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四 低劣的戏码
四 低劣的戏码 文 / 韩三三 更新时间:2012-9-2 22:58:52
 

昨晚的事情,李晴萱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在樱冷越面前,她的眼神躲闪着,樱冷越倒伪装得很好,就像没有发生过任何事一样地和她说话。

今天是模特儿时装大赛的第二场比赛,这场比赛算是比较关键的一场,因为只有从这场比赛中胜出的参赛者才有进入到决赛的资格,李晴萱虽然知道樱冷越的实力和人气,但她还是有些紧张。

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今天现场来了一些很奇怪的人,李晴萱在后台的时候,看到观众席莫名其妙地多了很多穿着黑衣的男人,而且个个都戴着一顶帽子和墨镜。

她仔细地看了一下,并不是爸爸和子贤手下的兄弟,隐约之中,李晴萱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这些人是来砸场子的。

现场观众的注意力似乎没有关注到这一点,他们的精力全部集中在自己支持的模特儿身上。

在后台化妆换衣服的模特儿们来回穿梭,服装师、造型师、化妆师来回跑动,忙得不可开交。

 

正在给Vik换衣服的陈雅钒看到对面也在忙碌的李晴萱时,她微挑了一下眉,把手里抱着的几套服装,递给旁边的助理。

“待会儿用这几套衣服上场,之前的服装全部作废。”

在一旁的助理有些不解:“为什么啊?为什么突然要换掉呢?”

“助理小姐,你的问题似乎很多啊,给你钱叫你来是做事情的,不是问问题的,我是问答机器吗?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为什么?我说换掉就得换掉。”

“可是唐紫小姐并没有通知我说可以换掉这服装啊。”

陈雅钒有些不耐烦地斜视着助理小姐:“你的耳朵长到后面去了还是你根本就没把我的话当回事,没听清楚我说的话吗?叫你换掉就换掉,你何必那么多废话那么多问题,找死啊?”

陈雅钒的一番话弄得助理一句话也说不上来,她低着头不敢看陈雅钒憎恶的表情,只好唯唯诺诺地回答:“我知道了。”

Vik在一旁也很不能理解,为什么要突然换掉走秀服装呢?虽然捧在助理手里的服装真的很不错,比之前的服装好上很多倍,不过他有些质疑的是,之前的服装图他都有看过,而助理手里的几套衣服的设计图他见都没见过。

可是他也不想多过问,只好作罢。

 

离开场只有五分钟的时间了,李晴萱见樱冷越已经换好第一套衣服,向经纪人打了声招呼后,便走去了观众席。

她的目光一直在梭巡着那群可疑的黑衣人,他们目前还没有什么大的动作,都只是安静地坐在观众席里。

终于到了比赛的时间,开场音乐缓缓响起,观众席里的灯光全部熄灭,只有T台上放射出淡淡的幽幽蓝光,入围第二场比赛的模特儿们的走场气势比初赛的实力都要强了许多,他们也更懂得该用怎样的眼神去和观众们交流了。

李晴萱一会儿看看比赛,一会儿又回头看看那群可疑的黑衣人,见他们没什么动静,便又安静地看着比赛。

前面模特儿们的走秀似乎都有些过于平淡,不过有的服装造型却很不错,李晴萱也很受启发。

 

李晴萱看得正出神,Vik的出场却给她当头一棒,她睁大眼睛,看着往台前走过来的Vik,脑海里瞬间思维混乱,眼神满满的不可置信。

Vik穿的那衣服,明明是她设计的,而且正是这场比赛樱冷越接下来要穿的比赛服装,怎么会穿在他身上呢?

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把衣服全部交给了经纪人管理,就算是撞衫也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这衣服简约、时尚、霸气,有独特感,评委看后频频点头。

现场有些骚动,大家对Vik的服装风格突然变化也感到有些吃惊,李晴萱现在担心的是一模一样的服装,要是待会儿樱冷越穿出来的话,肯定要被人说成是抄袭!

一定是陈雅钒干的。她是Vik这次比赛的服装设计师……她的脑海里,突然闪现一个熟悉的画面……

那天突然灯被熄灭,接下来她还被一个人莫名其妙地撞倒,手里的设计图消失了很久后才找到,难道是陈雅钒故意安排那个人来将她撞倒,然后把设计图拿去拍下来后,再还回来的?

不行,Vik马上就要走完,接着轮到樱冷越出场了,要是撞衫了的话,就出大事了。

 

李晴萱刚从座位上站起来,樱冷越却已经走了出来,他穿的服装和Vik的一模一样。

樱冷越才走了几步,便发现不对劲儿,他愣在了T台上,Vik也同时愣在了原地,评委也觉得不可思议,观众席里一阵骚动。

“怎么会这样。”

“太奇怪了吧?居然在这种场合撞衫。这属于什么情况啊?难道是炒作吗?”

“肯定是樱冷越抄袭我们Vik的啊,我们Vik先上场的。”

“什么叫抄袭你们Vik啊?谁先上场就能辨别得出来吗?你们有没有脑子啊。”

“这不是抄袭是什么啊?你解释啊。”

Vik的粉丝和樱冷越的粉丝开始了口水大战,你一句我一句地吵嚷着维护自家偶像。

现场好像炸开了锅,各家粉丝开始厮打了起来,不断地吵架,互相对骂,受邀的记者们立刻在网上把这事肆意地宣扬并开始做现场直播,说法天花乱坠,还将现场粉丝大战的视频和照片一一公布了上去。

T台上的Vik和樱冷越冷漠地对视着。

 

“怎么回事?”樱冷越挑眉。

“我也想知道。”Vik的语气也很不友善。

“你的设计师是谁?”

“陈雅钒小姐。”

樱冷越双眸一沉,他刚想下台,没想到陈雅钒却在这个时候走上T台。

“现场的观众朋友,以及各位粉丝们请你们安静一下。”

混乱嘈杂的现场慢慢地安静了下来,李晴萱站在台下看着台上的陈雅钒,愤怒得全身颤抖。

“大家请听我说一句。我是Vik这次比赛的服装设计师,他所有的服装都是我亲自设计的,而樱冷越先生的服装设计师是李晴萱小姐,李晴萱小姐请问一下,你现在在哪儿?能上来说句话吗?”

李晴萱努力压制住怒火,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的头脑,走上T台。她冷漠地审视着陈雅钒,陈雅钒故意把脸对准正在拍照的记者们。

“今天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也觉得很蹊跷,为什么我们设计的衣服会是一模一样的呢?虽然我和李晴萱小姐在同一家公司,但我觉得以李晴萱小姐的实力应该不会抄袭我的作品啊,可是我却在后台发现了这些。”陈雅钒头微微往后,立即走上来两位拿着衣服的人。

她从自己助理的手里拿出一套衣服,摊开,把整体细节全部亮相在大家面前。

“给大家看一下,这是我设计的衣服。以及这里的另外几套服装,是准备在接下来的比赛中使用的。我现在都打开给大家看一下。”

随后她又把另外一个人手里的衣服摊开:“据我所知,这是李晴萱小姐在樱冷越先生接下来的比赛中要换用的几套衣服。我很诧异,居然全部都和我设计的一模一样,无论是哪个细节都相同,我想请问一下李晴萱小姐,你是什么时候偷看到我的设计图,然后把衣服赶出来的呢?你这样做只会毁了樱冷越先生的名声你知道吗?”

 

“这个可恶的女人!想要害死我们樱冷越哥哥吗?”

“赶紧的消失吧,狐狸精!”

“不要脸的臭女人,去死好了。”

台下樱冷越的粉丝们肆无忌惮,口无遮掩地咒骂着李晴萱,手里拿着的横幅和一些矿泉水瓶子也开始往台上扔去。

樱冷越见到大家的动作,连忙一把抓过李晴萱,将她挡在身后,不让她被砸来的水瓶弄伤。

李晴萱气得已经说不出来话来,樱冷越看着春风得意的陈雅钒,抬起手,这动作缓慢而又优雅,很快地,他顺手给了陈雅钒一个耳光。

陈雅钒被突如其来的耳光扇得摔倒在了地上。

樱冷越的眼神是恐怖的,他看向陈雅钒,眼神似要将她五马分尸。

现场越来越混乱了,记者的闪光灯不断,他们拥挤着,想要靠得最近拍到更多的画面。

“你找死吗,陈雅钒?”

陈雅钒摸着被打的脸颊,立即红了眼眶,脸上挂着一抹凄绝的笑容。

“我要你告诉他们,这衣服的设计图到底是谁在抄袭谁的,你要是撒谎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毁了你。”

陈雅钒从地上站了起来,装出一副疑惑的表情:“是吗?那看来我得先毁了李晴萱才是,至少我们可以同归于尽不是吗?”

Vik看着浑身颤抖的李晴萱,走向她:“我相信你才是这衣服的设计师。”

李晴萱抬头望向他,他的眼睛似乎在对着她笑。

陈雅钒吃惊地把视线转到Vik身上:“Vik,这里没你的事,你不要插嘴。”

她大吼一声,拿着手里的设计图,将他们全部发到记者的手中:“我想让大家清清楚楚地看到,我才是这些服装的设计师,是李晴萱小姐抄袭了我,如果有想调查清楚的话,大家可以去问做衣服的老师们,我的设计图在前两天就送去了,而我查了李晴萱小姐交上设计图做服装的时间,却是在今天。”

的确如此,李晴萱的确是今天早上才把设计图交到做服装的老师那里。她没有想到陈雅钒居然会这么阴险狡诈。

李晴萱刚想反驳陈雅钒,刺耳的枪声立刻响彻了整个现场。

 

“砰砰砰——”

现场的灯泡已全部打碎了,现场混乱不堪,尖叫连连。枪声依旧在不断地响起,樱冷越在黑暗之中寻找到李晴萱,他抓住她的手,把她护在身后,往安全的地方躲去。

这是锐利模特儿时装大赛有史以来遇到的首次恐怖事件,那些人似乎一直都在对着天花板开枪,大概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枪声便又消失不见,回荡在耳边的只有恐怖的耳鸣声。

记者们个个被吓得面如土色,落荒而逃,不一会儿就有警察赶来了。

警察迅速清理了一下现场,没有受到枪伤的人,不过因为这恐怖的现场气氛,很多人情绪失控导致了有人被踩伤,幸好情况还不是很严重,大家大多数都是抱着头躲在凳子下,以保安全。

樱冷越趁着混乱把李晴萱带上了车,他们要赶紧离开现场,因为狗仔队随时都可能跟踪到他们,一旦被发现,便不易脱身。

 

陈雅钒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吓得三魂去了六魄,Vik好心地把她扶到了后台。

唐紫小姐正坐在后台,她冷冷地看着陈雅钒,吸了一口夹在指间的香烟,悠闲地吐着烟圈,眼神从冰冷变成恐怖。

“陈雅钒小姐,你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吗?”

她低下头,精神还因为刚才的枪声有些恍惚。

“刚才那并不是突袭事件,也不是恐怖事件,而是我故意找人这么做的。”

“什么?”陈雅钒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搞糟了我所有的计划,我就知道,让你办点儿事情肯定会办得很糟糕,不知道你这个人有没有脑子,这场比赛才刚开始你就把游戏给结束了,你是脑子里只装了没用的东西吗?现在好了,你让我们锐利以后的脸往哪儿搁呢?陈雅钒小姐。”

“对不起,是我的失误。”

“你以为李晴萱和樱冷越是白痴吗?这么简单的问题随便调查后便会真相大白,你那么一点儿证据就想把他们瞬间搞垮,你是不是太高估了你自己的本事?”

唐紫的话令陈雅钒不觉一阵颤抖,一股凉凉的冷意从脚底蹿到全身。

“陈雅钒小姐,玩手段的话,不是随意想一个法子就可以的,要用脑子去真正地想,要等时机成熟后,才行的。这比赛才进行到第二轮,你就把还未成熟的果子给摘掉了,那最后一场关键的比赛怎么办呢?我替你收拾残局吗?”

陈雅钒愣愣地看着唐紫,觉得她实在是太可怕了。她一动不动地愣在原地,手心里的汗不断浸出。

站在一旁的Vik皱着好看的眉头,深邃的双眸变得暗淡无光。

唐紫终于吸完了手里的香烟,她站起身,走到陈雅钒的面前,伸出一只手,摸着她的长发。

“锐利发生这样的情况全是因为你一手造成的,以后我要怎样才能快些恢复我们的名声呢?我对你的直觉就是很不可信,我以为我的手下们只需要坐在那里好好儿看一下表演就行了,没想到我最后还是让他们开了枪,这些都是拜你所赐。”

陈雅钒不明白唐紫的话,她觉得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你脑子就不能如李晴萱那般灵活点儿吗?要不是我让他们开枪阻止了李晴萱来揭穿你的谎言,你觉得你现在还有幸站在这里和我说话吗?你应该很清楚李晴萱是一个怎样的人,你的脑子永远也赶不上她的一半,况且,她的身边还有樱冷越,今晚的残局你最好是全部都给我收拾好。我不管你用怎样卑鄙的手段,付出怎样大的代价,我只要你把这事给我好好儿地摆平,否则,你准备去蹲监狱吧,陈雅钒小姐。”说完,唐紫狠狠地扯了一下陈雅钒的长发,陈雅钒疼得闷哼一声,却不敢叫出声来。

站在一旁的Vik震惊得已经说不出任何话,他呆愣地看着唐紫和恨恨地咬牙切齿的陈雅钒,好看的双眸一沉,拳头渐渐紧握。

 

陈雅钒咬住下嘴唇,吃痛地说:“唐紫小姐,我们目前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你如果想让我去蹲监狱的话,你不怕我把你也抖出来吗?”

唐紫冷笑,依旧抓住陈雅钒的头发。她凑近她的脸,右手的手指轻轻地在她光滑的脸蛋儿上来回滑动。

“陈雅钒小姐敢威胁我了啊,看来你最近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你以为你一个小小的陈雅钒设计师能把我怎样?你还没有摸清我的底细就来和我对抗,是想证明你有多大的能耐吗?”

这一番话让陈雅钒的怒火燃烧得更旺了,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也很贪生怕死,她是个现实的女人,她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现在低头是最明智的选择,面对眼前这位如黑夜般恐怖的阴冷女人,她必须学着忍耐。

“唐紫小姐,对不起,请忘记我刚才说的话,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

一阵鬼魅般的笑容爬上唐紫的脸:“我要你接下来……”

听完后,陈雅钒睁大瞳孔。

“什么?”

“你已经别无选择了,我想要做到的就是这一步。”

唐紫修长的手指在陈雅钒的头发上上下抚摸着,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她感觉到陈雅钒的身体在不断地打着寒战,她满意地笑得温柔无比,这温柔的笑就像一把无形的匕首,令人发指。

看到陈雅钒垂下了头,唐紫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踩着轻快妖娆的步伐,走出后台。

 

一直站在一旁的Vik算是知道了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对于现在陈雅钒的表情他猜不到刚才唐紫到底跟她说了什么,导致她愤怒成这个模样。

陈雅钒抬起头,对着Vik扯出一个随意的笑容。

“Vik,最近你或许会被狗仔队追问一些无聊的八卦问题,不过你最好记清楚,你以后可是要在娱乐圈混的,对于刚才我和唐紫小姐的对话你可能也听到了不少,也知道了这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所以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闭好你的嘴,其他的事情你无须操心我们会去解决。”

Vik笑着耸了耸肩:“我这人最害怕的就是麻烦二字,刚才那件事情听起来不仅仅麻烦而且还很复杂,我没那么多闲心管你们的事情,况且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我们的关系都只是利用关系,不是吗?”

陈雅钒露出满意的笑容:“聪明的确是在娱乐圈混下去的诀窍,看来你没有选错行业,当然我也选择相信你,要不然的话,我们可以同归于尽。”

“这未必也不是一件好事啊。”

“你说什么?”陈雅钒有些不懂他的意思。

“就刚才的对话看来,陈雅钒小姐你似乎很喜欢威胁别人,我不介意被人威胁但我却偏偏讨厌别人威胁我,有些事情如若你适可而止的话,我或许会选择视而不见。”

看来这个Vik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陈雅钒不好再说什么,她带着些淡淡的笑容,慢慢地靠近Vik:“不好意思,原来你是这么一个有性格的男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呢。你把我刚才对你说的,让你不开心的话都忘掉吧。还有今天你所听到的所有事情都当做没发生过,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一直都是陈雅钒小姐你在担心着并庸人自扰,你似乎没有听到我之前说话时候的重点,我很讨厌麻烦这东西。”Vik说完,一脸厌恶的表情看了陈雅钒一眼,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陈雅钒觉得今天她所有的面子都扫光了,想到唐紫之前对她说的话,以及Vik的火上浇油,她的神经瞬间崩溃,生气地抓起桌子上的一个杯子往墙上狠狠地摔去。

“唐紫,我不会让你的那个计划得逞的!”

眼底,是幽深的,阴冷恐惧的,散发着强烈血腥味的光芒。

 

锐利模特儿时装大赛因为突袭事件暂停了比赛,时间改到下个月。娱乐报道每天必提到的最新消息便是陈雅钒和李晴萱的设计作品,有人怀疑是李晴萱真的抄袭了陈雅钒的作品,也有认为是陈雅钒抄袭李晴萱的作品。而原因就在于李晴萱在樱冷越初赛的时候,设计的作品很出色,很令人喜欢,受到很多人的关注。他们觉得她的潜力和资质都很高,绝对比陈雅钒给Vik设计的服装要好上几十倍。

可是,陈雅钒一口咬定送设计图去做衣服的时间是她最先,有了那么一点儿证据,所以她目前的状态处于上风。

当然,话题人物樱冷越和Vik跟这次的事件也脱不了关系,大家又开始拿他们的气质和人气来做比拼,不过还是樱冷越人气更胜一筹。

无论是外貌还是实力,他的确比Vik更加优秀,再加上最近还有在传他与李晴萱的八卦绯闻,所以更加备受瞩目。

 

李晴萱看着电视上的新闻,有些无奈地坐在沙发上,她的手机都快被记者打爆了,也不敢出门,一出门便被一群记者围攻并问一些很犀利的问题。

但最近两天,没有记者再打来电话,也没有狗仔队来骚扰,李晴萱觉得很奇怪,但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些事情原来是子贤在帮她。

最近真的出了很多事情,弄得她好累,但是有一件事情她必须要弄清楚,也必须要澄清。

那设计是属于她的,她没有抄袭,她一定要揭穿陈雅钒。

“我相信你才是这衣服的设计师。”

Vik的一句话点燃了她心中的火把,对,Vik能说出这样一句话,看来他一定知道些什么,而且直觉告诉她,Vik应该可以相信。

或许Vik知道一些什么,但陈雅钒是Vik的服装设计师,况且还有很多不利的因素,他应该不会帮她吧。

李晴萱走出屋子烦闷地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

她静静地望向远方,皱着眉思索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以及那天她爸爸说的那些话,还有爸爸传来的短信。

她觉得每一天都过得迷迷茫茫,很不真实,身心也前所未有地感到疲惫。

 

“最近的报道你不要太在意,还有抄袭的事情你也不必挂在心上。”樱冷越走过来,递给她一罐打开的啤酒。

李晴萱接过啤酒,白了他一眼后小口小口地喝着。

“我会找出陈雅钒说谎的证据,她单凭送设计图去做服装的先后顺序就想把这件事情蒙混过关的话,那她就真的太小看我了。

“可是现在外界对你的攻击很多,想要一下子解决的话,恐怕会有些困难吧。不过我很好奇的是这两天的新闻似乎少了不少。”

李晴萱手指有些僵硬,勉强地笑了笑,这一切都是子贤在暗中帮她,他总是这样帮着她,无论什么时候,只要是她有问题,陆子贤都会在暗中偷偷地帮她解决。

她一直都知道,只是一直没有揭穿,她对子贤的感激真的不知道该用怎样的心情来表达了。

樱冷越察觉到她表情的异常,无形中他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但又不敢轻易地表露出自己的想法。

他扬起嘴角淡淡地笑了笑,好久都没有舒舒服服地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了,趁着这段时间休息一下也不错。

樱冷越静静地把眼睛闭上,仰着头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金色的阳光从云层里照耀下来,照在他疲惫的脸上。

 

“谁让他是让你待在JP公司里的理由呢?一切阻拦你回家的东西我都要废除,你有搞清楚你身边的人的底细吗?你在这里会威胁到你的安全,同时也会威胁到我的整个江山你知道吗?更何况他还是樱龙的儿子……”

李晴萱突然想起那天爸爸说的话,回想那晚,爸爸在提到樱冷越的名字时,眼神有些可怕。爸爸口中的樱龙不正是他最强大的对手吗,樱龙和樱冷越之间难道有关系吗?

李晴萱眼神凝重地看着闭目养神的樱冷越。

忽然,紧闭的双眼睁开:“要看我看到什么时候呢,李晴萱小姐?”樱冷越望着李晴萱,嘴角扬起一抹奇异的笑意。

“没有。”她生硬地打断他。

樱冷越玩味地笑笑,喝了一口啤酒:“看了今天的新闻报道吗?报道里面很八卦地提到,樱冷越和他的专属服装设计师很有可能正在进行地下恋情。”

他望着蓝天白云,嘴角渐渐扬起一个迷人的微笑,一副似乎他对这个报道很满意的模样。

她也抬头望向天空:“似乎你很高兴,你也很八卦?”

他不懂她的微笑为何如此苦涩,眼睛直直地凝视着她。

“喀喀,啤酒的味道好怪。”她躲开樱冷越的眼睛,仰头把剩下的啤酒全部喝完,脸颊开始泛起红晕,心底莫名有点儿紧张。

“这些天好累啊,出去玩玩吗?”

“什么?去玩?”

“你想去什么地方?”

“现在这个状况,你觉得我们可以一起出现在公共场所吗?我这个服装设计师现在成了大名鼎鼎的樱冷越的绯闻对象,我不想被大家误会后又拿出来说事,这简直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公司就算要找麻烦也先找我,我不想因为你的关系就被公司轻而易举地踢出去,同时你这也是在自毁前途。”

“我是看你最近过得挺压抑,好心提醒一下你,不妨趁着现在有时间的时候,去放松放松。放心吧,他们发现不了我们的,就算发现了又怎样呢?他们不早就认为我们之间有关系吗?”

樱冷越说得极其暧昧,还回了李晴萱一个安心的笑,她顿时全身发麻,有点儿被电到的感觉。

她搞不懂这个行为极其怪异,忽冷忽热的樱冷越今天为什么笑了很多次,这个惊心动魄的笑让她的心脏都有点儿负荷不了,如若他这些笑容被他的粉丝看到,岂不是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地步了?

“我可不想因为你经常出现在各大媒体,成为别人每天八卦的对象,不知情的还以为我借你来炒作提高自己的人气。”

樱冷越笑了笑,调侃地说:“你可以趁热打铁啊。”

“什么意思?”

“最近好像出了几部新电影,我们去看一场电影吧。”樱冷越故意转开话题,嘴角的笑意富有深意。

只是刚才他的提议,令李晴萱全身不禁一抖。

电影……

为什么是电影,那个让她充满痛苦回忆的地方?

她有些不自然地,微微颤抖起来。

这两个字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人敢在她面前提起过。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忽然提到?

混乱的思维,脑袋有些疼,回忆就像倒带在脑海里一一掠过。

 

“妈妈,妈妈,好久都没有去看电影了,陪我去看电影好不好?”李晴萱扎着两根麻花辫甩来甩去,天真水灵灵的眼睛眨巴着,撒着娇抓着妈妈的手臂摇晃着。

美丽的女人蹲下身,温柔地把李晴萱额前散乱的刘海儿拨弄到一边:“那么,晴萱要看什么电影呢?”

“我要看小怪兽的那种电影。”

女人沉思了一会儿,给晴萱一个微笑:“那妈妈带你去看最新上映的专打小怪兽和坏人的电影怎么样?”

“好啊,好啊。”晴萱笑得眼睛都成了月牙儿,她不停地拍着手掌,兴奋得手舞足蹈。

兴奋不已的晴萱拉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地走进了电影院,电影院里面坐满了来观看的人,她们坐在了最前排的位置。

晴萱看得津津有味,当电影放映到一半的时候,电影屏幕忽然一黑,随后四周变得漆黑一片。

晴萱害怕地抓紧妈妈的手:“妈妈,妈妈我怕。”她小小的身体不断地往妈妈怀里钻。

“晴萱别怕,没事的。”妈妈掌心传来的温度让她安下心来,下一秒钟,灯光忽地亮起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枪声。

到处都是响彻鼓膜的尖叫,哭喊声混乱成一片。

“呜呜——妈妈,我怕!”她扑在妈妈的怀里,妈妈抱着她飞快地奔出电影院,而电影院外面不知何时已经围满了一群身着黑色西服的人,他们把李晴萱和妈妈团团包围住。

受惊的晴萱哭着紧紧搂住妈妈,泪眼婆娑地望着一位中年男子手持手枪从人群中阴冷地走出来,他的右手上有一条细长的疤痕,疤痕旁边有壁虎刺青,这是李晴萱唯一记下的东西。

他的面孔被黑色的面具遮住,让人看不清长什么模样,不过那修长的身段和他站立在数百人之中的威威风姿,可以判定他是一位首领级的人物。

 

“李夫人,好久不见。”

“你是谁?”

“我觉得目前这个问题似乎不是很重要。”男子一步一步逼近,眼神一直盯着在妈妈身旁的李晴萱,妈妈把晴萱往身后拉了拉。

“你要做什么,你不要过来。”

“我想要什么,李夫人你应该比谁都要清楚,不是吗?”

妈妈连连后退,男子步步逼近。

“先让你的丈夫现身吧,不然,今天就是你们母女俩的死期。”威严的命令让李晴萱害怕得抖了起来,她把头深深地埋进妈妈的怀里,她感到妈妈的身体颤抖得比她还要厉害,耳边那心脏跳动的声音越来越紧促。

“你到底是谁?我家李爷到底和你有什么恩怨?”

“别问我是谁,只要现在你让你丈夫出现,我保证你们母女俩能安全地回家,要是你不让李爷出现的话,那么……”中年男子拖长了声音,他的枪立刻转移方向对准了李晴萱的脑门儿,“她立刻死。”

“别伤害我的孩子。”妈妈害怕地抱紧晴萱,颤抖的身体依旧将李晴萱护得严严实实,但眼泪却在慢慢滑下。

“那么就打电话让你的丈夫出现。”

“你无非就是想要李爷的一块地皮,李爷统领着的地盘不是你想要就可以抢走的,实力悬殊你自己也清楚,如果你是想要威胁李爷的话,我想你恐怕还是找错人了吧。”

中年男子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他冷漠的表情就像寒冬里的亡灵般阴冷恐惧。

冷笑几声,男子轻佻地说:“看来李夫人今天是打算亲眼看着自己的孩子先死在你的面前是吧?”

“不,不要。”妈妈痛苦地大叫,把晴萱抱得更紧了。

李晴萱小小的身体在妈妈的怀里不安分地动着,她嘤嘤地小声哭着:“妈妈,我怕,他们为什么要找爸爸?他们好可怕,他们是坏人,他们是坏人!妈妈,我要回家,我想回家,呜呜呜!”

妈妈脑海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她抚摸着李晴萱粉嫩的脸颊,看着她泪汪汪的双眼。

中年男子似乎有些发怒了,他一把拉过妈妈,将她与李晴萱隔离开,李晴萱被吓得手足无措只好放开嗓门儿哇哇大哭起来,妈妈伸出手想要抓住李晴萱却被男子狠狠地捏住。

 

“你到底给李爷打不打电话?”

“我求求你,不要逼我。”

“求我?你准备怎么求啊?就像上次我的妻子求你们家李爷那样吗?”男子的眼里怒火冲天,仿佛触碰到了他最痛心疾首的往事。

李晴萱还在原地大哭,嘴里不停地大叫着“坏蛋,坏蛋”。

男子从包里掏出一把匕首,在妈妈的手臂上狠狠地划了一刀,鲜血瞬间迸出,妈妈强忍着疼痛,闭上双眼,脸色苍白。

“这个场面是不是很熟悉?你还记得吗?当初我是怎样求你们李爷的?而你们李爷在这个时候又做了什么?我想你应该记得很清楚吧?就算当时我被杀了一千次我也不会忘记,不会忘记你丈夫李爷对我妻子的侮辱。”

男子幽暗的眸子,深不见底,隐约闪着血腥。他拽住妈妈的衣领,狠狠地向下一扯,胡乱地,疯狂地一阵乱扯。妈妈的肩膀、锁骨、酥胸,就这样,赤裸裸地呈现在众人眼前。

妈妈哭得撕心裂肺,她低着头用双手捂住胸部,蹲下身。

“不要这样,不要这样。”

“不要这样?哈哈——”男子笑得极为开心,“没想到这句话在多年以后竟然会从李爷的妻子口中说出来。只是,这似乎有些晚了吧?”男子有力的双手扣住妈妈的胸部,“我要把我妻子曾经受过的屈辱全部在今晚讨回来。”

“晴萱,把眼睛闭上,给我把眼睛闭上。”

晴萱只知道,妈妈那痛苦的眼神一直望着她,不,是在哀求她把眼睛闭上,晴萱很听话,她闭上双眼大哭,她不知道为什么妈妈要叫她这样做,但是晴萱是乖孩子,她从来都很听妈妈的话。

晴萱唯一记得很清楚的就是妈妈的呻吟,那呻吟叫得她头皮发麻,那呻吟是如此的痛苦,令她毛骨悚然。

不知道哭了多久,妈妈从地上慢慢地爬到李晴萱的面前,一把抱住她。

“妈妈,我好怕,我真的好怕。”

妈妈满身是血,衣衫不整,头发好乱,就像发疯的女人一样。李晴萱看着妈妈瑟瑟发抖。

“晴萱,今天你什么都没有看到,你不准把今天的记忆留在脑海里,你必须删除掉,听到没有?!”

但是李晴萱一直哭一直哭。

妈妈有些发怒了,她摇晃着李晴萱小小的身躯:“晴萱,你听到妈妈说的话没有,我问你听到没有?!”

李晴萱被吓得已经说不出话了,妈妈实在太令她感到恐惧了。

男子整理了一下衣服,慢慢地往这边靠近。

“你目前没有时间再考虑了,我数到三,你要是再不打电话给李爷的话,就先结束你宝贝女儿的命!”

“三——”

妈妈当没有听见一般,紧紧地抱住李晴萱,小声地在她耳边叮嘱:“晴萱,见到爸爸一定要告诉他,不要再在帮派中纠缠下去了,回归到以前的平静生活。”

“二——”不远处,那刺耳的声音依旧在继续。

“晴萱,不要走上与爸爸同样的路,你要坚持自己的梦想,我们的晴萱可是未来的设计师呢。还有刚才的事情,你什么都没有看到,也什么都没有听到,更不能对爸爸提起一个字,知道吗?千万,不要和帮派扯上关系,千万不要……”

“一——”

数到这个数字时,妈妈滑落了最后一滴泪:“晴萱,不要为妈妈报仇,千万不要,你一定要好好儿活着。将来你长大后,一定要记住妈妈今天告诉你的话,不要和帮派扯上任何关系。”

“砰——”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

仿佛这个世界都变成黑色,整个世界都乱了套,她开始不知所措,脑海里一直回荡着刚才那令人发指的枪声,耳朵嗡嗡作响。

为什么?为什么妈妈流了这么多的血?为什么妈妈还笑得如此美丽,就像一朵才盛开的百合花,那样纯洁无瑕?可是,那样美的妈妈微笑着倒了下去,像花瓣轻轻飘落,旋转地落到地上。

李晴萱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妈妈,依旧美丽地微笑着,眼角有一滴晶莹的泪滴在滑落,落到她的手里,灼烫了她的心。

模糊之中,她听到妈妈的呼唤:“孩子,好好儿活着,不要为妈妈报仇。”

 

那一幕幕残忍的回忆造就了今天如此冷漠的她,直到慢慢长大,她才知道,那天妈妈所受的是多大的侮辱,那么爱干净的妈妈,竟然遭受了强暴。

而那个给了她痛苦一生的男人,那个侮辱妈妈的人,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件事情她从未对爸爸提起过,她想要让妈妈保持最后的一丝尊严,她想让妈妈在爸爸的世界里依旧是如此的纯洁、美丽。

为了能为妈妈报仇,她听从了爸爸的安排,艰苦地训练成了出色的杀手,可是,当妈妈的话再次荡漾在脑海中时,她便又彻底地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答应过妈妈,要好好儿活着。

帮派的世界她不想参与进去,因为那是一个肮脏的,黑暗的,没有回头路的无底洞,一旦走进去便再也回不了头。

 

“我不去。”李晴萱忽然吼起来,眼睛有些湿润,她怕被他看到,连忙把头转向别处。

樱冷越怔住,诧异地看着她。

她起身准备进去,但身后的樱冷越一句话点住了她的死穴:“难道电影院有你痛苦的回忆不成?”

身体僵在原地,脸色瞬间苍白,她的耳膜剧烈作响,拳头紧握,喉咙忽然一紧,阳光火辣辣地晒着她,刺眼的光芒刺得她双眼生疼。

她深吸了一口气,紧闭住双眼:“不要那么自以为是地装作你很了解我的样子,我最讨厌的就是像你这样自作聪明的人。”灼烫的阳光使得她喉咙阵阵紧缩,瞥了樱冷越一眼,她头也不回地走了进去。

她没有对任何人说过……

她害怕去电影院……

院子里,他望着那离去的痛苦背影,眼底的眼神渐渐幽暗。

 

樱冷越坐在客厅不停地切换着电视频道,脸臭臭的,下巴线条绷得紧紧的,偶尔看一眼李晴萱紧关着的房门,表情又变回以往的冰冷。

他的脑海里不断闪现出李晴萱在听到“电影”二字的时候那痛苦不堪的表情,身体微微一僵,他最近似乎有些太在乎她了。

“嘎吱——”李晴萱从房间走了出来,她裹得就像一个粽子,樱冷越瞪着眼睛:“你干什么把自己裹成这样啊?”

“不是要去看电影吗?这都是给你裹的。”李晴萱走过来,脱掉衣服和围巾,拿下帽子,将它们一一丢到樱冷越面前,“如果不好好儿乔装打扮一下的话,被认出来就会又要上新闻头版了。”

“打扮得越是诡异才越会让人怀疑。你没有常识吗?”樱冷越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拂开,继续切换电视频道。

“樱冷越,趁我还没有反悔之前快点儿穿上。”

“…………”

 

晚上八点,一辆跑车停在电影院门外,车窗慢慢摇下,樱冷越和李晴萱同时转过头看着电影院外进进出出的人。

“你等我一下。”李晴萱打开车门跑去电影院门口拿了张电影节目表过来,“我们看什么?”

樱冷越接过节目表,在上面找了半天,终于开口道:“你觉得是《凶屋》好看,还是《女高怪谈》恐怖,或是《四人餐桌》惊悚?”

李晴萱歪着的头一点一点地垂落下来,目瞪口呆地张大嘴巴。这些不都是一些经典的恐怖片吗?她可是从来不会看恐怖片的,要知道她曾看过中国的《山村老尸》就被吓得休克过,从此以后都不敢再看,而刚才樱冷越居然……

“樱冷越,可不可以选其他的电影?”

“为什么?”

“我不喜欢看这个。”那双明亮的眼睛里满是恐惧。

他发现了她的异常,理解地点了点头:“按理来说是你害怕吧?没想到胆子一向这么大的李晴萱居然害怕看恐怖片。这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吗?”

她紧紧地握了下拳头,微微眯了眯眼睛:“那么我们看《女高怪谈》吧!”说着,她戴上墨镜,跑去买了两张票。

买了票后,樱冷越戴上墨镜低着头和李晴萱一起走了进去。

电影院里坐满了来观看的人,李晴萱和樱冷越坐到位子上。电影还没有开始,面对里面熟悉的场景,她喉咙忽然一紧。

电影院里漆黑一片,借着电影屏幕上的光,李晴萱看到下面一片黑压压的脑袋,她身体里的血液顿时沸腾。

李晴萱告诉自己,不要紧张,不要害怕,以前的一切都已经是过去。

可是,漆黑的电影院里面,一幕幕熟悉的画面在脑海里不断地徘徊盘旋,阴冷的空气使得她胸口一阵发闷,心脏也隐隐约约地传来阵阵刺痛。

她不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害怕。

她更不想让樱冷越知道她害怕看电影的痛苦回忆……

眼前那喧闹的乌压压的人群,还有刺眼的光,令她的头一阵阵闷痛……

电影开始了,大屏幕上播放着画面。渐渐地,她的耳膜又开始剧烈地轰轰作响。

她还记得,在电影院里,那震惊着所有人的鼓膜的声音,大家都被吓得四处逃窜,妈妈把她紧紧地抱在怀里跑了出来……

画面零零碎碎地在脑海中像电影般一一闪现,妈妈绝望的眼神,那双流着泪的眼睛里充满了绝望……最后妈妈流着眼泪,仰面从她怀里倒了下去,倒在血泊中,鲜红的血液,夺人眼球。

小小的她捂住嘴巴恐惧地望着妈妈,她哭着摇晃着她的身体,可是,妈妈却冰冷呆滞地躺着,一动不动。

她听不到任何声音,听不到电影发出的声音,也听不到那些女生的尖叫声,一双空洞的眼睛望着大屏幕上的画面,睫毛轻轻颤抖,面容苍白,里面的气氛更是彻骨的寒冷。

忽然,她站起身,跑出了电影院。

 

她跑到马路上,空洞的眼里似乎没有看到任何人,只是失魂落魄地走着,苍白的模样就像秋天里轻轻一摇晃就会落下的枯黄树叶。

“我们先回去吧。”不知什么时候追出来的樱冷越忽然挡在了李晴萱的面前,俊美的面容变得冰冷起来,看着如此落魄的她,他心脏莫名地抽痛,嘴唇也有点儿苍白。

李晴萱黯然地点了点头。

樱冷越把车开了过来,刚拉开车门,眼前一道黑影闪过,一阵强大的风刮来,那是陆子贤,李晴萱惊讶地抬起头,眼睛里骤然闪出惊讶和微怔的神色。

陆子贤为什么跑那么快?潜意识告诉她,难道又是爸爸安排了什么任务吗?

“砰!”她把车门关上,朝陆子贤消失的方向追去,完全忽略掉了樱冷越!

 

一条偏僻的小巷,漆黑得让人害怕,冷冷的风吹来,让人毛骨悚然。李晴萱小心翼翼地往前走,身体左右转动,眼睛到处张望,有些戒备。她敢确定,子贤就在前面不远处,因为她很熟悉子贤身上的味道。

风冷得刺痛她的皮肤,在一个转角处,一双手捂住了她的嘴,她条件反射性地抽出身来,眼前的人吓了她一跳,果然是陆子贤。

“子贤,你怎么了?”

陆子贤穿着一身黑色亮皮杀手服,痛苦地握住受伤流血的左手臂。漫天的夜色,漫天的迷雾,他冰冷的面孔流露出痛苦的神色。

“没事。你怎么在这里?”淡淡的星光,微醺的夜雾,一双眼珠乌黑闪亮,他倔犟地对李晴萱挤出一个迷人的笑容。

“我看到你就跟过来了。子贤,爸爸又给了什么新的任务吗?”

陆子贤扬起一抹优雅的笑意,笑容宁静而悠远,他拉过李晴萱将她拥入怀中,眼睛微微闭着。

小巷里静得诡异,李晴萱有些慌乱,她想要挣脱开,可陆子贤却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如流水般潺潺的声音从他性感的唇里流泻出来:“不要动,让我靠一会儿。”

他把头轻轻地靠在她的肩膀上,她听到他清晰又有点儿急促的呼吸声,感觉自己的肩膀越来越沉。

她轻轻地触碰了一下陆子贤的手臂,陆子贤皱眉闷哼了一声。小巷里的路灯忽地亮了起来,陆子贤的脸憔悴不堪,嘴唇也白得吓人,可嘴角依旧挂着只有李晴萱才可以看到的安静的笑容。

她痴迷地盯着这张脸看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他:“子贤,你伤得很重,我叫人来接你回去。”

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脆弱的子贤,以前,他无论完成怎样艰巨的任务,就算受了伤也从来没这么脆弱过。

李晴萱拿出子贤的手机拨通了阿邦的电话,交代清楚后便挂断了。

“晴萱……不要走,不要……离开我。”陆子贤睁开迷茫的双眼,又将李晴萱紧紧抱住,一头黑发在灯光下闪烁着微弱的光。

她反抱住他,拍拍有点儿孩子气的陆子贤,微笑道:“子贤,以后都不要这么傻了,不要为了我爸爸的命令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你对我来说就像家人般的重要,我希望你可以退出这个黑暗的旋涡。”

他顿了一下,将她再一次抱紧,眼里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

 

巷口处,樱冷越皱眉怒视着拥抱着的两个人,有些愤怒的瞳孔里带着些许失落,背脊上传来的刺痛在全身慢慢地扩展开来,下巴也渐渐绷紧。

李晴萱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刚想转身,陆子贤再一次将她抱紧,并在樱冷越杀气腾腾的注视下,温柔地拨弄开李晴萱额前的头发,深深地吻住了她的额头。

李晴萱一怔,眼睛睁大,脑海立刻混乱成一片。

他在她脸颊上吻了一下,温柔的声音在周围散开:“我先走了,我会想你的,晴萱。”说完,他笑着松开她,那个笑容明亮如百合花。

陆子贤的眼睛越过她望向前方,嘴角扬起一抹邪恶的笑意。

李晴萱看着陆子贤的背影慢慢消失,才愣愣地转过身去,这才发现那里站着樱冷越。他浑身透着深夜的寒气,身影在灯光下斜斜而立,身材修长优美,面容在黑暗里显得更加冰冷。

夜已经很深,月亮只有淡淡的轮廓,她看着如此冷漠地望着自己的樱冷越,心忽然变得好紧张,有些莫名的感觉,她居然害怕看到那样子的他。

“樱冷越……”

他没有说话,冰冷俊美的面容在淡淡的微光中透显着雾气。她和陆子贤刚才拥抱的那一幕,如针扎般,让他心脏突然刺痛得难以忍受。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般心疼,但他只是眯了眯双眼,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上篇:三 你在我的世界里渐渐开始明亮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0231) | 推荐本文(1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