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你! 登录 免费注册 我的书房
读书网首页 | 帮助中心 | 意见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经典文库
长篇 都市情感 社会纪实 青春校园 少年文学 励志成功 科幻灵异 军事谍战 玄幻武侠 探险推理 古装言情 历史小说 生活频道
首页 > 长篇原创 > 军事谍战 > > 8
8 文 / 谷语 更新时间:2012-8-5 20:29:12
 

新兵连的训练枯燥机械而无味,无非就是一些内勤、队列、跑步、出操、集合之类的标准化的新兵训练。大多数新兵仅是这些最初级的训练已经是让他们筋疲力尽了,但这些训练对于欧阳北辰来说很是轻松和简单,他剩余的时间就安排做自己的武功训练、文化课的学习和给家人写信。

没过多久,这种一般性的军事训练就把欧阳北辰出众的能力显露无遗,他就是极力想收敛自己也依然显得过于突出。就好比是一把锋利的尖锥被放进了布袋,想不露头都不可能,以至于惹得许多新兵都对他冷眼相向而有意疏远他。其实欧阳北辰也很委屈,他根本不想这样,他绝不是有意这样做的。在一次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训练时,他不知不觉把大部队甩得远远的,当他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到达终点很久之后才陆陆续续地有人回来,以至于连长都认为是他抄了近路或是偷了懒。对此他很郁闷,但他回过头来想想后也就不那么介意了,心下暗自提醒自己今后要多注意。

欧阳北辰不介意了,连长却对他留意起来了。在平时的训练中连长暗暗地观察着欧阳北辰的一举一动,他终于有了一些发现。他发现这个叫做欧阳北辰的新兵在各个方面都明显地超过其他新兵很多,他明显地感觉到这个新兵好象是在极力地掩藏着自己的实力。即便是如此,这个新兵在训练中仍然是显得游刃有余。他带新兵连也不是第一次了,但这种事在他带新兵连这么多年来却也是头一次遇到,他想,这个新兵必有别人无法企及的特别之处。

新兵连的训练虽说枯燥无味,但却非常严格而艰苦。要将那些刚刚参军、不谙世事、自由散漫惯了的年轻人,训练成为一名合格的战士,实际上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教官们都异常严厉,虽说训练条例禁止打骂和体罚士兵,但他们教训、关照那些在他们眼里的所谓“刺头”、“笨兵”是常有的事儿,这早已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矩。当然,欧阳北辰从未受到过这类并不特殊的“特殊待遇”,但其他战士们多少都受到过这种惩罚,而有些身体、智力素质并不很高的战士,还经常受到残酷无比的“非人折磨”。教官们似乎毫无同情心,他们教育战士们说,这是为他们好。他们常挂在嘴边的是:“平常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越是严格,才越是爱护;越是残酷,才越是保护。”等等之类的大小道理……。其实,这种严格的要求说起来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战士们虽说偶有抵触情绪和一些怨言,但他们心里都明白,这无疑是对的。但限于当时的条件,科学性、规范性还很不到位,所以训练方式多少有些野蛮。

在新兵训练快结束的时候,有天下午,负责训练欧阳北辰所在的一排的王教官,因为一名甘肃籍的新兵动作总也做不规范,他再次对他进行加练。其实,这名战士平常已受到了这位教官无数次的“残酷”折磨,身心俱受了极大的伤害,搞得全排新兵战士们都看不下去了,但他们却敢怒不敢言。看到这名受教育程度不高、又略有些迟钝的小战士,可怜巴巴地再次受到这种“残酷”折磨,欧阳北辰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突然走出队列,挡在这名战士身前,双眼射出两道凌厉寒光,紧盯着王教官。

“王教官,得饶人处且饶人。虽说是兵,但首先是人!”欧阳北辰冷冷地发话道。

看到欧阳北辰双眼中射出的异常明亮刺目的冷厉目光,王教官不禁打了个冷战。他厉声吼道:“欧阳北辰,你想干什么!?哪轮到你来教训我!?我命令你,立即归列!立即归列!”他连喊两声,见欧阳北辰依旧死死盯着自己,就像没听见一般,丝毫不为所动。

王教官转头看着战士们眼中透出的轻蔑、嘲笑的目光,心中怒火不由腾然而起,他跳起身来猛然一拳挥向欧阳北辰的面颊。欧阳北辰上身轻摆、微一侧脸,已让过这记在他看来如同儿戏般的凶狠摆拳,脚下丝毫未动。这名王教官也是训练有素的军人,身手亦是不凡,但他显然不是武道中人,非练家子,对欧阳北辰的这一式极其高明的“风摆柳”上乘避让身法,根本未看出窍道,他以为对方只是侥幸躲过了自己的这一记必杀重拳罢了。紧接着,他回过身来不假思索地即飞起右腿猛扫欧阳北辰的膝弯,想将他一腿扫跪在地,这也是教官们对新兵惯用的一招。可惜,这次他碰到的是欧阳北辰!他猛扫而出的右腿,准确击中欧阳北辰直立着的右腿膝弯,而对方竟丝毫未闪躲。突然,他感觉自己右腿的胫骨似乎猛然间踢到了一截无比坚硬的木桩上。霎时,一股极其剧烈、强劲的痛楚,霎那间即由脚后跟直达后脑勺,顿时他便产生了短暂的眩晕。随即,他大张着嘴不住地嘶嘶倒吸着凉气,右腿拖地、左腿弹跳着向后跳了两跳,当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紧接着,他双手抱着已蜷起的右膝,侧倒在了地上。此时,无比剧烈的疼痛,已使他浑身不住地抽搐并侧躺在地上来回蠕动。大张着的嘴除了嘶嘶的倒吸凉气声与重重的吐气声外,竟无法叫出一声,额头上细密的冷汗已然涔涔渗出……

事实上,欧阳北辰完全可以避让开王教官的袭击,但他没这么做。在那一刹那间,一向平和、冷静的他,内心里除了愤怒的冲动外,也有让此人吃点苦头的想法,毕竟是年轻人,谁还能没有一点血性。但他也明白,自己万万不可动主动反应之念头,即便如此,也足以让此人吃足苦头。故而,那一瞬间他根本未做任何反应,反而收摄心神、全身放松、内气内敛,然而他那经过常年上乘外家功夫训练而成的、已经坚如铜筋铁骨般的身体,已自然而然地产生了一种防御性反应,不但化解了对方的攻击力道,还产生了一种同样力道的反作用力。倘若他稍动意念,内力一至,反击之力即会加倍,而对方的腿骨亦必将不保。当然,这一切,外人任谁都无从得知!

新兵们都很是惊奇,原本想的是,根本未做还手的欧阳北辰定然会倒地不起,而现如今反倒是这位袭击者——王教官,倒在地上作痛苦万状般,直如演戏一般,怎不教人惊愕万分?

醒过神来后,大家忙上前去扶倒在地上咬牙忍痛、几乎昏厥过去的王教官。新兵排长忙安排战士们找来担架,然后七手八脚地将这位教官托上担架抬向医务室……随后,这位排长深深地看了依旧稳稳地站在一边、若有所思的欧阳北辰一眼,点了点头未说话。

其实,欧阳北辰当时略有些发懵,他在想:这位王教官不会如此不济吧?自己是不是有些莽撞了?心下似乎已隐隐有些内疚。但他心里很清楚,这位教官虽用力过猛,但腿骨未断,很可能是因伤筋错节而导致疼痛过剧,看来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了。

当天晚上,新兵连长派通迅员叫欧阳北辰去连部他的连长办公室报到。欧阳北辰心下略有些忐忑,暗自嘀咕:唔!看来,连长要问罪了。但他坚信自己并未做错什么,不过既然是连长找自己,不管结果如何,都得去一趟。

到了连部连长办公室门口,欧阳北辰大声喊道:“报告!”

“进来!”连长在办公室内回应道。

欧阳北辰推门进去,走到办公室中间,立正站立、向连长举手敬礼:“报告连长,新兵连一排三班战士欧阳北辰向您报到,请指示!”

“嗯,稍息。”见欧阳北辰进来报告完毕,连长点了点头。随即摆摆手道:“欧阳北辰啊,不用紧张,过来、过来。”

欧阳北辰走到连长办公桌前,双手并拢、抬头挺胸立正站立。

“王教官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右腿胫骨轻微骨裂,韧带挫伤,膝关节轻度扭动错位,至少要休养三个月。”连长看着他严肃地说道。

“报告连长,我没动手,是他袭击我不慎造成的,一排所有干部战士都可作证。”欧阳北辰正色道。

连长盯着欧阳北辰看了一会儿,点头道:“唔!前因后果我都了解了。但你也不是一点错都没有!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而你却抗拒命令、违反上级,你知道这一错误的性质吗?”

“报告连长,我知道!但是……”

欧阳北辰话未说完,连长厉声说道:“没有但是!错就是错,明白了吗?”

欧阳北辰眼含不忿,异常干脆地回应道:“报告连长,不明白!请指示!”

“你!……”连长一脸恼怒地指着欧阳北辰,一时竟说不出话来。

看来,这名新兵不但身怀绝技而且性格倔强,有着自己独立的判断,决不轻易妥协。连长想了一下,挥了挥手,将手放下来,果断地说道:“算了!这事以后谁都不许再提,就权当没发生过。王教官算是在新兵训练过程中,不慎因公负伤。”

这位新兵连长当然很清楚,此事如果闹大,对谁都没好处。毕竟是王教官打骂加罚新兵战士在先,才惹众怒。事情一旦闹大,上报军区,那他这个连长就算是干到头了,今后也别想在部队混了。欧阳北辰虽说刚离开学校、才开始军旅生涯,心智上还只是个大男孩,并未完全成熟,但却极为聪明。他当然也明白,虽说自己没错,但毕竟是导致王教官受伤的最直接原因,若认真追究起来,自己也还是要负一定责任的。现在,既然连长和稀泥,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大家都可以就此揭过此事,不了了之。然而,任何事物的第一印象对任何人来说,都极为重要。而这种不论是非、没有对错的处理方式,却使得部队在欧阳北辰的心里留下了最初始的、极其糟糕的不良印记,亦让他产生了某种无法消除的心理阴影。当然,这种极其微妙的随心而入、潜移默化的深层次心理嬗变,他一时还无法自觉。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身心的成长,这种心理阴影而导致嬗变的威力,方逐步显现。此为后话。

随后,连长拿起摆在桌面上的一份档案,认真翻看起来。这份档案,正是欧阳北辰的。

随手翻看了几页之后,连长抬头问道:“欧阳北辰,看你档案上说你爱好武术,是吗?”

“报告连长,是的。”欧阳北辰回答道。

“是你家传的还是跟别人学的?”连长问道。

“报告连长,是家传的。”欧阳北辰回答道。

“那你都会些什么?”连长又问。

“报告连长,这个,这个,不太好说。”欧阳北辰略显为难地说。

“没关系,说说看。”连长说。

“报告连长,一般武术中的拳啊、剑啊、掌啊什么的,我基本都会,都学过。”欧阳北辰敷衍道。

“呦!看来你练了不少啊,从小就练的吗?”连长问。

“报告连长,是的。”欧阳北辰说道。

连长认真地上下打量了一番欧阳北辰,然后说道:“看你的个头、身架、筋肉都很不错,像是个练过武的人。你有什么拿手的绝活或者硬功夫给我表演一下,行不行?”他随后请求道。

欧阳北辰挠挠头,为难地说:“报告连长,不知你想看哪方面的?”

“呵呵呵……”连长笑道,“嗬,看来你小子绝活还不少。那你倒说说看,你都会些什么?”

欧阳北辰心想:看来,今天不露那么一两手真功夫,连长恐怕是不会罢休了。

他想了想说:“报告连长,反正现在外面也没什么人,我就给你表演一下轻功吧,这个简单一些。”

连长一听,连拿着正要点香烟的火柴的手都停住了,叼着烟、歪着头惊讶地看着欧阳北辰:“轻功?你会轻功?”

欧阳北辰望了望连长脸上奇怪的表情,他肯定地说:“报告连长,是的,我会!”

从来都是听说而从未见过这种传说中的功夫,他见过太多的硬功、太多的套路、太多的刀枪剑棍的表演,什么头断木板、掌劈砖垛、银枪刺喉之类的硬功他见得太多了都看腻了。今天,在自己的连长办公室里,居然就有那么个新兵蛋子竟然说自己会轻功还要给他表演,他心中既惊讶又兴奋又怀疑,怎能让他不吃惊!

“走,我们到外面的院子里你给我表演一下我看看。”这位新兵连长马上站起来说道。

“报告连长,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欧阳北辰说道。

“说吧。”连长随口说道。

“我希望今天的表演只是给您一个人看,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欧阳北辰说。

连长深深看了欧阳北辰一眼,说道:“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我知道了。”

俩人来到门外,连部其他办公室都关着灯早已空无一人,院子里也不见人影。欧阳北辰站在院子里抬头看了看连部办公室的房顶,是坡形的红瓦房顶,从房檐到地面的高度约有三米半左右。欧阳北辰面对房屋向侧面略跨了一小步,随即身子微蹲、双腿略曲、双臂略向外一张,轻哼一声猛然拔身而起。只听得轻微的“嗖”的一声响过,欧阳北辰已然轻飘飘地立身在房顶半腰之处,就好似一只敏捷、轻灵的大豹子般,稳稳地立于房顶。随后,他双腿侧向轻跃,又轻飘飘地如一片落叶般飘然而下,双脚落地时几乎毫无声息。这一起一落之间,也就几秒钟时间,只看得这位连长目瞪口呆好久都未出声。

连长摇了摇头,确定自己没看花眼,然后睁大着双眼盯着欧阳北辰说:“唔,好小子,不错、不错,看的我眼花缭乱的。你小子是有真功夫,有两下子。怪不得王教官打你,反而他自己倒受了伤。嘿嘿。”随即,他抬头看着房顶自言自语道:“唔,这房顶恐怕得有四米高吧,这么高的房顶,怎么能就一下子上去、又下来了?嗯!不错,不错,真是不错!”

欧阳北辰没吭声。心想,本来表演轻功是为图省事,不需要什么道具也用不着损坏什么物件还能展示真功夫。哪想,今天表演的虽然只是最简单的一式轻功,看来依然是有些惊世骇俗了,恐怕今后在人前是不能再轻易展露此类真功夫了!心下稍稍感到有些后悔。

“走,到办公室里去。”连长说道。

“是!”欧阳北辰一个立正,跟着连长进了办公室。

连长走进办公室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随手点燃了一支香烟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对欧阳北辰说道:“新兵训练就要结束了,你们马上就要被分配到各个连队里去,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报告连长,一切听从组织分配。”欧阳北辰立正道。

连长看着欧阳北辰沉吟道:“唔,依你的身手,应该是个特殊人才,应该算是特长兵。这样吧,我向上级打报告请求把你分配到特务连。你愿意去吗?”他随后问道。

自见了欧阳北辰的真功夫后,连长已然对这位新兵刮目相看了,说话间语气也不自觉地开始客气了起来。

“报告连长,一切听从组织安排。”欧阳北辰回答道,对连长的这个提议并未感到有什么特别之处。

连长听着欧阳北辰回答的语调很正常,竟未流露出一丝惊喜之情,不禁微微一笑,轻轻地点了点头。心想,看来这个新兵要么是对特务连不了解,要么就是根本不在意。

连长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对欧阳北辰说道:“好吧,今天就先到这儿,你先回去休息吧。”说完,挥了挥手。

“是!”欧阳北辰挺胸立正。敬完军礼后,一个标准的向后转,稳步走出了连长办公室。

几天后,连长带着一名虎背熊腰的军官来到了连队。他们在操场上转了几圈后把正在操练队列的欧阳北辰叫了出来,欧阳北辰小跑着来到连长面前立正报到:“报告连长,新兵连一排三班战士欧阳北辰向您报到,请指示!”

连长微笑着对欧阳北辰说道:“欧阳北辰,这位就是咱们军区大名鼎鼎的特务连连长,魏强魏连长。”

欧阳北辰马上面向魏连长立正举手敬礼:“魏连长好!”

魏连长面无表情地看着欧阳北辰,突然间侧身冲上前来,右腿侧跨一步伸到欧阳北辰右侧腿旁,右臂张开回扫他左肩,猛然发力。看来,这位魏连长是想使个绊腿侧摔把立正站立毫无防备的欧阳北辰撂倒。然而,魏连长发力用劲摔了两摔,只见欧阳北辰依然立正站立,纹丝不动。魏连长感觉到自己是在摔一根电线杆或是一棵大树,竟然使出浑身的爆发力,脖子上青筋直暴、脸憋的通红依然无法晃动欧阳北辰一丝一毫。魏连长吃惊地收手,后退几步,惊异无比地睁大着双眼盯着欧阳北辰上下打量,一脸的惊讶!

这位魏强魏连长在军区可谓大名鼎鼎,手下一个特务连两百多号人都是从全军乃至全国各地的部队里精挑细选出来的尖子人物,个个身怀绝技、身手不凡。他本人就更不用说了,平常十几个大汉根本就近不了身前。今天可是出了个大糗,当着训练场上众多人的面,自己突然发力袭击这个毫无准备的新兵蛋子,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居然动不了这个初来乍到、训练了没两天的新兵一丝一毫。按说,他今天这个面子是丢大了,看来欧阳北辰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居然敢让著名的魏强魏大连长下不来台面!

还没等新兵连长回过神来,魏连长突然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好好好!今天我魏强果然不虚此行啊!”随即,他转过头来看着新兵连长笑着说道:“呵呵,你小子没胡说,我今天这趟新兵连算是没白来!”

看到眼前发生了如此一幕戏剧性的变化,回过神来的新兵连长忙说:“既然我们的魏大连长都这么说了,那说明我的眼光不错,看样子你该请客了!哈哈哈……”他大笑着,显得十分开心。

魏连长忙说:“没问题!请客小事一桩,下次你到特务连我一定好吃好喝款待。不过,今天这顿饭还得你管,呵呵呵……”这俩人只顾在那里相互捧臭脚,把一直立正站立的笔直的欧阳北辰晾在了一边。

欧阳北辰那颗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现在看来,这魏强、魏连长是专门为自己而来,自己已完全通过了他的亲自测试。虽说自己当着众人之面给了他很大的难堪,但他却依然非常高兴,看来这位魏强连长是个胸襟开阔的人。欧阳北辰的心里顿时对这位魏连长好感大增,认为此人可交。

新兵连长转身对依然立正站得笔直的欧阳北辰说道:“欧阳北辰,你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马上回去收拾一下,带上行李立即到连部报到。”

欧阳北辰回答道:“是!”敬礼后转身小跑着走了。

随后新兵连长又转头对通讯员交代了几句就和魏连长向连部走去。欧阳北辰带着他的行李到连部报到并办好一应手续,吃过午饭后就被魏连长连人带行李带走了。这一切在新兵连引起了很大轰动,直教新兵连所有的新兵们都暗自羡慕不已……

按理说欧阳北辰即使是特长兵也应该在新兵连完成新兵训练,然后再由上级按需求分配到专业部队或直接下连队锻炼,不会这么快就被如此特别地抽调走。这事之所以来得如此特别却是因为这位欧阳北辰连队的新兵连长起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作用。说来也巧,这位新兵连的连长恰好和特务连的连长魏强是老乡,俩人的关系相当不错。当他把自己发现连队的新兵欧阳北辰具有独特本领的事情告诉这位魏连长后,引起了魏连长极大的兴趣。魏连长本来还不太相信欧阳北辰有新兵连长所说的那么邪乎,但却激起了他极大的好奇心。

这位魏强也是从小就在村里跟一位名武师练武,武功也相当不错。虽说他练的算不上是上乘武功,但那些什么刀枪剑棍十八般武艺,魏强练得也是样样精通。后来他又练了一些硬气功,什么掌劈砖垛、头顶碎石、脚开木板之类的硬功他都非常拿手,也是有一身过硬功夫的人物。参军到了部队之后,在部队里所要掌握的各项军事本领他也是样样冒尖。后来在军区的各项军事比武中他几乎是样样得第一,于是他被挑选到了特务连。后来军区为了着意培养他,还将他送进陆军军事学院进修过一段时间的特种作战理论,由于表现优异一直干到了特务连连长。这支全军区最精锐的特务连是独立编制,如果可以招募到足够数量的合格人才,在人数上是不限连级编制的。如果按照普通编制来算,应该至少相当于普通编制的营级。这样说起来,这位魏连长如果是在标准建制的普通部队里,现在至少应该是个营长级别。

这特务连可是这个军区中最精锐的一支连队,能进这个连的士兵都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甚至万里挑一选出来的尖子、精兵,装备精良、战斗力超强。他们个顶个的本领高强,单兵作战能力极强,每个人都能以一当十、以一敌百而独当一面,在军区地位特殊极受重视。他们经常代表全军接受党、政、军重要领导人的军事检阅并参加各项军事素质表演,是军区的门面部队,自然这位魏连长也成了军区里赫赫有名的人物,有着特殊的地位。有特殊地位必然有一些“特权”,魏强最大的特权就是他可以在全军区的部队里随意挑人、选人。军区高层军首长对他也是青眼有加、着意培养,因此,军区里的许多基层军官都对魏强有着三分敬畏并有意结交。

每年军区各部队的尖子兵都竭力想进特务连,但能进去的却不多。这特务连实际上就是执行特殊任务的特种部队,在军区中他们的装备最为精良、待遇也最高,是可以学到各种有用本领最多的部队,所以对人员素质要求极高、极严。考核标准对于一般士兵而言可说是极为严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可以说是残酷,每年能达到考核标准的战士非常之少。层层筛选、尖子中选尖子,即便是这样,能选到合格士兵的机会也不多,这也成了魏强最为头疼的一件事。

这次听老乡这么一说,他当然不想放弃任何一个好苗子,但他又有些不太相信。本来他这次来新兵连并没报多大的希望,其中的好奇心占了大半,他认为老乡多半在吹牛。因为他是个典型的武迷,他本人的对手不多,练武人之间的相互比试是最能激发他们内心激情的事情,结果这一试他才真的明白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这句话的真正含义。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他多年练武也是练家子、武道中人,虽说练的不是上乘武功,但是对高深的上乘武功却也听说过,多少懂得一些,也算略知一二,对其中的基本道理他还是明白的。试过之后,他就知道他和欧阳北辰练的不是一个路数,不在一个层次上,因此,他败得心服口服、输得心安理得,毫不犹豫地就立即决定把欧阳北辰选到自己的特务连。当天他就给军区新兵训练处打了招呼,说随后补办报告并立即办理了调人手续,生怕晚了就会让人抢了似的。这对魏强来说也是第一次以这种方式到新兵连招人。

到了连队上,由于魏强知道欧阳北辰的身手,因此压根儿就没让他参加那些什么擒拿、格斗、拼刺之类的武功训练,只是让欧阳北辰参加现代军事技能的训练。特种训练里的各种枪械、爆破、驾驶、泅渡、跳伞、通讯、测量等等之类的现代军事技能对欧阳北辰来说很陌生,但他似乎天生就有军事方面的天赋,加上有上乘武功的底子做基础,这些东西他掌握起来又快又好,没过几个月这些技能就被他练得是样样精通,成了连里数一数二的尖子。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爆发。没过多久,欧阳北辰所在的这支部队就被迅速地调到了中越边境。

最初,他们这个特务连在中越边境地区连续做了几个月强化的丛林突击作战的适应性训练,这些战术训练的强度和广度都比平时加强了很多。部队已经正式下发了临战通知,做好了一切必要的战前动员和准备工作,而欧阳北辰所在的军区部队就是参战的主力作战部队之一。

战前的动员当然很激昂,参战部队官兵的血液仿佛被点燃了一般,他们咬破手指写血书、表决心,要不惜牺牲自己的宝贵生命来为国而战。作为肩负有特殊作战任务的特务连连长魏强心里非常清楚,写血书、表决心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战士们高超的作战技能、冷静的头脑、优良的心理素质和健康的体魄才是他所需要的,是他赖以完成艰巨的作战任务的根本保障。因此,魏连长禁止任何毁伤身体写血书表决心等行为,任何形式主义的东西和冲动行为,显然都不是他这支部队所需要的。

特务连在接到任务积极备战等待作战命令下达的这段时间里,前线其他部队的仗已经打了有一些时日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虽然向前推进了不少,达到了既定的作战目的,但也吃了非常大的亏,导致了部队巨大的损失。自从接了任务之后,连长魏强的心里对实际情况就已经非常清楚了。部队的伤亡非常大,损失惨重。

这次是个大战役,全军要总攻L山。L山是拦在部队下一阶段整体作战意图和作战目的前的拦路虎,部队必须攻下它。L山是越南人经营了几十年的战略要地,易守难攻。山上布满了各种秘道暗洞、雷区火网;火力点犹如蛛网一般密集交织,整座山几乎都被掏空,洞洞相连直入山腹,就好象是一座天然大碉堡一般坚固。倘若越南人对此山的战略战术防备只是如此的话,就算是此山被越南人号称为固若金汤、坚不可摧的钢铁堡垒,我军发动正面进攻要攻下它依然问题不大。若我军从正面进攻,只要先进行密集猛烈的炮火覆盖,而后以大量的地面部队配合强攻,逐点推移、逐洞清剿占领,这样做依然可以迅速拿下L山。但根据可靠情报,越南人在山后却隐藏有大批量的重炮炮兵阵地,都是整团、整旅建制的苏式重型榴弹炮部队,威力极为强大。如果一旦我地面部队开始发动总攻,守山敌人则必隐藏于山腹洞内,而敌山后重炮部队必将重炮拉出隐藏之山洞,部署于预设阵地而后开始向我地面进攻部队猛烈覆盖。如此一来,情况将不堪设想!若如此,我地面进攻部队必将遭受到毁灭性打击,其伤亡定然惨重无比,战役成败可想而知!所以,务必在总攻发动前、后之一短暂时期之内,查清并彻底摧毁这些重炮及其阵地,为我地面部队之进攻扫清障碍,否则此战必败无疑!

部队首长根据战场情况对整场战役做了新的部署,调整了战役的具体战略战术。为了确保这场战役的胜利,就需要一支精锐的特种侦察部队穿插敌后,侦测这些炮兵阵地的准确坐标,引导我远程炮火或空中火力的攻击以摧毁之。魏强的特务连作为军区最为精锐的一支特种作战部队,接到的就是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穿插到敌后去侦察这些重炮阵地准确坐标的任务。特务连所有官兵都非常清楚,他们这次所接到的任务关乎全体主攻部队的生死存亡,也关乎整个战役的成败与否,可谓责任重大!

战役总指挥部为了确保任务的顺利完成共派遣了两支侦察部队,分别由L山的东、西两侧迂回穿插,从任务开始到完成的时间总共只有三天七十二个小时。七十二小时后在地面主力部队发起总攻前必须到达指定位置,在总攻开始后敌炮兵重炮开出隐藏的山洞部署在阵地上,这时立即观察报告敌炮兵阵地的准确坐标,引导我远程炮火或空中火力打击之。做为最高级别的军事机密,当时的两支侦察部队都不知道对方的存在和行动情况,若其中一方失利另一方也可较为顺利地完成任务,这是总部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而制定出的特殊作战方案,由此可见总部对此项任务的重视程度非同一般。

两支部队的任务目标是一致的,但他们的线路和方向却截然相反,各有难易。L山这一总攻目标的东、西两侧分别是连绵的群山、河流、峡谷和丛林,根本无路可走。只有那些樵夫、采药人、猎人所走的一些艰险曲折的丛林小道可以勉强行走。这些小道迂回蜿蜒,各种毒虫野兽出没其间,沼泽遍布、瘴气弥漫极其危险难行,所以也只有那些经过特殊训练的有各类特殊装备的特种部队才可以执行并完成这类任务。

L山主阵地东、西两侧各有一处高地,这两处高地是分别位于L山东、西两侧的各一座山峰。西侧山峰略低,但深入敌后较远;东侧山峰较高,深入敌后近些。他们的目的就是在三日后总攻开始前的拂晓时分,分别抢占这两处高地,在总攻开始后我方炮火覆盖时,敌人炮兵部队的重炮这时必然从所隐藏的山洞中被拖入炮兵阵地进行部署,这时侦察分队必须对其坐标进行准确测定并引导我方远程火炮或轰炸机群对其进行打击以摧毁之。

相对于西侧的高地,东线的路途相对近些,但有一座无法攀越的天然绝壁。这座几乎垂直的近千米高的绝壁就成为了一座东线越南人防守的天堑,可谓是飞鸟难逾。因为这座绝壁无比险峻,所以当地人把这座绝壁山涧称作“鹰回涧”。这个绝涧是到达东侧高地的必经之路,因此越南人在这个绝涧顶上的阵地设有一个排的兵力把守,人数确实不多。越南人的反侦察安全部队认为这一处线路是绝路,按常理中国的侦察部队定然不会选择此处穿插,因此兵力部署不重。西线虽然路途较为遥远难行,但相对平缓,没有不可逾越的天然屏障,因此他们把主要注意力和防卫重点都放在了在西线。

与越南人的判断恰恰相反,部队首长却把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东线的侦察部队身上,他们为此早就制定出了周密而详细的作战方案。在此之前,为了突破这一天堑,他们在全军秘密挑选出了一百名善于登山攀岩的战士,装备了当时国际上最先进的进口登山器材,并聘请国内专业登山队的高级教练作了充分的培训。即便如此,他们也并无十足的把握。因为就是对于非常专业的登山攀岩高手来说,要成功登上那座几乎垂直的近千米高的“鹰回涧”也是一件难比登天的事情,况且这些部队士兵还要带上枪支弹药等武器装备攀上涧顶去消灭敌人的守备部队,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但是战争就意味着必然要冒风险。然而,后来的事实却让这些专业人士都觉得不可思议,就在突击登顶的那天夜里,这些英勇顽强的部队官兵们,凭着坚韧不拔的战斗意志,发扬不怕牺牲勇于牺牲的大无畏革命精神,虽然在攀登绝涧时有失败、有伤亡,但仍然有近十名登山战士在预定的时间内成功登顶。

按照既定计划,在魏强的特务连出发二十四个小时之后东线方面的侦察部队才能行动。二十四个小时,一个装备精良二百多人的侦察部队的行动不可能不被越南人所察觉。敌方反侦察安全部队的指挥官得到情报说有一支精锐的中国侦察部队已越过西部山区的封锁线穿插进入越方防区。对于越军司令部和他们的安全部队来说,他们此前的判断也是倾向于中国军队派出侦察部队会从西线突破封锁进行穿插,而东线是峭壁绝涧无法逾越,因此在东线穿插的可能性不大。如果中国人派遣侦察部队,最大的可能性就在西线,现在情报已经证实了中国人正是从西线进行穿插,于是他们立刻作出反应,迅速集结了一个团的机动安全部队兵力赶赴西线试图堵截这支穿插部队。但他们仍未对东线掉以轻心,准备着随时分兵或派出精锐预备部队支援东线。

在这个绝密的作战计划中,魏强的这支全军最精锐的经过多年苦心经营的特务连,成了一支全军最昂贵最豪华的诱饵部队,直到他们把越军安全部队的所有注意力全部都吸引过来。

实际上,当时总部首长在做出这一决定时也是相当痛苦的,但为了确保战役的胜利必须作出牺牲。但是是否有必要把这么优秀的一支王牌部队当作诱饵,在当时的决策层是有分歧的。从情报上得知,越南的反侦察安全部队至少有一个加强团的兵力。除了定点的守备部署外,机动兵力有一个整团,都是从各部队精挑细选出来的和美国人打了多年仗而生存下来的老兵油子,有非常丰富的丛林实战经验,装备异常精良战力十分强大。当时有两种意见,其一是派一支普通的侦察部队作诱饵从西线穿插,但这一方案被否决了。因为普通的侦察部队的战力不足以对抗越军这支精锐的安全部队,很快就会被消灭掉,根本达不到吸引敌人所有安全部队注意力的目的。倘若增强穿插兵力,那么数量庞大的部队的目标定然很大,在无路可走的山区隐蔽潜行穿插几乎不可能,马上就会暴露目标,一旦进入越军防区必然遭到越南守军的迅速围歼,既达不到目的还会暴露我方意图,使得从另一方向侦察的图谋败露,一旦引起越军方面的警觉必将前功尽弃。因此,总部反复权衡利弊得失,认为为了全局的胜利只有假戏真做,派出全军最好、战斗力最强悍的特务连做诱饵才不会引起敌人的怀疑,只有让这支全军最精锐的部队作诱饵才可能达到既定的作战目标,也只有特务连可以对抗和吸引越军的这支精锐的一个加强团的安全部队的围追堵截。最后总部决定让特务连承担这一项艰巨的几乎必死的残酷任务。

把如此优秀的一支部队当做诱饵,对全军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但这个绝密的计划却关乎数万总攻部队官兵的生死存亡,关乎整个战役的成败与否,所以总部首长绝不敢大意。但对于魏强的特务连的全体官兵来说,他们最后能有多少人可以活着回来就看他们各自的本事和造化了。首长们明白,最好的结果就是在总攻前他们没有被彻底地消灭,一旦总攻开始了,他们可以活着回来的人数也许会多一些,他们是一枚黄金级别的弃子。

总体的战略战术意图由总部作战委员会拟定,具体作战计划是由军区参谋部制定的。军区参谋部把这一绝密作战计划的代号定为“猎火”计划,这个“猎火”计划中东、西两路具体执行计划的部队的代号分别是“猎狐”和“火狐”。本来这一具体做战计划不应引起总部最高首长的注意,但在“猎火”计划送达作战委员会批准的时候,总部政委庞立远表示出了不同意见。后来由总司令员黄建勋、参谋长郑学仁与政委庞立远共同组成的前线最高三人军事委员会开会表决,黄司令员和郑参谋长都投了赞成票,政委庞立远保留意见,最后通过了这一绝密的“猎火”作战计划。之所以政委庞立远持保留意见,这其中其实有一些更深层次的微妙原因直到战役过去之后方才逐渐显露出来。

这个特务连是由政委庞立远亲手抓起来的一支典型连队,为此他付出了许多心血。多年来他花大力气培养出的是全军区最精锐的王牌连队,参加过许多重要的阅兵、检阅和表演接待任务,他对这支部队有着非常深厚的感情。他心里很清楚,这次任务必定会使这支连队蒙羞,因为他们注定无法按时完成任务书中既定的任务。他们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和贡献却不能得到嘉奖,不但不可能获得嘉奖,还要接受全军明确的通报批评和处罚。而此事将作为最高军事机密,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不会被解密,那些流血士兵的荣誉也将长期得不到恢复,那是怎样的一种痛苦和无奈。而另外一支侦察部队因为克服了无法克服的困难完成了这一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必将立下大功,他们会因为这次战役立下的汗马功劳而获得共和国最高荣誉和奖励,因而前途无量,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这一切。

 
上篇:7 返回目录 下篇:9
点击人数(5156) | 推荐本文(3) | 收藏本文(0) | 网友评论(0)
 
 发表评论 [查看全部
 主题:
 内容:
帐号: 密码:   注册
 
 推荐图书
花满枝桠
绿蚁
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工作机会 | 与我合作 | 版权声明 | 网站地图
本站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浙ICP备11005344号-2

Copyright © 1999-2011 Cnread.net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所收录免费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读书网所做之广告均属用户个人行为,与读书网无关。--中国青少年新世纪读书网权利声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