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9
9 文 / 谷语 更新时间:2012-8-5 20:29:38
 

魏强带领着特务连按预定计划准备出发,他们配发了正常任务三倍数量的弹药和最精良的武器装备。上级为他们配备了一位当地最精明能干的民兵作向导,向导姓蓝,叫蓝三木。据他自己说,他母亲生他的时候正好村子的上游发洪水,他父亲在河里捞浮财打捞上来三根很大的木头,这在当时来说可是发了一笔不小的横财。于是他父亲一高兴就给自己刚出生的儿子起名叫三木,以此感念给他带来财富的三根木头,平时村里人都叫他三木或者老蓝。

三十多岁的老蓝对当地山路非常熟悉,父亲从小就带着他在边境地区打猎、采药、砍柴,办山货。他身材不是很高大,约一米七左右,精瘦。此人双目有神、动作敏捷,步履轻快灵巧,反应非常机敏,对当地亚热带丛林山地非常熟悉,有丰富的丛林穿行经验。在当地的村子里他是基干民兵,配发了一支半自动步枪,他很喜欢这支枪,很爱惜,把枪玩的很转,他的枪法不错,自吹说是百发百中。他从小就对打猎等野外生活非常感兴趣,那也是他的生存之道和重要的生活来源之一,有这方面的天赋和遗传,因为他父亲就是个当地著名的好猎手。他对特务连战士们配发的各种新式全自动武器很是羡慕,经常从战士们手中借过枪来把玩。他和欧阳北辰的关系处得也很好,常常在一起聊天,经常聊一些山里发生的趣事,但他和欧阳北辰的关系发生质的变化却是在这次行动中。

从出发时开始算起,上级给他们的行动时间只有七十二个小时。在向导蓝三木的带领下,他们的行动很迅速、穿插很快。仅仅用了十几个小时,他们就已突破了敌人前沿的三道封锁线深入到敌人后方的崇山峻岭之中了。

一支二百多人的精锐部队,虽说是个个身怀绝技、身手不凡,但想不留蛛丝马迹那是不可能的。他们虽然尽量隐蔽潜行,但没过二十个小时,就暴露了已进入越方防区的种种迹象。刚开始,越方以为这也就是个普通的侦察分队,所以越南方面只调来了一个营的安全部队对他们进行围堵追击。这些越南方面的安全部队也是百里挑一选出来的,他们常年在亚热带丛林里打仗,有着非常丰富的丛林作战经验。这些人都是在实战中打出来的经验,绝非等闲之辈。他们配备搜索狼犬和非常先进精良的夜视仪器以及最新式的苏式自动轻武器,战力自然很强悍。当他们发现中国军队的踪迹后,立即部署堵截和追击。

特务连的宗旨是尽量避免和越方安全部队交火,但是山路曲折难行,有些地方只有一条路可以通过,所以突破敌人的堵截是不可避免的战斗。越南人刚开始有些轻敌,但一交火他们马上发现中国人的这支侦察部队战斗力之强悍、武器装备之先进精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没几个回合,一个营即被特务连击溃,死伤惨重,几乎全军覆没。

直到这时他们才确信,这的确是一支战斗力异常强大,可以以一当十敌百的真正的精锐特种侦察部队。于是,他们立即把整个安全部队的所有机动兵力全部调到了西线,对特务连进行围堵追击。这支越南人的安全部队是越南军队的精锐之师,有一个加强团的兵力,除留少数防守部队在东线之外,基本上全部被越军司令部派过来对魏强的特务连进行大规模的围堵和追击。到了这个时候,越南人的行动已基本落入了中国军队指挥部的精心算计之中。看来,这个“猎火”计划的初步目的已然达到,东线侦察部队代号“猎狐”的行动时机已经成熟。

特务连第一次交火就击溃了越军一个营的安全部队,除了有几个战士受了些微轻伤外,几乎毫发未损。他们没有停留,继续迅速向纵深快速穿插迂回。魏强知道,越南人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形踪,随后必然会有大规模的围堵和跟踪追击。他们必须尽快地进入相对平缓多路的山区,以迟缓敌人的跟踪和堵截,否则必然会陷入与敌方的缠斗中不得脱身,那将是极其危险的。

部队临时休息时魏强拿出地图和向导蓝三木仔细地研究,确定方位后决定兵分两路突破,一排、三排为第一组由指导员何振民率领向西南方向迂回穿插,跳出敌人的围堵;自己带领二排、四排为第二组向东南方向迂回穿插,分别从两侧翻越前面的这座山梁,于第二天拂晓时分在一个叫蟒山谷的山谷会合,到了这个山谷基本上就可以说是已到了L山前线的后方了。他们的目标高地1205高地就是蟒山谷这条山谷里的最高峰蟒背岭,只要占领了这个高地就可以俯瞰整个山谷地带,隐藏在L山后山的一切阵地布局都会清晰地显现在眼前。

这个山谷里有一个越南人的村子叫河湾村。有一条大河沿山谷而下经过这里的山脚时正好拐了个大弯,由于上游河水带来的大量泥沙遇此大弯迅速减缓流速而沉淀,多年的淤积形成了一片肥沃的土地,故在此地形成了一个小型村落,当地人称此村为河湾村。村子不大,大约有几十户人家。由于此地离前线很近,最近又要和中国人打大仗,所以村民大部分都已躲入深山里了,村子里只留有一些老弱病残及妇孺。

魏连长带领的第二组人马先期到达蟒山谷,天还很黑。魏连长决定先进入河湾村,因为这个村子看上去黑黢黢静悄悄地很安静,似乎已没什么人了。他们以战术分队迅速接近村子,然后挨家挨户摸排看是否有埋伏,其中多数房屋是空的。越南村民的房屋本身就十分简陋,竹木搭架、上覆茅草,四周也仅是用一些烂草席围住,只要手电一照就一目了然了。其中几家有一些妇女还有几个半大的孩子和干瘦的老人,总共也就有三十人左右。于是,魏连长很放心地下了原地休息的命令等待与何振民带领的第一组人马会合。

不到半小时,隐约传来几声零星的枪声,远处一队人马迅速赶来,看来何指导员带领的第一组也赶到了。

进入密林后,魏连长命令部队稍事休息吃些干粮。没多久,天就大亮了,连长魏强和指导员何振民摊开一张作战地图认真地研究着。不一会儿,魏连长向部队发布命令,他说:“现在离总攻还有三十六个小时。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距蟒背岭1205高地的直线距离约六公里,但实际行进路程约十八公里。这里山高林密行走困难,但也利于隐蔽潜行,现在大家原地休息两个小时,两小时后准时出发。”在安排了岗哨后,他让大家立即抓紧时间睡觉。

两个小时过得飞快,唤醒部队后大家打起精神准备出发。魏连长继续安排部署:“林子很密,部队行进时排与排之间的间隔距离不得超过一百米,班与班之间不得超过五十米,两个人之间不得超过二十米,立即出发。”

部队依次行进,秩序和队形均保持良好,相互之间既有有机连接又不至于过于集中,这样有利于左右相互配合,前后相互呼应与衔接。

越南人由于第一次吃了亏,知道这支部队非常凶悍,追击的没那么紧了,只是在逐渐地集结更多的兵力在后面紧紧尾随而来。他们通过这支中国侦察部队的突击方向分析判断,这支部队的目标很有可能就是蟒背岭,因为蟒背岭是这个山谷中最佳的观测制高点。这支侦察部队很有可能会突袭蟒背岭,以期占领这个制高点侦察越军的后方军事部署情况。看来,中国人的目的已经很明确了。越军有了这样的判断之后,他们反倒不那么急了,准备好好部署兵力,围歼这支中国尖兵。他们马上调集兵力加强了蟒背岭上的守备力量,由一个连的兵力增加到一个加强营。而随后尾追而来的一个加强团的安全部队,则集结于这支精锐的中国侦察部队的后面加速追击。

敌人的追击越来越近,从四面八方向魏强的特务连压了过来,连里的每一名战士都感觉到了这种空前的压力。在魏连长的指挥下,部队不但没有收缩反而更趋分散,这样可以发挥这些特种兵突出的单兵作战能力。欧阳北辰作为二排三班的班长,带领着自己班的战士以散兵队形互相掩护着急速向前推进。向导老蓝被魏连长安排在了欧阳北辰的班里,由他亲自负责老蓝的安全。

傍晚时分,走在前面的部队已经和蟒背岭山脚的敌人守军的第一道防线交上了火。敌人的准备很充分,各种轻重武器一起开火。战斗进行的很快,在密林中各种树木和障碍物的掩护下,特务连战士的单兵作战技能得以充分施展,没多久这些守军即被几乎悉数击毙,剩余的残部被这些可怕的打击吓的狼狈逃窜,第一道越军防线被特务连轻松击垮。敌人第二道防线的火力更加猛烈,对着侦察连的突击方向就是一通迫击炮弹铺天盖地的狂轰滥炸,同时越军的各种手持式火箭弹、枪榴弹也没头没脑地倾泻下来。没有重武器的特务连,只能依靠地形逐渐接近敌人的火力点给其致命一击。仗打到目前,特务连也渐渐开始有伤亡发生。

欧阳北辰所在的二排位于部队的中部,暂时还没有遭到猛烈炮火的袭击,只是偶尔有零星的乱飞的各种迫击炮弹和枪榴弹在身边爆炸。战士们小心地避开乱飞的炮弹交叉掩护着向前冲。突然后面传来了密集的枪炮声,看来殿后的部队也和追击的敌人交上了火。向导蓝三木紧跟在欧阳北辰的身后,他手里端着他的那把半自动步枪,猫着身子不离欧阳北辰左右七、八米远。猛然间欧阳北辰听到一声尖利的啸叫向他们头顶飞来,他凭第六感就已敏锐的判断出这发威力巨大的山炮炮弹正飞向老蓝隐蔽的那一处岩石小坎,他迅速侧向滑出,伸出左手将老蓝一把拽到自己身边,随即一个侧向翻滚藏于十米之外的一棵大树之后,这时炮弹已然将刚才老蓝藏身之处炸了个大坑,碎石弹片将他们藏身之树直击的轰然作响、声势惊人,幸亏这棵直径约有六、七十公分粗的大树根深叶茂,否则两人非死即伤。

惊魂未定的老蓝看到刚才自己藏身之处已然变为了一个大坑,不禁骇然动容,对欧阳北辰感激地说道:“欧阳老弟,我蓝三木欠你一条命。如果我这次命大不死,将来定然报答!”

欧阳北辰说道:“老蓝,别客气,保护你是我的职责。从现在起,你千万不要离开我超过五米,明白了吗?”

老蓝立即说道:“我明白。欧阳老弟你放心,我会紧跟在你身后的,绝不离开!”欧阳北辰对老蓝点点头,示意他跟上自己,然后迅速向前蛇形跳跃式潜行,老蓝也尽力地紧紧跟上他。

敌人在蟒背岭部署的第二道防线打的很顽强,火力也相对较猛烈。特务连虽说是略略遇阻,但他们很快调整了战术。担任突破第二道防线任务的是一排,一排长丁大勇命令战士们组成三人一组的突击小组,一人担任狙击、一人担任枪榴弹及手雷爆破,另外一人火力支援。这样一来,形成了一个个火力配置均衡的突击小组,犹如一把把尖刀直插敌人的各个火力点。这些特务连战士的单兵战斗力本来就极强,一旦形成这样的有效配合,突破战力立时倍增。没几个回合,敌人的各个火力点就已经基本哑火了,战士们迅速突进到敌人所设防线的战壕里。这时,连长魏强指示战士们尽量收集敌人丢弃的武器弹药,继续向前突进。

担任阻击敌人追兵的三排和四排在指导员何振民的带领下以两人一组的形式相互掩护、分散后退。这时的战斗,特种兵优良的个人战斗素质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他们的战斗效率极高,很少浪费弹药,几乎都是点射,开火即中,敌人一个个倒下去,但他们却伤亡甚少。这种战斗怕的是持久战,特务连必须迅速突破敌人的防线占领高地。

敌人第二道防线被击溃后,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这对于特务连来说是个有利条件,夜战是他们的拿手强项。敌人只要开火就会暴露火力点,特务连的狙击手们就会立刻干掉他们。敌人很顽强,在山坡上布设了大量的地雷,这些雷区给特务连的突击造成了极大的阻碍,他们不得不放慢进攻的速度。由此后方殿后部队的压力就突然增大,敌人安全团的追击越来越近,枪声、炮声也越来越近越来越猛烈,敌人如潮水般向特务连扑来。特务连不得不一边排雷一边与敌人追兵战斗,战斗愈发激烈、愈发惨烈。特务连渐渐开始减员,阵地上敌人死尸越来越多,战士们的弹药也已感有些不足……

已经打退敌人三次进攻了,但是雷区的排雷依然进展缓慢,因为他们排雷的同时还要对付从山坡上敌人第三道防线打出的火力。战斗进行的极其艰苦惨烈,各排的伤亡减员都不小,看到这种情况,魏连长红着眼睛在思索着什么。他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些什么,但他不敢想、不能确定。看着这些和自己朝夕相处、亲如兄弟、极其优秀的战士们,一个个地倒在血泊里,他的心在滴血!

这场如此惨烈的战斗同样也让越南人感到惊心动魄无法相信!一个尖兵连竟然让一个精锐的加强安全团损伤了大半,还没算守高地的一个加强营,估计这个营损伤也定然不轻。敌军指挥官气得咬牙切齿,决心要不惜代价彻底消灭这支孤立无援的中国王牌侦察部队。调整兵力后,他亲自督战发动了第四次大规模的进攻。一时间各种迫击炮弹、火箭弹、枪榴弹、小山炮又一次铺天盖地袭向侦察连的阵地。由于侦察连的战士们分散的很开,他们隐蔽在各种不同的地形障碍和树木后面,这些炮火对他们的损伤并不太大,但也不是全然无用,依然有不少的战士因此而不幸牺牲。炮火过后,敌人又潮水般的涌来,一时间漫山遍野都是敌人士兵。特务连的战士依然是沉着冷静弹无虚发,敌人成排地倒下,但此次进攻的敌人之多似乎层出不穷。战士们为节约弹药,尽量做到有把握再开枪,他们交相掩护,逐渐向山坡上的高处边打边退。不久,敌人的这一波进攻又被阻住。吓破了胆的敌人士兵几乎没人敢再抬头向前冲,低着头盲目地向前胡乱放枪。他们感到这些中国士兵个个都是神枪手,身边死去的同伴不是一枪暴头就是一枪被打中心脏而亡,但凡挨到枪子儿的没几个是活着的。恐惧感是有传染性的,即便是他们的指挥官喊破了喉咙也没用,这些兵油子是能躲就躲、能避则避。

山坡上敌人的第三道防线居高临下地倾泻着弹雨,担任进攻的部队尤其艰难。雷区终于被打通了一条狭窄的通道,战士们快速地通过雷区相互掩护着向山坡突击。出了雷区后,山坡上的树木逐渐稀少,山坡也陡了起来,这一段的进攻明显感到压力增大。敌人山坡上的工事坚固,我方缺少重型武器,只能使用自己携带的枪榴弹、手雷、火箭筒等作为攻坚武器。这类武器毕竟威力有限,几次攻击未果。

担任此次攻坚任务的是欧阳北辰所在的二排。二排长薛克武心里很着急,他见几次攻击都不见成效,决定再进行一次攻击。他手持突击步枪,挂上枪榴弹,带领另外两名战士突然从战壕里跃出,呈蛇形向前突进。此时,敌人阵地上的所有火力都向这三名突击人员集中开火,数枚迫击炮弹和火箭弹同时射向冲在最前面的排长薛克武。一阵猛烈的爆炸过后,薛克武的身体几乎被肢解,他的半个头颅已被弹片削掉。在炮火闪光的瞬间里,欧阳北辰清楚地看见他那粉红色的脑浆在前面数十米远的阵地上洒成一片,半支胳膊和一条腿已不知去向。薛克武那残破的肢体,仍然让见了太多碎肢残躯的欧阳北辰那已感麻木的神经抽动了好一阵。他毕竟是自己平时关系最要好的战友和排长啊!欧阳北辰眼中冒火、牙关紧咬,死死地盯着前面的阵地。

这时,欧阳北辰已发现在阵地左侧有一处较陡的坡崖约有二十米高,是个敌方的防守死角,他认真地评估了一下这处地势。突然,他带领着自己班幸存的几名战士和老蓝,冒着弹雨飞快地冲到了崖底,拿出飞索用力甩出勾住崖顶岩石。只见他运功猛然跃起伸手抓住绳索,双脚蹬住崖壁又是一次长身向上猛冲,这次上冲约有四米余高然后伸手抓住绳索,这时他已然到达崖壁大半腰之处,如此再向上猛地扑跃了一次已近崖顶。这时,只见他双手握绳猛地上拉一个翻身已经跃上了山崖顶。欧阳北辰施展的这几式犹如猿飞鹞翻般的借力腾跃的轻功身法,也就在几秒钟内即已迅速攀上了这近二十米高的崖顶。欧阳北辰的这几式好象杂技表演般的功夫,直看得下面所有的战士和老蓝都目瞪口呆。实际上,在各种不间断的炮火以及燃烧着的枯枝光焰的映照下,阵地上的指战员们也大都看见了他这一无比惊人的突击举动。

这崖顶距敌人第三道防线的战壕也就十几米的距离,欧阳北辰用冲锋枪一阵点射,几名敌军士兵应声倒地,他随后扔过去几枚手雷,然后快如闪电般地冲过去抓起敌人的机枪向壕内敌人一阵猛扫,片刻即已扫倒了一大片。越南人被这突然冒出的奇兵吓了一大跳,以为这道防线已经在侧面被突破,不明就里的剩余敌人士兵丢盔卸甲没命地向山顶逃去。欧阳北辰在他们后面又是一阵扫射,逃跑之敌纷纷倒地。这时,从山顶突然向下喷出几股火舌,他急忙俯身在战壕里。他抬头一看,山顶上有几个暗堡在向下倾吐着火红的火舌。这里离山顶也就仅仅不到二百米远,但山顶上却遍布着大大小小十几个明暗火力点,而这一段距离却是最难突破的,这是特务连最后的一段突击距离,离成功就剩这最后的一步了。然而,敌人居高临下的这片坡顶没有任何障碍物,想没有防护的冲过这片陡峭的开阔坡地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时魏连长已带领剩余战士从山下冲了上来,战士们迅速地占领了这条战壕。魏连长命令战士们马上清点敌人丢弃的各类轻重武器弹药,对特务连来说这是至关重要的。

魏连长走过来紧紧握住欧阳北辰的手,说道:“能突破这道防线,你立了大功,我会为你请功的。”

欧阳北辰摇摇头道:“这是全连官兵共同血战的功劳,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魏强盯着欧阳北辰的眼睛,只是坚定地点点头一句话没说。看着仅剩的几十号人,魏强心里非常难过,距离山顶1205高地就剩这最后的一百多米了,但时间已经所剩无几,特务连必须在拂晓总攻前拿下这个高地。

在魏强带领的代号“火狐”的特务连出发二十四个小时之后,东线代号“猎狐”的侦察连由连长黄远率领,他们化装成越军的安全部队,在向导的带领之下有惊无险地越过越军的数道封锁线,按计划安全顺利地准时抵达了“鹰回涧”下,准备开始攀登这座高达千米的绝壁。率领“猎狐”侦察连的连长黄远是这次战役总司令员黄建勋的儿子,但是黄远的身份除了少数几个上层领导知道外没人清楚。

夜里二十二时,一百名经过特殊训练的登山战士,带着各种装备各自按照指定位置开始了他们的攀登壮举。他们带着绳索、手钻、登山镐、滑轮、卡具、夜视仪以及无声冲锋枪、无声手枪、匕首等器材开始向上攀爬。他们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必须登顶,总共的攀登时间只有六个小时,其难度之大几乎不可想象。这一百人在夜里十点准时开始攀登,最后按时登顶的仅仅九人,其余大部分的登山战士不是摔伤就是遇到不可逾越之处无法到达,数名战士因为各种原因摔了下来牺牲了。

这仅有的九名登顶战士登上涧顶之后迅速放下绳索将绞盘拉了上来,安放在一个隐秘的巨岩背后,安装好滑轮吊篮快速把山下的数批战士拉上来。随后,他们将山下的各种器材人员绞上涧顶,趁着拂晓时分的黑暗将驻守涧顶的越军守军一个排的兵力悄无声息地消灭掉。直到这些越军被消灭,他们都不知这些从天而降的侦察部队是如何上到涧顶的。占领“鹰回涧”之后,“猎狐”立即给总部发出加密电讯报告了任务执行情况。

这个涧顶离“猎狐”的目标1307高地还有大约两公里的路程,在这个高地上驻守有一个加强排的越军兵力,有一个钢筋水泥的暗堡,工事很坚固。在所有人员、装备到齐之后,“猎狐”侦察连的连长黄远命令立即全速赶赴1307高地,务必在拂晓发动总攻前拿下1307高地。

而在同时,魏强却不得不面对腹背受敌的困境,特务连仅剩的不到一个排的兵力被敌人前后压缩在一片狭窄的地带内。他不得不把剩余的战士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向山顶继续突击,另外一部分向山下开火阻击敌人的追击。但是特务连自带的武器装备和弹药已经不多了,缴获的武器弹药的数量也不是很多,而山下敌人的炮火依然猛烈,这最后的一段距离只能靠硬冲了,他想抓住这最后的时间再拼一下。他组织了两次冲锋都没成功,眼看着几位战士在自己面前倒下,心如刀绞。

指导员何振民对魏强大声喊道:“老魏,这是在自杀!不能再冲了,再冲就没人了,战士们不能这样白白送死,得另想办法!”

魏强说:“我们已处于绝地,已经没有时间了,马上就要发动总攻,你说该怎么办?”

何振民摇头道:“就算我们全都牺牲了也冲不过去,没办法了,老魏!”

“还有电台吗?”魏强问。

“最后一台也被打坏了,没有了。”何振民无奈地摇了摇头。

魏强仰天一声长叹:“天亡我也!……”随后,他对剩余的战士们大声喊道:“同志们记住,能多干掉一个算一个,绝不做俘虏,记着给自己留一颗光荣弹!”说完,命令大家各自为战,向山上、山下的敌人猛烈开火……

拂晓的战斗打响了,总攻终于开始了。呼啸的炮火在L山的越军阵地上猛烈爆炸,几十分钟的猛烈炮火覆盖渐渐延伸到了L山的山后。伴随着远程炮火的呼啸和战机的轰鸣,数枚炮弹在蟒背岭的山顶爆炸,将山顶上敌人的暗堡炸上了天,巨大的气浪直扑特务连所在的阵地,幸亏炮弹没落到他们的阵地上。随着炮火打击的继续延伸,山下的敌人也被炸的是东躲西藏狼狈逃窜。

炮火饱和覆盖过后,特务连仅剩的战士们趁机迅速冲上山顶。只见山下敌军炮兵阵地和那些重炮已被炮火覆盖,全都被炸的支离破碎、彻底摧毁了。魏强与何振民立刻就意识到自己的连队成了一个大诱饵,成了这场战役的牺牲品,成了一枚被丢弃的棋子!看来,特务连已经被认为是全军覆没、全员战损了。

此时,灿烂无比的朝霞染红了天际,火一般的霞光映照着阵地上的残垣断壁以及遍地的血泊尸骸、碎肢残躯,那景象惊心动魄、惨不忍睹!看着剩余的二十几名战士,魏强的心仿佛被掏空了一般已没有任何痛苦的感觉了……

L山战役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越军兵败如山倒慌忙后逃,我军则乘胜追击。战斗结束后指战员们在战场上统计战损,特务连全连上战场的总共有二百一十八名干部战士,战死一百九十一人,不算向导蓝三木,活下来的仅仅只有二十七人,而且大都挂彩。

披着满身的战火硝烟,魏强和何振民带着仅存的二十七名干部战士和在欧阳北辰全力保护之下活下来的向导蓝三木一起回到了后方驻地休整。

鲜花和军功章与他们无关,他们也根本不需要那些虚幻而空洞的东西。每个人的心理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战火彻底涤荡了这些幸存者们的内心。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他们的头脑中依然会不断地闪现出那场残酷的战争中血肉横飞的血腥画面。他们中的许多人一闭上眼睛就会看见自己身边的战友倒在血泊中的样子,看见他们流出的脑浆、被炸碎了的肢体,会闻到尸体皮毛被烧焦烤糊了的刺鼻味道。在那样的战场上死去能有一具整尸是幸运的,这些幸存的战士们需要时间来恢复。

上级首长来看望过他们、慰问过他们。那些被这些首长们反复说过不知多少遍的说教式的政治化的慰问词,丝毫激不起战士们内心中的任何波澜,他们所能做的只是机械式的程式化的回答。功劳理所当然地归在由黄远连长所率领的在东线执行侦察行动的那个连的头上,他们的任务完成的十分出色,为本次战役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军区首长也说过军功章应该有特务连的一半,可挂在别人脖子上的都是一整块,他们当然不会用牙咬下来半块交给特务连的战士们,侦察连的也同样为此付出了血的代价。

这个结果军区政委庞立远早就预料到了。在讨论战功的会议上,黄司令员和郑参谋长都说特务连为此次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大的贡献和牺牲,应予以特别奖励,抚恤金按双倍发。出于政治上的考虑,从表面上来看,由于他们所领受的任务并未完成因而实际的军功是没有的。不但如此,按理是要做全军通报批评,指挥官是要接受处分的,但因功过相抵而予以免除。

战争中的局部利益要服从全局利益是铁律,这是没有什么条件好讲的,就是天大的委屈和冤枉也要打落牙和血吞进肚子里,特务连的暗功明过就是个典型。作为最高军事机密,从此后,为了实现L山战役这个重大战略战术意图中最重要的“猎火”作战计划之一的“火狐”计划的具体实施方案和详细作战报告将被封存。这也许会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后作为未来军史学家们的一份研究材料。当然,那份详细的“火狐”计划的战场作战报告,是由具体执行此计划的部队的领导人——特务连连长魏强,亲自撰写的。

烈士陵园中己那一百九十一名以身殉国的特务连的战友们虽然都是烈士,但他们却没有任何军功章,功劳簿上也没有他们的名字,他们成了永远的幕后英雄。魏强虽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然而,过于惨烈的战场牺牲与冷酷无情现实的强烈比对,仍然让他的心中犹如堵上了一团毛发。那样的流血牺牲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局,怎能不使人心生极度的郁闷!那些死去的战友们都是他朝夕相处的手足兄弟,是人中龙凤、军中虎彪,他们本该胸挂勋章出现在全军面前、全国人民面前。当时立功的部队比比皆是,而这个暗功明过、表面上没完成任务的说法对特务连来说是个极大的耻辱,搞得这个优秀连队在全军面前都抬不起头来。虽然这不是他魏强的过错,但做为特务连的连长,魏强却有一种极大的负罪感,他认为是自己给特务连抹了黑,是自己对不起全连的兄弟,是自己让整个连队成了全军的笑柄。魏强站在这些牺牲了的战友的墓碑前泪流满面、痛苦难当,他为此深深地自责。

特务连依然是那个特务连,建制没变也没撤编,只是连长、指导员都换了。据说因为对那次任务有看法和想法,情绪很消沉,魏强被调到师部担任了个正团级的闲职,指导员何振民升为营教导员了。那些幸存回来的老兵们都是军中精英,他们当然明白自己和连队都成了这场战役牺牲品的事实。虽然上级说得好听,大道理也讲的响亮透彻,但是做为普通士兵的他们,这心里的疙瘩恐怕一辈子也解不开了。干的是最苦、最累、最脏的活儿,功劳却是别人的。活儿干了没功劳倒也罢了,可还差点儿挨处罚,估计这道理就是说破了大天儿也不会有人买账,说能买帐的是这事儿没落到自己头上的人。

二百多人的特务连除了因某些特殊原因未上战场的留置人员外,不算向导蓝三木,总共活下来的只有二十七个人。除去连长和指导员,共二十五名官兵,其中排长一人,班长五名,十九名战士。他们没有任何荣誉,当年他们全都要求复员、转业,纷纷离开部队,其中也包括那些未上战场的留置人员。这些幸存者全都走了,带着心中永远的创痛离开了。欧阳北辰是新兵,服役期未满,也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新兵,所以没走。没过多久,欧阳北辰就被连部提拔为新特务连的排长。

 
上篇:8 返回目录 下篇:10
点击人数(6279)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