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科幻灵异 > > 第三章 元年
第三章 元年 文 / 奇露亚 更新时间:2012-9-4 19:10:40
 

       1.

“道你妹的别!”

说话的人并不是芙蕾雅或者是银刃,而是从体育馆破窗而入的第三人——洛雪言。

要说为什么夏一路能够在一秒之内就认出第三人是洛雪言,一切都要归结于他对于洛雪言的痴迷程度,洛雪言每天中午主播的校广播他一期不漏准点收听,一旦有洛雪言主持的大型文艺汇演更是提前抢占前排座位……

怎么越说越像猥琐男……

体育馆内的装快也显得有些微妙,似乎是对洛雪言有所忌惮,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芙蕾雅以极快的速度从夏一路的身边退了开来,双手做了几个手势,她的面前就多了一道似乎是以水构筑的盾面,与此同时,盾面上不断发出着“登登登”的撞击声,像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在攻击着。

联想到之前的跟踪事件,看来应该是洛雪言的魔兽出场了。

先不去探究为什么洛雪言会突然出现,夏一路的关注点停留在洛雪言的出现方式上,这个废体育馆少说也有个十米高,居然从那么高的顶部玻璃闯进来,真是别有一番好莱坞式的快感。

哇塞,她穿的居然是裙子,好像都快看见里面的……

一脚飞踹正中脑门,无论是力度还是角度都无可挑剔,夏一路的眼前只剩一片金光,在那金光的尽头,似乎还能看见正在向着自己招手的已经上天堂好多年的奶奶……

“夏一路你这死变态,我警告你,脑子里不要乱想些有的没的,我不是要来救你,只是实在看不下去‘元年’的做派!”

……好像快听不见了,奶奶在召唤……

过好久,和奶奶尽享祖孙之乐的夏一路才逐渐清醒过来,洛雪言的背影正挡在自己面前,似乎和芙蕾雅正对峙着。

芙蕾雅:“看来你今天是非要和我们作对了?”

洛雪言:“随你怎么说,反正今天这个人我必须要完完整整带走。”

芙蕾雅:“呐,大姐姐,我不记得你们洛家和我们元年有什么宿怨啊?”

洛雪言:“确实没有宿怨,但关系也不怎么好就是了,还有,虽然偷听称不上光明磊落,但……一百多岁的老太婆还是不要装小女孩的比较好。”

芙蕾雅的脸色刹白一片,怒极反笑,“不用嚣张得那么早,就算你们洛家的召唤魔兽名震四方,我也不放在眼里。”

洛雪言将手背在身后,笑道,“看你意思,今天是不打一场不行了?”

芙蕾雅撩拨了下一头漂亮的金发,冷笑起来,“忽然想起来,你也是十二刻纹之一,真是太好了,可以一口气得到两个纹章。”

      夏一路忍不住开口道,“呃……实在不好意思打断你们一下,请问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洛雪言扭过头,之前没有仔细看,现在才发现她身穿红黑相间的连衣裙,红色领口下系着黑色的领结,打成一个蝴蝶结。平时扎起的马尾散成披肩发,加上标准大腿袜,萌到让人无法移开视线耶。

她一脸愠怒,“夏一路,少用这种恶心的眼神看我,再强调一次,我来可不是为了救你的你知道吗?快给我用你容量不太大的大脑牢牢记住!”

      “是是是。”夏一路无奈地连连点头,“你是维护正义和和平的化身,今天不是来救我的,而是为了阻止恶势力的,这样好了吧……”

      洛雪言冷哼一声,满意地不再理会他。

      “感情真好。”芙蕾雅用手指卷着自己的金发,笑嘻嘻地说,“所以请你们一起死吧。”与此同时,一直在她身后站着的银刃伸直了右手臂,左手扶住右手,一边念叨着什么,一边张开了五指,不断地变换着手势。

气氛忽然变得压抑,整个体育馆顶部整排的日光灯都一齐爆裂,发出噼里啪啦的巨响,一时间,四周一片漆黑,只剩下月光从方才洛雪言跳下来造成的大坑里斜照进来,在画着三分线的篮球场上形成一个椭圆的光柱。

“夏一路,退后。”

因为一直在洛雪言的身后,所以看不见她的表情,但她的声音却不是再开玩笑。

“欸?这怎么行?”

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让女人独自面对战斗的吧!

突然脑海里映射出来的字句霸气到出奇,连他都有点佩服起自己来。

在月光下,洛雪言微微侧头,只露出了小半个侧脸,眼神却出奇的坚毅,“呆在这里你只会拖累我,滚得越远越好。”

……被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才刚刚退后几步,眼前忽然精光一闪,视线范围全被刺眼的光芒笼罩,犹如打雷一般的声音炸了开来。

夏一路仓皇地回过头,只看到白茫茫一片中似乎又一团大到惊人的球雷落了下来,洛雪言的身影以奇怪的姿势一跃而起,停在了半空中,看来是被她召唤的魔兽带了起来,堪堪避了过去。

夏一路看不见魔兽,也不知道对方所使用的攻击是什么。

如果不开启“现”,就什么都看不见,但一旦开启,可能很快就会晕倒,甚至会拖累洛雪言。

怎么办才好?

洛雪言还没来得及站稳,第二道球雷又落了下来,这一次她从高处跳下来,又落到了另一边,几乎快要摔倒……

 

没有时间犹豫了。

夏一路小声地念出了言术。

“召唤之书!”

“召唤之物——现!”

但愿成功,但愿成功……

睁眼的时候,视线里的世界如同蒙上了一层红色的轻纱,他看见洛雪言念着自己听不清的言术,双手不断变换着手势,她的身下以她为中心骤然浮现了硕大的光环,光环拼凑成一条条线条,然后不断融合交汇成魔法阵,一瞬间光芒万丈。

少女的发丝和裙摆因为流转的风而飘动。

与之相映衬,魔法阵的中央赫然升起的,是一头数人高的……庞然大物。

无论怎么看,都不是类似于人类所认知的物种,形似巨大的雄狮,但却是纯黑色的,身体上还包覆着厚厚的鳞甲。

亲眼见到洛雪言召唤出魔兽,震撼吗?

不、不是的。

似乎还有别的情绪在胸口积聚力量。

 

洛雪言站在魔兽的掌间,面对迎面而来的雷球,表情没有一丝畏惧。

魔兽的右爪轻轻一挥,就将对方的攻击档了下来。

“居然轻而易举地祭出银级魔兽,看来下一任家主的位置看来非你莫属了。”一旁的芙蕾雅开口道,忽然话风一转,又道,“但你也得小心了,免得阴沟里翻船。”

      “洛家的家务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洛雪言淡然道。

 

      下一刻,银刃却忽然发难,魔法阵一闪,上空竟是多出了数道雷球,每一团都在积聚着力量,逐渐的膨胀。

      “黑牙——翔跃。”

洛雪言脸色微变,冷静地发出了指令,只见巨大的魔兽带着洛雪言飞上了体育馆。

银刃眯着眼睛,低声说,“雕虫小技,找死。”

已经膨胀到足足有刚才三倍大的雷球全部向着洛雪言的方向射去,整个体育馆上空如同拉了无数条光带一般,一时间耀眼如酷暑的正午。

不会……不会有事吧?

不对,是请千万不要有事……

夏一路伸手遮住刺眼的光芒,拳头紧紧捏着,手心已然捏出了汗。

 

2.

轰——

巨响过后,一兽一人忽然从光幕中冲了出来,方才的雷球竟已全然消失无踪了。

芙蕾雅鼓起掌来,“居然能从银刃的‘三千雷阵’中全身而退,这头魔兽不简单,啊,它莫非就是你们洛家三兽之一的那个能吞食召唤之物的‘饕餮’?”

“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少。”

      洛雪言从魔兽身上跳下,如同女神降临一般优雅地单脚落地,一阵水箭袭来。她立刻跳了起来,压着裙子在地板上一个滚翻,忽然冷哼一声,“元年还真是了不起,以多欺少这种事做起来也毫不脸红。”

      夏一路这才看见,一直躲在银刃身后的芙蕾雅也在念着言术变换着手势,水珠不断从四周汇聚过去,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忽然笑起来说道,“其实你们也是两个人,只可惜其中一个是废物罢了,虽然你的魔兽很厉害,不过我也有办法让你动弹不能。”

      话音刚落,一个正方形、四面由水幕组合成的东西忽然凭空降临,准确地将除了夏一路以外的三人全部罩了进去,夏一路只看见水牢快要接近地面的时候洛雪言惶恐地回过头来,眼神里竟满是不安。

原来,她的魔兽也被关在了水牢外,此刻正竭力地拍打着水牢,但水牢却是由水做成的,无论怎么扭曲变形,一瞬间又恢复成原状。

没有魔兽的召唤师,处境可想而知。

夏一路匆忙奔跑过去,伸手去推水墙,却发现完全没有着力点,像是打在空气上一样,更加不可能穿越过去。

“洛雪言——洛雪言——”

无论怎么喊,都没有反应,空荡荡地回响在体育馆里。

所有的声音和物体都被隔绝在了里面,就仿佛进入了另一个次元。

     

      说到底,就如敌人说的,他只是一个废物罢了。

      无能到任人鱼肉也就算了,还要自己喜欢的女生来救,最后还连累她身陷险境,生死不明……

      可恶。

      可恶可恶可恶!

      我不甘心啊——

 

时间似乎慢了一拍,整个人如同浸没在水中,似乎可以看到无论是空气还是水牢的流动都一齐变慢了,画面如同幻灯片,一格接一格,夏一路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抬起来的时候——耳畔有声息响动。

“——你到底想要什么?”

“——你是不是很想救她?”

“——你是不是需要力量?”

蛊惑的声音,字字敲打在心脏。

     

      果然……

没有办法欺骗自己。

      想要得到的到底是什么?

      金钱、智慧、还是别的什么?

      我也不是那么伟大或者无私的人,也不是没有想过这样那样的可能,我只是不相信、或者说是不敢相信自己也可以拥有那些东西。

      喂,我也曾经梦想过。

      ——想要有耀眼的光芒。

     

      ——“我明白了。”

      深红如血的发丝在眼前散开,之后骤然出现的映罗单膝跪在地上,郑重其事地说了这样的话。

      他睁开双眸,直视着夏一路,眸光似残阳,染红了世界,“给你想要的力量。”

      映罗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微阖双目,唇际默吟了一段言术。

    他伸出双手,握住了夏一路的手。金色光蔓以映罗为中心,在两人脚下蔓延游走,仿佛有一只无形的笔,在勾画一幅繁复华美的壁画。随着光蔓不断拼接、不断衍生,魔法阵逐渐成型,大放异彩。

      夏一路看见自己的双手间握住了一把剑,一柄闪烁着红色光芒的长剑,剑身四周萦绕着可疑的气体。

      本来应该是会疑惑的。

      按照自己爱吐槽的个性,难道不是应该第一时间冒出“这货是怎么出来的”或者“请问这东西怎么用”之类的想法吗?

事实却不是这样。

脑袋里似乎被植入了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不需要映罗解释,也不带任何犹豫,甚至没来由地就开始相信手里的长剑可以拯救被困在水牢中的洛雪言。

可以做到的。不,是一定要做到。

夏一路感觉自己像是被洗脑或者是催眠了。

向前奔跑、向前奔跑、一直向前,用自己能达到的最快的速度。

然后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用剑向着水牢劈下去。

长剑带着“嗡嗡——”的声响,以几乎要划破空气的速度刺了下去,水幕顺着剑劈开的地方向着两边应声而开。

……真的做到了。

他没有错过芙蕾雅和银刃难以置信的表情,说没有爽到是不可能的。

 

水牢被破坏,因此构成的水全部倾倒下来,像是下了一场大雨,浑身湿透的洛雪言依然站在前方。她回过头来,裙角破了一个大口子,袖口也碎成了破布,胳膊和腿上都受了伤,血水顺着水流下来。

她应该是很狼狈的,但脸上却没有任何尴尬的表情,惊讶的表情只停留了一秒便稍纵即逝,余下的还是一贯的骄傲的洛雪言,“好慢。”

夏一路笑了,立刻接口道,“抱歉。”

芙蕾雅撤去遮挡水的屏障,向前走了几步,对着夏一路说,“看来我还是低估了你,很久没有见到像你这样危险的死灵召唤师了。”

夏一路有些惊愕。

她的眼眸透过夏一路,瞟向了正在做着耸肩动作的映罗,“真不敢想象,我收到的资料里还将夏一路定性为新人——能召唤出这样等级的死灵,怎么可能会是新人。”

“呃……那个……”

“选错了对手,银刃,我们走吧。”说罢,她与银刃作势要走。

洛雪言当然不肯罢休,拉住魔兽就要追赶,“不许跑。”结果眼前一阵风沙弥漫,再要追的时候,他们的身影早已消失在了体育馆里。

“原来早就设好退路了。”她忿忿不平,“哼,打不过就跑,卑鄙无耻下三滥!”

 

直到两人不见,夏一路这才松了一口气,手中的剑立刻就化作了一团红烟,蒸发在空气里。或许是术力早已枯竭的关系,他忽然就觉得浑身一软,快要倒下的时候,身后忽然有了一个支撑,原来是映罗不动声色地扶住了他。

“谢谢——”这句话,夏一路是在心里默默说的。

好不容易才能耍帅一回,他真的不愿意功亏一篑,最后关头在喜欢的女生面前狼狈不堪地晕倒,无论如何都要撑下去。

“不客气,回去给我做生姜章鱼饼。”映罗挤眉弄眼也用心语说道。

“……那是什么东西?这种组合能吃嘛?”

“电视里看到的。”

“你真的够了。”

洛雪言指了指身后的魔兽对着夏一路介绍道,“这是我的使役兽,那个……你知道使役兽什么意思吧?”

夏一路冷汗。

为了不让夏一路显得非常无知再次丢脸,映罗十分配合地默默地用心语传送给夏一路,“使役兽就是签订了契约的召唤魔兽,一个召唤师可以拥有无数只魔兽,但一生却只能拥有一头使役兽。”

感动死了,夏一路心道,映罗你真是贴心小棉袄。

“知道知道,就是一生只能有一头的魔兽……”夏一路立刻回道。

洛雪言整理了下长发,连连点头道,“你果然是知道的,亏你之前还在我面前装什么新人,根本是蒙我的吧?想玩扮猪吃老虎?你真有心机欸。”

“我不……”

夏一路刚想辩白,又被洛雪言的三倍速语速打断,“没关系,来互相认识一下吧,我的使役兽大名饕餮,小名黑牙,来,黑牙,跟夏一路握个手。”

欸?

这种见识方式还真是新鲜。

有点像狮子浑身包裹鳞片的巨大魔兽嘶吼了一声,似乎相当不满,但还是……艰难地举起了右爪,伸到了夏一路面前。

不、等下,你爪子很锋利欸……

可以不握吗?

最后,夏一路经过痛苦的思想斗争,终于伸出了右手,捏了捏黑牙的一根利爪。

出于礼貌,夏一路也介绍了一下身后那个从刚才就一直笑得花枝乱颤的男人,“这是映罗,说实话,我不知道该这么称呼他,我也是莫名其妙召唤出来的。”

洛雪言微眯了眼睛,继而伸出了手。

骚包到极致的映罗直接弯下腰,牵起她的手背,落下轻轻的一吻,“美丽的小姐,祝你今晚有个好梦。”

说完还连抛三个媚眼。

夏一路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

洛雪言双颊微红,急忙把手抽出来,低下头说,“今天很晚了,再不回家就麻烦了,那——夏一路,下周学校见了。”

 

夏一路沉醉了。

虽然对映罗的愤怒快要蓬勃而出,但是一直看到洛雪言傲的一面,偶然流露出一点点娇真是……

好萌……

还有这种熟稔的对话方式。

我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吗?

按照一般的恋爱游戏,我是不是已经攻略了第一步了?!

映罗即时地打断了他,“她已经走很远了,还有……你有没有觉得很晕?”

啊、话说回来,头一直都觉得昏昏沉沉的呢……

“真是不容易啊,你这次‘现’维持了整整九分三十六秒,已经破你自己记录了欸,夏一路,喂喂,夏一路,再坚持下到十分钟凑个整数怎么样?这样比较好记欸……”

真应该弄死你的……

夏一路这样想着,身体一歪,终于一头栽倒下来。

 

3.

上海的深夜还是有些凉,靠海,所以湿度大。

洛雪言将裙角又拢了拢。

因为是急着奔跑出来,所以没有带上外套,加之黑牙不是飞翔魔兽,急速奔跑的时候更加觉得寒冷。

远远地已经可以看见家宅了。

那一栋黑漆漆的、攀满了爬山虎的古宅,在周围鳞次栉比的高楼广厦的对比下显得更加阴郁,像是随时都有可能会消失一般。

已经很近了。

洛雪言有些紧张,她是私自从窗口溜出去的,这种事情如果被父亲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反正,只要让黑牙把自己送到窗口就行了。

洛雪言紧紧地拉住黑牙,想让它速度更快一些,但黑牙却收起了前脚,兀然停了下来,惯性使然,她差点从黑牙身上跌落下去。

从黑牙的鳞片间,洛雪言看见门口站着一个带着单眼眼罩的中年男人。

她从黑牙身上跳下去,恭恭敬敬地低下头去,“父亲。”

 

洛雪言很少和父亲洛成说话。

      当然,自从她被选成十二刻纹之后,频率似乎有些见长。

洛成让仆人重新沏了一壶茶,他把茶几上的报纸收起来,桌面上还有几本散乱着的笔记,洛雪言在沙发上如坐针毡,恍惚间只扫到一眼,看见上面画着各种图形,并不认识。

洛成这些年十分忙碌,听说是在研究一些关于召唤的东西,他是召唤界的名人,经常有各种各样的事情,所以很少会出现在家里,就算在家,也都是埋头在房间里涂涂画画——她一直不知道父亲到底在做些什么。

尽管如此,她依然对父亲很敬重。

她移开视线,决定先声夺人,“对不起,我知道不应该深夜外出。”

“夏一路他怎么样?”

没有想到父亲会问这个问题,洛雪言愣了愣。显然,他已经知道了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父亲的神通广大她早就知道,所以很快回答道,“和资料上说得不一样。”

“是吗?”洛成不置可否地说道。

洛雪言挺直了背脊,蹙眉道,“资料上说他从未接触过召唤,是个彻头彻尾的幸运儿,可我觉得他很可怕,他召唤了一个死灵,而且是一个带有自己意志的强大死灵,具现性99%,我握住那个死灵的手的时候,和真人完全没有区别。照理说,死灵召唤是极消耗术力和意志力的,而且大部分的资料都已经失传了,怎么会这样呢?而且他说他是‘莫名其妙’召唤出来的……会不会、会不会他是哪一个组织或者家族精心培养的召唤师?”

看着语速越来越快、神色有些涣散的洛雪言,洛成开口呵斥道,“够了。”

洛雪言从小就刻苦练习,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成功摘得图腾桂冠,可是面前突然杀出这样强劲的对手……

她埋下头,“父亲,我觉得很恐惧,他就是所谓的‘天才’吗?是不是……就和哥哥一样……”

洛成的眼神黯淡下去,“你累了,需要休息,快去睡吧。”

“是。”

洛雪言站起身,刚走到房门口,听到洛成喊了自己的名字。

“不要再让魔兽跟踪夏一路了。”

“……是。”

 
上篇:第二章.“现”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0406) | 推荐本文(8)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