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五章 神秘X,迷雾重重(2)
第五章 神秘X,迷雾重重(2) 文 / 夜神翼 更新时间:2013-5-2 8:22:35
 

 

6

 

车开在回夜家的路上,蓝翼托着下巴,看着窗外的风景发呆,脑海里思绪万千,仔细分析今天下午看的日记内容,想来想去,她都觉得自己的推测没错——X就是夜家人!

可是,他真就是夜亦尘或者夜亦尊吗?他们常年在国外,很少回来,怎么会跟姐姐交往?夜家除了他们两兄弟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家族兄弟?有很多谜团等着解开,蓝翼目前对夜家的了解很有限,为了不泄露自己的身份,她又不能公然问别人,真是伤脑筋……

不管怎么样,先试探一下夜亦尘吧,只能用排除法,一个一个排除,这个现成的摆在眼前,只能先拿他开刀了。

想到这里,蓝翼从包里拿出手机,按了几下,故意说:“呀,没电了!”

“这里有车载充电器,少奶奶是急着要打电话吗?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就先用我的手机打吧。”老王热情地说。

“这有什么好嫌弃的,谢谢了。”蓝翼笑眯眯地说。

老王将自己的手机递给蓝翼,她一边解键盘锁一边随口问:“你手机上有存风的电话号码吗?”

“有,夜家主人的电话我都存了,方便联系。”老王说。

“好,我省得输号码。”

蓝翼在电话簿里翻查,很快就找到大少爷、二少爷、三少爷的电话簿,她先打开大少爷这个名字一看,是夜亦风的,那么二少爷和三少爷就是夜亦尘和夜亦尊的号码,她将两人的手机号码都默记了下来,然后打通了夜亦风的电话,很快,电话就接通了,那边传来的竟然是一个女人声音:“喂!”

蓝翼微微怔了一秒,就想起来这是曾澜的声音,她眉头一挑,故意大方地问:“我是夜夫人,你哪位?”

“我是曾澜,少奶奶您好,总裁还在开会,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您有什么事吗?”曾澜恭敬地问。

“我和他的事,恐怕不方便告诉你吧?”蓝翼故意这么试探曾澜的反应,她始终觉得曾澜和夜亦风关系不一般。

果然,曾澜沉默了,不过她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很快就淡定下来,礼貌地说:“既然我不方便转达,那么,等总裁开完会,我会告诉他您给他打电话了。”

“你让他尽快回个电话给我,回到这个号码上来。”蓝翼的语气带着一丝命令。

“是,我知道了。”曾澜恭敬地应道。

“谢谢,再见!”蓝翼挂断了电话,佯装生气地说,“这个曾澜越来越没规矩了,居然私自接听风的私人电话。”

“呵呵。”老王笑了笑,小心翼翼地说,“少奶奶您别生气,自从第一任夫人去世之后,曾澜就一直跟在大少爷身边,大少爷把她当妹妹看待,对她特别信任,工作上很多事情都交给她处理,所以,她的身份跟一般的秘书自然有些区别,她平时不太爱说话,不过对夜家可是忠心耿耿,我想,她并不是有意要冒犯您的。”

“第一任夫人……”蓝翼喃喃道,她才想起来,玛瑞雅曾经跟她说过,夜亦风跟蓝羽结婚之前曾经有过两个太太,都是意外去世,第一任夫人好像叫曾柔,这个曾澜应该是曾柔的妹妹,难怪她的身份如此特殊,就连夜老爷子对她都特别亲切。

可是,为什么夜亦风的前两任夫人都会意外去世呢?就连第三任夫人蓝羽也是蹊跷惨死,难道这真是一种巧合?蓝翼觉得不可思议。

“第一任夫人也是个苦命的女人,大少爷当年跟她感情深厚,所以才对曾澜特别好一些,算一算,她去世也有七年了,唉……”老王感叹地说。

“老王,你知不知道第一任夫人是怎么去世的?”蓝翼试探性地问。

“刹车失灵,整辆车都栽到海里去了,当时是大少爷开的车,大少奶奶坐在副驾驶座上,大少奶奶本来可以活下来的,可是大少爷的脚被夹在车里,动不了,大少奶奶为了救大少爷,结果自己淹死了。”老王的神色有些伤感。

“那后来呢?警方是怎么说的?为什么刹车会失灵?”蓝翼觉得这件事有疑点,夜家的车全都是几百万以上的豪车,保镖会定时送去检修,怎么会刹车失灵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总之最后结案是意外身亡。”老王说。

蓝翼沉默了,曾柔的死会不会也有一个阴谋?夜亦风三任太太都离奇死亡,这其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三个人的死有没有什么关联?

蓝翼越想越复杂,越想越头疼,她发现,如果将前两任夫人的死跟蓝羽联系在一起,问题就更复杂了,在没有任何资源和帮助下,她根本无从下手,所以,她只得把蓝羽的死当成一个个案,单独调查。

正在胡思乱想中,老王的电话突然响了,来电是夜亦风,蓝翼整理好思绪,接听电话:“风!“

“怎么用老王的电话?”夜亦风淡漠地问。

“我手机没电了,所以用老王的手机给你打过去。”

“哦,找我有事吗?”

“没什么,就是提醒你,爷爷说晚上七点一家人一起吃饭,你记得早点回来,不要迟到了。”

“就这么点小事,为什么不让曾澜转达?”夜亦风平淡的声音微微变得严肃。

蓝翼微微一怔,颇为随意地说:“我以为,这是我们的家事,你不会喜欢让外人知道,所以就没让她转达,既然你觉得无所谓,那以后再有这种情况,我就让她转达好了。”

夜亦风沉默了几秒,淡淡地说:“曾澜不是外人。”

蓝翼脸上的笑容敛去,眉头皱了起来,心里很不舒服,就连一个曾澜都比她的地位高,她这个少奶奶当得也太窝囊了吧?

“以后……”

没等夜亦风说完,蓝翼就把电话给挂了,她很火大,谁说她就不能有脾气的?

蓝翼准备把手机还给老王,电话就响了,是夜亦风打来的,蓝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接通了电话。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挂我电话?”夜亦风冷厉地质问。

“挂都挂了,你想怎么样?”蓝翼淡淡地说。

“回去再收拾你。”夜亦风说完这句话,抢先挂断了电话。

蓝翼拿着手机愣在那里,堂堂夜氏集团总裁,尊贵无上的夜总,居然做出这么稚嫩的事情,真是无语!

 

 

7

 

回到夜家,时间还早,徐月琴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今晚的菜单,管家和大厨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等她的审核,蓝翼笑眯眯地跟她打招呼:“妈咪,我回来了!”

徐月琴冷冷瞥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你爷爷让你回来去他书房一趟。”

“哦。”蓝翼应了一声,心里忐忑不安,糟了,她都不知道夜秋柏的书房在哪里,怎么办?

“嫂嫂!”夜亦尘清朗如风的声音传来,蓝翼循声望去,他站在二楼最左边的一个房间门外,微笑地看着她,轻声说,“爷爷吃了药,刚睡着,你晚点再过来吧,不要打扰他!”

“好的。”蓝翼微微点头,心里充满感激,还好夜亦尘及时出来,否则她就找不到夜秋柏的房间了,她以前就觉得奇怪,夜家的别墅像城堡一样大,足足有三层,为什么他们都住在三楼,二楼都空起来,原来是留给夜秋柏的。

夜亦尘已经换了一套米白色的休闲装,从楼上下来,轻松地对徐月琴说:“妈咪,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不用了,这些事让用人来做就行。”徐月琴淡淡地说。

夜亦尘没再说什么,路过蓝翼身边的时候,蓝翼忍不住看向他,两人目光交汇的一刹那,她的心颤了下,他却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擦过她的肩膀,下了楼。

蓝翼微微皱着眉,心里思绪万千,她心里有一种强烈的感觉,真的很不希望夜亦尘就是X,可她必须理智判断,她一边向楼上走去,一边想着要怎么试探夜亦尘,当她走到二楼,心里便有了主意。

她拿出手机编写了一条短信,同时发给夜亦风和夜亦尘,内容是:“你伤透了我的心……”

如果夜亦尘不是X,他一定会觉得很奇怪,会问她是怎么回事,到时候蓝翼可以解释说自己发错了,她只想发给夜亦风,却不小心发到他的手机上;如果他是X,一定会感到慌乱,然后警告她不要当着家人的面给他发短信。

发完这个短信,蓝翼已经走到了她的房间门外,楼下客厅里传来了短信声,她的手放在门把上,貌似随意地回头看去,夜亦尘坐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看短信,奇怪的是,他看了内容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好像看到一条无关紧要的短信,瞥了一眼就放下手机,继续喝咖啡,跟徐月琴聊天。

蓝翼皱着眉,打开门进了房间,这个测试结果很模糊,她不知道到底应该倾向于哪一边,如果夜亦尘是X,那么这个人就太可怕,心机太深了,他喜怒不形于色,将自己的情绪掩饰得天衣无缝,不会露出任何破绽;如果他不是,那只能说明他很淡定,就算遇到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情,也不会有多大反应。

第一次测试没有任何结果,蓝翼觉得很伤脑筋,两兄弟都是这么难对付,想要查出真相,真是比登天还难。

蓝翼叹了一口气,将手机里的记录删除掉,正准备换衣服,外面突然传来脚步声和用人恭敬的问候声:“大少爷回来了!”

糟了,夜亦风回来了!

蓝翼迅速拿着自己的提包冲进浴室,然后将门关上反锁,爬到洗手台上去,将从蓝家带回来的那个日记本藏到天花板上,刚刚藏好,准备下来,外面就传来开门声,蓝翼心里一急,脚下一滑,整个人从洗手台上栽了下来,她惊叫一声,摔倒在地上,只听见一声骨骼扭断的声音,右脚踝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她的脸色都变了。

“你在里面干什么?”夜亦风严厉地质问。

蓝翼狼狈不堪地按住右脚,疼痛感越来越强烈,疼得她连气息都变乱了,但她仍然忍着疼,没有出声,抬眼眸看着天花板,检查上面的隔板有没有装好,在确定看不出任何痕迹之后,她又咬着下唇,强撑着站起来,擦掉洗手台上的脚印和痕迹。

“开门。”夜亦风霸道地命令。

蓝翼已经处理好痕迹,跛着脚打开了门,夜亦风站在门外,微微皱着眉,冷厉地瞪着她,看到蓝翼扭伤的脚,他没有丝毫的同情和怜悯,居然挑着眉,幸灾乐祸地说:“上个洗手间都能把脚扭伤,可见你有多么欠抽?”

“你说这话未免太恶毒了吧?我的脚伤成这样,你不仅不安慰,反而幸灾乐祸,简直太没良心了。”蓝翼气得脸都绿了。

夜亦风冷冷一笑,转身离开,头也不回地说:“我本来就没有良心。”

蓝翼气得咬牙切齿,她在心里暗暗发誓,总有一天要将夜亦风给她的这些恶气全都还回去。

她扶着墙壁,跛着脚,艰难地往外移动,扭伤的右脚根本不能着地,她只能用左脚跛着往外走,受伤的地方越来越疼,疼得她脸色都变了,可她却倔犟地咬着下唇,没有向夜亦风求助。

夜亦风扯下领带,脱下外套,解开衬衣的两粒扣子,给自己倒了半杯轩尼诗,坐在沙发上,跷起腿,优雅地品着酒,饶有兴趣地欣赏她狼狈不堪的样子,手中轻轻摇晃着红酒杯,根本没有要上前扶她一把的意思,还冷冷问道:“没事发什么乱七八糟的短信?”

“跟你这种人没话说,就算是我一时脑袋进水发错了行吧?”蓝翼气恼地瞪了他一眼,经过好几分钟的努力,终于跛到床边坐下,小心翼翼地抬起右腿,脱掉鞋袜,揉着红肿的脚,冲着门口喊道,“小婧,小婧……”

“少奶奶,我在,有什么吩咐吗?”小婧在外面应道。

“把医药箱拿来。”

“是。”

很快,小婧就拿来了医药箱,见蓝翼的脚扭伤了,她心疼不已地说:“少奶奶,您的脚怎么扭成这样啊?我打电话叫医生吧?”

“不用,也不是很严重,擦点药酒就好了。”蓝翼从医药箱里拿出药酒,熟练地涂在脚上。

夜亦风眉头一皱,感觉这气味难闻,便放下酒杯,准备离开,却无意看见蓝翼自己用力擦扭伤的地方,剧烈的疼痛逼出了她的汗水,她的脸因为痛苦扭曲成一团,却紧紧咬着下唇,一声不吭,继续用力擦,小婧在旁边看得直咧嘴。

夜亦风的脚步停了下来,微微眯着眼,疑惑地盯着蓝翼。

“少奶奶,您不疼吗?”小婧惊愕地问。

“当然……疼。”蓝翼咬着牙,吃力地说,“疼死我了。”

“那,那您还能忍得住?”小婧不可思议地说,“以前您的手烫伤一小块皮,擦药的时候都疼得不停地哭,怎么现在这么坚强啊?脚扭成这样,您居然还亲自替自己擦药酒,太厉害了。”

蓝翼的动作顿住,心里猛然一惊,是啊,她怎么就忘了,姐姐从小到大都很怕疼,一点苦都吃不了,她现在表现得这么坚强,跟之前截然不同,别人一定会怀疑的,眼角的余光中,夜亦风正在盯着她。

蓝翼手上加了把劲,剧烈的疼痛一下子钻到了心底,也逼出了她的眼泪,她鼻子一酸,悲痛地抽泣:“再疼也没有流产疼,那件事我都挺过来了,这点疼算什么?”

“对不起,少奶奶……”小婧的眼睛红了,伤感地低下头,哽咽地说,“我不该勾起您的伤心事,都是我不好,您说得对,那种痛都尝过了,现在又怎么会不变得坚强?可怜的少奶奶……”

“唔唔……”蓝翼一边抽泣一边擦脚,夜亦风见这主仆两人哭哭啼啼的,很是厌恶,便转身离开,刚才的猜疑已经消失了……

 

8

 

晚餐的时候,小婧扶着一拐一拐的蓝翼下楼。

夜亦风和夜亦尘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喝咖啡聊天,见蓝翼跛着脚一拐一拐地下楼,夜亦尘惊讶地问:“嫂嫂怎么了?”

“良心不好,遭报应了。”夜亦风幸灾乐祸地坏笑。

蓝翼冷笑道:“你的良心更不好,报应什么时候来?”

“我做的坏事可多了,可惜连老天爷都怕我,不敢报应在我头上。”夜亦风得意地挑着眉,一副你奈我何的嚣张样子。

蓝翼气得直咬牙,却没有再跟他争论下去,要是弄得他恼羞成怒,吃亏的还是她,还是适可而止吧。

“亦风,帮忙扶你爷爷下楼。”徐月琴在二楼喊道。

夜亦风放下咖啡杯,起身去了二楼。

小婧扶蓝翼坐在沙发上:“少奶奶,我去给您倒杯果汁,您先坐一会儿。”

“不喝果汁了,你帮我倒杯白开水吧。”蓝翼随口说。

“好。”小婧点点头,便去了水吧间。

客厅只剩下蓝翼和夜亦尘两个人,蓝翼暗中观察夜亦尘的神色,他收了那条短信之后毫无反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不是X都应该给点反应吧?难道他压根儿就没收到短信?

就在蓝翼胡思乱想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夜亦尘正看着自己,她心跳加速,在心里呼唤,Come On,给点反应吧……

夜亦尘的唇边微微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轻声问:“脚没事吧?”

“没事。”蓝翼摇摇头,心跳得更快,期望他再说点什么,可他却端起咖啡杯,继续品咖啡,完全没有接话的意思。

蓝翼等了又等,等得心都慌了,他还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时,二楼夜秋柏的房门打开了,徐月琴推着夜秋柏走出房间,夜亦尘站起来,准备过去帮助。

蓝翼立即压低声音说:“对了……我刚刚才发现,不小心把短信错发到你号码上了。”

夜亦尘微微皱着眉,转眸看着她,似乎有些疑惑不解。

蓝翼补充道:“我本来是要发给你大哥的,不小心发到你手机上了。”

夜亦尘垂下眼眸,沉默了几秒,淡淡地问:“你怎么会知道我的手机号码?”

“呃。”蓝翼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夜亦尘这个问题让她觉得,他应该不是X,否则,他怎么会这么问?就连夜家的司机都知道他的手机号码,姐姐应该不可能不知道吧?想了想,蓝翼随口解释道,“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存上去的,你们三兄弟的号码排在一起,有时候会不小心弄错。”

夜亦尘放下咖啡杯,淡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蓝翼茫然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无比失落,夜亦风心思深沉,无法猜透;夜亦尘又这么捉摸不定,两兄弟一个比一个难对付,她的小心计在他们身上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跟这样两个城府极深的人玩阴谋,她迟早有一天要引火自焚。

唉,她在心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但是坚定的信念却没有动摇,无论有多难,她绝对不能退缩,一定要查出真相,替姐姐讨回公道。

……

直到今晚,蓝翼才发现,旋转楼梯后面有一个水晶升降电梯,平时很少用,大概是留给夜秋柏专用的。

当夜亦风推着夜秋柏从电梯里走出来的时候,管家和用人们已经整整齐齐地站成两排,管家恭敬地说:“老太爷,晚餐准备好了!”

“嗯。”夜秋柏微微点了点头,抬眸看向蓝翼,她扶着沙发站着,受伤的脚抬起来,忐忑不安地低着头。

“脚怎么了?”夜秋柏盯着她受伤的脚。

“不小心扭到了。”蓝翼轻声说。

“以后小心点。”夜秋柏淡淡说完,回头吩咐夜亦风,“晚饭后,叫李医生过来看看。”

“好。”夜亦风顺从地点头。

夜秋柏扫了一眼客厅,没看见想看到的人,眼中有些失落,皱着眉,气恼地说:“我就知道那小子又是这样,明明答应我回来吃饭,又放鸽子,他就是怕我逼他去公司上班,所以避开我。”

“爸,您别生气,等亦尊回来了,我会好好教训他的。”徐月琴讨好地说。

“你教训?”夜秋柏挑着眉,冷冷瞪着她,不悦地说,“你要是能教得好他,他就不会变成这样了,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一会儿搞音乐,一会儿搞赛车,光玩这些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我们夜家的子孙,怎么可以如此不济?我现在把丑话说在前头,如, 果他在二十五岁生日之前还是不务正业,将来别想继承我一分钱财产。”

搞音乐?蓝翼心里一惊,原来夜亦尊除了喜欢玩赛车之外,还喜欢玩音乐,那他一定会弹钢琴,他与X又多了一条共同之处。

“爸!”徐月琴焦急地说,“亦尊生日下个月底就要到了,您这期限是不是给得太少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我怎么可能……”

“哼!”夜秋柏冷冷一笑,嘲讽地说,“我已经给了你二十四年的时间,还算短吗?”

徐月琴委屈地低下头,虽然很不甘心,却一句话也不敢再多说。

“唉……”夜秋柏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感叹地说,“亦风是我一手带大的,亦尘是在美国长大的,还好他们俩没让你带,否则夜家这一代就要毁了。”

徐月琴的脸色非常难看,青一阵紫一阵,眼中有着隐隐的怒火,却不敢发作。

蓝翼心想,夜秋柏的脾气还真是坏,徐月琴都已经人到中年了,他还当着她儿子儿媳和这么多用人的面这样教训她,这让她面子往哪儿搁啊。

不过奇怪的是,夜亦风和夜亦尘见母亲受了气,居然一句劝说的话也没有,好像根本不关他们的事似的,下午夜秋柏教训夜亦风的时候,夜亦尘还知道劝两句,现在他连劝都不劝,这情况也太令人费解了。

估计徐月琴平时为人不好,连自己儿子都不想理她了。

不过,蓝翼不想错过这次改善关系的机会,她笑眯眯地说:“爷爷,您可别这么说,科学研究证明,大多数天才年少时都是叛逆轻狂的,亦尊坚持自己的梦想,也不一定是件坏事,起码证明他有主见有个性,现在西方国家都重视这样的人才,因为这样的人在事业上会有更多创新……”

所有人都看着她,徐月琴非常惊讶,夜秋柏的眉头微微皱起。

夜亦风轻轻摇头,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可蓝翼还是笑着将后面的话说完:“中国有句老话,叫做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夜家已经有两个听话的乖乖儿子,要是再来一个听话的就没什么突破了,像亦尊这样有个性有主见,才能取长补短,也许以后能够更好地帮助夜氏。”

说完这些,她忍着痛,跛着脚走过来,蹲在夜秋柏面前,撒娇地说:“而且呀,妈咪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做母亲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乖乖听话呢?可是,如果太束缚孩子,他的性格反而会变得很内向,其实只要他没有做什么作奸犯科的事情,就当是年轻时的一种经历吧,现在的年少轻狂,也许会变成以后的财富呢,爷爷,您说是不是?”

夜秋柏仍然皱着眉,复杂地看着她,没有回答。

气氛突然变得僵硬,大家的心情都变得紧张,小心翼翼观察夜秋柏的脸色,生怕他生气发怒。

夜亦风冷冷瞪着她,眼中有明显的不悦。

徐月琴最为紧张,低着头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

而夜亦尘相对来说却比较平静,仿佛这件事与他无关。

蓝翼见气氛这么僵硬,心里也不禁有些慌乱,但她仍然很镇定,轻松地笑道:“爷爷,如果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也别生气,其实我也是……”

“你说得很对!”夜秋柏终于发话了,他的眉头舒展开来,感叹地说,“羽儿有见解有思想,还有胆识,不愧是我亲自挑选的孙媳妇!”

真是难得,夜老爷子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称赞过一个人了。

所有人都感到惊讶,大家都看着蓝翼,夜亦风的眼中多了一份异样情绪。

夜秋柏抬起头,严肃地对徐月琴说:“月琴,你看看,就算你那样刻薄的对羽儿,她还是帮着你说话,你这个做婆婆的,真是应该检讨一下。”

徐月琴不悦地瞟了蓝翼一眼,你这丫头,又跟老爷子告状,说我对你刻薄,她不服气地解释道:“爸,您说的是哪里的话,我什么时候对羽儿刻薄了,我只是对她比较严格而已,我那也是为她好……”

“行了。”夜秋柏打断她的话,冷冷地说,“每次你都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狡辩,从来不承认自己的错误,我听到就烦。”

徐月琴心里很不舒服,但又不敢再多说,小心翼翼地问夜秋柏:“爸,亦尊的期限是不是可以……”

“期限不能改。”夜秋柏打断她的话,严肃地说,“他已经不小了,没有时间再耽误下去。”

徐月琴的心情一下子又跌到了谷底,刚刚燃起希望,现在又落空了,她冷冷瞪了蓝翼一眼,眼中满是怨恨。

蓝翼感到很无语,徐月琴可真是个只记恨不记好的人,真不是一般的难讨好,她对夜秋柏说:“爷爷,我推您去餐厅吧!”

她伸手来推夜秋柏的轮椅,夜亦尘和夜亦风的手都扶在上面,夜亦尘见她的手伸过来,便让开了,夜亦风却没有要让开的意思,蓝翼不客气地推开他的手,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她白了他一眼,径直推着夜秋柏的轮椅离开了。

 

9

 

晚餐的时候,夜秋柏交代夜亦风和徐月琴,以后要多带蓝翼出席一些上流社会的宴会,让她尽快融入这个圈子;又吩咐夜亦风和夜亦尘尽快把夜亦尊找回来,两个当哥哥的多为弟弟的事费点心;最后,他又语重心长地叮嘱蓝翼,要尽快养好身体,再怀个孩子,为夜家添个孙子。

一顿饭下来,几乎都是夜秋柏在下命令,其他人顺从地应和。

饭后,夜秋柏把蓝翼单独叫到书房,门关上之后,他复杂地盯着蓝翼,开门见山地问:“羽儿,这里没有其他人,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蓝翼愣住了,心里一阵慌乱,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她什么时候说有事要跟他说?难道是姐姐生前的事?

“十号那天,你不是打电话给我,说有要事要跟我讲吗?当时我在做化疗,是老唐接的电话,他转告我的时候,已经是美国时间下午三点多,我回电话给你,可是你的电话已经接不通,后来我才知道,就是那天,你流产了……”

夜秋柏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伤感地说,“如果那天我能及时接你的电话,也许我的重孙就不会流掉了。”

听到这些话,蓝翼心里如五海翻腾,波涛汹涌,百般不是滋味,直到现在,她才知道原来姐姐并不是她想象中那么懦弱无能,姐姐也曾自救过,出事那天,她一定是想把所有真相告诉爷爷,让爷爷为她主持公道,只可惜天意弄人,她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夜秋柏在做化疗,电话是他的助手接的,就因为这样,她错过了最后一次求救机会。

可是,姐姐到底想告诉爷爷什么??

为什么她不肯告诉任何人,只愿意告诉爷爷呢?这是不是说明,她在夜家只有爷爷可以信任?又或者,真相很可怕,只有爷爷可以控制局面?

“羽儿……”夜秋柏凝重地问,“那天发生了什么事?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是不是跟你流产的事有关?”

蓝翼复杂地看着夜秋柏,心里思绪万千,既然姐姐在临死之前给他打过电话,证明她相信他一定会为她主持公道,蓝翼真想告诉他,他最疼爱的孙媳妇已经死了,他的重孙不是意外流掉的,而是被人害死的,她真想把一切秘密告诉他,让他调查真相,帮姐姐主持公道……

“爷爷,其实……”

话说到嘴边又收了回去,蓝翼突然想到,凶手极有可能是夜秋柏的孙子,他真能够做到大义灭亲吗?要知道,夜家是一个多么有名望有地位的家族,如果出现了一个杀人犯,甚至有可能牵扯出兄嫂乱伦等禁忌事件,对夜家的名誉会有多么严重的影响,夜秋柏已经是古稀之年,他能眼睁睁地看着夜家的声誉毁于一旦吗?万一他隐瞒事实,包庇凶手,不仅姐姐的死无处鸣冤,就连她和玛瑞雅、乔医生等知情人都会有危险……

所以,她不能说,她不能妄想依靠任何人,她只能将这个秘密烂在肚子里,靠自己一步一步地调查真相。

“其实什么?”夜秋柏的眉头皱起来,着急地问,“到底是什么事,你说吧,不用担心,我不会偏袒任何人,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的。”

蓝翼叹了一口气,伤感地说:“其实就跟风说的一样,那天我跟他吵架,心里很难受,感觉在夜家过得很辛苦,所以想跟您诉诉苦。”

“仅仅就是这样吗?”夜秋柏疑惑地问。

“嗯。”蓝翼点头。

夜秋柏沉默了几秒,意味深长地说:“羽儿,你性格善良柔弱,遇事总是能忍则忍,但有的事是不可以姑息的,如果你流产的事与别人有关,你一定要告诉我,不要以为息事就可以宁人,别人既然能够欺负你一次,就会欺负你第二次,一味地退让只会让自己受伤害,你明白吗?”

蓝翼心里一惊,难道夜秋柏知道些什么?她试探性地问:“爷爷,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傻孩子。”夜秋柏摇摇头,皱着眉,恨铁不成钢地说,“你怎么就这么没骨气?到现在还想替亦风隐瞒?亦风跟那个苏娆搞在一起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难道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早就调查过,那天晚上你撞到他们俩在帝王酒店开房,才会跟亦风吵架,打你一耳光的人不是亦风,而是苏娆。”

蓝翼心中一惊,原来真的有内幕,夜秋柏早就知道夜亦风做出这种事,可是今天中午在公司的时候,却没有当面揭穿夜亦风,看来,他还是在偏袒自己的孙子,幸亏她刚才没有一时冲动将所有秘密告诉他,否则她就完了。

“苏娆那丫头,我是看着她长大的,性格刁钻任性,蛮横霸道,想得到的东西就不择手段,亦风结婚之前曾经跟她交往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结婚就跟她分手了,可她竟然死缠着亦风不放,亦风经不住她的勾引,又跟她搅在一起。她仗着亦风的宠爱,三番四次地为难你。

我已经警告过亦风很多次,可他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到底,这件事要靠他自己自觉,还有你,如果你有魅力留得住他的心,他也不会老在外面花了。以前我就教过你,一个女人想要守住自己的丈夫,那就得用点心计,还要强硬一点,不能处处被人欺负,你呀,真是没用,居然让小三欺负到头上来,唉……”

夜秋柏说到这里,气得直摇头,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在这方面,你应该学学你婆婆,你不要看她平时尖酸刻薄,可是说到守卫家庭,她比你有本事。男人有个花花心思很难避免,但你必须要让他知道,他在外面可以彩旗飘飘,家里的红旗永远不能倒,你更要让小三知道,他夜亦风只有一个太太,那就是你蓝羽!”

蓝翼垂着眼眸,脑海里思绪万千,她记得那个苏娆。夜亦风和姐姐结婚那天,苏娆开着一辆黑色保时捷挡住了他的婚车,要他给她个说法,夜亦风的助手叶滔下车劝解,她一点都不给面子,后来夜亦风的车直接撞过去,她仓皇后退,狼狈不堪的摔倒在地上,号啕大哭,后来夜亦风的车队嚣张地撞开她的车,扬长而去……

那时候,蓝翼还以为苏娆只是一个过客,并没有涉及这场阴谋中,没想到,原来她跟姐姐流产的事密切相关,很好,苏娆,你打我姐姐的那个耳光,我一定会加倍还回来!!!

“羽儿,我说的这些话你都听进去没有?”夜秋柏敲敲茶几。

“听进去了。”蓝翼抬眸看着夜秋柏,坚定地说,“爷爷,您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退让了,我一定会守住这个家庭,守住我的丈夫,不会再让那些小三放肆。”

 夜秋柏微微一怔,欣慰地说:“这样才对,以前跟你说这些事,你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要是我把话说重了,你就会哭,现在你经历了流产的事,应该要吸取教训了,如果你再懦弱,以后还不知道会被人欺负成什么样子。”

“是啊。”蓝翼叹了一口气,感叹道,“自从流产之后,我想了很多,正是因为我以前的懦弱退让,才会让这个孩子无辜牺牲,说到底,这次悲剧,我要负主要责任,如果我当初能够坚强一些,也许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以后,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好,你想通了就好。”夜秋柏满意地点头,认真地问,“羽儿,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还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我之前就怀疑,你流产的事会不会跟苏娆有关,虽然她们苏家跟我们夜家是世交,但是,如果她真的做出那种事,我绝对不会放过她。所以,如果有什么内情,你一定要告诉我。”

蓝翼沉默了几秒,伤感地对夜秋柏说:“爷爷,其实,这件事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跟她有关,我流产的时候,就突然感觉腹痛如绞,好像吃了毒药似的,痛得肝肠寸断……我自己也曾怀疑是有人给我下过药,但我也不能肯定……”

“下药?”夜秋柏脸色大变,义愤填膺地说,“让我查出来是谁敢下药毒害我的重孙,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这只是猜测,我也不敢确定。”蓝翼叹息道。

“可惜你是在教堂出事的,又在一家私人医院处理,如果是在正规的医院,就能查出血液里有没有毒,是什么毒,现在是什么证据都没有了。唉……”夜秋柏无奈地说。

他这番话提醒了蓝翼,乔医生那里应该还有当时的检验结果,也许能够查到一些线索。

“你那天都吃过些什么东西?是谁给你吃的?你还记不记得?”夜秋柏问。

“我……不太记得了,当时吃过很多东西,记不清楚。”蓝翼心想,要是知道那天发生的事就好了,事情就好办多了。

“唉,你呀,总是这么迷糊。”夜秋柏失望地摇头。

蓝翼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计谋,随即,她小心翼翼地对夜秋柏说:“爷爷,虽然目前什么证据都没有,但我想,我也许可以试探一下,这件事到底跟苏娆有没有关系。”

“试探?”夜秋柏意外地看着她,向来愚笨的蓝羽,居然也有动脑子的时候。

“是的,我想约苏娆出来见一面,不过,我没有她的联系方式,您能告诉我吗?”蓝翼期待地看着他。

“需要我出面吗?”夜秋柏问。

“不用,我自己就行了,到时候我会向您汇报情况的。”蓝翼说。

“你一个人?”夜秋柏很惊讶,“苏娆那么刁蛮,你会吃亏的。”

“不会的,您放心吧。”蓝翼信心十足。

“那好吧。”夜秋柏点点头,对身后的助手吩咐道,“老唐,查一下苏娆的电话,告诉羽儿。”

“是,老爷。”

 

10

 

蓝翼回到房间,夜亦风不在,小婧送燕窝来,她随口问道:“大少爷呢?”

“大少爷和二少爷在球场打篮球呢。”小婧指了指落地窗。

蓝翼撩开窗帘,透过落地窗,看到了不远处的篮球场,路灯的光芒从每个角度倾泻洒下,篮球场看上去就像一个舞台,夜亦风和夜亦尘在那里尽情挥洒汗水,灯光将他们的背影拉长,当他们英俊的脸庞转过来,蓝翼清楚地看得到他们脸上的笑容和汗水……

这一刹那,她感到很疑惑很矛盾,夜亦尘真的是X吗?他们兄弟的感情这么好,夜亦尘怎么会在背后做出对不起夜亦风的事?

蓝翼突然想起蓝羽日记里的一段原话……

 

他说,如果孩子出生后被风发现是他的,我们都会很麻烦。我很痛苦,我哭着骂他自私,为了个人利益已经牺牲了我,现在还要牺牲孩子,他竟然残忍地说这一切都是你情我愿,他从来没有强迫过我,然后就绝情地挂断了电话。

 

日记里用到了利益两个字,这让蓝翼觉得,X不让蓝羽公开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因为不想让这件事影响自己和夜亦风的关系,而是担心自己龌龊的恶行被公之于众后,会影响他的声誉和利益。

 

可是,夜亦尘今天上午在公司总部,夜秋柏吓唬夜亦风,说他再不听话就要撤掉他总裁的位置,让给夜亦尘当,当时夜亦尘的表情是很尴尬的,完全没有任何异样的神色,而且,夜亦尘还劝夜秋柏,说总裁的位置非夜亦风莫属。

蓝翼怎么看怎么分析,都觉得夜亦尘不像X,在她的印象中,夜亦尘淡泊名利、温文尔雅,待人谦和友善,完全没有X那些恶劣的人格问题,可是,这种事情说不准,知人知面不知心,也许是他掩饰得太好呢……

“少奶奶,我先出去了。”小婧的声音打断了蓝翼的思绪,她回过神来,拉着小婧轻声说,“小婧,我有点事情想问你。”

“少奶奶有什么事尽管问,小婧一定知无不言。”小婧笑眯眯地看着她。

“来坐下。”蓝翼拉着小婧坐在沙发上,皱着眉,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她想了想,沉重地说:“小婧,除了爷爷之外,你是夜家对我最好的人了,你告诉我,我能信任你吗?”

“少奶奶,您为什么这么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小婧有些紧张,慌乱地说,“您相信我,您以前跟我说过的话,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

蓝翼心里一阵惊喜,原来姐姐以前还跟小婧说过心事,小婧比较单纯,不像夜家人那么阴险狡诈,也许从她这里可以套点话。

想到这里,蓝翼握住小婧的手,忧郁地说:“小婧,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你,我只是有些心事没地方倾诉,想跟你说说……”

“少奶奶,您就像以前一样,有什么苦就跟我说吧,我会把那些秘密烂到肚子里的,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小婧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

“唉……”蓝翼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伤感地说,“其实,其实,我发现自己自从流产之后,每天都精神恍惚,郁郁寡欢,今天爷爷质问我流产的原因,问我那天有没有吃错东西,可我竟然想不起来……”

说到这里,她捂着自己的额头,痛苦地说:“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是因为太伤心,产生了心理问题,我居然连最近发生的事都不太记得了,每天精神恍惚的,动不动就犯错,就连上个洗手间都会摔倒,扭伤脚……”

“少奶奶,您别这样。”小婧握住她的手,同情地看着她,“我知道这件事对您的打击很大,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您就想开点吧,如果您有什么事情不记得,您可以问我啊,我每天都侍候您,对您的起居饮食最了解了,我一定会告诉您的。”

“嗯嗯。”蓝翼欣慰地点头,她迫切地想要问清楚小婧知道的一切情况,可是为了不让小婧怀疑,她还是耐着性子问,“小婧,那你记得我出事那天都吃过些什么东西吗?”

“记得。”小婧点点头,回忆道,“那天早上您起得很早,是我给您煮的早餐,一杯牛奶,两个鸡蛋,还有一盅燕窝,吃完早餐您就出去了,一整天都没有回来,第二天我才知道您是凌晨时分跟大少爷一起回来的,原来那天晚上您就已经流产了……”

“对,你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我那天早上是吃的这些东西。”蓝翼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随即又佯装迷惑地问,“可是我那天为什么那么早出门呢?平时妈咪都不让我出去,我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您去见曾澜小姐呀,那天太太不在家。”小婧认真地说。

“曾澜?”蓝翼怔住了,怎么会这样?姐姐去见曾澜,她为什么会去见曾澜?今天曾澜可是一点都没有表现出来她们在几天前曾经见过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她跟曾澜见面,又怎么会在酒店撞见夜亦风和苏娆在一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啊,您临走之前接到她的电话,当时我正在给您收拾早餐,我听到您跟她约在帝王酒店见面,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呢,您平时跟她没什么来往啊,为什么要出去见面呢?”小婧感到很疑惑。

帝王酒店不就是夜亦风跟苏娆开房的地方?那家酒店估计是全营式的,有餐厅也有宾馆。可是,姐姐和曾澜为什么刚好在那个时间那个地方相约见面?会不会是曾澜有意透露夜亦风和苏娆开房的事,让姐姐去抓奸?曾澜会有那么热心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蓝翼垂着眼眸,脑海里思绪万千,心乱如麻……

“少奶奶,您怎么了?”小婧小心翼翼地问。

“没什么。”蓝翼摇摇头,苦笑道,“想起这些事就觉得头疼。”

“那就不要想了,早点休息吧。”小婧安慰道。

“等一下。”蓝翼还想问些什么,外面已经传来了脚步声,她只得作罢,低声说,“小婧,我今天问你的这些事千万不要跟任何人说,否则我会很麻烦的,知道吗?”

“我知道了,您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小婧信誓旦旦地保证。

“好了,你退下吧。”蓝翼挥挥手,小婧端着托盘离开,刚打开房门,夜亦风就回来了,她恭敬地问候:“大少爷!”

“嗯。”夜亦风淡淡地应一声,走进了房间,小婧也快步离开了。

 

 
上篇:第五章 神秘X,迷雾重重 返回目录 下篇:第六章 男人不爱,女人只能坏
点击人数(6970) | 推荐本文(4)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