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青春校园 > > 第三章 惊喜连连(3)
第三章 惊喜连连(3) 文 / 度寒 更新时间:2013-5-2 8:03:30
 

轩辕遥掂了掂分量,指着远处的一棵树说:“超过那里。”

零目测此段距离大概有二十米左右,于是佩服地点点头,说:“等下,我喊你扔,就立即扔哦。”

浸过灯油的棉绳被火折子点燃,燃烧的速度不算快。

轩辕遥将“铁皮包”托在掌心,好奇地看着那点暗红火苗一路燃烧,快到“铁皮包”前,吉祥大叫道:“快扔!”

他反应的速度不算慢,声音未落,便提起真气,用力抛出。而后,他望着那枚黑黝黝的东西在半空中,划过一道潇洒的弧线……

零捂住了耳朵,直接蹲在了地上。

他们所站的位置,是早就叫人挖出来的土坑,半人多高,把头埋进去,连人影都瞧不到。

一切,仿佛定格在了瞬间。

那“铁皮包”飞跃向上,再直冲而下。轩辕遥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上边,期待着奇迹的出现。

轰!

平地一声霹雳巨响,天和地虽之晃动,一股巨大的气浪扑面袭来,耳朵里余音未绝,可怜的毅尊王爷头脑一片空白,尚未反应出发生了什么事。

 “嘿,不够劲儿,早知道就多加点料了。”零拍拍身上的灰,站起身,她事先堵住了耳朵,又早有心理准备,所以并不难过。

好熟悉的爆炸声啊,听得她眼泪汪汪,热血沸腾。

失而复得的幸福感,让零没有心情去安慰早就被震撼得呆愣了许久的轩辕遥。

男人不需要温情,吓着吓着也就习惯了。

 “吉祥,那……那……是什么?”轩辕遥也不调侃地喊她小狐狸精了,脸上惊讶未褪。

 “你想要看的‘表演’啊!”她答得理直气壮。

轩辕遥摊开右手,愣愣望着,若刚刚他慢一步丢出,让那“铁皮包”在手掌心中爆炸,就算他武功再高,也难逃粉身碎骨的命运。这会儿,他才想到了后怕,冷汗瞬时渗透了衣襟,黏在身上,忽冷忽热的难受。

 “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坚持要出京,而且绝不愿在宅子内试验威力了吧?”零心里好舒爽,她分外喜欢看见轩辕遥现在的模样,一下子就把他惯有的尊贵骄傲拉扯殆尽,让毅尊王看起来就像个普通人一样,会惊骇、会心跳加速。

平凡是福呀!偶尔如此,才叫喜乐参半的人生呢。

 “吉祥,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威力如此巨大,若是在两军对阵之时,把它抛进了人堆里……”说到这儿,轩辕遥的声音戛然而止,他的眼前被腥红的血雾遮挡住,仿佛已经看到了残肢乱飞的场面。

这哪里是打仗啊,简直就是一场一面倒的屠杀。

而且,这个东西的制作方法如此简单,使用的材料也随处可寻,就连见惯了生死的毅尊王爷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他隐隐觉得,他的小狐狸精刚刚帮他打开了一扇大门,通往了他从未想象过的世界。

“也许,我不该做这个出来。”零叹了口气说。

火药的存在,能够改变整个世界的格局,谁若先将其掌握在手中,必将成为一代霸主。可同样的,也将有无数人因其惨死。不管想与不想,没有人会阻止这样的命运。就连她这种把枪支弹药玩到了一定境界的行家,最后还不是死在了自己的杰作手里吗?

想到这,零忽然没了捉弄轩辕遥的兴趣,扁扁小嘴,索然无味道:“我冷了,也饿了,回去吧。”

言毕,她转身就走,把毅尊王远远地丢在了身后。轩辕遥望着那一抹火红的背影,忽然从她强挺的骄傲之中看出了深藏的悲凉。

怀璧其罪,有时候,拥有着别人觊觎的强大能力,未必是福气。

他顾不得继续震撼,快步上前,从背后拥住她,为她驱散掉不安,“吉祥,你放心,不管怎样,我都会护着你到底。除非我死,否则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你,轩辕遥在此对天地起誓,如违此言,天诛地灭,人神共愤。”

 “王爷,也许有一天,我会永堕地狱,不得超生呢。”经过她手改造后的枪械,杀伤力至少提高三到五倍,重金难求。现在,她又将威力巨大的武器带入了冷兵器时代。或许龙光国的历史,会因此而改写。而轩辕遥的命运,也将遭遇到一个巨大的转折。

没有人知道那是好是坏。至少,她并不会存在乐观的想法。

 “小狐狸精,地狱有什么好怕的,若真是如此,有我陪着你,刀山火海,本王都会挡在你前边,不要怕。”他从不轻易许下誓言,可一旦话说出口,便是至死不悔的承诺。或许吉祥会将之当做了甜言蜜语,不放在心上,但只要他记得自己有多么认真就好了。

之后,他长长舒了一口气。

零清晰地听见,心脏的位置有重物,“咚”的一声落回原位。

她没有去追问轩辕遥所说的一切是否真的会实现,她只愿此刻被浓浓的感动淹没、沦陷。

 “我真的饿了,而且很冷很冷。”她又小小声地重复一次,不复刚才的冷漠,她那可怜兮兮的模样,和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没啥区别。

此刻,她不是那个能巧手制出令人闻风丧胆的霸道武器的天才少女,褪掉了冷漠伪装起的坚强,她只是她,一个夜里不睡在特制的“壳”中,就合不上眼的平凡人。

轩辕遥半蹲下来,拍拍宽厚的背,宠溺道:“来,我背你,你闭上眼,很快咱们就回到宅子里了,到时候有好喝的热茶暖腹,再叫丫鬟们准备好热水,好好泡一下,等晚上……等晚上我们一起用晚膳。小狐狸精,我可是特意叫人准备了很多好吃的,你现在喊着饿,待会要是还像猫一样,少少吃几口就喊饱了,定不饶你。”

零痴痴地闷笑,手背往眼眶上蹭了蹭,把水雾抹干,决定换个话题反击。“王爷,你刚刚是不是被爆炸声吓了一跳啊,我在背后看见你腿都软了。”

 轩辕遥定在原地,略显尴尬,脸上却暖意洋洋。“小狐狸精,你明知道‘铁皮包’的威力如此之大,事先还不提醒,是不是存心想要看我的笑话?”

零继续笑,小拳头轻锤他的肩膀。“明明是你想要惊喜,要提前说了,还有现在的效果么?其实人家……人家也是为你好。”

看她终于笑了,轩辕遥暗暗松了一口气,也不介意她小小的放肆。“现在真的是又惊又喜了。这玩意,出乎意料之外地强,小狐狸精,不管你是怎么琢磨出来的,可从今天起,不许在任何人面前显露你的才华。怀璧其罪,我不想让你陷入任何威胁之中。”

龙光国几股势力,相互制约,维持平衡。零所拥有的力量,必会打破目前短暂的安宁,如果那一日终将到来,轩辕遥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将她藏在最不起眼的地方,再用最强硬的手段保护起来。胆敢犯者,杀无赦!

零缓缓收敛了笑容,双臂从红狐皮披风中探出,揽抱住轩辕遥的后颈,再把冷风吹得冰凉凉的小脸贴上去,汲取他炙烫的体温,并用软软的音调轻道:“人家哪里会那么容易被人制住要害嘛,我这一辈子,最常经历的事情就是暗杀与反暗杀,有人想得到我,也有人想保护我。多少年过去了,我还不是好好地在活着。”

当然,死过的那次不算。

如果当时只有一颗炸弹,她绝对有把握避开,只不过她的运气不大好,炸弹刚好丢在了她放置“巧克力炸弹”的位置,这才让她无可争议地从人世间消失掉。

严格来说,零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上。每次想起这点,零都觉得倍感欣慰,心理上还算过得去。这件事,如果她不说,轩辕遥就不会知道。当然,这么丢脸的事,她也不会主动地和盘托出,最好就让它成为永远的秘密,不要再提起。

零没有仔细解释前因后果,轩辕遥自然是理解到了其他事情上。

他之前就查到了百里吉祥在皇宫之中时,曾经数次遇袭,可惜轩辕尊并未下令追查到底,吉祥身后的娘家一向是以全族的利益为大,揣测着皇上的心意过日子,轩辕尊不管,他们连个屁都不会多放。一个身不由己的女子,违背本心曲意逢迎,那种日子,轩辕遥只要一想到,就恨得牙根直痒痒。

幸好,糊涂的轩辕尊总算是做了一回好事,把吉祥送到了他身边。从今往后,再不会有相同的事情发生。

吉祥已然忘记了宫中的一切,他也不会再提起。就让不快的日子全部都过去,轩辕遥暗下决心,再不会让她陷入那种水深火热之中去。

 “走了,我们快些回去吧。”轩辕遥加快了脚步,心中忽然升腾起一份异样的满足感,竟恨不得这条路再长一些,最好没有尽头,这样他就可以一直背着吉祥走下去。

 “王爷?”一声轻唤,把他从思绪中惊醒过来,别院已然近在眼前。守门的侍卫正用惊奇的眼神注视着自家王爷极少在人前表现出来的脉脉温情。

轩辕遥心情大好,也懒得和侍卫计较,把吉祥放下,扶稳她站好,极其自然地握紧佳人往里走。

 “有什么话明天再说,今儿咱们出京,主要目的还是吃喝玩乐,小狐狸精要开怀尽兴才好。”轩辕遥将吉祥的疲倦看在眼中,这可不是一天两天积累下来的,她和他一样,都是那种全力以赴的类型,一旦确定了目标,必将勇往直前,不成功就心里不舒服。

可是,人终究还是有感觉的存在,哪有谁能只工作不休息的呢?长此以往,身体要撑不住的呀。

零一肚子的话,就在轩辕遥几乎算得上是强硬的态度下,又吞回到嗓子眼里,只得顺从地点点头。“也罢,就先看看王爷准备了什么好节目,有吃就吃,有喝就喝,今夜索性便来个不醉无归吧。”

轩辕遥邪气一笑,对这个好点子,举双手赞成。他暧昧的表情,令零莫名地红了面颊。

这人,不知道脑子里又在转悠着什么坏念头呢。

 

 

入夜,零就宿在别院的主宅之内。

这间屋子里,没有摆火盆,可温度却几乎和她的暖阳阁差不多。检查一圈后,零很轻易地寻出了答案。

此处的保暖设计,竟然与她京城内的卧房里如出一辙!必定又是轩辕遥的主意,原封不动地照搬过来。

他是知道她怕冷,所以特地做了如此安排吗?

轩辕遥,真是个又细心又体贴的好男人呢。

零亲自帮他把酒杯斟满,执杯相敬,算是答谢。轩辕遥欣然笑纳,小狐狸精送到唇边的美酒,若是拒绝,那才是暴殄天物。

一室旖旎,四目相接,虽然交谈不多,可并没有什么影响。此时无声胜有声,只要彼此都明白,何必非要一清二楚地说明白。

他和她不由地同时想起,两人名义上做了半年多的夫妻,可一点逾越的事儿都没做过。最开始是不了解,互相防备,后来呢,慢慢熟悉,反而不忍去亵渎对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开始有了异样的改变呢?怕是谁都说不清吧。

轩辕遥的嗓子发干,手心里攥满了汗,带兵横扫沙场,经历过大小战事无数的毅尊王爷,居然也有掌控不了局面的时候。他很想问问这只狡猾的小狐狸脑子里究竟在盘算着什么主意,入了王府,她的终身便要托付给他,那么两人之间的相处,是不是还缺少那么一点点改变呢?

 “吉祥,如果本王重新向你求亲,三书六礼,一样不少,正式地将你迎进毅尊王府的大门,你愿意……愿意给我做王妃吗?”话一出口,轩辕遥松了口气,双眸灼灼,等待她的回答。

虽然他并不笃定吉祥一定会答应,他的小狐狸精呐,向来都是世界上最有个性的女子,如果她打心眼里不乐意,谁都强迫不了她。

她垂下眼去,脸色微醺,这……算是求婚吗?

两世为人,还是第一次有男人敢当面把对这话说出来。她只觉得太过意外,那颗没有准备的心顿时七上八下,五味俱全。

真没想到,她和轩辕遥之间,有天会走到这个地步。

要不要答应他呢?答应的话,从此往后,她都能在他的羽翼之后,做一切喜欢的事,而不必担心被谁伤害。亦或是再留一步余地,拖延些日子,冷静地把事情想清楚了再说?

她的沉默,被轩辕遥视为了无言的拒绝。他的心里有些失望,可又不算是太意外。话一出口,他就已然下定了决心,百里吉祥可以拒绝,但不能阻止他的追求。

爱人与被爱,从来都是两回事。

他有信心,终有一天,能彻底地打动她,让这个没啥安全感的小狐狸精放心地投入他的怀抱,在此之前,他可以等待,无论多久,与他都值得。

“这件事,你好好考虑下,吉祥。你只需要记住,轩辕遥刚刚说的每一字每一句,都是认真的,经得起风浪的考验。”他起身,绕到吉祥身后,两只大手微微用力,按住她的双肩,“之前发生过什么,本王全然不理,从你忘掉了过去,涅槃重生的那一刻起,你就只是我的小狐狸精而已。世人怎么说,那不是你我需要关心的范畴,轩辕遥立下的誓言,永不改变。”

零只觉得精神一振,从那种轻飘飘的状态转醒过来。她记起了这具身体的前身是毅尊王爷的亲哥哥、龙光国的皇帝轩辕尊的宠妃,贵妃下嫁之事,本就是为了羞辱他,现在轩辕遥下定决心,要风光迎她进门,正式承认她是自己的妻子,其实是顶住了多少压力啊。在言语能压死人的古代,一口唾沫一颗钉,轩辕遥此举,是甘愿遂了轩辕尊的阴谋,把“罪名”坐实。

值得吗?付出了这么大,真的值得吗?

零问不出口。两片红嫩的唇瓣,上下张合几次,竟没有声音发出来。可是,她的小手却诚实地反应出主人的心情,默默地覆盖在轩辕遥搭在她肩头的手背之上。

一股异样的感觉同时传遍两个人的全身,他和她在这瞬间,竟然能够心灵相通,清晰地知道对方所想,一切尽在不言中。

罢了,就是他吧。

轩辕遥能让她平静无波的心境掀起巨大的风浪,汹涌情绪几乎将她往日的理智淹没殆尽,或许这也说明了,他正是那个上天安排给她的男人。只是她真没想到,要死过一次,穿越回了古代,才让她遇到。

“轩辕遥,我……”她美眸低垂,颤了颤,目光转为坚定。

门外,忽然有脚步声急促靠近,一个声音刻意压低,却语速极快:“王爷,京里有口谕到,皇上在雍华宫设宴,邀请您和王妃参加,传旨的太监先到了毅尊王府,没有寻到您和王妃,就一路快马加鞭往别院来了,管家派人先给您送个信儿,早做准备。”

轩辕尊?

那个几乎消失在零视线之内的皇帝,忽然就跳了出来,横在两人中间。

毅尊王摇摇头,示意零稍安勿躁,朗声道:“下去备马,准备妥当,本王一会就来。”轩辕遥打发了来人,连灌三杯烈酒下肚,恨恨道,“一会先送把你回王府,早些歇着,别又夜里不睡觉,熬得眼眶通红。”

 “你不带我进宫?”刚刚传信的人明明说的是轩辕尊要请王爷和王妃。

 “不必去了,我自有办法应付。”轩辕遥才不肯把吉祥再带到皇上面前。

那个不按常理出牌,还什么事儿都敢去尝试的皇兄,疯起来不像正常人。两兄弟之间的恩怨,决不能再把他的小狐狸精卷了进去。他自认是个小气男人,自己喜欢的女人,就该藏起来,别人连看都不给看。

零点头答应,也没心思去理会太多,她对轩辕尊第一印象不大好,刚刚那么说也不过是在担心轩辕遥而已,既然他有自信能搞定,她乐得清闲。

哪里料到,那个阴险狡诈的轩辕尊仿佛早就料到了此种情况,派来传旨的太监,还带了一小队御林军,把轩辕遥和零团团围住,好说好商量,非要两人一块带走。

轩辕遥脸色青黑,贴身的侍卫们见了,腿肚子就直抽筋。自家王爷这是在极力压抑着怒气,且濒临到了一个要爆发的点,老太监再罗里吧嗦地磨下去,后果难说。

零站在毅尊王身后,被他高大的身子挡住了娇小的轮廓,动作极轻地拉扯轩辕遥的衣襟。

 “他派了这么多人来,今天不带走咱们,绝不会善罢甘休。既然如此,你我就大方地进宫瞧瞧,毅尊王携王妃赴宴,他再放肆,也不能当众做出不当之举。”零没那么多复杂的情绪困扰,此时反而比轩辕遥要冷静得多。不出预料的话,老太监带来的这一小队人只是来开路的,后边还不知跟了多少呢。

毅尊王手握兵权,想要困住他,并非是件容易的事,皇帝心里必定清楚。让御林军压阵,老太监说尽好话,用意就是不要激怒了轩辕遥。

哪里想到,今夜是毅尊王千挑万选的表白之日,那边的百里吉祥好不容易松动了心防,正待他加把劲儿,就能抱得美人归……

可是,这一切都被打乱了。

新仇旧恨,一股脑地涌了上来,轩辕遥没当场发飙,已经算是他修养好了。

零在身后,主动地握住了毅尊王的手,“该来的总要来,一味躲避,反倒被别人看轻了去。”

他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一想到小狐狸精又来到那人的面前,轩辕遥的胸口就有一万把刀子在割肉。

言尽于此,零喟叹一声,不再多言。

轩辕遥身前,一股足以冻僵万物的冷气凝聚,回握住吉祥,冷哼道:“都出去候着,本王要换衣服。”

冬夜的晚风仿佛裹了冰刀子在里边,吹到人脸上,恨不得撕下一块肉去。

轩辕遥怕冻到了吉祥,下令改乘马车,经过改制后的车厢内,巧妙地挖出几个暗格子,多放了两只炭火盆,以确保长时间的赶路不会让人觉得冰冷难受。

轩辕遥甘愿成为“靠垫”,让零斜倚在他胸口,减缓颠簸,可他那铁青的脸色不褪,虽然呼吸平静,却总有那么点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味道。

该死的,难道是保密的工作不到位,让宫里的那个人发现了什么吗?

万一如此,他必定不会放弃回来争抢吉祥。阳谋不管用,阴谋不间断,防不胜防,需早做打算。

零一路注意,哪怕轩辕遥有一点点的情绪波动,也逃不过她的双眼。

撩起挡在车窗上的厚布帘子,让冷风倒灌,激得两人同时精神一振。“王爷的心乱了,这样不好,还未交手,就瞻前顾后,怯懦三分,还没见到轩辕尊,您就先败了几分。”

轩辕遥脸色一, 凛,在零纯净清澈的眼神注视之下,又奇迹般地放松下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许多年了,轩辕尊在身后步步紧逼,迫着他一路向前,想方设法地不断变得强大,朝政兵权,皆握在手中,再挥舞利剑,斩断了双生兄弟之间的亲情。

说不累,那是假的。

说不痛,也是假的。

心酸、心痛,直到现在的漠然、冷淡,他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自己。

零的目光无声息地飘远,让人看不明白的情绪,缓缓酝酿成一团风暴,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皇家设宴,针对的人未必就是轩辕遥。前些日子,轩辕尊派冷月来,必是动了某种念头。那冷月被她冷处理地撵了回去,难道会替她在皇上面前隐瞒吗?

那奴才回去给主子告了状,既然冷月奈何不了她,轩辕尊就亲自出马了。去一趟皇宫也好,不接近轩辕尊,怎么能知道他的葫芦里装的究竟是什么药呢?

纤腰被轩辕遥从身后死死缠紧,这样的大力,箍得零快要无法呼吸。她的心情,忽然就因为这么个占有性的动作,彻底放松下来。

 “轩辕遥……”零坐正了身子,四眸对望,“你放心,吉祥会保护你的,不会有任何人能在我面前伤害到你,轩辕尊是皇帝又怎样,这位子,可没想象中的那么牢靠。”

如果轩辕遥愿意使用她制造出的武器,那么他可以轻轻松松地让这皇位换人去做。 轩辕尊最好不要欺人太甚,把人逼到了放弃一切也要全力反击的境地中。

她的身子,忽然被大力吸入一具暖热的胸膛之中,独属于轩辕遥的气息将吉祥整个人淹没,“小狐狸精,应该是本王来保护你才是,你这丫头……”

轩辕遥整张脸都埋入了零雪白的玉颈之中,只觉得一股暖意,从上到大,扩展到四肢百骸,再往心脏的位置汇集。

父子相争,兄弟相残,他的手上,染了无数人的鲜血,并不比轩辕尊干净多少。可是,他的小狐狸精刚刚说,要倾尽全力去保护他。亲人们想方设法也要置之于死地的他,宛若见到了救赎之光,几年来,首次见到了希望。

零任由轩辕遥抱着,也不反抗,这个男人,或许真是上天送来给她的命中之人,从现代到古代,穿越时空,再活一次,方能遇到。虽然相处的时间还不长,虽然彼此之间不算太了解,虽然还有上一位百里吉祥遗留下来的问题,虽然龙光国的皇帝和龙光国最大的百里家族横在中间虎视眈眈……可她就是忍不住对轩辕遥动了心。

罢了罢了,看在她只懂得物理、化学、机械学以及动能应用技术的脑袋头一次开了窍,就把这些阻碍都当做是考验来面对好了。

爱情,应该不会比造原子弹更难。

不过,她也没有忘记,这里是古代。男人没事就可以把看对眼的女人往屋子里拉。

她可以接受磨难,却绝不会答应分享。她那狐媚诱人的瞳眸泛着淡紫色的涟漪,饱含威胁。“我仔细考虑了下,你之前的提议,也不是不能答应……”

她故意拖长声音,挖个陷阱,等着某人心甘情愿地往里跳。

今天的谈话跳跃得有点快,轩辕遥费了好大劲,才跟上吉祥的思路。

待意识到她话中之意后,他的脑袋里一片空白。她……她……难道是……

 “吉祥,你答应了?你真的答应了?哈哈哈哈,我好高兴,真的很高兴。”从极怒到极喜,轩辕遥一下子飘到了半空中,抱住他的小狐狸精微微摇晃。

她无奈地随着他的身形而动,“王爷,你先听我说完嘛,人家还有条件呢。”

 “你说,你说……”就算是她要天上的月亮,他也会想办法搭部通天梯,爬上去摘来送她。

零眼含坚定,一股说不出的煞气由体内向外迸射,气势惊人。“我是个很小气的女人,不喜欢别人碰属于我的男人,如果有天吉祥嫁给了王爷,必定会像只小八爪鱼似的缠紧了您,不许别人觊觎。哪怕有天美貌不在,鸡皮鹤发,也不准您再看别人。相爱容易,相守难。您可得考虑妥帖,别急于答应。吉祥并非是寻常女子,若真的恨上了谁,那就完全没有道理可讲,不死无休。”

言毕,她甜甜一笑。可轩辕遥却能清晰地感受到,她在说这番话时,有多么的认真。

 “没想到,本王寻了十几年,甘愿双手奉上真心的小狐狸精,竟然是只醋狐狸,好酸好呛哟!”他一点都不介意吉祥的小心眼,反而觉得她挂在脸上的小坚持,让他有着移不开眼的喜欢,“本王现在就郑重答应你提出的条件,要不要先立下毒誓,天神为证?”

零的小手掩住他的薄唇,笑得无比魅惑,“毒誓就免了,我不信神的。”比起虚无缥缈的天谴之说,她更相信自己的力量。

只要让她牢牢记在心里就好了。轩辕遥若是有天违背今日之言,她有无数种方法,让他知道欺骗女人的下场。

她的自信,比他任何的誓言都管用。

 “既然你没有异议,为了庆祝今日之喜,盖个章怎么样?”一抹轻松,几缕诱惑,零双臂抬高,准确地拥住他的颈子,毫不犹豫地送上红唇。

被人叫了这么久的狐狸精,今天总算是把外号坐实了。

抢占了先机,零显得分外得意,虽然轩辕遥被她偷袭个正着,只是愣住了一瞬间就抢回了主动权,将她反压到了身下,火热还击。

热浪一波波侵袭,积攒的热情,化为”烈焰”焚烧。她顺从于本能,尽力回应。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上篇:第三章 惊喜连连(2)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8543) | 推荐本文(1)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