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玄幻武侠 > > 第二章 仙山有仙
第二章 仙山有仙 文 / 佛蛮 更新时间:2012-8-24 21:19:08
 

那延五天女,皆师承灵越真人。虽为天女,却不输男将,亦是守卫天界大将。其中,又以遗玉神将最为超然绝俗。

天魔两界大战时,遗玉神将以身犯险,与另四位天女一并将魔帝封印。也正因如此,五位天女元神大伤,已然担不起保护天界的重任。

这段佳话被人间得知,遂人类敬仰天女不让须眉之勇,故立交战之日为天女诞。

 

“什么,又满了?”

这是第几间了?山小海都快崩溃了,这玉河镇今日是怎么了,家家客栈都客满。

“我说,掌柜的,你们镇上是有何喜事?连住个店都如此难!”山小海好奇道。

“哟,这位姑娘,您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吧?”还不等山小海回话,掌柜又道,“今儿是天女诞啊,酉时二刻还会有庙市呢。”

又见山小海一脸茫然,掌柜颇有鄙视之意,但因着顾客是老天爷的原则,耐心道:“很久以前,天魔大战,搞得人界也受牵连,那个生灵涂炭啊,最后五位天女以自己元神封住魔帝,人类为了感谢并纪念她们,故将那日设为天女诞。”

“哦,原来是这样,就跟我们拜土地公公一样。”

掌柜脑门上三条黑线,这姑娘真真低俗。

正当此时,有人正巧要退房。

“哟,二位爷不看完天女诞再走?”

“原是想的,但要事在身,恐是来不及。”二人付了钱便走。

“姑娘运气不错。”

山小海瞧见霍隐玄一言不发,便道:“如何,就住这儿了?”

霍隐玄点了点头:“酉时去看看天女诞。”他不知道何故,听到“那延天女”四个字时,内心微有涟漪。

“嘁,假正经。”山小海努了努嘴,小声道。

而一旁的掌柜却有些头痛:“我说,姑娘,您……有碎银吗?”

“怎么了,你们不收铜板?”

“当然不是……但,您这……”

为了坚持贯彻“青蚨还钱”的政策,她掏了三百个铜板给掌柜:“你放心,我这一串就是一百个,不信你数数。”

掌柜欲哭无泪,他就是怕数好吧。算了,自认倒霉吧。随即,便让小二带他们去了房间。

酉时二刻未到,主街上便已人头攒动,熙来攘往,做生意的小摊小贩沿着街摆了一路,看不到尽头。

二刻,天女庙内一阵骚动,原来是扮演五位天女的女子开始带领巡街祈福。

“哇哇,那个穿红衣服的仙女好漂亮啊。”山小海远远望见一群人拥着。

而霍隐玄却漫不经心,脱口道:“不是她。”

“什么不是?谁?”山小海耳尖,立刻问道。

霍隐玄不作回答,一路都未再说过一句话。自然,山小海也知晓他的脾气,便跟着大部队祈福。

巡街始于天女庙,向街东行至尽头,折回至街西,最后终于天女庙。

整个祈福结束,已近戌时三刻。

山小海实觉无聊,半路便回客栈休息。而当霍隐玄回去时,她已入睡。

修道之人,入定犹如睡觉,故而,这么多年下来,霍隐玄早就习惯。

然而,今日却有些奇怪。

水火相济,行运周天,脉络循环,十二正经相互连贯。一切皆为正常。可为何,他开始感觉昏昏欲睡?

隔屋,山小海酣然入梦。梦中,她来到一个恍若仙境的地方。

华彩腾霄,紫气缭绕。好似白云皆在脚下,有种腾云驾雾的感觉。诚然,她确知道自己这是在梦境中。

远处传来幽幽笛声,她循声遁去,却见男子一身云纹青袍,手执玉笛抵唇,悠扬从指间而出。

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泉流冰下难。乐声纷繁清脆,却又觉虚无缥缈。

一曲方罢,男子抬眼,莞尔,道:“你来了。”

山小海一愣,因着偷窥人家吹笛而脸红不已,一时不知如何反应。正当她欲回答时,“咳咳。”但听身后传来女子之声,山小海回头一看,女子一身白裙飘飘,煞是好看。

男子上前,拉起女子的柔荑,眼眸里满是宠溺:“怎么,她们还是如此吗?”

女子显得有些别扭,却终是未挣脱,点了点头。

山小海莫名,这两人未免太旁若无人了吧……等等……他们莫不是……看不到她……

她跑到两人面前,想吸引他们的注意,但……事实证明……她真的是透明的……

果真是梦!

此时,男子与女子正含情脉脉地对视着,山小海觉得下一刻她便要看到……啊啊啊——亲吻……

虽说她是隐身的,然则,如此大肆看人亲热还是头一遭。她背过身,决定到其他地方走走。

 

却说这边,霍隐玄猛然间睁开双眼,随即,他不自禁地喷出一口鲜血。

双手立刻结印,须臾周身便泛起蓝光,仿佛把周遭一切隔绝。他还来不及擦嘴角的血迹,就要起身。

“霍隐玄,霍天师,不过尔尔。”尚算宽敞的房间内,出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如何,我的梦魇镜不错吧?”

“梦魇镜?也不过尔尔。”霍隐玄道。

那人丝毫不生气,反而发出了阴恻恻的笑声:“哦?不知你隔壁的那位眼下如何了。”

霍隐玄心下暗忖,此人怕是根本不在这里,就在方才,他略略探了方圆百里,却未有异样,此人法力决然不在他之下:“你动了她?”

“嗯,算是吧,我让她看点东西罢了。”

语毕,霍隐玄瞬间失去了束缚感,他知道,那人已离开。

他赶紧冲到山小海的房间,只见她睡颜微红,面带笑意。如何叫唤都无反应,他拍了拍她的脸,仍是如此。

他托起山小海,下了楼,出了客栈。捏了御剑诀,而当他飞起的那一刻,瞥了一眼脚下,才发现,整个玉河镇犹如荒城,他能感受到,此处一点人烟都没有。

可晌午的时候,这儿明明还是人声鼎沸的。

霍隐玄抱着山小海御剑而行,却觉玉河镇一片荒凉,思绪稍稍一顿便觉体内气息混乱不已。

梦魇镜确实为他所破,且是强突,他亦被反噬了片刻才脱身,故已负伤。

玉河镇在他身后逐渐变小,那神秘人的法力与他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黑夜中,有什么闪到他的眼睛,定眼一看,是从山小海腰间发出的。他探手取过,原来是七彩羽翼,这不是鸠尾雀的吗?

将七彩羽翼弹至半空,那羽毛像是得了灵性,咻的一下飞走了。

须臾,东方的夜空泛起了一片七彩之光,是柳初秋,那一身七彩之翼在空中如梦如幻,这便是她的真身。

“霍天师?小海?”望了望霍隐玄身后,又道,“你们莫不是去了玉河镇?”

“怕是着了道。”

“玉河镇在前些日子全镇得了瘟疫,死的死,逃的逃。那儿已是无人居住的荒城了,你们不知道?”

霍隐玄将山小海抛到柳初秋背上,道:“先去你们那里,我在后面跟着。”

 

夏蝉在树上叫个不停,月朗星稀的天空中,偶有星星闪烁。

“霍天师请进。”

门,恰在此时开了,江轩一愣:“这是怎么了?”

“先进去再说。”柳初秋将身子一转,翩翩落在江轩面前。

进了屋,霍隐玄将山小海放在床上,问道:“你方才说,玉河镇成了荒城?”

“是呀,我以为你们知道呢。”

“确实不知,我们到时那儿正在举行天女诞,人山人海,一点不似荒城。”霍隐玄凝着双眉。

江轩看了看山小海,如此大的动静都未醒来:“小海姑娘这是?”

“梦魇镜。”

语毕,江轩与柳初秋皆是脸色煞白:“梦魇镜,传闻而今这世上,恐是只有一人会施。”

传闻,能令被施咒者在美好的梦中不知不觉死去,这便是梦魇镜。每个人的梦境皆不同,因为每个人的欲望不同,所谓无欲则刚,故而,此咒对无欲之人无效。而能使此咒者也确为一人,那便是魔界左使。

柳初秋微颤:“这不过是传闻罢了。”

“听闻,天魔大战时,魔界左右使皆下落不明,不知与此事有无关系。”江轩凝视着霍隐玄,道,“天师尽可信我夫妇,小海姑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您有何事尽管吩咐。”

“我入她梦中将带她回,你们替我守护便可。”虽说霍隐玄的确有点改变初衷,然而此等大事,还是不要涉及他人较好。

江轩微怔:“天师要去破咒?这恐怕非上策,倘若您被反噬的话……”

“已被反噬一次了,不然你以为我现在的气息为何如此之弱……但不管如何,她什么都不会,而我,至少有六甲神护体。”

不再多言,江轩与柳初秋到了屋外,二人连手结下的结界威力自是不小。

霍隐玄盘腿而坐,起了化火咒,左手立时蹿出蓝色火焰,右手凌空划出一道白光。一滴鲜血从山小海右手手指冒出,腾空飞至火焰中,而蓝色的火焰瞬间变成了绿色。

霍隐玄合上双眼,口中念念有词,右手飞快地掐诀。

彼时,梦境中的山小海正在一处欣赏美女,四位美女皆白衣白裙,其中一位长得最为漂亮,喋喋不休,不知在讨论何事。

正当她想凑近听清楚时,便觉似乎有人在唤她。

那声音忽远忽近:“山小海……山小海……”

她仔细一听,是霍隐玄的声音,难道说……梦还能串门子不成?

“霍隐玄?”

她循声遁去,却见眼前之路越走越窄,回身去看,哪还有方才的四位美女,徒留一片空地。她心里毛毛的,但仍是向前步行,终是看见迎面而来的霍隐玄。

“你……你怎么也来了?”

霍隐玄二话不说,拉起她的手便走。

“哎哎,究竟何事?”

霍隐玄边走边说:“我们在玉河镇中了咒,此人法术怕是在我之上,我现下带你离开此处再说。”

山小海很无语,莫非,当初选择跟着他是错了?她就不该理什么身世的,瞧瞧,先是那个嚷着要救老婆的黑衣人,再是柳初秋,现在又是什么?怎么倒霉的人总是她!

“你去推艮宫门。”

咒中阵,那人不仅施了咒,还在咒中布了阵。

阵心四周乃为八门,八门上刻着相应的八卦,现为夏季,利于生门,生门居艮宫,故让山小海推艮宫门。

生门居艮宫伏吟,居坤宫反吟,居巽宫入墓,居震宫受克,居离宫大吉,居乾兑宫次吉,居坎宫被迫。

故他便推离宫门,但又因景门居离宫,虽景门乃五凶之一,但算作凶门而倾向于平,对他而言应是无碍。

石门不重,山小海稍用力便能推开,门外一片白光,当她眼眸触及之际,顿时无法接受如此强烈的光芒,眼睛猛然闭上。

而躺在床上的山小海,倏然睁开眼睛,弹坐起来。

休于梦境,而作于现实。

她瞥见霍隐玄盘坐着不动,便上前拿手指戳了戳他,他还是不动,她默忖,方才是梦吧?

等等,这是哪儿?

环顾周遭,确实不是客栈,那么方才……是真的?

她摇了摇霍隐玄:“糟了,他怎么没醒?”又用力拍了拍他的脸,“喂喂!霍隐玄!醒醒!醒醒!”

但他仍然紧闭双眼,山小海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方才他让她推艮宫门来着,那他自己推的是何门?难道说这门有古怪?

诚然,霍隐玄确实被此门所困。他推的并不是离宫门,而是乾宫门。恐是那人故意将离宫门与乾宫门对换了。先天八卦相应八门,各有顺序,不得混乱,而此人竟能将离宫门与乾宫门对换,怕不是厉害这么简单了。

景门临乾六宫主凶。

他被反噬了!两个时辰之内,被反噬两次,怕是法力如何高超也会挺不住吧。幸而他有六甲神护体,身处混沌之中,他唯有再次强突。

山小海已是方寸大乱,正当她不知如何是好时,霍隐玄身体一动,她立即到他身边,又摇他。

而这次,霍隐玄睁开了双眸,山小海松了一口气,还未说话,霍隐玄便喷了一口血,又晕了过去。

衣襟上血迹斑斑,嘴角亦是触目的红,剑眉深锁,看似大为痛苦。

山小海呆呆地望着这一切,终回过神来,大声喊叫霍隐玄。门外,江轩与柳初秋赶紧进来,一见此景,立刻知晓情况。

“怎么办怎么办?他是怎么了?”山小海丝毫不顾为何此时此地这二人会出现,她现在满脑子全是霍隐玄。

江轩上前查看一番后,道:“果然被反噬了。”

“反噬?反噬是什么?莫非是因为我吗?之前他说我们中咒了!”

江轩垂目:“是的,梦魇镜,传闻唯有魔界左使才会此法。”睇见山小海自责的神情,又安慰道,“天师有六甲神护体……应该……不会有事……”

“那他为何还不醒来?”

江轩与柳初秋面面相觑,脸上净是无奈,山小海焦急地看着他俩。

“这个……我们也不知……”

残灯无焰影重重,山小海托着腮,遥望慢慢落下的金轮。

“月神啊月神,虽说他平素对我一点都不好,而且还总是给我下套,但……”方才霍隐玄的焦急之色历历在目,“总算他方才没扔下我,所以,请月神保佑他吧。”

“唉……”一声叹息,山小海转身坐回床边。

床上,霍隐玄平静地躺着,若不是起伏的胸膛,她会以为他已经死了。他的脸色实在太难看了,惨白的脸,毫无血色的嘴唇。

听闻,嘴唇薄的男人薄情。他的嘴唇很薄,形状很好,虽微微泛白,但并不影响它的美观。如此好看的嘴,却总是挂着一副讽刺的笑容。

目光上移,停在他的鼻子上,嗯,很英挺,继续往上看,视线又落到了他的睫毛上,天哪,男人的睫毛怎么可以这么长。配上那剑眉与有棱有角的脸型,确实英气逼人,凌烈非凡。

嗯?为何感觉怪怪的?为何他的眼眸中有她的倒影?好奇怪啊!

“看够了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她往后退了三步:“你……你……你何时醒的?”

“不久,大抵是在你赏月的时候。”

“你……你……你太不要脸了!偷听别人说话!”山小海怒然指着他。

霍隐玄支起身体,甚为费力:“我很想休息,若不是某人一会儿背地里说人不是,一会儿替人祈求,一会儿又痴痴地盯着我,我怎会醒来?”刚说完,便不由自主地咳了起来。

此时,山小海方想起,他是“病人”,便立刻上前扶他坐起:“你先歇歇,我去叫他们。”

三人推门而入时,霍隐玄已坐在案前,不知在写些什么。

“你怎么起来了?”

霍隐玄摆了摆手:“劳烦江兄将此信送到谷穷峰。”

“谷穷峰?怕是吾等妖类上不去吧。”

语未尽,霍隐玄取下腰间的碧玉,道:“拿着此物便可。”说罢,又猛地咳了起来。

“你看你,快点去歇息吧。”

“今夜,多谢你们,江兄与令夫人也去休息吧,此信不急,待天亮送去亦可。”霍隐玄强忍咳嗽。

江轩与柳初秋甚觉受宠若惊,连忙道:“天师言重了。”

将至寅时一刻,山小海把霍隐玄扶到床上,打点好一切,吹灯。

屋内,隐约还有些银白的月光,映着山小海的侧脸:“咳咳,你这是干什么?回你的房间,睡觉去。”

她本是趴在桌子上,想将就一晚的,被他这么一问,她扶额道:“你以为这儿是有多么豪华?大天师啊,这儿就两间房,你是要赶我去和人家夫妻俩一起睡?”

也是。他合上双眼,但无论如何都睡不着,他感觉自己脸颊有些热,嗯,也许是被反噬的不良反应,他对自己说。

她见他又睁开眼,问道:“干吗?”

“你过来。”

她走到床边,等着他的“指示”。却觉他拉着她的手腕,像是在号脉:“你还懂医?”

“略知,虽说你平安脱险,但以防万一,看看是否有何损伤。”

她坐在床榻上,他轻声道:“我现下法力全失。”她一听,身体一颤,他按住她的手,“别急,只是暂时,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虽说我绕过他们,不免他们……”

“你是故意支开江轩的?”她也跟着轻声问道。

“并不全然。第一,我的确要让他帮我送信,第二,万一有何变故……”他拿出一道符箓,“此符,不会攻击她,只是一道结界符,倘若……你便用这个,尚可保你一条性命。”

原来,他一直有顾虑的,但她能理解,毕竟,在他之前的观念里,妖皆是坏的。

为了让他不这么拘谨,她道:“谷穷峰是哪里?”

“学习修炼的地方,从有记忆起,我便住在那里。”

“哦,是你家啊。”

“家?也许吧。”

“那儿都有谁?”

“师父、师弟、师妹。”

“那很不错啊,我家都没人了,而且我小时候都没玩伴。”

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上次你说你爹娘都死了?”一脱口,便立即后悔了。他凝视着她,说真的,他不是没见过女孩哭,从前师妹也是哭哭啼啼的,但不知为何,他却很怕她哭。

正当他不知所措时,便见她启口道:“是啊,都死了。我阿爹是生了大病,没钱抓药。我阿娘呢,是接受不了我阿爹走了,于是也一病不起,跟着一起去了。”

这次她没哭,并且一点抽泣都没。她挠了挠头,继续道:“上次吧,其实我……我不是故意发脾气的……”

不自禁地,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头。

“我阿爹死的时候,穷得连棺材也买不起,只好盖个白布作罢。后来啊,我阿娘也走了,我便把那个小茅屋给卖了,终于有钱给她买副棺材了。”

“别说了。”他很内疚,怎么没事说起这个来了。

“嘿嘿,没什么啦。上次你也没说错,后来我就到处流浪,能骗则骗,能偷则偷。现在我真的有不少积蓄哦。”

她一副骄傲之姿,更让他心下有说不出的滋味。他终说了句:“对不起。”

她挥了挥手,道:“不用。”

 

谷穷峰,为上窑山的主峰,山底地势崎岖不平,层峦叠嶂,几乎垂直于地面,而山尖高耸入云,立壁千仞,仿佛看不到尽头。

说来也是奇怪,这座谷穷峰就像一夜崛起般,在此附近的人们之前从未见过它。当地的老人说,怕是天上的某位神仙犯了天条,被天帝贬了下来。

而此地本是连年旱灾,自从落了这山,便下了好几场倾盆大雨,干裂的土地、枯萎的庄稼,瞬间像得了灵丹妙药,纷纷开始回生。

大伙都说是这山带来恩赐,因此,便道此山上有山神,并供奉之。有人想上去瞧个究竟,然而,峭壁根本无人立足之地,何谈上山。

当然,也有妖类这等宵小之辈,借助自己的妖术飞上去,而所去之妖皆无返回。遂,妖族便把它称为禁地。

但凡此等诡秘之迹,必定会传出谣言。

于是,传说谷穷峰之顶,是通达天界之捷径,只需攀上此顶便可飞升成仙。又说,这谷穷峰上关着一位神仙,倘若你助他离开此地,他便可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贪婪,并非人类才会有,世上只要有灵识之物皆会有。想不劳而获的生灵犹如飞蛾扑火般,虽知可能一去不返,但仍是抱着侥幸的心理想方设法上去。

生命,与欲望相比,有时真是一文不值。久而久之,去的妖几乎没一个回来的,妖类便知,此山确实不得上。

而现下,江轩面前就是这座神乎其神的谷穷峰。

他万万没想到,霍隐玄竟与此峰有联系。当初在听到“谷穷峰”三个字时,他真真是大觉诧异,外界对霍隐玄的身份、师承何处,皆为猜测,毫无根据,只知,他是一位法力高超的天师罢了。

江轩显了原形,绕着谷穷峰徘徊几圈,看似很平常,既然霍隐玄要他来此,那么这上面必定也是有人的。正当他准备再往上飞时,倏然,东方的天空,本是飘动的云彩汇聚成一张脸。

那脸能看出,是位年轻男子,“云彩”开口道:“大胆鸠妖,竟敢闯我谷穷。”

江轩一怔,身形一转,化了人身,忙不迭作揖道:“这位天师请莫误会,我是承霍隐玄霍天师之托,前来通传。”他举着霍隐玄给他的玉牌。

云彩随即散开,落在江轩面前的,却是位翩翩少年。少年夺过玉牌:“还真是我大师兄的。”抬眼,厉色道,“你是怎么弄来的?”

“是霍天师交给我的,霍天师中了咒,眼下正在我那里修养,暂时不便前来,便托我代劳。”他将信一同承上。

少年眼中充满了疑惑,凝视了江轩一会儿,道:“你先在这里等着。”

语毕便转身向山顶之处飞去。江轩还未来得及思考,此人已无影无踪了。

须臾,又见少年遥遥而来,飞至他面前,道:“你带路吧。”

未等江轩有所动作,少年身后便追来一位红衣少女,“师兄,等等我……”

少年回头,道:“你来干吗?”

“二师兄,让我去接大师兄,我好久没有带着火儿出去了。”少女脆生生地道。

“但是,师父……”

“好啦,师父不会责怪我们的啦。”

少女赶紧吹了声口哨,便见一只红色大鸟展鹏过来,少女拉着江轩往大鸟身上一坐,向少年挥了挥手,对大鸟道:“火儿,快走!不然等一下我们都出不去了。”

火儿长啸一声,急速飞走。

留下那眉目清秀的少年,哭笑不得:“这丫头真是……”

天空中:“对了,劳烦这位兄台带路了。”红衣少女抱拳道。

江轩只觉好笑,不知她哪里学来的动作。他也抱拳道:“不客气。”

少女忽地凑近江轩,嗅了嗅,这等男女授受不亲的动作,让江轩连连向后倾,但听少女道:“你是妖?”

江轩动作一顿,心里一紧:“是的。”

“好奇怪哦,我大师兄竟然让你来通报?而且他都没有收你哎。我大师兄转性了?”少女摸了摸下巴。

随即又想到什么:“哦,忘了说,我是紫玥。你叫什么?”

“在下江轩。”他委实看不懂眼前的少女。

 

山小海不知道自己是何时躺到床上去的,她只记得昨夜与霍隐玄聊天,聊着聊着便意识模糊了。醒来一看,自己竟在床上,而霍隐玄却在外间喝着茶。

“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下?”

“某人睡个觉不但梦话连连,还打鼾,你说我怎么休息?”霍隐玄举着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我打鼾?怎么可能!我睡觉很规矩的。”

“是呀,兴许昨儿受什么刺激了吧。”

山小海咬牙,她怎么觉得这霍隐玄一天不跟她拌嘴就不舒服似的。罢了罢了,看在他是病人的面子上。

柳初秋推门而入,正想给他们送点吃的,便瞧见这二人在那儿大眼瞪小眼。

“霍天师,小海姑娘,用些早膳吧。”

山小海赶忙夺了过来,道:“他练功呢,不用吃饭的。”

“相公他已经去了谷穷峰了,想必不消多时便会回来吧。”柳初秋欲言又止,最终还是问道,“敢问天师,传说这谷穷峰……”

“传说?传说什么?”山小海对这种神秘的事最为感兴趣。

“传说谷穷峰是通往天界的捷径。”

山小海满脸好奇:“啊啊?是不是真的啊?”

霍隐玄讽刺一笑:“传说的东西,你们也信?知不知道何为‘谣言止于智者’?”

“也是哦,若真的能通什么天界,你不早就成仙了?”

“那上面关着一位神仙也是假的咯?”柳初秋问。

“这倒并非虚构,我师父确是神仙,不过他不是被关,而是隐居。”

原来,传说中被幽禁的神仙便是霍隐玄的师父。但是,这么多年来,闯那山峰的妖又去了哪里呢?莫不是,都被他们收了?

柳初秋开始有些担心江轩了。

幸好,正当此时,屋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江轩弹了弹袍子,领着紫玥进来,给她指路,道:“霍天师正在里间歇息。”

紫玥二话不说便跑了过去。

“大师兄!”

霍隐玄一怔,随即便见那抹艳红闯了过来:“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让唐览来吗?”

“嘿,二师兄偷懒,派我来了。”她睁眼说瞎话。

“是吗?唐览不像这种人。”

紫玥打哈哈:“啊哈哈哈——好了,我们走吧。对了,大师兄,我和火儿好久没下山了,我能出去逛一圈吗?”

霍隐玄无奈:“你把火儿也带来了?”他摸了摸她的头,很是宠溺,道,“去吧,晌午之前回来。”

“得令!”

话音与人影一块消失。

这一切,全落在山小海的眼里。

然后,她心里不知怎的就想到了民间的段子,什么师兄师妹打小青梅竹马,什么两小无猜私订终身的。

她心里,好像有什么在往上蹿。她好想砸东西啊!怎么办? 

直至日薄西山,暮云合璧,紫玥方提着一个大纸包,姗姗归来。

她望着霍隐玄面无表情,知道她这大师兄怕是生气了。

“呵呵呵,都怪火儿,它飞得慢死了,呵呵呵。”

霍隐玄无奈:“进去收拾一下,准备回去。”

紫玥如获大赦,赶紧进了小屋,入眼便瞧见山小海一人在用晚膳。没法子,这一屋子的都不是正常人,需要吃饭的只有她一人。

紫玥深深地吸了口气:“好香啊……”她已是很久没闻到饭香了。

“呃……你要吃吗?”山小海被她的举动搞得有点莫名其妙。

“好啊!”紫玥冲到山小海身旁,直勾勾地盯着那半碗白米饭。

山小海委实没法吃了,便将碗推到她面前:“如果你不嫌弃的话。”

“好兄弟!”紫玥忙不迭拿起碗筷,塞了一口,嘴里含含糊糊道,“我有买烤鸡,在那里面,你自个儿拿。”

话音刚落,便听得一声低沉的声音:“紫玥!”

“咳咳咳——”紫玥被吓得呛了一口,连连拍胸。

“辟了这么多年谷,你怎的仍是如此贪食。百谷之食土地精,五味外羙邪魔腥。”霍隐玄板着脸道。

紫玥撇了撇嘴:“难得一次嘛,我都七年没下山了,只吃一点点无碍的。”她用手撞了撞山小海,“是不是?好兄弟。”

山小海认真地点了点头,正色道:“你之前不也和我一起吃饭来着吗?”

“哦哦,大师兄,你……”

霍隐玄瞪了一眼山小海,转身进了里间。

紫玥钩着山小海的脖子,顿时觉得她和自己是一个阵营的,笑道:“好兄弟啊!谢谢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儿?”

“山小海,你叫我小海就成。”山小海其实并非特意帮紫玥,只是看着霍隐玄那副样子,心里很是不爽。

“我叫紫玥,以后你就是我的好兄弟了。你去哪儿?我送你一程呗。”

“她跟我们一起回谷穷峰。”不知何时,霍隐玄已出了里间,“别吃了,我们起程了。”

“啊!太好了!走走走,我让你骑火儿。”紫玥一派欢天喜地,拉着山小海,提着纸包便往外走,完全不顾霍隐玄。

对这个缺心眼的师妹,霍隐玄亦毫无办法。

身边是匆匆而过的白云,身下是急速移动的地面,原来,腾云驾雾是这种感觉。

手里拽着柳初秋的那根七彩羽翼,前方是即将揭开她身世的旅途,仿佛一切都未发生,却又像是斗转星移般。

紫玥凝视着七彩羽翼:“这毛,好漂亮啊。”

咚——山小海像被重物击了一下。毛?好吧,这也确实是毛没错。

她现在坐在一只通体血红的大鸟身上,左边是紫玥,右边是霍隐玄,正在闭目养神,身下的大鸟就是所谓的火儿。

“这是初秋给我的,说是若再像上次一样,可以救急。”她知道他们都是斩妖灭魔的人,又加了句,“其实,并非所有的妖皆是坏的,它们跟人类一样,亦有善恶之分的。”

“好兄弟啊!”紫玥拧着眉,一副相见恨晚的表情,“我也如是觉得,但这话你跟我说说就好了啊,到了我师父那儿可别这么说。你知道的,人老了,顽固不化啊顽固不化。”

“咳咳——”霍隐玄适时地发出了声音。

紫玥吐了吐舌头。

山小海突地想起什么,道:“对了,你为何不让江轩直接送我们去谷穷峰?还得要他送信这么麻烦?”

霍隐玄睁开双眼,沉声道:“第一,他不像火儿这样,一次能带多人。”

火儿长啸一声,像是甚觉骄傲。

“倘若,让他们各托一人,张势太大,怕是它们从神秘的谷穷峰下来便会招到其他妖类的围攻。”

“第二,还是那句话,防人之心不可无。”

不知他所谓的防人是怎么个防法,山小海未再问,也来不及问,因为谷穷峰已近在眼前了。

“下了”火儿,便是如意踏阶,如意踏阶之上有扇木门,木门之内,迎出来一位翩翩少年。

少年开口,满是欣喜:“我道怎么还不回来呢,大师兄可算回来了,我就知道让紫玥去不靠谱,快快快,师父正等着呢。”

“唐览,你在此陪我朋友待一会儿。”

“紫玥,还不和我进去向师父请罪。”

紫玥一怔,赶忙抱着山小海的手臂:“我在这里陪小海待一会儿,二师兄和你进去向师父请罪。”

霍隐玄脸色一黑,不怒自威,吓得紫玥立时放手,乖乖和霍隐玄进去,走前还不忘做鬼脸。

两人走后,剩下的唐览和山小海一阵尴尬,若不是包袱还在霍隐玄那儿,山小海真想转身就走。

她走到唐览面前,很有礼节地说道:“你好,我是山小海。”

唐览从头打量了一遍山小海,心道,这什么人啊?师兄为何带她来谷穷峰?莫不是……

“你是来找师父的?”

山小海点了点头,唐览更是确定心中的想法,是了是了,怕是大师兄此次出去不小心着了情道了。

“没想到我大师兄的眼光……”

语未尽,便有一把苍老的声音响起:“唐览,带她进来。”

唐览立刻收起思绪,毕恭毕敬道:“是,师父。”

那不大的木门之后,入眼的却是一个极大的院子,好似别有洞天。建筑周围青翠萦目,绿暗红稀,又觉紫雾盘旋,确有一份仙气。

山小海总觉得有点奇怪,终是让她看了出来。

清浅池塘里,菡萏微放,现是夏季,这本该无异。但奇就奇在,除了荷花外,此院里什么季节的花都有,腊梅、桃花、兰花、桂花……

莫不是,他家师父实则是个花仙吗?

一路疑问,竟已到了前堂。

华发白须的老者,正襟危坐。

“这是我师父,天微真人。”

山小海不知该行怎样的礼节,正欲四起八拜之时,忽觉膝下一股微风,使她瞬间又好好地站着:“姑娘无须多礼。”

山小海只好作揖道:“拜见天微真人。”

“紫玥,暂且住你隔壁。”

“太好了!谢谢师父!”紫玥喜不自胜,朝山小海眨了眨眼。

“先去吧。”天微道。

咦?就好了吗?还是说要再择日?山小海不明其理,只得跟着紫玥一块出去。

“唐览,你也去吧。”

“是,师父。”

待三人皆出堂门,霍隐玄方启口道:“师父……”

夏季几乎不见风,在这紫气盘旋的山峰上,却一点不觉炎热,更有微风徐徐轻送,吹落一片杏花树。花瓣遥入池内,泛起一波涟漪,正如此时霍隐玄的心境。

“隐玄,你大意了。”

霍隐玄一怔,心里好似被什么揪着:“不知师父……”

“你说她是妖?”不待霍隐玄回应,天微继续道,“非也,而是魔性。”

犹如晴空霹雳:“师父是说……”

“先去休息吧,你的法力,三日之后便会恢复。”

霍隐玄仍想说些什么,却终是告退。一路上,他心不在焉,难道说……她并非妖?而是魔?

魔,鲜少于世,其原因一直不明,但最为可靠的说法,则又是与天魔大战有关。之前在外他见过的也少之又少。当初,只是凭借她身上的邪气,便断定她为妖,确是太过于大意。

可她和魔又扯上了什么关系呢?师父什么都不说,但他能看出其必有玄机。会是什么呢?

他又该如何对她说这事呢?

 

“好兄弟,你暂且就住这里吧。”

小屋旁,梨花正待,配上杨柳,粉白青翠,煞是好看。

可,这里为何只有一间小屋呢?难道说,还要同紫玥挤一间不成?此念刚落,便瞧见紫玥素手一弹,原本空旷的地上,又多了一间小屋。

这……可真方便啊……随时可以变……但是会不会她睡到一半的时候,小屋突然不见了?

“好兄弟,怎么样,我的法力不错吧。”紫玥得意扬扬。

山小海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

“嘻嘻,对了,原本我想带你逛一圈的,虽然这地儿也没什么可逛的,但是啊,过会儿我得修炼,所以……”

“不碍事的。”

但见紫玥信手一抓,不知抓到什么,在空中一抛,落地时,竟现了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粉嫩玉琢,对着山小海清脆道:“主人。”

紫玥钩着山小海的肩:“她是人参花,让她跟着你,也好指个路啥的。”

人参花?这里果真有很多神奇的东西。

他们回来时,太阳已是夕照,现下,彻底没了山头。在这高耸的山峰上,更觉蔽日干云一般。

小屋里,一应俱全,但山小海仍担心这屋子的可靠性。

咕噜一声,呃,肚子饿了。

前些天都未好好吃过,唯有在玉河镇吃了顿好的,后来又听柳初秋说那儿是荒城,她还反了一天的胃。

撑开支摘窗,外面已是黑幕。

“好饿啊!”得不到回应,转头一看,原本站着的小女孩,不知何时真的变成一朵人参花了。她吓了一跳,立马冲过去,捧起人参花,焦急地喊道,“小人参,你怎么了?”

谁知才刚喊完,一阵紫雾,小女孩怯生生地站在原地:“主人,我没事啊,你怎么了?”她想了想又道,“还有,主人,虽然我很快就会长出人参,但是我现在还是人参花。”

山小海恍若未闻般:“小人参啊,你以后别说变就变,怪吓人的。”

小人参无奈地撇了撇嘴:“哦,是这样的,如果主人需要我时,喊我便行了,平素的话我要修炼。”

“原来是这样,对了,你们这里有东西吃吗?我好饿啊。”

“呃……那可没,我们这里不需要吃东西。”

差点忘了,他们要那什么……辟谷,对!是辟谷。

山小海一阵怨念,她能预感她将会饿死在这里。小人参见她如此,怯怯道:“要不,主人你吃我吧。”

“啊?!”山小海以为自己听错了,如此血腥的事……

“虽然我修为很低,但填饱肚子还是可以的。”小人参低头道。

呃……山小海哈哈一笑:“得了,你去修炼吧,待你修为高点我在‘吃’你啊。”

此话,本是嬉笑之语,却不想,日后,竟会成真。

 

清雾蒙蒙,粉白五出,点点朝露,衬得那梨花煞是好看,阵阵幽香透过窗户飘进屋内。

紫玥来到山小海的小屋时,便看到她平躺在床上,秀眉微蹙,她赶至床边,道:“呀!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山小海一夜未眠,本想着睡吧睡吧睡着了就不觉得饿了,孰知,竟然饿晕了,之后又被饿醒了!如此痛苦的事大概也唯有她能碰上了吧,她以前虽然很穷,但是何时如此饿过?去乞讨一些就能吃饱,可现在呢?

紫玥慢慢扶起山小海:“怎么了呀?这是?”她又对小人参喊了一声,“你主人这是何事?”

“不晓得,昨晚主人问我有没有吃的,我说没有,我猜大抵是饿的吧。”小人参如实回答。

“差点忘了!”

紫玥忙回自己屋子取来小纸包:“我特意藏了一包小的,就是给她留的……”

那油纸包里也就五个馒头,但对此时的山小海来说,算得上是美食了。只见方才还“奄奄一息”的她,一闻到这味,双眼刷地睁开:“我饿死了。”

“吃吧吃吧。”

直至山小海吃到第二个,小人参终是忍不住插嘴道:“主人,你确定都要吃完吗?你还不知在此待到何时呢。”

手部一顿,与紫玥面面相觑,为何她们两个大人都未想到的问题,一个小孩却想到了呢?

山小海把剩下的三个馒头交给小人参:“你……暂且替我看着吧,不到万不得已莫要给我……”

小人参一副任重道远的样子,点了点头。

谷穷峰真真是个神奇的地方,这点山小海初来便知,而现在,紫玥正带着她到处游览。

天甲榭,便是天微真人所居之处,隐于一片树林之间。而除了树木之外,便是一汪泉水。

山小海不知,如此高的地势,这水是如何而来?

这天甲榭似碍云霞而出没,繁花似锦以覆地,与泉水高低错落,那是一派安闲自得的景象。

而据紫玥所说,天甲榭的“甲”为十天干之首,又因甲属阳木,故而取缔这树木最旺南方。

由于此乃天微真人居处,故只得远远遥望,但已然让山小海感叹连连了。

天甲榭以西有竹亭一座,山小海非常喜爱这里,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身边是翠竹簇拥,蔚然成林。放眼遥望,入目便是海棠嫣然一片,配合得相得益彰。

“也不知你能在这里待多久。”

“是呀。”紫玥黯然的神色,让山小海有丝难过,虽说认识不久,但她的真性情,山小海格外喜欢,故而特意转移话题道,“对了,这儿没有其他人吗?”

“加上师父,刚好四人。”

“我还以为……”山小海有些欲言又止。

“以为什么?”

山小海环顾四周,失笑道:“我看霍隐玄如此厉害,还以为是出自什么名门大派呢。”

紫玥也失笑道:“没有啦,我们这儿都没人能上来,怎会是什么名门。”她顿了顿,继续道,“不过啊,师父确实很厉害的。”

“那你们三个是如何而来的?”山小海不解地问道。

“我们三个嘛,是师父捡来的。”

什么?山小海愕然:“捡来的?”

“是啊,据我二师兄说,我是在窑水边发现的。”紫玥侧着头,似是细想般,“不过,我是一点记忆都没有,那时我才三四岁吧。”

呃……在外人眼里,他们有个厉害的师父,他们法力高强,他们让人羡慕不已,却不知,他们都是孤儿。

原本山小海是想转移话题,使气氛不那么压抑,可这一转,似乎还不如方才。没事没事!再转!

“我看霍隐玄对你甚为宠爱。”感受到紫玥的目光,山小海连忙道,“你是不晓得,他在外面那可是笑比河清啊。上次在初秋那儿,我是第一次看他露出那种表情。”

等等……这回转得……有酸味……

紫玥思索了一下,嘿嘿一笑:“你可知道其中缘由?”也不等山小海作答,“他那是怕我,因着我刚来的时候总是不习惯,你也晓得,那辟谷什么的,就是不食嘛,我一个三四岁的小孩怎会忍受得了。师父闭关,二师兄自己也是个孩子,于是大师兄便担起照顾我们的责任。二师兄还好,我可就麻烦了,天天哭闹,要吃东西,于是……”

“于是?”

“嘿嘿,告诉你哦,大师兄她很怕女孩子哭,我估摸着就是被我小时候折腾出来的。所以,现在若不是修行上的事,他一般都会顺着我。”

“是吗?”山小海暗暗思忖,上次在金府时,自己也哭了,但她想他应该是未看到吧。

紫玥望着一脸呆滞的她:“喂,你想什么呢?”

“没没。”山小海回过神来,“那你二师兄呢?”

“嘁,他啊……”紫玥似乎有些愤愤。

“怎么,他欺负你?”

“何止啊!他无论何事都与我对着干,你就说辟谷吧,我而今的成就还是‘仰仗’他呢!”

山小海心想,第一次见唐览时,确实觉得他不太容易相处,但倘若与霍隐玄的冷漠相比,唐览真真是遥不可及。

此念方罢,便瞧见唐览二师兄正往此处而来。果然,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

“紫玥,什么时辰了,你还在此嬉戏?”唐览一来便训斥紫玥。

紫玥背对着他,朝山小海做了个鬼脸,口形约莫是:你看你看。

山小海道:“既然如此,紫玥别为我耽误了,赶紧去吧。”

“嗯,那我晚上再来找你。”紫玥又朝唐览白了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离开了。

山小海本想与唐览打声招呼,手刚抬至半空,不料,唐览睇了她一眼,仿佛未看见般,转身跟着紫玥也走了。

只觉一阵清风掠过,好不凄凉好不尴尬啊……莫不是她是透明的?山小海决定彻彻底底相信紫玥,唐览此人甚难相处,鉴定完毕。

将至傍晚,又到了山小海吃饭的时间,为了不惦记着那几个救命馒头,她要分散注意力。

“小人参,你带我去霍隐玄那里好不好?”

小人参摇摇一变,道:“主人,你难道不知男女有别?况现已天黑。”

“哪里天黑了,才酉时哎。而且,你们修行的人不是不忌这些吗?”

小人参扶额:“主人,你好歹也是女子啊……”

山小海打断道:“我说你个小人参精,才多大啊?说话跟个老太太似的。”

“主人,我已经五百岁了。若照你们人界的算法,我是你奶奶的奶奶的奶奶的……”

“好好好,奶奶的奶奶,既然你活这么长,岂不是也是妖怪?”

小人参顿时勃然跳起,叫道:“什么妖怪,我是仙果!仙果!岂可与之相比!”

山小海镇定地摸了摸她的脑袋:“好了好了,我知晓你们神啊仙啊看不起它们……”山小海将手移到她粉嫩的脸上,掐了一下,“那么,现在可以带我去了吗?奶奶的奶奶?”

片刻后,山小海站在霍隐玄的房门前。

“哼,狡诈的主人。”说完小人参便变回原形。

山小海微微一笑,整了整衣衫,抬手敲门。

“进来。”

她推门而进,霍隐玄手提包袱:“我正想去找你,给你。”

在这里的他,与在外面的他很是不同,不仅脱下了那身给人神秘感的紫色锦袍,似乎连那冷漠的面具也一并脱下了。

“你……功力恢复了?”山小海接过包袱。

“嗯。”仍是一如既往的少言寡语。

“那啥,你师父……”

未等山小海把话说全,霍隐玄心里便知她要问什么,他至今还不知如何与她说明。

他转身又取来一个包袱,山小海觉得很是眼熟,他道:“我想你必然没东西吃,这是紫玥的,拿去吧。”

山小海打开一看,果是紫玥买的食物。

“不用谢我,要谢谢紫玥去。”

山小海莞尔:“还是要谢谢你。”

霍隐玄本着食诱策略:“你该饿了,回去吃吧,我也该修炼了。”

“嗯,那就不打扰你了。”

凝视着她出门的背影,霍隐玄没来由地松了口气。他是在犹豫什么,为何不告诉她呢?其实这些于他而言,有何关系?他不过是局外人而已。

他不知道。

转身离开的山小海更是不会知道,她对怀里的小人参轻道:“小人参,我们有东西吃了。”

只听得,小人参脆生生地回应道:“是主人你,不是我们。”

 

三日后,天甲榭,内堂。

天微真人一袭白袍,煞是仙风道骨。他闭目静坐,等待来人。虽是华发白眉,脸上却未有一丝皱纹。

“师父。”

霍隐玄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天微睁开双眸:“来了。”

“是。”

“隐玄,你在外行事,师父可曾干涉过你?”天微面对自己的爱徒格外和蔼。

“未曾。”霍隐玄道。

空气似乎凝固起来,就这么寂静了片刻。师父不说话,做徒弟的自然不敢开口。

直至天微再次启口道:“唐览与紫玥也是时候下去历练了。”

“师父的意思是?”

“你身为师兄自是责无旁贷,但切记,不可太过于骄纵二人。”

霍隐玄作揖,垂首道:“徒儿明白。”

又是须臾的沉默:“隐玄,你可知翼望山?”

霍隐玄一怔:“翼望山?传说中封印魔帝之山?”

“看来外界也有不少传说。”

“徒儿愚昧。”霍隐玄垂头道。

“多久了,已经……”天微望向东边,眼神悠长,似是回忆般,“那并非传说,魔界的魔帝确实被封印在翼望山之下。”

仿佛未见霍隐玄的震惊,天微继续道:“外界说了什么?天女?”天微抿唇,“不知她们现在如何……”

霍隐玄在一旁唯有听的份儿,天微轻喟,复看向他:“隐玄,你自小聪明,不用我过多费心,明日便去吧。”

从天甲榭出来,他暗忖,听闻师父的口气,天女封魔之事不但是真的,并且师父似乎还与她们相识。师父谈及翼望山,又说了魔帝,莫非……要他带山小海前去?

思绪之间,已来到山小海的屋前,刚欲敲门,门便被人从里打开,两人皆是一怔。

“你怎么来了?”山小海率先开口。

霍隐玄咳了一声,不知为何他略觉尴尬:“进去说吧。”

两人落座:“我……明日要下山……今趟唐览与紫玥也一同去,你……如何?是跟着我们还是……”

山小海觉得奇怪,他今日为何吞吞吐吐的?

“你师父不用见我了吗?他怎么说?我的事?”

虽然知道此事终究要与她说,但……霍隐玄深吸一口气,道:“我师父并未说,但他言语之间的意思似乎……”

“似乎什么?”

“你跟我们一起上路兴许可以找到答案。”

他并非要骗她,事实上,师父虽未言明,然则告知他翼望山的确和魔有关,那么和她亦有关系吧?

又或,希望她跟着,有其余的私心吗?他告诉自己,没有!

“嗯……紫玥和唐览也去吗?”山小海略有迟疑,她不想让刚刚结识的朋友知道她是个“怪物”。

霍隐玄含颈:“他们也是时候出去历练了。”看出了她的犹豫,“一起上路也好有个照应,你一人如何查明此事?”

山小海狐疑地凝视着他:“咦?你好奇怪哦,怎么开始关心起人来了?”倘若以前,他才不会管她呢。

霍隐玄愣了愣,随即便觉心跳加快,脸上仿佛被火噬一般,他立时起身,背对着山小海,恼羞成怒,喊道:“跟不跟随便你!左右不是我的事!”

山小海虽觉他奇怪,但一听他有些生气,忙不迭道:“哎哎,我就感到奇怪嘛,又没别的意思,你生哪门子的气啊,我跟就是了。”

“我生气?我哪里生气了?”语毕,拂袖而去。

还说没生气,山小海摇头,莫非男人每个月也有几天不方便的日子吗?

翌日清晨,这个已经住了四日的地方,时间很短,却莫名熟悉。百花争鸣,绿叶翠竹,她真的对这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耳畔有什么人在说话……

“我喜欢你这儿,不如你让给我吧,我俩换换地儿。”

“不成!”

“小气!”

是谁在说话?

紫玥侧头便看到山小海傻愣愣的,拉着她问道:“喂,发什么呆啊?”

“没……没什么。”

“走了。”

霍隐玄起乘风诀,四人往山下而飞。

“好兄弟,你同我们一起走吗?”得到山小海肯定的答案,紫玥欢呼,“哇!太好了!”

唐览在霍隐玄耳边轻声道:“大师兄,你和那位姑娘的事?”

“何事?”

“你不是带她上来求师父同意吗?”

霍隐玄凝视他:“你在说什么?”转念一想,道,“她有事请教师父。”

“哦?原来不是那回事。那事情解决了吗?”唐览大悟。

“没有。”霍隐玄微有迟疑,“她……身上有魔性。”

唐览大惊,抬眼望着在前方的山小海,耳边又听得霍隐玄道:“此事她不知,你也莫要与紫玥说。”

“可……”

霍隐玄打断道:“你放心,不会有事。再者,紫玥自小便没玩伴,有个同性朋友,于她也是好事。”

唐览默然。

行在前面的两人,全不知后面两人的对话,仍是嬉笑打闹,紫玥揽着山小海的胳膊:“我要吃冰糖葫芦,上次太匆忙都没赶上。”

“什么?你上次那还叫匆忙?我们等了你好几个时辰。”

“哎呀,别这样嘛,我们可是好兄弟啊。”紫玥蹭了蹭山小海,倏然,又似想起什么,道,“你别告诉大师兄和二师兄哦。”

山小海扶额,不就吃个东西嘛。蓦地,好似怀里有什么东西,她探手取出:“呀!我把小人参也带出来了!怎么办?”

紫玥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带出来就带出来呗,不碍事的。”

“真的吗?霍隐玄会不会骂我啊?”山小海很是担心。

“不会啦,多大点儿事啊。”

“会不会碍着它修炼啥的?”

紫玥叹气:“你很啰唆啊,能碍着它什么呀,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大师兄也不会骂你。”说着拍了拍胸脯,“有我在呢!”

好吧。不过总觉得紫玥有点不靠谱啊。

忽地,后面的霍隐玄飞至她二人身旁,在山小海耳边低语道:“你没忘了我们的承诺吧?”

“嗯?什么承诺?”山小海有不妙的预感。

霍隐玄笑道:“青蚨还钱。”

不祥的预感瞬间闪过脑海:“啊!什么?还要我出钱?”

“那是自然,况此次行程,大半是为了你的身世。”趁着她反应慢,“就这么说定了。”

语毕,他衣袂一拽,身影已在数丈之外。

山小海暴跳如雷,忙拉着紫玥,喊道:“紫玥!快快快!加速!加速!追上他!”

天微透过幻境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陇颜,差不多是时候了。

 
上篇:第一章 你才是妖,你全家都是妖 返回目录 下篇:第三章 要钱没有,要命不给
点击人数(721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