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第三章 相亲,非诚勿扰
第三章 相亲,非诚勿扰 文 / 纳言 更新时间:2012-8-24 21:10:32
 

一对男女在现实中不能穿透彼此的隔膜,却会被荧屏上的爱情故事的悲欢离合感动得热泪盈眶。对许多夫妇来说,观看荧屏上的爱情故事是体验爱情的唯一机会。

──弗洛姆《爱的艺术》

 

1、

第二天上班,Boss问洛子依任务完成得怎样,洛子依立马拍胸脯表示。

“周二能准时带三人参加节目。”

Boss很满意,继而提出要求:“三剑客业务这么繁忙,你都能让他们配合,接下来的事对你来说肯定是小菜一碟。”

还有接下来?

洛子依打了个寒战:“Boss,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你是这么说的:‘这次你先负责把三人带到现场,剩下的交给电视台那边的人处理。’”

“我的确这样说过,不过事情总是变化着发展的,不然公司怎么找业务发展,人怎么生存啊……总之,我昨晚跟woka电视台的负责人沟通过了,他们觉得‘相亲一箩筐’跟其他地方台的节目相比,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需要我们这边重新写策划。”他在办公室踱了一圈,一脸的踌躇满志,命令道,“要充分展示三剑客的男性魅力,那么他们向女嘉宾提的问题必须要高水平……这些你能搞定吧?”

拜托,这是做节目,不是拍栏目剧,她还要管台词?

“我明白Boss你的意思,可是这样不是画蛇添足吗?他们个个智商都比我高。”

Boss抬起最近少女流行的那种粉红镜框,潇洒一笑:“但你才是专业的嘛。人家就算能做出核弹,但在卤鸡蛋领域也是白痴。你是新人还不知道……”

这是个风水轮流转的世界。

超女、快男、好男儿……昙花一现之后,大家都想玩点别的,于是排排坐吃果果游戏升级,在蜕变出成人版之后受到空前欢迎。

 

1号女嘉宾,2号女嘉宾,1号男嘉宾,2号男嘉宾……

最初,观众会拿出三姑六婆玩连连看的热情,猜测最后谁跟谁会走到一块儿,但在五十多个电视台、每天三四档的节目轰炸中,很快出现审美疲劳。

这跟吃饭的道理一样。当你饿的时候,吃一碗牛肉面,它是美味佳肴,但当你肚子鼓鼓,还必须吃掉第六碗时,它就变成垃圾,甚至是杀手了。

“我明白了,我那学金融的室友安吉拉把这个现象归因于‘边际效应递减’,学生物的尔闻会说这是‘克隆导致基因缺陷’。”

“有点文化。”Boss没听懂,却用力地点点头,继续往下讲了些更加复杂的。

其实到了现在,相亲节目早已经奄奄一息,竞争仍然激烈,woka市电视台制作方便绞尽脑汁,用作秀来提升收视率──上节目的嘉宾只限美女,职业智商学历不限,于是变成什么酒吧小姐、三线演员……浓妆艳抹雌性的大舞台。她们中的绝大多数,不想找牵手一生的男人,而是借机出名。

男嘉宾则是清一色的草包帅哥,被女嘉宾们的问题,打击得没有回旋之地。

“请问你年收入不到一百万,怎么有胆量来到这个舞台上?”

“你的皮肤和我的一样光滑,你的性取向会不会也和我的一样?”

因此有不少男客户在上过节目之后,泪如雨下地跑到BBS上控诉:相亲的实质就是一场被蹂躏的盛宴。

说着说着Boss两眼发光,满腔的抱负和口水喷薄而出:“但三剑客是这些烂节目的救星!我们精芬网要让所有人睁大眼睛,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专业和敬业。小洛你要珍惜摆在眼前的机会,把四年所学应用到极致,这是我们大有所为的时代……”

洛子依去过保险讲座的现场,当时觉得讲师真够厉害,竟然能把在座的人统统洗脑,现在才知道强中自有强中手。

 

“专业相亲要怎样做?”她回到家中,奋起咨询室友。

弥雅正在翻古文,眼皮也不抬地说:“当然要有中国特色了。古代从议婚到完婚有六礼: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你可以参考。”

洛子依看到那本砖头书就头大:“参考完估计得到一年后了。再说,得考虑节目制作成本,那么费钱,Boss肯定不会埋单。”

尔闻说:“专业的当然就是科学的,一般来说异性互相吸引,都要靠声音、气味、外形。要么你给机会让所有嘉宾穿泳装走一圈,然后各唱首歌,最后让他们互相闻腋窝?”

洛子依鸡皮疙瘩都出来了:“除了最后一条,你说的好像是世界小姐选拔?”

安吉拉道:“所谓专业就是你能把别人糊弄过去,结婚就是男女双方就物质和精神做交换,等价就好,相亲就是先衡量彼此条件是否值得交换。”

她说得似乎很有道理,但洛子依觉得很麻烦。

这时霍震大厨出马了,今天他做了鱼子豆腐汤。翠绿的叶子飘在雪白的豆腐上,金色的鱼子在汤里若隐若现,好看的同时香气扑鼻。

“专业还不简单……”他舀起一勺汤放到洛子依嘴边,似乎怕它太烫,吹了几口。洛子依见他此时唇红齿白,神情动作真像讨好金主的小白脸,不禁脸发烫。

她正要喝,霍震却把勺子拿到自己嘴边,一口咽下。

幼稚。

洛子依在心里比了个中指。

霍震显然不知,还为捉弄到洛子依,露出得意的笑:“比如做菜,关键词是菜品、食材、方式、时间。具体来说就是先构思要做什么菜,然后根据菜的需要,选择合适的食材和工具,最后就是掌握烹饪时间。

 

“原来你关心的不止是游戏。”洛子依第一次觉得霍震的形象光辉无比,远远超越了他穿围裙的厨子地位。

霍震的脸色微微一变,很快恢复常用的面瘫模式:“做饭是被逼出来的,游戏才是我的兴趣所在。它的要素就是升级、装备、名望……怎样让它们达到平衡,实现利润的最大化,就是成为赢家的关键。

最后再来个帅气的总结:“所有的专业归结到最后就是对要素的把握。”

“那恋爱和结婚需要什么样的要素?”洛子依终于目露崇拜。

“你不是学心理的吗?还有婚姻家庭咨询师资格,和丰富的谈恋爱经验,第一次见面就担保让我走向成功的婚恋道路,还说什么专业手法解决婚恋问题比滚筒洗衣机洗袜子还方便……”

“你的记性真好。”洛子依头上出现一排黑线,“好汉不提当年勇,现在不是算旧账的时候。话说,你的第一次恋爱是……怎样的?”

“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家里没什么钱,吃不起巧克力。”霍震陷入回忆中,表情很是得意,“有个小女孩每天给我送巧克力,还以此要挟我亲她……”

“那你亲了没有?”虽然是翻老皇历,洛子依竟然有些紧张,羡慕那个大胆的小妞。

“当然没有。”霍震嗤笑,“她不给我巧克力,我就不看她,只跟她最好的朋友玩,于是换她死皮赖脸地求我。”

“这样不算恋爱吧?好像是敲诈?欺骗?或是交易?喜欢你的女人真倒霉。”

“是我比较倒霉好不好?”霍震刚愈合的心脏又被生生扯开,偏偏扯开的人是洛子依,打她也不是骂也不是。

霍震闷闷地转身,走进厨房,端出西湖醋鱼、姜爆鸭、红烧猪蹄,推到洛子依面前:“吃死你!”

洛子依看出他在生气,但一见菜肴就睁大眼睛:“实在忍不住,我开动了!”

霍震哭笑不得。

其他三个女人口水也被勾出来,忘了之前对霍震有多反感,打仗似的消灭完美食,夸了句“霍震越来越懂事”,就到客厅去嗑瓜子了。

洛子依最后一个住嘴,自觉地进厨房洗碗。

“等等。”霍震拦住她。

洛子依如获大赦,赶紧扔了抹布:“今天是什么日子?竟然不用我洗碗?你把家务活都包了?”

“你够狠毒的啊,一天十块钱,还指望我当用人?要不是你吝啬得让我没法在外面吃饭,手艺又差得可以去开发减肥药,我还能做这种脏兮兮的事情?”霍震也不去捡抹布,直接在她脸上擦脏手。

洛子依怔怔地站在原处,缩着手,像童话里偷油的小老鼠。

 

“愣着干吗,帮我揉揉。”霍震忍不住淡淡一笑,转身,抓起她的手摁在背上,“我身上没有病毒,别用那种洁癖患者的眼神看我。”

那双温暖柔和的手拿捏起来,一定从皮肤舒服到骨子里,霍震惬意地闭上了眼睛。

哪知洛子依反射性地抽回手:“可是,是我包养你,不是你包养我……”

“但我为你提供了额外服务,你去看看,有哪个被包养的在家里做饭?有哪个被包养的帮你分析工作问题?有哪个被包养的大冬天还被赶出门……”霍震板起脸跟她讲道理。

洛子依内疚,觉得自己是个失职的金主,但又放不下面子,于是小声反驳道:“那我给你捶背也是额外服务。”

霍震转过脸,想也不想,在她脸上啄了一下:“我会支付报酬。”

刚才用洛子依的脸擦手时,他就觉得她的皮肤好软,亲了下,更觉得像棉花糖,恨不得捧起来吃掉。

洛子依只觉得脑袋轰地炸开,她跳到厨房门口,扒着门叫起来:“你做什么?”

“支付,不够的话,我可以多付点。”

洛子依敢让陌生男人进家,不喜欢在口头上认输,看起来豪放得很,可是被他轻轻一碰,就跟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躲到了角落里。

人哪,内外差别可真大。

霍震一边叹息,一边恶作剧般朝她逼近,伸手挑起她的下巴,在那柔嫩的唇上轻轻一划──

真是果冻般的触感,不用PS,都能打广告的那种。

霍震正觉得恍惚,就听到洛子依哇哇乱叫,跟遇到鬼一样。

“够了够了,我知道了。”她用力将霍震推到洗手池旁边,让他背对自己,闭上眼睛反复自我催眠:这不是男人是大型宠物,跟藏獒、哈士奇、萨摩耶没有区别。

洛子依天生神力,按摩这种小事不学就会。

霍震发出享受的低吟,颇像猫科动物的撒娇,又有点像……

该不会他跟历任金主做过这些吧?

洛子依想到这个手一抖,差点把霍震的骨头捏断。

“你这是做什么?”他猛地抬头惨叫,“刚刚是不是想到邪恶的事情了?”

“没,没,我怎么可能邪恶?”洛子依慌忙举手表示自己很无辜。

霍震瞥见她红扑扑的脸,口气缓和了很多,眼角竟然露出魅惑:“你要是想,我倒也可以提供。”

“说什么呢!”洛子依恨不得钻到地下,她强制自己集中注意力,把思绪转移到工作上。

 

 

2、

目前“相亲一箩筐”的规则是:33位女嘉宾对3位男嘉宾进行考验,不想跟男嘉宾约会的就灭灯。每轮男女嘉宾会互相提问,只要现场有一名女嘉宾保留灯,男嘉宾就能进行到下一环节。如果到了第三轮也就是最后一轮,还有两盏以上的灯亮着,那么男嘉宾就进入男选女反选环节,从亮着灯的女嘉宾中寻找约会对象。

霍震、子期和司空仅凭美色就能进入反选。

也就是说他们都有三轮提问机会。

三轮机会?三种要素?

对了,斯滕伯格不是有个爱情三角形理论,说爱情包括三种成分,就是亲密、激情和承诺吗!可以用第一轮问题测试女嘉宾的亲密倾向,第二轮问题测试女嘉宾的激情性格,第三轮问题测试女嘉宾是否能做到承诺。

洛子依茅塞顿开,认为实在没有比这个更专业的了,情不自禁地猛然向下一捶,霍震这下骨头都差点断了,叫都叫不出哭也哭不出。

她却不闻不问,径自跑到客厅,打开电脑,制作心理测试量表。

参考相关的历史资料,加入自己的想法,做结论验证反推……虽然是把国外的量表中国化,但做起来比写论文麻烦得多,等量表基本定型已经天亮。

洛子依揉了把乱发,眯着眼睛一看闹钟,哎哟坏了,做节目都快迟到了,于是赶紧去叫霍震起床。然而门敲破了那家伙都没有反应,洛子依只能闯进去掀开他的被子,哪知对方竟然裸睡──

全身放着白晃晃的光,就像一场突然而至的冬雪,带着肃杀一切的气息,接着又逐渐变成血红色,海水般在她眼前蔓延。

洛子依一屁股坐在地上,脑袋痛得快要炸开,四肢也开始微微发抖。

她本能地寻找尖锐的东西,想撕裂想破坏……将外在的东西和内在的精神完全消灭……这样,过去才会被彻底掩埋。

眼见就要丧失理智,洛子依狠狠咬了口胳膊,感觉到锥心的疼痛,才逐渐恢复平静。她赶紧转身,命令霍震赶紧起床穿衣,又飞快冲出门打出租。

两人刚一前一后坐好,洛子依的手机响了。

“洛子依,你毕业论文的题目和大纲怎么还没发到我的邮箱?”

打电话的是她的导师马大春。那个五十开外的小老头,平时在外面做讲座、写书,很少跟学生主动联系。

洛子依想起自己还算是半个学生,毕业证之类的都还扣在学校呢,立即心虚地低下脑袋:“对不起,马教授,我正在忙一点事,晚上再跟您联系。”

接着她催促出租车司机,赶紧到woka电视台。

电话那头的马大春听她挂了电话,看着研究生报考资料冷笑:“现在的小孩根本不知道尊师重教。她以为初试超过录取线四十分,就能稳上我的研究生?把淘汰率达到百分之五十的复试当做摆设?”

 

大概命中注定犯丑大叔?

岂止是教授对她不满,woka电视台的导演也不满。

他把策划扔到洛子依脸上:“量表?让嘉宾做量表?还要满口心理专业名词?你们的Boss是不是疯了,我们做的是节目!是娱乐!不是科普!哪个脑袋被砸了的观众会看这个!人家不如去看《动物星球》《Discover》!”

洛子依咬住嘴唇,一反常态没有辩解。

子期刚从学校宿舍那边赶来,看到这幕,快步走到她旁边,捡起文件,拍掉上面的灰尘问:“怎么回事?”

导演不耐烦地道:“你看她写的什么东西。”

子期翻看了几页文件,忽然笑了出来:“我知道你们有自己的艺术追求,不过娱乐节目带有专业性,不是更容易出彩吗?现在的观众看惯了不动脑筋的节目,对知识其实很渴求,作为嘉宾,我觉得这个策划角度很独特,台词也充满魅力。如果你觉得不合适,那么就我一人按照这个流程操作,其他嘉宾按照他们自己的风格来。”

不知是被他的话说服了,还是被他的脸说服了,导演竟然皱皱眉没有再追究,而是叫团队成员准备开工。

待他走后,洛子依感激地望向子期,回以一个大大的微笑:“子期,你来得真及时!”

“洛洛,我来得也及时啊。”司空风风火火地奔来,将一筐榴莲塞到她手里,“这个给你。马来西亚的朋友送的新鲜货。有猫山王、红虾……”

他笑着介绍榴莲品种,露出亮闪闪的两排牙,颇有做牙膏广告的嫌疑。洛依尴尬地摊开手,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你误会了,我并不喜欢吃榴莲,我喜欢的是榴莲糕。”

司空立即瞪向子期,伸出白骨爪扑去:“我对你掏心掏肺,你却跟我谎报军情?赔我的运送费来!”

“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作为嘉宾怎么不着急?赶紧化妆!化妆!”助理把两人推进化妆间,同时哎哟哎哟地叫,“这莲臭得哟!”

洛子依慌忙把量表给子期,跟他好好交代一番,然后到演播室观众席坐下。

一切准备就绪,节目开始。

第一个环节是登台亮相。首先出场的是最早到电视台的霍震,他穿上了洛子依最早买的西服,衣领稍微敞开露出锁骨,因为勉强出席节目紧缩眉头,就像小说里描绘的Boss,冷酷、腹黑、桀骜不驯。亲友和33位女嘉宾看到他的第一眼全都惊叹出声。

“请大家按照第一印象,决定第一位男嘉宾的去留。”见到这番景象主持人深感欣慰。

美色当前,没人熄灯。

主持人见状十分开心:“看来大家对第一位男嘉宾的印象很好,帅哥果然有优势,那么下面我们来看看他的资料。”

 

姓名:霍傲傲

年龄:25岁

收入:月入八万

车辆:斯顿马丁、保时捷

……

不少女嘉宾开始欷歔。

主持人嫉妒不已,带着质疑的口吻道:“你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多豪车?”

台下的洛子依听得出汗,霍震瞪她一眼,心里很不舒服,甚至隐隐作痛,倒也没说破,惜字如金地道:“豪车车模。”

女嘉宾们有些无语,不过一想,现在儿童宝马车玩具也几千块,限量版的车模不知道有多贵,这样算来帅哥还是个财力派。

主持人心情有点复杂:“霍先生真是幽默,不知道你的那些车模是铁的还是铝(女)的?”

霍震本想回答幼儿时玩过纸做的,但鉴于在公众场合,得给洛子依台阶下,便说:“都有。”

这下主持人没法帮他打圆场了,咳嗽几声,转移话题,进入第二轮环节。

该环节是快问快答,女嘉宾可以自由发问,男嘉宾必须如实回答。

女嘉宾甲:“霍傲傲先生,你为什么和前任女友分手?”

霍震脸色一沉:“隔得有点久,我记不清,你可以问她。”

事实上是乐薇薇甩了他,他不可能和任何人谈起。

女嘉宾甲抛媚眼:“你能给我联系方式吗?我真的会问哦。”

霍震拿出手机翻了几遍,确保他已经把号码删除。

“抱歉,号码不在了,我喜欢定期删号。”

女嘉宾甲结合他前面给出的答案,得出此人是超级花花公子的结论,喷血阵亡。

 

换女嘉宾乙上场:“霍傲傲先生,能解释一下你的具体工作吗?”

霍震愣了,事先洛子依没跟她串词,于是随口说:“提供主顾所要求的一切服务。”

女嘉宾乙:“具体怎么说呢?”

霍震清清嗓子,越过鼻孔望向各位女嘉宾:“具体要看主顾给多少钱,钱多办钱多的事情,钱少办钱少的事情。总之我的服务很灵活。”

这是讽刺她钱给得太少吗?那么多给点,他就会变得柔顺可爱,就跟英式管家一样?

洛子依差点从板凳上跌下去,女嘉宾乙却听不出所以然,也挂了,发问的再次换人。

女嘉宾丙:“霍傲傲先生,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霍震:“D cup。”

女嘉宾看看自己的飞机场,颤抖着摁灭台前的灯──

第一轮下来,33盏灯中灭了32盏,只剩12号。

洛子依觉得眼前一黑──

很显然,按照霍震这种说话方式,Boss再怎么努力也捧不红他。主持人似乎有些幸灾乐祸,宣布节目进行到第三环节──

开诚布公。

 

他示意工作人员在大屏幕上展示12号女嘉宾的资料。

姓名:简小爱

年龄:28岁

车辆:Mini cooper

职业:企业主

……

 

主持人说:“霍傲傲,你有什么问题问她吗?”

霍震倒是单刀直入,问:“你有D吗?”

简小爱有些脸红:“应该是D+。”

霍震点点头,似乎很满意,瞟了眼洛子依,示威似的,露出淡淡的笑容。他本来就生得好看,平时给人冰山的感觉,一笑竟然春暖花开、倾倒众生:“我要是打游戏没钱了,你会帮我买点卡吗?”

他在当众勾搭新金主?

是无耻还是卖萌?

洛子依觉得活了二十多年最丢脸的无非今天!谁料简小爱眼里露出和年龄不匹配的特少女特梦幻的光芒:“当然,我也喜欢网游,但是讨厌人民币战士,所以就算帮你买点卡,金额也是有限度的。”

“你这点倒是跟我不谋而合。网游的迷人之处就在于公正,符合等价交换原则。玩家没有贫富尊卑的差别,只要长时间在线,多练习就会有收获。但现在有不少人,投入大量金钱进去,把虚拟世界搞得跟现实一样相当令人讨厌。”现实世界真是令人作呕,毛头小孩永远比不上成功男性,爱情什么的都是放屁。简小爱这样的女道友,他觉得百年难遇,于是伸手走过去。

洛子依愣了──难道他们真的要约会?

霍震朝简小爱不断靠近的脚步,在她心头踏出空空荡荡的回声。

洛子依脑子里突然出现很多念头:

要是他们约会成功,霍震就不能出现在节目上,三剑客包装计划也当然泡汤,Boss会不会开除她?

要是他们约会成功,霍震是不是会搬出去,不再给自己做饭做菜?

要是他们约会成功……

她阻止自己不继续往下想,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一对男女──从外貌上看,他们并没有年龄差异,男的帅,女的靓,十分相配。

只见霍震慢慢地伸出手,接着……按向简小爱的桌子!

灯灭了。

简小爱眼里的亮光也随之暗淡。

洛子依忽然觉得全身轻松。

主持人惊诧:“男方放弃了,也就是说约会失败。霍傲傲先生,你们一问一答不是合作挺好的吗?为什么不选择简小姐?”

霍震静了一会儿,看向洛子依。

“D+过犹不及。”

导演差点挂掉,赶紧喊Cut:“这段先拍到这里,下一个男嘉宾!”

 

 

3、

“虽说现在流行炒作,但真要播出录制的这段,搞不好会引起女性公愤。不但不能增加收视率,反而会让节目夭折!”导演郁闷地在心里骂,“答应和精芬网合作,真是八辈子倒霉外加瞎了狗眼!”

之后又想,已经签订合约上了贼船,怎样都得录两期,不然没法跟台里的领导交代,于是硬着头皮继续。

接下来轮到子期出场,他的相貌、身材还有学历很快成为女嘉宾们关注的重点。

第一轮所有人亮灯通过。

轮到子期向女嘉宾提问时,他把测试亲密倾向的量表发下去,女嘉宾们配合地刷刷做起题来。

第二轮,29位亮灯通过。

他发了测试激情性格的量表。

第三轮,21位亮灯通过。

他让她们做了承诺量表。

摄影师疑惑地问导演:“还要继续拍吗?我想起十八岁参加高考的场景。难道这档节目的观众要重新定位为中学生家长?”

导演的脸已经青了,正要说什么,却见子期收起量表,开始算分数。过了会儿,他宣布:“21号,32号,14号女嘉宾和我的各项要素都比较匹配。”

导演示意三个女嘉宾做点反应。

那三个人慌忙站起来,向观众挥手致意,好像中了奥斯卡提名奖。

主持人在一边站了不知多久,两腿都发颤了,听到这话终于解脱:“看来洛子期先生和他资料上显示的一样,是个严谨的科学家。接下来他将向三位女嘉宾提问,从中找出最合适的约会对象。”

这部分的问题,洛子依没有设计。子期几乎没有跟同学外的女性聊天的经验,想了半天,觉得世界观是相亲必谈的话题,于是问:“最近我重新看了遍《易经》,越来越觉得它是在解释宇宙大爆炸理论,不知道各位女嘉宾是怎么想的?”

 

三围女嘉宾面面相觑。

一个问易经和易容有什么区别?

一个说她最近只读《减肥大王》等文艺书籍和《知音》等人文科学杂志。

一个说宇宙爆炸跟我们的生活有什么关系,她会洗碗烧菜,还会逛街购物,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不就够了?女人太聪明是男人的悲剧啊。

子期只能改口:“看来是我问得不恰当。现在能静下心研究国学的很少,西方文化更盛行一些,那我们就谈一下最流行的反物质好吗?上次有个师弟问我单个反物质原子或离子与正物质发生湮灭反应,爆炸释放的能量该有多大……”

这次不光是33名女嘉宾,就连台下的观众都开始打盹了。

导演只能大叫:“Cut,录下一个。”

洛子依十分绝望,心想,幸好Boss去约会了,没来现场监控,不然他一定吃了她……

“子期,你不能谈些普通的事情吗?比如吃饭、逛街、唱歌之类?”等子期下了台,她慌忙拉住他,“这样下去你会被女嘉宾Pass。”

“Pass最好。”子期看了眼嘉宾席,觉得跟在动物园参观似的,“我本来就没打算和她们约会。”

“你是在牺牲大你,成全小我?”洛子依很委屈,撒娇道,“子期,我让你来不光是为了工作,而是真心想找个嫂子,好让爸妈放心呢。”

子期沉默半天,看着她,一字一顿地说:“我有喜欢的人。”

“啊,真的!是谁?”洛子依正要追问,那边司空快要登场了。工作人员引子期出去,她赶紧回到原位。

司空作为通晓女性心理的高手,跟前面两人不同,出场就推了车红玫瑰挨个发。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在场女嘉宾自然为他留灯,更何况这人长得也相当俊朗。司空的目的却不在于此,对她们躬身道谢之后,径直下台到了洛子依面前。

“洛洛,这束是给你的,感谢你关心我的婚姻状态,不管……”

他正要发表长篇大论,从摄影师镜头里看到他的眼神的导演觉得不妙,大声喊“cut”。

 

“你丫脑袋坏掉了吧!找些绣花枕头来砸场子对不对?你是不是安心跟我们合作啊?要我辞职喝西北风吗?”

导演一个电话打给了此刻正忙里偷闲、约会暗恋对象的Boss。

他坐在广场长椅上,嘟起嘴往对方那涂了三斤粉的脸边凑,却被手机飙了泡唾沫,怒气如同火山爆发。

Boss立刻打电话给洛子依,将话整理了一番传达过去:“你丫脑袋坏掉了,找三剑客去砸场子对不对?你是不是安心在网站工作啊?要我破产喝西北风吗?”

洛子依被吓了一跳,直想对着三个帅哥吼:“你丫脑袋坏掉了,上相亲节目砸场子对不对?你是不是安心听我的安排啊?要我被炒鱿鱼喝西北风吗?”

但人卑言微,她只能挂了电话,内疚地问导演:“还能重来一遍吗?我保证这次他们会正常得多。”

“你保证,你能保证什么?你知道什么叫正常吗?本来我和你们老板商量的是把‘相亲一箩筐’做得跟其他节目不同,不作秀,但碰上这三个极品,效果比作秀还要作秀。”导演气呼呼地解散工作人员,“今天就到这里。”

洛子依急了:“再给一次机会好不好。我会让他们改掉台词,第一个不会那么傲娇,第二个不会那么科学,第三个不会那么冲动……”

导演听罢一阵冷笑:“等你回去写了策划书,让你的Boss审核过了再说吧──如果我们和精芬网合约还有效的话。”

节目组成员看也不看洛子依,一个个撞开她,拿着各自的机器设备离开。

“给我五分钟可以吗?”洛子依赶紧上前拦住导演。

“我可没那么多时间。你们这些大学毕业生还真是不把工作当工作,节目组这么多人是认真靠着这个吃饭的,却因为你一个人耽搁了……”导演还待教训她,洛子依开始鞠躬,日本人的九十度。

“对不起,其实我不是你说的那样,我很在乎这份工作,虽然收入不高,做的事情也多,而且……”

老板不太靠谱,自己还贴钱贴人进去……

可是她真的很在乎!毕竟这是通往梦想的垫脚石,不管它有多臭多烂……好吧,也许她言重了……

子期在外面见洛子依久久不出来,打算进演播室看看情况,哪知道正撞上这一幕,他不悦地皱了皱眉,但很快也和洛子依一起鞠躬。

“跟她没关系,我补拍一次好了,你说要怎么做?”

司空也上前和稀泥:“导演,别这么较真,拍节目哪有一次就过的,我们这不是知道问题所在,马上就可以往更好的方面发展吗?”

霍震看着两个男人陪她鞠躬,从鼻孔里哼了一声,但也没发表反对意见。

导演摇着头把他们撞开,子期却一把抓住他的手,眼里有点冒火,然后一拳抡过去!

 

导演鼻血喷出,惊恐地大叫:“你疯了!”

“对不起!”洛子依正要道歉,却被子期拉住。

“走吧,这样的节目、这样的工作有什么留恋的价值?所有人都是白痴,不肯再给你一次机会──谁不是新人过来的?我们做实验成千上百次的失败都不一定能得出结果,这帮人却要求什么都是现成的,完美的。”

这时保安已经赶来了,导演边叫他们抓人,边打电话报警。洛子依见势不妙,甩脱子期的手,冲上前,抢过导演的电话开吼:“子期他不是故意的。”

导演也吼:“那我是故意流血讹诈你们?”

“要怎样你才能不告子期?”

“除非我死!没想到这人学历这么高,素质这么低,他的导师知道不知会怎样?”

“我们根本不在一个量级,我的素质不是你可以评判的。”子期的样子不以为意,“你尽管去找我的导师,看他是在乎五十年难得的物理人才,还是满大街都可以抓到的所谓文艺青年?”

导演气得全身哆嗦,差点没吐血三丈。

“够了!”洛子依赶紧阻止子期,在导演面前跪下,一个劲儿地说对不起。

导演擦干鼻血,瞪着子依道:“你跪有什么用,做错事的人自己都不觉得有问题!”

司空慌忙扶起洛子依,轻声说:“没事的,待会儿我去找台长,要是没记错,三天前他刚请我爸吃饭。”

导演闻言脸色一变。

“要是导演不原谅子期,我就不起来。”洛子依没动,子期见状竟然也跟着跪下,虽然一脸不服。

一时周围都静默下来。

不知道是顾忌司空的身份,还是因子期的屈服让他下了台,导演最终还是叫住了其他员工:“看什么热闹,还不赶紧开工?”

工作人员顿足,表情有些犹豫。

洛子依如获大赦,赶紧站起来,笑嘻嘻地道:“都怪我拖延大家的进度,录完节目我请客!导演,说好给我五分钟,马上就能搞定。”

说罢,她打电话回公寓。

“弥雅在吗?”

“在。”她的求助对象打了个呵欠。

听洛子依描述完现场,弥雅快笑岔气了:“台词什么的不是很简单吗?这次我就免费给你当枪手!”

于是,五分钟后上演了这么一幕──

 

在导演和助理的反复劝说下,想获得真爱或者出名机会的女嘉宾,犹如被人拿拖鞋拍扁依然活着的小强,神采奕奕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

霍震第一个出场。

女士们不计前嫌,为他留灯。

主持人僵硬地重复着上回的台词:“看来大家对第一位男嘉宾的印象很好,帅哥果然有优势啊,那么下面我们来看看他的资料。”

大屏幕上出现一排文字。

还没等大家看清,主持人咳嗽道:“好了,我们现在进入下一个环节,快问快答,女嘉宾可以自由发问,男嘉宾有义务一一作答。”

女嘉宾甲:“霍傲傲先生,你为什么和前任女友分手?”

霍震无聊地打了个呵欠,背起雅弥写的台词,虽然他觉得那都是狗屎,却也知道有女孩子喜欢:“往事就是历史,人不能往前看,就只能活在悲痛中。我宁愿选择未来,和喜欢的人坐在草地上,一起……哼……看星星看月亮谈人生谈理想……之类……就是这样。”

琼瑶式自白就是毒草,嘉宾甲浮想联翩,挂掉。

女嘉宾乙上阵:“霍傲傲先生,能解释一下你的具体工作吗?”

经过第一轮的回答,霍震的话语流畅多了:“资料上已经说了,我从事娱乐服务……嗯,行业的,虽然女孩子更喜欢老师、公务员,觉得他们的工作和收入更稳定,但世界上还有更多美好的东西需要人去做──比如让大家在电视机前露出笑脸,我会把我所有的精力都投入这个事业。如果世上光剩些为了固定工资而活的老夫子,对浪漫的女人来说不是太残忍?”

女嘉宾乙被他的高尚情操和伟大目标秒杀。

女嘉宾丙赶忙抢话:“霍傲傲先生,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

霍震淡淡一笑:“虽然现在有不少女孩一心减肥,甚至削掉颧骨去肋骨,但其实比起瘦瘦的女孩子,我更喜欢肉呼呼的。因为瘦瘦的女孩子有很多人喜欢,但肉呼呼的大概只有我一个人疼爱──当然了,我指的是该有肉的地方有肉。”

换而言之,还是D cup,但女人是容易被语言迷惑的生物,台上台下,二百五似的的笑容泛滥成灾。

洛子依相当震惊!她作为学了四年心理学的高才生,还没有学中文的弥雅的半分功力!

要不要考虑换专业啊?

 
上篇:第二章 傲娇VIP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9494) | 推荐本文(0)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