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三章 魔术师的戒指
第三章 魔术师的戒指 文 / 桔末末 更新时间:2012-8-27 18:26:43
 

第二天池朝寒按响颜灵家门铃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门铃响了三下便静止,他站在门口也不急着催促,心中默默数着秒针的节奏。

浅灰色的休闲卫衣,一条微微泛白的牛仔裤,如同青草般干净清新。或许,只有这样的池朝寒才能让大家看出,其实他也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而已。

门内传来一连串慌乱的碎步声,接着,有什么东西被带倒,“哗啦啦”的一片响动,大门拉开一条缝,露出一个脑袋。当看清来人时,颜灵才大舒一口气,脸上却欣慰地升起几个晃眼大字:谢天谢地。

“怎么了?”池朝寒显然已经看出,对方火急火燎地来开门并不是为了迎接自己。

“吓死我了,还以为是小顾子来了呢!原来是做梦啊!”

池朝寒只觉心脏被什么尖锐物倏地刺了一下,不深甚至没有血痕,却瞬间疼了,“那也至于把你吓成这样?”

“我刚起床这副德行怎么见人啊!”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膀,颜灵侧身让池朝寒进来,自己趿拉着拖鞋便向卧室走去,她的背影看起来依旧没有睡醒。

“我不是人啊?”

“你不是自己人嘛!”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颜灵突然沮丧起来,“不过最近小顾子好像都不怎么有时间陪我耶,是不是开公司的人都这么忙啊?”

“快起床吧!我给你带了学校门口的蟹黄包!”面对已经再次扑回到床上的女孩,池朝寒耐心地用美食诱哄,声线低沉。

听说有蟹黄包吃,颜灵原本还雾蒙蒙好像被眼屎糊住的眸子突然一睁,顿时敞亮。一个鲤鱼打挺,她已经从床上蹿了起来,钻进洗手间刷牙洗脸去了。

餐桌一旁的窗户微微打开,偶尔带入一阵卷着树叶味道的微风。颜灵租住的地方位于一片较为陈旧的居民区,周围虽然比不上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繁华,可是,环境却是难得的恬静,离颜灵的大学不太远,交通也算方便。

当时这套房子是托池朝寒帮她找的,性价比极高。直到很久之后颜灵再次想起曾经的时光,都觉得当时的自己如同井底之蛙,却偏生被人供养在了温暖梦幻的象牙塔。

要想在这座寸土寸金的城市找到一套如此条件的租住房何其困难,更何况价格还能低廉到让她都觉得自己狗命好,而且几年如一日,租金从未上涨。想来除了池朝寒暗地里知会打理好,她又怎么可能过得如此安逸,不知世态炎凉?

后来想想,自己同池朝寒的很多事情,就好像一个看似复杂却浅显异常的谜面,怎奈她偏偏是那个从来懒得深想、心安理得地承认无知且永远不思悔改的猜题者。

他将答案清清楚楚地写在右下角,她却连低头扫一眼的耐心都没有。

将最后一个包子风卷残云,颜灵餍足地咽了口清水,算是宣布自己已经将早午餐合并完成,“如果每天早晨都能吃到蟹黄包就好了……咯……”

听到女孩毫不顾忌地打了一个饱嗝,池朝寒轻不可见地耸了耸眉心,嘴角却勾起了温软如玉的弧。他再次端起纸杯,轻轻地抿了一口。纵然今天买的豆浆中糖放得有些多,可是,喝起来的味道似乎还不错。

“喂!生日礼物,快点拿来!”颜灵拍了拍池朝寒放置在餐桌边缘的手臂,“别说你没带!就算小顾子的礼物已经让我别无他求,可是你送的也不能让我失望哦!”

他的眸心动了动,似乎有什么流光倏地划过,却因为阳光太过闪耀,而让颜灵下意识地眨了眨眼睛,错过了,“先给你变个魔术吧!”

“你还会这套?”女孩充满不屑地撇了撇嘴巴,对此,池朝寒也不过视而不见,目光却落在她白皙指缝间那枚晃眼的物件之上。

“从你身上借个道具吧!”

还没等颜灵做出反应,就见对方手臂一扬,那枚昨晚睡觉都没舍得摘下来的戒指在空中划了一道漂亮的抛物线,随即消失于敞开的窗户之外。

三秒钟的停顿之后,耳边爆发出女孩愤怒的尖叫,“池朝寒!就算变魔术,也要换一个廉价点儿的啊!”

虽然如此埋怨,好奇心最终还是占了上风,颜灵疑惑地询问,“你是说你可以把戒指变没了?”

“嗯哼!”

纵然亲眼见到戒指被扔出了窗外,可是,颜灵还是颇为怀疑地掰开了池朝寒放在桌上的大手,掌心之中,空无一物。

“嘿嘿!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嘛!”颜灵欢喜地调笑,“那快点再变回来吧!”

“变完了。”

“我知道啊!看起来是挺厉害的,所以我在等你把戒指变回来啊!”

“这个魔术只能把戒指变没,我还没学会怎么变回来……”

空气再次静滞,这段时间甚至可以让池朝寒数清楚面前女孩浓密睫毛的数目,还有她左眼角处那颗淡褐色的泪痣,看起来暧昧又模糊。

“池朝寒!”河东狮吼划破平静,随即是桌椅摇晃,衣料摩擦产生的窸窣作响。

“你把戒指藏哪儿了?”

“我手里面没有!刚才真的扔掉了!”

“快把戒指掏出来!”

“宝宝,你别这么野蛮,就算要脱我衣服也要慢慢来。”

“闭嘴!”

“宝宝,我的人本来就是你的,你猴急什么?”

 “池朝寒,你活腻歪了是不是?”

“那里你不能摸!摸了那里是要失贞的!”

“你小子不会真把戒指扔了吧?”

“宝宝,如果老头子知道你婚前就把我轻薄了,将来就只能嫁给我了!”

“池朝寒!你再不把戒指拿出来我这就把你扔到窗外去!”颜灵“啪”的一声打在他坚硬的胸膛上,耐心终于消耗殆尽,她恨不得立刻揭竿而起。

“你怎么不在裤子口袋找找?”池朝寒好心提醒,带着不着痕迹的诱哄语气。

“怎么可能?你的手明明一直放在桌子上的!”虽然如此肯定,颜灵还是将信将疑地将小手探到他的下身去。

没有触到想象中的戒指形状,却有一个小盒子藏在其中让人不由生疑,带着探究毫不犹豫地打开,只觉得不可思议,“啊啊啊!池朝寒,你好厉害!”

戒指安安静静地嵌在漂亮的首饰盒里,好像本来就应该被如此珍藏,猫咪碧绿的眼睛微微眯起,带着几分笑意。

像是害怕戒指再次被变没,颜灵赶忙往自己的手指套去,只是,脸上却莫名地升起一抹疑惑的表情,“戒指怎么感觉突然变小了似的?”

原本戴在食指上的戒指套进了无名指,颜灵满意地亲了亲那只笑眯眯的小猫咪,“池朝寒,你是怎么做到的?你不可能有机会把戒指藏在裤子口袋的盒子里啊?”

一连串好奇的问题并没有马上得到回答,蓦然安静的氛围好像气球爆炸后的震惊,突兀诡异。所以,当颜灵注意到对方此刻目光停留的地方,几乎瞬间气炸。刚才升起的那抹崇拜之情立马烟消云散,只想磨刀霍霍将对方就地正法。

“你个臭流氓,往哪看呢?”颜灵狠狠地拽了拽因为刚才打闹而微微敞开的领口,霸气外露地质问一脸坦然毫无偷窥被抓后的尴尬的池朝寒。

“有什么好遮的?黑洞一个,哪有光可以走?”池朝寒冷哼一声,扬起脸来尽是不屑。

“混蛋!你的胸比我还小有什么资格嘲笑我?”

似乎是打击报复一般地扯了扯对方的领口,露出一小片颇具质感的小麦色肌肤。说着,颜灵故作无意地再次一瞥,眉眼上挑,表示自己的不屑。

“宝宝,如果想看我的身子可以正大光明一点,何必用这么迂回的方式?”

“你找死!”

“嘶……”

听到男人闷哼一声,望着自己刚才在他锁骨处留下的湿漉漉的牙印,颜灵颇为得意地挑了挑清艳的眉角,“知道老娘门牙的厉害了吧?看你还敢不敢再调戏我?”

对方果然一把就将她推离了身体,自己轻轻地喘着粗气,眉心紧锁,就连墨玉般的发丝处都渗出了点点汗意。

“池朝寒,你没事吧?不会真的咬疼了吧?我前天刚被狗咬过,不如你等会儿去打个狂犬疫苗吧!”颜灵一脸的幸灾乐祸,嘴巴早就咧到了耳朵边,小脸还故作担心地皱在了一起。

“离我远点儿!”池朝寒烦躁地挥开了那张主动凑上、一脸坏笑的小脸,努力平复早就乱了节奏的心率。

过了好一会儿,两个人才算真正安静下来,颜灵这才反应过来,她貌似又被转移注意力了,“池朝寒,我的生日礼物呢?”

 “刚才不是给你变魔术了吗?”男人一脸懵懂,明知故问。

“你不会打算拿一个魔术糊弄我吧?”

 “难道没有把你糊弄住?”

颜灵突然有种无言反驳的感觉,瞪着水眸动了动唇,却发不出一个声来,顿了半秒,耷拉的小脸却再次扬起一抹狡黠的流光,“池朝寒,那个小盒子就是生日礼物吧?小样,还不好意思承认呢!你和小顾子一个送戒指,一个送戒指盒,这么默契的心灵感应,有发展奸情的空间哦!”

“人头猪脑!”

面对对方的不屑,颜灵也不在意,倒是兴致正浓地撞了撞他坚硬宽厚的肩膀,“要不你告诉我刚才那个魔术是怎么变的吧?回头还可以逗小顾子开心呢!”

“一边儿去!”

“告诉我吧!告诉我吧!求求你了小寒寒,为了我幸福的爱情,教我一手吧!”颜灵嬉皮笑脸地撒起了娇,握着男人的胳膊晃动不停。

池朝寒定定地望着面前的女孩,眼中缀满琉璃。她不善良,有着自己的一套价值体系;爱耍小聪明,别指望她会乖乖地听从你的建议;她骄傲却也勇敢,会将所有那些对自己的敌意一一报复回去。可是,所有的小邪恶却没有让她成为一个心思缜密、城府深沉的人。

“因为有两枚戒指,扔掉了一枚,还有一枚在我的口袋里。”池朝寒的声音带着闷闷而低沉,仿佛直接从胸腔之中传来似的。

颜灵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随即却感觉自己被耍了而更加愤怒,“池朝寒,你又骗我!你临时到哪去准备一枚一模一样的戒指?你以为我是傻子啊!”

“宝宝,我从来不会骗你……”无声的言语在心中散漫开来,池朝寒低垂的眼眸渐渐黯淡,好像烟火坠落后的灰烬,光隐匿于黑暗。

“宝宝,生日快乐。”声音好像穿越层层雾霭,明明他是笑的,却让颜灵莫名怔愣起来。

脸上的懵然渐渐退去,她才再次开口,已是往日调笑的语气,“昨天一天都没听到你说生日快乐?现在才知道补回来,等会儿要罚唱生日歌的!”

和以往的礼物不同,好像是两张飞机票一般质感的东西,随即,又是一阵尖叫响起,“啊啊啊!池朝寒,我爱死你了!爱死你了……”

几乎是下意识地环住了对方的脖颈,想都没想就亲了一口,眼中的晶亮如同清晨露珠剔透,“池朝寒,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想要杰克·丹尼的演唱会门票!他们大部分都是内部发售的,等我知道的时候早就卖光了,你竟然真的帮我弄到了!”

一想到自己的偶像第一次在亚洲开个唱,而她还有机会亲临现场,颜灵的小脸便红扑扑地润泽起来。

“嗯,那你记得好好感谢我。”池朝寒故作深沉地点了点头,嘴角上扬。

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所有的愿望?想要杰克·丹尼的签名唱片,想要和杰克·丹尼合照,甚至想要给那个欧洲摇滚乐手生一个中国宝宝。除了最后一个愿望他不想办到,其余他都会给,只要她要,只要她想。

去体育馆的一路上,颜灵都处在极其亢奋的阶段,恨不得一路飙歌“今天是个好日子……”因为激动而略微泛红的气色让整个人显得喜气洋洋,头发利落地扎在脑后,一张纯净的脸庞看起来活泼雀跃。几缕调皮的发丝好像故意作对一般搔弄着白皙的脸侧,微痒的触感让她不时地抬手挠一挠,带着不经意流露出的急躁。

忍不住再次拨通了电话,周围拥挤的人群让颜灵感觉自己要被一波波上涌的潮水所吞没。距离杰克·丹尼的演唱会还有两个多小时,可是这座城市最大的体育馆外却早已人声鼎沸,热闹非凡。顾清和很遗憾的没有时间陪她,颜灵和池朝寒约好直接来这里会合。

不到两秒,电话接通,听筒那边传来与自己身边一样的嘈杂声响,“池朝寒,你到底在哪儿啊?我已经到6号入口了,怎么没有看到你啊!”

颜灵的口气略带不悦,小脸纠结成了一朵桃花,说着,还扭头再次看了眼自己背后的入口标牌,确定那里没有出现对方的人影。可是,这么一瞥,似乎才瞬间反应过来是什么错误,嘴角不由地抽搐一下,“池朝寒,你说你是在6号入口等我是吧?”

“你现在在哪儿?”似乎已经猜到什么,池朝寒的语气透着几分镇定,还有一抹“早就料到”的无可奈何。

“呃,我在9号入口……”

不出一分钟,池朝寒已经出现在颜灵的面前,面露尴尬神色。似乎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一幕,现在只是懊恼,为什么没有在下班之后换套衣服再来。西装外套随意搭在手臂上,原本毫无折痕的铁灰色衬衣此刻早已染上了狼狈的凌乱,随手解开领口处的两颗扣子,似乎能让呼吸顺畅一些,不过周遭的嘈杂声响还是让池朝寒有些不习惯。

当看到为了方便自己找到而站在高台之上的女孩半倾在围栏之外的身子,池朝寒原本微蹙的眉心越发幽暗,却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对方“扑哧”地笑起来,“我说池朝寒,穿着这么隆重的行头,你以为自己是来听歌剧的啊!”

“快下来!爬那么高很危险你知不知道?”

池朝寒好像根本没有听到颜灵对他的揶揄,只是盯着她立在高处微微摇晃的身子,面露担忧之情,随即,很自然地伸出手臂将台子上的小人儿抱了下来。

这样两个人,就如同一起相约来听演唱会的普通恋人,一个笑容甜蜜,一个声色诱哄。眉眼间,都是熟悉、自然的味道,没有矫揉造作,没有欲擒故纵。

只是,如果开始的假设不够成立,那么,即使表象再过美好,也没有亲吻的激情,没有拥抱的羞涩。唯独缺了这两点,便将两人划到了情侣范畴以外的地方,纵然,在其他人看来,两人是那样让人羡慕的一对。

“我们先去吃饭,还有四十多分钟才可以进场。”

自然地将对方的手腕握于掌心,力道不松不紧,却恰好让她牢牢地跟着自己。指尖下跳动的脉搏,好像可以烫伤肌肤,惹人心悸。

一前一后的前行,两人之间磕磕绊绊,总有拥挤而上的力度将彼此分隔开来,看不到对方。只是那双相连的手,却好像怎么也冲不散的维系。

莲花相似,情短藕丝长。

体育馆旁边就是一家肯德基,颜灵懒得去更远的地方。纵然知道离进场还有一段时间,可是,一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那个自己心心念念许多年的偶像,哪还有心情为了填饱肚子而舍近求远。

“你在这儿坐着,我去排队。”

池朝寒说着,已经将自己的西装随手扔在了颜灵的怀里,转身去了柜台。动作优雅而洒脱。挺拔的身高本就出众,再加上一身正装在如此休闲的场所里更是醒目,男人长手长脚的样子带着明显的局促,颜灵远远地看着只觉得不伦不类,坏心眼地偷笑几声。

不用多说她要草莓口味的圣代,不用提醒多买几个蛋挞回来,总之,他一定知道。或许,就连她没吃过的东西,他也一定知道哪一种口味是她吃完一定会爱上的。

或者说,他比她更了解她自己。

如果此时有外人注意,一定会以为那是心怀甜蜜的女孩等着自己高大帅气的男友,给她带回好吃的餐品。自然,即使那个男人已经极其低调地站在了人群之中,仍旧不妨碍周围站着点单或者坐着品尝的小女生们小声地指点,眼神满是星光闪闪。

等池朝寒返身回来时,手中的托盘已经装满了食物,还拎了一个小牌子表明仍有几样没有拿回来。

“你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演唱会结束还要一些时间,我怕你晚上饿。”男人说完又好像害怕给对方压力似的补充道,“吃不完就剩下。”

“池朝寒,我发现你越来越像我妈了。”

此话一说完,两人都是一愣,颜灵脸上明显带着僵硬的还没来得及收回的笑容,此时看来,却是越发惹人心怜了。而池朝寒脸色微沉,似乎有些担忧。

言多必失果然如此,颜灵的一句话无疑是冷不丁地戳到了自己心尖上的痛处。

“这个是新品上市,有礼物。”他将手中的一个塑料玩具递到了颜灵面前,若无其事地将两人突兀的沉默一带而过,好像没有刚才的错愕。

“呵呵,这只傻兔子还真像小楚子耶!”颜灵一面接过对方手中的小挂件,一面在空中晃了晃,眼角晶亮,“我的圣代呢?不会买个圣代也要等吧?”

“我没有要圣代,今天阴天,你还是不要吃冰的了。”

池朝寒只吃了一口汉堡,便蹙眉放在一边,轻轻地抿了口纸杯中的热咖啡。

“池朝寒,你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我要吃圣代!”

或许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她此时的声音有多么骄纵,如同小女生对自己男友羞大于怨的撒娇。对此,池朝寒倒觉得很是受用,他的嘴角漾起了一丝笑意。

喝惯了现磨咖啡的某人突然对口中速溶咖啡的味道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琢磨着以后是不是让张秘书也给他直接冲“雀巢”好了。

“乖,快点吃蛋挞,凉了就不好吃了。”

一句话,便让颜灵无话可说,他是认定她不会为了一个圣代亲自排队去买。对于懒人,果然还是有办法对付的。

“池朝寒,那边的几个小女生老是往这边看你耶!”颜灵啃着手里的鸡翅似乎也忘了自己没有吃到圣代的不爽,嘴角油光闪亮,头也没抬地嘟囔着。

对面的男人盯着女孩娇俏如花的唇瓣,一动一动的仿佛亲吻着自己的心脏,眼眸深了深,嘴角却是渐渐勾起了弧度。

“嗯,我知道。”他的眼瞳璀璨晶亮,灼灼其华,“向来都是这样,长得太帅,果然比较麻烦。”

颜灵用极其慢的动作缓缓地抬起了头,望着坐在自己对面身板挺直,指关节轻轻叩动桌面的男人,深呼一口气,将含在口中的鸡肉用力吞入腹中。随即,回转身子,望向依旧叽叽咕咕地冲着他们这里窃窃私语的女孩们。那边顿时收敛了不少。

这个动作在外人看来无疑是一种对所有权的宣誓,好像是女生对其他众人将自己男友过分关注的行为表示不满一般。所以,再次让池朝寒心生满意,虽然,以他对颜灵的了解来看,她刚才之所以用行动制止周围人向这边的指点讨论,无非是想给他刚才的自恋行为一个下马威而已。

殊途同归,结果都让他满意。

他心情越发好,只是看到她习惯性地将番茄酱直接挤进嘴里的动作,条件反射地咽了口唾沫。

怎么会有人喜欢吃这种东西?

“那边有一个美女本来看向这里的,你一转过去她就低头了。”

池朝寒不无遗憾地“啧啧”道,眼里倒映的全部都是面前女孩的一举一动。瞳孔之中仿佛放置了一潭深井,由于青苔的浮动而泛着盈盈的光耀,璀璨异常,漾着纹路。

“你也不用太遗憾了。这不过是告诉你一个道理,所谓闭月羞花的意思就是,任凭她长成了一朵花,看到我,还是要低头的……”

等两人吃饱喝足出了门,才发现外面的空气越发闷热起来。池朝寒抬头望了眼灰白的天空,某种可能在脑海中瞬间划过,还没来得及抓住,就被颜灵突然拉着向马路的对面跑去,“那里好像在卖杰克·丹尼纪念版T恤,我们去看看!”

于是,三分钟后,颜灵便骄傲地扯着自己胸前的图案,炫耀不停,“池朝寒,这件T恤好拉风哦!你看,你看,上面的杰克有多帅!”

“你到底是什么眼光?”对方冷哼一声,投来一道鄙视的目光,只是,随即转向一旁的俊脸却难掩上翘的嘴角。

如今的老板实在会做生意,纪念版T恤还是情侣两件套,当然还是可以单买的。不过,让颜灵意外的却是,今天池朝寒的心情似乎格外好。老板不过是说了几句“小伙子的女朋友真好看”,“和女朋友一人一件穿起来真般配”,明显是重复了无数次的说辞,池朝寒听了竟然没做多想就掏了钱。

颜灵看着面前的男人嘴角直抽搐,在阿玛尼衬衣外面套一件50块钱的路边T恤,池朝寒算是第一人了!

“唔……如果小顾子能来就好了,我就可以和他穿情侣装了!”颜灵不无遗憾地冲着池朝寒感慨道,“不过和你也不错啦,至少我可以提前体会一下和儿子穿亲子装的感觉呢!”

体育馆门口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检票进场,可是,拥挤程度却越发恐怖,大家好像生怕晚进了便会错过演唱会似的。

“又不是抢钱,挤什么挤啊?”颜灵不满地嘟囔了一句,然后发现除了身后的池朝寒面露尴尬,其余众人压根儿没有搭理她,“哎呀呀!这是谁掉了一百块钱啊!”

随着一声惊呼,颜灵周围呈放射状的众人瞬间停下脚步,向她所指地面望去。而她则迅速拉起池朝寒向终于有些松动的人隙间挤去,身影之矫健,与一条泥鳅无异。

第一排靠中间的位置,颜灵几乎可以肯定,站在这里,她甚至有机会能看清杰克·丹尼手臂上的汗毛是不是真的如同MV里一样浓密。心中不禁再次感叹池朝寒的手段,也不知他是不是出卖了色相才换来了这等一流的位置。

杰克·丹尼独特的嗓音突然爆发的时候,伴随着一连串电吉他配乐。台下的歌迷还没来得及欢呼,就见天空突然一闪,骤然照亮了整个舞台。紧接着,是一声“轰隆”爆响,撞击着观众的心脏。

那一刻,颜灵尖尖细细的指甲狠狠地嵌入了池朝寒的手臂,“太完美了!这个舞台效果做得太好了!”话音未落,瓢泼般的大雨瞬间倾泻而下,不用对方解释,她也已经明白自己误会了。刚才那是闪电和打雷。

演唱会已经开始,不能中途退场出去,没有雨伞的两人不得不撑着池朝寒的外套来遮雨。当颜灵毛茸茸的脑袋磨蹭在他温热的胸膛,酥麻温热的触感清晰地传达到他的心里。那一刻,池朝寒突然很庆幸他们没有雨伞。

只是唯一有些脱离控制的是,颜灵在最为高潮的时候突然冲着台上已经脱至半裸、浑身湿透成疯狂状态的男人大喊一声,“杰克,我怀了你的孩子!”纵然说的是英语,周围众人的犀利目光也瞬间投向这里,就连台上的摇滚歌手都是一愣,要不是舞台经验丰富,估计早就破音。

对池朝寒来说,那一夜,回荡在耳边的,除了颜灵声嘶力竭的尖叫,还有男人极富穿透力的声音唱着一句,“In my world,you are the queen to me……”

池朝寒记得,高中时候的那场元旦晚会,班级准备的节目是一台英语剧。在众望所归以及老师予以厚望的推举下,作为班长的池朝寒成为男主角,韩璐自然是他美丽皇后的不二人选,而颜灵也觅得了一个让她颇为满意的角色。多年以后,王子和公主变成国王和皇后的时候,他们的小公主降临世界,最终皆大欢喜。而她之所以答应扮演这个角色却是因为,从头至尾只用说一句话:“I love you,mom and dad.”

不得不说,颜灵长这么大,最讨厌的课程就是英语,而原因她却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英语考试的题目能如此傻气。尤其是听力的变态程度,简直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就如同给美国人说一句“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然后问,到底吃葡萄吐不吐葡萄皮。

颜灵觉得,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她是有义务阻止英语全球化形势的继续蔓延,所以,从自身做起,拒绝助纣为虐的后果就是,每一堂英语课,她都可以心安理得地从头睡到尾。

池朝寒已经完全不记得在那场英语剧中他和皇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那句他和颜灵之间唯一的台词却至今都没有忘记,“I love you , my little princess.”

结尾的时候,他甚至自作主张地加了一段“父亲”亲吻“女儿”额头的桥段,最终在众人的一阵惊呼之中,班级演出完美落下帷幕。为此,颜灵和他冷战了好久,因为她一口咬定他就是为了让她出丑才故意那么做的。对此,池朝寒并没有反驳,至少傻女孩说对了一半,他确实是“故意”的。

 
上篇:第二章 路见流氓人人踩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13588) | 推荐本文(49)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