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十章坠崖
第十章坠崖 文 / 原著 吴牧耘 改编 苏无衣 更新时间:2012-9-2 23:20:14
 

“如意娘,你这是要干什么?”

梅家屋子里,梅姑一个人鬼鬼祟祟的,正匆匆收拾了一个包袱,迅速地将所有的银票塞进去,谁知正好被进门的梅老九看见。

梅姑一愣:“你……你没跟如意去茶园?”

“去了又赶紧回了,你这是想干什么?!”

“我跟了你十几二十年,替你养大一个闺女,我也没什么对不住你的;可我不想再跟着你过这个苦日子了……我告诉你实话吧,谭家和佟家的钱我全拿了,算是你给我的补偿了。”

梅姑噼里啪啦说完这些,拎起包袱往门外一窜,梅老九几乎是本能地一把抓住她:“你不能走!你会害死我们的!”

“我不想害死你,但我更不想害死我自己!算我对不起啦!”梅姑用尽全身力气推开梅老九,梅老九一下摔倒在地,桌上东西也被撞得散落一地,梅姑拔腿就跑。

“你给我站住!”梅老九费尽力气爬起来就追。

两人一追一逃很快进了镇子,越来越多的行人阻隔在两人之间,梅姑往人堆里一钻,梅老九便不见了她的踪迹。

梅老九失魂落魄地跑在大街上,一路张望,一不留神与正从中药铺走出来的云霞撞了个满怀,云霞手里的药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对不住啊。”梅老九赶紧将捡起来的药包递过去,云霞怔怔地伸手去接,露出手腕上佩戴的银镯子。

梅老九瞬间如遭雷殛,他一把抓住了云霞的手腕,不顾云霞的挣扎拉到近处死死地盯住。

“我认得这个镯子!”他紧紧地捏着云霞的手,抬头瞪住她,一字一顿地道:“是你……一定是你!……”

他的话让云霞悚然一惊,她突然明白过来面前这人是谁,猛力一甩手就想逃走。

可梅老九死死不放,一边焦急地大叫:“你还认识我吗?!我是梅老九啊,我找了你二十年!”

是的……二十年……云霞吓得浑身发抖,拼命挣脱了梅老九,转身蹿进人群。

梅老九还在后面追着,云霞一头钻进谭家的马车里,车夫一声吆喝,不到片刻便失了踪影。

梅老九茫然地站在人群中看着眼前人来人往,他心里只反复播放着多年前的一幕……

二十年前,那个女人就坐在马车里,车帘垂下来把她的脸遮得严严实实,梅老九站在车旁,看着她的手伸出来,将还在襁褓中的如意递给了他,其中一只手上,就是戴着这个银镯子!

想着想着,梅老九蹲下身,哀哀痛哭起来。

 

“九叔,您怎么在这里?”

大街上,叶紫和高秋朗正得闲出来逛街,突然看到站在街角痛哭的梅老九,那模样又狼狈又凄惨,叶紫连忙上前询问。

高秋朗在她身后,静静打量着梅老九的神色,心中也有些诧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我找到她了……一定是她……”梅老九边哭便断断续续的自言自语着,像是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毫不理会叶紫。

叶紫担忧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对高秋朗说:“哥,九叔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留他在街上太不安全了,我们先送他回家吧。”

高秋朗眉头一皱,想到刚才阿康匆匆跑过来通知他,梅姑已经卷款逃跑,佟大少得知消息后立刻赶去了梅家,看来必定有一场好戏可以看。他换上一副笑容点头道:“你说得对,走吧。”

叶紫嫣然一笑,扶着哭得有些迷迷糊糊的梅老九,走回梅家。

老五和如意这时已经回到家开始收拾东西了,他们正纳闷为什么屋子里一团乱,叶紫和高秋朗扶着梅老九就走了进来。

“爹,你怎么了?”如意大惊,上前扶住梅老九。

“我跟秋朗哥逛街,看他一个人站在街头哭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先把他送了回来。”叶紫温声解释着。

如意赶紧向两人道了谢,又扶梅老九坐下,正准备泡茶给叶紫他们喝。

“砰!”的一声,梅家那扇破门就轻易的被踹开了,佟耀东领着两个家仆耀武扬威地出现在众人面前。

众人又惊恐交加的神情大约让他很满意,佟耀东搓了搓手指,大咧咧地道:“你们想卷了我的钱走,没那么容易!”

老五看他那样子就上火,怒道:“我们拿了你什么钱?!”

佟耀东眼角都不扫他:“少废话!如意她娘把我的钱卷走了,你们当我不知道?我现在就是来拿人的!”

“什么?!”如意一愣,脸上又是焦急又是仓皇,想到回来时屋里却是翻腾得乱糟糟的,瞬间信了佟耀东的话。

高秋朗想了想,插嘴道:“人跑了……况且你又有什么凭据证明,她拿了你的钱?”

佟耀东给面子地看了他一眼,颇有深意地笑了笑,伸手指向如意:“我拿的不是那个老娘们,是她!”

他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字据,捏在手中扬了扬:“看清楚,上面可有如意你的签名和手印!”

其他人不认识,如意却认出这字据来,不安地道:“这……当时我娘说借了高利贷,这不是高利贷的字据吗?”

佟耀东又扬了扬那字据,冷笑:“放贷的是我!你现在该明白了吧?!”

如意这下什么都明白了,失望地看着佟耀东,佟耀东竟有些不敢面对她的目光。他下意识地撇过头,却又像跟什么人较劲儿一样,僵硬地转头瞪住她:“对!我早就设计好了这个圈套,既然你跟谭铭凯能对我、对丝若、对佟家没有半点情谊,那我只有不择手段!”

“佟少爷,我虽不是名门大户,但聚顺兴不缺银票,这笔高利贷,我如数奉还!”高秋朗这时站出来说道,叶紫在一旁赞同的点点头。

佟耀东仰天哈哈一笑,沉下脸来喝道:“你是真傻还是装愣,这是爷花钱设计的圈套,要套的是人!都看清楚这上面的白纸黑字,‘以人抵债’!”

他厉声说完转身要走,又突然转身看着梅老九阴阴一笑:“花轿明天一早到,我会把玉佩作为聘礼,您老就等着我叫您一声岳父大人吧!”

 

如意仓皇的跑着,脚步有些凌乱,发丝飞在脸颊上,她却来不及拂开。

逃!要逃的更远些!要逃出乌茶镇!

她心中一片茫然,只有这一个念头,脚下不停,穿过林间,顺着山路,向着码头。

昨天佟耀东一走,他们就发现院子外留下了人把守。高秋朗劝着如意等到天亮的时候,守着的人有些迷糊了,他和老五拖住他们,让如意自己逃出去,并且承诺只要她到了码头,他一定将梅老九平安送去跟她会合。

可是她才跑了一半,前方就赫然出现一个人影。

她一惊,顿时停下脚步。

佟耀东身穿一身大红的新郎服,上好崭新的绸缎袍子,可脸上似笑非笑的狠戾却消去了一身的喜气,他走近了,扬声道:“跑,接着跑。”

如意喘着气瞪着他,眼中尽是绝望。

佟耀东看着她,雪白的小脸因为气喘而一片红通通,一双大眼含着水汽,这样清秀中带着一丝诱人的姿态曾是他的最爱,可是现在……

“我的新娘,背着我佟家这么大一笔债,想脚底抹油溜啊!”他狠狠的踹了脚边一块石子,石子咕噜噜顺着山路,落到一旁的悬崖下。“你以为你能翻得出我的五指山吗?”

如意不说话,恨恨地看着他。

佟耀东一个跨步就来到她的面前,一把捏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勾起她的下巴,意味深长的说:“如意啊如意,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如意终于忍不住尖叫:“你放开我!”

 她拼命挣扎,却怎么也挣不开佟耀东老虎钳子般的手掌,佟耀东眼底横着一抹冷漠,口中却轻佻的说:

“不想嫁也行!老子天地为帐,日月为床,就地把事儿办了吧!”

他的手掌下滑,一把扯开如意的衣襟,雪嫩的肩膀和锁骨赫然裸露在眼前。

如意惊呼,忙用手去推他,却被佟耀东一把攥住了手腕,顶在山壁上。

这是一条不常有人经过的山路,绕着山体延伸,在数米宽的山路上,一侧是山壁,一侧是悬崖。

 如意就被按在山壁上,动弹不得。

佟耀东俯身下去,就着她雪白的脖颈亲吻,他的唇又湿又热,烫在如意的身上,从来没有被这样对待的她一下子吓呆了。

佟耀东却是老手,顺着崩开扣的衣襟继续向下扯,棉布的料子极轻易的被扯下一片,露出鲜红的肚兜和一片粉光肉滑。

如意被穿过肚兜,握住自己柔脂的大手惊醒,佟耀东手指粗鲁的揉捏着这一团软玉,力气大的几乎要捏出青紫。

“放开我!!!”又惊又痛的泪水夺眶而出,如意用力捶打着他,却仿佛锤到了一个铁人,怎么也没有反应。

佟耀东不说话,偏过头,恶狠狠的叼住她的嘴唇,用力一咬,如意痛的张口,他的舌趁机窜了进去,将她的嘴堵了个结结实实。

如意唯一曾有过的吻,也不过是纯洁的碰触,怎么会想到会有一天被人如此强取豪夺?

男人的力量和气息压倒性的将她笼罩,她流着泪,却被吻的窒息。

佟大少更是欺负她青嫩,一边用力啃着她,一边松开了她的裤腰带,一只手,顺着光滑的细腰下探,伸了进去……

如意哭着,颤抖着,山风吹来,半裸的身躯感到阵阵冰冷。

“放开我……”她哭的嗓子嘶哑,用力打,用力踹,却被粗鲁的恶狠狠的抚摸亲吻,佟耀东故意在她身上留下一串的紫红和青紫,他要这个女人彻底属于他,留下他的印记!

如意从来没有这样绝望过,这个时刻,她才第一次意识到佟耀东之前对她有多客气和忍耐。

她想死,真的好想死,她不想在这种光天化日下成为佟家大少身下的女人!

她颤抖着,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强迫自己忽略身上的种种感受,以及那只探索自己身体的手。

佟耀东渐渐有些情动,按住她动作的手有些松了劲,终于让如意等到机会,她一口咬在他的唇上。

佟耀东哎哟一声,“你敢咬我?!”他低头吐出一口血,原本因为情动而柔软的眼神再度狠戾。

如意掉头就跑,她知道自己跑不掉,几步便来到路边悬崖旁,颤抖着说道:“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佟耀东仰头,轻蔑的看着她:“行!你跳啊!”

如意回头看着悬崖,一时间有些胆怯了。这一瞬间,佟耀东再度扑了上去,抓住她。

“我告诉你,我佟耀东想要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手的,尤其是女人!我今天就先办了你,我看谭铭凯要不要我的二手货!”

 他疯狂的扑向她,扯开自个的裤腰带,就要将如意就地正法。

“你放开我!……”

如意用尽全身力气推搡着佟耀东,二人还在路边,一个侧身翻滚,佟耀东一时没有稳住,居然就被摔了下去!

如意僵在原地,呆呆的用手遮住裸露的胸口,回荡在四周的只有佟耀东的叫声。

 

高秋朗和阿康紧赶慢赶,正好看到佟耀东掉下悬崖的一幕,两人震惊地愣住了。

阿康下意识地要冲上前,高秋朗一把拉住了他,他镇定了一下自己,在阿康耳边迅速交代了几句,阿康点点头,转身朝崖下走,高秋朗走向了如意。

如意像是被刚才那场意外吓得完全懵了,站在那里只顾得发抖,高秋朗跑过来,假装什么也没有看见,他脱下西服外套,罩在如意身上,关心地问道:“如意,你没事吧?”

一个激灵,如意像是梦游乍醒一般呆呆地看着高秋朗,口唇嗫嚅,发出支零破碎的声音:“佟少爷……佟少爷他……他摔了下去……他摔了下去!”

终于醒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如意惊慌失措地边说边哭,身子软软地往下滑去,高秋朗连忙一把扶住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地将她拥进怀里。

就在崖下,阿康也同时找到了摔晕过去的佟耀东。他在掉下来的时候脑袋磕在一块山石上,脑后出血,鲜血将半边脸和大红色的喜服都染上了深色。

阿康轻轻叫着昏迷的佟耀东:“佟少爷?佟少爷?”

佟耀东没有任何反应,阿康四下望了望,然后迅速地从佟耀东身上搜出玉佩,藏到自己兜里。

阿康重新爬回悬崖上方,假装刚刚赶到高秋朗和如意身边,朝高秋朗点了点头。

高秋朗心中大定,安抚如意道:“没事了,别怕,我找人去救佟少爷。阿康,快去找人!佟少爷摔下山崖了!”

“知道了!”阿康大声答应,又在两人的注目下跑了下去。

 

高秋朗先派人通知了佟家,几个家丁用担架扛着佟耀东回到大宅,如意也忐忑不安地跟着回去。

坏消息早一步传到了佟家,丝若、佟老爷、锦华和佟夫人都焦急地聚在门前,怀抱着万分之一的期望,却在看到佟耀东的一瞬间变成了绝望。

“耀东!”佟老爷和佟夫人同时痛呼了一声,佟夫人差点就背过气去,锦华也是双腿一软,扑倒到担架上。

管家在旁边抹泪边劝道:“夫人,您先别太难过,少爷还有气儿……大夫来了,得赶紧医治啊。”

听说还有得治,佟老爷恢复了一点理智,连忙命仆人们抬着佟耀东进入房内,早就请好的医生和护士一拥而上,将佟耀东团团围住。

大夫先采取急救措施,然后细心地诊断,佟老爷和夫人、锦华都焦急地守在旁边,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医生皱着眉抬起头,佟老爷连忙问:“医生,我儿子怎么样啊?”

“后脑伤口不浅。”医生叹息道:“我不能保证什么,你们还是要有心理准备……”

像是一个晴天霹雳当头砸下,佟老爷连连后退,扑通一声瘫坐在椅子上,锦华再度软倒下来,佟夫人则是发出一声难以置信的哭喊,扑到佟耀东身上。

丝若用生平最强烈的恨意瞪着如意:“如果我哥哥没有大碍还好,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也全是因为你引起的!”

“来人!”佟老爷站起身来,指着如意:“给我把这个女人绑了!我要她给我的儿子偿命!”

几个家丁大声响应,立刻上来按住如意,她手无缚鸡之力,立刻被绑得结结实实。

高秋朗阻止道:“佟老爷,就算佟少爷有什么不测,您也不能随随便便就绑人!”

“随便?”佟老爷已经气得失去了理智,“我儿子现在成了活死人,都是拜这个女人所赐!杀人偿命,这是天理!”

高秋朗一个箭步错身护在如意的前面,正义凛然地道:“有天理可也有国法!既然人命关天,你我都说了不算,报官吧。”

“好!那就报官!”

佟家与警察局的关系是多年来用钱喂出来的,佟老爷一叫,警察局长没多久就亲自莅临,带着几名制服武装的军装警察,整个大院俨然成为了一个审判厅。

如意被五花大绑着推出来,警察局长正襟危坐在大院里,所有人围坐四周,看着这场时间地点都不对的审判。

阿康和高秋朗互换了一个眼色,高秋朗神定自若,唇边还带着隐约的笑意。

警察局长瞟了一眼如意,明显对她没什么兴趣,谄媚地向佟老爷问道:“佟老爷,令公子现在情况如何?”

佟老爷摇了摇头,悲痛地道:“正在抢救,生死未卜……张局长,小儿今早满心欢喜的拿着一枚价值连城的玉佩去给这个女人下聘礼迎她进门,可现在却是命若悬丝的躺着回来,玉佩也不翼而飞!分明就是这女人盗取玉佩、故意将耀东推下山崖谋财害命!你要给我个公道!”

如意被他这番话惊得脸色都白了,连声否认:“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高秋朗也道:“张局长,佟耀东是我救上来的,所以,我可以证明如意确实没有将他故意推下山崖。”

警察局长看了他一眼:“那我问你,你赶到的时候,佟耀东是在山上还是山下?”

高秋朗迟疑了一下:“……山下。”

警察局长大喜:“那不就结了!大概情况我已经了解了,佟少爷不还没有死嘛,事情还没有到定案的时候……如意先收押候审!”

他手一挥,身后的一名军装警察就要过来带走如意,满院子的人眼睁睁地看着,如意正要被带走的时候,谭铭凯突然带着老五出现在佟家大门口,拦住了警察。

“等等!”他满脸愤然的大声道:“你们没有证据证明如意害人,为什么要收押她?”

丝若也看到一脸凝重的谭铭凯,忍不住提醒他:“铭凯,你不了解情况……”

“可我了解如意!”众目睽睽之下,谭铭凯却冒出这句话来,激昂地道:“她根本不可能做任何伤人的事,更别说杀人越货了!”

佟家人全都怔住了,丝若强忍住眼泪道:“可你也应该了解我哥哥,他可是跟你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佟夫人这时终于从痛哭中回过神来,她像受到了强烈的刺激,跳起来就扑上去厮打如意,一面哭嚎着:“你还我的儿子!你把我的儿子推下山崖,你让他变成了一个活死人……我要你偿命!偿命!”

“佟夫人!”谭铭凯一把将如意护在身后,忍不住说道:“耀东生死未卜是一条命,可冤枉了如意,又何尝不是一条清白的人命。”

他话音刚落,谭夫人的声音陡然传来:“你怎么知道她清白?”

在场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人群再次分开一条道,看着谭夫人带着魏大富等人,径直的走了进来。

谭夫人向佟老爷点了点头,痛心地道:“佟老爷,我才听说府上出了这么大的事,恕我晚到了。”

“谭夫人你来得正好!”佟老爷对谭铭凯的不满爆发出来,悲愤地指着他道:“耀东还在床上人事不省,没想到我未来姑爷进门的第一句话不是关心他的死活,而是在替这个妖妇说话!”

 
上篇:第九章化灰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1721) | 推荐本文(4)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