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玄幻武侠 > > 第十一章 雨师
第十一章 雨师 文 / 八刀红茶 更新时间:2013-1-18 15:16:45
 

 

 

 

 

爷爷看着空棺,怔了怔。谁也不会想到,棺材里竟然没有尸体。

爷爷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狠狠揪住牛革命的衣领:“姓牛的,你说,你把我师父到底弄到哪里去了!”

一向心平气和的爷爷竟然暴怒至此,牛革命惊慌失措,连连摆手:“陈家大哥,当年……当年我们就是把老天师的遗体埋到了这里啊!入殓那天,全村人都见了,你问问他们,他们亲眼所见,如有半句假话,我牛革命不得好死啊!”

牛革命指着谷老憨和李柱子等人,几个汉子连连点头。

爷爷正将信将疑,莫二师爷手里拿着几颗钉子走了过来,道:“师兄,或许他们没说假话。”

莫二师爷手里的钉子是在坟坑里捡的,看那个头大小,正和棺材上的孔隙吻合,因在土中埋得时间久了,显得锈迹斑斑。

棺材上钉的钉子,本名镇魂钉,是为了防止棺中之人诈尸而钉上的,这是自古以来的规矩,倒也不是小清村的人别有用心。镇魂钉一般多为七颗,取北斗七星的寓意。

“您瞧这钉子,钉头明显有夹痕,刚才我也看了棺材,棺材上的七个钉孔处明显有被撬的痕迹……”

莫二师爷的性子就有这般的好处,冷静里带着圆滑,话从不说死,留个话头,点到为止,板上钉钉的那一句,全让爷爷说了。

爷爷看了看莫二师爷,点点头道:“难道,师父的坟,让人动过?有人动了师父的遗体?”莫二师爷拿着铁钉,沉吟不语。

“谁,谁动我师父遗体了?”

一声暴喝,我扭头看去,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程胖子师爷怒目圆睁,脸上仍带着迷茫劲儿。他看看空棺,勃然大怒,一下扑到坟坑里,抱着祖师爷的空棺材痛哭失声。

我听他哭着,心里一阵抽搐。

程师爷虽然有些莽撞,可终究也是个重情义的人。程胖子趴在坟坑里哭了一阵,身子颤了两颤,突然奇怪地咦了一声:“这是什么玩意儿?”

杉木棺材早让几支土枪轰成了碎木片儿,只见程胖子从里面一阵扒拉,手上多了一个六七寸长的木偶,那木偶身上刻着密密麻麻的血红文字。

程胖子刚把木偶拣出来,莫二师爷一把抢了去。本就不是多大的东西,夹杂在碎木屑里,众人一直没有注意。

莫二师爷把那木偶看了又看,却认不出是个什么东西,他随手扔给了爷爷:“师兄,这物件儿邪气啊,你说五雷将军的天雷,是不是就打的这东西?”

爷爷接过木偶,苍老的脸上陡然变了颜色,把那木偶工工整整地放在北方,自包里翻出一炷长香点上,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口中念叨着:“雨师大人驾到,小老儿怠慢,恕罪,恕罪啊。”

莫二师爷闻听雨师,也是大吃一惊:“这……这是……”

爷爷点头:“这就是雨师赤松子啊。”

“怪不得小清村大旱,石师弟道是小清村多年的罪孽引来的天裁,那纸条把咱们引到这里,我以为是小清村出了旱魃,机关算尽,却无一人算准,原来是有人拘了赤松子的法身,扔在了师父的棺椁里。”

“拘法身?”

我好奇地凑过去,爷爷拿起木偶,放在我身前指点道:“你瞧这木偶,是不是哪里有些怪异?”

那木偶雕刻得栩栩如生,手法极其精湛,粗粗看来,似乎带着一点儿仙气。那木偶身上的咒文如蝌蚪般大小,密密麻麻似用朱砂书写。我隐隐觉得有些别扭,再仔细看,那木偶竟然没有眼睛!

“那人抹了雨师双眼,无眼则无灵,拘法身、入坟丘,靠着阴气拘押神灵,好毒辣的手段!”爷爷摇摇头,冷笑。

莫二师爷连连咂舌:“拘神灵法身,这……这人难道不想活了?咱们学得术法,役鬼使神,这就够得我们损尽阳寿,这人连神灵之威都敢触犯,不怕死后魂飞魄散吗?”

“世间真有如此丧心病狂的人物?”莫二师爷说着,脸上现出一丝惊惧。

牛革命看着那木偶,小心地问了句:“陈家大哥,这物件,有没有法子破啊?”爷爷惨然一笑:“法子倒是有的……”

莫二师爷似乎想起了什么,惊道:“师兄,这木偶上的咒术乃血咒连心,这等恶毒的术法,稍不小心破法之人就会遭到反噬啊!”

后来我才知道,这血咒连心,是几千年来留传下来的秘术,施法之人舍了自己一魂一魄,再用自身鲜血写下符咒,封下神灵法身。十年后,我曾因种种原因查过这道咒术,可因这咒术伤人伤己,太过霸道,已经鲜为人用,程序复杂已经无从可考。

程胖子猛然冲到爷爷的身前,啪、啪就给了自己两个嘴巴,抱着爷爷失声痛哭:“师兄,你别生我气啊,我先前说的都是气话,你是我师兄,师父死了,长兄如父,你为了这些王八蛋丢了性命,值吗?咱……咱符咒门不能再死人啦……”

他眼里布满血丝,猛然把我推到爷爷的近前道:“小狼崽子,劝劝你爷爷,你爷爷不想活了啊!”

我惊讶地看着爷爷,爷爷冲我微微一笑,摸着我的头顶道:“咱陈家人,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人这一辈子,诱惑多、是非多,不论做什么事,都不要丢了咱陈家人的脸面。市井人攀不上庙堂,入不得江湖,可也有自己的立世之道!娃子,莫让我失望!”

爷爷的话意味深长,不同往日。自从踏入小清村开始,我就觉得爷爷变得有些古怪,抽得空子,就要点拨我一下,往日的爷爷从来不曾这样。或许,从来到小清村开始,他就预感到了什么吧……

爷爷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小刀,那刀四五寸长,全身泛着金色,刀身上雕刻妖异的花纹。

爷爷慈祥地对我说道:“人有三魂七魄之说,单是心头处就聚着三魂六魄,所以心头之血阳气最盛、正气最旺。那血咒连心虽是上古传下来的歹毒秘法,看似是死咒,其实也有破解的法子。娃子,你记住,心头三分血,当可破污除秽!”

我陡然明白了爷爷要做什么,正要阻止,爷爷猛地拿起小刀朝自己的心口狠狠地扎去,顿时他血流如注……

爷爷颤巍巍地捡起地上的木偶,鲜血滴在木偶上,木偶身上密密麻麻的红色咒符瞬间退去,泛起一丝圣洁的光芒。

爷爷脸色惨白如纸,程胖子手忙脚乱地画了一道止血符咒贴在爷爷的胸口,血依然隐隐地流着。

爷爷冲着莫二师爷一摆手,喘息道:“快……快给雨师刻上眼睛,小……小清村有救了……”

他嘴唇已成白色,莫二师爷流着泪,给那木偶刻着双眼,手却不受控制地颤颤巍巍。

一瞬间,天上乌云密布,几声闷雷传来,大雨倾盆而至!

大雨终于来了,这片早已龟裂的大地终于等来了一场酣畅淋漓的大雨,我隐隐听到小清村里传来的欢呼声,还有锅碗瓢盆叮叮当当的接雨声。

小清村的村民终于解脱了,代价却是我爷爷的半条性命。

在场的所有爷们儿齐刷刷地跪在爷爷的身边,脑袋磕在有些泥泞的土地上。七尺男儿,上跪天地,下跪父母,如今跪了爷爷。

爷爷靠在杨树根儿上,一脸平和。胸口的血仍然在流着,那道止血符咒起了作用,伤势似乎轻了许多。

程胖子拿着根树枝,凭空手舞足蹈,发泄着心中的怒气,口中不住地骂道:“符咒门全是傻子,全是没心眼的傻子……”

我跪在爷爷的跟前,号啕大哭,哭得程胖子一阵心烦,回头给了我一巴掌:“丧门星,哭个屁啊,你家爷爷还没死呢!”

他一巴掌下来,我哭得反倒更厉害了。

河岸处,人影晃动,还夹杂着几声喧嚣。牛村长回头看着来人,李三宝、谷老憨提着土枪一脸戒备,大喊一声:“谁?”

来人越走越近,我终于瞧见,是村里的几个青年,他们绑着一个人走了过来。

我抬头看那人,大吃一惊,赫然是上午在村西头看到的石天师的徒弟——王二傻!

 
上篇:第十章 挖坟 返回目录 下篇:第十二章 王二傻
点击人数(6322)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