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023类似亲情
023类似亲情 文 / 印月 更新时间:2012-12-14 11:06:05
 

“依然,好点没有?”麦子惠的声音很温柔,如慈母般,她原本冷清的目光也变得炽热起来,看不出笑容的面容亲切而温暖。

“嗯,好多了。”凌依然勉强笑了笑。

起身坐了起来。

唉!其实,胸口好堵。

“别想那么多,有什么话就跟子惠姐说,别一个人闷在心里。来,先换衣服,洗个脸,咱们出去吃点东西。”麦子惠边说边递给凌依然一套浅粉色的家居服。

“谢谢子惠姐!”此时,她正需要关心,麦子惠无疑给了她最需要的温暖。

“你再跟我客气,我就生气了!”麦子惠鼓着嘴,做生气状。

“好,你别生气,我以后都不客气,行了吧?”凌依然摇了摇她的手,讨好地说。

“这还差不多。我煲了碎肉红枣杞子山药粥,清淡香甜,很好吃的哦。”麦子惠边说边做了个嘴馋的表情,然后接着说,“这几天你没怎么吃东西,看,都瘦了好几圈了。等一下要多吃一点,好好补补,这个粥对女人好,好吃又营养。不说了,我出去了啊,你快点换衣服出来,高战那小子早就说饿得不行了。”

“子惠姐……”凌依然眼眶一红,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她自十二三岁懂事起,妈妈就生病了,从此以后,她再也不敢在妈妈的面前撒娇了。虽然父母都很宠爱她,可是每当看到父亲的焦虑和母亲的痛苦,她就不得不收起女儿家天生的娇气,过早地独立生活。

当然,并不是说她没有家庭温暖,而是这种温暖之中总是附加了一些什么东西。她的父母都是有文化有素养的人,妈妈原来是教师,而且精通音乐,只可惜因为身体原因,早早地离开了学校;父亲原来在郊区镇政府任职,由于妈妈生病,就辞职下海经商。因此,生活磨炼了她,柔弱的外表里隐藏着坚毅的韧性。

后来她和彭超在一起生活,他虽然对自己温柔体贴,但实际上,他是个不会照顾自己,更加不会照顾别人的人。如今想来,无论是在生活上还是在工作上,反而一直都是自己在照顾他。

这一刻,麦子惠对她的关爱,燃起了她内心的脆弱。好渴望有人就这样一直疼着自己爱着自己,以弥补这么多年来所缺少的温情。

“怎么了?”麦子惠已经走到门口,又返了回来。

“没什么,我换好衣服马上就出去。”凌依然甜甜地笑了笑。

“嗯。”难得见到她如此的笑容,麦子惠心里莫名地隐隐作痛,这神情好熟悉,好像……好像……她不敢再想下去,转身离开房间。

凌依然抱着浅粉色的家居服,愣愣地发了一会儿呆,然后才换衣服出去。

吃过饭,高战就回公司去了。他不喜欢和麦子惠一起住,因此晚上很少在这里。他在公司楼上租了一个单间,用他的话来说就是:一是为了公司财产安全,二是晚上也要值班。因为在广怡,做二手房地产生意的,多数是营业到晚上八九点钟的。

“依然,今晚别回去了,好吗?”麦子惠边收拾碗筷边说。

“嗯。”虽然不喜欢在别人家里过夜,但是又担心回到家一个人会胡思乱想。而且每次从噩梦中醒来,她都感到特别地孤独、害怕。

“和我一起睡,怎么样?”

“好。”

凌依然想起四年前,第一次在杭州见到麦子惠的时候,她就邀请自己去她家里过夜。

那晚,也许是远在杭州,也许是在别人的家里,也许是心里有事,总之她睡得很不安稳。迷迷糊糊睡到半夜就醒了,睁开眼睛,吓了一跳。床头的台灯是开着的,麦子惠正坐在她的床边全神贯注地看着她。

想到这里,凌依然就笑了。

后来,麦子惠见她睡不着,就钻进她的被窝里陪她聊天,又问她饿不饿。

那种关心和热情至今她都无法读懂。

 

024危险人物

俩人躺在床上。

“依然,睡了吗?”麦子惠翻了下身,问道。

“没有。”以前,她和彭超如果不说话,一般躺在床上不到五分钟就会睡着了,现在哪有这么容易睡着啊。

“睡不着吧。”

“嗯。”

“我们说说话?”

“好。”

“明天我们去南沙玩一下,好不好?听高战那小子说,最近那边新开发了一个旅游项目,里面种植了百万株葵花,很漂亮,我们也去看看,怎么样?”

“是吗?”若是以前,她肯定会很有兴趣去看看,她很喜欢葵花呢。

“高战上星期才和女朋友去过,肯定很漂亮、很好玩。”

“呃?高战终于谈恋爱了!”凌依然答非所问,她现在对葵花没有多大兴趣,倒是听说高战谈恋爱了,来了点好奇心。

那个家伙,在这方面可是出了名地挑剔。可能是因为自身条件不错,找对象的要求也就高了。今年二十七岁,一直没有听说过他恋爱,这会儿听见麦子惠这么说,还真替他高兴。

“高战都说好的地方,一定是不错的,怎么样,我们明天去看看?”这种情况下,麦子惠自然不想多说高战的恋爱史。

“你都好几天没有去公司了,明天上班吧。”

“没事,公司有高战看着呢。”

“可是……”凌依然不想去,去了也没心情欣赏,倒不如不去。

“别可是了,听子惠姐的话,出去散散心。你这样吃不下、睡不着,身体会吃不消的,万一闷出病来怎么办?再说,就算你这样,他会心疼你吗?如果他知道,你到现在还那么在乎他,他一定会更加得意。以后想回来就回来,不想回来就让你急。”麦子惠说着就有些来气了。

“他还会回来吗?”一语切中要害,凌依然心里更加难受了。

“会,他舍不得你。但是,就算他回来了,又有什么用?你还要他吗?”

“我不知道。”

“我明白,一时半刻想让你忘记他是不可能的。可是,我跟你说,今天下午在LEENYS服装公司,我了解到的是多个版本的彭超。”

“多个版本的彭超?”

“不明白吧?根据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从及以前我对他的了解,如果猜得没错的话,彭超可能是个多重性格的人。”

“多重性格的人?”

“嗯,简单说就是他很会针对每一个不同的人,说不同的话,做不同的事。也许他原来的本性并不坏,只是由于家庭背景和生活的磨难才使他变成这样的。可是,现在的他,不管是谁和他在一起,都会有一定的危险性。”

“呃?怎么说着他就成了一个危险人物了?既然他的本性并不坏,又怎么会危险呢?不是有句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吗?何况到现在,他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

“你还维护他。并不是一定要明眼人看到的杀人放火才叫伤天害理,有时候,看不见的伤害更加危险。撇开当初他强暴你不说,现在他又做出了这样的事来,不但伤害了你,还伤害了那个戚美玲。你想想,你为他付出了多少,他才会有今天的成就。这几年,你与他同风雨,共患难,对他可谓是情深恩重,可他竟然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来。对你尚且可以这样,更何况是对其他人?再说,他是那种为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的人,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当初他为了得到你,竟然霸王硬上弓,这不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吗?”

他有这么坏吗?

可不得不承认,麦子惠说的话,即使不是全对却也很有几分道理。

“我不是故意在说他的坏话让你离开他。今天在LEENYS服装公司,你和欧阳勋谈话的时候,我去了他们公司的各个部门,了解到很多情况。其中,彭超基本上每天都会去那个公司,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上班时间在那里。你想想,如果他不是那个公司的老板,堂堂广怡电视台的策划总监,天天跑去别人的公司干吗?那么,假定他是那个公司的老板,你也看到了,那个公司是很有钱的,而那个欧阳勋看起来也不是一般的人物。彭超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开那么大的公司,钱从哪里来?而且他做的这些事情,你知道吗?”

凌依然无语。

正在沉闷中,手机突然嘀嘀嘀地响。

拿过来一看,竟然是彭超发过来的短信,说他明天回家。

025他终于回来了

“依人,经过这几天的深思熟虑和彻底反省,我知道自己错了,错得很离谱、很过分,可是我仍然恳请你不要离开我。一直以来你都宠着我、爱着我、包容我,无论我做错什么,你都会原谅。我知道,这一次所犯的错,不能与过去的相提并论。但是我发誓,我会痛改前非,仅此一次,以后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并在今后的一生中,加倍偿还给你。明天我会回家向你认错,要打要骂都随你,唯一就是不能说分手。老婆,我爱你!明天家里见。”

“恶心!做错事说走就走,现在说回来就回来,当你是什么?这么多天人影都见不到,完全不顾你的死活,现在说几句认错的话就算了?依然,你真的要考虑清楚,这个人还值得你信赖和依靠吗?”

“我会考虑清楚的,只是现在心里好乱……”凌依然咬着嘴唇,将脸埋进被窝里。

原谅他?确实好难。她心里已经有了一根刺。

不原谅他?那她要怎么办?

麦子惠感觉到被子在抖动,心疼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窗外,正有万千灯光亮起,仿佛数不清的幽冥鬼火。落叶归根、倦鸟归巢,每个人都有自己温馨的归宿啊。只剩一些孤魂野鬼,如她一般,在这宁静的夜里,凝望窗外,呆呆地出神。

这世界上最珍贵的是什么?最幸福的又是什么?那绝不是厚禄高官、家财万贯,而是最真最纯最诚挚最无欺的情感。但事实证明这是多么可笑、多么愚昧!当回过头来,往事早已湮灭成灰,只剩满腔的遗恨与愁绪在心头扩散,越深越痛。

丝丝缕缕的浅金色晨光,穿过厚厚的白纱窗帘,洒在舒软的公主床上。

凌依然蹙了蹙眉心,感觉到脖子下面湿湿的,头发粘在皮肤上,很不舒服。

慵懒地翻了下身,头很重,眼皮也难以撑开,她醒了,却不愿起来。

前几天,她很想快点见到他,如今他说要回来了,却又不知道如何去面对他。

“依然,醒了吗?起来吃点东西吧。”麦子惠坐在床边,知道她已经醒了。

“几点了?”

“八点多了。”

凌依然习惯早睡早起。但是这几天,她都是天快亮了才能入睡。

“这么晚了?”

“你的手机响了好几次,是他打来的。”

“哦?”

“换衣服出来吃点东西吧,等一下我送你回去。”麦子惠说完起身走出房间。

吃过早餐,凌依然跟着麦子惠到楼下去取车。

如同她出来找他的时候一样,凌依然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呆呆地看着前方。而此时不同的是,她的眼睛不再是空洞,而是迷惘。

“想什么呢?”见她又在发呆,麦子惠开口说话了。

“没想什么。”

“昨晚考虑得怎么样?”

“嗯?”

“要不去查一下LEENYS服装公司?”

“这样不好吧。”

“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反正都这样了。如果你什么都不做,又怎么知道他瞒着你做了些什么?难道你还想继续听他的解释?”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他是不是那个公司的股东,只是查出来又如何?”

“至少你可以知道自己有多少财产,你有权利知道这些。我知道你不是很在乎这些,但是我告诉你,这是很傻的。他巴不得你什么都不要,全部拱手给他。我是过来人,对这方面深有体会。”顿了一下,麦子惠又说,“就算忽略这些不说,你总要把他的真面目看清楚吧?我不想看到任何人伤害你。”

“……”

“也许我不是很清楚以前的他是什么样的人,但是现在的他,已经变得让人捉摸不透了,而且随着他的工作和生活变得越来越复杂。你整天在家里围着他转,根本不知道他在外面做什么。他伤害你第一次,又有第二次;在杭州是这样,在广怡也是这样;以前没钱的时候是这样,更何况现在他有钱了,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那就查吧,也许……”一段优美的古筝音乐打断了凌依然的话,随着音乐的旋律,她的心跟着有节奏地突突跳起来,愣半天才按了接通键。

“喂,依人,是你吗?怎么不说话?”电话那头传来彭超焦急的声音。

“……是我。”

“怎么现在才接电话?我早上六点钟就回到家了。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026禅院钟声

这段优美又带一点悲伤的古筝音乐,是凌依然专门为彭超设置的手机铃声,来自《禅院钟声》。是她亲自弹奏的,如果细听,还能听出伴奏,那是彭超吹的笛子声。

四年前,彭超霸王硬上弓之后,就是凭借这首歌曲重新俘虏了凌依然的心。

《禅院钟声》,据说是某寺院一个小僧谱写的歌曲。

故事是这样的:从前,有一个穷秀才,他爱上邻村大户人家的一个姑娘,可是姑娘的父母嫌他太穷,于是姑娘就跟穷秀才私奔了,在一个很穷的地方安定下来生活。虽然是清茶粗饭过日子,但小两口却过得很开心、恩爱。可是,每当穷秀才看着姑娘的手一天比一天粗糙,心里就很难过。终于有一天,他对她说:“我不忍心再让你跟着我过这么清苦的生活,我要去外面打工,等赚够钱就回来和你成亲,好好过日子。”

可是,当秀才赚够了钱兴高采烈地回来,姑娘却已经不在那个穷地方等他了。

秀才迫不得已回去姑娘的父母家找她,听到的却是晴天霹雳的消息,姑娘已经另嫁他人了。

秀才很伤心,一气之下就去了寺院当和尚,写下了这首愁肠寸断的歌曲——《禅院钟声》。

凌依然酷爱古筝,当她第一次听见妈妈弹这首曲子的时候,就忍不住央求她教自己弹这首曲子,那时她还不到十岁。因此,如今的她,琴技可比怡海音乐厅的古筝老师。

六年前,也就是她第一次去杭州看彭超的时候,在医院见到他面黄肌瘦,眼睛无神,言语间不经意透露出厌世的念头。凌依然照顾他到出院,在这些日子里,彭超的心情一天比一天好。最后,他似乎无法离开她,连课也不去上,整天陪在她的身边走遍了整个杭州城。有一天,他们经过一家乐器店,里面有很多乐器,凌依然走了进去,顺便弹了一首曲子给彭超听。

没想到彭超也懂音乐,随便拿起一支笛子吹了起来,凌依然听得入神,就买了那支笛子送给他。

这一送,就成了他们的定情信物。那天,他们从乐器店出来已经是黄昏了,两人漫步至西湖边,来到断桥上。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彭超挨在一棵柳树下,一口气吹了十多首曲子给凌依然听。

正当她陶醉在美妙的笛声中,他偷偷吻了她。

断桥上,花前月下,在这绝妙的氛围中,谁能忘记得了这美丽浪漫的初恋?

当年,彭超强暴了凌依然,他就故技重施,像是忏悔,在她的楼下一遍又一遍地吹这首曲子,直到她原谅他为止。

后来,他们终于在一起,就合奏了这首曲子设置成了对方的手机铃声。

这么与众不同的开始。

这么轰轰烈烈地爱过。

这么美丽而又圣洁的爱情,如今怎么会变得如此苍白?

一定是弄错了!

是上天开的玩笑?!

凌依然握紧手机,身体猛然强烈地抽搐起来。

 

027胸口疼

“吱……”

“你怎么了?”麦子惠慌忙把车停在路边,紧张地问道。

凌依然闭上眼睛,长呼一口气。

想说什么,嘴唇动了动,一句话哽在嗓子里发不出声音来。

麦子惠伸手一摸她的额头,冰凉凉的。

“哪里不舒服?是不是哪里痛?”真吓人,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

麦子惠握紧她的手,惊慌失措。

这几天,她总是犯头疼,可也没有哪次像现在这么可怕。

“胸口疼!”凌依然吸着凉气,似乎很辛苦。

“啊?胸口疼?”

一直以为他们的爱是最圣洁的,一直以为他们的婚姻是最令人羡慕、最令人向往的。

曾经,他们感慨人与人之间存在太多的尔虞我诈,渴望有一份不受尘俗干扰的情感,希望在物欲横流的当今世界里得到一片纯清透澈的蓝空。

曾经,他对她说:一个人并不要多优秀、多杰出,仰首无愧于天,低头不疚于地,那便是一种超越、一种洒脱,成败进退不过是过眼云烟而已,百年之后,这所有的一切还不是皆归尘土?

曾经,他们认为人生在世,若得一知己长伴身侧,那么,还有什么值得奢求的?又有什么是不可放弃的?纵使远离尘俗与心上人觅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平平淡淡度过一生,那也是多么令人向往、多么令人羡慕啊!

他为她圆了一个绮丽的梦,在那梦里,总有缤纷的花瓣在飞、斑斓的彩蝶在舞。

转眼间,他又亲手毁掉这一切!

把她从天堂推下地狱。

人生当真是一段深不可测的历程,昨天还属于自己的东西,今天却不知归依何处。

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从来不认识他;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不曾去杭州;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发生那件事之后,依旧不动摇那颗伤痕累累的心;如果可以选择,她宁愿……

阵阵悲哀涌上心头,心里翻江倒海,胸口一阵比一阵疼痛。

“去医院,好吗?”麦子惠真的慌了,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痛苦过。

“不用,帮我把手机关了,我休息一会儿就好。”

麦子惠把她的手机关了,扶她靠在椅背上。

过了好一会儿,凌依然才慢慢地恢复平静。

她想得太多了。

如果这样下去,是要崩溃的。

凌依然强迫自己安静下来,定了定神,脑子里过一过、理一理繁乱的思绪,呼出一口闷气,慢慢地睁开眼睛,胸口还在隐隐作痛。

“好点了吗?”麦子惠理了理她有点零乱的头发,柔声问道。

“嗯,走吧。”

这里离她住的小区很近,再过几条街就到了。

麦子惠把车开进地下停车场,扶凌依然进了电梯。

到了家门口,取出钥匙,准备开门。

不料“砰”的一声,门被打开了。

接着“扑通”一声,凌依然还没有反应过来,彭超就已经跪在地上了。只见他低着头,双手握住一把黄色的木尺,高举在头顶。

028认错

“老婆,我回来了,你惩罚我吧。”彭超自知闯下滔天大祸,认错态度那是相当地诚恳。

过了很久,没听见凌依然有任何反应,才发现眼前出现了四只女式皮鞋。

抬眸,大骇!

“咳!你是在演戏吗?”麦子惠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

窘!

大窘!!

特窘!!!

只见麦子惠正用眼角余光看着他,声音和面部表情都怪异而阴冷;旁边的凌依然,脸色也很难看。

彭超只看了她们一眼便羞愧地低下眼皮。他可以低声下气对凌依然,也可以不要脸地跪在她的面前,但前提是不能让别人知道。

脸,瞬间通红,一直红到脖子。

他可是堂堂广怡电视台的策划总监,外人眼中的好男人,怎么可以给女人下跪?

万一传出去,以后还怎么做人?

双手如触了电般,迅速放了下来。

起来?不是。

不起来?也不是。

犹如胯下之辱,又羞!又恼!又怒!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

凌依然看了麦子惠一眼,低下头。

“我先走了,有事给我打电话。”麦子惠说完转身向电梯走去。

“起来!你在做什么?!”听见电梯门响,凌依然才愤怒道。

彭超真是怒不可遏,他本来只是想给老婆赔罪认错,没想到却被麦子惠看见了。

他本来的想法,这样做是为了表达他有足够的认错诚意和决心。原想是在屋里进行的,可当他听见凌依然开门的声音,临时决定想在见到她的第一时间好好表现一番。

见麦子惠走了,彭超如同卸下枷锁。虽然心里还是很愤怒,不过眼前最重要的是怎么求得老婆的原谅。

彭超并没有起来,他向前移了小半步,又将那把黄色的木尺高举在头顶,说:“老婆,我知错了,我伤透了你的心。你心里不痛快,那就打我吧,棍子我帮你准备好了。”

“哼!打你有用吗?”凌依然瞪了他一眼,绕过他身边走了进去。

她如何不想狠狠地扇他耳光?可是此刻为何又不想打他了?

事实上,除了绞心地痛,她竟然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老婆,我错了,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这样的事绝对不会有第二次。”彭超跪着跟了进来。

“我不想再听你的誓言,你起来吧。”没有怒气,没有讽刺,只是声音淡得没有一丝感情。

就算她再大方,这件事她也不可能就这样原谅他。

“老婆,不要离开我!没有你,我会活不下去的;没有你,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彭超丢下木尺,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抱住凌依然的腿。

他宁愿她打他骂他,也不要这样对他不理不睬。她这个样子,表明了她不再在乎他,不再爱他。

这是他最害怕的事情。

“既然不想失去我,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凌依然心痛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忽然凄然一笑,拉开他的手。

她真的累了。

029忍心

“老婆,我错了!真的错了!你知道的,那时我们都很年轻。而我又一无所有,我很自卑,看见你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就怒不可遏。后来,我们终于在一起,他还来纠缠你,你只要想一想,就会明白我当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

“这么说,是我的错了?”

“不是的,我只是想把发生这件事的前因后果解释给你听。”

“我不想再听你的解释!”凌依然又甩开他拉着自己的手,进了房间。

彭超也紧跟了进去。

好香!

房间里,放着一束很大的白玫瑰。

若是平时,凌依然肯定会开心死了。

她很喜欢鲜花,尤其是白玫瑰和百合。

可惜……这次,这些花是用来认错的。

虽然很漂亮,但是会刺痛她的心。

凌依然抿了抿嘴,一股酸楚冲向喉咙。她想去倒杯水喝,彭超赶紧抢先把杯子拿了出去。

“老婆,水来了。”彭超进来,毕恭毕敬地端着一杯开水半蹲半跪在凌依然的面前。

“不想喝!”

“喝点吧。”彭超说着想伸手去摸她的脸。

“你出去!让我安静一会儿。”凌依然打掉他的手,双脚抬起到沙发上,做休息状。

“那,你先休息一会儿。”彭超一脸委屈,无奈地起身离开。

凌依然见他出去了,就把房间的门反锁,进了卫浴室。

昨晚在麦子惠的家里过夜,穿了她的衣服,觉得很不习惯,想去洗个脸,重新换套衣服。

镜子里的人:眼睛无神,面容憔悴,头发还有点乱。

凌依然很爱干净,也很爱美。由于天生的好皮肤,因此她很少化妆,总给人干净的自然美。

此时见到自己这个模样,真有点为自己心疼,赶紧换了身衣服,收拾好自己,感觉才好了一些。

打开房间的门,看见彭超就站在门口,只当他是空气,侧身走了出去。

“老婆,我们谈谈,好吗?”彭超在后面一把抓住她的手。

“谈谈?谈什么呢?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谈了有什么意思?”凌依然没有马上甩开他的手,而是神情冷漠,语气淡淡地看着他说。

“我错了,我伤透了你的心。可是,难道你就这样忍心一辈子不理我?永远不要我了吗?你忍心我们就这样结束?你忍心看着我们这个家就这样破裂?你忍心又要让我变成一个没有家没人要的孤儿?”见她如此冷漠,彭超心里一阵恐惧袭来。

“你就是赌我不忍心吗?”

“不是赌。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拿我们的感情做赌注,而是我相信我们共同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还有什么困难是不可战胜的?”

“说得好!难得你没有忘记,我和你共过患难。可问题是,目前这个困难不是一般的困难。你背叛了我,背叛了我们的感情,背叛了我们的家庭,这,你要怎么战胜?我是女人,是你的妻子,有很多事情我都可以不计较。但是唯独感情,我不能不计较。因为感情背叛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很清楚,我的要求并不高,也不多。你可以不富有,也可以不优秀,唯独就是不能背叛我、欺骗我。这很过分吗?”

“所以,我会补救,请你给我机会补救。”

“补救?怎么补救?”

“用我今后的一生来补救。”

“有用吗?镜子破了,再怎么补,始终还是会有裂痕的。”

030落泪

听着凌依然强有力的辩护词,彭超震住了。

她变了,不再是当初那个单纯的女孩。

她不再相信他说的话。

从相识到相爱再到结婚,她从未怀疑过自己。

哪怕是当初他强暴了她。

她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他。

如今,她要重新审视他了。

看来这件事对她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竟然一夜之间令她成熟了许多。

“依人……”彭超突然害怕起来,急切地一下子把她抱住,把头埋进她的秀发里。

“抱歉!我现在还不能接受你的拥抱!”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臂弯,此刻凌依然的心里却很抗拒,用力推开他。

“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彭超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我还没有想好,也许吧。”唉!凌依然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就是做不到那么狠,做不到现在马上不要他。

“我们重新开始,好吗?我辞去广怡电视台的工作,我们去杭州。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喜欢我在广怡电视台工作,虽然你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但是有时候,我跟你说电视台的事情,你会无意地感叹。我明白,你是担心我在那样的环境中耳濡目染,近墨者黑。其实我也累了,想好好休息一下,和你一起好好享受生活。”

凌依然一愣,原来他一直都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既然你一直都知道我在想什么,那么你也应该清楚,我可以包容你这个错、那个错,但是并不包括你的出轨和背叛。我是一个女人,不是一个女神,我做人做事也是有原则、有底线的,这个就是我的底线。”

“不能把这件事看成是一个意外吗?当初我只有二十二岁,年轻气盛,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和其他的男人卿卿我我,你知道我心里有多痛?那时我一无所有,面对你我已经很自卑了,更何况还要去面对一个强大的敌人?我痛苦,我愤怒!你知道吗?但凡越贫穷的人越自卑,自尊心就越强。当时,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我被那个男人打成重伤躺在医院里,你却偷偷溜出去看他,我心里是什么滋味,你想过没有?在那种情况下做错事,不可以网开一面吗?你是明白事理的人,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彭超强词夺理,出口咄咄逼人。

此话一出,凌依然就怒了,说来说去,他还是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

凌依然不喜欢翻旧事,如果要翻,那么当初在杭州,也是他先做出那样的事情,不然也许她和雷思行就不会有开始了。

“我没有想过你的感受?你还好意思提这件事?你忘了当时我是他的女朋友,若是换了你,你会怎么做?”

“你本来就是我的,是他乘虚而入。”

“你太过分了!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就是我!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蛮不讲理了?亏你还是广怡电视台的策划总监!”

“怎么?我一说他你就生气了?”彭超冷哼一声,一脸的不屑。

“你……”凌依然气得说不出话来,一口气堵在胸口,堵得厉害。

用力推开他,转身进了房间,把门反锁。

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说话太不负责任了。

也许真的是自己的头脑太过于简单,他有这么恶劣的思想,做了这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她竟然没有怀疑过他,也没有发现一点点的破绽。

想当初,因为他,她负了雷思行,令她背负了多少思想包袱?至今想起来都还有些内疚。

如今他自己做错事,还要把责任归咎于别人。

心很疼,此刻更甚!不想落泪,可是泪水却哗啦啦地涌出来。

 

 
上篇:018绚丽的初夏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0996)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6)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