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六章 男人不爱,女人只能坏
第六章 男人不爱,女人只能坏 文 / 夜神翼 更新时间:2013-5-2 8:23:26
 

 

夜亦风腾出一只手抓住蓝翼的双手手腕,咬开酒杯上的木塞,将红酒缓缓倒在蓝翼脸上,蓝翼发疯似的尖叫,不停摇头,身体像上了岸的鱼不停跃动。

夜亦风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她狼狈不堪的样子,酒液灌进了蓝翼的口鼻里,辛辣的气味刺激着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呼吸,强烈的愤怒冲毁了她的理智,她突然扬起手,狠狠往夜亦风脸上打去……

 

 

 

1

 

蓝翼跛着脚去关房门,却无意中看见夜亦尘,他刚从楼梯走上来,脖子上围着一条白色毛巾,脸上满是汗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也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交汇,蓝翼的心突然就慌了,目光也有些慌乱,他却很快撇开了眼,径直走进隔壁的房间。

“给我放水洗澡。”夜亦风慵懒的声音依然带着惯有的霸气。

蓝翼关上门,回头看到他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一双限量版的运动鞋已经甩到了一边,修长的腿搭放在茶几上,手上端着一杯加了冰的拉菲在摇晃着,他虽然是这么随性的样子,却怎么看怎么有气质。

蓝翼看到他这副样子就气不打一处来,仿佛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而她就是卑微的奴婢,无论什么时候,她都得唯唯诺诺地伺候他,她只要一想起姐姐以前就是被他这么欺负过来的,心里就一肚子火,她没好气地说:“你自己没长手吗?”

夜亦风差点一口酒呛到喉咙,他坐直身子,不停地咳嗽,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冷喝道:“蓝羽,你胆子简直越来越大了,居然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

“我就这态度,怎么着?”蓝翼愤恨地瞪着他,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反正今天夜秋柏在家,她就不信他真能把她怎么样。

“很好!”夜亦风威吓般眯起眼眸,拿起那瓶拉菲,一步一步向蓝翼逼近,阴森森地冷笑,“你这几天还真是完全转了性子,真像一只爪牙锋利的野猫,给你三分颜色,你就开起染房来了,今晚我不好好收拾你,你还真翻了天了……”

“你,你想怎么样?”蓝翼胆怯地向后退,她开始感觉到害怕。

“你不是很嚣张吗?我就看看你到底能有多狂……”

话音刚落,夜亦风就将蓝翼推倒在床上,蓝翼惊恐地尖叫,想要翻起来,夜亦风却扑了上去,两只手臂撑在她的肩膀两侧,高大的身体像一个牢笼将她禁锢在怀中,而她就像牢笼中的小鸟,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出他的掌心。

蓝翼用力推夜亦风的手臂,企图将他推开,可他的手臂就像钢筋铁骨般坚固,根本无法动摇,她气恼地推着他的胸膛,咬牙怒骂道:“浑蛋,走开——”

“还敢嘴硬?”夜亦风咬牙冷笑,腾出一只手抓住她的手腕,咬开酒杯上的木塞,将红酒缓缓倒在蓝翼脸上。

“啊——”蓝翼发疯似的尖叫,不停摇头,身体像上了岸的鱼不停跃动。

夜亦风饶有兴趣地欣赏着她狼狈不堪的样子,邪恶地冷笑:“以后还敢嘴硬不?”

酒液灌进了蓝翼的口鼻里,辛辣的气味刺激着她的喉咙,让她无法呼吸,强烈的愤怒冲毁了她的理智,她突然扬起手,狠狠往夜亦风脸上打去……

夜亦风敏捷地避开,可惜他英俊的脸还是被蓝翼尖锐的指甲抓出了几道血痕,几道兀然出现的血迹鲜明地刻画在他英俊的脸上,鲜血从伤痕里溢出来,顺着他完美的轮廓缓缓往下流。

“你敢抓我?!”夜亦风面目狰狞地怒吼着,狠狠掐住蓝翼的脸颊,他本来只是想戏弄一下她,她居然敢抓他的脸,现在,他是彻底怒了。

“是你先惹我的!!”蓝翼毫不示弱地瞪着他。

“蓝羽,我看你是活腻了!!!”夜亦风猛地逼近她,魅惑俊朗的脸近在眼前,健硕结实的胸膛紧紧压着她,带着灼热的体温,似乎要将她燃烧成灰,她双手抗拒地抵在他胸前,只为跟他保持一些距离,可尽管如此,他身上的怒火还是令她惶恐不安,他的眼神像要吃人似的,那只手几乎就要将她的脸颊掐破,她感觉到,他是真怒了。

蓝翼的心开始慌乱了,刚才无知的无畏徒然消失,她知道,这个时候再跟他硬碰硬,那就是鸡蛋跟石头跳舞,最终倒霉的是自己,她不能忘了,她现在是蓝羽,于是,在这关键时刻,她的声音软下来,怯懦地说:“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现在说这三个字已经太晚了,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夜亦风狭长的眸子眯成一条凌厉的弧线,突然甩掉酒瓶,猛地开始撕扯蓝翼身上的衣服,蓝翼惊恐地尖叫,拼命挣扎,却是徒劳无功,他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撕碎,连最隐私的贴身衣物都不留给她,蓝翼吓得大哭,颤抖着声音,卑微地乞求:“别碰我,求求你,我,我才刚刚流过产,不可以的……”

她是真怕了,现在才知道夜亦风这浑蛋发起疯来如此禽兽,根本没有底线,他才不管什么后果,不管什么能做不能做,万一他真的强要了她,一切都完了。

“现在知道怕了?嗯?”夜亦风阴沉地冷笑,孤冷的薄唇暧昧地划过她光洁的额头、鼻尖、唇瓣,最后落在她胸前,用力咬下去,如野兽啃噬自己的猎物,那么用力,带着撕扯般的疼痛。

“啊——”蓝翼痛苦地惨叫起来。

直到咬出血来,夜亦风才感到满意,咬着牙,凌厉地警告道:“这就是给你的惩罚,给我好好反省一下,如果下次再敢惹我,我就在你身上刻个记号,让你永远记得惹我的代价!!!”

说完这句话,他就放开了她,随手将旁边的被子拉过来盖在她身上,冷笑道:“你放心,我还指望你以后给我生个孩子呢,不会在这个时期碰你的。”

说着,他就转身去了浴室,随即,就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蓝翼狼狈不堪地躺在床上,脸上的泪痕和酒渍都没干,泪水模糊的眼中闪烁着恨之入骨的冷光,她发誓,这些仇,她一定要加倍还回去!!!

……

夜亦风洗完澡,穿着浴袍走出来,连看都没看蓝翼一眼就去了书房,蓝翼一个人躺在充满酒气的床上,被怨恨和愤怒纠结得一整夜没睡……

直到快天亮,蓝翼才起床沐浴换衣,然后抱着被子在沙发上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一阵敲门声把她吵醒,她睡眼蒙地睁开眼睛,烦躁地问:“什么事?”

“少奶奶,我给您送午餐来了,我可以进来吗?”小婧小心翼翼地问。

“进来吧,门没锁。”蓝翼坐起来,捂着疼痛的额头,昨天被夜亦风灌了一些酒,直到现在还有些头疼。

小婧端着一份午餐走进来,看到一片狼藉的房间,吓了一大跳,她连忙将房门关上,将午餐放在桌子上,慌乱地问:“少奶奶,老太爷让我来看看您是不是生病了,房间怎么这么乱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和大少爷打架了?”

“很明显吗?”蓝翼皱着眉。

“大少爷今天早上准备去公司的时候,太太发现他脸上有几道抓痕,她的反应很大,激动地质问是不是您抓的,大少爷开始还在否认,但太太根本不相信,说他昨晚脸上都没有伤痕呢,怎么一早就有了,而且他昨晚又没出门,一定是您抓的,大少爷就没有说话,太太很激动,还说要找您算账,幸好被老太爷及时阻止了。”

小婧一口气说完这些,情绪显得有些激动,急切地问,“少奶奶,大少爷脸上的伤痕真的是您抓的吗?您竟然连大少爷都敢打?”

“他打我,我为什么不能打他?”蓝翼白了她一眼。

小婧睁大眼睛,不可思议地说:“天啊,少奶奶,您现在的转变真是太大了,简直像变了个人似的……”

蓝翼有些心虚,但很快就淡定下来,垂着眼眸,冷笑道:“也许每个人体内都有两个灵魂吧,当一个软弱的灵魂被逼到绝路时,那个强悍的灵魂就会爆发出来。”

小婧怔怔地看着她,目光很复杂……

“小婧,你先出去吧,我想再休息一会儿。”蓝翼淡淡地说。

“好的。”小婧点点头,转身离开。

蓝翼又躺下准备睡觉,却听见小婧在外面说:“二少爷,您要出去啊?”

“嗯。”夜亦尘淡淡应道。

蓝翼条件反射般坐起来,跛着受伤的脚跳到门边,将房门打开一道缝隙,轻声唤道:“亦尘!”

刚走到旋转楼梯的夜亦尘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嗯?”

“你,你能顺道带我去医院吗?”蓝翼很快就为自己找到了这个完美的借口。

“是要治你的脚伤吗?李医生随叫随到,给他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不用那么麻烦的。”夜亦尘微笑着说。

李医生是夜家专请的私人医生,像夜家这样的豪门世家,无论什么事情都有专用的团队随时候命,比如医生、律师、银行经纪、化妆师、造型师,等等……

蓝翼只是扭伤脚的小事,其实只需要打个电话,李医生半小时之内就会带着医护人员赶到替她治疗。

“我,我还有其他问题,需要去医院找女医生检查一下。”蓝翼表现得有些尴尬,她发现自己说谎说多了,现在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几乎不用思考就能马上想出各种各样的借口。

“那,好吧。”夜亦尘看起来有些为难,但还是答应了下来。

蓝翼喜出望外地说:“那你在楼下等我一下,我换好衣服马上下来。”

“好。”夜亦尘点点头,转身下楼。

“小婧,快进来帮我换衣服。”

“哦。”

2

 

十几分钟之后,蓝翼洗漱完毕,换了一套海蓝色的长裙,披了件白色针织开衫,披散着海藻般的长发,在小婧的搀扶下下了楼,刚走到旋转楼梯,就看见徐月琴在客厅里正跟夜秋柏说些什么,而夜亦尘却不知去向。

蓝翼心里有些忐忑,不知道徐月琴是不是在说自己的坏话,她是不是不让她跟夜亦尘一起去医院?已经让夜亦尘先走了?

蓝翼刚刚走下楼,徐月琴就停止了谈话,似乎生怕她听到什么。

夜秋柏抬眸看着蓝翼,严肃地问:“都已经下午一点多了,睡到现在才起来,是身体不舒服吗?”

“嗯。”蓝翼点点头,神色有些伤感,没有多说。

“你和亦风又怎么了?”夜秋柏皱着眉。

“亦风脸上的伤痕是不是你抓的?”徐月琴气恼地质问。

蓝翼抬起眼眸,直言不讳地说:“是我抓的。”

“你……”徐月琴很想像往常那样破口大骂,但碍于夜秋柏在这里,她还是改变了一下态度,像个长辈的样子严厉地批评道,“夫妻俩吵架,你怎么可以乱动手呢?你把他的脸抓花了,让他堂堂夜氏集团总裁怎么见人?”

蓝翼悲凉一笑,酸溜溜地说:“妈咪教诲得是,不过,是他先对我动手的,我只是在自我防卫的时候不小心抓伤他,我也是堂堂夜氏集团总裁的妻子,要是被人知道我受到家暴,恐怕也不太光彩。”

“你……”徐月琴气得脸都绿了,气恼地对夜秋柏说,“爸,您看见没有?她现在完全变了,一点都不像以前那样温顺乖巧,我说一句,她顶两句,一点都不尊重长辈。”

“妈咪,您这话说得可不对了。”蓝翼嘲讽地笑道,“以前我听话的时候,您可从来没有夸过我温顺乖巧,您只会说我懦弱无能、胆小怕事,还说看到我就头疼,现在我学着您,变得口齿伶俐一些,您又说我不尊重长辈?您到底要我怎么样呢?”

“你……”徐月琴气得直发抖,她现在在蓝翼面前,经常弄得哑口无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羽儿,你这态度可不对,向你妈咪道歉。”夜秋柏板着脸,不悦地命令道。

蓝翼有些意外,夜秋柏不是一直都不喜欢徐月琴的吗?而且,他也觉得徐月琴难以相处,为人尖酸刻薄,强制专横,为什么现在要帮着她说话?

但是换个角度来想,其实也很正常,夜秋柏处事向来公道严明,徐月琴虽然不讨人喜欢,但她毕竟是蓝翼的长辈,就算她有些偏袒夜亦风,蓝翼也应该让着她,给她一些面子。

想到这里,蓝翼听话地点头,对徐月琴说:“妈咪,我不是有意顶撞您,我只是被风气得糊涂了,才会那么说,希望您别生气。”

“呵,你糊涂?我看你是一点儿都不糊涂。”徐月琴嘲讽般冷笑,“过去装温顺装乖巧博取同情,现在渐渐露出本性了,也不知道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蓝翼冷冷一笑,没有说话,她不想跟徐月琴争论下去,她觉得完全没有任何意义。

“羽儿,你说亦风又对你动手,是真的吗?”夜秋柏凝重地问。

蓝翼想起昨晚的事,心里还很愤怒,但也有些后怕,想了想,她轻声说:“其实也没有怎么样,就是吵架的时候,气上心上,两人抓扯了几下,都是无意的。”

“为了什么要弄得抓扯这么严重?”夜秋柏板着脸,语气很不高兴。

“就是些夫妻之间的小事,已经过去了,爷爷您不用担心,以后我会让着他的,不会再跟他争吵了。”蓝翼不想再因为这件事纠缠不休,她急着跟夜亦尘出门,因为她现在脚扭了,不方便调查曾澜和苏娆,只能近水楼台,先调查夜亦尘。

夜秋柏深深地看着蓝翼,语重心长地说:“羽儿,一个女人想要征服男人的心,要懂得四两拨千斤,以柔克刚,而不是把无知当个性,跟他硬来,那样的话,最后吃亏的只是你自己,明白吗?”

“我明白了,谢谢爷爷。”蓝翼点头,心里很感激,夜秋柏虽然有点偏心,也有些严肃,但对她对姐姐真是用心良苦,他总是很用心地教她为人处世的道理。

“嗯,明白就好。”夜秋柏点点头。

这时,夜亦尘从楼上匆匆走下来,急切地说:“爷爷,妈咪,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亦尘,这次无论如何,你都要把亦尊给我带回来,千万不要再让他跑了,知道吗?”徐月琴叮嘱道。

蓝翼心里一惊,原来夜亦尘是要去找夜亦尊,难怪他有些为难,不过他既然已经答应了她,应该就不会反悔,可是,徐月琴和夜秋柏会同意吗?

“知道了,妈咪,您放心吧。”夜亦尘点点头。

“亦尘,你告诉他,他今天要是不回来,以后就永远别回来了。”夜秋柏严厉地说。

“爷爷,您别生气,亦尊只是一时贪玩,等我把事情轻重跟他分析清楚,他会回来的。”夜亦尘安慰道。

“好了,你快去吧,别耽误时间。”夜秋柏催促道。

“好。”夜亦尘点点头,转眸对蓝翼说,“嫂嫂,我们走吧。”

蓝翼刚准备站起来,徐月琴就疑惑地问:“她去干吗?”

“我顺道带嫂嫂去医院。”夜亦尘回答。

“打电话叫李医生过来就好了,干吗要特地跑去医院?”徐月琴皱着眉。

“我有些问题要到医院去看。”蓝翼笑眯眯地看着徐月琴。

“那就叫司机送你去,夜家这么多司机放着不用,偏要使唤亦尘,他现在有急事要办,你以为像你一样整天没事做?”徐月琴没好气地喝道。

“妈咪,只是一件小事,我正好路过医院。”夜亦尘劝道。

“算了,妈咪说得对,我还是让司机送我去吧。”蓝翼对夜亦尘说,“不好意思,亦尘,我不知道你要去找亦尊,所以才让你顺道载我一程,既然你有事就先去吧,我等下让司机送我去就行了。”

“没关系的……”夜亦尘客气地说。

“亦尘,你先去找亦尊吧,我让老唐送羽儿去医院。”夜秋柏强势地命令道。

“那好吧,我先走了,嫂嫂,真不好意思。”夜亦尘谦逊地向蓝翼道歉。蓝翼微笑道:“没关系。”

目送夜亦尘离去,蓝翼心里有些失落,她本以为有机会跟夜亦尘单独相处,试探试探他,可是到手的机会却被徐月琴破坏掉了,她不想让人以为她是故意接近夜亦尘,所以只能顺了徐月琴的意思。

……

夜家每个人都有自己配用的司机,老唐就是夜秋柏的司机,据说跟了他二十年,对他忠心耿耿,老唐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话语不多,看起来很老实。

老唐开了一辆玛莎拉蒂跑车送蓝翼去医院,车上,老唐愧疚地对蓝翼说:“大少奶奶,那天您打电话的时候,老太爷正在做化疗,不能接电话,所以我就没有找他,等他做完化疗,已经下午三点,我及时转达他,没想到因为这样,让您错过了最后的求救机会,真是对不起。”

“没关系,爷爷已经跟我说了这件事,那不是你的错,你不必放在心上。”蓝翼淡然地说。

“谢谢你。”老唐感激地点头。

蓝翼微微一笑,在心里盘算要找个什么借口不去医院,毕竟她不是蓝羽,不能真的去做妇科检查,想了想,她对老唐说:“老唐,你在路边把车停下,我自己开车去医院吧。”

老唐有些意外,沉默了几秒,恭敬地问:“少奶奶,我能问问为什么吗?我回去得向老太爷交差。”

“我想自己去医院,不希望有人跟着。另外,检查之后,我还想约风一起吃午餐,稍后我会亲自跟他说。”蓝翼的语气很平静也很淡然,看不出任何异样。

“可是你的右脚扭伤了,不方便刹车,开车会很危险的。”老唐提醒道。

“没关系,我开慢点就行,我的脚问题并不是很严重,不会影响踩刹车的。”蓝翼笑着说。

“那好吧。”老唐把车停在路边,将钥匙交给蓝翼,然后坐计程车回夜家。

 

3

 

老唐走了之后,蓝翼开着车在街上瞎逛,脑海里思绪万千,她在想,现在应该先去查什么,应该先查X,还是先调查苏娆和曾澜?想了想,她决定先调查X,苏娆和曾澜都在C市,一时半会儿跑不了,但夜亦尘随时都会回美国,到时候线索就断了。

于是,她开车去蓝羽的学校,她想去那家天籁钢琴店看看,也许能够在那里找到些线索,打开导航系统,按照地图寻找目的地,经过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终于顺利找到了那家钢琴店,她将车停在附近,跛着脚,小心翼翼地过马路,来到这家钢琴店。

“欢迎光临!”一个年轻的女营业员热情地招呼,“您好,小姐,您需要什么样的钢琴,我可以给您介绍一下。”

蓝翼淡淡一笑,随意说:“不用管我,我只是随便看看。”

“那您随便看,如果看中哪一款,可以戴上手套试弹一下。”营业员说。

“好的。”蓝翼点点头,目光在众多精致的钢琴中扫过,最后落在最中央那架黑色钢琴上面,虽然她不懂音律,但她可以确定,那架钢琴是特别的,所有钢琴都裸放着,只有那架钢琴上面盖着一块白色薄纱,还放在店铺正中的圆台上,钢琴上面有一个精致的磨砂花瓶,里面插着一枝香槟色玫瑰。

蓝翼想起蓝羽的日记里写到,她第一次在这里遇到X的时候,他弹的就是一架黑色钢琴,他们分别的时候,他送给她一朵香槟色玫瑰,还说,等这朵花凋谢的时候,他们就会重逢……

眼前这架钢琴,是不是X弹过的那架?

“蓝小姐!”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蓝翼浑身一怔,循声看去,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端庄秀丽的女人走进来,欣喜地说,“您终于来了,我还以为您不要这架钢琴了呢。”

她胸前别着一个工作牌,上面写着艾青,经理。

蓝翼反应很快,笑着说:“艾经理,我最近有点事。”

蓝翼回答得很巧妙,避开了重点话题,她想,难道姐姐曾经表示要买这架钢琴?

“我就知道您在忙,我给您保管得好好的,每天都擦几遍,纤尘不染的,您看什么时候方便,我给您送过去。”艾青热情地说。

“我没关系,什么时候送过去都可以。”蓝翼微微一笑,看来姐姐真得订下了。

“择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吧。”艾青热情地说,“您把地址写给我,我让人给您送到家里。”

“好,尾款是多少?我现在付给你。”蓝翼拿出钱包。

“已经有人帮您付了全款,上次我跟您说过了,您忘了?”艾青笑眯眯地说。

“最近事多,我还真给忘了。”蓝翼拍拍额头,皱着眉做冥思状,“是谁给我订的来着……”

“是您朋友啊,您忘了?”艾青掩着嘴轻轻笑道,“他对您可真好,知道您喜欢这架钢琴,几个月前就到店里来订货,当时你们合奏的那架钢琴已经被别人买走了,他就重新给您订了一架一模一样的,直到上个月初才到货,到货的第二天,您来店里看货别提有多激动了,可是后来您接了个电话就匆匆离开了,也没来得及告诉我们地址和联系电话,所以这架钢琴就一直放在这里,足足放了一个月,我一直等着您过来取呢。”

蓝翼听到这些,心里一阵激动,这个订钢琴的人一定是X,她压抑住激动的心情,故意说:“我这阵子遇到点事,太忙了,就把这事给忘了,你怎么没打个电话给我朋友呢?如果他知道我没来取琴,一定会提醒我的。”

“我们没有他的电话啊,他总是神神秘秘的,订琴的时候也没留电话,连姓名都没留下。”艾青笑着说。

这么神秘,绝对是X,没留电话和姓名不要紧,只要拿到夜亦尘和夜亦尊的照片给艾青看看就知道是谁了,可惜蓝翼现在没有他们的照片,不能现场验证,不过,她相信这不是什么难事。蓝翼有些激动,终于查到一些有用的线索,姐姐和X其他的约会地点都不用去了,现在,她只需要尽快拿到夜亦尘和夜亦尊的照片就行。

“艾经理,那边有位客人想跟你谈谈价格。”这时,一个营业员前来找艾青,艾青应了一声,对蓝翼说,“蓝小姐,您看我那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我不能陪您了,要不您把电话和地址告诉我吧,我等下就让人给您送过去。”

“好。”蓝翼点点头,接过艾青递来的纸笔,准备把夜家的电话和地址写给她,却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夜家人一直对外隐瞒她的身份,没有人知道她就是夜太太,如果写夜家的地址,夜家人会不会不高兴?而且,艾青要是知道她的身份,会不会有所顾忌,以后不敢指认X?

想到这里,蓝翼写下了蓝家的地址和自己的手机号码,艾青一看这地址,就惊叹道:“这是豪华别墅区啊,我就说嘛,蓝小姐浑身上下都透露着贵族气息,原来真是上流社会的人!”

“你见笑了。”蓝翼掩着嘴,轻轻笑道,“艾经理,谢谢你帮我保管这架钢琴,改天我请你吃饭。”

“蓝小姐,您真客气。”艾青欣喜地笑道,能够交上蓝翼这样的富贵朋友,她是求之不得,她递给蓝翼一张名片,奉承地说,“这是我的名片,蓝小姐,如果您的钢琴有什么问题,或者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好,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蓝翼微微一笑,优雅地接过名片,放进包里,“我先走了,再见!”

“我扶您出去吧,你的脚好像扭伤了。”艾青热情地扶她出去。

……

 

4

 

从天籁钢琴店离开,蓝翼一心想着要尽快弄到夜亦尘和夜亦尊的照片,也不知道夜亦尘找到夜亦尊没有,蓝翼看着自己的手机,犹豫着要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如果打电话,好像显得太刻意,万一他不是X,那他会不会觉得她是在故意勾引他?

她应该想个什么借口呢,想来想去,她也没有找到好的借口,就在这时,手机响了,居然是夜亦风打来的,蓝翼眉头一皱,不紧不慢地接通了电话:“喂。”

“马上来公司。”夜亦风的声音依然像往常那样霸道,带着一贯的命令语气。

“我在外面……”

“十二点之前必须到公司楼下!”夜亦风打断蓝翼的话,强势地命令道,没等蓝翼回答,他就挂断了电话。

蓝翼气得直咬牙,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一刻,现在她一分钟都不能耽误,必须马上开车去夜氏集团大厦,否则就要超过十二点,要是晚了,指不定他又要怎么惩罚她,想起昨晚的事,她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

蓝翼按照导航的线路向夜氏集团大厦开去,等红灯的时候,她总在看时间,害怕去晚了,夜亦风又要惩罚她,一想起夜亦风昨晚的浑蛋行为,她就气得牙痒痒,不过她现在还不能惹他,她想留在这个家,就必须依赖他,等到他把真相调查清楚,替姐姐报仇之后,看她怎么收拾他。

大概四十多分钟的车程,终于到达了夜氏集团大厦楼下,蓝翼看了手机上的时间,还差五分钟就到十二点,还好还好,没有迟到,她立即拨通了夜亦风的电话……

“喂,我已经到了,在楼下。”

“不用上来了,就在那里等我!”

夜亦风说完这个命令就快速挂断了电话,自从上次蓝翼挂过他电话之后,他现在挂电话很快,蓝翼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的,总之她觉得这个人有自大强迫症,坚决不允许别人蔑视他,必须所有人都得仰望他才行,否则他就浑身不舒服。

蓝翼在车里等了几分钟,还不见夜亦风下来,她看了看时间,早已超出了十二点,这个人还真是霸道得可以,命令她十二点前必须赶到公司大厦,可他自己却迟到,久久不下来,也不知道在上面干什么,蓝翼皱着眉头,耐着性子继续等下去。

“咚咚!”突然有人在另一边敲她的车窗,她回头一看,竟然是夜亦尘,她的心情突然紧张起来,打开车门,笑着问候,“亦尘!”

“大哥约你吃午餐?”夜亦尘的唇边衔着浅魅的微笑,声音永远都是那么温柔,穿一套卡其色的英伦衬衣,外面套了一件深灰色的马甲,优雅地站在车门边。

“我也不知道,他就叫我过来。”蓝翼耸了耸肩,轻声问,“你不是去找亦尊吗?怎么来公司了?”

“他又跑了。”夜亦尘无奈地摇头。

“呵呵。”蓝翼轻轻一笑,心里盘算着要怎么拍下他的照片,如果这样当面给他拍照,就显得太唐突了,说不定会引起他的怀疑,还是等下次吧,沉默了几秒,她试探性地问,“对了,钢琴我已经领走了……”

她深深地看着夜亦尘,想看出他的真实反应,如果他是X,一定知道钢琴的事。

“钢琴?”夜亦尘挑着眉,疑惑不解地看着她。

蓝翼心里一怔,怎么回事?他不知道钢琴的事?难道他真的不是X?她不甘心,继续试探地问:“是啊,就是在天籁钢琴店订的那架……”

“你……”夜亦尘正想说些什么,夜氏集团大厦的玻璃门打开了,夜亦风走出来,夜亦尘抬头喊道,“大哥!”

“亦尘?亦尊又跑了?”夜亦风戴着一个宽大的墨镜,遮住了眼睑下面的抓痕。

“是啊,你也知道他车技如神,我根本拦不住他。”夜亦尘苦笑道,“这次真不知道怎么跟爷爷交代。”

“爷爷会明白的。”夜亦风拍拍夜亦尘的肩膀,转眸对蓝翼命令,“坐到副驾驶座上去。”

“哦。”蓝翼听话地解开安全带,坐到副驾驶座。

“我们一起去吃午餐吧。”夜亦风对夜亦尘说。

“不用了,不打扰你们了。”夜亦尘随意地说,“我来公司是有份文件要给你签,我先让人交给曾澜吧,你下午看看再签。”

夜亦尘说话的时间,他的助手King已经停好车,并拿着文件走过来。

“何必等到下午,拿来,我现在给你签。”夜亦风向King招手。

King拿着文件走过来,恭敬地递给夜亦风:“夜总!”

“你现在要跟嫂嫂去吃午餐,哪有时间看?下午再签吧。”夜亦尘善解人意地说。

“有什么好看的?难道我还信不过你?”夜亦风飞快地在文件上签上自己的名字,随手递给King。

“谢谢大哥!”

“我先走了,拜拜!”

“拜拜!”

夜亦尘目送夜亦风上了车,才开车离开。

蓝翼从后视镜里看着夜亦尘,他和King也上车离开了,她还在想着关于钢琴的事,他为什么会不知情?难道他真的不是X?她百思不得其解。

“你可真了不起,让我今天没脸见人。”夜亦风冰冷的声音打断了蓝翼的思绪,她转眸看着他,他摘下墨镜,对着后视镜里观察自己脸上的抓痕,眉头微微皱着,眼中隐隐闪烁着愤怒的火焰。

“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让你先……欺负我……”蓝翼的声音越来越小,夜亦风的眼神像要杀人一样瞪着她,她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夜亦风冷冷瞪了她一眼,戴上墨镜继续开车,蓝翼小心翼翼地问:“你要带我去哪里?”

“这个时候能去哪里?吃午餐。”夜亦风没好气地说。

“你叫我来这里,就是为了陪你吃午餐?”蓝翼疑惑地看着他。

“你以为我想?爷爷知道我们昨晚吵架,非逼着我主动向你示好,要我中午跟你一起吃饭,真是倒胃口!”夜亦风凶恶地瞪着她。

蓝翼气得直咬牙,真想以牙还牙顶回去,可是回头想想,她跟夜亦风吵架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所以她最终还是将这口怨气给吞了下去,算了,小不忍则乱大谋,等真相查出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夜亦风见蓝翼不出声,更是得意,轻蔑地瞥了她一眼,继续开车。

 

 

 

 

 

 
上篇:第五章 神秘X,迷雾重重(2)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5958) | 推荐本文(4)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