人一身夜行衣是要……”“你说什么呢?本府刚刚洗澡出来,因为忘记带换洗衣物,现在什么也没有穿。” 

 

“我对你很失望。”白玉堂冷笑,“昔日的南侠,如今竟甘心屈居于狗官麾下!”“不,你不懂!”展昭激动道,“包大人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官!”“我还没有黑到那个地步!”包拯在一旁咆哮道。

 

“这么说来,你是跟定他了?”白玉堂再次冷笑。“是包大人让我深信正气长存。”展昭道,“大人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要用它来寻找光明。”“即使你这么说我也不会高兴的。”一旁观战的包大人再次咆哮。

 

包大人对展昭说:“一会儿你看我脸色行事。”

展昭:“大人,你逗我玩呢吧!”

 

宋仁宗爱妃、庞太师之女庞妃对包拯说:“素日朝中大臣皆为本土出品,如今吸纳外国人才真真是极好的,犯困时瞥上一眼是最催眠不过的,本宫私心想着天寒地冻之际应也能大派用场。虽不忍卒睹,倒也不负恩泽。”“娘娘请务必说人话。”“你丫真黑!”

 

开封府举办新年联欢会。展昭与公孙策商量:“开场白要不交给包大人吧?”“别,让包大人负责开场,那还能白吗?”“……”

 

包拯升任开封府尹,八贤王向他道贺:“心情如何?”“太激动了!”包拯抹泪,“从小别人就断定我是个打酱油的命,因为我是那么的黑、黑、黑、黑……”“你可别往心里去,你现在至少也是个高级黑了。”

 

公孙策:“请问大人,你的父母是否有非洲血统?”

包大人:“没有啊!”

公孙策:“那你的爷爷奶奶呢?”

包大人:“也没有!”

公孙策:“那你的祖先们呢?”

包大人:“更没有了,你干吗问我这些?”

公孙策:“我就奇怪了,没有遗传基因你怎么能这么黑!”

 

黑夜。

包大人:“公孙先生,你能看见我吗?”
公孙策:“我晕!你想吓死我?你在哪儿?”
包大人:“我在这里。”
公孙策:“不行,我看不见你,要不你笑一个。”
包大人咧嘴一笑。

公孙策:“好了,总算看见了,你要是不露出你那大板牙我还真找不到你这黑人。”

小蝌蚪找妈妈,问鲤鱼,鲤鱼对它们说:“你们的妈妈呀,跟你们一样都是黑黑的、圆圆的。”于是,小蝌蚪们游到了开封府。

 

公孙策对包大人说:“我打算写一本有关关公和包公您的书,您意下如何?”

包公点头道:“书名叫什么?”

“红与黑。”

“……”

 

黄昏,皇上与嫔妃们望着缓缓西下的夕阳与远处渐渐逼近皇宫的黑暗,不禁诗兴大发,吟道:“夕阳,无限……好!只是,唉……近黄昏喽!”“咦?皇上,您看,为何那抹黑暗进了皇宫就不再前行了?”“哦,肯定是被皇上的文采惊住了吧!臣妾佩服!”这时一太监走上前道:“启禀皇上,包拯求见。”

 

一天,包拯请教公孙策:“先生的皮肤如此白皙,是用什么保养的?”公孙策据实以告:“牛奶。”过了几日,包拯兴冲冲地去找公孙策:“先生看本府可有变白?”公孙策抬头一看,果然白了许多,简直判若两人,“确有奇效。”包拯听了,兴奋地撕下了敷在脸上的牛奶面膜……

 

“大人,展某以后可能无法再担当守护开封府的重任了。”“展护卫,怎么回事?”“展某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双目失明,四周一片漆黑。”“展护卫……”“包大人,展某愧对您了……”“展护卫,你想太多了,我不过是看你没盖被子过来帮你盖好罢了,却不想弄醒了你。”

 

包拯问白玉堂:“开封的百姓都怎么评价我的人品?”白玉堂:“都说您好。”包拯很高兴:“愿闻其详。”“他们都说,这么多年,从没见您跟谁红过脸。”

 

黑夜,黑白无常外出。途经一衙门,黑无常惊道:“吓,此处竟有一无头鬼!”白无常瞥了一眼淡定地说道:“一人穿白衣而已。”恰逢公孙策出房如厕,见状大惊:“包大人,你怎么又只穿里衣出来了?”黑无常对白无常叹道:“世上居然有如此黑人,白兄眼力果然非凡!”白无常坦然道:“非也,唯眼熟尔。”

 

“三国东吴的吴夫人梦月怀孙策,梦日怀孙权。我头上有月,娘,你是否也是梦月怀的我。”“这个,这个,还是不说了吧。”“可是我必须弄明白我为什么那么黑。”“哎,那我就实话告诉你。其实,我梦到的是黑洞!”

 

“启禀皇上,边疆战事告急,臣等商议,愿举荐开封府尹包拯,挂帅前往边疆,了结战事。”“庞太师,尔等怎会举荐包卿?军国大事不同于断案,不是执法公平就可了结的。”“回皇上,只因前朝有诗为证:‘黑云压城城欲摧’……”

 

这日,展昭和公孙先生在房间里聊天,展昭问道:“久闻先生睿智,展某有一事想向先生讨教。”公孙策应道:“展护卫请讲。”展昭道:“你可知大人为何不吃巧克力?”公孙策捋须微笑。此时包拯恰好路过,便听到公孙策答道:“大人怕咬到自己的手指,故而从来不吃巧克力。”包拯大怒,推门而入。公孙策一脸惊恐地问:“门为何自己开了?”

 

“谁把府里的厨子吊起来打了?”公孙先生很是纳闷儿。“我!”包大人坦承道:“这货屡次辱骂本官,难道还不该打?”公孙先生不信:“他怎敢骂您?不可能吧?”“不可能?哼,这奴才胆子大着呢。”包大人气坏了,“这个月府里除了乌贼还吃过点儿别的吗?气死我了,本官也是才反应过来。”

 

包拯从小立志成为一名清官,他曾作诗:“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并刺在背上以作激励。多年后,他担任开封府尹,时常告诫属下廉洁奉公,连跟他们一起泡澡的时候也不忘叫大家诵读他后背上的诗句,然而众人却不买账。包拯问为何不读,公孙先生道:“大人用墨刺,我们实在是看不见呐。”

 

公孙策和展护卫去天津出差。

狗不理包子店门前,公孙策问展护卫:“你知道这包子为什么叫狗不理吗?”

展护卫摇头,问:“为什么?”

公孙策笑道:“因为太黑,看不见。”

 

“公孙先生,包大人脸色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差?”

“哦,刚才展护卫非要向他展示一下自己的歌喉,结果……”

“结果怎样?他唱了什么?”

“你的轮廓在黑夜之中淹没……”

 

“庞太师此人,道貌岸然,狼子野心。”包拯眉头紧锁,“有朝一日,本府定要让他伏法。”“大人,我相信你定能成功。”展昭道。

“多谢展护卫。但你为何对本府如此有信心?”

“因为庞太师充其量也就腹黑而已,而您全身上下都是黑的。”

 

公孙先生闲暇时给众武将上文化课。

“因果循环,善恶到头终有报,”公孙循循善诱,“行善者上天会给予回报,这回报又能促使其愈加向善。”

赵虎:“先生不妨举个例子。”

“我来说!”展昭忙抢答,“黑夜只给我们黑色的眼睛,但包大人做的好事太多了,所以黑夜又额外给了他黑色的皮肤,让他有更大的面积去寻找光明!”

 

包大人心知自己长相朴素,所以从不期待一见钟情。某日,公孙策偷偷地跟他说,他的一个朋友第一眼就看上了包大人,想和大人交往。包大人那个惊讶啊,不过仍然拒绝,觉得这很扯。但是那女子从此短信不断,居然坚持了两个月。终于,包大人动心了,与女子约好中午在茶馆见面。见面后发现那女子实为一美女,心情巨好。但是回去后却再也没联系了,包拯实在忍不住,问她为何,曰:“不好意思,上次见你是晚上,我没看清。”

 

“妈妈,世界上有鬼吗?”

“傻孩子,当然没有。”

“可外面有团火在飘来飘去。”

“那是鬼火。人死后,尸骨中的磷与水或者碱作用时会产生磷化氢,是可以自燃的气体。磷化氢非常轻,风一吹就会飘动……”

“可火后面还有一套衣服跟着飘来飘去。”

“让我看看。哦,那是包大人,他打着灯笼在巡夜呢。”

 

“公孙先生,你快来看,本府拍到日环食了,很清楚哦。”

“呀,真的很清楚哎!看起来像是月牙……哎,大人……您该不会用的是前置摄像头吧?”

 

展昭整日愁眉不展,公孙策询问原因,说是旅游时把包大人丢了。公孙策忙问丢哪了,展昭哭丧着脸说:“肯尼亚……”

 

某晚,一刺客潜入包大人房中,欲行刺。刚掀开被子,却发现床上无人,遂以为阴谋被发现,甚惊,夺门而出。片刻后,只听包大人在房中说道:“幸亏我习惯裸睡!”

 

包大人写了条微博:世界上最动听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而是“你白了”。

 

包拯在隐逸村救了李小姐之后,李大人见他一表人才、器宇轩昂,便有意将小姐许配给他。这日,李大人设宴答谢,小姐躲在屏风后偷瞄了包拯。晚上她对李夫人说:“母亲,包相公挺好的,又救过女儿的命。就是……太黑了。”“傻女儿,吹了灯还不是都一样?”“就是吹了灯也不一样啊!看不到!”

 

一天夜里,展昭对公孙策说:“我刚才在QQ上把包大人删除了,因为他总是不在线,加了他好友这么多年,他的头像始终是黑的。”包大人在展昭身后大喊一声:“谁说我不在线,我一直都在!”

 

“本台气象预报:今天夜间多云,无法看到月亮和星星……”

展昭对着天气预报啐了一口:“这气象预报忒不准了,我刚刚还看到了月亮。”说完,展昭指着院子里的某处对众人道:“瞧,那不就是月亮嘛,可惜小了点。”公孙策朝着那个方向看了看,走过去说道:“大人,你站在黑暗里干什么?”

 

包大人提审陈世美。陈世美被人从梦中踢醒带至堂上,他迷迷糊糊地看了看公孙策,又看了看包大人,立即瘫软在地,哭着高喊:“两位无常老爷饶命。”
包大人沉默了一炷香的时间,然后狠拍惊堂木,大声咆哮道:“证据确凿,铡了。”

 

月黑风高夜,小强独自在公路收费站值班,突然刮来一阵阴风,伴随着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只见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近收费口。小强抬头定睛一看:驾驶座上居然没有人!小强大惊失色赶忙抬起栏杆放行。黑色轿车缓缓驶过……然后呢?然后……车缓缓驶入了开封府。

 

开封某处发生爆炸,大火烧着了整个宅院,死伤惨重。包拯一行人快马加鞭赶至事故现场正准备着手调查起火原因,突然一个背着医药箱的大夫一把将包拯按倒,还用布捂住他的口鼻。展昭大惊,拔剑大喊:“大胆狂徒,竟敢谋害包大人!大夫怒道:“这厮让火烧成黑炭了居然还乱跑!

 

一美容师来到开封府。

“我是来免费为各位提供美容服务的。”

“太好了!”包拯雀跃,“那就麻烦你帮本府去下黑头吧。”

“好的,大人请借你的虎头铡一用。”

 

包大人:我至今还没女朋友,元芳,此事你怎么看?

元芳:大人,谁愿意找一个成天隐身的男友?更何况谁家父母敢让女儿找个非洲人?

 

展昭跟白玉堂约定一起去捉萤火虫。吃过晚饭,两人带上工具便出发了。刚出府衙没几步,他们就看见一个亮闪闪的光点。展昭举起网兜悄悄靠近,一下子扣了下去。“啊!”忽听一声惨叫,点起火折子,愕然发现网兜竟套在了包大人头上。包大人看清来人,嗫嚅道:“吃完饭我想散散步,生怕你们看不见我,特意在月牙上涂了荧光粉……”

 

某天,包大人穿着一套新衣服走在路上,迎面跑来一个小孩,对他说:“包大人,你好时尚哦,始终走在时尚的前端,黑白配怎么都不会过时。”包大人很囧,遂回家换衣,然后又高高兴兴出门。突然他又听到一女孩说:“包大人真是个好官啊,连衣服都舍不得买。”包大人看了看身上的一袭黑衣,立即打道回府再次换衣。

 

展昭夜探逍遥楼,误中机关,双眼受伤,仓惶逃回。公孙先生检查完说:“并无大碍,用我祖传的药,三天即可痊愈。”三天后,拆掉纱布,展昭大叫:“怎么这么黑?难道我的眼睛瞎了?”公孙先生弱弱地说:“包大人,我早就跟你说了让我拆纱布来着……”

 

包大人,你在哪儿?您赶紧笑一下,这黑黢黢的一片,叫我们怎么找您啊?
展护卫,你还是别费心了,包大人他刚吃了一包奥利奥。

 

晚上,王朝去上厕所。厕所里漆黑一片,王朝找好蹲位,正要蹲下,突然一双手托住他的屁股,说:“有人。”王朝吓了一跳,提上裤子,说道:“包大人,是你啊!”

 

八贤王夜至开封府:“快叫你家包大人出来,本王有要事相商。”

片刻后。

“展护卫,怎么还不见包拯出来?”

展昭:“王爷,我家大人一直就在您面前啊。”

包拯:“……”

 

“我刚认识包大人的时候,他还是一位白皙男子。”公孙策道。

“那他何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展昭吃惊。

“因为包大人为官清廉,得罪了许多朝中奸臣,他们一起在皇上面前搬弄是非。”

“原来如此。”展昭恍然大悟,“包大人之所以不复白嫩,原来是因为黑他的人太多了!”

 

包拯向宋仁宗报告民间情况。

“不少百姓家中极其贫寒,”包拯道,“他们甚至点不起油灯。本府夜访时,屋中伸手不见五指……”“那是你自个的问题,拜托你举些更有说服力的例子。”

 

连日高温,记者采访市民。记者问包大人:你能说说是开封热还是非洲热吗?包大人:我再强调一遍,我不是非洲的,我是在开封晒黑的!”

 

 

 

 
上篇:暂无记录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6711)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