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都市情感 > > 篇之肆 谜题
篇之肆 谜题 文 / 曼森 更新时间:2012-8-24 20:13:14
 

可是有一个人简直跟你长得一模一样,不过在没有搞清楚“为什么”之前,我不能告诉你。

 [一]

这些天原崇旭来来回回将“抢”来的口罩洗了四十多遍,才下定决心将它归还回去。

原崇旭找到柴屿真的时候,她正在扫楼梯,看到这个自己“朝思暮想”的男生之后,柴屿真兴奋得举起了扫把……

“别激动别激动!”原崇旭的两只手在身前乱摆,以抵挡柴屿真的扫把,最起码不要伤到脸。

真没出息,扫把又打不死人。柴屿真放下扫把,“你舍得出现了哦!”

“嗯嗯嗯!”原崇旭使劲儿点头。

“我的口罩呢?”

“这里这里!”原崇旭还在保持着戒备状态,一只手伸进口袋里翻口罩,一只手仍伸向前面,好像在说——你敢走过来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给!”原崇旭斜着身子,伸着手。

柴屿真向他走过去。

“你别过来!”原崇旭大叫。

“那你把口罩给我扔过来。”

原崇旭目测了一下距离,用扔的方式,那个叫柴屿真的丫头绝对接不到。如果口罩掉在地上说不定自己会被罚将口罩再洗一遍。

既然这样……原崇旭警惕地走向了柴屿真,把口罩递给她,“给你。”

跟柴屿真“交接”完,原崇旭一下子跳到了距离柴屿真一米之外的地方。

“你!”柴屿真指着原崇旭。

“啊?”原崇旭瞪大眼睛。

“你就不能好好地直视我?!”柴屿真郁闷,我长得那么吓人么?

“我……我害怕……”

“怕什么?我又不是鬼!”柴屿真看了看自己,然后说。

你确定你不是女鬼?!原崇旭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我让你直视我,不是让你瞪我,好吧?”

“哦哦哦!”原崇旭的心稍稍落地。

“我问你,你为什么抢我的口罩?”柴屿真抱着扫把在原崇旭面前踱来踱去。

“这个……”说起这个,我一言难尽,而且还忍不住要伤心呢!

“算了!这个问题不用回答,反正你都已经还回来了。”柴屿真一挥手,“呃……我问你,你叫什么呀?”

“原崇旭。”原崇旭老老实实地回答。

“原、崇、旭……和柏原崇是啥关系?”

“没啥关系啊……”原崇旭说:“不过我俩都是美少年……”

“看出来了,我又没说你是美少女!”

“……”是美少男还是美少女,还不是一目了然的事儿?!

“你在几班啊?”柴屿真继续发问。

“J班。”

“怪不得我第一眼看见就觉得你不够自信,原来是J班的呀!”受到门静流的毒舌影响,柴屿真学会挖苦别人了。

“……”我挺自信的。

“你是你们班倒数第一名吧?”猜的。

“差不多……”猜对了。

“看吧!我就说嘛,你没啥自信。”说这话时,柴屿真可是老有自信的!

“嗯,我没自信。”原崇旭快要哭了,我不过是来还一个口罩,犯得着被侮辱成这样吗?!

“我叫柴屿真。”

“哦,你好你好!”原崇旭忙向柴屿真鞠躬。

“你也是日本人?”

“我不是!”原崇旭挺直腰杆,内心台词,老子是中国人!纯的!

“看你那样子,真像一只居心叵测的公猫!”说完,柴屿真仰着头抱着扫把,骄傲地走开了。

公猫就算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居心叵测了?!啊啊啊!?

 

[二]

清早,因为当天负责出题的同学迟到了,李玛丽帮着她一起往黑板上抄题。教室里静悄悄地,只能听见粉笔在黑板上书写时发出的轻微敲击声响,大家都忙着写答案。这时,校歌华丽丽地在教室里响起。声音是从门静流这边发出来的,柴屿真惊讶地张着嘴,憋了半天才说:“阿门!你是变态吗?铃音居然是校歌!”

“总比某人的国歌强吧?”

“我爱国!”柴屿真好像要宣誓一样,“我爱我的祖国,我爱北京天安门,还爱沈阳大西门!”

只要你不爱各种“XX门”,一切好说。

“……”门静流懒得和她计较,低头翻开手机准备将铃音调成振动,避免不了看到那条垃圾短信。关键字是:今晚、伊势丹、东瀛美食节。

“看看你爸爸干的好事!”门静流把手机放到柴屿真面前。

“怎么啦?”柴屿真抓过手机,看了看说:“我爸对你真好欸!他都没有告诉我!”

“拜托!这种广告马上就会人手一条!”

门静流的话音刚落,柴屿真就发现有好多同学拿出了手机……

“一起去吧?”柴屿真提议,为了吸引门静流,还特意加了一句,“日本的东西挺好吃的。”

“不去。”门式回答问题的风格。

“没空?”

“嗯。”

“约会?”

“嗯。”

“和李玛丽?”

“嗯。”

“那我也不去了。”

“嗯……嗯?你自己去呗。”门静流终于不再“嗯”。

“我才不!”柴屿真总是觉得一个人逛街挺傻。

“你自己……”

“柴屿真!”小山老师匆匆地走教室,看样子挺不高兴。

柴屿真以为小山老师发现自己说话,于是忙低头翻书。

“柴屿真你站起来!”

虽然心里有疑问,可还是乖乖地站起来。

小山老师把作文比赛的稿纸重重摔到讲桌上,“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原本看书的门静流将视线移到柴屿真脸上,心想,你怎么得罪小山老师了?脾气那么好的人都被气成了这样!

“作文你完全是照门静流抄的,连标点都一样!你想干什么?!”

门静流头疼起来,这个丫头到底在想什么?!

“我……不会写……”柴屿真吞吞吐吐地说。

“不会写可以把名额让给别人!可是你在做什么?”

“……”柴屿真不说话了。

“你是一年级的小朋友吗?不管什么都用老师教?你知道什么叫集体荣誉感吗?你懂得责任么?”

“……”

“中午之前写一份检讨交上来!”

“哦。”

┾━┾━━━━┄ ★

 

“你……”门静流像小山老师一样愤怒。

“你别骂我,我知道错了,我这就写检讨!”柴屿真低头鼓捣笔。

看到柴屿真这样,已经非常了解她的门静流意识到她这样做一定有她自己的目的,于是不再责怪,“我是想说,你晚上不要回家,我和你一起去伊势丹。”

 “嗯?”柴屿真转过头,“那你的约会怎么办?”

“我会跟她解释。”

“呃……”可是想到上一次他们两人吵架,“算了,别去了。”

“没关系。”

 

[三]

说是没关系,可还是出事了。

第二天李玛丽开始找门静流的茬儿,她嘴上答应门静流可以和柴屿真一起去,可心里终究是不舒服的。妒忌的种子在心底迅速长成了参天大树,枝桠像藤蔓一样攀住心脏。

柴屿真发现状况不对,立马掏出带给李玛丽的寿司,“送给你的哦。”

“收回你那无辜的第三者嘴脸好么?我承认自己贱不过你,行了吧?!”李玛丽将寿司打翻到地上。

柴屿真没有生气,也没觉得委屈,她默默地捡起散落一地的寿司,然后默默地走出了教室。离开教室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门静流说的,他说,李玛丽,你太过分了。

管他们呢!我本来就很无辜啊。

柴屿真顺着楼梯一直向上走,推开沉重的铁门,看见平坦宽阔的楼顶。柴屿真走上楼顶,手撑着栏杆向下看。

或许,我有了男朋友,他们就不会这样闹了?

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原来潜意识里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多余啊。

这时柴屿真的耳边传来巨大的轰鸣,她抬起头正好看见飞机尾翼划过长空,原本完好的云朵被撕扯成碎片。

是呀,原本好好的。因为有了外来物的入侵,变了模样。

原本好好的。

“柴屿真?”有一点点兴奋的声音。

柴屿真回过头,“原崇旭?”

“你是怎么发现这里的?”原崇旭问道。

“走着走着就走上来了。”柴屿真如实回答。

“真神奇……”

“还好。”柴屿真转过身,看向远方。

原崇旭走到柴屿真身边,现在他已经确定柴屿真不是暴力类型的女生,所以敢大胆地靠近她。

“不开心哦?”

柴屿真点点头,“好像我不管出现在哪里,都有人会倒霉。”

“乱说什么?”原崇旭笑起来。

“是真的。”柴屿真说:“我第一次出现倒霉的是我妈妈,她因为生下了我不得不去日本;第二次出现倒霉的是阮孝弘,他是我以前的男朋友,他死掉了;第三次出现倒霉的是我的家庭教师,我害他天天跟女朋友吵架。”

“不要那样想,这些只是巧合而已,我觉得。”

“哪有那么巧?”柴屿真苦笑。

“想太多了你。”原崇旭难得正经,“你最好学学我,不开心的时候就上来这边看看天,天空跟大海一样宽容。它能忍受你的絮叨、你的坏脾气,它也是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它绝对不会把你的秘密告诉给别人。它是最最守约的朋友。”

柴屿真疑惑地看向原崇旭,原崇旭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得到肯定之后,柴屿真看向天空,“喂,你听见了吗?我要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一个男朋友!哪怕他不喜欢我、对我不好都没关系,只要他肯以男朋友的身份存在于我身边就可以!”

……

此刻原崇旭的心情很复杂。

“真要找男朋友?”

“嗯。”

“可是要求……那么低。”

“你不懂的。”

“说起男朋友……如果你遇见害死阮孝弘的凶手会怎么办?”原崇旭冒死问出了这个问题。

“原谅他。”居然没有反问,你怎么知道我和阮孝弘的关系?

“为什么?”原崇旭快要惊讶得跳起来了。

“他又不故意要出事的。”

“如果……我告诉你……”

“什么?”

“我就是那个凶手的儿子……你会怎样?”

“开玩笑吗?”柴屿真看向原崇旭,仔细地观察他的表情。

“是真的,我爸爸现在还在监狱里。”原崇旭直视柴屿真的眼睛,忐忑地等着她的回答。

“我管你是谁儿子,你就是你。”柴屿真的特有逻辑。

“你不会杀死我?”

“……”柴屿真翘起脚,伸出手在原崇旭的额头上碰了碰,确认他没有发烧之后才说:“我不会杀人。”

原崇旭之前稍稍落地的心终于彻底落地。

两个人又在楼顶呆了一会儿,柴屿真准备下楼,被原崇旭叫住了。

“怎么了?原崇旭。”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另外一个你么?”

“这不可能!”柴屿真说。

“嗯。”原崇旭说:“我也觉得这不太可能。”

 

┾━┾━━━━┄ ★

 

从顶楼到高一A班这一路上柴屿真都在想现在回去应该没事了吧?

未料到的是——

柴屿真刚在位置上坐下,门静流就拉她的耳朵,“你跑到哪里去了?”

还没等柴屿真回答,李玛丽“腾”地站起来,柴屿真和门静流对着她的后背面面相觑。

整个教室里的时间大概凝固了三秒钟,李玛丽转过头,拿起柴屿真放在桌角的字典砸到了她的头上。

“柴屿真!你毁了我的信仰,还要抢走门静流,是吗?!”李玛丽好像疯了。

柴屿真捂着被砸痛的额头,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李玛丽!”门静流愤怒的声音。

“还有把这个烂东西拿回去!”李玛丽把柴屿真借给她的光盘砸到了她的桌子上,“柴屿真,你确定你弹的是钢琴而不是棉花吗?!”

“你有完没完?”门静流很难会发火的。

话音刚落,被班上同学通知班里出事儿了的小山老师就赶到了,“柴屿真和李玛丽,你们两个跟我到办公室去!”

两个女孩走出去之后,门静流也跟了出去。

不一会儿,柴屿真和门静流从办公室里走出来。

“你不替她说话,小心她又不理你了。”

门静流没说话,他拽住了柴屿真,仔细地看了看她额头上鼓起的小包,“疼不疼?”

“不疼。”柴屿真绕过门静流继续前行,门静流跟了上来。

“刚说过要照顾你的……”

“我没关系!”柴屿真停下来,很懂事地对门静流说:“真的,我没事。你还是想想怎么哄李玛丽吧!”

 

[四]

“蒸发”了几天的原崇旭终于在今天、门静流极度郁闷的今天来到了他家。一进门就看见门静流黑着脸,原崇旭后悔出门时自己没有看看日历。

“你舍得出现了?”

这句话好熟悉……

“我是受了刺激才想躲起来清静几天。”原崇旭说,他说得很认真,但是听起来总是没那么正经。

“被甩了?”门静流打趣。

“比这恐怖得多。”原崇旭缩着脖子,表示他在战栗。

“那是怎样?”

“嗯……别先让我说,我估计等我说完你就再也没有说话的欲望了。你先告诉我,你怎么了?盥洗室那事儿我可听说了啊!你抱了人家柴屿真两次?!”

这话说得……跟门静流想象的差不多。

“如果算上最近那次应该是四次。”实话实说。

“……”这样的回答让原崇旭很无语,“你占了便宜,为什么还黑着脸?难道柴屿真反抗了?!”

“胡说什么?!”微怒。

“那是怎样?”

“被李玛丽吵得心烦。”门静流郁闷的说。

“李玛丽就是你那个女朋友吧?”原崇旭问。

“嗯。”

“太吵的话就休了吧!”

“这种废话要你说!”

“算啦!”原崇旭觉得门静流的问题很难解决,于是说:“我出事了。”

“怎么了你?”

原崇旭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调出一张照片拿给门静流看。

“这是什么?”看了照片之后门静流差点跳起来,“原崇旭啊原崇旭,你什么时候跟柴屿真这么熟了?居然脸贴着脸拍照!”

“你也觉得她长得很像柴屿真?”原崇旭问道。

“什么叫长得很像?这明明就是柴屿真啊!”很少不淡定的门静流夸张的指着那张照片。

“可是,”原崇旭停顿了一下,无奈地拍了拍门静流的肩膀,“哥们,她是我女朋友,她叫赖津美,就是那个总喜欢换指甲颜色的女孩。”

“什么?!!!!!!!!!”门静流崩溃了。

原崇旭不顾崩溃的门静流继续说:“那天我去找柴屿真要稿纸,扯下她的口罩之后,我吓坏了……我以为自己看见了鬼魂之类的东西……后来我又找了柴屿真一次,发现她只是长得和赖津美一样,性格是完全不一样的。”

“你找过柴屿真?”怎么没听她提起过?

“嗯。”原崇旭说:“所以,我觉得自己出事了,如果突然冒出来一个和李玛丽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你也会手足无措的。”

“柴屿真知道这件事吗?”

“我没说。”

“赖津美呢?”

“我也没告诉她。”

“这……太奇怪了。”

“所以我觉得这个世界精彩得让人有些眼花缭乱……”

 

┾━┾━━━━┄ ★

 

第二天,向来不爱多管闲事、不爱动的门静流溜到J班的门口,等着见这个世界上的另外一个“柴屿真”。原崇旭很讲义气地将赖津美骗到了走廊,两个人在走廊聊天,以便门静流可以看个够。

看过之后,门静流懵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分析透彻的门静流,看不起清楚这是怎么意思?

赖津美和柴屿真连头发的长度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赖津美在说话的时候上蹿下跳,没有消停的时候。而柴屿真大部分时间都算安静,撑死就是有点闹。

午休时间,原崇旭把门静流约上顶楼。

“被吓到了吧?”原崇旭满脸惊恐地问门静流。

门静流点头,“确实很受刺激!”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事儿呢?难道她们是双胞胎?”这貌似是最合理的解释。

“可是柴屿真的爸爸是日本人,伊能雄二。”

“那就更奇怪了。”

“嗯。”

 
上篇:篇之叁 微澜 返回目录 下篇:暂无记录
点击人数(9239) | 推荐本文(2)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