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生活频道 > > 卷二 腐流部
卷二 腐流部 文 / 精编 更新时间:2013-1-18 15:04:56
 

 

 

 

腐流部描写了古时读书人的读书、生活、考试等面貌。从小笑话中可以看到书生的迂腐酸气,也可以看到书生的饱读诗书,讽刺了古时书生死读书而成书呆子,不谙世事,以致闹出种种笑话。

 

辞朝

一教官辞朝见象,低徊留之不忍去。人问其故,答曰:“我想祭丁的猪羊,有这般肥大便好。”

【译文】

有一个教官辞别朝廷的时候,看见了一头大象。他低头一直徘徊良久不愿离开。别人问他为什么,他回答说:“我想,要是祭丁(每年二、八月的第一个丁日都会祭祀孔子)的猪羊,如果有这么肥大就好了!”

上任

岁贡选教职,初上任,其妻进衙,不觉放声大哭。夫惊问之,妻曰:“我巴得你到今日,只道出了学门,谁知反进了学门。”

【译文】

岁贡被选拔做了教官,刚刚上任。他的妻子一进学门,就不觉放声大哭。丈夫大吃一惊忙问她怎么了,妻子说:“我好不容易才等到你今天,只以为终于离开了学校,哪知道现在又进了学校。”

争脏

祭丁过,两广文争一猪大脏,各执其脏之一头。一广文稍强,尽掣得其脏,争者止两手撸得脏中油一捧而已。因曰:“予虽不得大葬(脏),君无尤(油)焉。”

【译文】

祭祀孔子后,两个清苦的教官互争一头猪的大肠,一人抢大肠的一头。一个人力气稍微大点,抢到了全部,另一个没抢到的只挤出了一把大肠的油在手上,因此说:“我虽然不能得到大葬(脏音同‘葬’,这里本指大肠),你也没了尤(尤古文指丁忧,指家中死了父母。这里本指油水)。”

厮打

教官子与县丞子厮打,教官子屡负,归而哭诉其母。母曰:“彼家终日吃肉,故恁般强健会打。你家终日吃腐,力气衰微,如何敌得他过?”教官曰:“这般我儿不要忙,等祭过了丁,再与他报复便了。”

【译文】

教官的儿子与县令的儿子打架,教官的儿子总是吃亏,回家后向母亲哭诉。母亲说:“他们家整天吃肉,自然身强力壮。咱们家整天吃豆腐,当然体瘦力弱,怎么能打得过他呢?”教官说:“这样的话,我儿不要着急,等祭过了孔子,再找他报仇就是了。”

钻刺

鼠与黄蜂拜为兄弟,邀一秀才做盟证,秀才不得已往,列为第三人。一友问曰:“兄何居乎鼠辈之下?”答曰:“他两个一会钻,一会刺,我只得让他罢了。”

【译文】

老鼠和黄蜂结拜为兄弟,邀请一个秀才去作证。秀才不得已只好去了,只被排在第三位。朋友问他:“老兄为何甘心居于鼠辈之下?”秀才回答说:“他们两个一个会钻,一个会刺,我只得让着他们些了。”

证孔子

两道学先生议论不合,各自诧真道学而互诋为假,久之不决,乃请正于孔子。孔子下阶,鞠躬致敬而言曰:“吾道甚大,何必相同。二位老先生皆真正道学,丘素所钦仰,岂有伪哉。”两人各大喜而退。弟子曰:“夫子何谀之甚也!”孔子曰:“此辈人哄得他动身就够了,惹他怎么!”

【译文】

有两个道学先生观点不同,都说自己是真道学,别人是假道学,久久不能解决,于是就请孔子给判断一下。孔子走下台阶,鞠躬致敬,然后说道:“我道甚大,何必相同。二位老先生都是真正的道学,我一直都很钦佩景仰,哪会有假呢?”两人欢欢喜喜地回去了。孔子的学生对孔子说:“老师你奉承得他们过分了吧!”孔子回答说:“这种人哄得他走就行了,惹他干什么!”

放肆

道学先生嫁女出门,至半夜,尚在厅前徘徊踱索。仆云:“相公,夜深请睡罢。”先生顿足怒云:“你不晓得,小畜生此时正在那里放肆了!”

【译文】

一个老学究嫁女出门后,到半夜了,还仍在厅堂里徘徊踱步思索。下人对他说:“老爷,夜深了,请赶紧休息睡吧。”老学究顿足大怒说:“你不晓得,那个小畜生(指姑爷)现在正在那里放肆(行房)呢!”

贽礼

广文到任,门人以钱五十为贽者,题刺曰:“谨具贽仪五十文,门人某百顿首拜。”师书其帖而返之,曰:“减去五十拜,补足一百文何如?”门人答曰:“情愿一百五十拜,免了这五十文又何如?”

【译文】

新教官上任,学生用五十文钱作为见面礼,名帖上写着:“谨备足五十文钱作为见面礼,弟子某某磕头一百下为敬。”先生写了个帖返还给他,说:“减去五十拜,补齐一百文钱怎么样?”学生回答道:“弟子情愿给您磕一百五十下头,免了这五十文钱怎么样?”

不养子

一士夫子孙繁衍,而同侪有无子者,乃骄语之曰:“尔没力量,儿子也养不出一个。像我这等子孙多,何等热闹。”同侪答曰:“其子尔力也,其孙非尔力也。”

【译文】

有一个大夫,子孙众多,而他的同辈中,有一个人没有儿子。于是,他便骄傲地对那人说:“你没有能力,连儿子都养不出一个。像我这样,多子多孙,何等的热闹。”同辈回答他说:“生儿子,的确是你的能力,但是生孙子,却不是你的能力了。”

借粮

孔子在陈绝粮,命颜子往回回国借之,以其名与国号相同,冀有情熟。比往通讫,大怒曰:“汝孔子要攘夷狄,怪俺回回,平日又骂俺回之为人也择(贼)乎!”粮断不与。颜子怏怏而归。子贡请往,自称平昔极奉承,常曰:“赐也何敢望回回。”群回大喜,以白粮一担,先令携去,许以陆续运付。子贡归,述之夫子,孔子攒眉曰:“粮便骗了一担,只是文理不通。”

【译文】

孔子带着弟子在陈国断了粮食,就叫颜回到回回国去借粮,想着颜回的回与回回国的名号一样,希望能显得有亲切之情。颜回到了回回国通报后,回回国酋长大怒说:“孔子要驱逐我们,还骂我们是贼(择)。”不给借粮。颜子垂头丧气地回来。弟子子贡请求去借粮,见了回回国酋长,他自称平常就非常奉承回回,常常说:“赐(子贡名赐)也何敢望回回(《论语》中原句应是‘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此处明显断句错误,将后一句的‘回’放前面)。”回回们这么一听非常高兴,就给了他一担白面,叫他先带回去,随后还会陆续运东西去。子贡回来告诉孔子经过,孔子皱紧眉毛说:“粮虽然骗了一担,只是文理不通。”

廪粮

里长收粮在仓廪内,耗鼠甚多,潜伺之,见黄鼠群食其中。开仓掩捕,黄鼠有护身屁,连放数个。里长大怒曰:“这样放屁畜生,也被他吃了粮去。”

【译文】

里长收了粮食放进仓库,发现被老鼠啃坏好多,偷偷地侦察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一大群黄鼠狼在乱啃。里长虚掩着仓库门准备捕捉,结果黄鼠狼因为有屁护身,连放了数个逃走了。里长大怒说:“就这样的放屁畜生,也让它把粮食吃了。”

脱科

其年乡试,一县脱科。诸生请堪舆来看风水,以泥塑圣像卵小,不相称,故耳。遂唤妆佛匠改造。圣人大喝曰:“这班不通文理的畜生,你们自不读书,干我卵甚事!”

【译文】

某年乡试,有一个县一个人都没有考中。所有考生于是请了算卦先生来看风水,算卦先生认为泥塑圣人像的蛋太小,不相称,所以大家猜考不中。于是考生们就请匠人来重饰雕像。圣人大声叱喝说:“这群文理不通的畜生,你们自己不读书,干我蛋什么事!”

红门

三秀才往妓家设东叙饮,内一秀才曰:“兄治何经?”曰:“通《诗经》。”复问其次,曰:“通《书经》。”因戏问妓曰:“汝通何经?”曰:“妾通月经。”众皆大笑。妓曰:“列位相公休笑我,你们做秀才,都从这红门中出来的。”

【译文】

有三个秀才到妓院里做东聚会畅饮,其中一个秀才问:“兄台研究哪一部经?”一人说:“我通《诗经》。”又问另一个人,另一个人说:“我通《书经》。”然后又戏问妓女:“你通哪部经呢?”妓女答说:“我通月经。”大家一时大笑起来。妓女说:“各位相公莫笑我,你们虽然是秀才,但也是从这红(音同‘黉’,指学校)门中出来的。”

野味

甲乙二士应试,甲曰:“我梦一木冲天,何如?”乙曰:“一木冲天,乃‘未’字也,恐非佳兆。”因言己“梦一雉贴天而飞,此必文门之象,稳中无疑矣”。甲摇首曰:“咦,野(也)味(未)。”

【译文】

有甲乙两个士子去参加考试,甲说:“我梦见一根木头冲天而去,这怎么解?”乙说:“一根木头冲天,那是‘未’字,恐怕不是好兆头。”又说自己“梦见一只野鸡紧贴着天空高高而飞,这是必中文门之象,稳中无疑”。甲摇摇头说:“唉,野味(也未)。”

僧士诘辩

秀才诘问和尚曰:“你们经典内‘南无’二字,只应念本音,为何念作‘那摩’?”僧亦回问云:“相公《四书》上‘於戏’二字,为何亦读作‘呜呼’?如今相公若读‘於戏’,小僧就念‘南无’;相公若是‘呜呼’,小僧自然要‘那摩’。”

【译文】

秀才责问和尚说:“你们经典里的‘南无’二字,只应该念原本的音,为什么要念做‘那摩’?”和尚也反问说:“相公《四书》上的‘於戏’二字,为什么也读做‘呜呼’呢?现在相公如果读成‘於戏’,小僧就念‘南无’;相公如果是 ‘呜呼’(又指称人死),小僧自然要‘那摩’(又指称念经)。”

杨相公

一人问曰:“相公尊姓?”曰:“姓杨。”其人曰:“既是羊,为甚无角?”士怒曰:“呆狗入出的!”那人错会其意,曰:“嗄!”

【译文】

一个人问另一个人:“贵姓?”那人答:“姓杨。”这人说:“既然是羊,怎么没有角?”那人怒骂道:“狗日的。”这人会错了意说:“原来如此!”

头场

玉帝生日,群仙毕贺。东方朔后至,见寿星彷徨门外,问之,曰:“有告示贴出,不放我进。”又问:“何故贴出?”答曰:“怪我头长。”

【译文】

玉帝过生日那天,所有的神仙都去给他贺寿,东方朔去晚了。当他赶到时,见寿星公正在门外走来走去。东方朔见了,就问寿星这是为什么。寿星公回答说:“有告示贴出,不放我进去。”东方朔又问为什么会贴出这种告示。寿星回答说:“他们怪我头长(音‘同场’)。”(古时考试分头场、中场、后场,头场是第一关。)

识气

一瞎子双目不明,善能闻香识气。有秀才拿一《西厢》本与他闻,曰:“《西厢记》。”问:“何以知之?”答曰:“有些脂粉气。”又拿《三国志》与他闻,曰:“《三国志》。”又问:“何以知之。”答曰:“有些刀兵气。”秀才以为奇异,却将自做的文字与他闻,瞎子曰:“此是你的佳作。”问:“你怎知?”答曰:“有些屁气。”

【译文】

有个瞎子,擅长闻香识别气味。有个秀才拿《西厢记》给他闻,瞎子说:“《西厢记》。”秀才问瞎子是怎么猜到的。瞎子回答说:“因为有脂粉的气味。”秀才又拿《三国志》给他闻,瞎子说:“《三国志》。”秀才又问怎么猜到的,瞎子回答说:“因为有兵器味。”秀才感到十分奇怪惊异,便将自作的文章给他闻。瞎子说:“这是你的佳作。”秀才问:“你怎么知道的?”瞎子回答说:“有些屁气。”

蛀帽

有盛大、盛二者,所戴毡帽,合放一处。一被虫蛀,兄弟二人互相推竞,各认其不蛀者夺之。适一士经过,以其读书人明理,请彼决之。士执蛀帽反复细看,乃睨盛大曰:“此汝帽也!”问:“何以见得?”士曰:“岂不闻《大学》注解云:‘宣(先)著(蛀)盛大之貌(帽)’。”

【译文】

有盛大、盛二兄弟俩人,他们戴的毡帽,放在一起。一顶被虫蛀了,兄弟二人互相争夺没有被虫蛀过的帽子。正好有一秀才路过,读书人明理,就找他明断。秀才拿着被虫蛀的帽子反复细看,然后斜着眼睛看盛大,说:“这帽子是你的。”盛大问:“怎么见得?”秀才说:“难道没听《大学》注解说:‘宣(音同‘先’)著(音同‘蛀’)盛大之貌(音同‘帽’)’。”

无一物

窃人往各寺院,窃取神物灵心,止有土地庙未取。及去挖开,见空空如也。乃骇叹曰:“看他巾便戴了一顶,原来腹中毫无一物!”

【译文】

有个小偷到各个寺院窃取供奉的神灵塑像里面暗藏的东西,只有土地庙的没有窃取。等到前去挖开土地庙,看见里面空空荡荡,于是惊叹说:“看他方巾(古时秀才以上的人所戴的帽子样)倒是戴了一顶,原来肚子里啥都没有!”

带巾人

一和尚撒尿,玩弄自己阳物。偶有带巾人走来,戏曰:“你师徒两个,在此讲甚么?”和尚曰:“看他头有几多大,要折顶方巾与他带带。”

【译文】

一个和尚脱了裤子撒尿,掏出自己的阳物在玩弄着。偶然有一个秀才走了过来,戏笑和尚说:“你们师徒两个在这里讲什么事?”和尚说:“看他头有好大来着,要折一顶多大的方巾(古时也指代秀才)给他戴。”

穷秀才

有初死见冥王者,王谓其生前受用太过,判来生去做一秀才,与以五子。鬼吏禀曰:“此人罪重,不应如此善遣。”王笑曰:“正惟罪重,我要处他一个穷秀才,把他许多儿子,活活累杀他罢了。”

【译文】

有个刚刚死去的人,见到了阎王。阎王说他生前享受得太过分了,判来生去做一秀才并生养五个儿子。鬼吏禀报说:“这个人罪孽深重,不应该对他这样慈悲派生。”阎王笑着说:“正因为他罪重,所以我要判他来生做个穷秀才,给他许多儿子养,活活累死他。”

 

 
上篇:卷一 古艳部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2562) | 推荐本文(7)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