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玄幻武侠 > > 第十二章 王二傻
第十二章 王二傻 文 / 八刀红茶 更新时间:2013-1-18 15:17:14
 

 

 

 

 

王二傻没了之前散乱的眼光、憨傻的表情。脏兮兮的脸上有一股饱经沧桑的神色。

为首的青年名叫张老虎,人长得粗壮高大,他走到爷爷的身边,瓮声瓮气地说道:“老天师,这傻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自从刚才一下雨开始,突然就从他那小土房里跑了出来,满村里乱叫,嚷嚷着要见你。我们只怕是他又犯了疯病,没得法子,这才绑了送来。”

王二傻哼了一声,冷冷地瞅了瞅张老虎,凛凛然,不怒自威,丝毫没有了一丝傻气。张老虎一条大汉,让这傻子一瞪,反倒有些畏缩,他轻轻地退了两步。

王二傻抖抖身子,大粗绳子依然绑在他的身上,他寒声道:“陈不幻,这不是待客之道吧。”

爷爷摆摆手,示意众人解开他身上的绳子,众人一阵犹豫。

那麻绳捆得十分结实,莫二师爷提着爷爷的那把雕花小刀,硬生生地挑断了绳子。

王二傻嘿嘿一笑,看着爷爷,满是欣赏之色:“学得术法,兼济苍生。不幻,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王二傻本是20多岁的青年,此时说出话来,沙哑的声音里带着看尽沧海桑田的味道。

爷爷微微一愣,问道:“你是?”

王二傻双手背在身后,笔挺挺地站立着,胸口流着血,傲然道:“‘江北一贼,如云如幻,欲问旱事,伏虎南岸’,怎么,不幻、莫二、程三,你们连我的手迹都不认识了吗?”

爷爷和莫二师爷、程三师爷闻听此言,如遭雷击,怔怔地看了王二傻子半晌,猛然跪倒在地,高喊一声:“师父!”

牛革命一蹦三尺高,见了鬼般嚎道:“你……你是……老天师……”

王二傻微微点头,答应了一声是。

牛革命面色惨白,话不成句:“你……你不是死了吗……当……当年我是亲眼看着你死的……”

程胖子一把把我摁倒在地上,骂道:“小狼崽子,快叫祖师爷啊。”我懵懵懂懂地叫了声祖师爷,王二傻面带慈祥地一笑:“不幻,这是你孙儿?”爷爷恭恭敬敬地答应了一声“是”。

他微微摇头:“看他面相,只怕以后,也是个多舛之人啊,好自为之吧。”

他说完不再看我,扭头看向疯了般的牛革命,平和地问道:“牛村长,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

牛革命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跪在王二傻脚下,大哭道:“老天师……你……你饶了我吧,我知错了啊……”

他哭得很伤心,王二傻却恍若未闻,他抬头看着天空,似乎陷入了对往事的回忆里:“几十年前,天下改朝换代,我为了躲避战乱,带着不幻来到村里隐世。我们本是在死牢里逃出来的人,心淡如水,也不想多生事端,承蒙小清村父老乡亲们抬爱,在这小清村里度日。阴差阳错,我收了莫二、程三、石四当了徒弟。我本想在这里度了余生,再无他求。十几年前,村里一个叫牛二的无赖不知道听到了什么风声,说我身怀宝物,这牛二起了疑心,纠集了本村几个闲汉夜里冲进我家,绑起我逼问我宝物下落。我一个孤苦伶仃的老人,那时候徒弟们也不在身边,除了一条老命,哪里会有什么宝贝。他们以为我撒谎,恼羞成怒下差点勒死了我……”

“那些人里,有你、还有你……”

王二傻用手指点着谷老憨、李柱子,两人吓得连连摆手:“当年……当年都是他逼俺干的,俺要不这么干,他们也得杀俺啊!俺……俺们也怕死啊。”

几个人诚惶诚恐,连连辩解,王二傻继续说道:“后来日子一天过的比一天好,天下太平。牛二摇身一变成了村长,改了个名,就叫牛革命。嘿嘿,牛革命啊,牛革命,没想到我纵横一世,最后栽在你这18岁的娃娃手里。”

他摇头叹息,只吓得牛革命磕头如捣蒜:“我……我真的已经悔改了……”

王二傻点头一阵叹息:“你很好,没有浪费我一片苦心。小清村能有今天的日子,也有你的功劳。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我没让徒弟们杀你,就是为了看到你悔改。冤冤相报,终究是下策……”

王二傻脸上现出悲天悯人的神色:“不幻,你要问我石四的事儿?”

爷爷一脸欲言又止,点点头,应了一声是。

王二傻叹了口气,脸上严肃了几分:“石老四是在我跟前死的,我看得清清楚楚。当时祈雨,他画了五龙五雷将,只不过有人做了手脚,空点了五雷将的眼睛,那五条天龙全是瞎龙,因此只引来一道天雷……”

“当时我有心无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石四挨了暗算,”王二傻似乎有些激动,声音微微颤抖。

“那人置老四于死地,借我名义发出飞筹竹签,无非是要引你们回来,连同这小清村的村民统统杀尽,他怕两个童男童女泄露风声,在香囊里下了白虫。我费尽心机在香囊里留下一张纸条,总算争了两分先机。”

“你们记住,”王二傻子陡然声音一寒:“日后,若是他再现人世,找到你们,你们务必将他擒杀!此事事关天下苍生,谁若是骨头软,说出半个不字儿,便不再是我符咒门的门徒!”

他严厉地看了我一眼,显然也是把我包括在内。

爷爷依然恭恭敬敬地跪着,伤口处流出的血水染红了脚下的土地。

他一皱眉,轻声问道:“师父,那人,究竟是谁?”

王二傻欲要再说些什么,陡然脸上一阵抽搐,似乎极其痛苦的样子,他颤抖着身子大叫一声!

杂草堆里,一支短小的羽箭突然飞了出来,径直插在了王二傻的心口!

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呆立在原地。那羽箭实在太小,去势实在太疾,飞来得实在太突然,听到王二傻惨叫时,已然插到了心口上。

几个拿着土枪的汉子端着土枪,冲进那堆杂草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人,只在地上发现一串泥脚印子,看方向,似乎是通往小清村的,几个人沿着那脚印追查到村口时,脚印突然消失了……

王二傻的伤口处,血迹流出,那血迹隐隐有些灰暗!这羽箭带毒!

这羽箭上的毒药,毒性似乎极其厉害,王二傻艰难地喘息一声,一张原本白皙的脸上霎时间布上了一层黑气,他无力地指着那堆杂草丛,嘴里连说几个“他……他……他……”

他终究没有说出那人的名字,一番挣扎,眼眸里的生机渐渐流逝,圆睁着双眼就此死去。

我似乎有种错觉,他在死去的那一刹那,眼里流出了恐惧的神色……

程胖子抱着这个可能是祖师爷,也可能不是祖师爷的人号啕大哭……

终究没有人知道,究竟是谁害了石天师和王二傻。牛革命连夜组织青壮年劳力全村搜查杀人凶手,几天折腾下来,却依然没有线索。

 

我们三天后离开小清村,倾盆大雨在我们走时依然没有下完。王二傻的尸体被留在小清村,葬在那片林子里。

爷爷被送往县医院救治,伤口没有致命,只是自那以后,爷爷的身体大不如往昔。

后来听说,那年村里走了很多人。牛革命在一个雨夜里,投了伏虎河,有人说他是酒后失足,也有人说他是被祖师爷复生吓破了胆。

谷老憨、李柱子自那以后变得疯疯癫癫,家里婆娘受不了他们的疯劲,都离了婚,再往后,他们在小清村突然消失了。

村办小学里的志愿老师李晓峰也在那一年离开了小清村,听说是回了城市。

而我再没回过小清村。

 
上篇:第十一章 雨师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2082)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1)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